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開放世界的一騎當千!半年成為網頁設計師傳說中的對決登入送VIP免門票電競公開賽3/9-11
最後修訂:kurapikat 2010-04-08 19:24:48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另一個種族

希律族(Herodian),位於Lyra星系的Vega行星(天琴座的織女星),僅距離地球約26光年,為一個高度開發的好戰種族。
(Herodian:在聖經裡原意是意味著希律王的追隨者,也被稱為暴君的代名詞。希律族的取名由來是因為他們以殘忍著名)


‧天琴座的織女星-希律族(Herodian)所在地

希律族是非常好戰的種族,靠著卓越的文明科技抹殺其他生命體,並佔領利用當地的文明和資源而聞名。在希律族殘酷的統治下,整個Lyra星系的其餘文明形成了一個反勢力聯盟,為了生存只能慢慢團結聚集力量。特別是建設希律族文明的塔魯司(Taurus)星座(金牛座)的各種族對希律族的殘忍和好戰特別警惕。


‧金牛座-塔魯司星團聯合軍的軍營

包括著名的M45昴宿星團(Pleiades)和畢宿星團(HyADes)的金牛座各種族為與希律族對抗成立了聯合勢力。


‧昴宿星團(Pleiades)和畢宿星團(HyADes)

希律族為保持戰爭中持續的利益,因此決定在其他種族成立聯合軍,採取先發制人策略,意欲挑起戰爭。

按人類時間計算,希律族與金牛座種族的戰爭持續了數萬年,因不得已的資源匱乏,讓彼此進入了休戰狀態。金牛座聯合軍和希律族在休戰中苟延殘喘,為防範彼此,因而不得不建立特別的方案。希律族社會需要大量資源來維持並發展文明,無止盡的侵略及擴張,是希律族尋求資源的方式。

希律族以特有的方式獲取資源,他們將自己開發的特殊微生物發射到目標星球,在毀滅該星球的全部種族後佔取對方資源。而希律族為了獲取更多的資源,以除掉競爭對手金牛座聯合軍,因此將目標轉移到人類銀河系。

為了獲取人類資源,希律族早將特殊的微生物發射到地球。在與金牛座聯合軍的戰爭期間,希律族萬般沒有想到人類會在銀河系中成長如此快速,因為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種族能抵擋那些病毒。

為了確保人類無法威脅到希律族,希律族加強了原先使用的病毒,也就是在與金牛座聯合軍戰鬥時使用過的最新生化武器。大部分的人類束手無策地死去,他們不知道是被誰殺死,連為什麼被殺死都不知道。希律族堅信人類的銀河系是他們的,但是他們的如意算盤卻打錯了,雖然大部分人類被入侵滅亡,倖存下來的類,開發出了對抗新病毒的武器

變異的病毒,人類的滅亡


新病毒的出現,沉重打擊了靠著一股勇往直前的精神來開發銀河系的人類。致命病毒在多處人口稠密的殖民地同時爆發。無數的學者和醫生為了戰勝新病毒無不竭盡全力,但通常實驗未果就感染病毒紛紛死亡。人類對新病毒的瞭解只有一點,那就是症狀與當年毀滅地球和太陽系的阿肯病毒相似。被病毒感染的人露出極度興奮和好戰性,最後殺害他人或互相廝殺身亡。感染阿肯病毒的人最長可生存至7天,但只要染上新型病毒,8小時內就能喪生,無一例外。

最可怕的是,這種新病毒不只致死率高,其駭人的傳染能力也是阿肯病毒無法相比的。它能在超高溫和超低溫下活動,並藉由各種媒介途徑快速傳染,爆發災情後的短短短數小時,病毒通過運輸船、定期航班的聯絡船、個人的小型宇宙船,紛紛傳播到未感染地區。

全銀河系90%的人類瞬間死亡。
人類唯一的生存方法是切斷所有與外界的聯絡。

為了阻斷病毒的擴散,尚未感染的地區,決斷地破壞了與外界的聯繫平台,甚至切斷了所有通信。幸運的是,部分地區沒被這種致命的病毒感染,包括了島玄博士居住的營區。島玄博士大膽推測,這致命的新病毒與過去的阿肯病毒有關,他和阿肯病毒研究室的學者將新的病毒命名為「神秘阿肯變種病毒」。

在切斷與外界通信的前夕,他拿著從感染地區送來的數據開始了研究。不久之,阿肯病毒研究室所在的拉布蘭營區發生令人震驚的事件,就是發現了營區內極有可能存在神秘變種病毒。但是未知的原因使得神秘變種病毒停止了生命跡象,像進入潛伏期的病原體,隱藏了自己的原貌。

