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摸、親吻、擁抱,都隨你?Unity夯!職缺多【第六人系統強勢登場!!】英雄對戰魔龍 立即開戰→
最後修訂:dort 2011-05-20 21:40:28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Novel “Stormrage” 小說怒風』


主要人物
Malfurion Stormrage(瑪法里恩·怒風):
夜精靈德魯伊,是現今所有德魯伊最尊敬的導師和首領,也是個拯救過愛澤拉斯世界的大英雄,但是他最近卻在翡翠夢境中失聯。

瑪法里恩·怒風

Tyrande Whisperwind (泰蘭妲·語風):
夜精靈月神高階牧師,她一萬年來勇敢無懼的領導著夜精靈度過許多危機,而她對瑪法里恩的愛終於讓她再度踏上了一個危險的任務


泰蘭妲·語風

Broll Bearmantle (布洛·熊皮):
為 Malfurion 親自指導的學生之一,同時還是個知名的夜精靈德魯伊競技場鬥士,他身上擁有許多他自己也不瞭解的潛力,不過在第三次大戰喪失愛女的他總是無法揮去這段陰影。

布洛·熊皮

Hamuul Runetotem (哈繆爾·符文圖騰):
同樣是 Malfurion 親自指導的學生之一,還是個將德魯伊信仰重新帶回牛人社會的大德魯伊,他始終相信這世界的萬物一定有平衡維持著。


哈繆爾·符文圖騰

Lucan Foxblood (魯坎·狐血):
人類暴風王國的皇家製圖師,這位神秘的人類具有在這世界中獨一無二的特殊能力:任意的在艾澤拉斯和翡翠夢境中以實體穿梭。


Thura Saurfang (蘇拉·薩魯法爾):
雖然身為一位才剛成年沒多久的獸人戰士,她卻有著如老兵的戰鬥技巧,而更神奇的是她身上擁有拯救 Malfurion 和打敗夢魘之王的關鍵。


Eranikus (伊蘭尼庫斯):
是綠龍女王 Ysera (伊瑟拉)的第一配偶,曾經一度被翡翠夢魘腐化、之後又被眾英雄協力淨化,但是他在回到夢境之後就再也沒有聽到任何相關消息了。


伊蘭尼庫斯



時間點與背景

這本小說的事件是發生在巫妖王 Arthas (阿薩斯)敗亡的幾個月之後,聯盟與部落在諸多中立勢力的協調下達成停戰協議,成為維持脆弱關係的盟友,開始享受連年戰爭後的和平日子,但是一個潛藏已久的邪惡已經悄悄的升起。翡翠夢魘的勢力突然劇烈的擴大,開始入侵整個艾澤拉斯的物質世界,面對一個沒有實體而只出現在夢中的恐怖敵人的襲擊,全世界的命運將坐落在一位失聯已久的大德魯伊身上。


德魯伊們的秘密會議
塞納里奧議會的首領 Fandral (范達爾)透過夢境召喚所有的德魯伊們到世界樹 Teldrassil (泰達希爾)進行一個重要的緊急會議,原因是這棵世界樹生病了。因此 Broll 和 Hamuul 兩位在得知消息之後都立刻趕去參加這場會議,他們期望在 Fandral 的領導下德魯伊們可以齊心協力的治療好世界樹的疾病,然後再透過世界樹的力量繼續進行在夢境中尋找 Malfurion 的任務


世界樹泰達希爾

不過事情卻不像這兩人原先計畫的那樣順利,他們感受到世界樹內部似乎有許多不太尋常的東西在不斷的攪動這棵世界樹的健康,使得儘管所有最高階最厲害的德魯伊一起治療了還是無法治愈它;同時首席牧師 Tyrande 也接受到了一個來自月亮女神 Elune (伊露恩)的警告:如果她再不快點做一些動作,那麼 Malfurion 就再也回不到她的身邊,而整個世界都將會陷入夢魘之中。因此在這一連串古怪的事情發生之後,Tyrande 秘密的邀請她所信任的德魯伊 Broll 伴隨她進入翡翠夢境調查真相。


Broll 立刻起身做準備,他雖然相信 Fandral 的方法是有用的,但是他更瞭解現在時間沒有那麼多了。於是 Broll 偷偷地離開了這場重要的會議,潛入 Fandral 的房間偷走一件重要的寶物:雷姆洛斯的塑像,他知道在這趟未知又危險的任務中他會需要這個寶物的力量。但是整件事情絕對不能讓 Fandral 知道,Hamuul 瞭解 Broll 的處境,他保持這個秘密然後留下來與其他德魯伊繼續按照 Fandral 的指示治療世界樹。


