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經典再現 仙俠重生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45:14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費伍德森林



焦點:伊利丹·怒風的徒弟與翡翠議會的黑暗面


費伍德森林在過去是一片非常美麗的森林,但是經過第三次大戰後整個森林被燃燒軍團污染了,成為整個卡林多地區受惡魔黑暗力量腐化最嚴重的地區。翡翠議會是一直想要拯救這座森林的德魯伊組織,由夜精靈德魯伊 Navarax 帶領,他們是隸屬塞納里奧議會的一個分支,而且是個目標完全專注在淨化費伍德森林的分支,但是他們的任務不是那麼簡單而已,因為整座森林同時還是燃燒軍團直屬的暗影議會大本營,翡翠議會想要拯救費伍德森林就必須打敗暗影議會才行。


另外一群污水企業的哥布林也來到費伍德森林,他們是受到大酋長卡爾洛斯的指示來此地採集豐富的石油資源和木材,Darla Drilldozer 是負責整個開採行動的頭頭,她帶著這些哥布林來到北鐵木森林蓋了一個伐木煉油廠,並且將整個煉油廠的管線幫補全部藏在鐵木山洞內,直到被原本住在山洞內的一些元素生物趕出來。不過管線終究已經埋好了,現在就是開始大量採集資源的時刻,Darla 知道如果他們沒辦法穩定的提供部落這些資源,那麼部落就會在這場戰爭輸掉,加入部落的污水企業自然也不會有好下場。



哥布林的伐木煉油工廠


負責此地總事務的 Darla Drilldozer

聯盟的刺枝林地現在不但是夜精靈的營地,更是狼人的新家。當初在月神的鐮刀第一次影響許多夜精靈德魯伊狼人之後,就有一群狼人一直住在費伍德森林的某處,他們的意志並沒有屈服在野性下,獸穴之母 Ulrica 是這些躲藏在森林內的狼人首領。後來當吉爾尼斯王國的狼人加入聯盟,並且涉足到卡林多大陸之後,很多吉爾尼斯狼人加入 Ulrica 的群,他們一起在刺枝林地定居並種了一棵高大的橡樹。


狼人入駐刺枝林地


獸穴之母 Ulrica

哥布林的伐木煉油行為毫無疑問的侵擾到刺枝林地,畢竟兩個據點的位置實在是太接近了,因此衝突就產生。一開始 Ulrica 先派人去用溝通的方式說服哥布林停止開採天然資源的行為,但是他們卻得到負面的回應,這讓狼人決定進一步採用激烈的手段,直接用暴力破壞的方式把哥布林趕走,於是整個費伍德森林的北邊就變成了另一個部落與聯盟之爭的戰場


狼人哥布林之爭

狼人們利用擅長潛行的天賦潛入到處破壞,除了弄壞伐木機之外還跑進去山洞內對內部的油料機械亂搞,讓地底的管線運輸出了差錯產生破裂,大量的石油全部冒出,再丟爆裂物縱火來讓整個工廠陷入混亂。他們的計策非常的成功,現在石油噴的到處都是,許多哥布林工人都嚇得驚慌失措,Ulrica 非常滿意這樣的結果,她認為哥布林和部落受到這樣的重創被趕出費伍德森林只是遲早的事情。


藏在山洞內的石油機械幫補


狼人縱火破壞的石油工廠

不過 Ulrica 真的小看了哥布林的耐力,他們的難纏程度可是一等一的厲害。雖然工廠亂成一片,但是負責人 Darla 還是成功的壓制住混亂,她派了人進入山洞內維修幫補,外面則一面回收到處亂噴的石油一面堵住管線,順便利用照明彈抓出那些潛行躲起來到處破壞的狼人,解除煉油廠毀滅的危機。


