熱門新聞綜合
動漫 2019-11-08 16:35:31

在現實與非現實之間,台灣首部機人動畫電影《重甲機神》黃瀛洲導演專訪

poki543
  從構想成型到實際製作完畢費時 12 年,號稱 99.9% 高純度台灣製作動畫電影《重甲機神》,今(8)日正式上映。本作實際在 2016 年就已經舉辦過試映場,2018 年 11 月在台中動畫影展推出完整版本,從首映到今年正式上映相隔了三年,其間也一直針對劇情的長短跟配音部分做修正,時至今日總算可以見證台灣製作的第一部超級機器人系動畫電影登上戲院銀幕。






  編輯於上月月中的特映場欣賞了《重甲機神》,月底訪問黃瀛洲(JO-JO)導演,關於《重甲機神》之中有許多劇情來不及解釋的部分,以及對台灣動畫產業未來的展望,導演都一併詳細解釋。請看以下專訪內容:

Q1:本片原案其實是長達 26 集的電視動畫企劃,在轉變為劇場版規格時遇到的最大挑戰是?

黃瀛洲導演:
  最大的挑戰是在更短的時間之內要把 90 分鐘的動畫電影做完,劇情濃縮上面的處理倒不是最大的困難,本來可能有更長的作業時間,現在都要濃縮在短時間內做完,這件事情是比較可怕的。因為在台灣做2D手繪的人力並不是很足夠,這個部分的確讓我們吃盡了苦頭,幸好我們跟很多學校的老師合作,老師們也帶著學生一步一步的往上精進,後來還是及時的把作品做完。

Q2:因為製作時程上的壓縮,有因此大幅修改設定的部份嗎?
另外如果打算製作成影像商品的話,會有導演解說或是一刀未剪完整版嗎?
黃瀛洲導演:
  我們製作到後面的時候有一個很明顯的錯誤,當時從電視動畫企劃要改成電影企劃的時候,沒有想得那麼仔細所以疏忽了,直接把電視動畫的邏輯改成電影。但事實上這是兩個不同的載體,敘事手法上面應該是不一樣的,等到我們發現想要回頭修正的時候,有一些作畫已經完成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受到不少傷害,有些畫面想要改就得遷就已經完成的部分,不然製作的時程和經費就又得往上堆疊,這不是我們能夠負荷的。所以我們就在其中取一個妥協點,盡量修到我們覺得還 OK 的樣子。去年到今年為止,內容跟長度都一直有在修正,目前已經剪掉半個多小時,即使是現在即將要上映的版本,最後的彩蛋也經過了修剪剩下一分多鐘,原本有三分多鐘的長度,包含了更多前因後果的解釋。
  我一直想做的其實不只是「商業動畫」而是一家「商業動畫公司」,這才是我真正的作品。商業動畫公司必須能夠不斷的推出商業作品,靠著商業的機制讓公司活下來,也就是說,我現在交出了第一部作品,現在就要看這部作品的票房如何。如果票房不好,那接下來就不會繼續製作,表示大家不接受這樣的題材,沒有辦法打動觀眾跟投資者,可能就會換別的題材繼續做,這點也要在公司還活著的前提下才有繼續的可能。



五年前募資頁面與最初的機體、人物設計


Q3:本次上映的劇場版是 26 集企劃的幾分之幾?未來還打算製作續集嗎?
黃瀛洲導演:
  大概只是前兩集的內容而已(角色登場),不過後來決定製作成劇場版後我們就開始增加原先故事沒有的內容,比如說美軍的艦隊。本來只想操作成他們都只是接受命令的角色,不會實際登場,既然要增加故事內容,也就直接將這條分支劇情拉到檯面上。
  劇場版還是有劇場版自己的內容,但大部分都還是照著原先的企劃走,下一集會讓角色們浮出水面活動,橫渡太平洋到美國,接著打上月球,最後一集重點就是要如何從月球回到地球。
  這部作品從到動畫版濃縮之後,將會變成四集的劇場版,我們還是會試著好好把故事講完,到目前為止很幸運的是我們受到的幫助非常多,藉由與威視的合作,我們能夠有餘力進行行銷跟廣告。而當初製作時有設定好票房在一個水準之內是我們能夠扛得住的低標,所以也許會有活下來的機會,這樣就有機會往下製作後面的集數。




Q4:前傳漫畫的名場面有機會在後續的作品中看見嗎?
黃瀛洲導演:
  會的。其實角色前傳也是編劇在想故事的時候一起寫好的,看過電影之後再看前傳漫畫自然會了解當時角色們為什麼會說出那句台詞,很多部分都是跟角色們以前的經驗有關,當然也是希望能夠藉由前傳漫畫讓角色的個性更鮮明一點。我們設定的觀看群眾其實是國中生跟高中生,年齡層稍微低一些,所以不希望在劇場版中放太多複雜的劇情,想用簡單明快的故事節奏打動這些觀眾。故事中倡導的熱血元素、對科學的執著與幻想、希望在自己的生命當中跟別人是有關聯的,這些是我們想要告訴觀眾的主題,為了凸顯這些,所以大量降低劇情的複雜度。
  過程中也為了趕作畫進度,減少群眾戲碼、增加功能性角色,在這些取捨中造成的結果可能也會讓觀眾覺得某些角色變得很單薄,其實都是因為進度的壓力,這邊我們也只能盡力完成,請大家多多包涵,未來要是有機會,當然希望能把這些東西繼續補強。




正式人設與角色介紹


Q5:劇中對於日系知名作品的致敬,當初在製作時的心情是如何的?
黃瀛洲導演:
  對我來講這些是我看動畫的記憶,《重甲機神》是我寫給日本動畫的一封情書,我所成立的傻呼嚕同盟長久以來都在研究日本的動漫畫,當然也深受日本動漫畫的影響,在我可以開始創作的時候,會很想要把小時候的感動試圖在創作中表達出來。當這些名場面出現在作品中的時候,我想很多人會覺得不舒服,但對不是宅宅的粉絲來說,即使把這些段落攤在面前,他們也不會有反應;在劇情中這些台詞出現的時間點就是理當要講這句話的時機,我們也會去取捨到底該不該用這句話,但只有這樣的台詞才最能反映角色們當下的心境,所以我還是把這些台詞放進去,偷渡了我對這些作品的景仰,讓那些原作知道其實你們的作品一直在影響觀眾們,而這些觀眾未來也可能成為創作者,他們會試圖把當初的感動埋進創作,這就是我致敬的初衷。


包括女主角天音的演唱會段落、戰機與不明怪物纏鬥的部分,
眼尖的朋友可能可以看得出來是在致敬《超時空要塞》


  我們很清楚用這樣的東西是把兩面刃,連我自己都想吐槽幹嘛要在這時候說這句台詞,但我現在想要用一個比較宏觀的角度去看這件事情,「第一集就讓我任性一點吧,因為我的確就是從這裡來的。」如果你在這部作品中看到與過去的日本動畫類似、相同的東西,那都是刻意的,我只是想表達這件事情,以後我就不會再做了。
  換個角度來說,《環太平洋》致敬了很多特攝跟動畫場面,《駭客任務》第二集也致敬了《攻殼機動隊》,但為什麼沒有人說他們就是抄襲,因為看過原作的台灣動漫迷太少了,看過的人都是老粉絲,這些又因為《駭客任務》的高成就所以就忽略致敬這件事情。但我覺得現在做的這件事情就跟《環太平洋》的導演一樣,我們只是在書寫情書,就會想要把這種感情放進來。不過我也想說,一般觀眾是不會知道這些事情的。
  即使現在看作品看到似曾相識的致敬,我也還是會想要去理解這部作品的作者到底想要帶給觀眾什麼,比在乎影像的技術跟故事都重要得多,我認為這是我跟創作者之間的交流,我也試圖在我的作品裡散佈我想傳達的訊息,等等看會不會有觀眾接收到我想說的。至於作畫崩壞或是其他的缺點跟批評我都可以接受,畢竟這是目前的人力、物力、財力沒有辦法達到的程度。


