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百萬玩家期待 今日火爆開啟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39:34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東瘟疫之地



焦點:狼人費歐娜的商隊與她快樂的夥伴們


東瘟疫之地的命運並沒有像西瘟疫之地這麼幸運,又或許是十字軍和塞納里奧議會先把目標放在西瘟疫之地,等到該區完全淨化之後才要專注在東瘟疫之地。現在銀白十字軍是以聖光之願禮拜堂為主基地,進行擴建順便佔領具有戰略價值的五座塔,Argus Highbeacon 是負責管理這些防衛塔的銀白十字軍軍官,定期巡邏五座塔是他的例行公事,如此用一點兵力維護住這幾座塔,能夠確保在未來銀白十字軍進行大動作之際可以有立足之地。



負責管理哨塔的 Argus

聖光之願禮拜堂則是進行大擴建,禮拜堂前面的廣場豎立起一座大領主提里奧·弗丁的雕像,周圍的草地也都綠化,十字軍們還建立起一座漂亮整齊的墓園,以紀念那些戰死的英雄。他們的行為讓有些死去的英雄更加留戀此地,甚至願意在死之後還為十字軍效力,他們協助考研和鑒定那些打算加入十字軍的冒險者們是否具有資格,心地是否善良。


擴建的禮拜堂和大領主提里奧·弗丁的雕像

瘟疫之痕和魔刃之痕是這個地區明顯受到大災變影響而產生變化的地點,地震造成米雷達爾湖及黑木湖的湖水流入這兩個低窪的地區,讓東瘟疫之地災難之後多了兩座湖泊,銀白十字軍開始利用這些湖泊來進行水產養殖,雖然經常養出一些似乎遭受瘟疫感染的魚和貝類,不過這的確解決此地的糧食問題。


變成湖泊的瘟疫之痕

銀白十字軍雖然對部落的被遺忘者們的各種行為沒有干涉,但他們並不是視而不見,實際上他們正在秘密進行所謂的反瘟疫研究,目標不是天譴軍製造的瘟疫,而是被部落遺忘者製造的。有位皇家藥劑師學會的藥劑師 Judkins 曾經一度非常崇拜女王希瓦娜斯·風行者,但是卻對現在的她大失所望,因此他離開了部落加入銀白十字軍,並且主持十字軍內的反瘟疫研究,打算找出可以中和和破解部落被遺忘者所製造的瘟疫。


銀白十字軍的反瘟疫研究

和銀白十字軍密切合作的夜精靈德魯伊瑞恩也從北裂境回到了東瘟疫之地,來自塞納里奧議會的她一直在找尋治療此地的機會,她將蘑菇谷當做她的第一個目標。瑞恩利用特別的種子在蘑菇谷內的通靈塔中種植,這些種子不會受到瘟疫影響而可以迅速的開花讓綠地遍佈,還利用可以吸收能量的粉塵摧毀天譴軍的瘟疫散播器。雖然個人的力量和成果有限,但是瑞恩抱著多一份努力就是多一份成果的心態持續下去,或許有一天蘑菇谷可以恢復成以往那樣美麗。


瑞恩試圖復蘇蘑菇谷


連充滿瘟疫的通靈塔內都內開花

部落原本佔領的瑪瑞斯農場現在人去樓空,遊俠領主納薩諾斯·凋零者離開了此地回到幽暗城去協助他的女王訓練更多的遊俠獵人,因此這裡已經荒廢,而先前他養的許多瘟疫犬則變成沒有主人管的野狗,地域性極強,對任何前來的人不分部落聯盟都會兇猛的攻擊。


納薩諾斯·凋零者回到幽暗城訓練遊俠獵人

而原本東瘟疫之地有一些聯盟的高等精靈住在奎爾林斯小屋,遊俠領主 Hawkspear 是這裡的領導人,他們和部落的血精靈為敵,鄙視這些屈服在魔法癮的同胞。不過有一天 Hawkspear 發現了一個神奇的魔法物品,這個東西居然會散發許多魔法能量,他將那個魔法物品帶回奎爾林斯小屋,結果就在那一刻那些高等精靈時時刻刻辛苦壓抑控制的魔法癮潰堤了,他們開始大量吸取這些魔法能量,比血精靈還要更加的瘋狂,結果大部份住在這裡的高等精靈全部都變成鄙惡者了,也就是只想要到處吸取魔法能量的空殼子,基本上和怪物沒有什麼兩樣。Kirkian Dawnshield 是少數沒有屈服的高等精靈,他逃出原本如同家一樣的奎爾林斯小屋,他無法看到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變成這樣,開始以消滅這些鄙惡者為目標。


