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經典再現 仙俠重生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41:35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艾薩拉


焦點:藍龍不愛同族愛異族


艾薩拉曾經是個充滿神秘的地區,以前有關這個地方的任務和資訊都不多,導致許多冒險者對艾薩拉感到陌生害怕。現在大災變之後來自污水企業的哥布林加入了部落,並將艾薩拉打造成一個部落專屬的樂園。


在地貌方面,哥布林為了證明自己對部落的忠誠,特地將大災變之後的整個風暴海灣重塑成部落的標誌,現在從天空看下去艾薩拉就像是個巨大的部落圖樣。而中央那座小島的古夜精靈遺跡則是被完全剷除,改建成一個巨大的港口:污水港。這個巨大的港口是為了配合大酋長卡爾洛斯要稱霸世界的野望而設計,完全的軍事化,現在全部落最強的艦隊就停泊在污水港內,同時哥布林也將這個港口當成他們建造各種戰爭機器的兵工廠,轟炸機、火箭、伐木機等等都提部落帶來強大的機械戰力。哥布林更為了強化調兵的速度,在艾薩拉沿海的懸崖上建造一條部落專用的火箭噴射軌道,讓部落更容易掌控整個地區。


軍事港口污水港


火箭噴射軌道

哥布林喜歡做實驗的精神有時候也給他們帶來麻煩,在艾薩拉南部他們建立了一個實驗室,在這裡進行各種新型儀器的測試以及特殊礦物的開採。然而現在情況不太妙,一個失控的爆炸讓整個實驗室完全失火,除此之外一個自我做實驗失敗搞到身體突變長出觸手的哥布林、會放電的角鷹獸、會說話的迅猛龍都在實驗室中肆虐著。不過實驗室中有一個最重要的研究是有關艾薩拉晶體的控制,哥布林們聞到了這個只出產在艾薩拉的特殊礦物的金錢利益,因此試圖想要尋找能夠大量生產、提煉這種礦物的方法。


失火的秘密實驗室

一位叫 Greely 的女哥布林為了協助她的博士在這個礦物上做更深入的研究,她發現艾薩拉晶體除了用來製造具有邪能的武器外,還具備聚焦儲存非常非常強大能量的能力,而且這個晶體的結構看起來似乎經過人為塑造、但是又完美的如渾然天成,Greely 分析晶體的組成時發覺有點類似在艾薩拉的峭壁上居住的那些山巨人的身體結構。這些巨人幾乎是在創世時期就活下來的生物,或許他們會知道更多有關艾薩拉晶體的秘密,因此 Greely 特地準備了一份奇美拉肉大餐打算從一位對哥布林比較友善的山巨人口中套話。


和善對待哥布林的山巨人 Gormungan

當山巨人 Gormungan 看到哥布林帶著肉類食物出現時,立刻澄清他們平時不太吃肉,只有被這些野生生物攻擊的時候才會吃掉他們,山居人的主食是岩石和泥土。不過 Gormungan 還是很親切的把 Greely 想要的資訊都告訴了她,原來所謂的艾薩拉晶體是山巨人的大便,而且他們的新陳代謝很慢,通常他們十年才吃一頓飯,然後15至25年左右才大一次便。這樣的訊息讓 Greely 大失所望,可是科學家就是不能輕易放棄,因此她打算試試兩個計劃來強迫山巨人大便:第一是先送上一份山巨人喜歡吃的岩石,附帶巧克力口味,但其實是特大號瀉藥;第二是因為大型生物都會懼怕老鼠,因此使用一隻遙控機械老鼠去驚嚇 Gormungan,看看會不會讓他嚇得屎尿齊流。不過最後 Greely 的計劃都失敗了,她感歎或許艾薩拉晶體會是目前最稀有的礦物之一。



