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爽的撿到一把青龍偃月刀百萬正妹線上約戰 GO!指掌江山!駕馭《帝國軍團》一起來英雄聯“萌”戰天下
最後修訂:dort 2011-04-30 08:03:49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Jaina Proudmoore 珍娜·普勞德摩爾



Warcraft 的世界中一直有不少出色的女豪傑,如固執又狡詐的 Windrunner (風行者)三姐妹,美麗又耿直的 Tyrande Whisperwind (泰蘭妲·語風),以及獨自勇敢面對惡魔奮戰近千年的 Aegwynn (艾格文),然而對我個人想法而言,她們都沒有 Jaina Proudmoore (珍娜·普勞德摩爾)來的可愛。Jaina 擁有亮麗的金色長髮、閃亮的藍色眼珠、修長而迷人的身材,雖然這位漂亮女大法師在個性以及關鍵時刻曾經做出了一些爭議性決定而讓不少人詬病,但她的人格特質和遭遇總是處處令人驚奇,宛如一場戲劇般精彩,因此即使有缺陷都不掩她散發出讓眾多玩家喜好的魅力。


Jaina 是人類的海上王國 Kul Tiras (庫爾提拉斯)海軍上將之女,但因為這個王國的領主就是海軍上將的關係而使得她的身份更加的突出,Jaina 不單單只是一個出身軍事世家的千金,更是人類七王國之一的王女。打從小時候守護者的故事就一直是 Jaina 愛讀的書籍,女性守護者 Aegwynn 更是她從小就崇拜的偶像,因此在 Aegwynn 和她的事蹟影響燻陶下,Jaina 在還是女孩的年紀就立下了要成為大法師的願望。他的父親 Daelin (戴林)也非常尊重女兒的決定,讓她年僅十歲時就前往魔法王國 Dalaran (達拉然)開始進行魔法師的訓練。由於地理位置的因素,Daelin 請 Lordaeron (羅德隆)的皇家幫忙護送 Jaina 去 Dalaran 學習,而在這個護送的旅程中她結識了一位影響她前半人生的重要男人 - Arthas (阿薩斯)。Arthas 是七王國之一的 Lordaeron (羅德隆)王子,可能是幾乎沒有相同年齡的朋友,Arthas 對於家中的這位重要的客人非常的關心,一直想多找機會認識認識 Jaina。因此當機會來臨時,他趁機約 Jaina 在半夜偷偷溜出去夜遊,去探索和偷看關著在第二次大戰中戰敗的獸人集中營來當做冒險。

囚禁獸人的集中營

好奇是求知的慾望,就這樣兩個年僅十歲初的小孩爲了偷看從小就聽說的恐怖怪物而偷跑出去。對於 Jaina 而言,雖然她的親哥哥 Derek (德瑞克)是在二戰時被龍殺死,只是要追究罪魁禍首還是因為 Derek 是被派去追擊獸人艦隊,進而遭遇上被獸人控制的龍騎士然後被活活用火焰燒死。因此雖然未曾在前兩次大戰看過任何獸人和他們的行徑,在耳濡目染下 Jaina 還是從小就把獸人當做死敵和邪惡的怪物,不過她的想法在第一次親眼看見這綠皮生物之後馬上改變。受到了惡魔血液衰退的影響,被關在集中營的獸人幾乎都是呈現軟弱無害的狀態,Jaina 的同情見到這些散發出消極與懦弱的氣息的可憐獸人時開始在她心中萌芽,尤其是目睹一個緊緊相依的獸人家庭之後更是替他們感到哀傷。她甚至覺得這些獸人現在看起來如此悲傷無害,所以大人們應該把他們釋放才對,儘管 Jaina 的想法格外的讓人認為這女孩真的是既天真又純潔,不過這也是奠定下為何日後 Jaina 可以在第三次大戰中領導人民和獸人部落合作的原因。因為 Kul Tiras 王國從未被攻擊過,她也從未親身體會第一次和第二次大戰時的慘況,親生哥哥的死亡也是在她年紀幼小感情還不夠豐富時發生的,這些種種都是她可以在未來拋棄對獸人芥蒂的因素。

