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聯手打造最動人三國秘辛最強遊戲企劃就是你!電玩萌妹PK?趕快來揪人!神之刃改版全新競技等你挑戰
最後修訂:dort 2011-04-30 08:07:34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Thrall 索爾


Go'el (高爾)是傳奇獸人 Thrall (索爾)的真名,他在 Warcraft 近代歷史中有著無法忽視的重要地位,所謂崇尚薩滿信仰的新部落更幾乎是他一手努力經營的成果,講到部落的大酋長人人也必定優先想到 Thrall 這個名字,他是個真正的英雄,也是吟遊詩人喜歡歌唱的傳奇。


布萊克摩爾發現獸人嬰兒

Go'el 傳承至 Frostwolf Clan (霜氏族)的酋長血脈,他的父親 Durotan (杜洛坦)和母親 Draka (德拉卡)都是經歷過舊部落崛起時的黑暗時期的見證者,卻因為公開反對當時握有大權的邪惡術士 Gul'dan (古爾丹)導致全族慘遭放逐,自己慘死於刺客刀刃下的命運。當時還是嬰兒的 Go'el 也差點送命,卻陰錯陽差的被一位叫做 Aedelas Blackmoore (艾德拉斯·布萊克摩爾)的人類軍官發現,開啟了他那不平凡的際遇。Aedelas 將這位獸人嬰兒取名為 Thrall,代表人類通用語中奴隸的意思,並計劃將 Thrall 培育成自己野心計劃的重要棋子,為此 Aedelas 不但讓自己的僕人一家用奶水養育他,還雇用老師教育 Thrall,請人指導他戰爭用的戰略,訓練他各種武器的格鬥技。Aedelas 的這個命令,意外的讓 Thrall 與影響他一生最重要的女人相遇,種下了日後 Thrall 成就大事的元素


塔蕾莎

Taretha Foxton (塔蕾莎·佛克斯頓)是 Aedelas 僕人家中的女兒,是一個從未親眼見過戰爭的小女孩,因為親生弟弟的死亡而讓她把父母幫忙照顧的 Thrall 投射成自己弟弟的替代品,她絲毫不怕這位綠皮獸人,經常私底下教導天真無知的 Thrall 許多事情,瞞著主人將各種書籍偷渡給 Thrall 閱讀以增長知識,還和 Thrall 秘密交換信件許多年。Taretha 的行為不但像是個慈祥的母親,又像是個細心照顧弟弟的好姐姐,培養Thrall 同時具有寬容和威嚴的優秀領導人性格。除此之外,一個教導 Thrall 戰鬥人類士官 Sergeant (中士),也不是只有肌肉沒頭腦的戰士,他的指導不但讓 Thrall 學習到一身傲人的格鬥冠軍技巧,更使得 Thrall 瞭解一場戰鬥靠的不是只有力量,還要靠頭腦,並在擊敗敵人的適當時刻展現仁慈。良師益友的教誨,正是 Thrall 可以在奴隸的身份狀態下保有高貴和不凡的心的主因。



準備逃離奴隸格鬥士的索爾

Thrall 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為赫赫有名的格鬥士冠軍,更是 Aedelas 的賺錢工具。Thrall 每一場的獲勝都替他的主人贏得了不少的賭金和名望,但他自己也慢慢的瞭解他的主人對他根本沒有任何的關愛,只把他當成一個物品來使用,只想利用他來成就野心。Thrall 也在這段時間學習到原來 Aedelas 是負責管理所謂囚禁戰敗獸人的集中營的將軍,他所居住的城堡 Durnholde (敦霍爾德)是集中營的管理中心,他知道自己不會就這樣永遠被束縛在牢籠之中。終於有一天靠著摯友 Taretha 的幫助,Thrall 成功的逃離 Durnholde 城堡,得到了屬於自己的自由,也開始他追尋身世的冒險。