Q6:導演曾經提過很難脫離日本動畫作品的影響,事實上會有這部作品,也正是被日本動畫多年薰陶之後才有想要製作的念頭,那麼除了機人動畫以外,會想挑戰變身系作品或是其他題材嗎?
黃瀛洲導演:
  當時在構想 26 集的企劃時都有放在其中,變身系作品是我小時候的另一個夢想,包括魔法少女、超人、戰隊、假面騎士的變身等等,日本動漫畫中常出現的兩個東西,一個是合體,另一個是變形,「變身」是可以涵蓋其中很大的一個議題。《重甲機神》本來有所謂的合體,是設計成三個巨大機器人的合體,後來發現作畫的難度太高,於是這次就只有一尊。
  未來要是有機會的話還是想要嘗試作合體,不過「變身」這個概念我可能會以別的方式放進作品裡,可能會是精神上的變身。第二部開始我想要做更多意念的表達,變身的概念會用在精神面、意念的轉變上,外表的變化也會有,但不是最主要的部分,請大家拭目以待。



Q7:這次的作品可以說是台灣動畫電影的另一塊基石,如果有機會的話會想要網羅好的台灣漫畫或遊戲IP將其動畫化嗎?
黃瀛洲導演:
  這是我未來的目標,其實目前已經在著手進行這些事情,以《重甲機神》跟台灣的漫畫家合作,甚至有機會開拓更多的可能性,目前都有在作這些嘗試跟努力。不過現在公司在各種方面來說都太小,別人也不可能跟我們合作,所以只能先自給自足。另一方面是在動畫的製作上必須要先培養出自己的團隊,這跟電影比較不一樣,拍電影可以找許多原本就存在的製作團隊,只要有合適的題材馬上就能開拍,但動畫則沒有這種模式。
  要成為動畫團隊必須經過不斷的磨練,必須要有東西畫,然後需要給予資金才能繼續往下做,並不像電影的團隊可以臨時組成,需要長期的訓練。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就是培育動畫製作團隊,之後才有辦法走別的路,不然下一次就算有題材有資金,依舊沒有團隊可以做。

──但您之前也說過不願意找已經在業界工作過的動畫師,是因為他們會受限於經驗?

黃瀛洲導演:
  事實上我們有找過,但內部產生的衝突比較大,因為他們會跟我說「以前就是這樣畫的」。並不是說以前畫的方式或是作法不好,而是我們的作品必須要用特殊的方法來製作,公司才有辦法活下來。我們沒有辦法以代工的步驟一步一步來,製作資金跟流程會遠遠超過預算,人手也會不足;台灣也不像日本有很多可以發包的團隊,所以我們都要自己來,美術、背景、人物通通都要做,我們沒辦法讓每個人只負責自己的部分。既有的業界工作者都在等一個完善的工作環境,但這是短時間之內沒辦法提供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摩擦就很多,又不想要浪費時間解釋到對方聽懂,最後我只能去找能完全相信我的邏輯及安排的新人工作者,這樣我比較有辦法去建構我想像中的動畫製作環境。
  日本的動畫製作環境有沒有可能完全移植到台灣來,我認為是不可能的,日本動畫公司中的原畫師們大部分都是約聘人員,台灣的工作環境跟制度有辦法讓我這樣做嗎?答案是不可能,所以這個制度在台灣就是行不通的;代工的方式其實也行不通,不然台灣的動畫代工早就自己做原創作品了,之所以沒有就是因為日本的體系到台灣來不容易成功。
  如果今天我必須要以公司的存活為重,我必須要重新建構一個制度,這個制度是我想像中的東西,雖然不知道它對不對,但我們可以嘗試看看;我也不知道這樣試過之後會不會成功,但是如果不試就絕對不會成功。




Q8:新海誠導演與日本樂團 RADWIMPS 合作譜出了動人的電影配樂,導演是否有想過要與國內知名的音樂人合作,開拓台灣的動畫音樂市場?
黃瀛洲導演:
  去年看《幸福路上》的時候我很羨慕這部作品有蔡依林幫忙唱主題曲,要促成這樣的合作其實要有很多方法,不只是商業機制,還有人脈問題。蔡依林不會因為唱了《幸福路上》的主題曲因而更加有名,但為什麼願意接這樣的案子,一定是因為她對這個作品有共鳴,讓她願意參與這個作品,但在我的製作過程中一直缺乏這一塊,沒有足夠的人脈讓我們可以做這件事情。
  很多人給我們建議希望可以做許多的合作,不是沒想過,但在這狀況下必須要去衝破很多的限制。當時在音樂、音效跟配音上面都遭遇到很大的困難,因為我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人,大家都嫌台灣的配音員不優,所以這一塊也透過多方的努力把台灣配音員先篩選過一遍;音效部分我也受到許多動畫前輩的指點,他們說台灣的科幻類作品很少,音效公司會有人擅長處理這種類型的嗎?當然沒有,你得要花一番功夫去跟音效公司溝通,人家也不一定會接這個案子,最後我還是經由音樂總監陳星翰的介紹,找了新創團隊試試看,它可能不夠好,但我想給他們一個機會。
  音樂的部分則是陳星翰主動說想幫忙,我們覺得這是天上掉下來的幸運,不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在同好圈之內問過很多人幫忙,但他們最後都發現可能不是能力所能及所以也拒絕了,要寫完 90 分鐘長篇的電影配樂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我也只能說在能夠做的範圍內我盡了最大的努力,而這些努力中能成功的很大一部分還是來自於幸運。

《重甲機神》正式預告片


Q9:導演自己也是看日本機人動畫長大的,那在台配/日配之間是否有過掙扎考量?
黃瀛洲導演:
  整部作品的最大問題是有許多不同國籍的角色,他們到底要怎麼對話?我們在日本動畫看到最非現實的部分就是,即使有外國人角色他們講的也都是日語,看久了自然而然也就習慣了,但在我的作品裡到底要怎麼克服這個部分?我最初的想法其實是希望讓所有角色都講英文,所以一開始的角色對白都是英文。




美國人、韓國人、日本人、印度人,以及台灣人、中國人
在劇中安排不同國籍的角色還包含了世界的縮影


  在劇中也可以看到美國人們講的台詞不太自然,其實是故意把他們的台詞安排成英文文法的說話方式。我們原本也想要找美國人來配音,可是要找到能同時駕馭兩種語言的聲優難度太高,比較有機會的就只有日文這一塊,連廣播的聲優都經過三個不同的人來詮釋。我們也有讓台灣聲優試著講日文,但最後關頭我們還是將日文台詞部分交由真正的日本人配音了。
  航一郎與茉茉子在機房裡以日文對談的段落,是由北村豐晴導演親自修過口語對白然後參與配音,當然我也曾經試著請北村導演來配中文的部分,但配了一個下午的結果是不可能,連珠炮式的中文對他們來說太難了。


為本作配音的藝人嚴正嵐及北村豐晴導演

Q10:找花澤香菜也是唯一一位日本聲優的理由是?
黃瀛洲導演:
  要在台灣找中文聲優配日文不難,但都考慮到這層,編劇建議我乾脆找日本聲優,這也是我想要實現的小時候夢想之一。後來溝通聲優人選的時候,內部希望找花澤香菜小姐,我的私心上就希望能夠更改對白把香菜哏放進作品中。我一直覺得日本人不喜歡吃香菜這點實在是太有趣了,路過士林夜市曾經看過日本觀光客穿著「請不要加香菜」的 T 恤,實在是印象深刻!在機緣下角川動漫學校來找我談合作,所以透過他們聯絡到花澤小姐的經紀公司,談成了《重甲機神》的參演合作,在溝通之下她也願意接受中文台詞的挑戰,完成這一次很特別的合作。如果找日本聲優講日文台詞只是要滿足我個人的夢想,那就太可惜了,希望可以往前再進一步,不只讓她有一個特別的中文演出作品,我們也很難得的聽到了日本聲優在台灣的動畫作品中講中文。
  當然花澤小姐還是有在自己的廣播節目上抱怨說被台灣導演騙去配中文很痛苦(笑)在錄音室裡面其實可以感覺得到她壓力相當大,我確實也在現場感受到她的專業與努力,兩頁台詞做了滿滿的筆記,現場錄音之前她特別提出要把所有的對白再對過一遍,還有要了解角色講這句台詞時當下的心情,只是這樣短時間內的工作就可以做到這個程度,這點是真的很不容易,也讓我非常佩服。