變成鄙惡者的聯盟高等精靈

另一方面血色十字軍在歷經多次的大失敗之後,控制這些瘋狂人類惡魔納斯雷茲一族的巴納札爾在眾人面前露出真面目,把僅存的血色十字軍全部屠殺殆盡,然後復活成不死族成為真正的奴隸,這包含一些曾經和銀色黎明一起合作攻打納克薩瑪斯的十字軍成員,如血色指揮官馬翰、施怒者麥特斯、獵人里歐波刺客羅漢等人都變成不死族的奴隸了。


巴納札爾露出真面目

而曾經和那些血色十字軍合作的人是聖光兄弟會的成員,聖光兄弟會是銀色黎明內部的一個團體,他們也隨著改組成為銀白十字軍的成員,但是他們依舊保持著聖光兄弟會這個內部團體的運作。聖光兄弟會雖然身為銀白十字軍的一員,卻不會受到道德法規和情感的束縛,他們比較屬於更積極的行動派,因此他們對於這些過去共同抵抗天譴軍的人不會有任何的眷戀,馬上將剷除這些不死血色十字軍任務當成己任,其主要成員也是大家都曉得的人,如十字軍指揮官柯菲斯、指揮官艾利格·黎明使者、大法師安琪拉·多桑杜等等。


聖光兄弟會主要成員

聖光兄弟會的第一個目標是提爾之手,這裡是血色的一個大型基地,他們率領100位銀白的勇士攻入此地,將這些變成不死族的可悲生物一一打倒,提爾之手的城主瓦德瑪爾也被賜予了真正的死亡。這是銀白和血色之間再度對戰的第一個勝利,接下來他們的目標就是斯坦索姆城,一個被血色十字軍和天譴軍荼毒已久的悲劇之城。當初還在銀色黎明階段時,由於實力根本不夠強硬,加上當初他們還和血色十字軍短暫合作過,所以一直沒辦法收復斯坦索姆城。現在血色十字軍已經完全墮落成惡魔的爪牙,而天譴軍的瑞文戴爾男爵則是晋升到納克薩瑪斯去,由當初向瑞文戴爾挑戰但是失敗而死的奧里克斯接任。奧里克斯曾經是一名聖騎士,在他英勇挑戰瑞文戴爾失敗之後就被復活成一名死亡騎士,現在成為斯坦索姆城的天譴軍領主,銀白十字軍也不得不把奧里克斯當成他們的敵人來對付了。



銀白十字軍攻入提爾之手

銀白的大軍攻入斯坦索姆城的正門,由聖光兄弟會成員領軍突破了血色十字軍的防守,終於惡魔巴納札爾被打倒,這位腐化血色十字軍的最大元兇,荼毒艾澤拉斯已久的萬惡生物暫時伏誅。事實上指揮官艾利格知道納斯雷茲一族是一群特別難纏的惡魔,他們沒辦法在艾澤拉斯這個世界內被完全殺死,因為他們都只是用自己的化身進入艾澤拉斯,殺了他們其實只是讓他們回到扭曲虛空而已。或許未來有一天他們可能會再對上巴納札爾、瓦里瑪薩斯,甚至還有瑪爾加尼斯,但那已經是未來,現在血色十字軍已經被徹底消滅,銀白十字軍也攻下斯坦索姆城的一半,他們可以以此為基地繼續向天譴軍進攻。



銀白十字軍打敗巴納札爾


攻下前門血色區的銀白十字軍

做完補給之後,聖光兄弟會的成員來到側門的阿隆索斯教堂,也就是光明使者烏瑟在第二次大戰時期被加冕為聖騎士的地點開始籌備進軍,但是他們卻意外的發現天譴軍在這裡佈下特殊的魔法結界,讓銀白無法透過傳送門將軍隊運送過來。大法師安琪拉想到可以利用報喪女妖的精華能量來破解結界,就立刻派出精英小隊潛入敵軍深處取回他們所需的物品,接著在城內破解結界打開傳送門,讓銀白的主力軍隊得以長驅直入,終於打倒奧里克斯和他所帶領的天譴軍,成功的光復整座斯坦索姆城。