達拉然

凱爾薩斯單方面愛慕珍娜

接下來就是長達8年在 Dalaran 的魔法修煉,Jaina 因為對 Aegwynn 的崇拜,又她認為自己身為女性要在男性為主的社會中出人頭地勢必要更加勤奮的努力,再配合她天資在奧術魔法方面有極大的潛力,她靠著自己突出的表現和學習成果贏得 Dalaran 眾法師的認同。即使是對女性有極大偏見的大法師 Antonidas (安東尼達斯)都認為 Jaina 夠資格成為他的學徒,Antonidas 曾經說過一個女人的天性就是不適合當法師,所以 Jaina 成為 Dalaran 之首的親傳學徒完全是靠她個人爭取而來,而不是靠著她身為王女的身份。當然她日後可以成為傑出的新世代大法師不是也單單只有 Antonidas 的指導,高等精靈王國 Quel'Thalas (奎爾薩拉斯)的王子 Kael'thas (凱爾薩斯),同時是 Dalaran 最高領導階層六人議會一員,在一次的魔法練習的意外中認識了這位年輕的女學徒。因此 Kael'thas 開始督導她的火焰魔法練習,在這過程中這位高等精靈王子也迷上了這個人類少女。但儘管 Kael'thas 有著帥氣的外表和典雅的氣質,還有出色的魔法研究成果和高貴的身世背景,可是對於 Jaina 來說 Kael'thas 卻因為太過完美反而讓她感到不自在,其中雙方年齡的差距使得這兩人之間的間距更加的拉大,她覺得自己沒辦法和這位王子坦然相處。

阿薩斯是珍娜的初戀情人

Arthas 在這一方面就幸運多了,儘管外表不如 Kael'thas 那樣迷人,也不會使用奧術魔法,但他卻很輕易的就打入 Jaina 的心房。Arthas 在晉升為聖騎士之後的回國之路上經過了 Dalaran,想起年幼時候一起冒險的朋友而前去拜訪 Jaina。這對年輕的男女在重逢之後很快就開始談起戀愛,他們共同度過許多美好的假期和祭典,他們的國民和父親也非常高興的見到這對佳偶的結合,像如此大的事情在國內總是成為人們飯後茶餘的八卦話題,即使極度不適應變成這樣的公眾人物,Arthas 和 Jaina 的熱戀還是有了進一步的發展。雖然上床是任何一對情侶在熱戀時極可能會做的事情,但是在真相明朗前不少的玩家總是懷有希望,不過小說 Rise of The Lich King 中則確確實實的記載了這一段劇情:

Later, when the wicker man had finally burned out and the only light on Jaina's sleeping form was the cool blue-white of moonlight, Arthas still lay awake, running his fingers along the curves of her body and alternately wondering where this would all lead and feeling content to simply be in the moment.
稍晚,當稻草人終於燃燒殆盡而只剩藍白的月光照耀在珍娜沉睡的身體,阿薩斯卻還醒著,他讓手指輕輕滑過她身體的曲線,一邊又想著如果時間和感覺可以永遠沉浸在這一刻該多好。


尤其是上面這段描寫前面還敘述 Arthas 和 Jaina 在考慮他們是否已經
準備好這件事情,因此這個暗示很明顯了,那就是 Jaina 已經把她的第一次獻給了她的男友 Arthas,至於如果還是有人堅持認為他們只是蓋棉被純聊天的話其實還可以再提出其他的證據,那就是在他們後來在共同度過冬幕節時 Jaina 說出未來他們的小孩一定也會有漂亮的金髮。但是在 Jaina 說出這句話之後 Arthas 立刻感到不安而以為自己先前的行為讓 Jaina 懷孕了!雖然 Jaina 告知 Arthas 她並未懷孕,但是 Arthas 卻開始思考他是否已經真的準備好要當父親、當個好丈夫、以及他的人生種種。再因為他小時候一些負面的回憶,Arthas 突然意識到他還沒準備好應付結婚生子之後種種可能發生的事情,於是 Arthas 提出和 Jaina 暫時分手的想法,Jaina 為 Arthas 如此的要求感到心碎不已,但她還是勉強自己露出笑容,於是他們的感情在這裡稍微告一段落。接下來就因為沒有感情的牽絆,Jaina 把她自己全心投入在魔法的研究上。