日本聲優花澤香菜為航一郎的妹妹茉茉子獻聲
劇中可以感受到花澤小姐非常敬業的想講好每一句中文台詞,而日文台詞部分更是情緒張力滿點



Q11:承上,配音過程中的趣事或是初體驗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黃瀛洲導演:
  花澤小姐在配到香菜哏的部分時,她原本想要用日文或是外來語把「香菜」兩個字迴避掉,但在我的堅持下還是希望她講中文。不過這個部分是在流暢的日文台詞跟連續的情感中要加上對她來說發音本來就很困難的中文詞,對她來說非常困難,也是她 NG 最多次的部分。
  而北村導演為航一郎配音的日文台詞部分,是將我們原先寫好的對白翻成日文後,再用口語的方式潤過一次稿,雖然原本的台詞翻成日文之後,相信他們也是可以理解台詞意思,但在口語表達上就是不夠流暢,不像一般對話會講的用詞。我們花了四個小時將這些語句跟劇本全部順過一遍,透過北村導演的幫忙,他幫我在我很想做到卻做不到位的事情上達到了效果,這是我找的翻譯無法做到的事情。北村導演同為創作者跟表演者,他非常理解航一郎這樣的角色應該要說出怎樣的台詞。


這段劇情是航一郎在安撫茉茉子對家園的存在與否與對未來的不安
北村導演親自調整日文台詞甚至降齡配音,可以感受到對於作品完成度的要求



Q12:在本作中可以很明顯聽到兩種取向的配音,一種是正規詮釋的字正腔圓版,另一種則是男主角雷鳴海的閒話家常感,在配音的時候是怎麼跟各位聲優討論每個角色演出的感覺呢?
黃瀛洲導演:
  在劇中有許多不同身分的角色,美國人們都是軍人,說話比較嚴謹,他們的用詞當然就比較莊重、簡潔,如果請聲優以英文配音,聽起來當然不會有問題;一旦配成了中文,觀眾們就會以中文的運用模式來思考他們說的話,這時候就會開始覺得怪了,文法很怪、字正腔圓也很怪,內容單刀直入言簡意賅聽起來更怪。
  不過只要認知到他們的身份、人種的不同,就會意識到其實他們說的是不同的語言。但我承認我們因為技術上的問題,在分隔這點上做得並不好,如果有機會再繼續製作的話,一定會改成英文配音,會以北村導演為航一郎配音相同的模式去寫英文口白,我相信這種尷尬的感覺就會降低了。




  但即使是說中文的角色,雷鳴海和其他的角色也有區隔,像是檢察官蘇薏嵐她說話的方式就會充滿法律名詞,不說廢話單刀直入;瘋狂博士司空弦,他會故弄玄虛,所以也不會是閒話家常的感覺。比較像是普通人的就是常常跟航一郎及雷鳴海一起出現的幾個角色,相比之下就出現了隔閡。
  有不少看完《重甲機神》的朋友給的評論都提到,覺得劇中的切割感很重,也許有一部分就是來自於角色們的說話方式。


Q13:劇中角色皆來自不同國家,在處理講不同語言的角色初次會面的場景時,導演是怎麼想的?另也有以中文夾雜其他外語的台詞(晶晶體),比較不像一般動畫的操作方法,當時寫下這些台詞的動機是什麼?
黃瀛洲導演:
  這裡面有四個主要國家的人的縮影,台灣人雷鳴海,他樂天、熱血但是不是傻子,又熱心助人;廈門人天音,感覺雖然關係密切像是要跟男主角配對,但是一見面就吵架,我們跟大陸人就是這樣;日本人跟我們很友好、交流最密切,生活習慣也無縫接軌,這就是航一郎;最後一個美國人,常常說「我是你最好的盟友」,但你永遠不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



  我把四個國家跟台灣的關係放進來,也把核能跟珊瑚白化危機放進來,但最後還是靠著核能起動了「重甲機神」。怪獸也從美國將軍口中點出「我絕對不能讓怪獸橫渡太平洋來到美國」,這個影射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台灣就變成那個阻擋的要地......裡面有很多隱喻,我希望這些是台灣人要懂也該懂的部分。
  雖然我試圖做的台灣動畫大家還是覺得風格比較靠近日系作品,但我依然想要做出這其中的區隔,希望來看的人可以從這些安排裡感受到這作品還是有台味,大家感到最尷尬的這一點,就是我生活風景的寫照,這個才是台灣。尤其在動漫圈大家講話都會夾雜日語,也會夾雜英文,我自己講話都這樣了,這難道不是最佳寫照嗎?看了之後會覺得尷尬也是很正常的,因為我們就生活在尷尬之中。就是希望在台詞中呈現這種現實,長久以來我們都看著動漫對白中那種非現實的環境,所以一旦把這些說話習慣搬上檯面就會覺得怪。


  另一個想要營造的日常感覺是噪音,一般看到的動畫都是收乾淨的聲音再去墊音樂或是音效,《重甲機神》的收音中我們額外做了一層白噪音,希望能夠營造出動漫作品的真實感,在不同空間的迴音感還有噪音都不同,這都是額外花時間做的。我想在這部作品中大家會感受到的尷尬感,都是來自於過去我們看的作品太過純粹跟虛假,所以不真實,我希望《重甲機神》可以更真實一點,所以我們在配音中加了很多的贅字、氣音跟喘息,配音時也都跟聲優說希望生活感多一些。
  可能是因為我處理的手法不夠好,如果有機會我可以做得更加圓融,不過這些就是我想追求的真實感也是創作的根源,所以不會改變。接下來的後續作品,我會讓更多的生活景觀還有台灣的實名人物在其中登場,我想要將台灣的人物介紹給大家,讓觀眾知道還有很多優秀的人在為台灣默默耕耘努力。


Q14:關於劇中台灣品牌的置入行銷其實讓觀眾看到都有會心一笑的感覺,導演原本想要置入多少台灣品牌?這中間遇到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有想過用規避的方式放入嗎?
黃瀛洲導演:
  這些都是我生活的縮影,打開電腦會看到 MSI、機房都要放乖乖,還只能放綠色包裝不能放五香的,要不是 hTC 沒有授權商標的使用給我,光看手機的設計其實也知道我在畫哪一個機型。我認為產品置入本來就應該要有,要呈現台灣感就不希望用一個虛假的品牌糊弄過去,別國的觀眾看到這部作品之後要是來到台灣,他也一樣會看到 MSI,這就是台灣啊。
  有一些人說作品中的置入我有收錢,在這邊澄清是沒有的,他們只有授權我使用商標跟名稱。台灣人有的時候實在是太妄自菲薄,產品其實是很優秀且夠格的,我希望能夠把這些品牌放在他們應該有的定位上。在裡面置入宏佳騰機車也是同樣道理,下一次大家就有機會可以看到 GOGORO 了。



Q15:本作標榜完全無中資,也成為許多動畫迷放話支持本作的理由,但導演曾經在影片中聊過有中方來投資的事情,當時對方用怎樣的條件說服?又打算投資到什麼地步?