薩魯法爾家族的最後血脈
Thura 是 Broxigar (布洛希加)與 Varok (瓦洛克)的侄女,她的父親於她還是個小女孩時爲了保護世界樹 Nordrassil (諾達希爾)在第三次大戰中戰死,接下來她大伯 Brox 的死亡和一個在天譴軍之戰中戰死的堂哥 Dranosh (德拉諾斯)使 Varok 和 Thura 成為整個家族僅存的最後一條血脈。另外 Brox 死去之後,紅龍 Krasus (卡薩斯)把其生前的武器帶回給獸人的大酋長 Thrall (索爾),讓獸人們可以知道這位英勇的戰士事蹟,當時大家都以為會由 Varok 來繼承這把傳奇武器,但是 Thrall 卻按照祖靈的預言這把戰斧交給 Thura,知道只有她才在命中註定使用這把武器。


直到最近,一個煩人的惡夢每天持續的騷擾著 Thura,在夢中她不斷地見到大伯 Brox 慘死的情況:當 Brox 奮勇與惡魔戰鬥的同時,一個他所信任的夜精靈同伴卻背叛了他,從背後偷襲 Brox 使他痛苦死去,而這位夜精靈正是有名的大德魯伊 Malfurion。身為獸人的 Thura 篤信這是來自 Brox 靈魂的訊息,她為此發了血之誓言,立誓會追尋 Malfurion 到天涯海角,再使用這把傳奇戰斧來報仇,讓正義獲得伸張。這樣的惡夢每天不斷的引導著 Thura,指示她該往那裡走去尋找這位仇人,讓她一步一步的踏入了她從未想像過的旅程。


在夢境與真實中旅行的男人
當 Broll 和 Tyrande 在夜精靈的一個海港小鎮 Auberdine (奧伯丁)會合之後,他們發現全鎮被一個詭異的綠色迷霧包圍著,而且更怪異的是所有的鎮民都陷入了叫也叫不醒的沉睡,還全部都在做惡夢。他們兩人相信這件事情一定和翡翠夢魘與 Malfurion 有關,但是當他們更深入的調查時卻不知覺的陷入了夢魘的魔爪中,幸運的是一個疑似為人類法師的傢伙出現在他們身旁,並立刻將他們傳送到靠近 Ashenvale (梣谷)旁的森林中,即時的喚醒了 Broll 和 Tyrande。


奧伯丁

這個人類正是 Lucan,他並不是個法師、更不是個術士,而是一個不會使用魔法的宮廷製圖師,然而因為他特殊的身世背景而使他具有這個常人所沒有的特別能力。Lucan 是個在翡翠夢境中出生的人類,他的母親在懷胎時被丈夫狠心的拋棄,接著又被一個不懷好意的夢境妖物給引誘入翡翠夢境,產下一個虛弱的男孩後死去。好險這時有個綠龍發現了這個嬰兒,他將這位嬰兒交給合適的人撫養長大,直到成為暴風王國的皇家製圖師。Lucan 從小就有可以自由在夢境和現實世界穿梭的能力,而且透過夢境不同階層的波動,他可以在回到現世時傳送到和原本進入時不一樣的位置去。不過這樣的能力卻非常的不穩定,Lucan 經常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會傳送到哪邊,也就是這樣他才會迷迷糊糊的來到了 Auberdine 小鎮。


伊蘭尼庫斯與雷姆洛斯的塑像
Broll 知道他們的目的地是 Bough Shadow (大樹蔭)的夢境傳送門,但是他卻對自己現在的確切位置不太瞭解,又因為逃出 Auberdine 時失去了 Tyrande 的飛行坐騎,他決定試著使用他偷來的塑像來呼叫綠龍的幫助,然而這時回應他們的居然是個巨大的黑龍,正當他們3人準備進入戰鬥時才知道原來是個綠龍假扮成黑龍的樣子,這傢伙正是 Eranikus。


雷姆洛斯的塑像

Eranikus 在2年前被淨化之後就回到了夢境協助女王 Ysera 對抗翡翠夢魘的擴張,可是他很快就發現他無法克服心中的恐懼,他太害怕自己會再度被夢魘給腐化,他太害怕會再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結果就逃離了戰場、逃離了夢境躲了起來。Eranikus 將自己裝扮成黑龍,希望再也不要有任何人想要接近他,但有趣的是在很久以前他製造了一個特別的塑像,將自己部份的力量灌入內部,再將塑像送給森林守護者 Remulos 當做一個保衛大自然的武器,因此當 Broll 剛剛使用塑像來召喚綠龍時 Eranikus 會有所反應。然後更加巧合的是先前發現被遺棄在夢境中的人類嬰兒的綠龍也是 Eranikus,當時他看到這個虛弱的男孩是不可能活下去時因為可憐其命運也將自己一點點的力量送給 Lucan,才讓這個人類擁有其他人所沒有的特殊能力。


夢魘之龍再現
Thura 跟著夢中的指示來到這3人和 Eranikus 會面的地方,並將一切都看在眼裡,知道他們都一定和 Malfurion 有關而開始跟著他們一路前進。但是當眾人都進入了翡翠夢境的傳送門之後,他們以為老早就擊敗的邪惡居然在傳送門的另一端等待著。Lethon (雷索)和 Emeriss (艾莫莉絲),被許多英雄打敗殺死的夢魘之龍又出現了,原來當時他們被殺掉的只是自己的身體,而因為綠龍本身就是夢境的生物,因此當他們死亡時靈魂會回到夢境,繼續在夢境以夢魘之王的意志肆虐著。