第三次大戰在短短的幾年之後爆發,當時被母親復活的守護者 Medivh (麥迪文)化身為烏鴉和先知到處傳播預言,告知人們他們的家園即將陷落而必須遷徙到古老的西大陸才有存活獲勝的可能性,可惜如此的言論只被許多人認為是危言聳聽,面對國家邊境爆發的瘟疫可能和魔法使用者有關的傳言,大法師 Antonidas 派出 Jaina 前往調查,而 Arthas 則是被聖騎士首領 Uther (烏瑟)派去協助她。這兩位重新再見面時雖然還存在一些隔閡,但是馬上就被共同行動作戰的互相信賴感取代,他們恢復到如先前一樣的親密。而之後的事件相信大家幾乎都知道了,隨著瘟疫的調查到大規模的爆發以及不死軍團的現身,Arthas和 Jaina 被強迫面對諸多人性和困難的考驗。


然而 Arthas 在無力拯救一個又一個無辜的百姓時,他的熱血和理念開始驅使這個年輕聖騎士拋棄他的教條和信念,Arthas 被仇恨沖昏了頭而做出許多恐怖的決定,其中以 Stratholme (斯坦索姆)的屠城事件為最大的分歧點,關於這個事件的人性和理性的探討我就不在這裡說明了,畢竟這是個是爭也爭不完的羅生門,反倒是 Jaina 和 Uther 在這個事件曾經一度有極大的爭議,許多人不諒解為何他們兩位只會一味的反駁 Arthas 而不做出其他行動的不合理行為,不過所幸這裡在小說中得到了極大的平反,我們可以說因為遊戲性的進行犧牲了部份的劇情,導致 Blizzard 必須在小說中做出補完對話劇情的舉動。

討論斯坦索姆瘟疫的三人

Jaina 和 Uther 並沒有只是單純的反對而已,實際上這兩人和 Arthas 在討論屠城與否時有極大的衝突和爭辯。Uther 終身身為一個虔誠的聖騎士,始終信仰著光明而且認為這些被感染的人民有辦法被醫好,因此他認為怎能夠在完全不嘗試治療的情況就進行屠城,況且也不應該屠殺未受到感染的人民;Jaina 則是以她身為法師的角度下去判斷,她認為既然瘟疫是由死靈魔法造成的,那樣一定也可以從魔法的方式下手來解除這種魔法型的感染,她提出給她一點時間讓她傳送回 Dalaran 召開大法師緊急會議來解決這個危機。不過當時年輕氣盛又愛民的王子卻聽不進去,因為他目睹人類感染會在短時間轉變成不死的可能性而讓他堅持一定要進行屠城,借此保護其他未受感染的人民,否則若有任何落網之魚那可能會把瘟疫再度散播出去,所以 Arthas 完全不給另外兩人任何的妥協。


他們之間的爭吵極度激烈,Arthas 甚至大聲的吼叫就像是失去理智的吵架一樣,終於他做出了驅逐和剝奪 Uther 爵位的決定,而 Uther 因為對王家宣誓過因此無法再行動上做出直接對抗王子的行為所以選擇離去,Jaina 則是因為她善良的心無法承受要自己親手屠殺人民的舉動,也不敢親眼看著 Arthas 做出她認為如此恐怖的行為,她也含著淚黯然離去,她沒有立即做出阻止 Arthas 的舉動只是因為在她心中她仍然深愛著 Arthas,再加上長時間未休息的勞累使得 Jaina 頭痛欲裂、矛、疲勞,恐懼,情感困擾著這個年輕的法師讓她只想逃避這個現場,而失去了以為會永遠支持自己的情人的 Arthas 則在 Jaina 轉身之後更加的迷失了。