Thrall 就如許多故事的主人翁般受到了命運的眷顧,也結識了不少影響他人生的貴人。在這趟旅程中,Thrall 發現了自己族人血性衰退的真相,他發現許多被囚禁的獸人都擁有火紅但失去生氣的眼睛,原來這都是以前獸人惡魔所腐化的結果;接著他在一次的逃離行動中遇上了謠言中還未戰敗被俘虜的部落舊部 Warsong Clan (戰歌氏族),贏得了這個部族酋長 Grom Hellscream (葛羅·地獄吼)的信任和支持。Thrall 和 Grom 幾乎一見如故,兩人結交成如兄弟般的朋友,而也是在此,Thrall 與 Grom 兩人下定決心將在未來時機成熟之際一起拯救那些被困在集中營的同胞。

葛羅:
Should we then change your other name? It is the term of a slave. It was meant to be a badge of shame.

或許我們應該幫你改名?這是個奴隸的代表,這是個象徵著羞辱的徽記。


索爾:

No. Blackmoore gave me the name so that I would never forget that I was something he owned, that I belonged to him. I never will. I will keep the name, and one day, when I see him again, he will be the one who remembers what he did to me, and regret it with all his heart.

不,布萊克摩爾替我取這個名字的目的是要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是他所擁有的一個物品,我是屬於他的。但我永遠不會屬於他,我會保有這個名字,然後再有一天我們再度見面時,他將會深刻的後悔、想起他對我做了些什麼。

葛羅:
You would kill him, then?

你要殺了他?


索爾:

Yes, I would. If any creature deserves death, it is certainly Aedelas Blackmoore.

我會的,如果有任何人必須死,那麼著一定就是艾德拉斯·布萊克摩爾。



葛羅·地獄吼

得到了一支有力的盟軍之後,Thrall 更跟著他所得到的線索往 Alterac (奧特蘭克)的雪山走去,終於在命運的幫助下與失散多年的真正族人見面了。原來 Frostwolf Clan 的獸人們自從被放逐之後就躲在冰冷的山谷中隱居,現在是由族內的長老薩滿 Drek'Thar (德雷克塔爾)領導,這位老薩滿知道真正的酋長之子回歸時是真的很高興,卻也擔心這個受到人類文化影響嚴重的獸人是否失去了一個獸人該有的條件。所幸 Thrall 不但在考驗中證明他同時具備身為一個獸人該有的謙虛和傲氣外,他還散發出古老薩滿文化的氣質。是的,Thrall將不同於他的父親,他身上具有十餘年不見的薩滿資質,他將重新傳承這門高深博大的智慧,他將替部落帶來真正的救贖


元素之靈們在試煉中接受了 Thrall 的請求,將自己的力量交給了這位年輕的獸人薩滿,地、水、風、火、野性之靈都成為 Thrall 可以呼喚的能力,他努力的學習如何與元素和諧的相處,如何在適當的時機施展元素魔法幫助自己的人民或是擊退來犯的敵人。除此之外 Thrall 也和一隻巨大的母霜締結獸人的牽絆,Snowsong (雪歌)是隻美麗的白毛霜,牠不但對 Thrall 忠心耿耿,還是 Thrall 的坐騎與默契十足的戰鬥夥伴。接下來 Thrall 更在一場 Drek'Thar 的精心安排下,與隱居多年的部落大酋長 Orgrim Doomhammer (奧格林·末日錘)交手,和他已故父親的摯友結交,以滿腔想解救族人的熱血獲得大酋長 Orgrim 的喝彩認同。如今時機已經成熟,Thrall 成為 Orgrim 的副指揮官,還得到了新的力量與盟友,重組部落解放族人的日子已經到了!



