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百萬玩家期待 今日火爆開啟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41:19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杜洛塔


焦點:沃金的復仇


大災變發生之後,杜洛塔已經不再像是個以前那樣充滿蠻荒風格、卻又帶有和平味道的國度了,在經歷許多戰役以及天災之後,整個區域幾乎煥然一新。


試煉谷食人妖幾乎都已經離去,因為在大災變前夕暗矛食人妖已經奪回了原本屬於他們自己的領地,再加上政治的因素,導致所有食人妖幾乎都回到了回音群島去。不過試煉谷擔任訓練獸人新兵的功能依舊沒變,許多年輕的獸人在這裡接受長輩給予的試煉,試圖證明自己也是個真正的戰士,以在未來能夠為部落盡一份力量,追求屬於自己的榮耀。



暗矛食人妖重回回音群島

在這些訓練獸人新兵的人們中,有個與眾不同的存在。一位名叫 Acrypha 的女獸人對奧術魔法的知識感到特別有興趣,因此在被遺忘者加入部落之後,她獨自旅行到幽暗城,試圖在這裡追求奧術魔法的知識。因為許多被遺忘者生前其實都是達拉然的法師,其中還有不少是非常厲害的高階成員,他們在成為不死族之後也將許多生前的寶典和魔法書一起帶到了幽暗城的秘法圖書館。Acrypha 在圖書館非常認真的研讀這些秘笈,她花費了許多年終於逐漸掌握了如何操縱奧術魔法的技術,學成之後她回到了杜洛塔,打算挑選具有資質的獸人將這門學問傳承下去。不過一直篤信薩滿信仰的獸人其實對使用奧術魔法的法師保持著距離,因此 Acrypha 經常受到排擠,就連平常不受歡迎的術士都懼怕這些獸人法師



傳承奧術魔法給獸人法師 Acrypha

這些獸人練兵的理由就是為了參戰,在大酋長卡爾洛斯·地獄吼上任之後,部落已經對聯盟入全面宣戰,這導致原本試圖和部落友好的塞拉摩城也對部落宣戰,他們派了許多諜報人員潛入試煉谷試圖探聽敵情,還秘密佔領原本驅逐走半人馬之後就成為荒谷的科卡爾峭壁,打算以這邊為前線基地先對部落發動攻擊。這樣的事情絕對不能允許,聯盟的計謀在被識破之後馬上就被切斷補給線而宣告失敗。



來自塞拉摩的聯盟間諜


聯盟佔領科卡爾峭壁

同時原本屬於聯盟庫爾提拉斯王國的提拉加德城堡,剃刀嶺的加索克本來就一直想要除去這個眼中釘,但是先前交戰了很多次都失敗,剛好這次大災變造成的洪水一次讓所有的庫爾提拉斯軍隊全部滅頂。但是加索克卻沒有多少快樂的時間,沒想到才剛被從南方趕走的塞拉摩軍隊居然繞過了回音群島,佔領變成空城的提拉加德城堡。現在整座城堡由 Palliter 中尉負責,他們一樣打算以此為基地來對部落發動攻擊。可惜這些聯盟算錯了一點,整個城堡本來就已經破壞不堪,再加上經過洪水的洗禮,根本無法承受部落猛力的一擊。


塞拉摩軍隊入駐提拉加德城堡

把聯盟的勢力從杜洛塔趕走之後,就是要應付東海岸現在的大問題,許多跟著洪水一起現身的水元素,憤怒的攻擊任何靠近的人,許多部落的英勇戰士都被水元素打倒了。除了洪水帶來的影響外,西邊靠近怒水河的因為地震的關係造成地層塌陷,大半的土地全部都被怒水河給淹沒了。剃刀嶺的人們要想辦法幫助那些被困在河水氾濫土地上的人們,想辦法幫他們撤離到更安全的地點。



隨著洪水入侵海岸的水元素


怒水河氾濫淹沒大量土地

在這些居民中,有位叫做米莎·托克倫的老奶奶,她的兒子在5年前在一次打獵中葬身在怒水河的鱷魚肚腹中,在剃刀嶺的士兵前去幫助她時,剛好是她兒子的冥誕紀念日,她打算想要製作一個由鱷魚牙齒組成的項鏈以紀念自己的兒子。剛好因為河水現在氾濫,許多鱷魚也都入侵了西邊的土地,剃刀嶺的士兵利用這個機會完成了米莎老奶奶的心願,也成功的將被困在居民都安置好。


怒水河的氾濫甚至淹沒了整個雷霆山谷,許多雷霆蜥蜴都被淹死,他們死掉的屍體因為失去了控制,所以一直不斷的放出強力的電流,讓在附近的河水變得非常危險。而被部落追蹤多年,藏匿在此地的燃燒軍團爪牙,由邪惡的哥布林術士費索所領導,也全部都被河水淹死,這倒是替部落省下了一番功夫,不過他們臨死前似乎想要試圖開啟通往異位面的傳送門逃走,只是他們失敗反而把一些虛空惡魔召喚出來。



