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經典再現 仙俠重生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43:28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石爪山脈



焦點:飛天炸彈歷險記


石爪山脈曾經是一座壯麗的山脈,大災變雖然給這個地區帶來一些災難和變化,可是戰爭就不一樣了。聯盟與部落之間的戰爭從梣谷延燒到此地,雙方拼了命的火力全開就是導致整個地區被戰火吞噬,戰爭不僅僅只是讓地表原有的樣貌變成焦土,更可能進一步顛覆我們所認知的世界。


大災變發生之後,位在烈日石居南方的山谷崩塌開了一條隱秘的山路,山路可以直通一座在上古之戰毀滅的古老夜精靈城市 Eldre'thar 遺跡,Eldre'thar 是一座上層精靈的城市,因此這裡藏有許多豐富的奧術寶典與知識,重新接納奧術魔法的夜精靈們也開始追尋那段他們失聯已久的才能。一位夜精靈法師 Valdurian 帶著他的學徒來到這裡打算挖掘這些無價的財寶,除了一面考古研究一些古老的石碑和聖物外,他還使用特製的秘法容器強行吸取那些死在此地的上層精靈靈魂,用魔法讀取這些死者的記憶以獲取進一步的情報和資料。


古老的上層精靈城市 Eldre'thar 遺跡

大災變的發生也讓焦炭谷變成名副其實,山谷西邊的山壁完全崩塌,出現一個朝向海洋的巨大開口,同時一座巨大的火山在崩塌的山壁上爆發,將整座山谷的樹木全部烤焦,大量的岩漿跟著火山噴發流竄地表,上古之神軍團目前佔領了整座山谷,象徵著熔岩的黑龍與火元素主宰此地。一群吉爾尼斯狼人在當初得到聯盟的幫助之後,也在自己的盟友需要幫手的時候伸出援手,他們來到焦炭谷北山壁上的夜精靈營地協助當地的夜精靈對抗這批入侵者。但是帶頭的黑龍實在太強大了,這個營地北邊又被緊接著開打的山區戰場隔離起來,在狼人到達之後就完全得不到其他增援,人力有限的情況下只能以擊碎黑龍蛋和消滅幼龍為戰鬥目標。


在焦炭谷噴發的火山


黑龍入侵

聯盟在石爪山脈所受到的打擊還不止於此,石爪峰被不知從哪裡出現的無面者帶著一大群從地底伸出的觸手襲擊,很多聯盟士兵都被奇怪的低語影響,甚至開始錯亂的攻擊自己盟友,最後聯盟不得不棄守此地往南邊的山區撤離,他們逃入夜精靈德魯伊 Thal'darah 的瞰臺營地,只能無奈的望著已經陷入瘋狂的石爪峰。



無面者與地底伸出的觸手


聯盟失守石爪峰、許多夜精靈哨兵被低語激瘋

當初的那條連接梣谷石爪山脈的深爪小徑隧道已經被封閉,部落鏟平了隧道上的山峰,拓寬成一條方便運輸的道路以利自己運送戰備物資來往於梣谷和石爪山峰,因此這條小徑已經變成戰略要地,誰能控制此路就能掌握來往兩個地區的樞紐。聯盟派出許多夜精靈哨兵潛行伺機干擾部落的行動,他們利用躲在狂風峭壁的樹林內打遊擊戰,暗殺、暗箭都是打擊部落的好方法。部落對於這些不知哪裡來的攻擊真的是快抓狂了,憤而直接放火燒掉這些樹林,還在地上埋了地雷,再搭配哥布林的感熱眼鏡,要聯盟無處可躲。聯盟則是再抓住部落放火燒森林所用的燃燒器,利用攻擊燃燒器引爆燃料來讓部落的士兵自食其果,再從峭壁高臺架設瞄準鏡狙殺部落的翼龍騎士。



鏟平山峰造路


部落放火燒森林


聯盟狙擊部落翼龍騎士

爭奪深爪小徑的戰鬥在雙方你來我往交戰的好一陣子還沒分出結果,但是部落已經先行做出別的行動:部落的哥布林們在梣谷靠著特殊的粘土製造出高穩定的超級炸彈,並用熱氣球透過深爪小徑運送到石爪山脈,他們趕跑狂風礦坑的風險投資公司礦工,佔領此礦坑開始大量開採此礦坑特有的藍鐵礦,再把這個礦物和原有的超級炸彈組合成威力更強的超級炸彈,計劃使用熱氣球將炸彈投擲到聯盟在狂風峭壁西邊建立的重要據點狂風堡。聯盟靠著地精的身材優勢潛入部落礦坑發現了這個情報,立刻派出特務潛入停在礦坑附近的熱氣球上將熱氣球的動力引擎摧毀,阻止了部落的這個計謀。