艾莫莉絲

但是現在更糟糕的是 Lethon 和 Emeriss 被夢魘之王賜予更強大的力量,就連綠龍女王的第一配偶也無法與之匹敵,Eranikus 因為對夢魘腐化的恐懼又讓他再度逃走了,拋棄自己的夥伴不管,接著因為一個勇敢的樹人 Gnarl (格納)的犧牲,Broll 和 Tyrande 等人才得以逃脫。不幸的是眾人都剛好分開了:Broll 遇上了 Ysera 和善良的綠龍所率領的夢魘反抗軍;Tyrande 被一群夢魘怪物纏住,然後倒在夢魘中;Thura 和 Lucan 則進入了一座疑似是城堡的建築物,一個極有可能是 Malfurion 所在的位置。


瑪法里恩與夢魘大舉入侵
事實上,Malfurion 的身體一直躺在 Moonglade (月光林地)內,當時他是使用沉睡的方式讓自己的靈魂進入夢境來調查有關夢魘的跡象,卻就此不再醒來。為此議會決定好好的保護這位大德魯伊導師的身體,Tyrande 也特定指派她精心訓練的月神牧師細心照料 Malfurion 的身體,用月神的祝福保持 Malfurion 的身體不會因為沒有進食而死亡。


月光林地

那麼這位大德魯伊的靈魂究竟在何處呢?原來他一直在夢境中抵抗夢魘的襲擊,直到在一次因為低估情勢而被夢魘之王親手俘虜。夢魘之王不斷地折磨 Malfurion 的靈魂,將他禁錮成一個長相恐怖的枯樹,讓他一次又一次重複做著可怕的惡夢,接著夢魘之王更進一步控制 Malfurion 的強大力量,掌握了這位大德魯伊的力量,翡翠夢魘開始大舉入侵整個艾澤拉斯世界,目的是讓全世界都陷入夢魘的沉睡以統治全世界。

Malfurion 的惡夢:
愛人 Tyrande 拋棄了他而選擇 Illidan (伊利丹),接著 Tyrande 接受 Illidan 的洗禮成為了惡魔,然後兩人在他面前不斷的進行親密的行為。

Tyrande 的惡夢:
被前夜精靈女王 Azshara (艾薩拉)給擄走成為女王的貼身侍女和奴隸,接著被女王施法變成可怕又醜陋的納迦。

Broll 的惡夢:
女兒在他的面前不斷的求救,但是當他快要救出心愛的女兒時,她卻被惡魔的火焰活生生的燒死。

Thrall 的惡夢:
無論如何嘗試都無法拯救愛人 Taretha (塔蕾莎)的性命,最可怕的是最後居然是自己親手誤殺了她。

Jaina (珍娜)的惡夢:
無法阻止愛人 Arthas 的詛咒命運,直到她自己代替 Arthas 成為邪惡受詛咒的巫妖女王。

Magni(麥格尼)的惡夢:
當他從死敵的手中救出女兒時,卻慘遭愛女背刺,然後得知她已經懷有火元素之王 Ragnaros (拉格納羅斯)之子的訊息。

Sylvanas (希瓦娜斯)的惡夢:
惡魔 Varimathras (瓦里瑪薩斯)背叛獻給巫妖王 Arthas,受盡無盡的痛苦折磨。

Krasus 的惡夢:
黑龍王 Deathwing (死亡之翼)又製造了一個新的惡魔之魂,並監禁他與其內部以徹底抽乾他的力量和生命。

Thura 的惡夢:
任務失敗而被大酋長 Thrall 責怪,接著被尊敬的酋長拿起她的戰斧斬首處刑。

以上是一些重要人物受到了翡翠夢魘入侵之後做的惡夢,事實上幾乎全世界都被入侵了,大部份的人們都深陷惡夢而再也醒不過來,只有極少數的人還在努力的抵抗著。


拯救
儘管被禁錮在夢魘之王的牢籠內,Malfurion 還是不肯放棄任何的希望,他成功的向他所認定的人選傳送必要的訊息,引導他們聚集起來,以便讓最重要的人選 Thura 可以來到他面前,這就是為和先前會有如此多的巧合碰在一起,因為那不是巧合而是人為精心的安排。至於 Thura 是最重要的關鍵人物的原因是她擁有 Brox 的魔法戰斧,一柄在萬年前由 Cenarius (塞納留斯)親手鑄造的神器,並在經過 Brox 斬殺眾多惡魔之後得到更強大的力量提升。這柄戰斧具有大自然最純淨的能量與驅逐邪惡的效果,正是打破囚禁 Malfurion 靈魂的牢籠利器,而 Thura 則是唯一一個繼承並可以發揮這戰斧全力的人選。


