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成神魔之王?打過才知道逆天渡劫 就在今日全民參與 瘋狂贏大獎!疾風之刃 熱血連擊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39:13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西瘟疫之地



焦點:薩沙理安與寇爾提拉之堅定友情的考驗


在天譴軍之戰結束後,大領主提里奧·弗丁帶著凱旋而歸的銀白十字軍回到瘟疫之地開始進行掃蕩天譴軍殘黨和重建家園的工作,塞納里奧議會也在 Adrine Towhide 的帶領下此時來到西瘟疫之地開始治療這片飽受瘟疫感染的大地,雙方密切的合作,他們在達爾松農場的東邊建立中央營地治癒者崗哨,以這裡為中心來進行他們的任務。銀白十字軍和塞納里奧議會的成果十分的成功,附近的農田和樹林幾乎全部都恢復成以往的生機,許多農田也都能夠再度進行栽植農作物了。



治癒者崗哨


恢複生機的達爾松農場

銀白十字軍進一步入駐原本被血色十字軍佔領的北山伐木場和壁爐谷,提里奧終於回到了當初聯盟分封給他的領地,儘管人事已經全非,他將兒子泰蘭死去的那座防禦塔改名為泰蘭之塔以茲紀念。現在壁爐谷已經成為銀白十字軍最大的基地,過去的瘋狂血色十字軍已經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大量慕名前來加入十字軍的冒險者們,提里奧完全沒有任何種族歧視,他歡迎任何認同十字軍信念的人們加入,共同為這片大地更美好的未來努力,因此這裡沒有所謂的部落與聯盟之間的政治和戰爭腳力,到處都是手牽手合作,甚至不少狼人也都加入,放眼看下去一片和諧。人類納薩尼爾·杜馬原本是個伐木場的木匠,後來隨著天譴軍的入侵他加入了銀白十字軍,直到現在他也終於再度回到了家鄉,而且重新接受父親的北山伐木場,甚至娶了一個嬌妻,也得到了新生兒的喜悅,可以說是個人生的贏家。


銀白十字軍入駐壁爐谷


大領主歸鄉


薩尼爾·杜馬也回家

不過茂盛的森林和天然資源也吸引了一批豺狼人來到此地,這批生物每天都鬼鬼祟祟的像是在盤算什麼壞事,過一段日子之後他們竟敢大膽的攻擊銀白十字軍,還殺了泰蘭之塔的守衛。銀白十字軍立刻派人去處理這些惱人的生物,結果居然發現他們還有練習死靈法術!看來這些豺狼人可能還和天譴軍有染,不過有人在豺狼人的營地意外的發現居然有來自壁爐谷的物品裝備,雖然人人都知豺狼人很喜歡偷東西,但是目前壁爐谷根本沒有任何遭竊的案例,這一定是有問題!一位調查員開始在壁爐谷城內打探任何不尋常的消息,看看是否有可疑的八卦存在,果然被他打聽出有個叫做 Bisp 的法師買了一些他應該用不到的皮甲鎖甲。當調查員前往質問 Bisp 時,這傢伙馬上露出真面目,果然他就是背叛者!居然妄想在銀白十字軍的眼底下幹壞事,真是不想活了。調查員殺了 Bisp 就立刻對提里奧回報整個事件的始末,提里奧不但不責備殺人的調查員,反而大力的獎賞他,終於十字軍又可以將他們的重心放回原先的目標上。


練習死靈法術的豺狼人


背叛者現形

蓋羅恩農場的主人 Del 自從第三次大戰被天譴軍殺得家破人亡之後,他就拋棄了農夫的身份從軍,他曾經參加過流沙之戰,也加入抵抗燃燒的遠征的軍隊,最後甚至成為銀白十字軍的一員,直接上北裂境討伐巫妖王和天譴軍,為自己死去的家人尋回正義之道。在凱旋而歸之後,看到自己故鄉的大地被一一的淨化,也讓 Del 更加思念自己的家人和舊家,他尋求同伴的幫助來奪回蓋羅恩農場,治癒者崗哨的德魯伊與十字軍成員都很樂意的伸出援手。他們經過一番努力之後發現要奪回蓋羅恩農場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情,這裡到現在還是屬於天譴軍的少數勢力範圍之一,而且他們還在這裡散播一個新型的瘟疫,導致很多野生動物的疾病遲遲沒辦法治好。