繼承末日錘與大酋長

Orgrim 和 Thrall 等人擬定計劃,由 Thrall 潛入集中營用純淨的薩滿元素魔法重新激發起這些失去活力的獸人的精神,再裡應外合粉碎集中營的高牆。他們的計劃起初很順利,很快就成功的解放了四個集中營。但就在新部落逐漸壯大的同時,解放第五個集中營所遭遇到的聯盟軍隊也開始進行激烈的反抗,雖然最後部落成功了,卻也付出慘痛的代價。大酋長 Orgrim 在這一戰役隕落,但是逝去的舊人也象徵著新人的興起,Orgrim 臨死前將部落大酋長的位置傳給 Thrall,一併連同自己的黑色戰甲和傳奇武器 The Doomhammer (末日錘)都傳給了 Thrall,這代表第二次大戰舊部落的完全結束,從現在起是全新的時代。



穿上末日錘板甲、手持末日錘

Thrall 在繼任大酋長之後認為唯有一口氣攻擊集中營的中樞 Durnholde 才是最有效的解放族人之道,事實也正是如此,但是 Thrall 卻不知道他的前主人 Aedelas 早就發現 Thrall 與 Taretha 兩人私下友好的秘密。因此在攻城前的那次密會中,Thrall 答應 Taretha 他不會對平民下手時,他萬萬沒想到這會是死別前的最後一次相會。因為在部落圍城的攤牌之際,Aedelas 給予他的前奴隸一份最殘酷的打擊:將 Thrall 心愛的女人人頭冷血的丟到 Thrall 面前,再恣意的嘲笑這個心碎的年輕獸人。賢人也是會生氣而失去理智的,失去摯愛的痛苦讓這位充滿希望和熱情的獸人也燃燒起復仇的怒火,在他的內心已經沒有和敵人和談的餘地,只有戰爭一途。


聯盟因為將軍 Aedelas 自暴自棄的行為而慘敗,Thrall 更讓這傢伙在眾人面前坦白自己想要背叛聯盟的陰謀。但儘管復仇的渴望填滿了 Thrall 的心胸,他依舊保持著那份他對 Taretha 的承諾:不傷害平民百姓。Thrall 在他一生最心痛的一天中親手手刃仇人,更在之後將 Taretha 希望獸人人類可和平相處的心願立為畢生的目標,這正是了他在執政時對於聯盟的態度始終保持理性鴿派的原因。回顧 Thrall 先前的故事,不難發現他其實受到了身邊每個人的影響甚深,雖然他的個性一部份可能遺傳至他的榮耀父親 Durotar,但就連他的薩滿導師 Drek'Thar 也是認為他自己人生歷練所接觸的每一個人都是構成他的一部份。



被地震魔法摧毀的敦霍爾德城

在 Thrall 施展地震魔法摧毀 Durnholde 之後,他成功的帶領新部落解放每一個在集中營的獸人,更在一次解救即將被處刑的獸人老兵的行動中,和一位高貴的人類聖騎士 Tirion Fordring (提里奧·弗丁)結交。但因為部落仍然身處聯盟領地,Thrall 一直無法替自己的族人找到一個安家之地,只能不斷得以遷徙的方式躲避聯盟的追擊,和聯盟和平相處的想法也難以實現,直到一位先知的現身。守護者 Medivh (麥迪文)化身成一個渡鴉到處遊說許多領導者西渡到海洋另外一邊的 Kalimdor (卡林多)大陸以對抗即將入侵的黑暗勢力,但是許多聯盟領袖們卻都將他當成瘋子。不過 Thrall 則因為感受到祖靈的引導而發現惡魔 Burning Legion (燃燒軍團)即將回歸,因此他知道這位渡鴉先知所說的話是真的,馬上接受提議帶領新部落前往海的另一端。

影音名稱Thralls Vision
先知與索爾的預示

航海的途中新部落還結交了新朋友,一群來自 Darkspear Tribe (暗矛部族)的食人妖在一場對抗納迦海巫的戰鬥中得到了路過的部落幫助而成功的逃走,雖然他們的首領不幸被獻祭了,但是繼任的首領 Vol'jin (沃金)為了感激部落的協助決定宣誓效忠部落,替 Thrall 帶來了新的一支生力軍。又登陸 Kalimdor 大陸之後,Thrall 也順手幫忙被半人馬追殺的牛人部族們遷徙,讓他們全族得以安全的移居到新的草原去居住,所以牛人酋長 Cairne Bloodhoof (凱恩·血蹄)為了回報部落的援助,也決定協助 Thrall 的新部落前往尋找神諭者來諮詢如何領導部落到真正命運的指示。Vol'jin 和 Cairne 這兩位異族之交不但給予了 Thrall 許多幫助,更在未來忠心耿耿的支持 Thrall 的每一個政策和決定,他們是新部落能夠穩定維持數年的重要因素。