守護者麥迪文現身指引珍娜

屠城事件之後 Jaina 再度回到成為死城的 Stratholme,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親眼看到戰爭的恐怖和殘酷,數不清的屍體和腐敗的氣味彌漫著空氣讓她感覺到噁心,雖然她在這裡再度遇見 Arthas,但是這卻不是感人的重逢而是最後的分離,Arthas 對 Jaina 說出他打算遠征 Northrend (北裂境)的計畫,以追捕邪惡的恐懼魔王到天涯海角。儘管 Jaina 不斷地勸解這一定是恐懼魔王的圈套,但是被仇恨蒙蔽的 Arthas 口氣只是更加的冰冷,而這次他們之間的感情終於劃下了句點,Jaina 的內心雖然還是有一點對過去情感的懷念,但這種結果是再也沒有任何復合的可能性了。Jaina 深切的自責為何自己沒辦法救出這些無辜的生命,她覺得自己好無能為力,而在這時候有人站出來了。守護者 Medivh 現身在 Jaina 面前,同樣的把他的預言告知 Jaina,要求 Jaina 帶著人民前往西方的大陸尋求勝利的機會,在絕望深淵的 Jaina 在這時感受到 Medivh 話語中的一絲希望。有人說輕易地相信陌生人未免太過隨便,但是試想著你在人生絕境時有人對你伸出一把手,告訴你一切還有機會,還不會太晚,我想不論是任何人都會相信的,這就像是黑暗中的一盞明燈那樣閃耀。

麥迪文:
You must lead your people west to the ancient lands of Kalimdor. Only there can you combat the shadow and save this world from the flame.
你必須帶領你的人民前往西邊的古老大陸 - 卡林多。只有在那裡你才能對抗黑暗的力量,拯救世界於水深火熱之中。

珍娜:

I - I will do as you say. And leave my Arthas to the destiny he has chosen. There is no other way. It will take time, to gather them all. To make them believe me.
我 - 我會按照你說的話去做。並且把我的阿薩斯留給他自己所選擇的命運,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但我還是需要一些時間去召集我的人民們,去說服他們相信我。

麥迪文:

I do not know that you have that much time left. So much of it has already been squandered.

我不認為你還有那麼多時間,先前已經浪費太多了。

珍娜:
I cannot go without trying. If you know so much about me, then surely you must know that.
我不能試都沒試就離開。因為如果你夠瞭解我,那你就應該知道這一點。

The raven prophet seemed to relax marginally and smiled at her, squeezing her shoulder. “Do what you feel you must, but do not tarry overlong. The hourglass empties swiftly, and delay could be deadly.”
渡鴉先知看起來勉強的鬆了口氣,他微笑著把手輕拍在珍娜的肩膀上。做你認為你必須做的吧,但別太久。沙漏之沙很快就會流光,拖延太久將會帶來致命的後果。

The prophet's form dwindled and shifted, becoming once again that of the large black bird, and he flew off with a rustle of wings. And somehow as it brushed her face, the wind from those black wings did not smell of carrion, or smoke, or death. It smelled cleanand fresh.
It smelled of hope.
先知的形體變化縮小,再度變回了巨大的黑鳥,颯颯的扇動翅膀飛走了。不知為何,黑翼鼓起的氣流拂過珍娜的臉龐,上面沒有一點腐爛、煙燻或死亡的氣味。聞起來是如此的純淨而清新。
那正是希望的氣息。

於是 Jaina 開始她的遊說和準備,她把她的想法和計畫告知人類王國的人民和高層:有的人選擇支持這位王女而打算跟隨她;有的人認為她也發瘋了而否定她;也有的人決定現在撤退已經太晚而打算留下來;更有人毅然的挺身出來用自己的性命替 Jaina 斷後。或許人類以定居的習性而言要做出大遷徙是不容易的,因為在另一方面來說,獸人自從新部落重組之後就一直遊牧的習性而能快速的出航,可是 Jaina 卻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完成遷徙的準備。在這一段時間內有許多大事穿插,如 Arthas 的凱旋回歸轉變為弑父和再度屠城的悲劇,Kael'thas 和他美麗的高等精靈王國被叛徒王子滅國的慘劇,而在準備終於完成要離開之際,Jaina 親耳聽見 Arthas 高喊著自己是巫妖王的死亡騎士來攻打 Dalaran。她的師父 Antonidas 把法杖傳給愛徒就決定留下來斷後,Jaina 則是帶著願意離開的人民先來到了港口搭上船艦離去。有人質疑強大的 Kul Tiras 海軍在第三次大戰到底在做什麼事,怎麼放任不死族 Scourge (天譴軍)肆虐八方,答案是他們在第三次大戰初期就和 Scourge 發生激烈的海戰而慘敗,大部份的艦隊被摧毀,剩下來的則又有一半被 Jaina 帶去當做運送難民過海的船艦開走,而她的父親 Daelin 上將不打算離開自己的國家,他要用僅存的戰艦來和敵人周旋。


