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玩家期待 今日火爆開啟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38:46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荊棘谷



焦點:就連忍者也逃不過我洞察力超強的眼睛!


荊棘谷在經過大災變之後,古拉巴什競技場的東北方出現一個巨大的地層塌陷,一整塊地面連同山丘塌陷入地底,周邊海水開始灌入形成大漩渦,許多來不及逃離的船隻都被捲入漩渦中。荊棘谷就如貧瘠之地一樣,被這個漩渦從中分裂成兩個地區:北荊棘谷荊棘谷海角。


荊棘谷分從中裂成兩塊的大漩渦

在5年前古拉巴什帝國第二度召喚出血神哈卡,一個嗜血奪靈的邪惡動物神,甚至可能有和上古之神沾染的邪神,後來在食人妖的贊達拉部族統合諸多勢力努力下,成功的殺死了哈卡的五位祭司、血領主曼多基爾、妖術師金度,並成功的打倒哈卡,將其心臟封印住以避免祂再度回到艾澤拉斯的現世。完成了這份艱巨的工作之後,大部份的贊達拉部族都回去自己的家鄉,僅留下少數的人來監視古拉巴什帝國是否還有什麼陰謀或行動,如今尤亞姆巴島已經人去樓空。


尤亞姆巴島人去樓空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有個冒險者在北荊棘谷的叢林狩獵迅猛龍時,他意外的發現一隻新生的可愛迅猛龍寶寶,儘管他正在獵殺這些生物,可是這個可愛的寶寶卻打動了他的心,他們很快就地締結了難以割捨的牽絆。這位冒險者和這隻迅猛龍寶寶馬上就成為一起探索這座叢林的好夥伴,有一天他們經過一座血頂食人妖的廢墟時,這隻迅猛龍寶寶好像發現了什麼新奇的玩具般,從那些野蠻的食人妖堆積的骷髏頭堆挖出一個巨大的食人妖頭骨,而且老是咬著不肯放下。這位冒險者覺得他的好夥伴一定是有些原因才想留著這個食人妖頭骨不放,因此決定去拜訪當地對食人妖巫毒法術有研究的人來一探究竟。


迅猛龍寶寶發現巨大頭骨

經過研巫毒法術加持之後,這個食人妖頭骨居然說話了!他告訴那位冒險者他曾經是個食人妖的首領,具有很高的權勢和力量,只要那位冒險者可以幫助他重新回到這個世界,那麼他將會賜給這位冒險者財富與力量。心念被打動的冒險者開始按照這個食人妖頭骨的要求到處去搜集可以復活他的器具,其中特別交代因為他的身體比一般食人妖還要巨大,因此需要食人妖血頂部族酋長甘祖拉恩的軀體才能夠當做他的新身體。


這位冒險者千辛萬苦的潛入祖昆達廢墟的深處,在不破壞軀體的前提下將酋長甘祖拉恩殺死,再想盡辦法終於把這傢伙的身體給扛了出來,其他的材料也好不容易才收集完成。巫毒儀式成功的進行了,突然一陣煙霧爆發,一個巨大的身影從原本進行儀式用的鍋爐升起,突然間他抽出一把武器架住那位巫醫的脖子,開口對著包圍他的士兵和目瞪口呆的冒險者狂笑,原來那個食人妖頭骨是血領主曼多基爾的!然後因為這個冒險者的愚行,血領主已經靠著另外一個食人妖的身體重生了!他要求那位冒險者按照他的話做,否則那位巫醫的性命就會不保。

You've served your purpose. I've returned to the realm of the living, and it's all thanks to you. So, instead of killing you, I'm going to make you a deal instead. Give me the raptor. You must already know that she's no normal raptor, and I need a replacement for Ohgan. Do it, or both you and the witch doctor will taste my rage.

你已經完成了你的使命,我終於回到了生者的世界了,我必須感謝你。所以與其殺了你,我要和你做個交易:剛好我需要一隻取代奧根的迅猛龍,把那隻迅猛龍交給我,你一定已經知道她不是一隻普通迅猛龍了,照我的話做不然你和那個巫醫就會嘗到我的憤怒。



