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百萬玩家期待 今日火爆開啟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43:05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梣谷



焦點:大酋長卡爾洛斯‧地獄吼嫉惡如仇


梣谷曾經是一片非常美麗的森林,夜精靈把這裡當成他們的家園之一,他們尊重愛護森林的每一份子;獸人則把這座資源豐富的森林當成部落的伐木場,用來提供部落日常及戰爭所需的材料來源,因此整座森林成為了部落和聯盟之間衝突最劇烈的一個地區。


但除了部落和聯盟的戰爭外,上古之神軍團也一直想要染指這個地區,在梣谷的西海岸有一座古老的夜精靈城市遺跡佐拉姆,一座在萬年前的上古之戰被摧毀的古城。佐拉姆城有許多古老的秘密,可能隱藏許多強力的古老奧術魔法典籍,夜精靈們在重新接納奧術魔法研究之後就有許多考古學家來到此地想要挖掘出藏在遺跡底下的秘密;部落則是想要採集這裡才有出產的特殊水晶來強化自己的武器和船艦,因為佐拉姆加前哨站已經變成部落的一個大型據點,他們在這裡不斷的打造船隻,意圖征服住在此地的夜精靈們。不過他們都將遭遇上納迦的侵襲,納迦帶著大量的多頭蛇爪牙重新回到佐拉姆遺跡,好像是在宣誓這裡才是他們的地盤,整座古城不屬於聯盟也不屬於部落。


強化擴建之後的佐拉姆加前哨站

伴隨著納迦的出現,暮光之錘教派也聚集在此地,這些邪教只要有祭拜或是取悅上古之神的機會就會無所不在,他們來到此地的主因正是想祀奉上古之神的寵物阿庫麥爾,一隻巨大又古老的多頭蛇,然而儘管有邪惡敵人現身,也有一股正義的勢力前來應付把大災變帶來艾澤拉斯的始作俑者。一群陶土議會的成員來到此地,他們和部份的夜精靈哨兵合作,開始了一場和上古之神軍團對抗的戰鬥


同時因為大災變的撕裂了元素位面和現世空間的關係,造成元素之間的和諧破裂,一個暴躁易怒的火元素領主 Magmathar 從梣谷中央的伊瑞斯湖旁爆發,引發了一座巨大的火山噴發,毀滅了伊瑞斯湖和附近的森林,可是只燒掉這一小片森林無法滿足 Magmathar 的憤怒,他想要將整座森林全部毀滅。身為和元素之靈溝通的薩滿,陶土議會的成員們也來到此地試圖安撫這個巨大的火元素,不過在多方作用的無效的情況下似乎選擇只剩下一個:用元素之力強硬打擊 Magmathar,將他送回火元素位面去冷靜,如此才能恢復地火水風四大元素的平衡。這些薩滿們和其他三大元素合作,把火山的熔岩裂隙全部封閉,並召喚強大的元素風暴席捲整座火山,讓火山的噴發停止並打倒 Magmathar 在艾澤拉斯的身體,成功的解決了整座森林毀滅的危機。



梣谷噴發的火山


元素大戰火元素領主 Magmathar

雖然元素的憤怒被平息了,不過有人趁著這個機會渾水摸魚。當夜精靈們忙著搶救火山噴發造成的災難時,部落大軍在大酋長卡爾洛斯·地獄吼的指示下全面進攻梣谷,打算一口氣把聯盟的勢力從此地完全根除,讓部落佔領梣谷以享受此地豐富的森林資源。他們和當地的汙林部族熊怪達成某種協議,雙方一起進軍銀風避難所,部落的一個法師甚至召喚出一個強大的水元素 Tideress 來反控制住夜精靈在避難所旁的密斯特拉湖的水元素大軍。結果夜精靈在部落和熊怪雙方夾擊的情況下,再加上火山爆發引發的混亂以及原本是友軍的水元素背叛的多重打擊後,慘敗在這場戰役下,銀風避難所能逃走的聯盟都撤退到星塵尖塔去。現在銀風避難所已經成為部落的領地,他們大肆砍伐附近的森林然後以此為基地,預備對夜精靈的阿斯特蘭納城鎮發動攻擊。