珍娜加入海加爾山之戰的大聯軍

到達先知預言的 Kalimdor (卡林多)大陸之後,Jaina 優先找了安全的地點安置大部份的難民,隨後立即展開追尋神諭者的探險。探險途中他們看到獸人的部落而訝異不已,甚至還起了幾次小衝突,所幸傷亡都因為對方並未意圖趕盡殺絕而極小。終於 Jaina 在引導下來到了先知告知的地點,卻意外的遇見了獸人的領導人 - 大酋長 Thrall (索爾),先知也再次的現身,指示 Jaina 必須和獸人結盟。同樣的很多人認為這部份就這樣結盟真的是太隨便了,但是請試著思考 Jaina 先前的言行和遭遇,就不難理解到為何她會如此遵循 Medivh 的指示,另外 Thrall 則是本身就是屬於比較溫和的理性派,又他把摯友 Taretha (泰瑞莎)死前遺願當做他的人生目標,也就是創造一個獸人人類和平共處的世界,再加上祖靈告訴 Thrall 這些先知的指示是正確應該相信的。於是這對原本不可能結合的勢力在 Medivh 辛苦奔波下出現了,就此 Jaina 帶領的人類開始和獸人為主的部落合作共同對抗眼前一次又一次的危機,直到最後的 Mount Hyjal (海加爾山)和夜精靈成為大同盟,並且得知 Medivh 的真面目與目的,終於以凡人之軀擊敗 Archimonde (阿克蒙德)和他的燃燒軍團,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海港塞拉摩

戰後的 Jaina 在 Kalimdor 大陸的海岸建立海港城市 Theramore (塞拉摩),她為這個城市付出許多並且有效率的統治這座城市,同時和 Thrall 建立的 Durotar (杜洛塔)保持友好和貿易,但是原本和平的氣氛都隨著她父親的到來而再度被打破。Daelin 一直在東大陸和不死的勢力周旋但總是屢戰屢敗,在完全沒有得知戰後消息下 Daelin 因為關心女兒而帶著僅剩的船艦來到 Kalimdor,但是在這裡卻看到了他以前的死敵獸人。Daelin 完全不知道任何有關新部落的事情和轉變,當然也不知道新部落爲了抵抗燃燒軍團的入侵獻出了許多勇士的鮮血,對他而言他只知道這就是部落,一個恐怖的綠皮怪軍團,是害死他兒子的仇敵,在基於保護女兒的天性下 Daelin 展開一連串對新部落的攻擊。而 Jaina 在得知後雖然試圖阻止父親繼續這樣的不理智行為,可惜的是 Daelin 有他絕對仇恨部落的理由,而他也被仇恨給沖昏了頭而聽不進去,一方面不想看到無辜的人民被捲入戰爭,一方面則是要試圖保持住她在第三次大戰期間努力換取而來的和平,Jaina 又被迫站起來反對他身邊親近的人,而且這一次她用她的行動表示她的立場。Jaina 和 Thrall 達成協議,她不會提供她父親任何協助,但如果 Thrall 打敗了她父親的軍隊,Thrall 必須保證完全不傷害到任何的無辜人民。結果是 Daelin 在這次的小戰役中死亡,Thrall 也忠實的實現他的承諾。


這個事件是 Jaina 另外一個被人詬病的地方,很多人認為她根本毫無道理的去幫助別人害死自己的父親,其實這邊我也覺得諸多事情的確實有太多的不合理性,不過若以前面 Stratholme 的屠城為例,Blizzard 是可以再用更多的對話和事情來修飾這個有瑕疵的劇情,畢竟在遊戲這一段的對話實在過短而缺少足以服人的理由,尤其是最後戰後 Thrall 和 Jaina 的對話冷冷清清沒有任何交集,只能說又是因遊戲性犧牲了劇情,而若要真的合理化她的這次行動,或許可以說她是爲了保護自己的人民才不得已作出如此的選擇,畢竟如果真的全面開戰,不管勝敗如何,她的人民將會被推上戰爭的最前線。