Malfurion 的精心計畫當然全部都被夢魘之王洞察到,因此夢魘之王也打算利用這個計畫反將一軍,他成功的把 Malfurion 原本不想牽連的愛人 Tyrande 也牽扯進來,然後在 Tyrande 與眾人離散時用夢魘的力量催眠其思想,操縱她去阻止眾人營救 Malfurion。於是當 Thura 終於來到了 Malfurion 的靈魂化成的枯樹前準備揮斧砍下時,Tyrande 被夢魘之王操縱並攻擊了 Thura,所幸這時 Broll 與 Ysera 帶著大批援軍趕到。反抗軍席捲了囚禁 Malfurion 的地方,和附近所有的夢魘爪牙開始一場大戰,同時阻止 Tyrande 的行為給 Thura 機會打碎法術,終於救出 Malfurion 的靈魂。


Malfurion 一脫困立刻就解除夢魘之王操縱 Tyrande 的法術,並且把所有的真相都告知 Thura,讓她瞭解他的那些惡夢和預示都是 Malfurion 對她傳遞的訊息,使這兩位女性都重新回到身變成為戰友。不過當戰鬥到激烈之際 Ysera 卻發現 Eranikus 被一群夢魘爪牙圍攻而向她求救,Ysera 當然立刻前往拯救自己所愛的伴侶,然而這卻是個陷阱:大量的觸手和樹枝瞬間伸出纏住 Ysera,將她拖往夢魘的深處,而那個 Eranikus 也露出了真面目,原來是邪惡的 Lethon 所假扮變成的。


雷索

所以這就是夢魘之王的真正計畫,利用 Tyrande 對 Malfurion 的愛來破壞拯救計畫,但是如果失敗了仍可以再進一步設計陷阱捕捉更強大的目標:綠龍女王。夢魘之王成功了,失去了 Malfurion 卻得到 Ysera,現在靠著控制原夢境之王的力量,翡翠夢魘將可以完全打碎翡翠夢境和艾澤拉斯世界的邊界層,迫使兩個世界融合為一,讓翡翠夢魘徹底的籠罩全世界。Malfurion 感到憤怒,他覺得自己太過愚蠢才會又踏入了另一個陷阱,導致高貴的綠龍女王被敵人擄走,但是他知道還不能放棄希望,他不能浪費掉 Ysera 的犧牲,於是 Malfurion 解除了自己的夢之形態讓靈魂回到了身體,從數年的沉睡中醒來。

哈繆爾的發現
其他眾人正在進行拯救 Malfurion 的任務同時,Hamuul 留在 Fandral 的身邊,與其他所有的德魯伊持續的治療世界樹,但是經過數日的無中斷治療,也不知道換了多少種方法和法術,世界樹始終沒有好轉,甚至病情還更加的惡化,樹葉開始轉黑乾枯、樹幹大量龜裂。Hamuul 覺得這一切一定有許多不對勁,他決定讓自己的心與 Teldrassil 的心接觸,親身去聆聽世界樹的聲音,此時他發現了一件可怕的真相。


Fandral 教導他們用來治療世界樹的法術和材料並不是用來治療的,而是對世界樹本身下毒,更糟糕的是 Fandral 就是造成最初這棵新世界樹受到腐化生病以及導師 Malfurion 被困在夢境的始作俑者。Fandral 指派議會的德魯伊們去收集大量的晨光麥,目的是用來製造出詛咒的毒藥,他欺騙德魯伊們這是用來治療的草藥而將其製成粉末灑在 Malfurion 的沉睡身體上,若不是有那些月神牧師的照顧,恐怕 Malfurion 就算逃離了夢魘之王的牢籠也會沒有身體回去。


大德魯伊范達爾·鹿盔

Fandral 做了這一切當然都是爲了自己死去的兒子 Valstann (瓦斯坦恩),在他漫長尋找復活自己兒子方法的旅途中,他在夢境中被夢魘纏上了,但是夢魘沒有折磨他,反而告訴他有方法可以復活 Valstann。Fandral 當然立刻接受了夢魘之王的幫助和要求,他引誘 Malfurion 進入夢境調查後被困在夢境,再說服議會種下第二顆世界樹,然後將夢魘之王的部份精華偷偷地種在 Teldrassil 上,讓這棵樹從一開始就受到了詛咒。夢魘之王從此控制了部份世界樹的力量,就可以借由 Teldrassil 與世界的連結進行一連串的散播行動。


夢魘之王當然在 Fandral 替他立下了這些功勞之後賜予其一個新的兒子,一個夢魘爪牙化身成 Valstann 的樣子,以 Fandral 的記憶所塑造出來的一個假夜精靈。Fandral 一直把這個的兒子藏得好好的,讓假 Valstann 當做他和夢魘之王溝通的橋樑。而這次夢魘之王已經預備好要大舉入侵艾澤拉斯,假 Valstann 傳達了一個指令:要 Fandral 把所有的德魯伊聚集在世界樹這邊,以避免他們發現其他地方都已經被攻擊而做出抵抗的行為,再讓 Fandral 領導這些德魯伊用看似治療實際下毒的方式加深世界樹的疾病。


