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對戰魔龍 立即開戰→Unity夯!職缺多靈狐現世 為愛而生Imax電影頁遊,史詩登場!
(已從 War of the Shifting Sands 流沙之戰 重定向至此條目)
最後修訂:dort 2011-04-30 08:00:05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The War of The Shifting Sands 流沙之戰



我們在這個世界經歷許多許多的故事,有人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但是我們真的有在歷史留下腳印嗎?在這裡必須對大家先說明清楚,我們玩家們所扮演的角色是冒險者、傭兵、使者、旅者、勇士、無名英雄。是的,我們的名字不會被歷史所記錄下來,雖然在遊戲內我們是殺破各大魔王的英雄,但是真實記載的歷史中英雄就會有個真名了。流沙之戰是 Ahn'Qiraj (安其拉)帝國和其他種族所爆發的戰爭,所以要說流沙之戰,就必須先談談 Ahn'Qiraj 的背景。


遠在上古之戰尚未爆發前的年代,那時候整個 Azeroth (艾澤拉斯)世界還是一個完整巨大的大陸 Kalimdor (卡林多),在這樣遠古的年代聳立著幾個巨大的帝國,其中有兩個是食人妖建立的 Gurubashi (古拉巴什)帝國和 Amani (阿曼尼)帝國,另外一個則是亞基蟲人建立的 Azj'Aqir (阿茲亞基)帝國。亞基蟲人起初是一群小蟲,不過在他們接觸到了無限之井的魔法力量之後就演化成有智慧的蟲族生物,這個蟲族非常的不安分,他們都追隨著想要根除非蟲類生物的信念,因此和食人妖帝國的衝突馬上一觸即發。戰爭持續了不知多少年,終於在 Gurubashi 和 Amani 結盟的情況下 Azj'Aqir 戰敗了,敗亡的蟲族紛紛的逃去北方和南方的荒地,至此分裂成南方沙漠的 Ahn'Qiraj 和北方凍土的 Azjol-Nerub (阿茲歐-奈幽)。



躲在安其拉的上古之神克蘇恩

不過遠在這場戰爭之前的創世時代還有另一個驚心動魄的大戰,那就是泰坦和 Azeroth 的上古之神之間的戰爭,這場大戰最後的結果是上古之神戰敗,而他們的手下,也就是 Azeroth 的元素首領被放逐到位於扭曲虛空的 Elemental Plane (元素位面)內。據傳這場創世的大戰中有個上古之神死亡,他的屍體就躺臥在 Darkshore (黑海岸)上;有數個則被封印在不為人知的地底深處,當然這些被封印的上古之神之間大家現在一定知道其中一個,那就是位在 Ulduar (奧杜亞)底部的 Yogg-Saron (尤格薩倫),至於最後一個被認為已經死了,但是祂並沒有死,戰敗負傷的祂躲在 Kalimdor 大陸的南方盡頭 Silithus (希利蘇斯),祂靜靜的等待,尋找著可以復原的機會而且渴望想要把他的意志再度伸向世界,祂被祂的信徒稱作 C'Thun (克蘇恩)。C'Thun 看見了戰敗逃來的亞基蟲人,立刻就把自己的力量延伸到這些蟲族身上,從他們當中創造出更強大,智慧更高的類人生物 - 其拉蟲人。數千年來他們不眠不休的建造起 Ahn'Qiraj 宏偉的堡壘,強化自己的兵力來等待復仇的時機。在 Ahn'Qiraj 沉默的數千年中 Azeroth 發生了許多事情,經過無限之井大爆炸後 Kalimdor 大陸只剩下西方的一塊,被以夜精靈為主的種族統治著,然而都沒有人發現 Ahn'Qiraj 的陰謀直到其拉蟲人和其他種族之間的衝突再度爆發。


被攻陷的南風村

Ahn'Qiraj 的復仇之戰開始於黑暗之門開啟的一千年前,夜精靈首當其衝。大德魯伊 Fandral Staghelm (范達爾·鹿盔)身為戰爭前線的指揮官,發揮他的長才在一開始有效的阻擋住其拉蟲人的進攻,另外月神首席牧師 Tyrande (泰蘭妲)也派出她最信任的手下 Shiromar (希洛瑪)去協助 Fandral。Shiromar 身為 Tyrande 親自訓練的月神牧師,她能隨時的呼喚月神的祝福來治療友軍或是攻擊敵人。另外 Fandral 的兒子 Valstann (瓦斯坦恩)也在這場戰爭扮演重要的角色,Valstann 擔任夜精靈的副官,他很年輕但是卻全心投入戰爭,渴望可以爭取到父親的認同。在經歷過數天的戰鬥之後,Ahn'Qiraj 的孿生皇帝 Vek'lor (維克洛爾)和 Vek'nilash (維克尼拉斯)發現這個事實,他們認為這是擊垮夜精靈指揮官 Fandral 的有效弱點。


