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再現 仙俠重生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42:24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莫高雷



焦點:恐怖圖騰的背叛


莫高雷的牛人們在大災變時期恐怕是全部落中受到最大打擊的一支了,在大酋長索爾任命卡爾洛斯·地獄吼接任部落大酋長之後,受人尊敬的牛人酋長凱恩·血蹄因為不同意這件事而與卡爾洛斯起了爭執,隨後雙方展開了一場决鬥。可是卻有人悄悄的對凱恩下毒,這導致他不敵卡爾洛斯的憤怒一擊,於是這場决鬥以凱恩的悲劇死亡做結局。牛人們當然對此感到悲傷和氣憤,但是他們真的在一場挑戰大酋長的决鬥輸了,如果就此耍賴不認帳又是不榮耀的行為。


就在凱恩死亡造成牛人政治的動盪之際,瑪加薩·恐怖圖騰帶領她的部族立刻對雷霆崖發動攻擊,打算取得牛人全部族的領導控制權。不過瑪加薩的野心被凱恩之子貝恩勇敢的擋住了,他知道就是瑪加薩對自己的父親下毒才會害死父親,貝恩宣告因為恐怖圖騰部族的背叛行為,所有的恐怖圖騰都必須被放逐出去,再也不屬於雷霆崖和部落的一員了。貝恩之後繼任為牛人酋長,他雖然依舊對父親的死感到不平,但是身為一個追求大地平衡的牛人,貝恩知道他們族人不能因為這樣就離開部落,他們要努力治療自己的傷痛和恢復部落內部派系衝突的問題。



貝恩·血蹄繼任牛人酋長

大災變和政治動盪不安的情況下,一支新生的派系也在牛人部族內崛起。許多年輕的牛人學者在這幾年來不斷地追尋屬於自己的古老文化,直到他們將主神大地之母的右眼,也就是太陽神安希也當做崇拜祭祀的對象。太陽的升起就像是光明在黑暗中的重生,日曉給了牛人們在這最艱困日子新希望的願景,讓許多人民也開始支持這支信奉太陽神的派系,他們可以呼喚來自太陽神的力量,將這光明的神術結合天生的戰士血液,於是太陽行者就此誕生!他們並非是所謂聯盟的聖騎士,但是他們的戰鬥方式和能力卻有異曲同工之妙。在這群年輕牛人中,當初重啟太陽神信仰的兩人,塔胡·賢風與阿波尼·亮鬃也分別成為了傳授太陽神安希知識的牧師和帶領太陽行者的領導人。


教導太陽神信仰的塔胡·賢風


太陽行者

有了新力量的牛人們,更將守護祖靈所歸屬的大地立為己任。紅雲台地因為大災變引發地震造成山崩,原本聯外的道路因此被封閉起來,很多野豬人也因為靠山壁的家園被山崩摧毀,全部傾巢而出,對台地的納拉其營地發動強烈的攻擊,營地的酋長之母主母烏娜雅·鷹風更是被這些野蠻嗜殺的野豬人害死。野豬人雖然不強,但是卻總是以量取勝,過去牛人們和他們都發生多次衝突。



紅雲台地山崩


牛人起身對抗野豬人大舉入侵

不過這次野豬人的入侵雖然猛烈,但是他們也犯了很愚蠢的錯誤,他們的酋長刺鬃自以為殺了牛人的主母之後就可以讓牛人失去士氣,還以為躲了起來牛人就找他不到,只是這個笨野豬人躲藏的地點就在原紅雲台地唯一聯外的道路中央,一個剛好被山崩堵塞的位置。看到敵人首腦和自己的部下分隔這麼遠簡直就是自己把人頭送上來的機會,牛人們馬上對野豬人的首領發動奇襲,殺了這個害死尊敬主母的蠢豬,而這些野豬人也在首領被幹掉之後就四散撤走了。酋長鷹風知道他終於完成了復仇大事,同時也防守住自己人民的一大威脅,他與族人將祭品獻到母親的墳墓上,願她的靈魂得到安寧,也願大地之母能夠照顧她。


獻祭與榮耀逝去的祖先

另一方面,因為大酋長卡爾洛斯宣佈部落對聯盟全面開戰,導致聯盟在塞拉摩城方面決定先下手為強,塞拉摩利用貧瘠之地被地震分裂成南北兩塊的機會,將許多軍隊入駐部落勢力優勢不明顯的南貧瘠之地,此舉動直接的威脅到住在莫高雷的牛人們,因此他們在原本莫高雷進入南貧瘠之地的山道隘口建立起一座巨大的城牆,用來將聯盟阻隔在外以保護自己的人民。


