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再現 仙俠重生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35:01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銀松森林



焦點:女妖之王希瓦娜斯·風行者之死


銀松森林就像提里斯法林地一樣地貌幾乎沒受到大災變的直接影響,但是除此之外整個地區已經人事全非,基本上現在這裡是個部落與聯盟的激戰地區。


在5年下來,幾乎整個森林的天譴軍勢力全部被驅逐走,只留下一些因為瘟疫而造成的感染野生動物。另外被遺忘者當然也成功的打倒召喚狼人的大法師阿魯高,連同他的那群月怒狼人全部消滅。現在的銀松森林是完全看不到天譴軍以及月怒狼人的影子。


休養了一段時間之後,女妖之王希瓦娜斯·風行者女士重新集結了新招募的部份兵力,開始延續吉爾尼斯戰役的第二回合。這次女王將展現她的新戰力,她在巫妖王阿薩斯敗亡之後就收編了一群前天譴軍的精英部隊,一些失去主人的華爾琪加入了被遺忘者的勢力,將女妖之王希瓦娜斯當做新主人服侍,為此希瓦娜斯決定將這股新力量展現給大酋長卡爾洛斯觀看,以證明自己已經準備好,挽救上一回合戰役的失敗。

希瓦娜斯:
Where's that ogre-headed buffoon? Ah, speak of the devil.
那個像食人魔一樣笨的豬頭還沒來嗎?啊!說到人就到。

一個來自奧格瑪的傳送門在旁邊開啟,大酋長卡爾洛斯帶著許多獸人戰士通過傳送門到達此地。

卡爾洛斯:

This better be important, Sylvanas. You know how I detest this place and its foul stench. Why have you called for me? And more importantly, what are those Scourge fiends doing here?
希瓦娜斯,這件事情最好很重要,你應該知道我很討厭這個地方和那邪惡的臭味。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為何這些天譴軍的怪物也在這裡?


希瓦娜斯:
Warchief, so glad you could make it. With the death of the Lich King, many of the more intelligent Scourge became unemployed. Those “fiends” as you so delicately put it, are called val'kyr. They are under my command now. And they are part of the reason that I asked to see you.
大酋長,我很高興你能前來,自從巫妖王死了之後,許多比較有智慧的天譴軍失去了雇主,這些你所說的怪物就是華爾琪,他們現在聽從我的命令,而且他們就是我請求見你的原因。

卡爾洛斯:
Get on with it, Sylvanas.
繼續,希瓦娜斯。

希瓦娜斯:

Very well, Warchief. I have solved the plight of the forsaken! As a race, we Forsaken are unable to procreate. With the aid ofthe val'kyr, we are not able to take the corpses of the fallen and create new Forsaken. Agatha, show the Warchief!
好的,大酋長。我已經解決了現在被遺忘者的困境了!以一個種族來說,被遺忘者是無法生育的,但靠著華爾琪的幫助,我們現在可以把這些屍體當做製造新遺忘者的來源。Agatha,展現給大酋長看吧!

以 Agatha 為首的三位華爾琪開始對著大坑內的許多屍體開始施展死靈法術,沒多久那些屍體都動了起來,站了起來,可以很確定他們都以不死生物的狀態復活了。 陪同大酋長前來的督軍 Cromush 看到立刻驚怒的脫口而出:

Aberration!
這太病態了!

卡爾洛斯:

What you have done here, Sylvanas. It goes agains tthe laws of nature. Disgusting is the only word I have to describe it.
希瓦娜斯,你現在的所做所為全部都違反了正常的自然法則,噁心和厭惡是我目前唯一能找到的形容詞。

希瓦娜斯:

Warchief, without these new Forsaken my people would die out. Our hold upon Gilneas and northern Lordaeron would crumble.
大酋長,沒有了這些新的被遺忘者加入,我的人民總有一天會全部滅絕的,而我們部落對於吉爾尼斯和北羅德隆的控制將會失守。

卡爾洛斯:

Have you given any thought to what this means, Sylvanas? What difference is there between you and the Lich King now?
希瓦娜斯,你有想過你現在這個行為代表什麼意義嗎?你現在和巫妖王到底有何差別了?

