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百萬玩家期待 今日火爆開啟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37:38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西部荒野



焦點:國王瓦里安‧烏瑞恩的政權危機


西部荒野大災變襲擊之後,艾力克斯頓農場的北邊出現一個巨大的炸裂口,其炸裂面積足足有一個農場那麼大,凹陷處的上方會看到許多巨石和樹木被氣流吹到天空,以及一個巨大的光束不斷地照射炸裂口。究竟是什麼造成如此大的破壞目前還是不得而知,但是可以推測可能和風元素之力攻擊此地有關,因為在整個西部荒野,處處可見龍捲風在橫掃原野和農場,將經過的物件全部吹起來。


荒野上的巨大炸裂口


橫掃西部荒野的龍捲風

可是比起天災,人禍在西部荒野才是最可怕的。自從迪菲亞兄弟會的內亂在4年多前被鏟平之後,西部荒野一度恢復了平靜,人們開始重建因為亂事而殘破的家園;哨兵嶺也擴建了,就連旅館破舊的屋頂都煥然一新,現在哨兵嶺是個相當有規模的城鎮。因此富裕起來的人們也開始有多餘的時間和精力,他們紛紛投入了軍旅的生涯報效國家,由本來的西部荒野人民軍改組,其規模足以組成一個大型軍團,是為西荒兵團。西荒兵團在天譴軍之戰的期間扮演了一定重要的角色,他們負責的是聯盟北伐軍在灰白之丘的戰事。



哨兵嶺擴建

如今巫妖王阿薩斯已經敗亡,西荒兵團也光榮的凱旋歸鄉了,可是迎接他們的不是歡呼慶祝的人民,而是數不清向他們伸手乞討的貧民們。連年的戰爭,尤其是以天譴軍之戰為最,因討伐天譴軍難以帶來收入,這讓暴風王國不得不加重人民的賦稅以支付戰爭的支出,於是許多繳不起稅金的人民被迫賣掉自己的房子或是土地,搬遷到國家政務管不到的西部荒野。漸漸的貧民和遊民越來越多,如今西部荒野已經成為暴風王國境內最大的貧民窟,一個法律也管不了的黑色地帶。在這裡處處可見人們為了食物或是金錢互相搶劫、打架,謀殺在這裡也是層出不窮,甚至很多貧民小孩會在有人被殺或是餓死之後跑出來搜死者的遺物為己用。


到處都是沒有家的遊民和貧民


窮人小孩搜刮死者遺物

這些被貴族或是國家榨乾的人民每天都生活在生死一線之中,因為天災和先前迪菲亞兄弟會遺留下來的收割機械人造成每個農場都收穫不足,然後整個荒野可以獵食的野生動物也遠遠不及艾爾文森林,再加上有豺狼人和魚人會獵捕落單的人,這裡的人民全部都過的非常痛苦。很多人餓到只能吃樹皮或是用石頭塞飽肚子的自殺式吃法,就算真的獵捕到能吃的野生動物,也都要配看起來比較新鮮的泥土吃來墊胃。



挨餓到只能吃泥巴

不過在哨兵嶺中有個剛成年不久的美麗少女,她心地非常的善良,每天都將全心投入救濟這些貧民,她總是鼓勵這些可憐蟲,告訴他們受苦受難的日子就快結束了,只要活下去就會有明天,只要努力就有希望。這位少女是薩丁農場的主人夫婦的養女,薩丁老夫婦是在4年多前的一個晚上,在他們的家門口發現一位昏厥的女孩,當她醒來之後她像是失去所有記憶般記不起任何前事,就連自己的名字也都忘了。薩丁老夫婦基於同情心就領養了她,並將她取名為 Hope,也就是希望,期許這位少女不止可以為他們家帶來希望,更可以為整個西部荒野帶來光明。


