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經典再現 仙俠重生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44:06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淒涼之地



焦點:塞納里奧的子民們,團結吧!


部落和聯盟之間的戰爭在卡林多大陸的中部持續延燒,雙方雖然都有部份的些許的勢力範圍伸到淒涼之地,但是根本沒辦法左右此地的控制權,因此主宰此地的力量就落到了第三勢力的手中。


儘管雙方人都很少,但是還是有些許的衝突,一群血精靈考古學家來到淒涼之地挖掘祖先的秘密,他們的目標是古老的夜精靈城市薩格隆,一座在上古之戰被毀滅的城市,這座城市曾經有個巨大的月神神殿,內藏有幾個月神的聖物。傳說這些聖物在經過1萬年之後還是保存良好,而且如果解開了其中的秘密將可以獲得強大的力量。聯盟也有夜精靈想要來尋找這些原本就屬於他們的寶物,只是這座遺跡已經被薩特佔領一段時間了,獨自闖入是非常危險的。



薩格隆遺跡充滿邪惡的薩特,同時還藏有月神的聖物


血精靈考古學家建立的營地

不過血精靈 Furien 始終不肯放棄,他孜孜不倦的研究古老的文字和各種線索,直到有一天有重大發現之際時他突然被人襲擊了!駐紮在尼耶爾前哨站的聯盟把騎在龍鷹上的 Furien 當做部落的偵察兵攻擊,根本毫無防備的 Furien 一下就被射下來,他奄奄一息的倒在淒涼之地北邊的荒野上等死時,一個部落的冒險者發現了 Furien 並將他的遺言帶給他的姐姐 Cerelia。自己弟弟被聯盟無故殺害讓 Cerelia 悲傷又憤怒,她發誓一定會讓聯盟嘗嘗復仇的滋味,為此她開始和其他考古學家及冒險者合作,研究 Furien 留下來的筆記和日誌,一步一步的解開藏在薩格隆遺跡的月神聖物秘密。


這些聖物分別是伊露恩的火臺、伊露恩的侍女雕像、伊露恩之杯以及漩渦符石。漩渦符石是這些古老的聖物中最特別的一個,這顆古老的符石具有召喚火焰風暴的力量,而且力量還和對月神的信仰崇拜程度或吸收多少的靈魂能量成正相關,血精靈們自然是不去祭拜月神伊露恩的,但這座古老的遺跡曾經死過許多人,這裡的靈魂能量是再豐沛不過。或許是被失去同胞的痛苦給驅使,血精靈們搶先夜精靈取得薩格隆遺跡的古物秘密,得到了漩渦符石就隨即對聯盟展開復仇,他們在尼耶爾前哨站釋放符石的力量,召喚出超巨大的火焰風暴席捲聯盟營地,將聯盟本來就不多的兵力打的潰不成軍。血精靈們並沒有將整個營地毀滅,他們把這個當做給聯盟的一個教訓,讓聯盟知道濫殺一個考古學家的下場會是如何!



石碑最上面的那顆就是聖物漩渦符石


部落利用符石召喚火風暴襲擊聯盟營地

接下來就是本地區的重點了,所謂掌控此地的第三勢力就是塞納里奧議會,牛人德魯伊 Karnum Marshweaver 帶領一群德魯伊來到淒涼之地進行整治荒原的工作,而且他們的成果相當的成功,如今在淒涼之地中央長出了一片茂密充滿生機的樹林,周邊的荒地也長滿青翠的草原,河水也變得清澈乾淨。有些生物很快就適應了這個豐沃的環境快速繁殖起來,不過也有的生物無法適應周遭環境的變化而感到不安,特別以科多獸最嚴重。這些愛護大自然的德魯伊當然不會就這樣放任不管,他們也不會以這樣的成功就沾沾自喜,相對的他們持續的從這些茂盛的大自然中採集樣本做研究,找出可以成功安撫科多獸的方法,讓所有的動植物都可以享受這片欣欣向榮的大地。


Karnum Marshweaver 帶領一群德魯伊治療淒涼之地


治療的結果是讓美麗的森林和草原復蘇


有些科多獸無法適應新環境而不安暴躁

有人在建設當然就有人在破壞,大量的風元素在樹林的西邊出現開始摧毀附近的植物和林地,試圖阻止綠地的擴散。淒涼之地西邊的海上則因為大災變升起了島嶼,許多的納迦跟著升起的島嶼出現在淒涼之地的海岸上,他們到處破壞和挖掘,似乎在尋找某種東西,讓塞納里奧議會的德魯伊們感到憤怒和疑問。塞納里奧議會派人進行調查之後發現這些納迦不但在破壞遺跡找尋某種東西,甚至還在和水元素戰爭!但水元素軍團理當屬於上古之神的手下,和納迦是同個陣營的怎會互相廝殺?