希瓦娜斯:

Isn't it obvious, Warchief? I serve the Horde.
答案不是很明顯嗎?大酋長,我為部落效命。


卡爾洛斯:

Watch your clever mouth, bitch. Cromush, you stay behind and make sure the Banshee Queen is well “guarded.” I will expecting a full report when next we meet.
注意你的伶牙俐齒,賤人。Cromush,我命令你留下來好好“監督”女妖之王的行為,在下次我們見面時記得準備好一份完整的報告。


Cromush:

As you command, Warchief!
遵命,大酋長!


卡爾洛斯:

Remember, Sylvanas, eventually we all have to stand before our maker and face judgment. Your day may come sooner than others.
希瓦娜斯,請記住我們所有人有朝一日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來面對神的審判,而你的那一天可能就會比其他人來得更早。



華爾琪復活死人


死者成為被遺忘者

這裡似乎顯示著雖然被遺忘者全部都是不死族,在這之前卻沒有人會任何死靈法術,就算許多法師是來自達拉然的高階成員,但依舊沒有對死靈法術有任何涉獵。因此在受到巫妖王賞賜力量的華爾琪加入被遺忘者才將死靈法術也帶入這個社會。


在大酋長離去之後,女王又將重心放到戰役上。現在整個戰事最麻煩的一點就是雖然前線是在吉爾尼斯的那座大門,但是有一小群狼人趁機繞道到被遺忘者軍力的後方,在後面對整個補給線做遊擊戰,而且還成功的破壞了不少次,領導這一小群狼人的人正是有名的 Darius Crowley。靠著一個勇敢的間諜犧牲生命換來的情報,可以得知 Darius 打算要和在銀松森林所剩的另外一群血牙狼人合作,一同打擊被遺忘者在這裡的勢力。



Darius 和血牙狼人首領 Ivus 的密會

同時,許多來自希爾斯布萊德丘陵人類難民佔領了芬里斯島,南海鎮的陷落讓他們逃離了家園,赫尼·馬雷布鎮長是這群人類難民的首領。華爾琪 Agatha 執行女王的命令來到這裡打算將這些人類殺死再變成被遺忘者,但就在她忠心的執行命令時,她目睹了一個驚人的秘密。吉爾尼斯狼人 Darius 和血牙狼人首領 Ivus 也前來此地密會這群南海鎮的難民,他提供了這些人類高層一個選擇:喝下狼人的血,擁抱獸性的力量和渴望,成為狼人的一分子以對部落和被遺忘者復仇!赫尼鎮長接受了這個提議,於是全鎮的人類難民全部在經過狼人詛咒的洗禮之後成了狼人。這些來自南海鎮狼人們將從芬里斯島發動攻擊,腹背受敵的被遺忘者該如何抵抗呢?


南海鎮的鎮長接受狼人的詛咒


南海鎮狼人變身

所幸來自部落的援軍終於在漫長的航海之後到達了,大酋長卡爾洛斯派的艦隊帶了許多援軍和重要的物資,但原本以為可以鬆一口氣的希瓦娜斯卻萬萬沒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些艦隊從剛加入部落的哥布林所興建的污水港出發,然後這些哥布林居然為了賺錢就把酒賣給要上戰場的船員,更糟糕的是幾乎全艦隊的船員都跟哥布林買了滿滿的酒。結果可想而知,整日酩酊大醉的他們才剛登陸就被狼人 Darius 領導的遊擊隊突襲搶走許多物資,還有一些水手渾渾噩噩的被粘絲洞的蜘蛛抓回去當晚餐。


被破壞的補給線

女王派出的心腹總算有條理的把一件一件的難題解決,如今被狼人搶走的物資大部份都拿回來了,被蜘蛛抓走的水手也救回來,甚至連幫助狼人的雙頭巨人都被皇家藥劑師所調製的毒藥處理掉。希瓦娜斯在整頓好一切之後,除了調動兵力逼退狼人的遊擊隊往南遷移之外,還在湖岸的破舊渡口建立起炮臺防禦南海鎮狼人的攻擊,將戰線逼到銀松森林的中部。



拯救被蜘蛛抓走的水手

希瓦娜斯女王在軍隊重新向南進軍的路上還一面敘說著被遺忘者的故事、起源、處境給那些新進的成員知道,並且下令士兵將戰死的被遺忘者的士兵勳章帶回給她,她尊敬這些為她而死的英勇士兵並榮耀他們。希瓦娜斯認為只要這些遊擊隊一日不清除掉,他們就會不斷的在前線戰事激烈之際從背後偷襲騷擾,為此女王再度派出心腹前往調查奧森農場中了遊擊隊埋伏的一支部隊殘骸。