狂風堡


聯盟破壞部落熱氣球動力

雖然熱氣球轟炸的計劃失敗了,不過部落不會就這樣放棄,他們馬上回收熱氣球和超級炸彈並將其安置在自己的據點 - Krom'gar 堡壘,以避免其落入聯盟手中。這座部落堡壘是全部落現在在石爪山脈的最大據點,大酋長卡爾洛斯·地獄吼指派霸主 Krom'gar 領軍一大軍團負責石爪山脈的戰役,目標是為部落征服整個山脈地區。Krom'gar 是個對戰爭十分狂熱的戰士,他把卡爾洛斯當成自己的偶像在崇拜,驕傲的將征服視為人生的最高目標。



Krom'gar 堡壘


霸主 Krom'gar

聯盟也知道部落不會就這樣罷手,他們必須加強自己的攻勢才能阻止部落,因此大法師珍娜·普勞德摩爾的塞拉摩城利用貧瘠之地被分裂成南北兩塊的優勢,派兵從北方城堡一路行軍至石爪山,在石爪山的入口附近建立起北方遠征隊營地,成功的替聯盟打開一條補給線,接著再從此地發兵經由蛛網小徑進入狂風峭壁配合夜精靈南北夾擊部落。而且這還不是計劃的全部,當部落忙著應付這些地上來的部隊時,地精飛行員們會駕駛轟炸機從空中空襲 Krom'gar 堡壘,目標是摧毀部落的超級炸彈,讓他們整個堡壘跟著引爆的炸彈一起毀滅,打倒好戰的部落。


塞拉摩的北方遠征隊營地

聯盟如此計劃周全的戰略如果執行成功相信一定可以勝利,可是偏偏出了許多亂子,首先是北方遠征軍自己開採的礦坑和 Krom'gar 軍團開採的礦坑因為越挖越深,兩個礦坑居然一不小心打通變成互連雙方基地的大礦坑,部落現在派了許多刺客經由這個礦坑便道進入聯盟營區盜取機密資料和暗殺聯盟士兵,然後在塞拉摩的軍隊忙著處理礦坑的亂事時,部落同時從瑪拉卡金據點發兵往北攻擊北方遠征隊營地,還攻下了塞拉摩的另外一個挖掘場。


負責統領此地塞拉摩軍隊的矮人指揮官 Valen 試圖解決這些困境,他決定利用敵人的敵人就是盟友的方法下手,因為部落的牛人恐怖圖騰部族被放逐而目前正在和瑪拉卡金據點部落交戰中,他決定與恐怖圖騰結盟共同打倒部落,Valen 慷慨的提供聯盟的糧食和鐵工匠精心鑄造的武器給恐怖圖騰部族。至於不小心打通的礦坑 Valen 也決定壯士斷腕,直接將整座礦坑用炸藥封閉,寧願放棄這些資源也不要讓部落從後門進來捅背一刀,他的策略果然馬上反轉情勢壓制住來襲的部落,還殺了幾位部落的將領。



炸藥封閉礦坑


聯盟協助恐怖圖騰對抗部落

瑪拉卡金據點的部落雖然一時趨於劣勢,可是他們也見招拆招,巫醫大師金吉爾從許多野生動物搜集材料,完成了一個強化友軍的威能巫毒法術,接著還用魔法皮鞭馴服住在滾岩峽谷的狗頭人們。金吉爾的法術雖然充滿巫毒的黑暗色彩,但效果真的驚人,部落士兵們在得到巫毒法術強化之後戰無不克,再加上有狗頭人投入戰場,擊退了塞拉摩和恐怖圖騰部族的聯軍,成功的切斷他們對狂風峭壁戰役的補給線。



巫毒強化部落戰士力量

回到稍早聯盟正在按照計劃出兵攻打部落的 Krom'gar 堡壘的部份,聯盟發現來自塞拉摩的援軍居然沒有如期到達,經過調查才知道原本派來的援軍將領居然已經被暗殺,營地還被潛入的部落特務放火引發混亂,所以才無法按期出兵,但是計劃都已經執行了可不能就此中斷,地精的空襲部隊依舊照常出動。意外的是,當這些轟炸機進入部落的領空範圍時居然發現 Krom'gar 堡壘老早佈好了嚴密的高火力防空炮臺,這些地精轟炸機根本就直接走入了部落為他們擺好的陷阱!聯盟的空軍幾乎在這裡全部被殲滅,這次的出兵只能以大失敗來形容,部落成功的保住了他們的超級炸彈。