黃瀛洲導演:
  其實我們沒有特別提這件事,不過我想凸顯的是我們有很多合作單位都是台灣的學校,像是北商、亞大、嶺東、南台科大等等,連發包都沒有,全部都是在台灣製作。這在台灣製作的動畫中也可以說是一個奇蹟,過去的《魔法阿嬤》、《幸福路上》都有發包到韓國去,但《重甲機神》是百分之百在台灣製作,是想告訴大家幫助我們的這些動畫師、這些學校還有學生,都非常厲害,希望大家也能注意並將成果歸功給他們。
  在作品出來之後也有一些人直接問我們要怎麼賣到中國去,我表示沒有這個打算,當然也有直接遇到中資買方,他們開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將「台灣」改掉。事實上我也掙扎過,要是賣掉了我可以不用擔心所有的費用問題,也不用擔心票房不好,可以走一條很簡單的路。但最後我問自己為什麼要做這部作品、為什麼要置入這麼多台灣品牌、當時的心情是什麼,如果因為這筆錢讓公司跟作品活下來,那意義又何在?所以後來沒有跟出資者有任何的聯絡。
  今年七月我在展覽上遇見深圳的動畫製作公司,他們表示製作費可以全出,包括未來三集的製作費用,還有與發行商的違約金,交換條件是《重甲機神》的宣傳及製作全部撤出台灣,到中國花八個月的時間重新審核、改台詞、配音,以合拍電影的名義在中國上映。而最恐怖的是這並不是唯一一間來找我們談的公司,而且是當場開出的條件,他們就是希望可以變成百分之百的中國內容動畫。但我現在可以講這些是因為已經做完了,為了要將作品的生命延續,首要的思考還是如何活下去,這些資金的吸引力真的非常大。


Q16:《重甲機神》的機設相當吸睛,是否有考慮透過募資等方式推出模型食玩?
黃瀛洲導演:
  機體設計是由台灣人畫的,不過他現在在日本專門做玩具的設計公司工作,他當時幫我們設計完重甲機神的機體後,就去日本了。後來有一天這個畫稿被他們部門裡頭一個叫做阿久津的神人看到了,對方覺得非常有意思。我們最早的募資影片中的機體其實和後來的機體不是同一款,可以說是台灣設計者吸收了日本工作經驗之後而做出的修正,也可以保證這款機體絕對沒有借鏡哪個作品,是值得驕傲的原創設計。



  不過既然都有在日本玩具公司工作的合作夥伴,但我們依然沒有辦法製作玩具,是因為背後的機制太複雜了,生產玩具很簡單,但台灣鋪貨的通路目前沒有很完善,所以有其困難性,並不是我們所想募資之後可以生產多少就能回本如此簡單的事情,我希望相同的機制未來也可以在台灣建置起來。
先前參展過台北國際玩具大展,也確實有廠商對重甲機神很有興趣,他們想要做成可以變型跟關節可動的玩具,後來談了兩年沒有下文,因為通路端的估算我們沒有實際數據,根本不知道要做多少,連定價也訂不出來,這就是最困難的部分。


Q17:導演說過這次作出來的作品叫作「台灣動畫的最低標準」,您覺得《重甲機神》在最低標準中已經達成了多少?又,以高標的話還想要做到多少?
黃瀛洲導演:
  最低標準就是「做完這個作品」,台灣動畫要完成本身就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再來就是在合理的預算內完成,大概可以說是台灣動畫有史以來的最低成本;第三點是作畫品質跟 CG 也應該成為台灣動畫的最低標準。我也想說不要以人力物力不足這點,來當做台灣動畫做不出來的藉口,我們公司只有五個人花了五年也把這部作品生出來了,這絕對不構成做不出來的理由。
  至於作畫品質、故事、結構等等,我已經在這次的商業動畫中做了嘗試,希望懷抱過動畫夢的人就不要顧忌直接進到到這個領域來,真的期待未來每一部作品都比《重甲機神》好看,看過我們犯的錯誤,你們不要再犯。
  高標當然是能夠達成觀眾的期待,讓觀眾接受我的作品,我也知道台灣觀眾不會等我成長,可以繼續製作的話接下來我會認命找外包公司,大家對畫風有意見,我就直接拿日本原畫師畫好的稿做的動畫給大家看;覺得編劇不夠好,那我也會花錢找更好的編劇,同樣把製作都留在台灣,也都是講台灣的故事,到時候想要看看這會不會是大家希望看到的「台灣作品」。如果日本動畫跟美國動畫同樣都會發包海外卻不被質疑,那為什麼要堅持在台灣做完全部?我的堅持也不被台灣的觀眾理解的話,可能就沒有堅持的必要。
  在學校演講的時候曾經有個學生說他絕對不會投資我們,因為水準跟所謂的「(中)國(動)漫」差太多了,我也跟她說這些都是台灣的老師跟學生們一起畫的,很遺憾達不到你的要求,不過我決定下次發包到國外去,這樣說不定就可以達到你要的標準。最後這個學生說「如果台灣不做動畫,那多媒體系所學動畫的學生畢業之後他們要怎麼辦?」
  他給我很大的震撼,台灣人都在等神降臨,帶著動畫產業一飛沖天,但是神不會來,我也還是要達成大家的期待,只有這樣做才能保證作品能被大家接受,最後問題來了,這還算是台灣動畫嗎?希望大家都能夠想想看。

本篇新聞相關連結:
※《重甲機神》官方粉專
※影視動漫聊天室
社群分享: Line Share
新聞評論:

a12332 (~絕對目標~)

2019-11-08 21:19:03

感覺導演有不少偏見和思想狹隘的地方,然後很明顯自己是知道這部有滿滿的缺陷,卻還是要上映,套個例子,很多餐廳為了確保味道而不能外帶、外送,更不用說影響滿滿這部的日本,甚至怕溝通問題不接待外國人,最後想說寧缺勿濫。

belleuve (~瘋狂天使~)

2019-11-09 09:19:53

覺得好厲害....

say1029 (Mimi Mimi)

2019-11-09 22:24:17

詳盡的介紹

rxriderfly (要贏)

2019-11-10 00:10:46

感覺好像很好看

0923217693 (文森特.瓦倫汀)

2019-11-10 00:14:30

日系風好重,如果不是說台灣自製的,第一眼會以為是日本新的機器人大戰

asusasus (小杉)

2019-11-10 00:25:03

台灣首部嗎? 可以支持一波

a5921639 (鹿奇)

2019-11-10 22:23:21

覺得只是片面之詞

steam0107 (湯姆””)

2019-11-11 00:04:32

濃縮再濃縮 提煉再提煉!台灣加油

nokia7594 (justwalkinthepark)

2019-11-11 00:10:00

好像還不錯 來支持一下

kof110165 (惡魔獵人─雷斯特)

2019-11-11 10:57:12

台灣自製的機甲動畫,看起來還蠻值得期待的。

在現實與非現實之間,台灣首部機人動畫電影《重甲機神》黃瀛洲導演專訪

動漫 2019-11-08 16:35:31 poki543
  從構想成型到實際製作完畢費時 12 年,號稱 99.9% 高純度台灣製作動畫電影《重甲機神》,今(8)日正式上映。本作實際在 2016 年就已經舉辦過試映場,2018 年 11 月在台中動畫影展推出完整版本,從首映到今年正式上映相隔了三年,其間也一直針對劇情的長短跟配音部分做修正,時至今日總算可以見證台灣製作的第一部超級機器人系動畫電影登上戲院銀幕。






  編輯於上月月中的特映場欣賞了《重甲機神》,月底訪問黃瀛洲(JO-JO)導演,關於《重甲機神》之中有許多劇情來不及解釋的部分,以及對台灣動畫產業未來的展望,導演都一併詳細解釋。請看以下專訪內容:

Q1:本片原案其實是長達 26 集的電視動畫企劃,在轉變為劇場版規格時遇到的最大挑戰是?