美麗善良的少女 Hope

有一天又有兩位被迫搬離在暴風城家園的人民來到了西部荒野,他們一路抱怨瓦里安·烏瑞恩國王治國糟糕,搞的大家生活過的比迪菲亞兄弟會內亂時還要苦,不過他們才剛過橋就發現前面倒了一輛馬車,還有兩個人倒在地上。原來這是法布隆夫婦和老馬布蘭契,他們連同馬都被謀殺了,政府派了一名軍官 Horatio Laine 來調查此謀殺案。整個慘案幾乎沒有任何線索,Horatio 想來想去都覺得這起謀殺案多半和那些遊民有關。不過前往調查之後那些遊民全部都極力撇清自己的關係,甚至還有人大聲的怒吼是國王瓦里安謀殺了法布隆夫婦,因為他的政府太過無能,因此現在所有人都要被他害死。


人民抱怨國王瓦里安


謀殺案現場

最後終於有人聲稱他們看到是豺狼人或是魚人殺的,Horatio 雖然一聽就覺得是胡鄒出來的鬼話,但是有線索總比沒有好,也只能硬著頭皮去調查豺狼人和魚人的營地。經過一番搜索,Horatio 找到了兩個線索,一塊紅色的布料和一封模糊不清的信件。模糊的信件好像寫著沒什麼可以失去、某某過去不能忘記、什麼不能原諒、什麼什麼站起來,總之根本看不懂在寫什麼。最後 Horatio 決定去找他的線人,看看這位線人是否能夠提供他什麼消息,線人這次提供了一個可靠的線索,他說如果躲在詹戈洛德礦坑將可以重要訊息。Horatio 立刻照做,他看到了一個食人巨魔和一位全身都被影子裹住的人影出現了。


狼人攻打哨兵嶺

Glubtok:
What little humie want? Why you call Glubtok?

人類想要什麼?為何叫 Glubtok 來這裡?

影子人:

Sad... Is this the life that you had hoped for, Glubtok?

真可悲…難道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嗎,Glubtok?

Glubtok:

Glubtok crush you!

Glubtok 打扁你!


影子人:

Oh will you? Do you dare cross that line and risk your life? You may attempt to kill me – and fail – or you may take option two.

哦,你會嗎?難道你敢跨越那條線去危及你的性命?你或許可以嘗試殺我然後受死,要不就接受第二個選擇。

Glubtok:

What option two?

什麼第二個選擇?

影子人:

You join me and I shower wealth and power upon you.

加入我,然後我會賜予你足以用來洗澡的財富和力量。


Glubtok:

So Glubtok have two choices: die or be rich and powerful? Glubtok Take choice two.

所以 Glubtok 有兩個選擇:死或是變的有錢又厲害?Glubtok 要選第二個。


影子人:

I though you would see it my way. I will call for you when the dawning is upon us.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我會在我們的黎明來臨時呼叫你的。


礦坑內的一場密會

看來這兩個人好像在盤算什麼壞事,可是這和法布隆夫婦謀殺案又有什麼關係?感覺事情越來越複雜。此時線人又提供一個線索,他說有四個混混在討論有關謀殺案的事情。Horatio 再調查時才發現他們四個人就是兇手,但是他們口中好像在討論雇傭他們去殺害法布隆夫婦的幕後指使者,這傢伙似乎是個女的,而且長得很像某人,可惜這些混混討論到此的時候就發現有人偷聽,隨即一個槍聲響起。混混們很快就為此付出了生命做代價,可是 Horatio 回去找槍聲時,才發現線人已經被殺害滅口了。



混混討論謀殺案

Horatio 這時候才發現整個謀殺案絕對不單純,背後一定有什麼重要的隱情才會牽扯這麼多,因此他一路趕到哨兵嶺去請求當地長官全力配合他調查。格里安·斯托曼元帥是西荒兵團總指揮官,他現在也是整個哨兵嶺的最高領導人,他答應他會全力配合 Horatio 調查,順便回答他們前幾天抓到了一隻脾氣暴躁又嗜殺綿羊的狼人,不過看起來應該和法布隆夫婦沒有任何關係。此時突然一大群的豺狼人進攻哨兵嶺,格里安立刻帶兵把豺狼人全部趕跑。他們經過調查之後才發現這些豺狼人入侵的理由也很詭異,一個叫做 Helix 的人要他們去拯救某個海軍將軍,還交代這是更上層的命令。