瓦斯坦恩·鹿盔

Hamuul 發現這一切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他知道自己如果再不趕快行動那麼一切都會太遲,不過 Fandral 也洞察到 Hamuul 知道了他的秘密,並且偷襲了這位高貴的大德魯伊。本當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但是現在 Fandral 已經不再是以前的 Fandral,他得到了夢魘之王賜給他的力量,再加上世界樹的腐化,他抽取墮落世界樹的力量擊敗 Hamuul,將其囚禁起來,預備要腐化 Hamuul 成為另一個夢魘之王的爪牙。


爐石是傳說中的寶物
同一時間在夢境中,因為 Ysera 被擒而 Malfurion 也回到了現世,Tyrande 等人知道他們也必須趕緊回到現世幫助 Malfurion,於是靠著 Lucan 的特殊能力經過幾次波折就傳送進入暴風王國內。Tyrande 知道她派來這裡的大使擁有一個特別的道具可以讓他們其中一個人立刻傳送回去 Darnassus (達納蘇斯)城,那個道具正是爐石。爐石是一萬年前夜精靈魔法社會鼎盛時期創造出來的一種可以讓任何人傳送到綁定位置的魔法道具,但是歷經戰亂的遺失以及製造極度困難,現今已經所剩無幾。Tyrande 將她僅存的爐石贈送給派往暴風王國的大使,方便大使在進行一些秘密的政治角力任務時,如果被發現之後出現危機可以順利的逃脫回自己的城市以向族人報告狀況。


爐石

當然現在這個情形也是緊急情況,整個Stormwind 城市都陷入了惡夢,Tyrande 所派去的大使也不例外。Tyrande 一行人找到了爐石並且讓 Broll 使用傳回去 Darnassus 以幫助蘇醒的 Malfurion,接著在 Broll 離去之後卻遭到夢魘爪牙的圍攻,在一陣混亂之後 Tyrande 被夢魘之王抓走,Thura 和 Lucan 靠著傳送脫逃,然後又意外的遇上了先前因為害怕而逃走的 Eranikus。


泰達希爾救贖
Malfurion 一醒過來就感受到世界樹 Teldrassil 的哀嚎,而且他也發現全世界完全被綠色的迷霧籠罩,這是一個夢魘全面入侵的象徵,沒有任何遲疑,他立刻啟程前往探視世界樹的狀況。就在 Malfurion 快要到達時,他感受到還有另外一個求救的聲音,那個正是來自 Hamuul 的警告,Hamuul 透過夢境的力量對導師傳遞有關背叛者的事實。Malfurion 感到非常的痛心,他沒想到自己親手栽培出來的 Fandral 竟然會墮落到這種地步,Malfurion 立刻施法救出 Hamuul 讓他可以去警告其他德魯伊們和求援,隨即一場師徒大戰展開。


Fandral 召喚出大量的夢魘爪牙攻擊在場所有的德魯伊,同時還汲取世界樹的墮落力量為己用;但是 Malfurion 和其他眾人也不會束手就擒,Broll 和 Hamuul 兩人發揮自己的極限將夢魘爪牙的攻擊封住,同時 Malfurion 試圖呼喚世界樹僅存的自然能量擋住 Fandral 的法術,掩護自己的真正一手:直擊躲在 Fandral 背後的假 Valstann。Malfurion 認為 Fandral 一定是受到了背後那個假扮自己兒子的妖物所迷惑才會犯下大錯,因此只要消滅這個妖物就可以讓 Fandral 停止瘋狂的行為。

Fire that glowed like the stars – Malfurion's trueattack – struck the shadow creature behind Fandral.
閃耀著如星光般的火焰 瑪法里恩的真正攻擊 – 直擊那個在范達爾背後的暗影生物。

The murky figure twisted into itself as the fireengulfed it. It hissed and howled. Bits of burning shadow fluttered off in thewind.
那個黑暗的影子在火焰吞噬它之後痛苦的扭曲著,它發出嘶嘶的哀嚎聲,燃燒的影子隨著風的吹拂不斷地顫抖。

“Valstann!” Fandral desperately clutched at theshadow. He tried in vain to douse the fire, but only succeeded in becomingcaught up in it. Even then, the archdruid paid the agony no mind as he grabbed at the fiend he believed his lost child.
瓦斯坦恩!達爾絕望的握著那個暗影怪,他徒勞的拍熄火焰,卻只讓他自己也被火焰吞噬。但儘管這樣,這位大德魯伊還是不在乎燃燒的苦痛而緊緊地抓住、相信那個魔物是他失而復得的兒子。


無法承受第二次失去愛子的 Fandral 因為衝擊過大而昏倒了,Malfurion 決定將他監禁在 Moonglade 一個用來淨化心靈的監獄中直到 Fandral 可以恢復神智,雖然他很懷疑 Fandral 是否真的可以恢復。接著 Malfurion 使用魔法查出寄生在世界樹上的夢魘之王精華所在地,與其他所有的德魯伊們聯手徹底剷除,讓世界樹脫離夢魘的腐化。