被轉化為死亡騎士的奧里克斯


銀白十字軍完全征服斯坦索姆城

於是隨著銀白十字軍的戰役,東瘟疫之地一點一滴的脫離天譴軍的掌控,現在除了聖光之願禮拜堂和五座重要的哨塔外,銀白又成功的佔領提爾之手和斯坦索姆城,儼然成為羅德隆地區最強大的勢力,甚至超越部落被遺忘者的羅德隆王國。


(以下為了說故事方便,冒險者用來自卡茲莫丹王國的矮人法師 Theb 代入)

大災變之後的某一天,一個不尋常的商隊出現在索多里爾河畔的路口,商隊的主人是個來自吉爾尼斯王國的女狼人費歐娜,她有兩個很要好的同伴,一個是血精靈聖騎士塔瑞納,另一個則是矮人聖騎士吉德文。他們三人共同結伴組成一個商隊,打算前往聖光之願禮拜堂進行貨物貿易,就在剛踏入東瘟疫之地時,費歐娜請她兩位夥伴給她五分鐘整理一下商隊的運輸馬,結果塔瑞納和吉德文居然因為無聊打了個賭,比賽誰在5分鐘內殺最多天譴軍不死族的人獲勝。結果一等就從5分鐘變成1小時,讓費歐娜既不爽又擔心,可是她又沒辦法離開商隊的貨物,總是要有人顧著才行,正當她苦惱該怎麼辦才行時,一位名叫 Theb 的冒險者正好從西瘟疫之地過來,費歐娜立刻前去請求冒險者是否願意幫忙她找找那兩個爽約的笨蛋,這個好心的冒險者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費歐娜和她的商隊

塔瑞納原來是跑到了瑪瑞斯農場西南方的一個天譴軍營地旁,他看到有冒險者前來找他就立刻興奮的邀請 Theb 協助自己殺幾個天譴軍的爪牙,因為他剛剛一直在觀察這些敵人所以還沒出手,塔瑞納還對 Theb 誇耀他小時候就很喜歡去殺鬼魂之地的不死族,就算沒有報酬他也很享受。這兩人立刻聯手打敗了5個僵屍,事成之後塔瑞納才驚覺時間已經超過太多,如果他再不趕快回去賠罪的話費歐娜恐怕好一段時間都不想理他了。



塔瑞納喜歡殺不死生物

Theb 接著立刻按照費歐娜的指示沿著索多里爾河一路往北尋找,他在惡蛛隧道的入口發現那裡死了4隻巨大的不死奈幽蜘蛛,同時還有一個被蜘蛛網捆綁起來的物體不斷的在掙扎扭動,上前一看才知道是吉德文。原來吉德文在這裡獨自殺了4個天譴軍之後就不小心被敵人困住,當然他自己殺的太開心忘記時間是原因,被困住沒辦法回去也是個理由,總而言之現在只需要救他出來就好。吉德文被救出來之後立刻和 Theb 一同趕回去商隊和大家會合,路上拔了一些河邊的藥草當做賠罪的禮物。


吉德文與被他殺死的不死奈幽蜘蛛

費歐娜一開始果然對遲到而歸的兩人大發脾氣,不過當他們送上小禮物的時候馬上就原諒這兩個聖騎士,費歐娜邀請 Theb 加入他們的商隊,結伴在危險的瘟疫之地旅行是個明智的選擇。經過一番折騰商隊終於出發,塔瑞納馬上就跳到了前座和費歐娜坐在一起,吉德文則和 Theb 坐在後座。

塔瑞納:
Shotgun!
槍手!


吉德文:

Hey now! Why do you get to sit in front?

喂!為什麼你可以坐在前座?

塔瑞納:

Because I won our bet. And because I called shotgun.

因為先前的那場賭注我贏了,而且因為我先喊出槍手。

吉德文:

Who says you won the bet? We haven't compared tallies yet.

誰說你贏了賭注?我們都還沒有比較呢。


塔瑞納:
Fine. I killed five zombies. And they were huge. How many undead did you kill?

來呀!我可是殺了5個僵屍,而且他們都很大隻,你又殺了幾個不死族呢?


吉德文:
I'm pretty sure I killed six.

我很確定我殺了6個。

塔瑞納:
I'm going to bet that you only killed four.

我賭你只有殺了4個。


吉德文:
H... how did you know that?

你…你怎麼知道?