聯盟地精轟炸機 VS 部落防空炮

事實上部落可以這樣成功的部署是因為他們派刺客暗殺塞拉摩援軍的將領時,從死去的將領身上搜出了聯盟的戰鬥計劃書,因此聯盟的這次戰鬥情報老早就洩露出去。霸主 Krom'gar 再利用聯盟自己封閉礦坑的優勢獨佔全部的礦物資源,派兵開採他們所需的材料來製造防空炮,完全不管這樣大量開採礦物已經激怒了當地的大地之靈。防守成功之後,Krom'gar 表示他接到斥候回報聯盟在一座叫 Thal'darah 樹林的地區藏有秘密的大型破壞武器,因此他打算把超級炸彈的轟炸地點改定在 Thal'darah 樹林,優先以摧毀敵人的秘密武器為第一目標,於是 Krom'gar 直接指定他最得力的勇士軍官護送剛修理好的熱氣球載超級炸彈先到暗色湖旁的部落新據點進行油料補充。



被部落激怒的大地之靈

部落的污水企業哥布林們來到石爪山脈中央的暗色湖建立了一個煉油廠,大量抽取提煉藏在石爪山脈地下的豐富油料,一方面可以獲取驚人的商業利潤,一方面還可以提供部落戰爭所需。聯盟的人實在看不下這些骯髒令人厭惡的小生物繼續賺黑心錢,他們找人去破壞哥布林的油料幫補,干擾他們抽取石油的作業,同時順路追蹤部落把超級炸彈用熱氣球運來此地的目的為何。聯盟經過調查之後才發覺部落居然要把這顆超級炸彈用來投擲到 Thal'darah 樹林去,糟糕的是當聯盟想要阻止時居然又看到部落成功的把熱氣球加滿油送出去了,看來已經來不及攔截超級炸彈,現在能做的是趕快去警告盟友才行!


熱氣球到哥布林的煉油廠加油


聯盟破壞部落的油料幫補

事實上 Thal'darah 樹林是個德魯伊的學校,由夜精靈德魯伊 Thal'darah 所建立的學校,位置在石爪峰南方山區的一座峽谷內,Thal'darah 在這片樹林傳授許多年輕夜精靈和牛人有關德魯伊的知識與信仰,是個隸屬塞納里奧議會的樹林。當大災變發生之後,部落和聯盟全面開戰,雙方之間的戰爭蔓延到這座山谷,導致這些年輕的德魯伊學徒被困在戰場的中央沒辦法撤離,他們幾乎所有人都嚇壞了,畢竟很多學生根本只是個孩子。Thal'darah 本人則是在當初夜精靈同袍受到上古之神軍團襲擊時,前往山谷北方的瞰臺營地照顧被迫從石爪峰撤離的夜精靈,Thal'darah 並非全力效忠聯盟,因為他也有很多牛人的朋友和學生,但是身為德魯伊和塞納里奧議會的一員看到部落如此破壞和砍伐的確讓他對部落極度反感。如今戰爭將 Thal'darah 那些無辜的學生捲入,他在聽到部落要轟炸樹林時立刻開始動員他所能得到的角鷹獸去撤離被困在戰場中央的學生們。


戰場包圍的 Thal'darah 樹林


德魯伊 Thal'darah

另一方面部落已經由霸主 Krom'gar 所倚重的精英勇士護送熱氣球和超級炸彈到達一個牛人的村莊 – Cliftwalker 崗哨,這是個建立在一座懸崖上的村莊,位置就在 Thal'darah 樹林的山谷東北邊,從崖頂可以直接眺望整座山谷和 Thal'darah 樹林,因此目前部落和聯盟雙方圍繞在山谷的戰爭可以看的一清二楚。這個村莊的酋長就是 Cliftwalker,他也是個德魯伊,經常在 Thal'darah 樹林內研習德魯伊之道,因此他知道樹林內根本沒有任何毀滅性武器。如今他的部落上司竟然說要炸毀那座僅有學術性質的樹林,這個叫 Cliftwalker 怎能不緊張呢?這使他和支持炸毀樹林的獸人將軍 Grebo 爆發激烈衝突。


熱氣球與超級炸彈到達 Cliftwalker 崗哨

Cliftwalker:

Your claims are outrageous, General. The only thing you will find at Thal'darah are terrified young druids. They have no 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

將軍,你的那些斷言是令人感到義憤填膺的,你唯一能在 Thal'darah 樹林內找到的只有那些被嚇壞的年輕德魯伊們,他們根本沒有什麼大型破壞武器。


Grebo:

Careful, tauren, your words could be construed astreason. My scouts have informed me that the grove holds a powerful weapon. A weapon that the Alliance will use against us if they are not stopped. Furthermore, I am here by the authority of Overlord Krom'gar, who was himself appointed by our Warchief, Garrosh Hellscream. You will do his bidding or suffer the consequences.