黃瀛洲導演:
  最大的挑戰是在更短的時間之內要把 90 分鐘的動畫電影做完,劇情濃縮上面的處理倒不是最大的困難,本來可能有更長的作業時間,現在都要濃縮在短時間內做完,這件事情是比較可怕的。因為在台灣做2D手繪的人力並不是很足夠,這個部分的確讓我們吃盡了苦頭,幸好我們跟很多學校的老師合作,老師們也帶著學生一步一步的往上精進,後來還是及時的把作品做完。

Q2:因為製作時程上的壓縮,有因此大幅修改設定的部份嗎?
另外如果打算製作成影像商品的話,會有導演解說或是一刀未剪完整版嗎?
黃瀛洲導演:
  我們製作到後面的時候有一個很明顯的錯誤,當時從電視動畫企劃要改成電影企劃的時候,沒有想得那麼仔細所以疏忽了,直接把電視動畫的邏輯改成電影。但事實上這是兩個不同的載體,敘事手法上面應該是不一樣的,等到我們發現想要回頭修正的時候,有一些作畫已經完成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受到不少傷害,有些畫面想要改就得遷就已經完成的部分,不然製作的時程和經費就又得往上堆疊,這不是我們能夠負荷的。所以我們就在其中取一個妥協點,盡量修到我們覺得還 OK 的樣子。去年到今年為止,內容跟長度都一直有在修正,目前已經剪掉半個多小時,即使是現在即將要上映的版本,最後的彩蛋也經過了修剪剩下一分多鐘,原本有三分多鐘的長度,包含了更多前因後果的解釋。
  我一直想做的其實不只是「商業動畫」而是一家「商業動畫公司」,這才是我真正的作品。商業動畫公司必須能夠不斷的推出商業作品,靠著商業的機制讓公司活下來,也就是說,我現在交出了第一部作品,現在就要看這部作品的票房如何。如果票房不好,那接下來就不會繼續製作,表示大家不接受這樣的題材,沒有辦法打動觀眾跟投資者,可能就會換別的題材繼續做,這點也要在公司還活著的前提下才有繼續的可能。



五年前募資頁面與最初的機體、人物設計


Q3:本次上映的劇場版是 26 集企劃的幾分之幾?未來還打算製作續集嗎?
黃瀛洲導演:
  大概只是前兩集的內容而已(角色登場),不過後來決定製作成劇場版後我們就開始增加原先故事沒有的內容,比如說美軍的艦隊。本來只想操作成他們都只是接受命令的角色,不會實際登場,既然要增加故事內容,也就直接將這條分支劇情拉到檯面上。
  劇場版還是有劇場版自己的內容,但大部分都還是照著原先的企劃走,下一集會讓角色們浮出水面活動,橫渡太平洋到美國,接著打上月球,最後一集重點就是要如何從月球回到地球。
  這部作品從到動畫版濃縮之後,將會變成四集的劇場版,我們還是會試著好好把故事講完,到目前為止很幸運的是我們受到的幫助非常多,藉由與威視的合作,我們能夠有餘力進行行銷跟廣告。而當初製作時有設定好票房在一個水準之內是我們能夠扛得住的低標,所以也許會有活下來的機會,這樣就有機會往下製作後面的集數。




Q4:前傳漫畫的名場面有機會在後續的作品中看見嗎?
黃瀛洲導演:
  會的。其實角色前傳也是編劇在想故事的時候一起寫好的,看過電影之後再看前傳漫畫自然會了解當時角色們為什麼會說出那句台詞,很多部分都是跟角色們以前的經驗有關,當然也是希望能夠藉由前傳漫畫讓角色的個性更鮮明一點。我們設定的觀看群眾其實是國中生跟高中生,年齡層稍微低一些,所以不希望在劇場版中放太多複雜的劇情,想用簡單明快的故事節奏打動這些觀眾。故事中倡導的熱血元素、對科學的執著與幻想、希望在自己的生命當中跟別人是有關聯的,這些是我們想要告訴觀眾的主題,為了凸顯這些,所以大量降低劇情的複雜度。
  過程中也為了趕作畫進度,減少群眾戲碼、增加功能性角色,在這些取捨中造成的結果可能也會讓觀眾覺得某些角色變得很單薄,其實都是因為進度的壓力,這邊我們也只能盡力完成,請大家多多包涵,未來要是有機會,當然希望能把這些東西繼續補強。




正式人設與角色介紹


Q5:劇中對於日系知名作品的致敬,當初在製作時的心情是如何的?
黃瀛洲導演:
  對我來講這些是我看動畫的記憶,《重甲機神》是我寫給日本動畫的一封情書,我所成立的傻呼嚕同盟長久以來都在研究日本的動漫畫,當然也深受日本動漫畫的影響,在我可以開始創作的時候,會很想要把小時候的感動試圖在創作中表達出來。當這些名場面出現在作品中的時候,我想很多人會覺得不舒服,但對不是宅宅的粉絲來說,即使把這些段落攤在面前,他們也不會有反應;在劇情中這些台詞出現的時間點就是理當要講這句話的時機,我們也會去取捨到底該不該用這句話,但只有這樣的台詞才最能反映角色們當下的心境,所以我還是把這些台詞放進去,偷渡了我對這些作品的景仰,讓那些原作知道其實你們的作品一直在影響觀眾們,而這些觀眾未來也可能成為創作者,他們會試圖把當初的感動埋進創作,這就是我致敬的初衷。


包括女主角天音的演唱會段落、戰機與不明怪物纏鬥的部分,
眼尖的朋友可能可以看得出來是在致敬《超時空要塞》


  我們很清楚用這樣的東西是把兩面刃,連我自己都想吐槽幹嘛要在這時候說這句台詞,但我現在想要用一個比較宏觀的角度去看這件事情,「第一集就讓我任性一點吧,因為我的確就是從這裡來的。」如果你在這部作品中看到與過去的日本動畫類似、相同的東西,那都是刻意的,我只是想表達這件事情,以後我就不會再做了。
  換個角度來說,《環太平洋》致敬了很多特攝跟動畫場面,《駭客任務》第二集也致敬了《攻殼機動隊》,但為什麼沒有人說他們就是抄襲,因為看過原作的台灣動漫迷太少了,看過的人都是老粉絲,這些又因為《駭客任務》的高成就所以就忽略致敬這件事情。但我覺得現在做的這件事情就跟《環太平洋》的導演一樣,我們只是在書寫情書,就會想要把這種感情放進來。不過我也想說,一般觀眾是不會知道這些事情的。
  即使現在看作品看到似曾相識的致敬,我也還是會想要去理解這部作品的作者到底想要帶給觀眾什麼,比在乎影像的技術跟故事都重要得多,我認為這是我跟創作者之間的交流,我也試圖在我的作品裡散佈我想傳達的訊息,等等看會不會有觀眾接收到我想說的。至於作畫崩壞或是其他的缺點跟批評我都可以接受,畢竟這是目前的人力、物力、財力沒有辦法達到的程度。


Q6:導演曾經提過很難脫離日本動畫作品的影響,事實上會有這部作品,也正是被日本動畫多年薰陶之後才有想要製作的念頭,那麼除了機人動畫以外,會想挑戰變身系作品或是其他題材嗎?
黃瀛洲導演:
  當時在構想 26 集的企劃時都有放在其中,變身系作品是我小時候的另一個夢想,包括魔法少女、超人、戰隊、假面騎士的變身等等,日本動漫畫中常出現的兩個東西,一個是合體,另一個是變形,「變身」是可以涵蓋其中很大的一個議題。《重甲機神》本來有所謂的合體,是設計成三個巨大機器人的合體,後來發現作畫的難度太高,於是這次就只有一尊。
  未來要是有機會的話還是想要嘗試作合體,不過「變身」這個概念我可能會以別的方式放進作品裡,可能會是精神上的變身。第二部開始我想要做更多意念的表達,變身的概念會用在精神面、意念的轉變上,外表的變化也會有,但不是最主要的部分,請大家拭目以待。



Q7:這次的作品可以說是台灣動畫電影的另一塊基石,如果有機會的話會想要網羅好的台灣漫畫或遊戲IP將其動畫化嗎?
黃瀛洲導演:
  這是我未來的目標,其實目前已經在著手進行這些事情,以《重甲機神》跟台灣的漫畫家合作,甚至有機會開拓更多的可能性,目前都有在作這些嘗試跟努力。不過現在公司在各種方面來說都太小,別人也不可能跟我們合作,所以只能先自給自足。另一方面是在動畫的製作上必須要先培養出自己的團隊,這跟電影比較不一樣,拍電影可以找許多原本就存在的製作團隊,只要有合適的題材馬上就能開拍,但動畫則沒有這種模式。
  要成為動畫團隊必須經過不斷的磨練,必須要有東西畫,然後需要給予資金才能繼續往下做,並不像電影的團隊可以臨時組成,需要長期的訓練。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就是培育動畫製作團隊,之後才有辦法走別的路,不然下一次就算有題材有資金,依舊沒有團隊可以做。

──但您之前也說過不願意找已經在業界工作過的動畫師,是因為他們會受限於經驗?

