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萌的三國遊戲!》》領取免費金幣→創角送MYcard點數←地表最強無重力3000連擊
最後修訂:dort 2011-04-30 08:03:31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Garrosh Hellscream 卡爾洛斯·地獄吼



Garrosh Hellscream (卡爾洛斯·地獄吼)身為部落大英雄 Grom (格羅姆)的兒子而使他成為 Warsong Clan (戰歌部族)的正統繼承人,許多人似乎都認為他很年輕,但是實際上他和他父親的年紀在許多討論遊戲劇情的論壇中引起不少的爭辯和研究,而結果也出乎了大家的原本的想法。


首先要從獸人的皮膚來講起。一個健康的獸人皮膚是棕色的,而如果長期接觸到惡魔的墮落能量,不過有沒有直接接觸,都會導致皮膚從棕色轉成綠色。而如果喝下了惡魔的血液,會讓皮膚呈現鮮豔的綠色,眼睛變成火紅的顏色,這時再喝下過量的惡魔血液就會再使皮膚變成鮮豔的紅色。端看使用的時間線是哪一條,Grom 是在黑暗之門開門前19年或是1年前喝下惡魔之血,至此皮膚從棕色轉為綠色,有鑒於這種影響是永久的而且具有遺傳性,因此他生下 Garrosh 的時間點一定是在這之前,也就是在黑暗之門開啟的時候 Garrosh 是至少19歲或是1歲的。而到他在燃燒的遠征時所登場的年紀,也就至少有28歲,甚至可能高達51歲,而這不論如何這都比部落現在的大酋長 Thrall (索爾)年紀還要大。



吉雅用來治療染病獸人的小村莊

就當作 Garrosh 是 Grom 在獸人喝下惡魔之血的前不久才生下來的,因此當時他還是個嬰兒,那正是在 Draenor (德拉諾)發生激烈戰爭的時期。在獸人德萊尼的戰爭期間,有種叫做 Red Pox 的疾病在獸人之間流行,而年紀還小的 Garrosh 也染上了這種疾病。他被送到位於 Nagrand (納格蘭)的療養院讓有名的霜女主人 Geyah (吉雅)進行治療和照顧,因此雖然患了重病,Garrosh 卻幸運的遠離舊部落的核心而至始至終可以保持原有的健康棕色皮膚。


處於低潮期的卡爾洛斯

就這樣 Garrosh 在這個偏僻的小村落長大了,他從未親眼見到戰爭的慘況,但從旅人的傳言中他得知原來自己的父親是第一個帶頭喝下惡魔之血的獸人,這讓他深深以自己的父親為恥。因此即使長大成人,他在燃燒的遠征中的表現卻是非常的低調無力,認為自己帶著污染而使獸人墮落的血脈,他憎恨自己的身世,身為村中重要的戰士卻放著同族的弱小被敵人攻擊和入侵,面對前來的協助的冒險者也悲觀的認為這對一切都沒有絲毫的幫助。相對的,原本一樣因為染病而來到這裡接受治療並且長大的 Dranosh Saurfang (德拉諾斯·薩魯法爾) 就積極許多,他努力的想要替死去的族人復仇,他渴望正義可以得到伸張,他深信著自己可以拯救族人而他的命運就在遠方等待他。至於 Garrosh 的消沉則一直到 Nagrand 的威脅被逐步驅逐之後開始轉變。

歸鄉的索爾準備召喚元素之靈來激勵故友之子

在好心冒險者的努力下村中長老祖母 Geyah 的病情也好轉了,部落的大酋長 Thrall 在此時終於踏上了他真正的家鄉。雖然年紀相差很多,但是 Thrall 一直把 Grom 視為他的好兄弟,而在得知 Grom 有子嗣以及其低潮的狀況之後,爲了提振已故摯友的兒子精神,Thrall 呼喚了元素之靈來讓 Garrosh 得以目睹他的父親雖然是第一個喝下惡魔之血的獸人,卻也是把獸人惡魔枷鎖解放的人。Grom 的贖罪行為讓 Garrosh 內心的原罪罪惡感消失,他終於可以不用再承擔那份使他幾乎窒息的鐵鏈,他見到勇敢的父親不畏懼死亡的吶喊。這一天 Garrosh 得到了救贖,他發自內心的大喊:

I am Garrosh Hellscream, son of Grom, chieftain of the Mag'har! Let the battle call of Hellscream give you courage and strength! Be lifted by my rallying cry.
我是卡爾洛斯·地獄吼,格羅姆之子,瑪格哈的酋長,讓地獄吼的戰鬥嚎叫給予你們勇氣和力量吧!在我的重整之聲中站起來吧!