重生的血領主

在這樣的危急情形下,那位冒險者不得不把和他變成好朋友迅猛龍寶寶交出去,血領主曼多基爾在得到迅猛龍之後也按照約定放開了巫醫揚長而去。瞭解自己鑄下大錯的那位冒險者知道他必須負責,既然他讓血領主重新回來,他就有必要解決此問題。那位冒險者按照巫醫給的指示來到祖爾格拉布外的 Bambala 營地,這是暗矛部族和贊達拉部族在哈卡死後建立用來監視祖爾格拉布用的營地,他請教了這裡的贊達拉部族牧師們該如何做,發現自己先前和那隻迅猛龍寶寶建立的牽絆可以借由巫毒法術來加強,進而透過迅猛龍寶寶的視野來觀看發生在祖爾格拉布內的情形。


祖爾格拉布外的 Bambala 營地

透過特殊的法術,冒險者見識了迅猛龍寶寶所看到的一切,血領主教導她很多事情,原來她叫做奧根娜卡,是血領主坐騎奧根的女兒!難怪她會莫名其妙的叼起血領主的頭骨,這一切都是上一代的淵源和命運在作祟。那位冒險者決定再賭一把,他請求贊達拉部族的幫忙,這次他透過了特別的法術讓自己與奧根娜卡的心靈相通,以此來控制奧根娜卡的身體,協助這位好夥伴逃離祖爾格拉布。當冒險者控制住奧根娜卡之後,他才發現其實這裡的迅猛龍們都對奧根娜卡很友善,也瞭解為何這樣一個年幼的迅猛龍寶寶會想要逃走。除此之外他還看到祖爾格拉布的這些食人妖們居然在加緊練兵,仿佛在為一場戰爭做準備,知道事情不能再耽擱,奧根娜卡立刻開始進行祖爾格拉布逃亡大作戰。


從奧根娜卡眼中看到的景象

靠著其他迅猛龍夥伴的幫忙,奧根娜卡破除萬難,成功的逃到了祖爾格拉布的門口,這時一個黑影突然出現了!是妖術師金度,可是這傢伙明明已經死了才對,怎麼還會出現呢?難道和血領主一樣從死亡中復活?還是他在死前對自己施法讓自己保持不死狀態呢?金度將奧根娜卡抓住交給血領主曼多基爾,告訴這隻小迅猛龍他們對她會有很特別的安排,然後這將會是讓哈卡第三度降臨艾澤拉斯的偉大計劃的一環!最後金度破除了贊達拉部族的法術,他告訴這個冒險者他老早就看穿把戲,接著就將冒險者和奧根娜卡之間的心靈牽絆切斷,讓那位冒險者再也無法和他的好夥伴心靈相通。



其他迅猛龍幫助奧根娜卡


被金度發現了

看起來好像無計可施時,有另外一個贊達拉部族的人提供一個情報,某食人妖巫醫『流亡者』贊吉爾最近好像想要重新回到他的社會,似乎在和荊棘谷其他食人妖部族密切接觸中。因為贊吉爾是個使用許多黑暗法術及藥劑奴役很多人的壞蛋,他最近這樣的行為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最近動作也特別多的祖爾格拉布。那位冒險者自願去竊聽贊吉爾的動態來為自己的愚蠢做補償,他立刻按照贊達拉部族給予的法術道具來偷看贊吉爾躲藏的阿博拉茲廢墟,調查贊吉爾到底在搞什麼鬼,透過法術映入冒險者眼簾的是黑影金度和贊吉爾兩人在密謀討論某事。

贊吉爾:
Jin'do the Hexxer! It's been a while since I've seen that mask. What brings you out to my part of Stranglethorn? I'm not accustomed to taking visitors from the esteemed Zul'Gurub.

妖術師金度!我已經好一段時間沒再看到那個面具了,是什麼把你帶來我在荊棘谷的領地的?我可不習慣接待從尊貴的祖爾格拉布來的訪客。

金度:

The Gurubashi have fallen on hard times. I live, and Mandokir has returned... but the rest of us are gone.

雖然古拉巴什帝國在嚴酷的時刻隕落了,可是我活下來了,曼多基爾也已經回來了…但是其他人已經死了。


贊吉爾:

What a shame... but not a concern for an old exile like Zanzil.

真是令人遺憾…不過對一個像贊吉爾這樣的年老放逐者沒任何關係。

金度:
Well, Zanzil, I'd like to make it your concern. I've recovered the bodies of High Priestess Jeklik and High Priest Venoxis. I remember what you can do with those elixirs of yours. Can your elixirs help out an old friend?

嗯,贊吉爾,我想要讓你和此事有關係。我已經找回了高階祭司耶克里克和高階祭司溫諾希斯的屍體,我記得你能夠用你的那些藥劑搞的花樣,因此你的藥劑可以幫助我這位老朋友嗎?