部落攻下銀風避難所

部落在阿斯特蘭納城鎮的北邊建立地獄吼守望臺,派出許多精實訓練的翼龍騎士來回對阿斯特蘭納轟炸,部落還同時佔領巴斯蘭鬼屋和猛攻邁斯特拉崗哨,打算配合佐拉姆加前哨站的海軍一口氣將戰線推至黑海岸。他們的策略起初非常的成功,如今守護巴斯蘭鬼屋的知識神木樹人巴斯蘭已經被砍倒,部落被遺忘者藥劑師大量採集這棵神木身上的珍貴草藥來做實驗研發特殊瘟疫,邁斯特拉崗哨也幾乎淪陷,整座哨塔已經被部落攻下,只剩下崗哨的大廳還在死守而已。可是接著的情勢並不如大酋長所預想的發展那般,部落進攻黑海岸的部隊受創嚴重,原本在黑海岸負責南北夾擊的碎矛部族食人妖還被滅族,導致部落完全的撤出黑海岸,聯盟則趁機一口氣將軍隊派入梣谷,用來增援當地反抗部落的軍力。

翼龍騎士轟炸阿斯特蘭納


被遺忘者研究瘟疫


部落猛攻邁斯特拉崗哨

聯盟雖然未能把這些被遺忘者趕走,但是他們成功的燒掉了巴斯蘭的屍體,讓他身上的草藥和植物不會再被用在邪惡的用途上,同時他們還成功的把一些重要的草藥取回,這畢竟是一種可以治療疾病的良藥;接著應付攻打邁斯特拉崗哨的部落軍隊時,也成功的把這些入侵者打跑,再度收復了部份的領地。一步接著一步,聯盟援軍到達了阿斯特蘭納,他們帶來大量的旋刃投擲器一一的將來襲的翼龍騎士全部射倒,讓城鎮不再飽受空中的轟炸。


聯盟燒毀知識古樹的屍體

面對梣谷中南部和東部的戰線,聯盟和塞納里奧議會的森林守護者奧達努斯合作,把許多被部落殺死的歡笑姐妹們屍體用大自然森林的力量復活,使得塞納留斯的子女們可以再度為了保護森林而戰,同時他們還召喚出古老的巨豹之靈薩杜布拉來保護林中樹居,暫時逼退前來進犯的部落大軍。可惜的是就在他們來不及歡慶勝利下,森林守護者奧達努斯和巨豹之靈薩杜布拉居然都被部落的刺客暗殺掉了,這給了聯盟的短暫勝利蒙上了一層陰影。



部落攻打林中樹居

不過在這場戰爭中還是有幾股清流,夜精靈萊恩·狼行者一直想要解決梣谷的熊怪兇暴行為,當初薊皮部族的熊怪雖然已經在幾年前被夜精靈德魯伊布洛·熊皮淨化,可是他們最近又變得兇猛殘暴,其原因正是來自一些食人妖的護身符。部落暗矛部族的食人妖身上都帶有一些用巫毒加持過的護身符來保護自己,可是有些頑皮的熊怪居然去偷竊了這些食人妖的護身符,結果就被那些遭竊的食人妖下了詛咒,有趣的是有個未被腐化的熊怪聲稱這是部落送給他們的友好禮物,但不管如何他們就是持有不是屬於他們的物品才被腐化。知道原因之後就好辦了,她幫忙這些熊怪把暗矛食人妖的護身符都取走,解除了下在他們身上的詛咒。



萊恩·狼行者

萊恩知道她才解決一個問題而已,現在還有汙林部族的熊怪有待她的拯救,他們的救贖就坐落在達圖爾的變形魔棒這個魔法道具上。達圖爾曾經是個邪惡的法師,他製造了一個可以變身成熊怪的魔棒,打算利用此物來奴役梣谷的熊怪們,後來隨著事情意外的結局,這個惡棍已經死亡,他的變形魔棒也失落。萊恩根據死去好友留下的訊息,走過充滿上古之神軍團觸手的法拉希姆湖,冒險進入被墮落樹人佔據的狼嚎谷終於重新把達圖爾的變形魔棒組合回來。這次萊恩要用這個魔棒在好的用途上,不會再讓可憐的熊怪們受苦受難。