食人妖加入部落


部落幫助牛人

但是自從惡魔回歸到 Azeroth (艾澤拉斯)這個世界之後,一個潛藏在部落數十年的不安因素也出現了,原來當初喝下惡魔之血的獸人,特別是 Thrall 的好友 Grom,都感受到體內惡魔的嗜血慾望正在呼喚他們,讓他們開始脫序的做出違抗大酋長命令的行動,而本身有追求神諭者任務在身的 Thrall 不得以只能暫時將 Grom 和感受到好戰因子的族人先派去收集部落所需的物資,以木材為最要。只不過 Thrall 雖然睿智卻不是全知之人,他根本不知道這樣的命令又將導致另一波新的衝突,Grom 帶領的部隊居然和當地的夜精靈全面起衝突,然後在遭遇上半神 Cenarius (塞納留斯)之後居然不計代價的二度喝下惡魔之血,殺死這位半神又背叛了部落。


另一方面,Thrall 在追尋神諭者的冒險中和另一群一樣西渡的聯盟人民對上了,雙方一開始還互相誤會對方,以為彼此是千裡來追殺自己的敵人,好險在神諭者的地城中那位先知現身了,原來 Medivh 就是神諭者,他在雙方全面衝突前阻止了紛爭,同時告訴部落和聯盟的領導者雙方的困境與真相。這批聯盟是由大法師 Jaina Proudmoore (珍娜·普勞德摩爾)所領導的難民,此時已經有兩個聯盟的人類王國和高等精靈王國慘遭入侵的黑暗勢力亡國;同時部落也因為 Grom 背叛而損失慘重,Medivh 讓 Thrall 與 Jaina 瞭解在這個非常時期,雙方陣營唯有攜手合作才能共度難關。


部落和聯盟的第一次合作

許多人認為 Thrall 和 Jaina 只聽一個先知話就立刻結盟很不合理,不過如果從這兩個人的背景來看就不難發現這正是他們兩人內心都想要的。Thrall 自從 Taretha 死之後就以人類獸人能夠和平相處為目標在努力,甚至當初攻陷 Durnholde 城時就對聯盟提議雙方可進行和平貿易,只不過當時被拒絕而已;Jaina 則是從小就對被當做籠中野獸關起來的血性衰退獸人心生憐憫,認為聯盟應該將它們全部放走然後和諧的生活著,如此不但可以節省聯盟在集中營的巨額開銷,還能幫聯盟增加許多有用的勞動人力。這兩人在思想上有很高程度的相似,因此在他們雙方的帶領下,部落和聯盟在這裡結盟是可預見的成果。


Thrall 從未想到居然有一天要和自己的族人自我殘殺,不過他還是挺身起來面對這個事實。靠著 Jaina 的魔法幫助,Thrall 成功的淨化 Grom 的靈魂,讓他的神智不會再受到惡魔之血的影響而墮落,他當然對於 Grom 的背叛行為感到憤怒,但是他提供 Grom 一個將功贖罪的方式:幫助他救贖受到惡魔之血的族人。Grom 帶領 Thrall 前往惡魔 Mannoroth (瑪諾洛斯)躲藏的峽谷,打算殺了這個害獸人被詛咒的罪魁禍首。雖然 Mannoroth 不是省油的燈,但是 Grom 憤怒的全力一擊還是打穿這傢伙的防禦,用盡自己的生命將這個惡魔送入死神的手中。Grom 的犧牲讓 Thrall 悲痛不已,為了紀念這位死前贖罪的好友,Thrall 還特地立了一塊碑文,以讓部落的子民可以敬仰這位英雄。

Here lies Grommash Hellscream, Chieftain of the Warsong Clan.