翡翠夢魘的起源
當 Malfurion 接觸到夢魘之王的精華時,他終於知道了整個翡翠夢魘的起源。時間要回溯到一萬年前的上古之戰,當時 Malfurion 對上了第一個薩特 Xavius (薩維斯)時親手擊敗了這位強敵,將他變成一棵樹。Malfurion 認為雖然樹是無害的,但是 Xavius 的意志可能還是無法消逝,因此他原本打算定期監視 Xavius 變成的樹的狀況,不過隨著永恆之井大爆炸造成的天崩地裂,這棵樹也隨著沉入了大海。


但是一個遠古的邪惡保護了 Xavius 不被海水吞噬,祂提供 Xavius 許多力量,讓這棵有意志的樹可以慢慢的養息,然後利用所有的樹都和自然地夢境有連結的方式滲透進去夢境,成為一股黑暗的力量,也就是翡翠夢魘,Xavius 為夢魘之王。Xavius 耐心的等待,並且緩緩地往陸地上爬去,終於有一天他從海底再度升起,攀上了艾薩拉海邊的峭壁,接著等 Fandral 將他身體的一部份移植到世界樹之後,整個夢魘的力量開始擴大,影響到他所接觸的生物,直到他抓住畢生的仇敵 Malfurion,開啟了夢魘的全面入侵。


夢之大軍
Malfurion 知道了自己的敵人的本質之後,馬上擬定一個可以打敗夢魘之王的戰術,而這個將需要全世界僅存的人們共同努力才能達成。Malfurion、Broll、Hamuul 三人聯手施展一個特別的魔法,透過純淨世界樹的力量與全世界還在和夢魘對抗的人們做心靈溝通,並且引導他們的靈魂進入翡翠夢境,組成一支足以對抗夢魘爪牙的大軍。


貝恩·血蹄

部落和聯盟都響應了 Malfurion 的呼喚,未被夢魘吞噬的殘存軍力開始集結,部落由牛人酋長之子 Baine (貝恩)領導,聯盟則是暴風國王 Varian (瓦里安)領導,他們在 Malfurion 的指引下開始合作。而且不是只有他們而已,紅龍、藍龍、綠龍也都加入,甚至連哥布林、熊人、狗頭人、還有所有森林的猛獸等也都成爲了反抗軍的一員。這批巨大的夢之大軍目的只有一個:吸引夢魘之王的注意以讓他把大軍專注在這裡,而忽略了自身的防護。接下來 Malfurion 派 Broll 再度進入夢境去和 Thura 等人會合,自己則是前往救出 Tyrande 以便進行他的下一步計畫,讓 Hamuul 一個人留下來獨自撐起整個夢之大軍儀式的進行。


Malfurion 的計畫果然奏效了,他告訴 Eranikus 因為大部份的夢魘爪牙都被大軍吸引過去,因此如果有機會可以拯救綠龍女王 Ysera,那一定是現在。於是靠著 Lucan 的幫忙,Eranikus 找到了囚禁 Ysera 的地點 – Eye of Ysera (伊瑟拉之眼),發現夢魘之王 Xavius 正在折磨和抽取 Ysera 的力量用來進行打破翡翠夢境與艾澤拉斯世界的邊界層的儀式。Eranikus 終於不再退縮,他對囚禁女王的獄卒 Lethon 猛攻,完全不害怕自身所受的傷害,Lethon 雖然這時力量比 Eranikus 還強,卻也被如此的自殺式攻擊逼退。最後 Eranikus 犧牲了自己,將 Lethon 拉入兩個世界之間的異位面,靠著強烈能量的撕扯打破 Ysera 的牢籠、完全消滅了強敵,也犧牲了自己。


伊瑟拉

奧恩裂隙
救出 Ysera 之後,Malfurion帶著剛從夢魘逃出的 Tyrande 來到 Xavius 樹的所在地,他知道打倒 Xavius 的唯一方法就是同時攻擊夢魘之王的物理身體和靈魂,不能放過他的任何一面,不然 Xavius 就會有機會再度重生。因此現在這場決定全世界命運的大戰主要分成三線進行:由 Hamuul 維持住的夢之大軍牽制住翡翠夢魘的大部份兵力;再來是 Thura 和 Broll 秘密潛入夢境深處攻擊 Xavius 的靈魂;第三線是 Malfurion 和 Tyrande 聯手剷除 Xavius 的物理身體。任何一線的行動都不能失敗。


但出乎意料的是,Xavius 並不是個省油的燈,他已經擁有足夠與夢之大軍對抗的兵力,卻還能保有強大的兵力同時保護自己的靈魂和身體,而不是如 Malfurion 所想的那般,而且情況更糟糕的是就算 Ysera 被救出了,Xavius 卻已經抽取足夠的能量來進行夢境與現實的融合,似乎一切再也沒有希望。但是製造出絕望感不正是夢魘之王最擅長的嗎?Malfurion 突然理解到這一點,他不能放棄任何希望,他知道只要過度的破壞大自然,大自然反撲的力量將會勢不可擋。