其拉蟲人在夜精靈防守的 Southwind Village (南風村)設下了一個陷阱給 Valstann,而 Valstann 也毫不遲疑的踏上去。在邊境的 Southwind 受到攻擊的時候,Valstann 自願帶兵去協防而讓其他人可以守住前線,然而經過了數天 Fandral 卻完全沒有接到任何來自 Southwind 的消息,恐懼一天一天的在他的心中升起,他焦急的等待著兒子的回歸。突然間 Fandral 在戰爭前線看到他的兒子,而且是以俘虜的身份伴以大量的蟲子出現!按耐不住焦急,Fandral 下令全面進攻以拯救自己的骨肉。然而事情卻遠比他想象的更加殘酷,其拉蟲人的大將軍 Rajaxx (拉賈克斯)高高的舉起 Valstann,當著 Fandral 的面攔腰把他截成兩段。親眼目睹親愛的兒子被腰斬的恐怖畫面,Fandral 幾乎崩潰了。


來自時光洞穴的安納克羅斯

夜精靈開始節節敗退,接下來的數個月他們士氣潰散、人數相差懸殊,他們一路退到 Tanaris (塔納利斯)的沙漠。在得知來自蟲族的威脅之後,青銅龍的王子 Anachronos (安納克羅斯)決定帶領自己的族人加入戰爭,他還聯合紅龍王子 Caelestrasz (凱雷斯塔茲)、藍龍王子 Arygos (亞雷茍斯)、綠龍公主 Merithra (麥琳瑟拉)帶領各自的龍族參戰。有了龍族的加入戰況立刻逆轉,聯軍把其拉蟲人逼回 Silithus,甚至逼到了 Ahn'Qiraj 的大門口。


出乎意料的是他們難以再往前推,因為比先前更多的蟲族不斷地涌出,加上不時會聽見詭異又恐怖的耳語,他們都感應到在 Ahn'Qiraj 的深處似乎隱藏著更邪惡的存在,如果再不棄守恐怕所有人都會被這些蟲給吞噬掉。聯軍的首領們做出了一個決定,他們要聯合施展一個強大的魔法把整座帝國封印住。Caelestrasz、Arygos、Merithra 帶著自己的族人用盡全力把蟲人擋在城門口,Anachronos 則是在城門外要求所有的德魯伊和月神牧師協助他完成封印魔法。於是在眾人的努力下,強大的魔法障壁把整座 Ahn'Qiraj 帝國,連同那些替他們爭取時間的的龍族全面封印住,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穿越,而那些僅存在外的一點點蟲族則是馬上就被消滅。Anachronos 從死去的族人身上取出龍骨,將骨頭化為一個標示著甲蟲印記的權杖,也就是 Scepter of the Shifting Sands (流沙權杖),他接著又把石頭與金屬化為一個巨大的鑼 - Scarab Gong (甲蟲之鑼)。


以龍骨鑄成的流沙權杖

Anachronos 把流沙權杖交給 Fandral,告訴他只要拿著這權杖敲打甲蟲之鑼,Ahn'Qiraj 帝國的封印就會解開。但是 Fandral 的臉已經扭曲而且充滿恥辱,他把流沙權杖仍向堅硬的城牆,權杖在強烈撞擊的瞬間碎裂了,這讓 Anachronos 生氣的質問他為何要打碎他們用鮮血辛苦換來的信任和勝利。只是 Fandral 大聲的怒吼著:

My son's soul will find no comfort in this hollow victory, dragon. I will have him back. Though it takes millennia, I will have my son back!
我兒子的靈魂不會在這空虛的勝利得到慰藉,巨龍。我一定會把他救回來的,不管這要花費千萬年,我一定會把他救回來!