In many ways, the curse of our people began and ended with Grom. His name meant "Giant's Heart" in our ancient tongue. He earned that name a hundred fold as he stood alone before the demon Mannoroth — and won our freedom withhis blood.

Lok'Tar Ogar, Big Brother. May the Warsong never fade.
—Thrall, Warchief of the Horde
這裡長眠著葛羅瑪許·地獄吼,戰歌氏族的酋長。

葛羅和我們人民被詛咒的開始和結束都息息相關,他的名字在我族的古老語言中代表
巨人之心的意思,當他獨自一人對抗惡魔瑪諾洛斯時真的是名副其實:然後以他的鮮血為我們贏得了自由。

向你致上最高的敬意,我的大哥,願戰歌之聲永不消逝。
索爾,部落大酋長。


地獄吼紀念碑

日後隨著戰事的推進和守護者 Medivh 的牽引,Thrall 帶領的部落和 Jaina 帶領的聯盟成為並肩作戰的盟友,並且和夜精靈 Malfurion Stormrage (瑪法里恩·怒風)及 Tyrande Whisperwind (泰蘭妲·語風)合作,組成了一支雖然不足以正面對抗惡魔Burning Legion 卻足以打敗他們的凡人聯軍,他們利用世界樹 Nordrassil (諾達希爾)的力量為秘密武器在 Mount Hyjal (海加爾山)的山巔消滅了大部份的惡魔,打贏了戰事規模壯大的第三次大戰。


第三次大戰結束之後,Thrall 在 Kalimdor 大陸中部的海岸區域以父親為名建立起獸人的國度 Durotar (杜洛塔),再以前任大酋長為名建起首都城市 Orgrimmar (奧格瑪)。不過這時一支人類的軍隊卻襲擊了這個才剛建立不久的獸人之國,甚至假扮是 Jaina 想要和 Thrall 會晤來伺機暗殺大酋長 Thrall,好險這些計劃陰謀都被一位見義勇為的勇士 Rexxar (雷克薩)一一破解,Rexxar 還幫助 Thrall 查出真相,發現這些人類都是來自 Kul Tiras (庫爾提拉斯)王國的海軍,由 Jaina 的父親 Daelin (戴林)所領導,這位人類海軍上將也在戰後渡海來到 Kalimdor 大陸,打算接手 Jaina 建立的海港城市 Theramore (塞拉摩),然後對部落算清第二次大戰的舊賬以替自己的兒子報仇。


海軍上將的敗亡

面對過去的敵人來犯的威脅,Thrall 立刻指派 Rexxar 負責聯絡鄰近可得的盟友來幫助還未穩固的部落抵禦,Rexxar 也不辜負 Thrall 的期待,成功的統合食人妖、牛人、巨魔等戰力,還協助 Thrall 聯絡上 Jaina。在雙方會談之後,Jaina 決定幫助 Thrall 打敗她那被仇恨沖昏理智的父親以維護自己心中的和平,不過她在這時候也做出了如同 Taretha 當初對 Thrall 的祈求:請部落的士兵們不要傷害城中的平民百姓。Thrall 當然接受了這個請求,於是這場戰役以人類海軍上將 Daelin 的死亡做告結,部落也用榮譽心保持著對 Jaina 的承諾,不傷害無辜的百姓而離去。