修補破裂的管線

部落聯盟之爭在僵持的同時,翡翠議會終於有了新的進展。這些德魯伊成功的復蘇一小塊的森林,位置在鐵木森林的西南方,這邊的草地和樹木都恢復了以往的青翠和美麗,他們將這裡命名為語風林地,並決定以此地為中心繼續努力治療其他費伍德森林的污染地區。翡翠議會每一個季節都會帶著月井的泉水去倒在鐵木樹林那些死去的古樹樹人下,嘗試看看是否能讓當地的生命再度生長,讓古樹的新生命可以傳承下去。就這樣嘗試了好幾年,有一次終於出現了結果,當一個議會成員倒水下去後,一個幼苗居然生長出來了!然後發出微弱的聲音,渴求新鮮的泥土和食物。這個真的是好消息,他立刻帶著這棵幼苗到處去吸收乾淨又營養價值高的泥土以及捕捉小蟲給幼苗吃,幼苗一看到食物就利用藤蔓纏住被捉來的蟲子快速吸乾所有的養分,以驚人的速度成長著。


恢復生機的語風林地

沒有多久這棵幼苗就長大變成可以到處行走的樹人,而且可以自由的開口說話表達自己的想法。樹人告訴議會要再長得更大就必須吸取陽光的力量,另外它也聽到了其他費伍德森林那些受到腐化樹人的聲音,它表示只要把那些樹人砍到就可以解放它們的靈魂,然後這些純淨的靈魂就會附生到它的身上,這些靈魂們在一起就可以快樂的長大而不用繼續受苦受難。翡翠議會照做了,果然樹人又快速的長大,這一次變成了一棵青綠色的健壯古樹樹人。


吸收靈魂和陽光長大的樹人

成為古樹之後它認為告別的時刻已經要到了,不過在告別前還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做,它要再解放一個被腐化的古樹樹人,並且將其靈魂吸收讓彼此可以一起一嶄新健康的姿態在這個世界中再次活下去。於是在議會的協助下被砍倒的古樹靈魂也進入了健康的古樹身體內,這時它走到了鐵木森林湖泊中的那座小島上,看了一下四周那三個死去的古樹先輩,然後對議會揮揮手謝謝他們的照顧,因為如果沒有翡翠議會如此盡心盡力的栽培,他不可能這麼快的長大,現在他繼承了這些死去的先輩的靈魂和意志,他將讓自己扎根在此處,讓自己的樹根可以綿延、樹枝與葉子在天空中盡情伸展,為費伍德森林帶來一個新的新生希望



新的古樹新的希望

部落的血毒崗哨原本一直是個牛人的村莊據點,他們在這裡一直和當地的翡翠議會處得很融洽,後來卡爾洛斯上任大酋長之後把此地用軍事強化的風格重新改建,原本牛人村莊的淳樸氣氛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棱棱角角的鋼鐵工業建築,但是讓此地改變最大的不是好戰派的獸人影響,而是來自幽暗城被遺忘者藥劑師。溫娜·哈薩德是皇家藥劑師學會的成員,她來到此地研究受到惡魔毒性影響的黏液怪,並且利用這些毒性來開發對抗聯盟的武器。許多牛人曾經警告她已經做的太過火了,不過溫娜卻聽不下去的執意繼續做研究,搞到最後研究失控,幾乎所有人包含溫娜自己都被黏液怪寄生,變成身體呈現綠色半透明黏液狀的行屍走肉。


被改建的血毒崗哨


實驗失控、許多人被黏液怪寄生變成半透明狀的怪物

奧索巴·狂暴圖騰是唯一逃出來的受難者,可是他卻也被感染了,只能倒在路邊等人來救。剛好這時一位翡翠議會的林精 Kelnir Leafsong 經過救了他,Kelnir 找了一些吸收過翡翠夢境純淨力量的蘑菇替奧索巴解毒,讓奧索巴從嘴巴把大量的黏液全部吐了出來,終於牛人的身體好了許多。奧索巴告訴 Kelnir 所有事發的經過,事情是現在溫娜雖然已經失去意志,卻還是無法控制的不斷的製造更多的黏液怪來感染其他人,必須要把溫娜打倒才能結束這一切,問題是她又躲在黏液形成的保護層中讓人根本沒辦法靠近,是近乎無敵的狀態。