牛人,給我注意點,你的這些言語是可以被解釋成叛國的。我的斥候提供的資訊顯示這個樹林內有一個強力武器,一個如果我們不阻止就會被聯盟拿來對付我們的武器。再說,我可是以霸主 Krom'gar 的名義來這裡執行命令,而霸主正是由我們的大酋長卡爾洛斯·地獄吼親自任命的,你必須服從霸主的命令,不然後果是自討苦吃!



酋長 Cliftwalker 請求那位護送熱氣球來的勇士幫他去 Thal'darah 樹林查明真相,他在一開始就已經派了自己自己的兒子去樹林取回這裡沒有毀滅性武器的證據,因此只要有第二人過去證明他是對的,那麼霸主應該就會收回用超級炸彈炸毀樹林的命令。可是當那位勇士好不容易穿越戰火交加的山谷進入樹林時,映在他眼前的是酋長 Cliftwalker 的兒子和一些德魯伊的屍體,他們年紀都很小。在小 Cliftwalker 的屍體手裡則握有一個部落將軍的徽章,除此之外整個樹林真的就只有驚嚇到不斷發抖的學生們。所以酋長 Cliftwalker 的話是真的,而且看起來部落軍隊的高層也知道這件事情,那麼當初為何還要炸掉此地呢?是因為發現情報錯誤不肯低頭承認所以一不做二不休?還是老早就知道只是想要殺雞儆猴?或是他們墮落到只想單純享受屠殺的快感?現在部落高層還特地派人來殺掉打算公開事實的盟友,試圖掩埋他們要炸毀這座德魯伊學校的惡行!



慘遭殺害的小 Cliftwalker 與年輕的德魯伊


嚇壞的年輕德魯伊學生

當 Cliftwalker 和那位勇士拿出證據質疑將軍 Grebo 是否為兇手時,這傢伙也大方的承認就是自己下手殺了小 Cliftwalker,甚至嘲笑這些人是弱者、懦夫沒骨氣,如今他必須再多殺幾個人來滅口才行。眾人二話不說立刻開打,老 Cliftwalker 夫妻帶著失去愛子的悲傷與憤怒淚水把 Grebo 殺了,雖然報仇了可是麻煩也大了,他們以下犯上殺了部落的一個將軍,在現在軍法嚴厲的時代,部落一定會找他們算帳。這時那位勇士決定先行回報霸主 Krom'gar 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來為 Cliftwalker 夫婦脫罪,畢竟他可是霸主眼中的紅人,話講出來就是比較有力。


想不到當這位勇士回報之後,霸主Krom'gar 完全聽不下他的解釋,偏執的認為 Cliftwalker 已經背叛了部落,他要親自領兵去找 Cliftwalker 算帳,臨走前順便把那位勇士升職到將軍以頂替 Grebo 的位置。知道事情不妙的新將軍立刻追著霸主前去,可惜已經來不及了,雙方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直到他好不容易追上時,情況已經進入無法挽回的地步。映入將軍眼簾的是慘遭屠村的牛人村莊,全部的房屋都被放火燒掉,許多牛人們不分男女都被殺害,霸主 Krom'gar 本人則是押著最後一位活著的人到崖邊停靠熱氣球的位置,那個被押著的人正是 Cliftwalker 酋長!Krom'gar 看到他的新將軍終於到達馬上變得很開心,仿佛又多了一個觀眾看他表演,隨即當著 Cliftwalker 的面將熱氣球送了出去,他要這個老傢伙親眼看看他心愛的德魯伊樹林是怎樣毀滅的。



屠村


老 Cliftwalker 無力看著超級炸彈進行轟炸

另一方面,Thal'darah 抱著能救一人就多救一人的心態不斷的來回樹林與瞰臺營地,載運每一個他能救的學生逃離樹林,突然他看到了部落發出撤軍的訊號,全部都撤離了原本激戰異常的山谷。這是個警訊!Thal'darah 知道轟炸就要開始了,他只期望可以再回到樹林救出他所有的學生,因為他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沒有救走。果然當他往樹林飛去時,部落的超級炸彈被熱氣球以極快的速度直擊樹林,Thal'darah 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再回去拯救他的學生,超級炸彈在他的眼前被引爆,其巨大的威力撼動了整座山谷,樹林全部炸毀,連同附近的一些聯盟軍隊也跟著被炸死。無力拯救自己心愛的學生讓 Thal'darah 痛心欲絕,他的夢想和希望都隨著這場爆炸灰飛煙滅。