索爾與珍娜私下密會

Thrall 和 Jaina 因為歷經了這次的戰役,使得許多人都認為他們兩人之間的情感可能不再是普通的朋友而已。不過實際上這兩人在目前的故事設定中還是不算戀人,而是彼此互相高度信任的好友。Jaina 甚至交給 Thrall 一個可以互相感應的護身符方便兩人聯絡,只有其中一人拿起它然後心中想著對方,另一人的護身符就會發光,接下來他們就會在彼此約定的地點見面,他們會面時可能會談論國家或政治大事,但有時候也只是像個好友一樣坐下來聊天談心。有趣的是 Thrall 曾經說過 Jaina 的笑容經常讓他想起 Taretha,事實上 Jaina 和 Taretha 確實在很多地方都很類似,她們一樣都有一頭亮麗的金髮、迷人的藍眼、姣好的身材、善良的心地,Thrall 可能把 Taretha 的影子投射到 Jaina 身上,儘管他們現在不是真正的情人。在政治理念上,Thrall 和 Jaina 也都有一樣的理想:保持和平。並在差點因一個惡魔的挑撥而發生全面衝突的情況下守住了脆弱的和平,為此他們兩人幫雙方的人民都簽訂了友好盟約,彼此還會進行一些貿易。Jaina 甚至想要居中幫 Thrall 牽線,讓 Thrall 得以和另一個人類的國家 Stormwind (暴風)王國結盟,可惜的是卻因為一連串的陰謀干涉而失敗了。


Thrall 之後更為了部落的在東部大陸的勢力拓展而接受 Sylvanas Windrunner (希瓦娜斯·風行者)女王領導的被遺忘者不死族加入部落,甚至連在第二次大戰時期是敵人的血精靈也得到他寬懷胸襟的接納。如此一來部落不再是單純的獸人部落了,而是一個包含許多種族的大家族,因為這一切都是他從過去部落的歷史所學到的教訓,他知道要在 Azeroth 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存活,唯有團結才是絕佳的方法。

The lessons from that time were bitter, bought with blood and death and torment. But ironically, the thing that nearly destroyed us was the thing that would redeem us later: a sense of unity. Each clan was loyal to itself, fiercely dedicated to its members, but not to others. What we united under, and against, was dreadfully wrong, and for that, we are atoning still. Generations after me will still pay for those mistakes. But the unity itself was glorious. And it is that lesson I wish to recover from the ashes. It is that lesson that caused me to speak with the leaders of so many seemingly different peoples, to work together toward goals we can all be proud of.

Unity. Harmony. That is the good lesson of the past. I have learned it well.


過往的教訓是苦澀的,還充滿了鮮血、死亡與痛苦。但諷刺的是,那幾乎毀滅了我們的事物卻又在最後拯救了我們:那就是團結的意識。曾經每個氏族都只忠於自己,狂熱的效忠自己的族人,而不是其他氏族。當我們第一次團結起來時,那團結的原因和目的卻又是可怕的錯誤,為此我們至今仍在贖罪。不僅是我們,我今後的幾代人,都會為這錯誤而付出代價。但那團結本身是輝煌的,那就是我希望從歷史的灰燼中找回的教訓。就是它促使我與許多長相不同的種族領袖們交會,來一起追求能夠讓我們自傲的目標。

團結與和諧,這就是過去給我上的一堂好課,而我也充分的學習到了。
摘自<大酋長的回憶錄 - 部落的崛起>


他的想法真的實現了,做得相當有成果。不過身為一個包含許多不同種族、文化背景的部落大酋長,各式各樣的政治與對立問題將給 Thrall 嚴酷的考驗。或許對 Thrall 而言先前的人生可能走得太過容易了點,雖然他身邊的摯友都一一離去,但每次在危急的時刻都有許多人會出手幫他化解,或是直接得到命運的眷顧然後化險為夷。然而現在情況似乎不再像以往那般,此時部落內部有好戰的 Warsong Clan、Grimtotem Tribe (恐怖圖騰部族),又有鬼祟進行恐怖煉金計劃的被遺忘者藥劑師在做秘密研究,以及善惡難分的術士集團;外有戰和難定的聯盟,又有來自惡魔殘黨、不死 Scourge (天譴軍)、上古之神軍團等邪惡的威脅存在。在這樣危險的環境下統合起一個複雜的社會,並成功的蓬勃發展數年真的可看出 Thrall 高超的領導能力。