贊吉爾:
Friend? You were among those who spit and threw stones, Jin'do. But let's let bygones be bygones, eh? So your bat and your snake need Zanzil's help? Very well. I'll see you inside Zul'Gurub. Old friend.

朋友?你是那些對我吐口水和丟擲石頭的人之一,金度。不過過去就讓它過去吧,嗯?所以你的蝙蝠和蛇需要贊吉爾的幫助?非常好,我會在祖爾格拉布內和你見面,老朋友



金度和贊吉爾密謀壞事

看來金度的行動已經越來越加頻繁,他找贊吉爾溝通要求使用這傢伙的特殊藥劑,難道是為了要控制屍體或是復活那些死去的高階祭司?那位冒險者立刻答應贊達拉部族的請求,決定先下手為強,把贊吉爾殺掉的話就不怕他去幫金度忙了。然而當他到達阿博拉茲廢墟時,贊吉爾的人影老早不見,然而他留下了一個通往祖爾格拉布的傳送門,這傢伙一定已經出發前去會見金度,或許還來得及阻止他們。


冒險者毫不遲疑的通過傳送門,他發現自己應該是身處在祖爾格拉布的蝙蝠領域,看到贊吉爾正在對祀奉蝙蝠神的高階祭司耶克里克施展法術,要打倒贊吉爾可能很困難,但是要破壞一個不會動不會防禦的屍體就簡單多了。他立刻從後面進行偷襲,擾亂了贊吉爾的法術,再趁亂毀掉耶克里克的屍體,成功的阻止贊吉爾的行動。贊吉爾立刻憤怒的烙下狠話跑掉,知道自己任務還未全部完成的冒險者隨即跟上去,馬上在蛇的領域發現贊吉爾又開始對祀奉蛇神的高階祭司溫諾希斯施展法術,準備重施故技的他卻意外的被打倒在地,是妖術師金度來了!金度讓贊吉爾成功的復活溫諾希斯,正想殺了那位冒險者時,贊達拉部族也派人來幫助他們的盟友,於是經過一陣混亂,冒險者和贊達拉部族派來的幫手終於成功的逃走。



正在復活耶克里克的贊吉爾


溫諾希斯被復活成功

這次的任務雖然談不上大勝利,然而毀掉一位高階祭司的身體也足夠讓金度重新召喚血神哈卡的進度嚴重被破壞,是所有人的一次勝利。知道自己多少做了點彌補的冒險者終於也可以安心的睡覺,只是他內心還是會想起那位被金度和曼多基爾帶走的迅猛龍朋友奧根娜卡,不知她在祖爾格拉布內過的是否還好呢,如果未來在見面他們依舊會是好朋友,還是變成敵人呢?


除了金度試圖再召喚哈卡外,部落和聯盟也分別在荊棘谷開始拓展自己的勢力範圍,聯盟在地層下陷形成的漩渦東邊建立起 Livingston 堡壘,以及一群探險者協會的矮人在阿博拉茲廢墟西邊建立一個營地;部落方面一群哥布林也在競技場旁的海岸蓋起一個小港口。雙方都開始開採此地豐富的天然資源,儘管目前還未有正式衝突。



聯盟新建的 Livingston 營地  


矮人探險者協會營地  


部落的哥布林港口 Hardwrench Hideaway

然而聯盟在這裡的發展並不是很順利,在好幾年前暴風王國的庫爾森上校帶領一批拓荒隊來到荊棘谷進行開拓,然而庫爾森本人卻突然間發瘋了,連帶他的很多手下都跟著發瘋,多倫中尉帶領一群意識依舊清醒的人脫離庫爾森上校的統治,他們試圖找出真相,當時經過一連串的調查似乎顯示造成他們發瘋的是來自附近一個食人巨魔法師的心靈控制所導致,但是從這幾年的跡象看下來,結果應該不是這樣子。這次他們分析庫爾森上校等人經常在使用的密林藥劑,發現這個藥劑藏有不明的成份,是一種藍色的水晶體,接觸這個水晶體會聽到某種奇怪的低語。