雖然這一段劇情還未被重新寫過,可是在小說 Cycle of Hatred 當中有進一步發展這兩人之間的關係,來讓他們日後的堅定友情做出更加合理的解釋。Jaina 和 Thrall 在經歷了這次的危機之後,Jaina 送給 Thrall 一個她施過法術的護身符,而她自己也保留了一個一樣的護身符,只要 Thrall 用手握著這個護身符然後在心中想著 Jaina,Jaina 身上佩戴的就會發出光芒,相對來說 Jaina 的也有同樣作用,然後他們兩人就可以到達他們約定的地點見面。於是在接下來的幾年 Jaina 和 Thrall 經常性的用這樣的方法密會,有時候他們是以身為領導者的身份來討論重要的國家的大事,但他們也經常只是以好朋友和戰友的身份坐下來聊聊心事。經常性的見面可以避免雙方又存在某些誤會,而且也可以更容易的解決可能出現的危機。

聯繫珍娜和索爾兩人的護身符

至於在各界流傳的 Jaina 和 Thrall 是戀人的八卦,我相信這真的就是八卦而已。至少目前為止官方只說明 Jaina 真真正正愛過 Arthas,然後 Kael'thas 則是單方面的愛戀而已。至於 Jaina 和 Thrall 只能夠說是現在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絕對還未到戀人的地步。前面提到這兩人之間的密會有時候並不是在談政治而是單純好友見面聊天,有人還提出 Jaina 見面時都會和 Thrall 互相搭著對方的肩膀,哪有女人會隨便搭男人的手臂或是互相擁抱,但試想著在西方的社會中這樣的行為其實是非常的正常,在比較開放的社會中擁抱這種行為其實只是代表兩人之間非常的友好和親近而已,而且許多國家元首見面也是會互相擁抱來表示善意的。有人又提出 Jaina 和 Thrall 見面前都還特地梳妝打扮噴香水,但是想相當要和好朋友見面時我想不論男人還是女人都一定會先整理儀容的。


上段述說這麼多並不是我完全否定的這個八卦,其實如果哪一天真的被官方證實這兩人已經陷入愛河也不必訝異,畢竟撇除政治婚姻來說一男一女會在一起一定是被對方的人格特質吸引,而 Jaina 和 Thrall 在很多方面都很相近,這讓他們兩人很容易走得更近。例如這兩人都是屬於溫和派的領導人,他們共同在第三次大戰中並肩作戰,他們都是在經過大戰遷徙之後才定居的,他們的年齡相近,他們同樣都有一對清澈的藍眼,他們在各自的法術領域都是頂尖的佼佼者,他們都希望建立部落和聯盟的和平友好世界等等。而且 Jaina 在長相和笑容上總是讓 Thrall 想起他死去的摯友 Taretha,這樣的投射作用使得這兩人走得更接近,至於我的真正想法則是目前 Blizzard 並未證實這件事情,而且即使目前他們已經互相有好感,在現在這種險惡的環境下他們也不會跨越那條線,他們是領導者而要展現出領導者的風範。


再回到 Jaina 的故事,燃燒軍團雖然在 Hyjal 被打敗了,但是還是有些許殘存的勢力在掙扎著。Zmodlor(茲莫德勒)是直屬燃燒軍團首領的惡魔,他同時滲透了 Thrall 和 Jaina 身邊的重要人士,借機想要挑撥雙方之間的同盟來引發戰爭從中得利,儘管 Thrall 和 Jaina 試圖阻止這樣的事情,但是情況還是惡劣下去,雙方都有人違抗了這兩人的軍令而把各自的兵力帶往前線,而 Jaina 則是在調查詭異的魔法破壞事件被困在 Zmodlor 創造的結界中。不過上天總是不會絕人後路,Jaina 靠她的魔法發現了一位她仰慕已久但是被認為死亡的人士,原來 Aegwynn 一直活著而且隱居在 Kalimdor 的深山中。Jaina 看到了小時候的偶像自然是興奮不已,她不斷開心的說著自己有多崇拜這位過去的守護者,不過她的行為在渴望清淨的 Aegwynn 眼裡卻像是個煩人的小女孩,在受不了 Jaina 不斷讚揚自己過去的
事蹟之後,Aegwynn 開始把她真正的人生告訴 Jaina。