封鎖往貧瘠之地的巨門

大災變前就駐紮在莫高雷的聯盟勢力也有了意外的結局。許多年前一群矮人探險者協會的成員來到巴爾丹遺跡進行挖掘和考古,這些矮人的行為無異是對牛人主神大地之母非常的不敬,當時憤怒的牛人們原本想要用武力將矮人全部趕走,所幸大探險家布萊恩·銅鬚親自來雷霆崖拜訪酋長凱恩,布萊恩知道自己同胞不顧一切的挖掘行為是會招來許多他們無法想像的危險。凱恩和布萊恩最後達成一個協議,由貝恩帶領幾位年輕的牛人們為使者,再由一位薩滿來當監工以確保矮人們沒有過度破壞莫高雷的大地。


不過這幾年下來,似乎這個政策的效果並不顯著,這些探險家矮人不顧布萊恩和牛人們的警告,果然激怒了在大災變重創大地之後住在當地的大地之靈,大量沉睡被攪動的地元素帶著怒氣和疑惑從挖掘場的地底出現,他們將自己被打擾的原因怪罪到這些矮人過度挖掘的行為上。巴爾丹挖掘場的矮人們根本沒辦法對付這麼多地元素的攻擊,全部都被這些地元素殺到一個也不剩,仿佛在諷刺他們不聽勸言的結果。如今這些地元素依舊無法平靜下來,血蹄村的奧莫·雷角知道如果不去安撫地元素,那麼接下來就是他的族人會直接受到威脅。奧莫製作了一個特別的樂鼓,利用這個樂鼓發出的特別旋律,終於成功的讓大地之靈們回到他們該有的安眠。



憤怒的大地之靈屠殺矮人探險家

一個哥布林派系,風險投資公司一直對藏在莫高雷的豐富礦產肖想很久了,他們也一直在嘗試想挖掘這些礦物然後賺大錢,不過先前幾次他們都失敗,因為他們的行為明顯比聯盟矮人還要更過分,所以全部被牛人趕出莫高雷。不過在大災變之後,這些貪婪的哥布林趁著這些災難引發的混亂之際渾水摸魚,又重新開始開採莫高雷的礦物。生氣的牛人們不再手軟,他們馬上焚燒掠奪風險投資公司的運輸隊,攻入他們的礦坑逼迫這些討厭的小傢伙停手。


牛人破壞風險投資公司的運輸車隊

在這全部之中,讓莫高雷的牛人們最頭痛的就是井水被下毒的問題。當初貝恩打敗恐怖圖騰部族之後並沒有全部殺了他們,貝恩心中存的一絲憐憫讓這些背叛者只有遭到放逐而已,可是恐怖圖騰居然不甘如此判決,還在原來的家園內擾亂,這些黑毛牛人竟然去各地重要的神聖井水下毒,想要毀滅整個莫高雷的水源。許多薩滿紛紛站起來想辦法解決井水受污染的問題,他們利用自己對於毒和疾病的研究到處收集許多材料,也借用許多活在這片美麗草原的生物之靈力量,一個一個淨化井水中的致命毒素,順便把出現在井附近的恐怖圖騰部族趕走。


恐怖圖騰對井水下毒


淨化被污染的井水

貝恩承認自己不應該給他們第二個機會,他領兵討伐莫高雷的恐怖圖騰部族,將他們驅趕至莫高雷北方一條靠近石爪山脈的山中小徑,親自對上帶頭這次破壞的 Orno。

Orno:

I've had enough of this!

我受夠這一切了!


貝恩:

So have I, Grimtotem.

我也是,恐怖圖騰。


Orno:

Baine! You've shown yourself! Get him! You will die in shame like your pathetic father.

貝恩!你終於現身了!來人,快幹掉他!你將會像你那可悲的父親一樣死於羞愧中。


貝恩:

It took a coward's poison and the fury of Hellscream to bring my father down. What chance have you?

我父親可是靠著一個懦夫的劇毒和地獄吼的憤怒才倒下的,比起來你有什麼機會?

Orno:

This isn't over, Baine...

這一切還沒結束,貝恩…


貝恩:

It is for you.

對你而言已經結束了。



雷霆崖出兵討伐恐怖圖騰


貝恩對抗 Orno

Orno 根本不敵勇敢又有自信的貝恩,三兩下就被收拾掉,而剩下的恐怖圖騰也不敵雷霆崖的武力攻打,很快就被打敗或是逃走了。至此牛人在莫高雷的生活也趨於穩定,貝恩看著恢復寧靜的家園,他知道還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派使者去通報大酋長卡爾洛斯有關莫高雷大災變以來的動盪和事件,他希望牛人們可以成為部落的指導者,將目前好戰的部落導回正途,他是如此的對使者說的:

Much has changed outside of Mulgore. The world is torn, and our Horde allies have turned down dark paths. We must guide them. Even in the darkest hour, we will bravely hold our heads high, and honor the Earth Mother in all we do.

莫高雷外的世界變化很大,整個世界已經被撕裂,而我們的部落盟友們又重新走向那條黑暗的道路。我們必須指引他們,就算在最黑暗的時刻,我們必須勇敢的把頭抬高,並盡我們所能來榮耀大地之母。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45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