就在探員調查之際一個來自南海鎮狼人襲擊了探員,卻很快就被打倒,從他身上的搜出來文件查到了原來這批遊擊隊的秘密基地就在深埃連礦坑。得知消息的希瓦娜斯女王立刻派出她得力的手下 Forteski 帶領一支強力的軍隊突襲了礦坑,怪異的是當 Forteski 帶隊進入礦坑時卻沒發現任何一個狼人的蹤影,根本連氣味都沒有!就在他們往更深處調查時才發現居然整個礦坑擺滿了火藥,這時一隻狼人現身了,正是血牙狼人的首領 Ivus,他獰笑的對著這群投擲引爆器立刻就揚長離去。



中計、礦坑的炸藥

Forteski 這時才知道原來他們上了敵人的當,全部中了這個陷阱。這些狡猾的狼人故意派一個不怕死的手下去送死,然後假裝洩漏他們藏身地點的假消息給被遺忘者知道,再引誘被遺忘者的軍隊進入預先埋好炸藥的礦坑中然後一口氣消滅這些中計的人。這是個慘痛的代價,除了一個人僥倖沒死去回報結果的人之外其他連同隊長 Forteski 全部陣亡,希瓦娜斯憤怒的詛咒這群狼人,她發誓這會是最後一次的教訓。


希瓦娜斯知道不能再和這些狼人玩正面的對決了,如果繼續按照大酋長的指示打下去,被遺忘者連同部落的軍隊被全部殲滅只是遲早的事情,既然狼人要玩陰的,那就雙方一起來。希瓦娜斯再度派出一個心腹會同華爾琪 Arthura 利用飛行直接到達整個戰事最激烈的前線位置,也就是吉爾尼斯大門去進行一個秘密的計劃,只要這個計劃成功那麼勝利絕對是唾手可得。



被遺忘者的前線指揮基地

就在 Arthura 到達之後卻發現他們在前線的左翼和右翼的前哨戰居然完全被殲滅,照理說只有狼人夜精靈的聯手不應該能做到這種地步,戰線應該還是能夠僵持好一陣子才對。為了探查原因就必須潛入敵人的陣營中,原來聯盟也得到了強力的增援,曾經一度遠征北裂境的聯盟第七軍團,在最高軍團長海弗德·龍禍的帶領下,搭乘地精高科技打造的巨大潛水戰艦穿過了部落的飛船戰艦和艦隊的眼線到達吉爾尼斯,聯盟總元帥瓦里安·烏瑞恩國王特地下令務必把握此機會,幫助吉爾尼斯復國之後一口氣北伐至幽暗城,把羅德隆王國的領土全部收復。


第七軍團團長和其搭乘的潛水艇

我消敵長的困境讓部落又再度處於劣況,但無論如何絕對不能就此放棄,希瓦娜斯的秘密計劃就是將當初和狼人敵對的吉爾尼斯貴族 Godfrey 的屍體帶回復活成被遺忘者,然後利用他們對吉爾尼斯的知識和弱點來給聯盟徹底的打擊。首先最重要的就是現在還駐紮在安伯米爾的法師們。這些前達拉然的法師並沒有回去祈倫托議會,反而加入了聯盟打算從東邊夾擊部落的軍隊,希瓦娜斯認為必須在他們接到聯盟指揮官的命令前先將他們清除乾淨。


但是這些狡猾的法師因為知道自己老早就在前線,為了不讓自己曝露在敵人的攻擊下,在整個安伯米爾的周圍製造了一個強大的魔法結界,將全部的人都藏在結界產生的異位面內,然後再召喚大量的水元素保護結界不被破壞。既然聯盟在玩法術的把戲,那麼部落當然就要見招拆招,因為部落一樣有來自達拉然的法師幫助。



保護安伯米爾的魔法結界

不死法師達拉爾·織曦者知道該如何破解,他分析這個結界一定是有一個重要的關鍵人支撐,而根據他對這些法術的追蹤,他知道一個秘密的地點就藏著傳送進去結界異位面的傳送門,這個傳送門則藏在博倫的巢穴內。他們需要做的就是派一個老練的殺手潛入殺死關鍵人,那麼整個結界法術都會失效,然後那些法師就會在一瞬間被傳回現世,在那裡等待他們的不會是聯盟的命令,而是刀劍已經磨好的部落。