Malfurion 決定換他利用 Xavius 邪惡的計畫反將一軍,他趁夢境和現實即將融合的矛狀態進入沉睡,讓自己的靈魂現身在夢境中協助 Thura 和 Broll,但是因為現實也處於矛狀態,這使得他原本的身體也能夠自由行動,意味著 Malfurion 在這個特殊的條件下達到一人化二用。接下來 Malfurion 再祈求整個世界將所有的力量借給他,讓 Xavius 嘗嘗何謂是自然的真實力量,在那一瞬間整個艾澤拉斯下起了寧靜的大雨,洗滌所有夢魘的邪惡綠霧,讓原本深陷惡夢的人們全部蘇醒,被腐化但未完全喪失良心的如 Gnarl、Remulos 等也都恢復神智,之後大雨轉換成風暴,直接攻擊摧毀擋在他面前的夢魘爪牙和 Xavius 的真身枯樹;同一時間,Thura 也在夢境看到了隊友們替自己爭取的機會,她立刻舉起這把魔法戰斧往 Xavius 的靈魂之樹砍下。


寧靜的翡翠夢境

這兩人完美攻擊的結合徹底的將 Xavius 消滅,Xavius 臨死之際不斷地向在背後扶持自己的那股黑暗勢力求救,才發現原來他的主人在看到他大勢已去就立刻拋棄他不管,留下他悲慘的在狂怒中逝去。翡翠夢魘在失去了主人之後也快速的消退,幾乎從現實上消失,敗退到在夢境中一個叫做 Rift of Aln (奧恩裂隙)的地方,然後不論眾人再怎麼如何推進都無法攻入這塊僅存夢魘的地區。


Rift of Aln 據傳是翡翠夢境被創造出來時的第一區,也就是整個夢境的起源,這塊特別的區域甚至和扭曲虛空及混沌黑暗有所連接,Malfurion 知道目前他們也只能做到這地步,於是和其他德魯伊聯合施展了魔法把整個裂隙封閉起來。Malfurion 知道在背後暗中支持 Xavius 的古老邪惡一定就是上古之神,但是雖然僅剩的夢魘勢力殘存在這個裂隙,可是來自上古之神力量的邪惡泉源卻是來自無盡之海的海底,他知道世界的危機已經在今天解除了,但是他們的戰鬥還沒結束。


婚禮
不斷地離散又復合與生離死別終於讓 Malfurion 下定決心該好好的珍惜他的摯愛,在過去的一萬多年來他一直專注在調和大自然與訓練德魯伊的事務上,忽略了 Tyrande 對他始終如一的愛,因此爲了報答她的堅持與忠誠,Malfurion 決定舉辦婚禮,正式娶 Tyrande 為妻。


由 Broll 當伴郎、Shandris(珊蒂斯)為伴娘,婚禮盛大的在 Darnassus 城內的月神殿展開,許多有名的首領和名人都前來參加這位萬年佳偶的結合,部落首領們則因為政治立場因素不方便親自到場參加,但是他們都派出大使送上最誠摯的禮物與祝福以恭賀 Malfurion 與 Tyrande。不過以上全部都比不上綠龍女王 Ysera 和紅龍女王 Alexstrasza (雅立史卓莎)的出席,這兩位龍王帶著龍群到場感謝 Malfurion 為世界重新帶來生機和新希望,為此她們決定要送上一份最大的禮物:將龍王的祝福施展在世界樹 Teldrassil 上。


雅立史卓莎的人形

這次的祝福不但是只優惠於夜精靈,而是給與所有共同守護 Azeroth 世界的凡人們,期望透過在地底延綿不絕的樹根將祝福散播到全世界。Malfurion 開心的親吻 Tyrande,他知道至少在今天他可以好好的享受愉悅的氣氛了。



其他一些在書中提到比較有意思的部份

部落有向夜精靈對之前有關半神 Cenarius 的死致歉,也得到了半神靈魂的原諒。

夜精靈在自己的家園內有替獸人戰士 Broxigar 立了一個雕像,以榮耀他的精神。

血精靈盜賊 Valeera (瓦麗拉)又放棄了對魔法癮的控制,她依舊喜歡汲取周遭奧術能量為己用。

Alterac Valley (奧特蘭克山谷)的戰爭已經結束至少2年了,但是書中並未提及是哪一方勝利。

德魯伊大部份的法術都是需要樹葉、花粉、種子之類的物品當媒介或是材料,遊戲內不需要的原因大概是因為方便玩家。

德魯伊先前沉睡進入翡翠夢境治療大地的工作是有循環的,而不是一睡就數百年數千年。

Malfurion 在過去的一萬年間經常去探視被關在牢房內的 Illidan,試圖想要教化誘導自己的弟弟回正途,但是他的苦心全然被拒絕。

在 Hyjal Summit(海加爾山)的世界樹 Nordrassil (諾達希爾)依舊存在,但是因為第三次大戰的因素依舊首創嚴重,目前還在緩慢的重生中,而夜精靈之前從這棵樹上得到的祝福都已經不復存在。