艾薩拉晶體是山巨人的大便

這些哥布林們致力於研究艾薩拉晶體就是想要發戰爭財,但是錢還沒賺到敵人就已經殺過來了。大量的納迦在 Kassarus 領主的指揮下從海岸線對正在採集艾薩拉資源的部落發動攻擊,他們除了佔領黑羽紀念碑和埃達拉斯廢墟之外,還利用神器亞考羅克之心奴役許多巨大的海巨人,用他們龐大的身軀來破壞哥布林設計來防止納迦登陸的地雷區。



納迦入侵

不過哥布林們人雖小卻不會因為這樣就屈服,他們設計出專門打擊海巨人用的追蹤飛彈,還派出6人一組的特種部隊潛入敵營深處進行爆破,將亞考羅克之心竊走,順手摧毀用來製造防護結界的魔法石。哥布林們再利用飛機運載部隊,搭配特別訓練在空降治療的牧師貫穿全場醫治受傷的友軍,一步一步的將納迦的部隊逼退,打敗洶洶來襲的敵人。



空降治療友軍的牧師


哥布林對抗納迦領主

但是上古之神的勢力不會就此屈服,除了這些納迦的攻擊行動外,許多黑龍也來到了艾薩拉,意圖獵殺因藍龍王死後而衰弱的藍龍族以根除自己的敵人,這次艾索雷葛斯是他們的目標。卡雷茍斯身為龍眠協調者的藍龍大使,遂將團結保護自己的同胞這件事情立為己任,因此他來到艾薩拉尋找艾索雷葛斯的蹤跡。奇怪的是這個古老的魔法守護者居然像是不曾存在般的消失了,卡雷茍斯知道過去曾有很多嗜血的冒險者來找過艾索雷葛斯的麻煩,但這傢伙理當不會因為這樣就離去。為此卡雷茍斯決定尋求在污水港的哥布林的協助,試圖想要找出一些端倪。



黑龍與暮光之錘教派


卡雷克現身污水港

靠正在極力開發艾薩拉哥布林們協助果然讓卡雷茍斯找出了一些痕跡,他派出一位使者一路追尋艾索雷葛斯在艾薩拉老朋友們,直到發現原來在這裡隱居的大法師克希雷姆也是艾索雷葛斯的好朋友,可是最近一些有關克希雷姆的傳聞似乎不太好。這個大法師最近在廣大招生,收了許多年輕的法師當自己的學徒,可是又總是出了許多稀奇古怪的難題考倒自己的學生,像是跳過飄在許多尖刺上的火圈並同時注意在對面朝向你的尖刀、準備一套華麗漂亮的法師帽和法袍、把住在這附近的薩特變成蟑螂再踩死、在峭壁旁利用奧術能量激發自己一步一步從懸崖底爬上頂等等。


有的學徒抱怨去當克希雷姆的學生根本就是神經病,因為不少人弄得滿身是傷,甚至搞到連自己都變成了癡呆,但因為同學之間彼此競爭激烈,也許多人從中學習到了不少奧術魔法的秘密和高招。克希雷姆丟給他學生的難題中最著名的就是三大試煉:火焰、冰霜、暗影,能通過這三個試煉的考驗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不過這位被卡雷茍斯派去的使者卻一一突破了克希雷姆的考題,贏得了這位大法師的讚賞,為此他得到了資格前往克希雷姆的法師塔進行更深一層的研究。



火焰的試煉


冰霜的試煉


暗影的試煉

那位使者終於在克希雷姆的法師塔找到了艾索雷葛斯的去處,原來這個老藍龍因為受不了嗜血冒險者的騷擾,用魔法傳到靈魂世界內躲了起來,不過當使者前往拜訪時卻發現他遇上了一個問題。

卡雷茍斯的使者:

Kalegos sent me ...

卡雷茍斯派我前來…


艾索雷葛斯:

Kalecgos?! That's your good foot forward? Good luck with that one, buddy.