Kelnir Leafsong 救助奧索巴·狂暴圖騰


吃下解毒魔菇吐出劇毒黏液

最後這兩人想出了一個辦法來對付溫娜,他們知道溫娜養了一隻貓咪,而且她非常的愛那隻貓咪,還在貓耳朵上綁了一個漂亮的飾品,後來貓咪喝了有毒的水就變成兇猛的大貓跑入森林。Kelnir 的方法就是殺了這隻貓咪讓牠結束痛苦,然後把耳朵上的飾品解下來拿給溫娜看,或許就可以喚起溫娜的良心和慚愧,讓她不會再被黏液怪控制。他們成功的按照計劃執行了,果然溫娜看到之後整個人驚醒,大聲哭喊著抱歉和悔恨並立刻離開黏液的保護層,這時他們立刻抓準機會將溫娜打倒,結束了恐怖的粘液危機。


造成這次災難的溫娜現況

翡翠議會知道暗影議會一直在阻撓他們治療森林,因此雙方之間的鬥爭也不知道幾次了,翡翠議會始終覺得進展緩慢,敵人似乎都摸清了他們的行動,因此他們決定先將重點放在和暗影議會合作的薩特上,而且這一次他們將和重出江湖的上層精靈法師一起合作。果然有了上層精靈對奧術魔法的知識協助,他們很快就查到了躲在克斯特拉斯廢墟的薩特營地防禦弱點,這裡的薩特利用魔法火焰結界來強化他們的防禦,而保持結界的地點則是位在異空間的一個祭壇內,祭壇放著提克迪奧斯之爪,這就是他們用來維持護的關鍵所在。


翡翠議會這次和擅長奧術魔法的上層精靈合作


薩特的火焰結界

提克迪奧斯是當初在第三次大戰中腐化費伍德森林的罪魁禍首,他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恐懼之王惡魔,現在這些薩特使用他的爪子製造的防禦結界才會這麼強大。於是他們將一位勇士送入異空間,從祭壇守護者的身邊取回提克迪奧斯之爪,再利用爪子的力量破解敵人的防護結界,此時翡翠議會的大軍就直接攻入敵人陣營,這些德魯伊化為巨大兇猛的熊對抗薩特,這些薩特沒想到自己仰賴的防護失效了,被打的措手不及,讓翡翠議會成功的取得勝利。


提克迪奧斯之爪的守護者


翡翠議會大舉進攻

完成了第一步之後就是要專心對抗邪惡的暗影議會,他們的大本營是位在加德納爾的暗影堡,這一次因為解決了薩特的問題因此翡翠議會可以專注在對付這些惡魔的爪牙。翡翠議會使用正面突破的方式,靠著先前的經驗他們知道這裡的敵人也是使用防護結界來保護自己的,所以只要讓一個人在暗影議會對付前面的同時進入敵人內地深處破壞維持防護結界的惡魔火焰,那麼一切就沒有問題。翡翠議會一路打進敵人基地深處,卻越覺得詭異,原來敵人在暗影堡的深處建立了幾個通往扭曲虛空的傳送門,並從那裡不斷的獲得增援,但這還不是最駭人聽聞的,最誇張的是居然有一個可以直達翡翠議會營地的傳送門!為何在暗影堡內會有這個傳送門呢?難道翡翠議會內有叛徒或是間諜?難怪先前翡翠議會的行動都被敵人摸得清清楚楚。


暗影堡內的傳送門

暫時先不考慮間諜的問題,現在暗影議會也被消滅了,費伍德森林內的敵人也只剩下一個:惡魔獵人 Feronas Sindweller。Feronas 是伊利丹·怒風親手訓練的惡魔獵人,力量雖然比不上伊利丹卻依舊非常的可怕,會成為翡翠議會的敵人是因為不久前議會才又攻下碧火小徑,現在很多德魯伊留在當地治療和清除惡魔留下來的污穢,可是這個 Feronas 卻突然出現攻擊這些德魯伊,還莫名其妙的殺了很多人。為了阻止這個暴行繼續發生,現在翡翠議會派出了最厲害的人前往討伐 Feronas,讓這個和他師父一樣瘋狂的夜精靈去黃泉路相會。