除了上面提及的人之外,部落的首領們如 Cairne (凱恩)、Vol'jin (沃金)、Garrosh (卡爾洛斯)等人全部都陷入惡夢中,也因此部落的夢之大軍才會由 Baine 領導。

聯盟方面國王 Varian 因為喝了特別的煉金藥劑所以沒有陷入惡夢,不過他的脾氣還是一樣火爆,一開始還一口咬定全部都是部落搞鬼。

除了 Cenarius 之外,從 Maraudon (瑪拉頓)解放的森林守護者 Zaetar (札爾塔)靈魂也是在翡翠夢境中活躍著。

Lucan 在小說最後成為 Hamuul 的學生,是第一個接受德魯伊信仰和教導的人類




以下為個人主觀讀後心得,若有冒犯請見諒。

我期待這本小說已經好一段時間了,雖然當初在看到作者是 Knaak 之後有點抖...,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有進步,至少以一本就結束的故事而言比巨龍之日和巨龍之夜好上不少。


我一共花了2周的時間反覆閱讀3次,整個故事的大綱算是摸得很熟悉,上面的故事真的只是簡敘,實際的小說400餘頁,內容充足許多,在很多事物的描寫也更加的細膩。這個時候不得不推一下,書中內容出現大量 WOW 玩家熟悉的場景、人物,如果遊戲玩很熟的人閱讀起來會更有親切感;但是相對來說這本書也會很不適合剛入門遊戲或是 Warcraft 世界的讀者,畢竟出現的場景人物實在太多太雜了,沒有對整個世界觀有基本認識的話閱讀起來可能會格外辛苦。


另外也必須稱讚一下 Knaak 在描寫劇中人物的動作時,特別是在戰鬥方面也進步不少,許多動作場景可以寫的會聲會影,將許多法術的施法流程和人物的攻擊動作寫得很仔細,讓我光是在腦中想像他們的一招一式的攻擊和防禦就覺得很刺激了,再加上劇情的張力隨著故事的推演變的越來越大,讀到最後確實會讓人有很熱血的感覺!


說完了優點之後就是吐槽的時間,Knaak 很明顯在描述人物個性與感情上功力明顯不足,最讓我不滿意的就是 Lucan 這號角色。我想光看他的背景設定來說應該可以是個很有潛力的角色,但是他的存在感卻反而是個
道具性質的人物,Lucan 的個性和想法在書中毫無任何的進一步發展,在整部書他的用途就是帶著大家進入夢境之後再傳送出來,然後進去又出來、進去又出來,感覺就像是這個故事需要一個可以幫大家做傳送的人物,Lucan 就這樣被創造出來,然後沒了。相對來說 Thura 雖然一樣是個被創造出來當關鍵時刻用的角色,但是至少在她的個性和思考上就有進一步的發展和解釋,讓讀者更容易會投入這樣的人物,不得不說 Lucan 真的是整個小說最失敗的角色。


再來是有關 Malfurion 和 Tyrande 兩人的愛情,是的,大家都知道這兩人很相愛,但是 Knaak 你也沒必要一直用
這裡很危險快走 - 我絕對不要離開你的手法啊,用一次就算了,至少這樣還可以讓人感覺到這是個至死不渝的愛,但是類似的對話卻出現了3、4次以上,真的會讓人看了感覺厭煩啊!描寫愛情的方式有很多種,在同一本書內用一成不變的手法寫似乎就難以讓人起共鳴了。同樣是 Blizzard 喜歡聘雇的作家,拜託去跟 Golden 學學人家如何描寫 Arthas 和 Jaina 的愛情吧。


再來是書本閱讀的流暢度,前面的步驟掌握的還算不錯,一方面主線持續的推進,一方面在中間穿插寫寫世界各地受到夢魘入侵的情形,這樣子很好,我認為這至少讓我同時感受到翡翠夢魘的威脅,而且看到不同角色所懼怕的惡夢也挺有趣的。但是整個故事到了中後盤之後因為主線被拆成多線並行,變成場景必須切換,然後我個人真的對這裡不太滿意,後面場景切換的頻率之高可以說讓人看了眼花繚亂,導致我必須經常要往回翻翻複習才有把同一條故事線接起來看。減少一些場景切換的頻率,讓相同的一條線的故事進行長一點再換下一條,我相信這樣子這本小說閱讀起來步驟會更協調。


雖然抱怨了這麼多,不過我必須說至少我在閱讀的時候還算是挺享受的,也因此才會有讓我在短短兩周的時間內會想要重複再看,綜合來說這本書還是本好書,我依舊會推薦喜好 Warcraft 世界的版友們去購買,畢竟我所敘述的大綱不過是精簡中的精簡罷了。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38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