脫胎換骨,Garrosh 現在是個充滿勇氣和力量的獸人,再也沒有任何事物可以綁住他。於是 Thrall 把 Garrosh 帶回去 Orgrimmar (奧格瑪),讓他成為 Warsong Clan 的新酋長,他知道現在的 Garrosh 充滿了力量,是新生代部落不可或缺的人才,只不過事情並沒有如 Thrall 所預料。


Garrosh 消沉了數十年,而現在他終於有機會展現自己。對於一個獸人戰士來說,最好展現自己的機會就是戰鬥,尤其是戰爭,在戰爭中光榮戰死固然是個榮耀,但是凱旋而得到勝利就更不得了了,Garrosh 期待有個可以給他證明自己的時機。不過這樣的行為就和 Thrall 的國家方針出現了極大的衝突,Thrall 身為一個睿智的領導者,直到戰爭是消耗自己國力的武鬥行為,況且第三次大戰才結束6年,北方有來自 Scourge (天譴軍)的威脅,內部還有許多難以平息的反動勢力,和聯盟之間雖然沒有全面衝突但是大量的摩擦衝突卻是難以避免,該如何才可以讓自己的人民得到安心而和平的生活是 Thrall 一直苦惱的。於是 Thrall 和 Garrosh 兩人之間的嫌隙就開始產生。



格羅姆和索爾共同對抗惡魔戰鬥

對 Garrosh 而言 Thrall 其實就只是一個大酋長,兩人也才認識幾個月,完全稱不上有任何交情。再來 Garrosh 過去的歲月都在 Outland (外域)度過,他既沒有親身經歷過舊部落的瓦解,也沒有親眼看到新部落的重生,第三次大戰末期大連軍對抗惡魔史詩戰鬥他也完全沒有參與,因此他沒有任何和其他種族共同患難的經驗。又 Thrall 本身謙卑又太尊敬 Grom 了,以至於他完全沒有表現出自己其實也是非常的努力,當時展現給 Garrosh 看的回憶只看到 Thrall 被惡魔擊倒,最後卻是靠著 Grom 當頭給惡魔致命一擊,救了 Thrall 的同時也救了獸人。但要知道重新解放和領導獸人,把重要的薩滿祖靈信仰和自由帶回獸人,恢復獸人傳統尊貴文化,組織並且結盟各種族成新生代部落的大功臣,如此多的功績都是 Thrall 用他血淚換取而來。雖然 Thrall 在歌謠中吟唱著 Grom 的功績,但是這位大酋長的故事卻是更值得吟遊詩人傳誦下去。


就算 Garrosh 事後從別人口中得知 Thrall 的故事,但是他沒有其他那些獸人的悲慘遭遇,只是口耳相傳而沒有親身體驗的結果,這使的 Garrosh 對 Thrall 本身的權威產生了質疑,任何人都是這樣的。況且 Garrosh 的父親已死,他不像 Dranosh Saurfang 還有父親教誨,於是自己想要建功而發動戰爭的提議卻被 Thrall 壓住,這讓 Garrosh 可能開始懷疑是不是 Thrall 在嫉妒而排擠他,只因為他有他父親高貴的血脈 – 那個拯救獸人的大英雄。再加上 Garrosh 年紀也比 Thrall 大,Thrall 如此年輕還要靠他爸來救,那他為何要聽這一個沒用的年輕小夥子的話?從猜忌到憤怒,從憤怒到反對,從反對到憎恨,於是 Garrosh 在巫妖王之怒的年代初期對 Thrall 的態度明顯很糟糕,尤其是我們還可以看到他直接對大酋長如此嗆聲:

A TRUE warchief will never partner with cowards!

一個真正的大酋長才不會和懦夫結盟!

這樣一句話可以做兩種解釋,一個是表面的,也就是真正的大酋長是不會和懦夫結盟,而這個懦夫就是聯盟;另外一個則是裏面的意思,因為他不認為 Thrall 適合當酋長,他認為他自己適合當,他才是真正的大酋長,而他不會想要和 Thrall 這樣的懦夫在一起。而這種話根本就是想要公開挑戰大酋長的權威,更別說在出兵 Northrend (北裂境)前的那次决鬥。


至於 Thrall,他到底知不知道 Garrosh 的態度呢?答案絕對是肯定的,不然就不會在 Northrend 的西邊登岸地派出了他最信賴,也是目前部落最強的戰士 Varok Saurfang (瓦洛克·薩魯法爾)去,這位是歷經三次慘烈的大戰,新舊部落的興衰,並且擔任新部落和新聯盟的聯軍進攻 Ahn'Qiraj (安其拉)帝國的最高統帥,他還有個有名的兄弟 Broxigar (布洛希加)- 一個在上古之戰成名的傳說戰士。Thrall 派出如此強的人跟去而且還只是協助 Garrosh 的戰鬥當副將其實可以看出他另有原因的,這實際上是要就近監視 Garrosh 的行動以避免他做出脫軌的行為。在許多許多的任務和對話我們都可以得知,Varok 要我們提防 Garrosh,甚至還秘密寫信給幫助部落多次的冒險者,告知現在的危急情況。Varok 還親口說出如果 Garrosh 犯下了不可饒恕的大錯,如再度把部落再度帶入深淵,他將會親自處決 Garrosh。而這個極有可能就是 Thrall 給 Varok 的秘密任務