前任守護者艾格文復出輔佐珍娜

Jaina 從一開始真相的訝異轉而接受這個事實,而且在經歷過第三次大戰開始的亂世,她已經從一個剛出道又懵懂不安的女法師變成歷練豐富又堅定的領導者和大法師,Jaina 用堅定的態度說服 Aegwynn 協助她解決眼前的危機。靠著 Aegwynn 的指導 Jaina 很快的就學會破壞這種特殊惡魔結界的法術而脫困,進而對上 Zmodlor 的本體然後再度打敗燃燒軍團的爪牙,同時 Thrall 則是直接前往戰場施展他強大的元素法術強硬中止兩軍的戰爭,克服了一次可能前面開戰的狀況。Aegwynn 在看到 Jaina 出色的能力後,決定不是只是協助她處理這個危機而已,而是要以 Jaina 的個人顧問重新出道,透過她800年知識的傳授,Jaina 不論在治理人民的技巧還是魔法的造詣都更上一層樓。


由於先前即將又爆發的戰爭,Jaina 認為簽署一個官方的正式結盟文件會比當初口頭上的約定來得更有利,因為即使她所領導的人類都忠心的追隨她,而且一樣的把 Thrall 認為是可敬的獸人領導者,但是人類還有一個重要的勢力,那就是在當初未被捲入第三次大戰的 Stormwind (暴風)王國,因此 Jaina 邀請 Stormwind 的國王 Varian (瓦里安)前來她的城市,和部落的大酋長 Thrall 進行一個讓人類獸人能夠長久保持和平的會談和簽署正式文件。可惜的是事情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儘管 Varian 答應前來 Theramore 開會,但是這個人類的國王竟然在航海的路途失蹤了,雖然 Stormwind 很快就立了新的國王和攝政王,但是面對動盪不安的國內政局他們卻拒絕再進行任何會談的可能性。Jaina 決定開始進行一連串的調查,但是最多也只查到 Varian 是被一個叫 Defias Brotherhood (迪菲亞兄弟會)的組織綁架,其他諸多的線索還是走向了死巷,查不出結果的 Jaina 只能盡力以她個人的能力來協助聯盟和努力維持和部落的和平。

珍娜解除瓦里安身上的失憶魔法

時間就這樣過了一年多,如 Jaina 所願部落和聯盟也在諸多的大事件中再度合作幾次,不過先前失蹤的國王事件似乎有了新的發展,一個自稱叫 Lo'Gosh (洛戈許)的人類格鬥士前來尋求她的幫助,在得知這個格鬥士遭受魔法攻擊性的失憶症之後,Jaina 透過 Aegwynn 的幫助解除了封印 Lo'Gosh 記憶的法術,原來 Lo'Gosh 正是之前失蹤的國王 Varian。Jaina 幫助 Varian 恢復了他的記憶,而 Varian 則是回歸到他自己的王國重新取回他的王位,並且揭發原來這一切都是黑龍公主 Onyxia (奧妮克希亞)的陰謀。在最後協助 Varian 對抗黑龍公主的戰鬥前,Jaina 贈送兩把精靈古劍給 Varian 的兩個身分,而 Varian 的身體也在和 Onyxia 戰鬥時破除魔法再度合二為一,他們共同的擊敗了這個邪惡的黑龍。看到了再度會談的時機又降臨的 Jaina 決定聯絡 Thrall 重新進行一次政治協商來討論部落和聯盟之間的和平貿易協定,不過真正的和平卻好似不想要降臨,原本平穩展開的會談又因為一群刺客的出現而終止,刺客當中的 Garona (迦羅娜)又引起 Varian 小時候對獸人的仇恨,再加上衝動的 Garrosh (卡爾洛斯)在旁煽風點火,導致雙方不歡而散。