卡雷茍斯?!那你要努力一點了,祝你好運,小兄弟。

卡雷茍斯的使者:

No no no. You don't understand. I'm here to help.

不不不,你不懂我的意思,我是來幫你忙的。


艾索雷葛斯:

Of course you are. Here to save big blue from himself, spending all his time in the spirit world, obsessing over magical artifacts. Kalec doesn't understand though. I've turn a new leaf.

你當然是來幫我的,你是來拯救大藍龍不要整天待在靈魂世界內觀察魔法神器嘛。卡雷克根本什麼都不懂,我已經有了新的目標了。


卡雷茍斯的使者:

Meet someone? I didn't know there were any other dragons out here.

你喜歡上誰了呢?我並不知道還有其他的龍在這裡。


艾索雷葛斯:

A dragon? Hah! Don't be ridiculous. You know you're awfully rude. She's standing right here!

龍?哈哈!別裝傻了,你知道你這樣非常的無禮,她就站在這裡!

卡雷茍斯的使者:

The spirit healer?

靈魂醫者?

艾索雷葛斯:

She has a name, you know. Anara. You'd do well to treat her with respect she deserves. How many times have she and her sisters brought you back from the grip of death itself? You're just all kinds of inconsiderate, aren't you?

你知道她可是有名字的,她叫Anara。你最好給她應有的尊重,你記得多少次她和她的姐妹們將你從死亡的掌握中救了回來?你根本沒有認真思考過這件事情,對吧?


卡雷茍斯的使者:

I am sorry. I didn't mean to be rude. I just...

我很抱歉,我不是真的無禮,我只是…

艾索雷葛斯:

I know. I know. We could never be, right? Dragon and Spirit Healer. Two different words! Not to mention the physiological problems. But you're wrong. We have a deeper connection than that. Anara and I, we're involved. Besides, I kind of like it here. No adventurers to poke and prod me with no provocation.

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說我們兩人永遠不可能真的在一起,對吧?龍和靈魂醫者相戀,這根本是兩個不同的世界!我不是指生理學上的問題,但你真的錯了,Anara 和我兩人有很深的牽絆,我們真的相戀了。此外我很喜歡這個地方,這裡沒有冒險者挑釁的拿武器對我又捅又搓。

卡雷茍斯的使者:

That's not what I was saying at all.

我來這裡不是想要跟你說這些話的。

艾索雷葛斯:

Well get to it then. You're the one veering off onto all these unnecessary topics.

那快說你本來要講的話吧,是你自己要扯到這些沒必要的話題。


卡雷茍斯的使者:

I'm the... forget it. I'm here to warn you that the black dragonflight is here hunting you.

我是…算了,我是來警告你黑龍族已經到艾薩拉來獵殺你了。

艾索雷葛斯:

Oh. That? Thought I hadn't noticed the scorched earth and senseless slaughter that usually give them away? I'm not that old.

喔,那件事情啊。你以為我完全都沒有注意到那些被烤焦的大地和無意義的屠殺嗎?這當然就是代表黑龍已經來了,我的年紀可沒有老到沒注意到這些。


卡雷茍斯的使者:

You already know? Why don't you go stop them then?

你早就知道了?那你怎麼還不阻止他們呢?


艾索雷葛斯:

Why bother? It's not like they actually have even the slightest clue where I am. They're not going to do any harm to the already-found artifacts around here. Anyway, one of the amusingly convenient things about evil and destruction is that they tend to just evilly destruct each other eventually.

我為何要為這件事情煩心?他們根本連我在那裡的一絲跡象都找不到,他們來這裡也不是要破壞這些已經被挖掘出魔法神器。況且,最有趣的是這些邪惡終將自我殘殺,這對我來說真的很方便。

卡雷茍斯的使者:

But Kalecgos is already out there trying to stop them. He needs your help.