塔瑞納:
I didn't. You just told me! So seriously, how did your undead hunting go? I want to hear stories.

我不知道啊,是你自己剛剛說的!所以認真點好了,你剛剛是如何狩獵那些不死族呢?我想要聽聽你的故事。

Gidwin did not answer anything.

吉德文沒有回應任何話。


塔瑞納:

Gidwin? Are you ignoring me? Giddy... you're mad at me, aren't you? Remember when we were kids, Gidwin? We would spend all day pretending to fight the trolls, or the murlocs, or the girls.

吉德文?你在無視我嗎?小吉…你在生我的氣,對吧?不過你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的事情嗎,吉德文?我們總是一整天在玩角色扮演,假裝我們對抗食人妖、魚人或是那些女生。


吉德文:

Don't do this, Tarenar.

別再說了,塔瑞納。


塔瑞納:

We had a name we called ourselves... what was it?

我們還幫自己想了個外號…名稱是什麼呢?


吉德文:

You remember damn well enough what it was.

你真的都記得以前那些該死的往事。

塔瑞納:

I'm dead serious. I've completely forgotten.

我是非常認真的,我真的完全忘記那個外號了。

吉德文:

<Sigh>... "The Paladin Pals."

(歎了口氣)是聖騎士好夥伴”。


費歐娜:

Gidwin, you can sit infront with me next time.

吉德文,下一次你可以跟我一起坐前座。


吉德文:

Maybe now I don't want to. Maybe I like it better sitting back here with my new friend. It smells like horses up there.

或許現在我已經不想要坐前座了,我現在比較喜歡和我們的新朋友一起坐在後面,因為前座充滿馬的味道。


商隊出發、塔瑞納和費歐娜坐前座


坐在後座的兩人

大家閒聊著,商隊已經前進到東瘟疫之地的第一座塔 - 皇冠哨塔,費歐娜表示他們需要在這裡休息做個補給,不然會累壞商隊的馬匹,這點讓吉德文感到很受不了,他一面在哨塔內來回踱步一面碎碎念,畢竟他的個性就是比較急躁,他希望可以早點到達聖光之願禮拜堂。就在打理補給之際,塔瑞納積極地尋找能夠加入他們商隊的夥伴,想不到意外的招募到一位新成員,就是鼎鼎大名、負責管理東瘟疫所有銀白十字軍哨塔的 Argus!


Theb 則是沒有閒下來,他接受了一位皇冠哨塔的請求去處理此地的小偷問題,來自爛苔部族的巨大食人妖塞達爾不但偷竊還掠奪許多事物,讓十字軍非常的困擾。於是 Theb 支身潛入這群不死食人妖躲藏的墓穴,親手挑戰塞達爾,將這傢伙的頭顱割了下來,替銀白十字軍解決了一個困擾。


砍下塞達爾的頭顱

一切準備就緒,商隊再度出發,不過吉德文並沒有得到先前費歐娜的承諾,這次變成費歐娜和 Argus 一起坐前座,塔瑞納和 Theb 坐後座,吉德文坐在馬車上方顧貨物。

吉德文:

This hardly seems fair! Why do I have to sit up top with all the stuff?!

這根本不公平!為何我要和這些貨物一起坐在馬車頂端?

費歐娜:

Because you're the bravest, dear.

因為你是最勇敢的人,親愛的。


塔瑞納:

Because you're short.

因為你很矮。


吉德文:

Hey! I oughtta bounce one of these trunks off of your head, Tarenar.

喂!我應該要把其中一個貨物從你的頭上丟下去,塔瑞納。


費歐娜:

I know I promised you the front seat, Giddy, but we have an elderly guest. I'm sorry.

小吉,我知道我承諾過會讓你坐前座,可是我們現在有個年長的客人,我很抱歉。


塔瑞納:

Fiona, I must warn you: Gidwin only wants to sit in front because he wants to kiss you.

費歐娜,我告訴你:吉德文是因為想要偷親你才要坐前座的。

吉德文:
Oh shut up, you dolt. You probably want to kiss her a hundred times.

給我閉嘴,你這個笨蛋,你可能想要偷親她一百次呢。

塔瑞納:
Do not!

才沒有!


Argus:
Ahem! I, ah , appreciate the ride, Madam Fiona. It's nice to get off my feet for once.

嗯哼!我…呃…很感激可以搭便車,費歐娜女士。這次巡邏不用用腳走路真是很棒。


費歐娜:
Do you normally walk these roads alone?