庫爾森上校的營地充滿瘋狂的人類  

繼續追溯這個奇怪的水晶體來源,找到是來自住在莫什奧格巨魔山的食人巨魔所擁有的物品,他們這些野蠻的生物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一個非常古老的箱子,這些藍色的結晶體正是從這個箱子製造出來的。聯盟找人把箱子取回來之後交給對考古學有研究的探險者協會的人做研究,發現這個古老的箱子居然有至少15萬年的歷史,而且還不是屬於泰坦的造物,然後大家似乎都可以從箱子內聽到古怪的低語。所以這就是讓庫爾森上校所帶領的拓荒隊發瘋的元兇,究竟這是從何處而來?為何那些食人巨魔會有此物?這一切的謎題都不是短時間內可以找出的了。


食人巨魔發現一個古老會發出低語的箱子

部落也有些麻煩,當初荊棘谷是暗矛部族的食人妖最早的家園,後來因為一些因素他們離開了此地以致最後加入部落,留下了酋長最年輕的兒子耶尼庫。耶尼庫當時因為叢林食人妖的傳統而被當做獻給主宰叢林食人妖領袖的人質,如今暗矛食人妖想要回來找回他們的酋長之子,卻再也找不到耶尼庫的蹤跡,他們生怕耶尼庫早已死亡。經過了好幾年的調查,他們甚至不擇手段的用巫毒法術折磨當地的食人妖來查處訊息,才找到原來耶尼庫最後被流亡的贊吉爾給抓走,還被使用藥劑迷惑了。


耶尼庫被贊吉爾奴役和心靈控制

這個贊吉爾目前把耶尼庫派去當和劈顱部族溝通用的使者,用來拉攏其他部族和自己結盟用,比照贊吉爾又和妖術師金度結盟,這些人還真的對重新召喚哈卡念念不忘,這種事情一定要阻止。暗牧部族的巫醫決定利用特別的靈魂寶石把耶尼庫的靈魂救出來,因此他們派人潛入耶尼庫和劈顱部族酋長談話的現場,破壞了他們之間的會談,然後趁機用靈魂寶石把被控制住的耶尼庫靈魂取回,如此拯救酋長之子的任務也才算告一段落。


由全世界最有名的獵人赫米特·奈辛瓦里的兒子小赫米特·奈辛瓦里所率領的狩獵隊在經過5年的時間依舊停留在荊棘谷的北河岸挑戰他父親未能達成的目標:白虎虎王邦加拉西。而因為大災變造成的地殼移動,許多野生猛獸都遷徙改了棲息地,讓來這裡狩獵的冒險者越來越多,也有不少獵人被奈辛瓦里的名號吸引,前來加入他的狩獵隊,因此他們的營地也進行擴建,現在變成荊棘谷最大的狩獵營地。



擴建的奈辛瓦里狩獵隊營地

最後住在荊棘谷的另外一大支勢力就是熱砂企業了,他們在南部海角建立的貿易港口藏寶海灣勉強的撐過了災難的襲擊,當大災變發生之際,一陣海嘯直接衝擊整座城市,加尼祿哨站上的哥布林雕像首當其衝,整座雕像失去了平衡向後傾斜,雕像的左手也被打斷,就此洩露出藏寶海灣的大秘密,原來這座雕像內居然是這些哥布林用來藏匿金銀財寶用的地方!現在這些哥布林可要多花點心思保護好他們的財產才行。當然對於如此大的企業而言,一般的盜匪或是海盜根本沒辦法來掠奪,由有名的牛人艦隊指揮官海角帶領的黑水強盜是負責藏寶海灣的守衛和防備,他們可是出名的強悍。


領主里維加茲和艦隊指揮官海角是藏寶海灣最重要的兩人


藏寶海灣的大秘密:藏在雕像內的財寶

血帆海盜覬覦藏寶海灣的財富已久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突破他們的防守,然而他們貪婪的心永遠不會變。藏寶海灣的黑水海盜們也是如此,他們日以繼夜的守住屬於自己的財寶,雙方之間的衝突也不知道幾次了,但他們都知道血帆海盜不可能只靠3艄船就攻下藏寶海灣,直到一次某位黑水強盜的人發現這些血帆海盜又想要進攻藏寶海灣,而且這次他們表現的似乎勝券在握。藏寶海灣的領主里維加茲覺得事情並不單純,他們有必要調查清楚,因此決定派人進行臥底來查出敵人計劃的真相。