被元帥逮捕的狼人

根據軍情七處的情報,Helix 是個在兩周前進入聯盟領土的哥布林工程師,現在躲在塵埃平原的廢墟塔內,軍情七處的人利用隱形藥水潛入了塔去調查時,又發現了 Helix 正在進行一場密會。

Helix:

The gnolls have failed, mistress.

那些豺狼人失敗了,小姐。


影子人:

They provided the distraction I required. We continue as planned. We will free the admiral during the dawning.

他們已經照我的要求去分散足夠的敵人注意力了,我們會繼續按照計劃來執行,我們將會在黎明時救出海軍將軍。


Helix:

Yes, mistress.

是的,小姐。


影子人:

Judgment day is soon upon us, Helix. Call for the people. I wish to speak to them one last time before the dawning.

審判之日就快來到我們身邊,Helix。把人民召集起來吧,我希望在黎明前再跟他們說一次話。

Helix:

Moonbrook, mistress?

小姐,在月溪鎮嗎?


影子人:

Aye. Tonight.
是的,時間就在今晚。



又一場詭異的密會

所以這個哥布林也和那個影子人有所牽扯,感覺很多線索開始兜在一起了,或許今天晚上在月溪鎮就會有答案揭曉!當調查員來到月溪鎮時,這裡的遊民和貧民們的數量整個多到不像話,他們感覺就像是有組織般的聚集起來,甚至有些人身上藏有一塊紅布。調查員還在月溪鎮查到一些紙條或是日誌,上面居然記載這些遊民們將要用嶄新的姿態重生,而兄弟會將要再度興起,讓眾人以英雄的姿態將暴風王國的貪腐和污穢洗淨!最後還有署名 V,難道這是 VanCleef 范克里夫嗎?可是這傢伙明明已經死了好幾年了。此時時間已到,幾乎所有的遊民們聚集在月溪鎮的中央廣場,那位影子人出現了,她開始對民眾發表演說:

Gather, brothers and sisters! Come, all, and listen! Brothers. Sisters. We are abandoned – the orphaned children of Stormwind. Our “king” sits atop his Throne made of gold and shrugs at our plight! Meanwhile, our children die of starvation on these very streets! His war, not ours, cost us our livelihood. We paid for the Alliance's victories with our blood and the blood of our loved ones! The time has come, brothers and sister, to stop this injustice! The government of Stormwind, of the Alliance, must be made accountable for what it has done to us! Today, we are reborn! Today, we take a stand as men and women, not nameless, faceless numbers!

集合吧,兄弟姐妹們!全部聚集過來聽我說!兄弟姐妹們,我們被拋棄了,我們是暴風王國的孤兒,我們的國王坐在他黃金打造的王座上對著我們的困境搖搖頭,同時我們的孩子們因為挨餓死在街道上!他發動的戰爭卻用我們的生計做代價,但那是他的戰爭,不是我們的。我們為了聯盟的勝利付出了自己和摯愛的鮮血!兄弟姐妹們,現在阻止這些不公的時機已經到了,聯盟的暴風王國政府必須為我們所受的苦難負責!今天我們將重生!今天我們會以男人和女人的身份站起來反抗他們,而不是無名無臉的小卒!