Del 也想奪回家園蓋羅恩農場


蓋羅恩農場在散播新型瘟疫

在黑暗院長加丁的指示下,通靈學院的講師瑪麗希亞是製造新型瘟疫的元兇,她現在就在哭泣之洞的南方營地內製造瘟疫,她把新型的瘟疫用蓋羅恩農場的瘟疫大鍋散播,然後再留一部份的瘟疫樣本送到哭泣之洞去,讓通靈學院的學生可以在洞窟內秘密的做研究、練習死靈法術。擒賊必須先擒王,銀白十字軍立刻派人去幹掉瑪麗希亞,同時也派人進入哭泣之洞將這些學生全部做掉,連同他們的實驗樣本和成果全部毀掉,終結西瘟疫之地再度感染新型天譴軍瘟疫的危機。或許之後隨著時間的推進,Del 能夠重回自己舊家的夢想也不遠了。


講師瑪麗希亞是製造新型瘟疫的元兇


通靈學院的學生在哭泣之洞進行黑暗研究

在銀白十字軍和塞納里奧議會清除天譴軍及治療瘟疫之地的故事中,有個小插曲。有鑒於來自暗矛部族的食人妖德魯伊是最近才加入塞納里奧議會,他們很多人對於德魯伊的各種法術和技巧並不太熟練,當中有個名叫 Zen'kiki 的食人妖德魯伊就拜 Adrine 為師,不過他卻非常的天兵,讓 Adrine 很苦惱要如何教導他。Zen'kiki 對自然當然是有熱誠的愛,可是這傢伙在使用德魯伊的法術這點卻老是學不好,在很多實戰訓練的時候,他不是變熊之後就打錯人,不然就是變成貓之後居然就像真的貓一樣玩了起來,還會在陸地變成海豹增加其他人的困擾,甚至化身為梟獸之後無法控制月火結果全部都打到自己身上,他的其他平衡自然法術的準心也都奇差無比。Adrine 幾乎快放棄 Zen'kiki 了,最後她決定賭一把,讓 Zen'kiki 去嘗試治療受到瘟疫的動物,這是個困難的學問,想不到 Zen'kiki 居然意外的輕鬆上手,一下子就把治療任務圓滿達成,或許這傢伙天生就是個適合治療的命呢!



德魯伊 Adrine 和學徒 Zen'kiki


用月火打到自己


在陸地變成海豹的天兵

西瘟疫之地同時也變成了部落和聯盟都想要爭奪的領地,他們的目標都是安多哈爾城,安多哈爾城現在被三個勢力同時佔領著,部落佔領東區、聯盟在西區、天譴軍則擁有中央地區,處在被雙方勢力夾擊的情境。部落是由死亡騎士寇爾提拉·亡織者所領導的被遺忘者大軍,他們目標是將安多哈爾納入部落的版圖,因為這裡本來就是羅德隆的領地,而現在羅德隆的政權就是在被遺忘者們手中。聯盟則是由死亡騎士薩沙理安帶領的暴風王國軍隊,這批軍隊遠從南方一路經由阿拉希高地辛特蘭進入西瘟疫之地,想要攻下安多哈爾城然後以此為基地來收復羅德隆的其他土地回聯盟的領土,同時還可以讓在西部荒野過不下去的農民找片豐腴的農田讓他們重新開荒。


寇爾提拉·亡織者率領部落被遺忘者大軍


薩沙理安帶領聯盟暴風王國大軍


三方勢力瓜分圖

寇爾提拉和薩沙理安兩人都是來自黯刃騎士團,他們兩人當初都被騎士團分別派去當使者來聯絡部落和聯盟,共同在天譴軍之戰對抗巫妖王,而這兩人從第三次大戰一路過來,歷經大大小小的戰役已經發展出如同兄弟般的友情,直到戰爭結束之後才正式分離為部落和聯盟專心效力。或許是命運的捉弄,現在雙方居然要在戰爭中刀劍相向,過去的摯友成為現在的敵人,不過他們兩人卻擁有絕佳的默契,全部都先將自己的矛頭對準天譴軍勢力,很快的就消滅了原本統治此地的巫妖阿拉基,還把黑暗院長加丁趕回通靈學院,雙方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再度相會。


三軍大混戰


好友再度聯手對上天譴軍

薩沙理安
Koltira! I had heard rumors that you were here in Lordaeron.

寇爾提拉!我聽到你人在羅德隆的傳言。


寇爾提拉:

You heard correctly, Thassarian. I wanted to give you a chance to kill me again.

你並沒有聽錯,薩沙理安,我想要給你再殺我一次的機會。

Thassarian laughs.

薩沙理安聽了之後大笑。


薩沙理安

It looks like it may have to come to that.

看起來或許會演變成那樣呢。


寇爾提拉:

Yes, it may... but not today. With the Scourge out of the way, I plan to pull my troops back and regroup.