見到 Fandral 的神智已經錯亂,Anachronos 默默地撿起流沙權杖的碎片,惆悵的飛回時光洞穴。第一次流沙之戰的故事說到這裡,結尾的確讓人感傷,正義並沒有得到伸張,換來的是死者給生者的痛苦,以及破碎的龍和凡人之間的友誼。這一切事件都被 Shiromar 看在眼裡,她知道這樣空虛的勝利只是暫時性,而終有一天她將回歸修正錯誤的歷史。


一千年過去了,Azeroth 世界依舊動蕩不安,除了在東大陸發生的兩次大戰外,燃燒軍團居然又入侵了一次,靠著犧牲世界樹才又換來一次慘痛的勝利。而且一千年前的邪惡仍然蠢蠢欲動,有不少人回報說似乎在 Kalimdor 大陸南方又開始有蟲族的活動。時間是第三次大戰結束的5年後,這時候的 Shiromar 是個自由之身,她不代表聯盟也不是部落,她有著自己的冒險團隊,當 Shiromar 再度踏上 Silithus 的沙漠時恰巧遇上了鼎鼎大名的矮人大探險家 Brann (布萊恩)的冒險隊。Brann 的隊友告知 Shiromar 有關他們最近在這裡的發現,從 Brann 的留言可以得知當初 Anachronos 的封印不是完美的,在 Silithus 地底的深處似乎有個裂隙,而且可以直通 Ahn'Qiraj 帝國的核心,而且已經不少的其拉蟲人透過這個裂隙逃了出來,在外在的世界建立起一個又一個巨大的蟲族巢穴。


這樣的發現馬上引起了 Shiromar 的高度重視,再加上最近從各地聽來的蟲族活動傳言,她認為其拉蟲人的野心將要再度席捲世界。Shiromar 和 Brann 的團隊開始合作尋找蹤跡,最後終於讓他們發現了可以證明 Ahn'Qiraj 的密謀的證據,他們攔截到來自 Ahn'Qiraj 密使的訊息,並且把這件恐怖的訊息傳回部落和聯盟。在意識到千年前的戰爭的慘況,雙方都決定直接進入備戰狀態,以避免在不知情的狀況直接遭受其拉蟲人的突襲而損失慘重。於是整個世界動了起來,部落和聯盟一方面開始進行戰爭物資的準備,一方面協助 Shiromar 重新鑄造流沙之錘,因為這次發動戰爭的目的就是打算在戰備完整的情況下解開封印,把 Ahn'Qiraj 帝國徹底擊垮。



希洛瑪和她的冒險隊伍

重新鑄造流沙權杖任務是艱巨的,Shiromar 必須先取得 Anachronos 的信任,修復一千年前破碎的友誼。接著她必須去收集被 Fandral 打碎的權杖碎片,而這些碎片還有其中三塊還被 Anachronos 交給其他的巨龍保管,要找出這些巨龍又是一個難題。藍色的在藍龍 Azuregos (艾索雷葛斯)手裡,然而這藍龍居然因為無聊而把他所保管的碎片丟給了一個大鯊魚,在水中釣起巨鯊並和其搏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綠色碎片在綠龍 Eranikus (伊蘭尼庫斯)手裡,但是他似乎深陷傳言的夢魘的影響而在 Emerald Dream (翡翠夢境)中無法離開,為了尋找方法 Shiromar 長途跋涉到 Moonglade (月光林地)請教睿智的森林守護者 Remulos (雷姆洛斯),甚至接觸到大德魯伊導師 Malfurion (瑪法里恩)而得知夢境現在的危機,原來夢魘是來自另外一個上古之神的影響,而 Malfurion 正在和綠龍共同艱苦的在夢境戰鬥著。不過外在的危機還是第一目標,Shiromar 不遲疑的的從夢境喚醒被腐化的 Eranikus,並且靠著 Tyrande 的幫助淨化了這隻巨大的綠龍暴君,取得第二塊碎片;最後的紅色碎片在 Vaelastrasz(瓦拉斯塔茲)手裡,幸運的是不久前在 Blackwing Lair (黑翼之巢)所發生的事件已經有人先行取回這塊碎片,而在部落聯盟結盟的狀態下她很快的就得到了第三個碎片。