起義前的演說

演說結束之後那位影子人就消失了,那些遊民們則興奮的開始到處準備,看起來他們已經準備要起義。迪菲亞兄弟會已經再現,如今做什麼都阻止不了他們,要和他們戰鬥就必須先揪出那位影子人的真面目才行。靠著德萊尼薩滿索拉利亞思的幫助,他成功的喚醒沉睡在死亡礦坑已久的靈魂,終於發現了真相:當初聯盟派兵攻打死亡礦坑時,兄弟會首腦艾德溫·范克里夫不敵聯盟被殺,頭顱也被砍下。戰鬥很激烈因此都沒有人注意到躲在船艙門後有個10幾歲的小女孩,她是艾德溫的女兒瓦妮莎,在那一天她親眼看到自己父親被殺死還被砍頭的恐怖畫面。


小瓦妮莎·范克里夫目睹父親慘死

調查員立刻回報格里安元帥所有的情報,讓格里安陷入一片沉思,這時那位心地善良的美麗少女 Hope 突然走上前。

格里安:

I don't like this. Stay alert!

我不喜歡這樣的情形,保持警戒!


Hope:

You bastards will burn for what you did.

你們這些混蛋將為你們所做的事情被活生生的燒死。


格里安:

Hope! Wha...

Hope!搞什…


Hope:

Hope? Is that what I was supposed to feel when I saw my father decapitated by your henchmen? Hope is a cruel joke, played upon us by a harsh and uncaring world. There is no Hope, there is only Vanessa. Vanessa VanCleef. Rise up brotherhoods! The Dawning day is upon us!

希望?難道這是我親眼看到我父親被你的忠狗看斷頭所該感覺到的?希望是個殘酷的笑話,是個嚴酷又不在乎我們的世界所開的玩笑。這裡根本沒人叫做 Hope,只有瓦妮莎,瓦妮莎·范克里夫。起身吧,兄弟會的同胞們!黎明之日已經降臨了!


突然間許多帶著紅巾面罩的人從哨兵嶺的暗處出現,他們到處放火、攻擊士兵,還把之前那位狼人給放了出來,瓦妮莎把一頂船長帽交給了那位狼人,他就變回了人形,原來這傢伙就是之前他們口中的那位海軍將軍。瓦妮莎最後也對調查謀殺案的 Horatio 表示她不是真的想殺掉法布隆夫婦,只是這對老夫婦認出她的臉,為了起義整件計劃她不得不派人做掉法布隆夫婦,瓦妮莎表示她對殺害這兩位好好人一點都不高興,事實上她覺得這是個不得不做的悲劇事件。



瓦妮莎·范克里夫與兄弟會再起

整個情勢完全一發不可收拾,元帥立刻派人騎獅鷲獸回去暴風城通報國王此緊急事件,請求派遣援兵來制壓這起暴民的革命。國王瓦里安聽到之後眉頭皺的更深了,在這個要緊的時刻又有一大批國民群起叛亂,兵力怎麼說都太不夠用,可是放任不管的話馬上就會危及到首都暴風城的安危,到時候會造成更多的人民流離失所,這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國家內政危機,必須立刻行動處理才行!終於暴風城還是派出一些軍隊前往鎮壓迪菲亞兄弟會的暴亂,可是軍隊已經來的太慢了,雖然大部份的一般居民已經撤到哨兵嶺的塔內去避難,可是整座城鎮已經陷入一片火海,許多物資和食物都被掠奪一光。


國軍抵抗暴民


陷入火海,哨兵嶺毀滅

元帥格里安知道敵人是有備而來,那位少女可以裝傻沉寂4年多都不動聲色,靜靜的安排招攬人民加入,甚至囤積大量的軍事槍械等等,說不定背後又有更高層的人在支持。如果直接貿然派人暗殺瓦妮莎可能只會讓事情更糟糕,這會讓她看起來像是個英勇獻身的烈士,只會讓這些暴民對國家政府更加的仇恨不滿。和迪菲亞兄弟會戰鬥會是一場艱辛的硬戰,暴風王國需要一個全方面完善的計劃才足以弭平這場革命。格里安元帥看到辛苦經營建設多年的城鎮在短短的時間內就燒成灰燼,不禁感歎為何在這個浩劫後的世界,壞事和厄運總是接連不斷呢?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96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