藏在博倫的巢穴內的傳送門

計劃奏效了,這些法師在結界破碎之後都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華爾琪 Daschla 帶兵全部殺光,接著在全部被復活為被遺忘者,現在部落已經完全佔領安伯米爾。



華爾琪復活安伯米爾的法師成為被遺忘者

接下來就是 Godfrey 的行動了,他和他的兩個心腹手下 Walden、Ashfury 將聯盟剛佔領的焚木村營地用火焰燒毀,順手殺了一些害怕聯盟而躲起來的被遺忘者士兵,再利用他們對地形的熟知暗殺第七軍團前線的一位蠻錘矮人薩滿將軍 Marstone,阻礙了第七軍團的駐紮計劃,接著他們要進行整個計劃的最後一步驟:綁架狼人遊擊隊領袖 Darius Crowley 的女兒 Lorna Crowley。


綁架 Lorna

Lorna 雖然身為吉爾尼斯軍隊的重要幹部,但是她還是保持著人類的狀態,還未受到狼人詛咒的影響,而且 Darius 太愛自己的女兒而不願意讓她喝下狼人之血,不願意 Lorna 也變成狼人的一份子。Lorna 不愧是倍受吉爾尼斯人民的尊敬的女強人,任何投降、逃跑的念頭完全不在她的腦海裡,經過了一番戰鬥 Godfrey 成功的擊暈 Lorna 並將她帶回去營地獻給女王希瓦娜斯。


希瓦娜斯知道勝利的時刻已經來臨,身為吉爾尼斯人民的勇氣象徵,堅強的女指揮官 Lorna 落入敵人的手裡,聯盟光在戰爭的士氣就衰弱了一大截。相對而言部落在得到來自安伯米爾的法師幫助,再加上女王御駕親征吟頌她美麗悅耳的歌聲,整個部落軍隊士氣大振,所有人都奮勇殺敵,一步一步的將聯盟重新逼退到葛雷邁恩之牆下,在這裡他們將接受聯盟的投降。


希瓦娜斯:
Darius Crowley, your forces have fallen before my mighty army. You have lost!

DariusCrowley,你的軍隊已經敗在我那強壯的軍隊手下,你已經輸了。

Darius:

It's not over, Sylvanas. Not yet!

希瓦娜斯,戰爭還沒結束,還沒!

希瓦娜斯:

You frivolously throw away the lives of your people while your own king sits atop his throne of lies, nary lifting a finger to help. Is Gilneas worth the lives that have been lost? The lives that will be lost? You cannot win.
當你恣意的將你的人民的性命全抛灑出去時,你的國王卻安穩的坐在如同謊言的王位上,連伸出一個手指幫忙都不肯。難道吉爾尼斯王國值那些已經犧牲的生命嗎?值那些就要犧牲的生命去保護嗎?看清事實吧,你贏不了的。


Darius:

We will die trying!
我們會至死至終的試著保護我們的王國!


希瓦娜斯:

And your daughter? You would have saved her. You could have offered her your blood, yet you did not. Why?
那麼你的女兒呢?你可能可以救了她,你早可以給她狼人的血,但你卻沒有這麼做,為什麼呢?

Darius:

Lorna? What? Where is she!? What have you done to her?
你在說 Lorna?她在哪裡?你對她做了什麼?

希瓦娜斯:

Nothing yet. I now present you with a choice – a choice that I was never given. I offer you the life of Lorna for your unconditional surrender. Choose your next words wisely, Crowley. Deny me and she will serve me in undeath – forever. Bring her, Godfrey!
沒什麼,還沒做而已。我現在提供你一個機會,一個我從來不曾給人的機會,我提供你以無條件的投降換取 Lorna 的生命,好好地思考你的下一句話吧,Crowley。如果你反對我這個提議,那麼 Lorna 就會成為不死族永遠的服侍我。把那個女人帶過來,Godfrey!

Godfrey brought unconscious Lorna to the sight of Darius Crowley as commanded.

Godfrey 按照命令將失去意識的 Lorna 帶到 Darius Crowley 面前。


Darius:

Godfrey! You deceitful maggot!
Godfrey 你這個詐欺叛國的人渣!