雷霆蜥蜴死後持續放電


虛空惡魔現身

杜洛塔除了雷霆山谷有燃燒軍團的勢力之外,在骷髏石的洞窟以及奧格瑪底下的怒焰裂谷也是他們的一大巢穴,前任大酋長雖然有意圖想要殲滅這些惡魔的爪牙,但顯然在這幾年下來效果並不顯著,又或是功力下得不夠多,總之索爾並沒有成功的把燃燒軍團的勢力完全驅逐。現任大酋長卡爾洛斯則是決定採取更強硬的手法,直接派出大量兵力猛攻這些壞傢伙,沒必要對他們保留什麼仁慈。


部落猛攻燃燒之刃

正因為卡爾洛斯的強硬派作風,讓許多年輕的獸人紛紛受到了他的感召,大聲的歡呼他的名字,崇拜、支持卡爾洛斯的人越來越多,他們成為了現在部落的得勢者,相對而言原本支持索爾的信念的人則變成了失勢者。兩派之間的鬥爭時有所聞,但因為酋長是強硬派的,許多軍隊單位的領導者也都變成屬於卡爾洛斯的人擔任,溫和派的變成最多隻能在旁邊擔任顧問,幾乎沒有軍隊的實質控制權。


奧格瑪的前面是進階士兵的訓練場 Dranosh'ar Blockage,以部落在天譴軍之戰戰死的英雄德拉諾斯·薩魯法爾為名,執行官 Gor 負責這裡的許多事務,薩滿長老先知 Shin Stonepillar 則是他的顧問和副官。Gor 是個崇尚武力的獸人,而且將卡爾洛斯當成偶像一樣崇拜,喜歡用野蠻的方式來處理事務。剛好在大災變之後在奧格瑪大門的西邊也出現了通往元素位面的空間裂隙,許多地元素水元素都從這些裂隙跑了出來。有趣的是雖然元素都是隸屬上古之神軍團的手下,但許多元素之間卻經常看不爽而彼此征戰,在這裡這些地元素水元素就是如此。



Gor 和他的副官長老先知 Shin

Gor 想要利用這樣子的狀況來進行漁翁之利,從背後偷襲一次了結兩個敵人。但是 Shin 卻不斷的勸誡,他認為這樣的貿然行動太過魯莽、太過不負責任,在還未真正搞清楚狀況就直接出手會很容易被敵人的外在所騙,進而付出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為此 Shin 敘述了一個寓言故事,試圖要把一些道理灌入這個滿腦都是肌肉的 Gor。



地、水元素彼此交戰

故事是這樣子的,有隻非常非常的飢餓,因此他到處在野外尋找食物,但他跑越遠他的肚子就叫的越厲害。這隻吃膩了野豬肉,他又覺得蝎子肉太難吃,他想要飽餐一頓可口的科多獸肉。很懶惰,他不想要花費太多的心思在狩獵一頓食物,於是他跑了又跑,渴望尋找一頓輕鬆的美食。剛好他發現了一對正在打架的科多獸,他狡猾的想著只要等他們分出勝負之後,直接去吃掉戰敗衰弱的那隻就好了。所以當有一隻科多獸戰敗死掉時,就立刻衝過去準備享受大餐,但他沒想到另外一隻科多獸被自己的魯莽行為激怒了,結果就在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他被科多獸用腳踩死了,死前連一口肉都沒有吃到。


Gor 理所當然對於這樣子的寓言警告毫不在意,他認為這是小孩子的床邊故事,而且事實也證明他這次派兵從背後突襲兩邊爭鬥的元素是成功的一次軍事行動,因此他對於 Shin 是更加的看不起了,認為這些人過度小心只會浪費時間。不過 Shin 說這個故事可不是單純指這次的元素入侵事件,事實上可以看出他是在影射更多在未來部落可能面對的處境,也就是當部落想要藉機打擊正在應付大災變的新威脅的聯盟時,結果到底會會發生何事呢?


沃金與卡爾洛斯起激烈衝突

支持索爾和支持卡爾洛斯的人之間的鬥爭甚至是延燒到種族的首領之間,沃金對於索爾選擇卡爾洛斯接任大酋長職位非常的不滿意,他無法接受這個滿腦子只想要在戰爭中追求榮耀的傢伙。於是沃金和卡爾羅斯在索爾離去之後爆發了激烈的衝突。

卡爾洛斯:
Don't talk back to me, troll. You know who was left in charge here. Haven't you stopped to ask yourself why Thrall chose me instead of you?

別跟我回嘴,食人妖。你知道現在這裡誰是老大,難道你不曾想過為何索爾會選擇我擔任大酋長,而不是你呢?


沃金:

Dere be no question why, Garrosh. He gave ya tha title because ya be Grom's son and because tha people be wantin' a war hero. I tink ya be even more like ya father den he thought, even witout ya havin' da demon blood.