但是卡雷茍斯已經出發去阻止他們了,他會需要你的幫助的。

艾索雷葛斯:

He's going after them? And he send you to ask me for help? Was there begging? Were there tears? You know, if I came to hisrescue, there's no way he could ever live it down. Maybe he'd make me one of those little Sunwell girls of my very own. No offense, Anara.

他已經去了?然後他派你來尋求我的幫助?他有沒有要你懇求我呀?他有沒有哭著說呢?你知道的,如果我是他的救星,那麼他這一生恐怕都沒辦法忘記這個恩情,或許他會把我當做像是他的那個太陽井女孩那樣對待我。我沒有要冒犯你的意思,Anara。


卡雷茍斯的使者:

You'll come then?

所以你會來救他?

艾索雷葛斯:

Yeah yeah, I'll come to his rescue. Don't you fall into his little center-of-the-world hero bit though! He just likes the attention. I swear, he thinks he's going to be the next Aspect. It's laughable.

是,是,我會去救他,但你別真的掉入他那自我中心英雄的計劃,他就是喜歡吸引注意力,我發誓他一定以為自己要擔任新的藍龍王,這真是太可笑了。



藍龍愛上靈魂醫者

不管艾索雷葛斯所說的是否為真,還是那是他瘋瘋癲癲的胡言亂語,總之激將法已經生效了,現在這隻老藍龍決定回到現世先教訓膽敢來犯的黑龍再說。卡雷茍斯和艾索雷葛斯會合之後,再和部落的哥布林們聯手將入侵艾薩拉東北角的黑龍與暮光之錘部族一口氣掃蕩一空。這些黑龍連逃走回去和死亡之翼回報都來不及就全部被殲滅,事情結束之後這兩位藍龍打算離開艾薩拉,可能回到自己的族人身邊,也可能繼續去協助自己的族人,不過卡雷茍斯說當要親身對抗死亡之翼時,他很願意再度出手協助。艾索雷葛斯則是還對這個年輕藍龍不太爽,還說有他在的一天卡雷茍斯就休想擔任藍龍王。



艾索雷葛斯反擊黑龍與暮光之錘教派

部落已經成功的將上古之神的勢力完全從艾薩拉驅逐走,現在只剩下一個敵人部落就可以完全控制住艾薩拉,那個敵人就是聯盟。聯盟的夜精靈們知道部落想要靠艾薩拉的天然資源來來支持他們意圖稱霸世界的野心,因此也派出了大軍前來阻止部落,他們大舉強化了塔倫迪斯營地,打算以這裡為基地對部落發動攻擊。


聯盟的夜精靈甚至直接大量投入新訓練的夜精靈法師戰場,這些夜精靈佔領了原本是一群背叛部落的血精靈的薩拉斯營地,因為那些血精靈已經在幾年前就全部被殲滅。現在聯盟的夜精靈來到這裡試圖利用這邊蘊藏的奧術能量創造出一個強大的秘法生物,然後用這個秘法生物為武器來對部落發動攻擊。可惜的是這個計劃被部落的血精靈 Andorel Sunsworn 給識破了,他指出這種秘法生物非常的不穩定,而且因為太過強力所以失控會對周遭造成巨大的破壞,血精靈的奎爾薩拉斯王國在1500年前就吃過了這個虧。現在這些夜精靈因為長久未接觸奧術魔法,創造這種秘法生物無疑是玩火自焚,因此 Andorel 很輕易的用一些技巧就讓聯盟的夜精靈法師嘗到了苦頭。



失控的秘法生物

當然也不是所有血精靈都在和聯盟對抗,有位叫做 Malynea Skyreaver 就對考古有更大的興趣,她致力於挖掘那些被埋葬在艾薩拉的空白歷史與古代神器,其中一個最讓她感興趣的是門納爾湖旁的遺跡,根據傳說這個遺跡過去是一個魔法學院,為門納爾學院。門納爾學院是夜精靈社會中第一個開始研究奧術魔法的機構,這個學院對奧術魔法的研究是讓夜精靈社會能夠蓬勃發展的主因之一,但在上古之戰時門納爾學院極力反對艾薩拉女王的恐怖行為,他們在燃燒軍團第一次入侵時立刻建立起巨大的魔法護保護整個學院來抵抗入侵,同時還收留很多的難民。


