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抽iPhone&8000旅遊金全新多樣化玩法,爽感體驗助蠻伐敵與你同行!艾琳魔拳師 激萌上陣
最後修訂:voter 2007-06-01 17:31:08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作者:城邦出版控股集團法務副理/chris Hsu


 
  遊戲上櫃公司華義國際於二○○五年一月二十一日於股市觀測站上刊登一則重大訊息(http://mops.tse.com.tw/server- java/t05st01),這則消息是針對華義國際在日本與日商迪吉帕克公司(DIGIPARK INC.),就有關線上遊戲《石器時代(STONE AGE)》著作權訟訴一案,依法對投資大眾提出說明。華義國際特別聲明這起關於《石器時代》的著作權訴訟,對該公司的財務以及業務方面沒有重大影響,並且他們也已經委請日本黑田法律事務所的律師審慎處理這起訟訴。
■「華義」為國內線上遊戲的開拓者
  談起這件事情,可能得先翻開當初線上遊戲初始風行的歷史。在單機版遊戲市場呈現飽和狀態時,各家公司都陷入營收困難的問題。原先也是經營單機遊戲的華義國際,開始著手朝網路遊戲發展,不過在當時國內網路遊戲製作技術尚未成熟下,要國內廠商自行研發網路遊戲,在技術瓶頸無法克服的狀況下,華義國際與其他本土廠商一樣,都先以代理角色出發。華義國際於一九九九年於日本順利簽下《石器時代》,二○○○年四月便正式在台灣推出首宗網路線上多人遊戲,掀起熱潮,《石器時代》這款遊戲可以算是國內線上遊戲石器時代的開拓者。日後由於華義國際在市場上操作得當,這款遊戲為公司帶來了穩定的營收,為華義國際在線上遊戲市場奠定了穩定的地位。但是,當初契約締結上可能存在的一些未注意事項,為日後這樁糾紛埋下不可預知的變數,究竟國內遊戲公司在創意開發與行銷工作的同時,是否對於契約細節都充分掌握?內聘法務或委外律師能否充分瞭解遊戲產業的執行過程?
■原研發廠來台告代理商?!
  根據報載,華義國際表示二○○○年四月時華義國際就向DIGIPARK公司取得《石器時代》這款線上遊戲的營運代理權,但因為原廠並沒有辦法對這款遊戲產品持續維持良好的支援,因此到了二○○一年時,他們就向DIGIPARK公司買斷「石器石代」在中國大陸及台灣兩地市場的版權,華義國際因此取得該遊戲軟體的原始碼,所以在後續版本的更新、遊戲結構的變更,他們都享有自主權。但是日本原廠DIGIPARK在二年前,向台北地方法院提起訴訟,理由是認為華義國際侵害其權利,要求華義國際賠償,但後來台北地方法院駁回該訴訟,但DIGIPARK公司仍不甘心,日前在日本大阪地方法院再次提起訴訟。華義國際強調,當時已經買斷版權,因此該訴訟贏面相當大。
■韓國版權分屬不清,到底誰對誰錯?
  不過實際狀況與筆者調查與了解的有些出入,究竟一開始華義國際是向DIGIPARK公司取得《石器時代》的授權?還是向JSS公司取得授權?筆者推斷一開始華義國際是向原開發廠JSS公司(JAPAN SYSTEM SUPPLY INC.)獲得遊戲營運的代理授權,但由於JSS公司於二○○○年十月十三日因日本金融風暴產生財務危機被大阪地方法院宣告破產,而無法繼續維持後續研發與經營的工作,當時JSS公司對外向玩者們貼出公告,告知此事(http://www.geocities.co.jp/Playtown- Bingo/2451/),表示已無法再提供程式更新,遊戲伺服器將只能維持原有的狀態繼續執行下去。日後這款遊戲的所有版權,可能因為破產程序由債務人承受JSS資產的關係,轉移到DIGIPARK這家公司身上。
   目前日本的《STONE AGE》線上遊戲,由知名遊戲公司BOTHTEC繼續獲得授權經營,但版權仍歸屬DIGIPARK所有(http: //www.stoneage.to/)。中間過程是否如筆者猜測的這般,可能還是得問當事人比較清楚。
  這件訴訟的未來發展究竟如何,是否真如華義國際對外所宣稱的這般樂觀,筆者認為頗有討論的空間。二○○三年DIGIPARK公司在台灣委託律師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侵權行為訴訟,原告DIGIPARK公司認為被告華義國際公司有違反授權合約進行越區銷售,並且有自行升級軟體的行為,在原告解除契約後被告仍持續使用《石器時代》的軟體程式,因而請求排除侵害及損害賠償,DIGIPARK公司並且同時向法院聲請假執行,希望能凍結華義國際對於《石器時代》這款線上遊戲的所有銷售行為。
■訟訴管轄應該在台灣還是在日本?