為了確認所發現的潛伏病毒是否為「神秘阿肯變種病毒」,阿肯病毒研究室的學者,活化了所發現的病毒。當神秘變種病毒被活化後,5名研究人員立即遭受感染,在8小時之內紛紛喪生。原以為慘劇的幕廉將於拉布蘭營區再度升起,但是病毒不久後卻因不明原因,終止了生命跡象。島玄博士和阿肯病毒研究室的成員認為,使該病毒停止活動的原因,應該是拉布蘭營區特有的環境所造成,因為這一切都是在把所有交通和通信設施毀壞後才發生的。但是,他們仍無法證實自己的推測。

就算於拉布蘭營區發送通信信號,其他營區的人類也未必能收到。但是阿肯病毒研究室的成員為了人類生存,還是全力嘗試對外的聯絡。他們一方面研究拉布蘭營區的環境,另一方面努力讓其他營區人員獲知這個訊息。原本營區和營區的遠距離通信只能通過平台進行,但是所有營區的通訊平台已經毀壞,希望隨著越來越多的挫折,終究成了泡影。


此時,阿肯病毒研究室的成員得知,拉布蘭營區中心發現從全新未知的礦物-「魔石」。這種神奇礦物比人類歷史中所發現的任何一種礦物,都來的更有強大威力。

拉布蘭營區的地方政府特別隱瞞此事,連開發也在秘密中進行。這項大發現-「魔石」,使得變種阿肯病毒慘劇漸漸地從人們記憶中消失。當然,阿肯病毒研究室的成員密切注意這項新物體,並推測因為魔石的出現,才使得阿肯病毒變種病毒無法活動。研究指出,魔石會發出特殊波長,一種被譽為靈魂波長的能量,這個能量和侵入人類大腦造成極度刺激好戰性的阿肯病毒變種病毒,兩者可能存有著某種關聯性。

阿肯病毒研究室隨即向拉布蘭營區行政部門提出申請,以便研究變種阿肯病毒和魔石的關係。他們的假設很快被證明是對的,在研究室可以活化的阿肯病毒變種病毒,但是在有魔石的地方,用什麼方法都無法將病毒活化。在拉布蘭營區營區行政部的全力支持下,阿肯病毒俱樂部的研究員想利用魔石研究,以製造出可以消除變種阿肯病毒的疫苗。但是在連魔石本質都沒有掌握的情況下,加以利用並改造來重新開發新物品是不可能的。就在行政部所屬研究員和阿肯病毒研究室人員努力研究疫苗的同時,有一艘不明的飛行船正航向拉布蘭營區。

拉布蘭營區政府向飛行船發送多次的警告信息和查詢信號,但是從飛行船回傳的訊息卻令政府驚訝恐慌,那是一個簡單且明白的訊息─拉布蘭營區外部星球G-71的毀滅消息。當時,任何人類所擁有的武器都無法達到瞬間破壞星球的程度,但此艘不明飛行船只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便將居住在G-71星球的四千萬人於30分鐘內全數殲滅。

拉布蘭營區的人類頓時陷入了極度恐慌。同時,營區的防禦艦艇全面進行空擊以防禦飛行船。但更令人驚恐的是,防禦軍隊甚至還沒接近船體,拉布蘭的人們只看見一道道如核爆般閃亮的光暈,所有防禦艦艇便蒸發般消失,再也無法聯繫。

不明飛行船漸漸地逼近G-06的中心-拉布蘭營區。在逼近的過程中,飛行船大規模地屠殺人類。處在混亂恐慌狀態的G-06星球人類,想盡了各種辦法逃脫,但是唯一的連外通道早就被政府下令破壞了。有些英勇的人們使用苦戰突圍的方法強行離開G-06星球,但在外太空等待這些以為幸運脫逃的人類的,是更多不明飛行船的炮火。所有逃出或來不及逃出營區的人們,通通成為了宇宙塵埃。

此時,島玄博士懷疑不明飛行船與變種阿肯病毒有關,並進一步推測出,過去毀滅地球和太陽系的阿肯病毒,是擁有不明飛行船的種族所開發出來。如果真是這樣,是否可以用那些使變種病毒無法活動的魔石,來制止不明飛行船呢?島玄博士心想著。