龍族也回到凡人身邊參戰

數個月過去了,如今戰備物資已經集結完畢,部落和聯盟組成大聯軍 Might of Kalimdor (卡林多之力大聯軍)。Shiromar 手持重鑄完成的流沙權杖,她回想起過去這數個月的艱辛旅程,她曾經數度想要放棄,但都在戰友的支持下撐過來了。而且龍族在見證到她誠懇的心,也在這時重新回到了凡人身邊來表示修復的友誼。一個可以導正過去錯誤的大事,中斷一千年的戰爭終於要在現在劃下句點,Shiromar 一咬牙,舉起權杖用力的揮向甲蟲之鑼,在那瞬間封印發出巨大的光芒而解開了,第二次流沙之戰爆發,Shiromar 則成爲了歷史留名的甲蟲領主。


甲蟲領主希洛瑪


商討戰情的大聯軍將領們

大聯軍由部落和聯盟的精銳部隊加上參戰的龍族組成,大統帥是有名的獸人戰士 Varok Saurfang (瓦洛克·薩魯法爾),他是經歷三次大戰的歷練老兵,他的哥哥 Brox (布洛克斯)則是在一萬年前的上古之戰成名的傳奇戰士其他的將領有牛人參謀 Malagav (馬拉加夫)、矮人公爵 August Foehammer (奧古斯特·敵錘)、夜精靈指揮官 Lynore Windstryke (萊諾爾·風矛)、人類領主 Leoric Von Zeldig (李奧瑞克·馮·澤迪格),其中後面三者在巫妖王之怒的年代加入聯盟的第七軍團對抗巫妖王。


Ahn'Qiraj 的封印被解開之後,大戰一觸即發,Varok Saurfang 在戰前發表了這樣的演說以激勵全軍的士氣,預備一鼓作氣擊倒敵人:

瓦洛克
I am Saurfang. Brother of Broxigar. You know me to be the Supreme Commander of the Might of Kalimdor. An orc - a true orc warrior - wishes for one thing: To die in the glory of battle against a hated enemy. Some of you have fought in battles. Peace has been with us for many years. Many years we sat idle but many years we battled. In those years - where strife, the land and Legion and Scourge, sacked our homes, killed our families - these insects dwelled beneath us. Beneath our homes, waiting. Waiting to crush the life from our little ones. To slay all in their path. This they do for their god. And for our gods? We defend. We stand. We show that as one. United. We destroy. Their god will fall. To die today, on this field of battle, us to die an orcish death.To die today is to die for our little ones, our old ones, our loved ones. Would any of you deny yourselves such a death? Such an honor?
我是薩魯法爾,布洛希加的弟弟,而你們都知道我是卡林多之力大聯軍的最高統帥。我身為一個獸人,一個真正的獸人戰士,在一生中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在對抗令人憎惡的敵人中榮耀的戰死。你們有些人沒有參加過真正的戰爭所以不瞭解戰爭為何物,許多年來我們無所事事的享受和平也戰鬥著,在那段過去的歲月中,衝突與燃燒軍與天譴軍入侵我們的家園,屠殺我們的家人- 而這些躲在地下的蟲子也是一樣的!他們藏在地下等待著摧毀我們生命的時機,殺死所有擋住他們路的人。他們為了他們的神而如此,那我們呢?我們會防守,我們會站起來抵抗,我們會始終如一的團結,我們會摧毀敵人,而他們的神將要隕落。今天我們或許會死在戰場,但是每個人都是如獸人一樣光榮的戰死,我們是爲了保護小孩,保護老人,保護我們的愛人而戰死,你們沒有人會拒絕如此的死亡,如此的榮耀的!

李奧瑞克
I am with you until I gasp my last dying breath.

我會跟隨你到咽下最後一口氣的!

萊諾爾
For Kalimdor!

爲了卡林多大陸!

第二次的流沙之戰,在諸多冒險者、龍族、部落、聯盟的齊心協力下,雖然不少英勇的戰士犧牲了生命,但是大聯軍終於取得了真正的勝利。Ahn'Qiraj 帝國被徹底的消滅了,而上古之神 C'Thun 如 Varok Saurfang 所宣誓的在這一戰役隕落,凡人和龍族的大團結擊敗了遠古的邪惡。因為對玩家而言玩的正是角色扮演,但是歷史的運行必須要有個可以記載的名字,而 Shiromar 正是 Blizzard 官方所認定的英雄,她是在故事中真正的甲蟲領主,是一個將在歷史的流沙之戰中被歌頌的名字。



來自世界各地的眾英雄們齊心合力對抗安其拉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47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