  不過經過法院審理後,法院以《九十二年智字第一七號民事裁定》駁回原告之訴以及假執行的聲請,法院並未對案件內容進行實體裁判。也就是說 DIGIPARK公司跟華義國際公司任一方都並未獲得實質的勝訴判決,華義國際在當時只是暫時擺脫訴訟纏身而已。法院認為本案原告的主張跟請求是否成立,必須依照DIGIPARK公司與華義國際公司當初所簽訂契約的文義內容來進行解釋,而兩家公司當時所訂立之《開發製造銷售許諾契約書》,其中第十四條約定「甲乙雙方就本合約或關於本合約所生之爭議,同意以日本大阪地方法院為第一審專屬管轄法院」,且第十五條也約定「本合約以日本法作為解釋及適用之準據法」,所以日本大阪地方法院才是雙方訴訟的管轄法院,原告DIGIPARK公司向台北地院提起訴訟,算是欠缺訴訟要件,依照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二四九條第一項第六款的規定,應予以駁回。
  本國公司與外國公司因契約問題發生民事訴訟爭議時,這類的案件屬於涉外民事訴訟,遇到這類案件時法院必須判斷自己究竟有沒有管轄權,簡單來說就是法院能不能夠就該案進行審判,這必須依照各國國際私法的規定來決定。我國對於涉外訴訟管轄權之確定,除了《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三條關於禁治產宣告之管轄,同法第四條關於死亡宣告之管轄外,其餘均類推適用《民事訴訟法》之規定。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二十四條之規定,當事人得以合意定第一審管轄法院,這項規定也能夠適用在涉外案件上,也就是華義國際與DIGIPARK公司對於「甲乙雙方就本合約或關於本合約所生之爭議,同意以日本大阪地方法院為第一審專屬管轄法院」的這項約定,對雙方以及我國法院都是有拘束力的,既然雙方約定以日本大阪地方法院為第一審專屬管轄法院,台灣台北地方法院當然就沒有管轄權了,因為所謂的專屬(EXCLUSIVE)是有排他性的意思,也就是說只有日本大阪地方法院才能審理這個案子。
  《九十二年智字第一七號民事裁定》這項裁判,讓DIGIPARK公司不但無法在我國法院尋求救濟,而且連假處分聲請都無法順利進行,DIGIPARK 公司不服台北地方法院的裁定,後來又向台灣高等法院提起抗告,但最終還是遭高等法院以《九十二年度抗字第二七八六號民事裁定》駁回,這件案子暫時在二○○ 三年十月時告一段落。為了取得勝訴判決,DIGIPARK公司還是回到了日本向大阪地方法院提起訴訟,這並非DIGIPARK公司在台灣受了敗訴結果而不甘心,而只是他們必須依照原先合約的約定來進行。
■謎樣的契約內容如何訂定
  國內很多公司與國外洽談版權合作授權時,由於經常是以對方提供的合約版本作為簽約版本,因此在管轄法院(JURISDICTION)與準據法(GOVERNING LAW)的約定上,多以對方所在地的法律以及管轄法院為準。在DIGIPARK公司與華義國際公司的案件上,看起來似乎目前是華義國際佔了上風,但是情況真的是這樣樂觀嗎?筆者有不同看法。首先,全案的關鍵在於雙方所簽訂的合約,是否真的如華義國際所宣稱的那樣,華義國際是否擁有所謂買斷的權利,可以依照當初取得的軟體程式原始碼,持續改作衍生並創造出不同的升級版本,繼續讓華義國際能夠對外經營,甚至在中國大陸與其他廠商合作?關於這點的爭執,必須就契約內容的文句來進行解釋。
  台灣與日本所簽訂的授權合約,多以日文撰寫,而本案華義國際與DIGIPARK公司所簽訂的《開發製造銷售許諾契約書》,就合約名義上看來似乎應可推斷為日文契約版本。關於契約文義的解釋,日本法院與台灣法院相較之下,無須翻譯即可逕作判斷,在掌握契約文義方面,DIGIPARK公司沒道理做了錯誤的判斷,也絕無道理出爾反爾地對合作廠商提出控告,究竟這中間是不是華義國際當初在締約時對契約的權利內容有了誤會?再者,華義國際跨海到日本法院進行答辯,縱使聘請日本律師代為主張權利,仍有審判環境與言語溝通上的劣勢,華義國際能否順利獲得勝訴判決,還有待我們就後續訴訟進度觀察。
■訴訟結果對「華義」影響深厚
  如果目前這個在日本的訴訟案件,最終由華義國際獲得勝訴判決,那麼情況就單純許多,華義國際仍舊可以安穩的在台灣與中國大陸兩地繼續順利經營《石器時代》,甚至改版衍生為《石器時代2》。如果情況並不如華義國際所預測的這樣樂觀,那麼他們可能就得面臨公司經營上的重大考驗,敗訴的結果可能不只是支付為數可觀的賠償,中國大陸地區的經營上也將出現重大轉折,無論如何,華義國際與投資大眾絕對不可小看這場訴訟可能造成的結果。
  台灣的線上遊戲產業發展了這麼多年,華義國際也算是元老級的遊戲廠商,華義國際在當初引進國內首款日本線上遊戲《石器時代》時,曾造成全國網路風潮,帶領台灣正式進入線上遊戲領域,《石器時代》並蟬聯電玩軟體銷售冠軍達三個月之久,也曾經打入大陸市場的前三名。華義國際在草創初期階段,所投入的心力與規模絕對比不上現在,這也是國內各家遊戲廠商面臨的問題,如果因為一時的合約問題,而造成一家公司的後續經營產生重大困難,將絕非台灣線上遊戲界之福。經濟部工業局對國內遊戲廠商的發展,可算是不遺餘力地輔導,不過我們也希望在合約締結與類似訴訟案件的處理,能看到政府機關提供多些協助,讓廠商能夠安心的把心力投注於遊戲的經營上。
本文出處:2005.03.秘笈總動員No27.-法律教室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21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