影音名稱secretsofulduar
再度鬧事的卡爾洛斯

那 Thrall 的態度呢?Garrosh 是故人之子,Thrall 認為自己身為他父親的摯友,有義務要提拔並教導他,讓他成為像他父親一樣偉大的獸人。因此在很多重要場合中 Thrall 刻意帶著 Garrosh 前往就是想要讓他見識大場面,給他學習外交的機會,學習如何統禦,甚至期許他成為一個出色的領導者。但即使 Thrall 先前都說要求他控制自己行為,Garrosh 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做出脫序的行為,面對難以管教而不成才的 Garrosh,大酋長 Thrall 難掩失望的表情,語重心長的道出:

You DISAPPOINTED me, Garrosh!

你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

能夠讓 Thrall 說出這樣的話也不簡單了,因為他一直都是充滿著期望。


又 Thrall 曾經接受 Jaina (珍娜)的提議來和好不容易聯絡到人類的國王 Varian (瓦里安)進行一次的和平和貿易的協定,地點就是在 Theramore (塞拉摩)。在這次的會談中 Thrall 帶了 Garrosh 前往,打算給他學習和別的種族打交道的機會,不過當時的 Garrosh 就顯示出種種對於和平會談的不耐煩,又不斷的打量著聯盟城市的軍事建築,思考以後要如何來攻打。而其實這個和平會議起初一直進行的很順利,Thrall 也直接表示出他很喜歡 Varian,更喜歡這國王的兒子 Anduin (安杜因),他稱贊這個小王子前途無限。在這個會議的討論中雙方決定了許多貿易協定,不過這都在接下來的暗殺行動中宣告破滅。


破碎的和談會議

Twilight's Hammer (暮光之錘)派出了許多刺客打算一次殺掉這些領導者來挑起全面戰爭,雖然這些刺客馬上就被英雄轟跑了,但是卻讓 Varian 回想起自己的父親被暗殺,進而認為這是 Thrall 想要用的卑鄙招數,Thrall 苦無證據來證明自己是清白的,只能回答他希望 Varian 可以重新思考清楚,因為時間會證明一切這些刺客絕對不是他派出的。不過 Garrosh 就在這裡開始大鬧了,他渴望想要建功,想把刺客全部殺掉不留活口,這樣的行為更讓 Varian 以為是部落想要殺人滅口,接著又不顧 Thrall 制止大聲的呼喊就是 Jaina 和 Varian 想要聯手滅掉部落,於是整件事情鬧得灰頭土臉,雙方各說各話、分別離去。

影音名稱garroshchallengethrall
卡爾洛斯挑戰大酋長索爾

離開前 Jaina 對 Thrall 說了一些話,除了安慰和她會想辦法找出真相證明 Thrall 的清白給 Varian 知道之外,Jaina 還要 Thrall 小心 Garrosh 這個人,她認為 Garrosh 在 Thrall 的統治下是不會安分的。不過 Thrall 的回答卻是最讓人意外的,Thrall 說他能感受到一個可能發生在未來的預言:Garrosh 將會在未來的某個時機挑戰 Thrall 的一切,包含部落的大酋長位置,以及 Thrall 的性命,然後 Thrall 可能會被迫親自殺死 Garrosh。所以 Thrall 他說出了真相,他老早就有自己可能要和已故摯友的兒子戰鬥或是殺了他的可能性,儘管 Garrosh 是新生部落的重要戰力。於是接下來 Thrall 對 Garrosh 的態度和行為就可以很明白的看到,Thrall 非常的控制住自己,他不想做出如此殘忍的行為,他在和 Garrosh 的第一次决鬥中儘量保留自己的實力以免傷害到 Garrosh,他不斷的勸解 Garrosh 期望他可以改正的一天,並且在最後讓 Varok 去執行監視計劃 - 如果真的必須殺死 Garrosh。


而在資料片
浩劫與重生中,Thrall 和 Garrosh 兩個人之間的恩怨也越來越深,Thrall 開始控制不住這個脫韁的野馬,一頭熱的 Garrosh 不斷的想要拓展自己的野心,他把獸人的首都改建成更適合在軍事的用途上,他對夜精靈人類的領土不斷的進行拓張,種種的行為都不斷的加深兩個陣營之間的緊張關係。其實這還蠻令人感慨的,如果 Thrall 的預言成真,那將會是未來部落內部的一場驚濤駭浪!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44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