元素和龍捲風阻撓樹林與草原擴張


伴隨海上升起的島而大量出現的納迦

塞納里奧議會讓一個間諜偽裝成納迦潛入敵營調查之後終於發現了敵人的目的,原來這些納迦是在此地尋找一個記載進入並控制水元素位面方法的古老石板,而納迦女王艾薩拉就是打算控制住水元素位面,至於為何她會和水元素發生衝突則目前則不清楚,這給了塞納里奧議會一個機會,他們決定和這些水元素聯手對抗納迦。不過只有這樣子還不足以打敗敵人,Karnum 向當地的部落和聯盟尋求支援,除了和探險者協會的矮人們合作外,甚至跟皇家藥劑師學會的被遺忘者請求幫助,使用藥劑師研發出的一種對納迦具有立即致命性的瘟疫。Karnum 表示他很討厭使用這種非自然的恐怖武器,但是面對如此龐大的納迦大軍,只有靠自己一點人的兵力根本毫無勝算,而且對付這些邪惡殘忍的納迦這種武器正是最適合的。他們的計策奏效了,納迦大軍很快就被擊退,如今塞納里奧議會在淒涼之地的敵人只剩下一個:燃燒軍團。


水元素和納迦正因不明原因互相戰鬥


探險者協會在淒涼之地也和塞納里奧議會合作


塞納里奧議會利用瘟疫擊敗納迦

住在破影峽谷和瑪諾洛克集會所的燃燒軍團惡魔在這幾年下來勢力不斷擴大,他們透過傳送門和召喚法術一直從扭曲虛空召喚更多惡魔,在天空甚至還可以看到如同隕石般的煉獄火惡魔從天而降。燃燒軍團的兵力在足夠之後從這兩處蜂擁而出,攻下了瑪格拉姆部族的半人馬村莊,迫使這批半人馬向北遷徙,繼而和科卡爾部族發生戰爭。瑪格拉姆部族在這場戰爭得到了勝利,幾乎所有的科卡爾部族不是被殺死就是被囚禁成奴隸,首領可汗 Leh'prah 是少數幾位逃出來的。Leh'prah 被塞納里奧議會的人救起,他告訴這些德魯伊發生在半人馬之間的紛爭及燃燒軍團的威脅,請求德魯伊們一定要幫助他解決他們的困境。


燃燒軍團佔領瑪格拉姆部族的村莊


煉獄火惡魔從天而降

塞納里奧議會立刻慷慨的提供他們所能的幫助,他們和 Leh'prah 討論的解決辦法是統合住在淒涼之地的半人馬部族,再一同攜手對抗燃燒軍團。首要目標是救出科卡爾部族的俘虜以及贏得瑪格拉姆部族的信任,由於半人馬的文化因素,要取得半人馬的信任不是靠口舌或是利益就能得到的,他們需要做的是用武力來征服瑪格拉姆部族。這不是個太困難任務,因為瑪格拉姆部族才剛佔領科卡爾部族的領地不久,再加上他們也受到燃燒軍團的襲擊,處於虛弱狀態的他們馬上就臣服在塞納里奧議會與科卡爾部族聯手的力量下,而且塞納里奧議會在戰後立刻提供豐富的糧食給瑪格拉姆部族,告訴他們這些全部都是來自治療大地成功的結果,軟硬兼施的策略奏效終於使瑪格拉姆部族的可汗 Kammah 點頭合作。


被囚禁的科卡爾部族


半人馬之間的戰爭

最後就剩下吉爾吉斯部族了,這支部族非常的強盛,首領可汗 Shodo 的三個兒子都是非常強健的戰士,不用點更暴力的方法是無法折服這支部族的。這次塞納里奧議會直接派人挑戰 Shodo 的三個兒子並且將他們全部殺死,讓 Shodo 陷入年老喪失所有愛子的痛苦和絕望,同時派人救出被綁架到瑪拉頓的 Shodo 女兒,使 Shodo 在最低潮的時候獲得人生的新希望,成功的讓吉爾吉斯部族加入大聯軍。


事實上半人馬的起源是來自塞納留斯的長子札爾塔與地元素公主瑟萊德絲的子女,他們的出生就如同受到詛咒一般。半人馬自從在艾澤拉斯出現之後就一直在內鬥,他們彼此不停的紛爭,卻一樣的仇視所有的外族,絲毫沒有任何自己祖先所擁有的高雅格調。今天塞納里奧議會本著創始者塞納留斯的精神,終於成功的將三個部族的半人馬統合起來,讓他們可以真正的用塞納里奧的子民身份活在世上,這是一個回歸本源的精神與象徵。



半人馬以塞納里奧的子民名義團結起來

現在半人馬們肩並肩的站在一起,三位可汗領兵攻入被燃燒軍團佔領的土地,他們發揮與生俱來的戰鬥天賦,勇猛的突破惡魔的防線,將自己的土地一分一寸的收復。塞納里奧的大軍甚至攻入破影峽谷,打倒指揮此地燃燒軍團的深淵領主,讓燃燒軍團全都敗退到瑪諾洛克集會所,三位領導的可汗為此對協助他們的塞納里奧議會表達謝意,表示從今以後他們都是一家人了。

Leh'prah:

We stand united as sons of Cenarion, thanks to you. Your deeds here shall live on as long as our clans draw breath.

感謝你們,我們才能以塞納里奧子民們團結在一起,只要我們部族還活著,你們為此地貢獻的功績就會傳承下去。


Shodo:

May the blessings of Cenarion rain down upon you as it has this land.

願塞納里奧的祝福能如祂降臨在這塊大地上降臨在你們身上。


Kammah:

Never again shall we allow our differences to divide us. Long live the children of Cenarion!

我們絕對不會再讓彼此的歧見分裂我們部族,敬祝塞納里奧的子民們萬歲!



合作對抗惡魔


三可汗大戰深淵領主

經過一番努力,塞納里奧議會不但成功的復蘇淒涼之地的生態,更是西敗納迦東退惡魔,又收編了半人馬的部族至自己旗下,可謂淒涼之地的勝利者,或許在未來森林與草原的綠衣覆蓋大地時,就不應該再稱呼此地為淒涼之地了。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94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