對,或許會…不過不是今天。天譴軍已經被趕走了,所以我計劃要把我的部隊先退回去重整。


薩沙理安

I see. Then I will do the same. But you must be aware, Koltira: we are brothers no longer. You are a member of the Horde now, and I of the Alliance. Eventually, we will fight this battle for Andorhal, and only one of us can walk off of this battlefield victorious.

我瞭解了,那麼我也會這樣做。不過寇爾提拉,你要知道這點:我們已經不再是兄弟了,你現在是部落的一員,而我則是聯盟的一員,最終我們都要在這場安多哈爾爭奪戰中對上,而只有其中一人可以活著離開戰場


寇爾提拉:

Yes, I know. And don't think I'll go easy on you.

對,我瞭解,而且別期望我會讓你過的太輕鬆。

Thassarian laughs.

薩沙理安聽了又大笑。


薩沙理安

Very well. I look forward to it.

太好了,我會很期待的。



相會敘舊

雙方之後都將部隊退回自己的佔領區重整,寇爾提拉特別交代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不准對上級呈報,之後開始立刻為未來和聯盟的衝突戰做準備,他們會需要更多的士兵和資源來爭奪安多哈爾,還必須想辦法在戰鬥開打前先削弱敵人的力量。被遺忘者們決定先行攻擊聯盟的費爾斯通農場,這裡已經被聯盟給收復來進行農作物栽種,以提供糧食給他們在安多哈爾的軍隊,因此如果破壞了此地將可以大大打擊聯盟的食物補給問題,這個主意全部來自一位名叫 Lindsay Ravensun 的被遺忘者女性,她似乎和一些高官有關係,是個很受到上層賞賜的女人。Lindsay 對曾經在提里斯法林地大鬧過血色十字軍的 Lilian Voss 很有興趣,很可惜 Lilian 在又獨自一人消滅所有西瘟疫之地血色十字軍之後就離去,對於現在被遺忘者政權的招募絲毫沒有興趣的樣子。


聯盟佔領費爾斯通農場來耕作


釋放瘟疫與華爾琪復活死去的農夫
  
Lindsay 對於寇爾提拉的戰略完全無法認同,她覺得如果被遺忘者要勝利,他們就必須要動用擅長使用死靈法術的華爾琪大軍,因此她利用瘟疫毀掉聯盟的費爾斯通農場,再派出華爾琪把這些聯盟的農夫復活成被遺忘者,瞬間在消滅敵人的同時大量擴充自己軍隊。不過 Lindsay 也只有攻擊聯盟的農場而已,儘管不喜歡銀白十字軍和塞納里奧議會,她並沒有去動任何這兩個組織的領地,因為她的目標是和部落為敵的聯盟!


聯盟方面也沒有閒下來,他們開始大量採集西瘟疫之地的物資,取回舊聯盟的裝備武器來使用,還有前往前白銀之手騎士團的領導人烏瑟之墓膜拜取得前人的祝福。許多從西部荒野來的農夫一聽到這裡要打仗,不但沒有害怕的逃走,反而興奮的渴望幫助聯盟來奪取安多哈爾,他們不顧其他長官的阻止和反對的投入戰場,打算在到時候聯盟和部落主力軍隊在安多哈爾城內開打時,眾鄉民一起從安多哈爾的部落佔領區後方攻擊他們。西部荒野的農民佔領了苦痛鬼屋的農場,他們假裝低調的在進行耕種掩人耳目,讓部落不會在意這些農夫會對他們造成任何威脅,私底下從聯盟軍隊那邊運來武器偷偷練兵。



許多農夫遠道從西部荒野西瘟疫之地期望找個新家


用縫補怪來練兵的聯盟農夫


整修後的烏瑟之墓

雙方都在努力的擴充自己實力,劍拔弩張的情勢終於爆發了,這次的安多哈爾爭奪戰是部落和聯盟之間的戰鬥,再也沒有旁人來阻撓。起初雙方兵力勢均力敵,結果那些西部荒野的農夫從部落基地後方的農場一湧而出,這些鄉民的數量驚人,重點是居然都配有裝備和簡單的戰鬥技巧,不是一般普通的農民而已,殺得部落措手不及。寇爾提拉立刻召喚石像鬼來協助防禦基地,可是在主力軍和聯盟僵持不下的情況下,根本就只能苦苦支撐,此時 Lindsay 躲在基地的地下室慢慢盤算和觀察整場戰鬥,她覺得寇爾提拉實在太懦弱了,居然先前還和薩沙理安在那邊談天說笑,應該要在消滅天譴軍的同時一口氣打倒聯盟。