你平常都是獨自用走的?


Argus:
Yes, I do, though it was easier when I was younger. These days, I have to be more careful.

是的,如果我年輕一點的話會比較輕鬆。然而在最近這些日子,我必須更加小心。


吉德文:
If you don't mind my askin', what do you do that requires walking so much?

如果你不介意我這樣問的話,為什麼你要走這麼多路呢?

Argus:
I service the five Argent towers. Mostly repairs and maintenance, and some minor magical work. Without proper upkeep, buildings within the plaguelands tend to... waste way.
我負責管理銀白十字軍的五座塔,主要工作是維護和維修,有時候會有一些神奇的特別工作。畢竟如果沒有適當的去維持住,這些建築很容易在瘟疫之地就…荒廢損壞。

塔瑞納:
Noble work.
真是高貴的工作。

Argus:
I find it satisfying. I enjoy working with my hands. By the way, if any of you need anything repaired, let me know. I am at your service.
我覺得很滿足,我享受用我自己的手來工作。對了,如果你們有任何需要維修的東西,就交給我吧!我會為你們效勞的。


吉德文:
So you're part of the Argent Crusade, eh? Think you can put in the good word for us? We're looking to join the order.

所以你是銀白十字軍的一員,對吧?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幫我們說些好話呢?因為我們想要加入。

Argus:
Certainly. I don't make it out to Light's Hope very often anymore, but when you arrive, tell Max Tyrosus that I sent you.
沒問題,不過最近我不常回去聖光之願禮拜堂,但只要你們到哪裡,直接跟麥斯·泰羅索斯說是我派你們去的就好了。

塔瑞納:
Whoah... he lets you call him Max?

哇!他讓你直接叫他麥斯?


Argus:

Ma'am, would you mind dropping me off at Light's Shield Tower, just up ahead? I have to stop here.
女士,就在前面,不知是否方便讓我在光哨塔下車呢?我必須在這裡停留一下。

費歐娜:
Of course I'm not just going to drop you off, Master Hightower. We'll be happy towait for you.

我們當然不會就這樣直接丟下你,高塔大師,我們會很高興在這裡等你的。


吉德文:

NOOOOOOO! Stopped again!

不~~~~~~~~!又要停下來了!


Argus:
Light's Hope isn't far, young paladin. Might I suggest walking?

聖光之願禮拜堂並不會很遠,年輕的聖騎士,介意我建議你直接用走的嗎?


吉德文:
Walking, eh...?

呃,用走的?



吉德文這次坐在商隊馬車上頭

果然一停車塔瑞納和吉德文兩個人就直接往聖光之願禮拜堂衝過去了,費歐娜表示她想要先暫時讓商隊跟著 Argus 進行哨塔巡邏之旅,便請求 Theb 先去幫忙照顧一下那兩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惹出麻煩的傢伙。Theb 一口答應了,突然間他被一個人叫住,是個來自爛苔部族的食人妖戰士 Vex'tul,他表示他先前在塞達爾被殺的時候一直在觀察 Theb,很看中這個矮人法師的力量,便要求和 Theb 決鬥一場,只要 Theb 贏了他就會加入他們的商隊,然後在任何時刻不論多危險多危及都會借出自己的力量。這不是一場簡單的戰鬥,但是 Theb 還是戰勝了 Vex'tul,現在商隊又多了一個夥伴,而且可以在3個人不在的時候幫忙照顧費歐娜,這真是太棒了!


食人妖戰士 Vex'tul 加入商隊

Theb 趕到禮拜堂之後就遇到那兩位聖騎士,不過塔瑞納都一直在找當地的人搭訕聊天,弄到現在他們還沒加入銀白十字軍,這讓性急的吉德文焦躁到了極點。吉德文一看到 Theb 來到馬上就抱怨一大堆,又說自己是因為想要加入十字軍才變成聖騎士的,他每天辛苦練習和禱告為的就是這一天,塔瑞納雖然沒有很認真的練習但是也想加入,而吉德文和塔瑞納曾經承諾過彼此要一起加入銀白十字軍,結果想不到都已經來到此地了居然還不加入,真是快急死了