但是一個魔法學院要如何抵抗得住燃燒軍團的全力猛攻呢?Malynea 不斷的追尋歷史的真相,終於讓她找到了一個可以和門納爾學院過去的靈魂溝通的魔法物品,而透過它 Malynea 終於知道了最後的結局。原來當初學院知道自己一定會毀在燃燒軍團的手裡,所以他們在滅亡前設下了一個最後的反撲:門納爾學院創造出一個特殊的魔法神器 Sarcen Stone,這個神器具有轉移地脈奧術能量的功用,然後他們將 Sarcen Stone 藏在沒有人知道的位置,並且啟動它來干擾傳送門的魔法運作,拖延了傳送門的完成時間,也拖延了燃燒軍團首領薩格拉斯進入艾澤拉斯的時間。Malynea 成功的解開了被遺忘的歷史,也讓大家可以對這些逝去的無名英雄報以最深的敬意。



門納爾學院抵抗燃燒軍團

故事再回到部落與聯盟的戰爭,夜精靈雖然在秘法生物的戰術上失敗了,但是他們還有第二招:與當地的熊怪結盟。這些熊怪因為部落入駐艾薩拉而脫離他們的木喉表親,現在他們為黑喉部族的熊怪,認為部落入侵他們的家園而對部落充滿著敵意,所以聯盟試圖想要拉攏這些熊怪來前後夾擊部落。這樣的事情當然不能發生!部落派人暗殺了聯盟派去的夜精靈大使,然後再派人用魔法假裝是大使去破壞聯盟和黑喉熊怪之間的會談。


破壞聯盟與黑喉熊怪的盟約

要如何破壞雙方之間的關係呢?答案很簡單,假扮聯盟大使的間諜在會談現場對黑喉熊怪的首領無禮的嚷嚷,先是要求要腳底按摩、又嫌這些熊怪都用自己的大便洗澡臭的要死、再聲稱現在黑喉熊怪已經被聯盟奴役,每個月固定要送上童工、最後再用力捏搓熊怪首領的肚皮。熊怪被完全的激怒了,間諜殺了他們的首領和一些族人之後就立刻逃走,於是黑喉熊怪們對聯盟的敵意比部落還更深了,如此的反間之計成功的打擊了聯盟的原先計劃。


要將聯盟完全趕出艾薩拉只剩殲滅塔倫迪斯營地了,但這個勝負也已經很明顯,哥布林人小又敏捷,真的是非常適合暗殺和潛入破壞,這裡的聯盟就像是先前的納迦般,軍隊的許多隊長被暗殺、營地突然被爆破、又應付不暇來自天空的轟炸,玩奧術魔法也拼不過血精靈


軍事強化後的塔倫迪斯營地


轟炸塔倫迪斯營地

部落知道他們征服整個艾薩拉只剩下最後一步:打倒聯盟的指揮官 Jarrodenus。這位老練的夜精靈戰士的意志永不屈服,而且聽說他還是個武術高手,身上暗藏著秘密絕招:波動拳和火龍踢。可惜的是 Jarrodenus 雖然強悍,他卻因為部落先前的空襲而受了嚴重的傷,他的波動拳和火龍踢儘管氣勢十足,卻依然必須屈服在部落的力量下。


氣勢十足的波動拳


火龍踢

至此艾薩拉的戰役告一段落,部落靠著哥布林的協助,西搏聯盟、東擋上古之神軍團,將艾薩拉完全納入部落的版圖中,污水港的火箭炮上那微笑的巨大哥布林似乎就在表示部落勝利的笑容。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1.85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