可是要取得血帆海盜的信任哪裡有這麼簡單?血帆海盜的招募員還說必須要帶著黑水強盜的艦隊指揮官海角的頭才能算通過他們的信任檢定。然而怎麼能夠殺了自己人老大的頭呢?這位臥底的間諜最後和海角討論過之後,海角才說其實很多人類都分不清楚牛人和乳牛的臉有什麼不同,果然他們只用一隻帶船長帽的乳牛頭就輕易瞞騙過關。成為打倒黑水海盜艦隊指揮官的英雄並不足以讓這個間諜取得血帆海盜高層的信任,他還需要靠自己的努力來贏得讚賞。從擦拭甲板開始做起,到搬運重要糧食、抓小偷、回收炮彈等等的工作這位間諜都乖乖照做,果然用勤勞努力換得升官,間諜很快就被調職到艦隊主艦上,這是由這群血帆海盜首領菲爾拉倫所指揮的船艦。



海上的煉油廠

來到主船之後工作都變成重要的任務了,間諜甚至被派去進行轟炸掠奪風險投資公司的海上煉油廠來搶奪黑金使用,畢竟身為海盜如果不用搶劫的怎麼行?不過在這台船上有個特別人物存在,他是艦長的心腹之一,一個矮人海盜名叫 Drederick McGumm 外號死眼,他的右眼使用眼罩蓋著,原因並不是因為他的右眼瞎掉,而是他的右眼具有特殊的強大力量,可以看穿這世間的所有事物,任何假象和法術都會在他的右眼下無所遁形,其洞察能力無能人比,因此他必須把自己的右眼遮住,不然就會消耗他自己太多的力量。


死眼具有洞察力超強的右眼  

死眼被艦長菲爾拉倫下令去解決躲在哈圭羅島上的忍者,因為這些戴著面罩的傢伙總是鬼鬼祟祟的跟蹤血帆海盜,一定不懷好意,可是他們又會施展忍術藏起來,因此只有死眼可以找出他們,這位藏寶海灣的間諜為了讓自己被艦長更加的賞賜也自願和死眼一同前去調查哈圭羅島。起初剛來到這個島上,那位間諜只有看到一個等人拯救的公主、一大群猩猩猴子,以及一隻會丟大酒桶的大猩猩,哪裡有什麼忍者的蹤跡呢?不過等到死眼一把自己右眼的眼罩拿下來,馬上就破除了那些忍者用來躲藏自己的忍術,忍者們紛紛現形,然後全部都被這兩人給打倒了。


忍者現形  


丟酒桶的大猩猩

又完成這一件大功勞,間諜也完全取得艦長菲爾拉倫的信任,艦長這次交給他一個最大的任務,由他擔任血帆海盜第三台船的船長,然後他們將一起進攻藏寶海灣!剛升格為船長的他開始仔細閱讀所有的作戰計劃報告,這時他才知道這次血帆海盜不是獨自攻打藏寶海灣而已,他們還找來了新盟友,一批叫做 Brashtide Crew 的海盜將會和血帆海盜同時進攻!間諜靠著成為船長的權利伺機調查一番,才發現這些 Brashtide 海盜是一群狼人海盜,他們原本也是普通的海盜而已,但是因為當時被困在吉爾尼斯王國內導致全體都遭到狼人詛咒,然而成為狼人的他們也比一般海盜更加兇猛,如今吉爾尼斯王國的封鎖已經解除,他們也等不急要大肆掠奪搶劫一番了。


間諜趕緊回去藏寶海灣回報,臨走前順便到處破壞,把槍械弄壞濕、彈藥弄濕,再隨便以叛亂的名義加諸在一些海盜船員上然後殺了一些人。領主里維加茲聽到之後臉色立刻變得沉重,他知道這次可不是再像之前那樣絕對會勝利了。話才剛說完馬上就聽到炮聲隆隆和警鈴大響,海盜已經來襲了!大量的狼人海盜已經上岸開始大肆掠奪,他們放火殺人不眨眼,甚至還邊唱歌邊喝剛搶去的美酒,真的是無惡不作。


大批海盜入侵  


狼人海盜殺人放火  

藏寶海灣的黑水強盜等著一天等很久了,事實上他們早已囤積許多的彈藥火炮,這次血帆海盜傾巢而出,剛好也是個好機會將他們徹底殲滅。雙方交火的激烈程度猶如一場戰爭。藏寶海灣也因為有許多來自部落和聯盟的冒險者協助,再加上搶錢犯了哥布林的大忌,大家英勇的擊退了海盜,甚至格斃血帆海盜的總艦長菲爾拉倫。最後所有的狼人海盜都撤退了,儘管有些錢財已經被他們搶走,一些民房燒毀,但是這是一個大勝利!血帆海盜受到如此嚴重的創傷,恐怕要好一陣子都爬不起來了。


血帆海盜幾乎全滅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48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