歸鄉迎接失聯已久的同胞

Thrall 有效的壓制住部落內部鷹派的勢力,大幅度降低部落和聯盟之間的衝突,還和聯盟合力出兵消滅南方的蟲族帝國 Ahn'Qiraj (安其拉);又和 Argent Dawn (銀色黎明)、Cenarion Circle (塞納里奧議會)等中立組織合作,暫時驅逐走巫妖王的威嚇。但是 Thrall 卻可能在一個地方犯了嚴重的錯誤,當黑暗之門開啟時,他讓部落與獸人故鄉 Draenor (德拉諾)上失聯已久的同胞搭上,把 Mag'har (瑪格哈)部族那些保持純淨皮膚的獸人也帶回了部落。在這些棕皮獸人中有個重要人物,就是 Garrosh Hellscream (卡爾洛斯·地獄吼)。Garrosh 是 Grom 之子,但因為知道父親是第一個喝下惡魔之血的人而頹廢喪氣,Thrall 於是利用魔法重新展現 Grom 救贖的影像,成功的激勵了這個故人之子,只是他也許做的太好了,反而讓 Garrosh 的滿腔熱血溢出來。


卡爾洛斯公開挑戰大酋長

渴望在戰鬥中建功的 Garrosh 成為部落內部好戰鷹派的代表,而且他的實力每天都在部落內部成長,甚至在羽翼壯大起來後 Garrosh 也開始在公開場合反抗大酋長的權威,給 Thrall 帶來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機。Thrall 象徵的是獸人古老傳統的高貴精神,是他將獸人從奴隸的牢籠解放出來;Garrosh 則是代表新一代獸人好大喜功的慾望,想在戰場上光榮的戰鬥然後成為英雄受到族人的尊敬,討厭口頭紙筆的政治角力。於是 Thrall 以原本想壯大並團結部落才激勵 Garrosh 的做法卻在後來變成一場白熱化的內部衝突。再加上和聯盟的人類領袖 Varian Wrynn (瓦里安·烏瑞恩)的高峰會遭到刺客破壞,眼看就要粉碎的和平所幸在巫妖王的入侵中獲得紓解。因為至少現在部落的好戰分子有地方可以發洩精力,派遣 Garrosh 擔任出兵 Northrend (北裂境)的將軍可以讓這傢伙去冷卻他的頭腦,是個十足的明智之舉。

影音名稱Battle of the undercity horde
幽暗城之戰(部落視角)

可惜這只是真正暴風雨前的小雨,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悲劇的憤怒之門事件,藏在部落內部數年的不穩定炸彈終於在戰爭的最前線,也就是 Thrall 管理不到的位置爆發了。一部份的被遺忘者惡魔勾結成為叛徒,不但在和巫妖王戰鬥戰場上害死了不少自己人,也徹底的讓部落和聯盟之間的脆弱和平完全粉碎,聯盟直接對部落公開宣戰,這讓 Thrall 多年努力經營的成果付之一炬!導致往後 Northrend 的戰事中,部落和聯盟的衝突不斷,就連聖騎士大領主 Tirion 都壓制不住。

提里奧:
Welcome, Warchief Thrall. Overlord Hellscream.

歡迎光臨,大酋長索爾、地獄吼霸主。


索爾:

Thank you for the invitation, Lord Fordring. We look forward to observing these games.

感謝你的邀請,提里奧領主,我們很想要觀賞這些比賽。

卡爾洛斯:

Speak for yourself, Thrall.

你在說你自己吧,索爾。


提里奧:

I hope you'll see the merit of these events in time, Garrosh. We cannot winagainst the Scourge if we continue to war against one another.

卡爾洛斯,我希望你能看到銀白聯賽的價值,因為如果我們繼續彼此互相征戰就無法對抗天譴軍了。

索爾:

Wise words.

真是睿智的話語。


卡爾洛斯:

Words of a fool, you mean. The Horde will destroy the undead without your aid, human, or that of the pompous king.

是白癡說的話才對。人類,部落不需要你的幫助,也不需要那個自大浮誇的國王就可以摧毀那些不死族


索爾:

Garrosh, enough!