他把自己的想法講給地方政府和阿肯病毒俱樂部成員,而這些徒剩恐慌的官員、成員們,沒有一個人願意聽信他的話。G-06行星陷入了全面性混亂中,失去理智的人們或者成為暴徒,或者自行了斷。星球頓時成為無政府狀態,當G-06的人類即將全數滅絕時,不明飛行船突然停止了攻擊,並且轉換方向往營區外面撤回。
島玄博士說服同事加緊腳步來研究魔石,他發現,魔石可以與具有思考能力的生物,直接進行靈魂交流,並且可以利用本身強大的爆發力轉換為龐大的新能源。島玄博士認為,魔石的靈魂波長對不明飛行船的操控者產生了部份影響,否則屠殺中的飛行船是沒有理由撤回的。

島玄博士的研究再也無法繼續下去了,因為隸屬於政府的防衛軍也成為暴徒的情況下,失去了所有的防衛及資金援助。島玄博士聚集了與他有相同想法的研究人員,意欲逃離G-06星球。他需要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中繼續研究魔石,這可能是人類生存的唯一希望。島玄博士和阿肯病毒研究室成員逃出G-06星球後不久,營區外圍的不明飛行船突然爆炸,猛烈的爆炸將拉布蘭營區推向死亡之地。

諾爾斯—嶄新的希望,更深層的絕望


逃脫出拉布蘭營區的島玄博士一行人,開始了往不明飛行船的相反方向無限航行。他們為了找出人類可以生存的營區,而在銀河系中漂泊。但是,沒有一個營區回應他們的信息。儘管如此,他們在維持航行的同時仍必須繼續進行研究。雖然島玄博士的同伴們一個接一個地死去,但他從未因此喪失信心,他堅信,一定還有人類存活的行星。這也是可以支撐他存活的意志。倖存的阿肯病毒研究室成員在人類所開發的銀河空間裡,花費了30年的歲月,苦苦找尋人類的痕跡。無奈隨著時間過去,大部分研究人員已陸續喪生,當他們找到有人類生存的行星時,只剩下島玄博士和兩名同伴。克拉行星的諾爾斯營區-少數僅存的人類營區。

諾爾斯營區是在「地球聯合」的緊密計劃下,為了研究超能力者、罪犯和社會不適應人員的特殊開發地區。這個研究是以新人類開發、新人類誕生為目的而誕生的。在第一次銀河開發計劃結束後,作為銀河系人類政府的「地球聯合」認為,要完全征服銀河界,人類的身體必須要變得更加強壯。這也是在每個擁有突出文明的種族與其他種族生物進行戰爭時,所得知的必然道理。

「地球聯合」中的犯罪人員及擁有特殊能力的社會不適應人員,和研究監督人員居住在各星系,研究新人類的誕生。諾爾斯中心是其中的一個。但是,這個地方也因為變種阿肯病毒的侵襲,封閉了連絡平台,與外部切斷聯絡。島玄博士和生存下來的阿肯研究室人員,堅信這個地方就是人類可以重生之地。他們興沖沖地帶著魔石的有關研究資料進了諾爾斯中心,等待他們的居然是…

島玄的日記,無盡的悲哀

以地球時間為準,我和我的同伴為了尋找人類生存的星球,在黑暗宇宙尋覓了33年。同行的26人當中,目前活著的只有我和2個同伴。33年後,正當放棄希望時,我們終於找到了尚有人類氣息的行星。我和倖存的兩名同伴,終於能將我們的秘密,也就是想滅絕人類的希律族陰謀揭穿了。但是,我們所找到僅存人類的各行星現象,使我們的希望成為了泡影。我和我的同伴們親眼目睹了人類在諾爾斯中心的罪行,目睹了人類對人類所做的一切,目睹了「地球聯合」在新人類研究計劃的美名之下,所進行的那些行為。

最後剩下的兩名研究人員,在到達這個行星後,相繼死去了。殺害他們的,不是阿肯變種病毒,也不是開發病毒的希律族,殺害他們的就是我們人類。我看著逐漸變成惡魔的人類,終於明白,人類是不該生存下去的邪惡生命。在三十年的時間裡,同伴的生命都是為了不該生存下來的邪惡而犧牲。也許這是我最後的航行記錄。我不想再運行維持生命的裝置,不想再重複絕望,甚至我不知道這些記錄是為誰而留。在三十多年中,我們得知了滅亡人類的阿肯變種病毒的秘密,和製造此病毒的希律族,以及可以制止希律族的唯一希望—魔石。

人類是野獸,是貪婪的野獸,不能與任何人一起共享世界的野獸,所以我相信,能消滅希律族的,也只有人類。如果希律族和人類不能共存於世,我還是希望留下來的是人類。成為陰謀的試驗品,也許正是因為我也是人的緣故吧。

——摘自島玄博士航行日記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2.41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