黃瀛洲導演:
  事實上我們有找過,但內部產生的衝突比較大,因為他們會跟我說「以前就是這樣畫的」。並不是說以前畫的方式或是作法不好,而是我們的作品必須要用特殊的方法來製作,公司才有辦法活下來。我們沒有辦法以代工的步驟一步一步來,製作資金跟流程會遠遠超過預算,人手也會不足;台灣也不像日本有很多可以發包的團隊,所以我們都要自己來,美術、背景、人物通通都要做,我們沒辦法讓每個人只負責自己的部分。既有的業界工作者都在等一個完善的工作環境,但這是短時間之內沒辦法提供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摩擦就很多,又不想要浪費時間解釋到對方聽懂,最後我只能去找能完全相信我的邏輯及安排的新人工作者,這樣我比較有辦法去建構我想像中的動畫製作環境。
  日本的動畫製作環境有沒有可能完全移植到台灣來,我認為是不可能的,日本動畫公司中的原畫師們大部分都是約聘人員,台灣的工作環境跟制度有辦法讓我這樣做嗎?答案是不可能,所以這個制度在台灣就是行不通的;代工的方式其實也行不通,不然台灣的動畫代工早就自己做原創作品了,之所以沒有就是因為日本的體系到台灣來不容易成功。
  如果今天我必須要以公司的存活為重,我必須要重新建構一個制度,這個制度是我想像中的東西,雖然不知道它對不對,但我們可以嘗試看看;我也不知道這樣試過之後會不會成功,但是如果不試就絕對不會成功。




Q8:新海誠導演與日本樂團 RADWIMPS 合作譜出了動人的電影配樂,導演是否有想過要與國內知名的音樂人合作,開拓台灣的動畫音樂市場?
黃瀛洲導演:
  去年看《幸福路上》的時候我很羨慕這部作品有蔡依林幫忙唱主題曲,要促成這樣的合作其實要有很多方法,不只是商業機制,還有人脈問題。蔡依林不會因為唱了《幸福路上》的主題曲因而更加有名,但為什麼願意接這樣的案子,一定是因為她對這個作品有共鳴,讓她願意參與這個作品,但在我的製作過程中一直缺乏這一塊,沒有足夠的人脈讓我們可以做這件事情。
  很多人給我們建議希望可以做許多的合作,不是沒想過,但在這狀況下必須要去衝破很多的限制。當時在音樂、音效跟配音上面都遭遇到很大的困難,因為我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人,大家都嫌台灣的配音員不優,所以這一塊也透過多方的努力把台灣配音員先篩選過一遍;音效部分我也受到許多動畫前輩的指點,他們說台灣的科幻類作品很少,音效公司會有人擅長處理這種類型的嗎?當然沒有,你得要花一番功夫去跟音效公司溝通,人家也不一定會接這個案子,最後我還是經由音樂總監陳星翰的介紹,找了新創團隊試試看,它可能不夠好,但我想給他們一個機會。
  音樂的部分則是陳星翰主動說想幫忙,我們覺得這是天上掉下來的幸運,不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在同好圈之內問過很多人幫忙,但他們最後都發現可能不是能力所能及所以也拒絕了,要寫完 90 分鐘長篇的電影配樂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我也只能說在能夠做的範圍內我盡了最大的努力,而這些努力中能成功的很大一部分還是來自於幸運。

《重甲機神》正式預告片


Q9:導演自己也是看日本機人動畫長大的,那在台配/日配之間是否有過掙扎考量?
黃瀛洲導演:
  整部作品的最大問題是有許多不同國籍的角色,他們到底要怎麼對話?我們在日本動畫看到最非現實的部分就是,即使有外國人角色他們講的也都是日語,看久了自然而然也就習慣了,但在我的作品裡到底要怎麼克服這個部分?我最初的想法其實是希望讓所有角色都講英文,所以一開始的角色對白都是英文。




美國人、韓國人、日本人、印度人,以及台灣人、中國人
在劇中安排不同國籍的角色還包含了世界的縮影


  在劇中也可以看到美國人們講的台詞不太自然,其實是故意把他們的台詞安排成英文文法的說話方式。我們原本也想要找美國人來配音,可是要找到能同時駕馭兩種語言的聲優難度太高,比較有機會的就只有日文這一塊,連廣播的聲優都經過三個不同的人來詮釋。我們也有讓台灣聲優試著講日文,但最後關頭我們還是將日文台詞部分交由真正的日本人配音了。
  航一郎與茉茉子在機房裡以日文對談的段落,是由北村豐晴導演親自修過口語對白然後參與配音,當然我也曾經試著請北村導演來配中文的部分,但配了一個下午的結果是不可能,連珠炮式的中文對他們來說太難了。


為本作配音的藝人嚴正嵐及北村豐晴導演

Q10:找花澤香菜也是唯一一位日本聲優的理由是?
黃瀛洲導演:
  要在台灣找中文聲優配日文不難,但都考慮到這層,編劇建議我乾脆找日本聲優,這也是我想要實現的小時候夢想之一。後來溝通聲優人選的時候,內部希望找花澤香菜小姐,我的私心上就希望能夠更改對白把香菜哏放進作品中。我一直覺得日本人不喜歡吃香菜這點實在是太有趣了,路過士林夜市曾經看過日本觀光客穿著「請不要加香菜」的 T 恤,實在是印象深刻!在機緣下角川動漫學校來找我談合作,所以透過他們聯絡到花澤小姐的經紀公司,談成了《重甲機神》的參演合作,在溝通之下她也願意接受中文台詞的挑戰,完成這一次很特別的合作。如果找日本聲優講日文台詞只是要滿足我個人的夢想,那就太可惜了,希望可以往前再進一步,不只讓她有一個特別的中文演出作品,我們也很難得的聽到了日本聲優在台灣的動畫作品中講中文。
  當然花澤小姐還是有在自己的廣播節目上抱怨說被台灣導演騙去配中文很痛苦(笑)在錄音室裡面其實可以感覺得到她壓力相當大,我確實也在現場感受到她的專業與努力,兩頁台詞做了滿滿的筆記,現場錄音之前她特別提出要把所有的對白再對過一遍,還有要了解角色講這句台詞時當下的心情,只是這樣短時間內的工作就可以做到這個程度,這點是真的很不容易,也讓我非常佩服。


日本聲優花澤香菜為航一郎的妹妹茉茉子獻聲
劇中可以感受到花澤小姐非常敬業的想講好每一句中文台詞,而日文台詞部分更是情緒張力滿點



Q11:承上,配音過程中的趣事或是初體驗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黃瀛洲導演:
  花澤小姐在配到香菜哏的部分時,她原本想要用日文或是外來語把「香菜」兩個字迴避掉,但在我的堅持下還是希望她講中文。不過這個部分是在流暢的日文台詞跟連續的情感中要加上對她來說發音本來就很困難的中文詞,對她來說非常困難,也是她 NG 最多次的部分。
  而北村導演為航一郎配音的日文台詞部分,是將我們原先寫好的對白翻成日文後,再用口語的方式潤過一次稿,雖然原本的台詞翻成日文之後,相信他們也是可以理解台詞意思,但在口語表達上就是不夠流暢,不像一般對話會講的用詞。我們花了四個小時將這些語句跟劇本全部順過一遍,透過北村導演的幫忙,他幫我在我很想做到卻做不到位的事情上達到了效果,這是我找的翻譯無法做到的事情。北村導演同為創作者跟表演者,他非常理解航一郎這樣的角色應該要說出怎樣的台詞。