被無面者和許多地底伸出的觸手佔領的法拉希姆湖


墮落樹人佔據的狼嚎谷

透過熊怪的變身效果去和一位未被腐化的隱居熊怪交談,才得知為何汙林部族要和部落結盟。原來當初汙林部族的酋長因為受到了一些夜精靈的腐化,因此全部族都非常的憎恨夜精靈,所以當部落提議一起攻打夜精靈時,全部族立刻熱烈的參與這場戰爭,如願的打敗銀風避難所的夜精靈。不過這場戰役勝利之後當地的部落將領居然將這些熊怪關在牢籠,打算把他們當做奴隸使用,汙林部族的復仇結果是許多族人慘遭部落奴役。這給了聯盟一個機會,萊恩透過強化過的變形棒解除那些被監禁的熊怪身上的腐化,同時賜予這些熊怪反抗的力量,讓他們對奴役自己的部落做出反擊,終於汙林熊怪的問題也處理結束,


被部落奴役的熊怪們


熊怪起身對抗部落

部落雖然進攻受阻,好不容易攻下的銀風避難所也被夜精靈和熊怪不斷的搗亂騷擾,但他們不會就這樣咽下這口氣。戰線現在是被聯盟給逼退到中南部,而且碎木崗哨目前正在面對夜精靈的猛攻,如今聯盟已經把戰線逼到自家門口,開始進行攻城計劃。所幸從貧瘠之地來的援軍也已經到了,部落的援軍一路從梣谷和北貧瘠之地交界口的墜星湖向北推進,掃蕩了沿路的聯盟軍隊,和攻打碎木崗哨的敵軍發生異常激烈的戰鬥,暫時解除碎木崗哨被攻城的困境。不過部落先前的黑海岸大失敗確實是一個致命傷,聯盟只是暫時停止攻城並沒有解除圍城,敵人隨時都能再發動第二波,所以部落會需要更多的力量。


聯盟猛攻碎木崗哨

在緊急的絕望時刻會讓人不禁去使用不該碰觸的力量,碎木崗哨的獸人們在這樣的情況下決定冒險去借用燃燒軍團惡魔的力量來作為防禦聯盟的武器。一位獸人術士 Durak 慷慨的提供他的惡魔知識,成功的把敵人的鮮血轉化成劇毒,然後派出一位特務潛入夜精靈德魯伊的朵丹尼爾獸穴,用劇毒腐化提供整座森林力量的聖物森林之心,此舉大大的削弱了聯盟軍隊中的德魯伊力量;Durak 甚至還利用抽取冥火嶺的惡魔之火得來的魔力來附魔在部落的投石器上,讓投出去的每一塊巨石都帶有墮落邪惡的黑暗力量。果然聯盟馬上不敵部落如此陰險的招式立刻大舉敗退,碎木崗哨的圍城情勢立刻被破解。


腐化森林之心

部落抽取燃燒軍團惡魔之力為己用


部落用邪惡的惡魔投石器擊退聯盟

當時負責部落投石車隊的女軍官 Draaka 知道使用惡魔之力是不對的,可是在面臨這種情況如果不這麼做那一定會兵敗如山倒,聯盟甚至會進一步將大軍逼到奧格瑪城下。所以在戰後她立刻寫了一封信告知大酋長卡爾洛斯有關整個事件發生的經過,為她們的違反軍法行為道歉,儘管她有預感卡爾洛斯可能會因為這件事情就要了她的人頭。果然事情就如 Draaka 所料,卡爾洛斯立刻憤怒的大發雷霆:

Fools! This Draaka woman has allowed herself to be manipulated by a demon! The demons want nothing more than for us to renew our dependence on their foul magics. That reliance can only lead to the entire orc race becoming enslaved.