好不容易這3人終於進入禮拜堂拜見麥斯威爾·泰羅索斯領主,麥斯威爾馬上很歡迎信任的加入,馬上就安排他們參加一個考試:墓穴的試煉,讓他們接受逝去英雄的考驗。考試並不難,這3人很快就通過了考驗,麥斯威爾要他們記住那些逝者的靈魂隨時隨地都會看著每個人,保佑大家在對抗天譴軍能有更多力量。最後他恭喜3位成為銀白十字軍的一分子,馬上安排第一個任務給他們:削弱在布洛米爾和劇毒林地的天譴軍數量。


會見領主麥斯威爾


墓穴的試煉

這是個很簡單的任務,不過就在他們3人準備出發之際一位牛人薩滿叫住了他們,是來自陶土議會的林布拉特·碎地者!原來他也從北裂境回來了,原本他都和德魯伊瑞恩一起行動,不過現在瑞恩出發前去治療蘑菇谷,林布拉特則是負責解決現在十字軍糧食短缺的問題。銀白十字軍除了水產養殖之外,還必須狩獵野外的大型蛆蟲肉才足夠配給糧食,而他希望這3人可以在進行任務的同時幫忙他帶一點蛆蟲肉餵飽人數越來越多的十字軍。


穿上銀白十字軍的制服、3人出發執行任務

3個夥伴快樂出發執行兩個輕鬆的任務,一路上吉德文唧唧呱呱不停,一下興奮的大喊沒想到自己可以加入十字軍,一下又驚奇要塔瑞納看看他發現什麼新玩意,一下又說大家步調太快他需要一點休息。時間很快就過去,這3人也完成了任務回去禮拜堂進行回報,麥斯威爾很滿意這3個新人的成果,馬上再指派他們新任務:削弱北谷的天譴軍數量。吉德文對於長官的賞賜和指派非常的開心,不過塔瑞納卻認為北谷比先前的劇毒林地還要更加危險,他們必須謹慎小心,要求一定要先和費歐娜及商隊會合才行,吉德文雖然也知道這樣作比較合理安全,可是還是忍不住又抱怨東抱怨西。此時根據其他十字軍的報告,商隊已經移動到東牆哨塔,他們得加緊腳步才能趕上,不過在 Theb 即將離開禮拜堂時,林布拉特又叫住他一次,這次不是有任務要拜託 Theb,而是他打算前往病木林辦點事情,因此想要結伴加入商隊,讓這趟旅行更加安全。


第一個任務、碎碎念的吉德文


陶土議會薩滿林布拉特加入商隊

有陶土議會的薩滿願意加入真是再好不過了!費歐娜在東牆哨塔與大夥會合之後是這麼表示的。休息補給之際,食人妖夥伴 Vex'tul 對 Theb 表示他會加入商隊其實還是有目的,他需要人幫助他進行復仇,對象是爛苔部族的首領塔雷什森。原來 Vex'tul 是以前爛苔部族的首領,結果被自己的手下塔雷什森陰謀背叛殺死,爾後隨著天譴軍的入侵很多食人妖都被復活成不死生物,Vex'tul 靠著自己的堅強意念保住了自由意志,便一直在尋求報仇的機會。現在時機已經成熟,他有了強力的好夥伴,便兩人殺進去爛苔部族的首都祖爾瑪夏,殺死塔雷什森報了畢生大恨的仇。事成之後 Vex'tul 表示他對這個世界已經不會再眷戀,他毀掉塔雷什森的身體以讓這傢伙沒機會再復活,便對 Theb 回答他很高興可以結交這麼多好朋友,他會在另外一個世界等待大家,語畢便跳入火坑中自焚,留下對朋友離去感傷又為朋友高興的 Theb。


Vex'tul 的告別

回到東牆哨塔之後整個商隊補給並沒有結束,吉德文越來越不耐煩,他現在整個人心情極度不好,所有夥伴都不敢去惹他,讓他獨自一人在塔內耍孤獨鬧脾氣。此時塔瑞納表示他們剛發現東牆哨塔附近出現一隻巨大的奈幽甲蟲領主,或許他們必須先打敗這傢伙再去執行長官的命令,不過他現在不敢去找吉德文,因此約了 Theb 兩人一起去消滅甲蟲領主。想不到事成歸來之後,吉德文居然不見了,這個矮人一發現老朋友居然沒有找他一起去殺不死族就氣到獨自一人跑去北谷執行長官給予的任務,現在過了一段時間都沒有吉德文的消息,費歐娜為此大發塔瑞納的脾氣,完全不理會塔瑞納,一句話也不跟他說。塔瑞納連忙麻煩 Theb 前往北谷找回吉德文,他認為那裡沒有什麼怪物會是吉德文的對手,這傢伙一定是又像上次一樣殺到忘記時間了,而他要留在哨塔內想辦法安撫費歐娜的情緒,修復兩個人之間的情誼。