這段劇情是航一郎在安撫茉茉子對家園的存在與否與對未來的不安
北村導演親自調整日文台詞甚至降齡配音,可以感受到對於作品完成度的要求



Q12:在本作中可以很明顯聽到兩種取向的配音,一種是正規詮釋的字正腔圓版,另一種則是男主角雷鳴海的閒話家常感,在配音的時候是怎麼跟各位聲優討論每個角色演出的感覺呢?
黃瀛洲導演:
  在劇中有許多不同身分的角色,美國人們都是軍人,說話比較嚴謹,他們的用詞當然就比較莊重、簡潔,如果請聲優以英文配音,聽起來當然不會有問題;一旦配成了中文,觀眾們就會以中文的運用模式來思考他們說的話,這時候就會開始覺得怪了,文法很怪、字正腔圓也很怪,內容單刀直入言簡意賅聽起來更怪。
  不過只要認知到他們的身份、人種的不同,就會意識到其實他們說的是不同的語言。但我承認我們因為技術上的問題,在分隔這點上做得並不好,如果有機會再繼續製作的話,一定會改成英文配音,會以北村導演為航一郎配音相同的模式去寫英文口白,我相信這種尷尬的感覺就會降低了。




  但即使是說中文的角色,雷鳴海和其他的角色也有區隔,像是檢察官蘇薏嵐她說話的方式就會充滿法律名詞,不說廢話單刀直入;瘋狂博士司空弦,他會故弄玄虛,所以也不會是閒話家常的感覺。比較像是普通人的就是常常跟航一郎及雷鳴海一起出現的幾個角色,相比之下就出現了隔閡。
  有不少看完《重甲機神》的朋友給的評論都提到,覺得劇中的切割感很重,也許有一部分就是來自於角色們的說話方式。


Q13:劇中角色皆來自不同國家,在處理講不同語言的角色初次會面的場景時,導演是怎麼想的?另也有以中文夾雜其他外語的台詞(晶晶體),比較不像一般動畫的操作方法,當時寫下這些台詞的動機是什麼?
黃瀛洲導演:
  這裡面有四個主要國家的人的縮影,台灣人雷鳴海,他樂天、熱血但是不是傻子,又熱心助人;廈門人天音,感覺雖然關係密切像是要跟男主角配對,但是一見面就吵架,我們跟大陸人就是這樣;日本人跟我們很友好、交流最密切,生活習慣也無縫接軌,這就是航一郎;最後一個美國人,常常說「我是你最好的盟友」,但你永遠不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



  我把四個國家跟台灣的關係放進來,也把核能跟珊瑚白化危機放進來,但最後還是靠著核能起動了「重甲機神」。怪獸也從美國將軍口中點出「我絕對不能讓怪獸橫渡太平洋來到美國」,這個影射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台灣就變成那個阻擋的要地......裡面有很多隱喻,我希望這些是台灣人要懂也該懂的部分。
  雖然我試圖做的台灣動畫大家還是覺得風格比較靠近日系作品,但我依然想要做出這其中的區隔,希望來看的人可以從這些安排裡感受到這作品還是有台味,大家感到最尷尬的這一點,就是我生活風景的寫照,這個才是台灣。尤其在動漫圈大家講話都會夾雜日語,也會夾雜英文,我自己講話都這樣了,這難道不是最佳寫照嗎?看了之後會覺得尷尬也是很正常的,因為我們就生活在尷尬之中。就是希望在台詞中呈現這種現實,長久以來我們都看著動漫對白中那種非現實的環境,所以一旦把這些說話習慣搬上檯面就會覺得怪。


  另一個想要營造的日常感覺是噪音,一般看到的動畫都是收乾淨的聲音再去墊音樂或是音效,《重甲機神》的收音中我們額外做了一層白噪音,希望能夠營造出動漫作品的真實感,在不同空間的迴音感還有噪音都不同,這都是額外花時間做的。我想在這部作品中大家會感受到的尷尬感,都是來自於過去我們看的作品太過純粹跟虛假,所以不真實,我希望《重甲機神》可以更真實一點,所以我們在配音中加了很多的贅字、氣音跟喘息,配音時也都跟聲優說希望生活感多一些。
  可能是因為我處理的手法不夠好,如果有機會我可以做得更加圓融,不過這些就是我想追求的真實感也是創作的根源,所以不會改變。接下來的後續作品,我會讓更多的生活景觀還有台灣的實名人物在其中登場,我想要將台灣的人物介紹給大家,讓觀眾知道還有很多優秀的人在為台灣默默耕耘努力。


Q14:關於劇中台灣品牌的置入行銷其實讓觀眾看到都有會心一笑的感覺,導演原本想要置入多少台灣品牌?這中間遇到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有想過用規避的方式放入嗎?
黃瀛洲導演:
  這些都是我生活的縮影,打開電腦會看到 MSI、機房都要放乖乖,還只能放綠色包裝不能放五香的,要不是 hTC 沒有授權商標的使用給我,光看手機的設計其實也知道我在畫哪一個機型。我認為產品置入本來就應該要有,要呈現台灣感就不希望用一個虛假的品牌糊弄過去,別國的觀眾看到這部作品之後要是來到台灣,他也一樣會看到 MSI,這就是台灣啊。
  有一些人說作品中的置入我有收錢,在這邊澄清是沒有的,他們只有授權我使用商標跟名稱。台灣人有的時候實在是太妄自菲薄,產品其實是很優秀且夠格的,我希望能夠把這些品牌放在他們應該有的定位上。在裡面置入宏佳騰機車也是同樣道理,下一次大家就有機會可以看到 GOGORO 了。



Q15:本作標榜完全無中資,也成為許多動畫迷放話支持本作的理由,但導演曾經在影片中聊過有中方來投資的事情,當時對方用怎樣的條件說服?又打算投資到什麼地步?

黃瀛洲導演:
  其實我們沒有特別提這件事,不過我想凸顯的是我們有很多合作單位都是台灣的學校,像是北商、亞大、嶺東、南台科大等等,連發包都沒有,全部都是在台灣製作。這在台灣製作的動畫中也可以說是一個奇蹟,過去的《魔法阿嬤》、《幸福路上》都有發包到韓國去,但《重甲機神》是百分之百在台灣製作,是想告訴大家幫助我們的這些動畫師、這些學校還有學生,都非常厲害,希望大家也能注意並將成果歸功給他們。
  在作品出來之後也有一些人直接問我們要怎麼賣到中國去,我表示沒有這個打算,當然也有直接遇到中資買方,他們開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將「台灣」改掉。事實上我也掙扎過,要是賣掉了我可以不用擔心所有的費用問題,也不用擔心票房不好,可以走一條很簡單的路。但最後我問自己為什麼要做這部作品、為什麼要置入這麼多台灣品牌、當時的心情是什麼,如果因為這筆錢讓公司跟作品活下來,那意義又何在?所以後來沒有跟出資者有任何的聯絡。
  今年七月我在展覽上遇見深圳的動畫製作公司,他們表示製作費可以全出,包括未來三集的製作費用,還有與發行商的違約金,交換條件是《重甲機神》的宣傳及製作全部撤出台灣,到中國花八個月的時間重新審核、改台詞、配音,以合拍電影的名義在中國上映。而最恐怖的是這並不是唯一一間來找我們談的公司,而且是當場開出的條件,他們就是希望可以變成百分之百的中國內容動畫。但我現在可以講這些是因為已經做完了,為了要將作品的生命延續,首要的思考還是如何活下去,這些資金的吸引力真的非常大。


Q16:《重甲機神》的機設相當吸睛,是否有考慮透過募資等方式推出模型食玩?
黃瀛洲導演:
  機體設計是由台灣人畫的,不過他現在在日本專門做玩具的設計公司工作,他當時幫我們設計完重甲機神的機體後,就去日本了。後來有一天這個畫稿被他們部門裡頭一個叫做阿久津的神人看到了,對方覺得非常有意思。我們最早的募資影片中的機體其實和後來的機體不是同一款,可以說是台灣設計者吸收了日本工作經驗之後而做出的修正,也可以保證這款機體絕對沒有借鏡哪個作品,是值得驕傲的原創設計。