夠了,卡爾洛斯!


提里奧:

Under my roof, gentlemen, I trust you will behave.

先生們,在我的屋簷下我相信你們會控制好言行的。

索爾:

Of course, Tirion. I apologize for his outburst. It will not be repeated.

當然,提里奧。我為他的失禮道歉,這不會再發生第二次的。


卡爾洛斯:

Bah.

去。


先前 Thrall 還能用部落和聯盟之間並未正式開戰的理由來壓制鷹派的行動,但是現在雙方已經公然宣戰,那還有何種理由可以阻止自己的人出兵?如此一來部落內部的鷹派勢力就更加壯大,雖然後來 Thrall 進行亡羊補牢,嚴格監控被遺忘者女王 Sylvanas 的一舉一動,但是他的聲望已經大幅度降低,年輕的新一代仿佛都忘記這一切都是 Thrall 才有辦法讓部落成長至今,許多在集中營出生的新生代獸人都認為 Thrall 不過是個人類寵愛的寵物,是個人們會為他拍手的格鬥士,根本不瞭解那些在聯盟監禁下所受到的折磨和苦痛。因此高聲呼喊 Garrosh 的群眾也越來越多,Thrall 預感他部落領導者位置被挑戰的日子也不遠了。


大酋長在大災變時期拯救部落孤兒

大災變降臨並重創整個 Azeroth 世界的根基之際,Thrall 終於體悟到現在他已經不再適任部落大酋長了,因為命運將給予他新的任務。當初 Thrall 身具開創和領導新部落的職責,而現在隨著在世界各地肆虐的元素軍團,身為全世界最強薩滿的他,知道他有義務將混亂的元素導回正途,修復整個世界的創傷。於是 Thrall 終於卸下了部落大酋長的位置,並指定交給 Garrosh 接任代理,此舉可以說是受到情勢所逼,也可能是他為了讓眾人看清這個好戰熱血獸人的真面目,又或是他期望 Garrosh 在成為大酋長之後可以體會到以為首領不是只能夠靠蠻力而有所成長。但雖然 Thrall 離開了家,他卻還是掛念著部落的未來,因此在前往拯救世界的冒險中,他看中了一群逃離家園的哥布林難民的科技能力,遂將他們統合起來然後指引他們加入不再是他所領導的部落,盼望部落可以在這場浩劫中穩固如昔。


最後 Thrall 將帶領整個 The Earthen Ring (陶土議會),一個由部落和聯盟的各種族薩滿團結組成的中立組織,以議會長老的身份去世界各地協助修復被強硬連結到現世的異位面 Elemental Plane (元素位面)裂隙。其中 Thrall 本人更將和最精英的一群來到波濤洶湧的大漩渦,這裡正是當初造成大災變的中心點。當黑龍王 Deathwing (死亡之翼)從地元素位面回到現世時,他衝破了元素位面和 Azeroth 世界之間的邊界,強硬連結這些異位面與現世,使大漩渦本身受到異空間力量撕扯而旋轉的更加急促,出現世界板塊逐漸被大漩渦撕裂的危機;另外 Deathwing 還弄斷了泰坦創造出來支撐地元素位面根基的一根巨大石柱
世界支柱,如果不趕快修補世界支柱,地元素位面將整個塌陷入 Azeroth 造成全世界毀滅。

影音名稱into maelstrom
索爾現身大漩渦與進入地元素位面

於是 Thrall 將在 Azeroth 世界與地元素位面的連接點,也就是大漩渦上方施展魔法維持裂隙和支撐世界不塌陷,並派出議會的薩滿和部落與聯盟的冒險者互相合作,進入地元素位面以進行修補世界支柱的任務。在這場決定世界命運的戰鬥中,究竟 Thrall 是否能夠成功的完成這個決定世界命運的難題,而如此重大的任務又會帶來什麼樣的犧牲,種種的答案都將伴隨著 Thrall 真正的命運在不久的未來揭曉。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81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