Theb 一到北谷就發現一些不死族的屍體,可是到處都找不到吉德文的蹤跡,突然間他在地上發現一本聖騎士的祈禱書,內容記載許多神聖法術和祝福,這一定是吉德文的隨身物品。把那本祈禱書帶回去給塔瑞納之後,這傢伙的態度馬上大轉變,這時候他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聖騎士會拋棄祈禱書只有一個可能:身不由己。塔瑞納不斷地自我責備,一想到自己因為一時不理會好友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現在吉德文多半已經死了,他不知該如何面對其他夥伴。不過其他人知道整個事情之後 Argus 立刻判斷按照天譴軍的邏輯,如果能夠捉到一名聖騎士,能的話一定不會馬上殺了他,會想要將他帶回去進行黑暗儀式化成強力的死亡騎士。現在整個商隊的補給和活動已經結束,剛好可以一起往下個目的地前進,北地哨塔就在病木林的旁邊,他們可以從哪裡開始進行調查和搜尋,在商隊行進的路上總是免不了對話。


吉德文遺失的祈禱書

塔瑞納:
I can't believe I let Gidwin run off like that!

我不敢相信我居然就讓吉德文這樣離開了!

費歐娜:

It's not your fault, Tarenar. He ran off on his own will. None of us could stop him.

這不是你的錯,塔瑞納。他是按照自己的意志離開的,我們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

Argus:
We can't be certain that he was killed. Maybe he just ran off somewhere.

我們還不能確定他已經死了,或許他只是跑去某個地方。


塔瑞納:
No, he'd never just leave his prayer book behind! He was always nose deep in that book, studying. He was always studying, always trying to get better.

不,他絕對不會把他的祈禱書丟下不管!他總是埋首在書中研究,他一直很認真的學習來變更強。

Argus:
Even more reason to believe that he's still alive. A paladin like Gidwin makes a fine death knight. Any member of the Scourge powerful enough to defeat him would know that. It's likely that he's being held somewhere, awaiting a death ritual.

那就給我們更多理由相信他現在還活著,一個像吉德文這樣好的聖騎士可以成為一個很棒的死亡騎士,任何有足夠力量打敗他的天譴軍成員都會知道這點,因此最有可能他被關在某個地方等待死亡儀式進行。

費歐娜:
Really? That's great news! Well, actually, that's pretty bad news, but considering the alternatives...

真的嗎?那是個很棒的消息呢!呃,實際上應該是個壞消息才對,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考慮這件事的利弊…

Argus:
If we're to find him, we're headed in the right direction. It's likely that he was taken to Stratholme, or potentially to the Plaguewood. Both are places of great evil. This is the leg of my journey that I shun the most.
如果我們要找到他,我們現在就是往正確的方向前進,他很有可能是被帶到斯坦索姆城,或更有可能被帶去病木林。這兩個地方都蘊藏著無比的邪惡,是我每次巡邏時我都會避免步入的區域。

塔瑞納:
I'm not sure I'm ready to go in there alone.

我無法確定我是否有力量可以獨自進去那些地方。


費歐娜:
You're not alone, Tarenar. You've made allies along the way. And besides, you're a skilled paladin in your own right.

你並不是一個人,塔瑞納。在這次的旅程中你結交了很多朋友,而且你還是個技巧極佳的聖騎士

塔瑞納:
Me, skilled? No, no, Gidwin was the good paladin. He's the one who stayed up for hours every night practicing…
我很熟練?不,不,吉德文才是個好的聖騎士,他每天晚上都花好幾小時在練習…


費歐娜:
Yet it was you that continually kept up with him, without practice. I've watched both of you fight, Tarenar. You've got natural talent, more than Gidwin ever will.

但你沒有練習也追得上他,我觀察過你們兩人在戰鬥的樣子,塔瑞納,你天生就具有才能,而且是吉德文遠比不上的。

Argus:
Perhaps that's why he left without you.

這或許就是他離開你的原因。


塔瑞納:
What do you mean?

你的意思是?


Argus:
Perhaps he felt he needed to prove that he was as talented as you.