Feronas Sindweller 是伊利丹的徒弟

當那位勇士找到 Feronas 之後,雙方立刻陷入激烈的戰鬥,Feronas 怒吼對方只會盲目的遵從命令卻什麼都不瞭解,他指出翡翠議會本身就是個騙局,如果要瞭解全部的真相就停手聽他說明。

My kind has always been hated for what we do... despised outcasts, accused of corruption beyond redemption. Yet if it was not for a demon hunter, these very woods would be the greatest stronghold of the Burning Legion on Azeroth. I speak of my master, Illidan Stormrage, "the Betrayer."
我的族類總是因為我們的行為被他人憎恨,就算當個自我放逐的人依舊要被指控已經墮落到無法救贖的地步,但若不是一位惡魔獵人的努力,那麼這片森林將會成為燃燒軍團在艾澤拉斯的最大要塞。我就是在說我的師父伊利丹·怒風,你們口中的背叛者


Feronas 接著利用魔法重新再現當時發生在此地的故事影像給翡翠議會的勇士看,內容敘述當初惡魔提克迪奧斯是如何利用古爾丹的頭顱內的墮落能量來污染整座森林,伊利丹·怒風又是如何從死亡騎士阿薩斯的口中得知這個訊息,又是如何冒著自己的生命危險攻入敵人陣營中取回古爾丹的頭顱。Feronas 接著指出伊利丹也沒有一拿到這個超強的神器就揚長離去,他的第一個動作是立刻挑戰惡魔提克迪奧斯,殺了這個腐化森林的元兇,但是伊利丹得到的是什麼?接著馬上就被自己的親哥哥放逐,永遠的趕出自己的家園。Feronas 為此憤憤不平,他認為那些德魯伊根本就什麼都不懂就這樣把過錯都推到他們這些惡魔獵人的身上,但是這不是他殺害那些德魯伊的真正原因。


過往的影像:伊利丹與阿薩斯交手


過往的影像:魔化伊利丹對抗恐懼魔王提克迪奧斯

實際上 Feronas 身為惡魔獵人,他用自己的普通視力換到可以看穿一切幻象和魔法能量的視力,因此他看到在碧火小徑的德魯伊們根本不是德魯伊,而是惡魔變成的!翡翠議會對這個事情完全都被瞞在鼓中。這位勇士使用 Feronas 借給他的魔法眼帶一看果然是真的,那些全部都是邪惡的惡魔裝扮的德魯伊,所以大家都被騙了。Feronas 更進一步說明事實上當他在追蹤這些來源時發現了一個更驚人的秘密,那就是翡翠議會的領導人大德魯伊 Navarax 也是惡魔假扮的!Navarax 就是間諜,就是他在洩漏翡翠議會的情報給敵人知道,讓過去議會的成果總是有限。這讓人感到非常的痛心,若不是 Feronas 的警告和機智恐怕大家到現在都被玩弄在股掌間,也因為這樣子翡翠議會的高層才會下令要殺了惡魔獵人來滅口。Feronas 根本沒辦法進入語風林地去揭發真相,因為他只要一靠近就會被無知的其他德魯伊攻擊,但是現在知道一切的勇士可以回去破解惡魔的偽裝,


表面上是翡翠議會的德魯伊


實際上是惡魔假扮的

勇士回到了語風林地,並且在眾人的面前按照方法讓 Navarax 的原形畢露,原來是個薩特,其他德魯伊全部都大吃一驚,可是現在事實就擺在眼前,眾人也不得不信了。解決掉這個在內部腐化破壞的因子之後,翡翠議會立刻展開對碧火小徑那些德魯伊的調查,讓整件事情終於圓滿落幕。現在費伍德森林的主要威脅都已經清除乾淨,或許隨著時間的流逝這裡恢復到以往那樣美麗的時刻已經不遠了。


翡翠議會的領導人大德魯伊 Navarax 外表看起來很正常


真面目是個薩特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1.42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