白癡!這個叫做 Draaka 的女人居然讓她被個惡魔玩弄在股掌間!那些惡魔只想要讓我們再度對他們邪惡的魔法產生依賴感,然後這樣的依賴感只會讓全獸人們被惡魔奴役。


憤怒的卡爾洛斯

不管信使如何的解釋事情的經過和戰事的緊急狀況有多麼驚險,如何解釋他們沒有真的和任何惡魔打交道,卡爾洛斯就是一口咬定一定有惡魔在搞鬼,一定有人和惡魔交易,如果找不出背後的那個惡魔那就要有人為此負責上斷頭臺。大酋長的話傳回 Durak 的耳中後,Durak 完全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快就算帳到他頭上,這讓他想要先殺人滅口然後用這個替死鬼消除地獄吼的憤怒,可惜 Durak 的計謀失敗了,他也為此付出了生命做代價。處死一個人終於滿足了卡爾洛斯,他才不再追究此事。


事實上部落在索爾的領導下是全面禁止和燃燒軍團有任何交易的,不過他依舊容忍自己底下有術士的存在,使用惡魔魔法但是並非來自燃燒軍團的惡魔之力,理由是部落需要這樣的力量來對抗自己的敵人,部落大部份的術士也是比較偏向使用惡魔之力對抗燃燒軍團惡魔的人,在卡爾洛斯繼任大酋長之後此方針依舊沒變。部落事實上也對這些惡魔處理不遺餘力,在聯盟撤退後他們立刻發兵去討伐附近的薩特和屠魔峽谷的燃燒軍團惡魔,把這些惡魔打開的傳送門全部關閉,以避免這些魔物繼續召喚自己的同類來到艾澤拉斯



關閉惡魔傳送門

聯盟被部落用惡魔之力一記痛擊下,開始尋求淨化聖物森林之心的方法。現在因為森林之心被惡魔力量腐化了,造成原本在朵丹尼爾獸穴沉睡的德魯伊陷入瘋狂,他們互相殘殺害死夥伴。雖然這些殺死這些夜精靈德魯伊對聯盟是個損失,可是如果放任他們的瘋狂繼續不管會對聯盟造成更大的傷害。終於聯盟還是派人把抓狂的德魯伊殺死,從獸穴取回森林之心,再靠著戰爭古樹樹人力量把森林之心上的惡魔之力全部抽出,才讓這股可能會玷污全森林的污染源消失。


淨化森林之心

於是戰事又再度回到部落和聯盟之間的對抗,戰歌伐木營地事實上一直都是聯盟想要摧毀的據點雙方也在此你來我往了好幾年,如今因為部落先前戰事的失利使得聯盟有機會控制住伐木營地西邊的區域,他們一邊和部落對抗一邊栽培新生的樹木,試圖要讓被砍伐的森林重生。部落也對聯盟的持續騷擾感到困擾,但戰線過度拉長的結果是誰也占不到對方優勢,只能互相派出許多刺客去暗殺對方領導人,這是個永不停止的紛爭。



重新栽培樹木

不過在銀風避難所就有了突破性的發展,因為萊恩的努力讓熊怪站起來對抗部落,這給聯盟一些機會來破壞部落在此地的活動。聯盟發現剛加入部落不久的污水企業哥布林們居然在這裡建立起一個實驗室,秘密進行許多爆破試驗,然後在實驗室的某個機器上有一個超級巨大的炸彈!事實上這個炸彈是部落哥布林利用梣谷特產月神祝福過的粘土混合他們的爆破物而成,靠著特殊的粘土他們成功的讓不穩定的爆破物可以安定下來,還可以自由的控制是否讓其爆炸,威力效果都很驚人。


超級炸彈

部落製造的這個炸彈一定沒有什麼好意圖,可以想像如果他們將這顆炸彈投入戰場上會造成多大的毀滅,可是當聯盟還沒想出處理辦法時,一個巨大的部落熱氣球正載著超級炸彈從星塵尖塔前的聯盟眼前呼嘯而過,仿佛在嘲笑聯盟無力阻止部落般。那顆熱氣球的行進方向是往石爪山脈而去,看來部落的意圖很明顯了,他們想要將此炸彈用在石爪山脈戰鬥上,聯盟必須緊急通報石爪山脈的負責人,告訴他們這個重要的訊息,如果讓這顆炸彈爆炸了,那麼後果真的會不堪設想。



聯盟無力的看著部落運走超級炸彈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1.91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