Godfrey:

Hello, old friend!
你好,我的老朋友


Darius:

Lorna... I... Release her. I will sound the retreat.
我心愛的 Lorna…我…請放了她吧,我會帶領部隊撤退的。


這時在旁邊的血牙狼人首領
Ivus 憤怒的大吼:
You can't be serious, Crowley. You miserable bastard!
Crowley 你不是認真的對吧?你這個可悲的混蛋!


希瓦娜斯:

Release her, Godfrey
放了她吧,Godfrey。

Godfrey handover Lorna to Darius as commanded.
Godfrey 立刻遵照命令將 Lorna 交到 Darius 的手上。


希瓦娜斯:

Now leave here, Crowley, and never return. Lordaeron belongs to the Forsaken!
你們現在離開這裡,然後再也不要回來了,羅德隆是屬於被遺忘者的!



聯盟的投降

Ivus 憤怒的帶著他的血牙狼人離開,Darius 的臉色則充滿了痛苦、憎恨、哀傷,他垂頭喪氣的舉起手勢,輕聲的對自己心愛的女兒道歉,便帶著 Lorna 和其他聯盟的軍隊頭也不回的退回葛雷邁恩之牆的後面。


希瓦娜斯在聯盟撤退之後,立刻歡喜的對部落的軍隊們宣告這個勝利的消息:


Soldiers of the Horde! We are victorious! Lordaeronis w...
部落的士兵們!我們獲勝了這場戰役,羅德隆已經…


突然一聲清脆的槍響打斷了女王的話語,希瓦娜斯的身體像是失去了力量般倒向冰冷的地板,在那一瞬間她的身體要害被設計過的特殊子彈貫穿。一個附身在實體上的報喪女妖是能夠被殺死的,但通常她們會在這個身體死掉之前拋棄身體再度成為無法用一般刀械攻擊的靈魂狀態,可是這次的攻擊太突然了,誰會想到在部落得到勝利的那一刻有背叛者從背後偷襲了英勇領導眾人的希瓦娜斯呢?女妖之王死了,這是自從她被阿薩斯變成報喪女妖之後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女妖之王慘死

被大酋長卡爾洛斯派來監督的 Cromush 立刻對開槍的人出手,那個人居然就是 Godfrey。原來這傢伙自從被復活為被遺忘者之後就一直在表面假裝很順從女王,卻在暗地裡培育屬於自己的親信,他打算趁著這個機會消滅女王的勢力,將被遺忘者納為自己的屬下,再一口氣進攻吉爾尼斯將聯盟徹底打敗,成為同時統治吉爾尼斯和羅德隆的國王。所幸聯盟並未察覺到部落這邊又發生了巨變,不然他們要是趁機打擊可就不妙了。而且忠於女王的人在見到自己敬愛的首領當衆被暗殺後,更是毫不留情的全力打擊背叛者,這是 Godfrey 所估計不到的,看來這個老奸巨猾的傢伙算錯了自己有多少斤兩。很快的 Godfrey 帶著他的親信部隊逃走,他們撤退到影牙城堡去,打算在那邊擬定下一步計劃。


Cromush 焦急的大喊是不是有人可以救救希瓦娜斯,他雖然不喜歡這個女人,但是如果一個強人就這樣隕落,那麼對部落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損失。Agatha、Arthura、Daschla 三個希瓦娜斯最親信的華爾琪對彼此點了點頭,她們知道要如何救回女王。原來當初華爾琪加入被遺忘者時,她們三位特別還和女王用魔法結成一個契約,那就是他們可以在女王危險時用自己的生命保護她們的主人,能夠為自己效忠的主人犧牲是個神聖又光榮的使命。



華爾琪自我犧牲救主

三位華爾琪釋放全身的魔法,將自己的生命注入希瓦娜斯的身體內,將她的女妖靈魂從完全死後的虛無世界拉回了現世,儀式結束之後三位華爾琪就想死去的鳥兒般從空中墜落。希瓦娜斯終於活過來了,儘管還是不死的狀態,但是她知道這是她最忠誠的僕人的高貴行為才能讓她再度回來。希瓦娜斯形容華爾琪對被遺忘者而言就像是黑暗和虛無中的光明,華爾琪會是被遺忘者的新未來!


於是整個吉爾尼斯戰役從第一次部落入侵到幾乎攻陷整個吉爾尼斯王國,到被反撲以致一路敗退到差點連自己的領地都不保,再到部落成功的將聯盟驅逐出銀松森林獲得暫時的勝利,雙方你來我往、爾虞我詐的角力之戰,第二回合到此結束。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1.19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