珍娜施法攻擊來襲的死靈浮空城

珍娜陪同國王瓦里安參與銀白聯賽

緊接而來的又是一陣影響世界的大騷動,巫妖王再度開始活動而派出了他的大軍入侵諸多大城。Jaina 曾經一度爲了 Arthas 的行為而傷心不已,也迷惘過一段時間,但是在這次的入侵攻擊中我們看出 Jaina 已經不再遲疑,甚至她大膽的面對來犯的敵人直接給與強力的反擊,她用他的魔法直接轟下來襲的死靈浮空城,甚至在口頭上也完全不做任何的退讓,由此我們可以說 Jaina 已經做出了戰鬥的完全準備,要在戰場上面對一個自己曾經真心相愛的男人是需要相當大的勇氣,而她終於也下定決心。之後我們看到 Jaina 回到重建之後的 Dalaran 協助 Rhonin (羅甯)對抗北方的邪惡,而政治方面她也秉持一貫的原則來盡力守護她心中渴望的和平,即使面對 Varian 全面對部落宣戰的情況下,她也盡自己的全力阻止這場戰爭,將即將衝突的雙方軍隊冰住再將聯盟的所有人傳回去 Stormwind。


除此之外,當邪惡的 Twilight's Hammer (暮光之錘)教徒試圖解放上古之神的封印時,Jaina 也立刻站出來挺身對抗,並且在 Aegwynn 的建議下進行重組 Council of Tirisfal (提里斯法議會),訓練新的守護者來應付緊急的危機。Jaina 靠著她同時在部落和聯盟雙方的人脈招募了許多不同法術領域的強者,重組了一個全新的議會,讓新議會在應變各種不同的危機時可以更加的靈活。終於靠著眾人的努力,新議會與新守護者 Med'an (梅丹)合力擊破了敵人,再度維持著世界的平衡。只是這次的戰役卻還是帶來了一些犧牲,Aegwynn 在緊急時刻將自己的生命力化為法力讓大家爭取時間是他們能夠獲勝的原因。因此當 Jaina 知道自己最崇拜的偶像死亡時她久久不能自己,因為對她而言 Aegwynn 不只是一個普通的偶像,更是個在一旁不斷幫助她的好朋友,在一旁指導她的導師。Jaina 知道如果沒有 Aegwynn 就沒有今天的她,因此爲了答謝這些年來 Aegwynn 的幫忙以及榮耀這位先代守護者的犧牲,她和新議會將 Aegwynn 埋葬在 Morgan's Plot (摩根墓場)的 Medivh 的墓園旁,讓這對守護者母子可以在死後互相陪伴彼此。

提里斯法議會

Jaina 的故事目前就進行到這一部份,從頭看到現在我們看到了一個小女孩成長到一個有作為的女人,而且除了在這些故事和事蹟之外,單以奧術魔法而言她被尊稱為大法師也不是單單只是在魔法上的造詣,而是她研究出更厲害的魔法,Jaina 把傳送魔法改良成一種可以輕易運送大量軍隊的新型傳送術,這對她的世界而言是非常有貢獻的,畢竟這種新的法術在戰略上具有極大的價值。而基本的攻擊性魔法相信大家在看到她獨自冰凍即將開戰的兩軍全部軍隊,以及一人連發兩招直接轟下巫妖王不死的浮空城之後應該心裡有了概念。再回到她的人格,她心地善良又溫和,同時有領導人具有的能力,雖然不能說她的每一個決定都是絕對的正確和精准,但是 Jaina 堅信自己的每一個選擇和正義,而有原則的人總是深深的吸引著人。


對於 Jaina 而言 Arthas 算是她前半人生的一大靈魂人物,Arthas 帶給她快樂也帶給她悲傷,但是她是個往前看的務實女人,巫妖王的敗亡對 Jaina 來說只是把她心中的灰暗地帶去除,而且就此她可以更加的專注於她在政治上的理念而努力。但即使如此 Arthas 帶給她的愛與痛也將是她心中揮之不去的記憶,而當來自翡翠夢境的夢魘把魔爪伸到這個世界之際,她將和大酋長 Thrall,矮人王 Magni (麥格尼)分別面對來自他們心中的恐懼,以及最黑暗的惡夢。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34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