  不過既然都有在日本玩具公司工作的合作夥伴,但我們依然沒有辦法製作玩具,是因為背後的機制太複雜了,生產玩具很簡單,但台灣鋪貨的通路目前沒有很完善,所以有其困難性,並不是我們所想募資之後可以生產多少就能回本如此簡單的事情,我希望相同的機制未來也可以在台灣建置起來。
先前參展過台北國際玩具大展,也確實有廠商對重甲機神很有興趣,他們想要做成可以變型跟關節可動的玩具,後來談了兩年沒有下文,因為通路端的估算我們沒有實際數據,根本不知道要做多少,連定價也訂不出來,這就是最困難的部分。


Q17:導演說過這次作出來的作品叫作「台灣動畫的最低標準」,您覺得《重甲機神》在最低標準中已經達成了多少?又,以高標的話還想要做到多少?
黃瀛洲導演:
  最低標準就是「做完這個作品」,台灣動畫要完成本身就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再來就是在合理的預算內完成,大概可以說是台灣動畫有史以來的最低成本;第三點是作畫品質跟 CG 也應該成為台灣動畫的最低標準。我也想說不要以人力物力不足這點,來當做台灣動畫做不出來的藉口,我們公司只有五個人花了五年也把這部作品生出來了,這絕對不構成做不出來的理由。
  至於作畫品質、故事、結構等等,我已經在這次的商業動畫中做了嘗試,希望懷抱過動畫夢的人就不要顧忌直接進到到這個領域來,真的期待未來每一部作品都比《重甲機神》好看,看過我們犯的錯誤,你們不要再犯。
  高標當然是能夠達成觀眾的期待,讓觀眾接受我的作品,我也知道台灣觀眾不會等我成長,可以繼續製作的話接下來我會認命找外包公司,大家對畫風有意見,我就直接拿日本原畫師畫好的稿做的動畫給大家看;覺得編劇不夠好,那我也會花錢找更好的編劇,同樣把製作都留在台灣,也都是講台灣的故事,到時候想要看看這會不會是大家希望看到的「台灣作品」。如果日本動畫跟美國動畫同樣都會發包海外卻不被質疑,那為什麼要堅持在台灣做完全部?我的堅持也不被台灣的觀眾理解的話,可能就沒有堅持的必要。
  在學校演講的時候曾經有個學生說他絕對不會投資我們,因為水準跟所謂的「(中)國(動)漫」差太多了,我也跟她說這些都是台灣的老師跟學生們一起畫的,很遺憾達不到你的要求,不過我決定下次發包到國外去,這樣說不定就可以達到你要的標準。最後這個學生說「如果台灣不做動畫,那多媒體系所學動畫的學生畢業之後他們要怎麼辦?」
  他給我很大的震撼,台灣人都在等神降臨,帶著動畫產業一飛沖天,但是神不會來,我也還是要達成大家的期待,只有這樣做才能保證作品能被大家接受,最後問題來了,這還算是台灣動畫嗎?希望大家都能夠想想看。

本篇新聞相關連結:
※《重甲機神》官方粉專
※影視動漫聊天室
新聞評論 更多討論
a12332(~絕對目標~)

a12332(~絕對目標~) 2019-11-08 21:19:03

感覺導演有不少偏見和思想狹隘的地方,然後很明顯自己是知道這部有滿滿的缺陷,卻還是要上映,套個例子,很多餐廳為了確保味道而不能外帶、外送,更不用說影響滿滿這部的日本,甚至怕溝通問題不接待外國人,最後想說寧缺勿濫。

belleuve(~瘋狂天使~)

belleuve(~瘋狂天使~) 2019-11-09 09:19:53

覺得好厲害....

say1029(Mimi Mimi)

say1029(Mimi Mimi) 2019-11-09 22:24:17

詳盡的介紹

rxriderfly(要贏)

rxriderfly(要贏) 2019-11-10 00:10:46

感覺好像很好看

0923217693(文森特.瓦倫汀)

0923217693(文森特.瓦倫汀) 2019-11-10 00:14:30

日系風好重,如果不是說台灣自製的,第一眼會以為是日本新的機器人大戰

asusasus(小杉)

asusasus(小杉) 2019-11-10 00:25:03

台灣首部嗎? 可以支持一波

a5921639(鹿奇)

a5921639(鹿奇) 2019-11-10 22:23:21

覺得只是片面之詞

steam0107(湯姆””)

steam0107(湯姆””) 2019-11-11 00:04:32

濃縮再濃縮 提煉再提煉!台灣加油

nokia7594(justwalkinthepark)

nokia7594(justwalkinthepark) 2019-11-11 00:10:00

好像還不錯 來支持一下

kof110165(惡魔獵人─雷斯特)

kof110165(惡魔獵人─雷斯特) 2019-11-11 10:57:12

台灣自製的機甲動畫,看起來還蠻值得期待的。

在現實與非現實之間,台灣首部機人動畫電影《重甲機神》黃瀛洲導演專訪 從構想成型到實際製作完畢費時 12 年,號稱 99.9% 高純度台灣製作動畫電影《重甲機神》,今(8)日正式上映。本作實際在 2016 年就已經舉辦過試映場,2018 年 11 月...
編輯推薦
  • 《黑色沙漠》開發商 PEARL ABYSS 新作即將在G-STAR搶先曝光! 《黑色沙漠》開發商 PEARL ABYSS 新作即將在G-STAR搶先曝光!
  • 【評測】和《現嚐好滋味!超級猴子球》的可愛猴子們品嘗現摘遊戲好滋味! 【評測】和《現嚐好滋味!超級猴子球》的可愛猴子們品嘗現摘遊戲好滋味!
  • 【BZ2019】暗月馬戲團開張!直擊Blizzcon社群活動與《魔獸爭霸》25週年紀念收藏模型 【BZ2019】暗月馬戲團開張!直擊Blizzcon社群活動與《魔獸爭霸》25週年紀念收藏模型
  • 北門新店鋪亮相第二檔,《東離劍遊紀》x 安利美特咖啡再度合作!! 北門新店鋪亮相第二檔,《東離劍遊紀》x 安利美特咖啡再度合作!!
  • 童年回憶滿載!《魔神英雄傳 七魂的龍神丸》特別PV正式公開,名曲「Step」將帶人回到懷念的創界山 童年回憶滿載!《魔神英雄傳 七魂的龍神丸》特別PV正式公開,名曲「Step」將帶人回到懷念的創界山
  • 讓傳奇送貨員化身海獺!美國脫口秀主持人康納將參演《死亡擱淺》提供神秘道具 讓傳奇送貨員化身海獺!美國脫口秀主持人康納將參演《死亡擱淺》提供神秘道具
  • 配戴夜視鏡在戰場上洞燭機先!《決勝時刻:現代戰爭》PS4限定「暗夜版」開箱動手玩 配戴夜視鏡在戰場上洞燭機先!《決勝時刻:現代戰爭》PS4限定「暗夜版」開箱動手玩
  • 《庫洛魔法使透明牌篇》POP UP STORE盛大開幕!!台日精品展售好好買,集章打卡抽大獎!! 《庫洛魔法使透明牌篇》POP UP STORE盛大開幕!!台日精品展售好好買,集章打卡抽大獎!!
  • 《七龍珠Z:卡卡洛特》公開玩家角色「孫悟飯(青年)」&頭目強敵「魔人普烏(純粹)」最新畫面 《七龍珠Z:卡卡洛特》公開玩家角色「孫悟飯(青年)」&頭目強敵「魔人普烏(純粹)」最新畫面
  • 《暗黑破壞神 4》呼之欲出?官方美術集廣告曝收錄尚未公開之新作原畫 《暗黑破壞神 4》呼之欲出?官方美術集廣告曝收錄尚未公開之新作原畫

新聞合作夥伴

  • 本站新聞歡迎個人網站連結取用
  • 新聞稿投遞、新聞合作提案,來信請寄:gamenews@gameba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