Thal'darah 阻止不了超級炸彈轟炸


超級炸彈引爆


悲痛欲絕的 Thal'darah 與被炸毀的德魯伊學校

Krom'gar 認為部落已經取得勝利,而且旁邊的老 Cliftwalker 還只能自怨自歎,他很滿意這個結果,突然他背後傳來一聲怒吼,是大酋長卡爾洛斯到了。

卡爾洛斯:

What have you done, Krom'gar?

Krom'gar,你幹了什麼好事?

Krom'gar:

Warchief! I... I was carrying out your command!

大酋長!我…我完成了你的命令!


卡爾洛斯:

My command? Was my command to murder innocents, Krom'gar?

我的命令?Krom'gar,我是命令你去謀殺無辜嗎?

Krom'gar:

Warchief... Sir... I...

大酋長…大人…我…

卡爾洛斯:

Am I a murderer, Krom'gar?

Krom'gar,難道我看起來是殺人犯嗎?


Krom'gar:

No, Warchief.

不,大酋長。

卡爾洛斯:

Then I ask you again: What have you done! I send you into Stonetalon Mountains with an army. Your order were to secure this land for the Horde. Instead, you laid waste to the land. Murdered innocents. Children even. I spent a very long time in Northrend, Krom'gar. I learned much about the Horde in that time. While there, a wise old war hero told me something that I would carry with me forever. “Honor,” Krom'gar, “No matter how dire the battle, never forsake it.” Overlord Krom'gar, you have disgraced the Horde. You have brought shame to us as a people. By my right as Warchief, I hereby relieve you of duty. You are dismissed.

那麼我再問你一次:你幹了什麼好事!我派你帶領軍隊到石爪山脈時,你的命令是為部落征服這塊土地,結果你反而把這塊地破壞殆盡,還屠殺平民和無辜,甚至小孩也殺。Krom'gar,我曾在北裂境花了好一段時間,我在那裡學到很多代表部落的真正意義,那時有個睿智的老戰爭英雄教導我一些我會終生奉為圭臬的道理,那就是不管戰鬥的情況有多險惡,千萬別拋棄了榮譽。霸主 Krom'gar,你是部落的恥辱,你讓我們人民感到羞愧,現在我以大酋長的權利和名義解除你的職務,你被開除了!



大酋長卡爾洛斯怒斥霸主 Krom'gar

看來已經有對霸主殘暴行徑不滿的人先行通報大酋長此事了,Krom'gar 被教訓時都跪在地上發抖,說話結結巴巴,最後卡爾洛斯直接擰住 Krom'gar 的脖子,將他從懸崖上丟下,他淒厲的叫聲就像是在敘述他是如何慘死的。接著卡爾洛斯突然將目標轉到那位將軍身上,很顯然他的怒氣還沒消,而這位將軍即將要吃到苦頭,這時那位在旁邊目睹整個事件的老 Cliftwalker 立刻出面幫將軍辯護。

Cliftwalker:

Wait, Warchief! Please! The general was the heroresponsible for uncovering this corruption. He tried to stop Krom'gar.Have mercy, Warchief.

等等,大酋長!拜託聽我說,將軍是揭發這件腐敗醜聞的英雄,他還試著阻止 Krom'gar,請發揮仁慈心吧,大酋長。


卡爾洛斯:
Mercy... Your wife and child were murdered. Yourkin wiped out. Your home burned to the ground. Mercy... Chieftain, on this dayI learn from you.

仁慈…可是你的妻子和孩子都被謀殺,你的族人被屠殺殆盡,你的家園被燒成灰燼。仁慈心…今天我從你身上學到了這個道理,酋長。



卡爾洛斯學習仁慈的道理

部落雖然暫時取得勝利,但是代價是滿目瘡痍的大地。大酋長若有所思的帶著自己的親信部隊通過傳送門回去奧格瑪,整個事件已經落幕,惡人也遭到該有的報應,但是對於 Cliftwalker 和 Thal'darah 來說,他們的試煉才剛開始,無辜的親人、家園、學生死去的傷痛不是那麼容易克服,他們決定回到樹林的殘骸去重新種樹,希冀有一天可以讓新生的樹林回到像過去那樣繁榮茂盛,這樣死者的靈魂也才能得到安息。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58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