或許他覺得他必須證明他也是和你一樣厲害。


塔瑞納:
This is all my fault. I've got to go find him, to set things right.

這全都是我的錯,我一定要找到他,讓事情恢復原狀。


Argus:
I wouldn't say that it's your fault, Tarenar. But don't let that stop you from saving Gidwin.

塔瑞納,我不會說那是你的錯,但我也不會讓這個過錯阻止你去拯救吉德文的。



談話中塔瑞納為好友擔心

聊著聊著已經到達北地哨塔,商隊又要停下來補給,塔瑞納和 Theb 馬上衝出去尋找吉德文的線索,他們決定分頭尋找,塔瑞納往病木林方向,Theb 則攻擊了附近的一個天譴軍營地。這裡的骷髏每個都說自己口風很緊,不過卻都不經意的露出了蛛絲馬跡,例如我不會告訴你他被藏在病木林或是男爵夫人安娜絲塔麗把那個矮人藏得很好你找不到他的,現在線索已經出來了,吉德文被天譴軍關在病木林的某處,而且是由報喪女妖男爵夫人親自主持的。Theb 立刻沿著道路進入病木林和塔瑞納會合,原來他已經和另一位哨塔的十字軍成員結伴進入,若不是 Theb 及時趕到他一定會殺進去斯坦索姆,現在 Theb 將一切線索都跟塔瑞納說了。


愚笨的天譴軍骷髏洩露機密

既然這個和男爵夫人安娜絲塔麗有關,那麼根據其他十字軍的情報顯示,駐紮在此地的兩位天譴軍死亡騎士都是安娜絲塔麗的手下,前往逼問他們任何線索會是最好的選擇。塔瑞納和 Theb 兩人不顧危險的殺入病木林中的一座通靈塔內,但是在內的死亡騎士拒絕透漏任何消息就被兩人殺了,所幸從死亡騎士的盔甲內搜出一封邀請函署名來自男爵夫人,內容敘述吉德文要被進行轉化死亡騎士的時間和地點,原來她是想要邀請其他死亡騎士來見證一位新兄弟的誕生。執行死亡儀式的地點在病木林中央的一座屠宰場內,當他們趕到時看到吉德文被鐵鏈綁在一個祭壇上,安娜絲塔麗正在準備。


安娜絲塔麗嘲笑只來了兩個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她說塔瑞納和 Theb 不可能成功救出吉德文,而這兩人也深知這個女妖說的沒錯,但是夥伴就被綁在眼前等待死亡,怎麼能夠眼睜睜的看著敵人不出手呢?就在此時屠宰場的大門又被推開,原本以為是敵人來增援了,想不到居然是商隊的夥伴們!雖然不知道他們如何得到情報,不過費歐娜、林布拉特甚至連 Argus 都趕來了,情勢一瞬間逆轉成5對1,男爵夫人一看到狀況不妙想要逃走時,居然被個靈魂擋住路,原來連 Vex'tul 也前來拯救夥伴。塔瑞納大喊眾人上的口號之後,大夥兒就衝上前去亂刀幹掉男爵夫人了。



所有夥伴都來了


Vex'tul 的靈魂也現身拯救夥伴

沒想到夥伴都冒險進來拯救自己,讓這個平時倔強的矮人留下了眼淚,這是開心也是感動的淚水,在這次驚心動魄的冒險和分離與重會之後,吉德文為他造成大家這麼多困擾感到很抱歉,然而重逢的喜悅總是勝過一切的錯。現在商隊就不再前進最後的病木林哨塔,林布拉特已經處理好他的個人事務,Argus 則是表示他已經另外請人把補給物品都送去病木林哨塔,因此這一次商隊的目標轉到老早想去卻一直還未到達的聖光之願禮拜堂,而且是所有夥伴一起回去,然後吉德文將可以如願以償的和費歐娜一起坐在前座!



眾人團聚、商隊旅程的結束

回到禮拜堂就像是回到家一樣舒服,費歐娜這次的旅程已經到了終點,也該是安頓的時機,回想這一段路有歡笑、有驚喜、有淚水、有憤怒等等,結交的這些夥伴更是每一個都可靠也可愛,五味雜陳的感覺久久讓她不能自我。或許休息過後大家可以再一起冒險,或許會有人像 Vex'tul 那般離去,那麼她也會給予其祝福。這一切的一切,不管如何這都將成為費歐娜永遠的回憶。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1.91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