安多哈爾爭奪戰再啟

Lindsay 最後決定親自出馬,實際上她不是只有認識什麼高層人士而已,而是她自己本身就是掌權者!沒錯,Lindsay 就是女王希瓦娜斯·風行者,她身為報喪女妖所以可以任意附身在其他的身體內,被遺忘者 Lindsay 是她的化身之一。希瓦娜斯派出所有的先前復活的聯盟農夫,由華爾琪 Aradne 為領隊來發動反擊,一下子就把那些西部荒野的農夫殺個落荒而逃,然後全部都復活成新的被遺忘者士兵。薩沙理安原本估計情勢是聯盟占上風,他們獲勝只是遲早的事情,想不到居然殺出了一大群華爾琪,連同許多戰死的聯盟農民都變成敵人手下,讓情勢在一瞬間就逆轉了。薩沙理安領兵奮勇的抵抗,他甚至一度以為只要打倒 Aradne 就可以挽回劣勢,可惜事實證明儘管殺死 Aradne,聯盟的戰敗已經是無法避免的結局。


華爾琪現身


華爾琪與被復活的農民攻入聯盟營地

部落方面希瓦娜斯來打算在戰爭中殺了聯盟的指揮官薩沙理安,結果當部落大軍攻入聯盟營地時,薩沙理安早已不見人影,看來這傢伙已經帶著聯盟的軍隊逃走。部落勝利之後,就是清算和獎賞的時刻,女王希瓦娜斯賞賜一些立功的軍官之後就立刻召見寇爾提拉。

希瓦娜斯:

Koltira! Your queen summons you!

寇爾提拉!你的女王召見你!


寇爾提拉:

Your highness. I deliver to you... Andorhal.

女王陛下,我為您呈送…安多哈爾城。


希瓦娜斯:

Enough of this insolence. Do you think that I'm blind to everything that goes on outside of the Undercity?
你的這些無禮行為已經夠了,難道你認為我都對幽暗城外的事情完全盲目嗎?

寇爾提拉:

I... Your majesty, we were victorious!

我…陛下,我們已經勝利了!

希瓦娜斯:

No thanks to you. Andorhal should have been ours days ago, when we defeated the Scourge. I know your secret, Koltira. I'm aware of your friendship with the Alliance death knight, Thassarian.

我不會感謝你的,安多哈爾早該在幾天之前當我們打敗天譴軍時就該屬於我們的了。我知道你的秘密,寇爾提拉,我早就知道你和聯盟那個叫薩沙理安死亡騎士之間的友誼。

寇爾提拉:

Y... your majesty...

陛…陛下…


希瓦娜斯:

Arthas clearly failed when he created his death knights. You are still weak. Fortunately, I have agents that can help you... erase this weakness. Beneath the Undercity you go.

阿薩斯看起來很明顯沒有在他創造死亡騎士的時候把你們教好,你還是太懦弱了。幸運的是,我有一些特別的人可以幫助你…清除這個弱點,你要被送到幽暗城的底下去了。

寇爾提拉:

No!

不!


希瓦娜斯:

Shh... Quiet, death knight. When I'm finished with you, your fear will be gone. You can thank me later.

噓…安靜點,死亡騎士。當我調教好你之後,你的恐懼就會消失了,到時候你可以感謝我的。


清算

希瓦娜斯話一說完就用魔法鐵鏈綁住寇爾提拉,將他送入幽暗城底下的地牢監禁起來,準備在未來好好的讓寇爾提拉瞭解他到底該效忠誰,而不會讓自己被過去的情感給牽絆住。至於薩沙理安則是在聯盟戰敗的時候下令撤軍,所有的聯盟勢力都撤退到冰風營地,他忠心的部下骷髏路瑞德則在護主逃跑時身亡,薩沙理安認為寇爾提拉絕對不可能會在戰爭中投入華爾琪,他知道這一定是希瓦娜斯在背後搞鬼,他脫離了聯盟的軍隊,決定獨自一人進入提里斯法林地,進去找希瓦娜斯算帳,以及探訪好友寇爾提拉的下落。


路瑞德死亡

西瘟疫之地戰鬥到此告一段落,此地的勝者是銀白十字軍、塞納里奧議會以及部落,聯盟戰敗而失去了安多哈爾城的控制權。部落並沒有對銀白十字軍和塞納里奧議會出手,相對的這兩個組織也對部落和聯盟之間的政治鬥爭和戰爭毫無興趣,究竟寇爾提拉的命運會是如何,薩沙理安和希瓦娜斯之間的齟齬又會如何解決,這一切的解答恐怕不是短時間內所能看到的了。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39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