沒有為什麼,卡爾洛斯。他給你大酋長的稱號是因為你是葛羅的兒子而且現在人民想要一個戰爭英雄罷了,但我認為你比索爾想的還要更像你的父親,即使你沒有喝過惡魔之血。

卡爾洛斯:

You are lucky that I don't gut you right here, whelp. You are foolish to think that you can speak to your Warchief in such ways.

兔崽子,我沒有現在就立刻幹掉你,你真的是很幸運,你笨到以為你可以用這樣的口氣對你的大酋長說話?

沃金:

Ya be no Warchief of mine. Ya've not earned my respect and I'll not be seein' that Horde destroyed by ya foolish thirst for war.
你根本不配當我的大酋長,你還未贏得我的尊敬,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部落毀在你那對戰爭的愚蠢慾望。

卡爾洛斯:

And what exactly do you think that you are going to do about it? Your threats are hollow. Go slink away with the rest of your kind to the slums, I will endure your filth in my throne room no longer.

那又如何,你以為你又能怎樣?你對我的威脅是空虛的,快帶著你的人民滾回你們的狗窩吧,我無法忍受你們這些骯髒的傢伙繼續待在我的王座之間了。

沃金:

I know exactly what I'll be doin' about it, son of Hellscream. I'll watch and wait as ya people slowly become aware of ya ineptitude. I'll laugh as dey grow ta despise ya as I do. And when tha time comes dat ya failure is complete and ya “power” is meaningless, I will be dere to end ya rule swiftly and silently. Ya will spend ya reign glancin' over ya shoulda and fearin' tha shadows, for when tha time comes and ya blood be slowly drainin' out, ya will know exactly who fire tha arrow dat pierced ya heart.

地獄吼之子,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我會靜靜的等待你的人民注意到你的愚蠢行為,我會在他們如同我鄙視你的時候大笑,然後當你徹底失敗、你所謂的
權力變的毫無意義時,我會安靜迅速的結束你的統治。你會不斷的回頭看你的背後、疑心有人要在暗處設計你,而當你的末日降臨時,你會在鮮血慢慢流出時知道是誰射出了那發穿透你心臟的暗箭。

卡爾洛斯:

You have sealed your fate, troll.

你在自找死路,食人妖


Garrosh Hellscream spits at Vol'jin's feet.

卡爾洛斯·地獄吼吐了口水到沃金的腳上。


沃金:

And you yours, “Warchief.”

你也是,
大酋長


這就是所謂導致大量食人妖離去的政治因素,沃金帶著大部份的族人回到了剛奪回來的家園。從沃金把整座回音群島重建成專門為軍事行動而設計的要塞,再加上積極的訓練許多新兵,甚至允許自己的族人使用惡魔的黑暗力量來看,可以發現沃金其實對於離開奧格瑪這件事情是耿耿於懷的,他如此激烈的行為不難看出他真的很想要給卡爾洛斯一個好看。但其實沃金內心也知道他和卡爾洛斯吵了一架就這樣做是有點太情緒化了,而且他真的不希望索爾的部落會在最後變的一團亂。



沃金訓練使用惡魔魔法的食人妖術士

此時許多納迦從海邊湧現突襲了回音群島,納迦海巫 Zar'jira 受她女王的命令帶領大軍前來攻打卡林多大陸的西海岸區,這場戰鬥或許有受到命運的安排吧,因為沃金和 Zar'jira 兩人之間可是有許多的恩怨。故事要回到第三次大戰的時候,當時暗矛食人妖與世無爭的主宰無盡之海上的一片群島上,卻突然被一群帶有敵意的納迦俘虜,很多人包含當時的暗矛部族的酋長森金,都被這些納迦當做祭品獻祭給他們的神。那群納迦的首領就是 Zar'jira,因此對沃金而言這個女人可是殺父仇人,如今死敵親自送上門來,深仇大恨怎能不報?


納迦入侵回音群島

Zar'jira 原本也打算為先前被沃金逃走的這件事算帳,但是她萬萬沒想到她來的太不是時候,這時候的沃金因為被卡爾洛斯一激而一直在練兵做準備,她的這個突襲行為等於是自討苦吃。果然最後沃金像是一口氣把過去的所有不快全部吐出,雖然有新兵因為對戰鬥的不熟練而不幸戰死,不過 Zar'jira 還是倒在沃金的憤怒之下。


復仇

Zar'jira 生前是艾薩拉女王的得力助手之一,因此她身上原本也擁有強大的法力。現在 Zar'jira 死的時候她身上那些能量一口氣全部釋放出來,沃金抓準這個機會,把這些能量引導為自己所用,試圖想要施展一個能夠讓他聯絡上在遠方的索爾的傳訊法術。沃金一直很擔心索爾,而且在報仇之後他也冷靜許多了,他覺得或許就這樣貿然離開部落不是個正確的做法,因此他打算借由這個法術來諮詢索爾的想法。


索爾:

Vol'jin, It is good to see you, brother.

沃金,很高興可以再見到你,好兄弟。


沃金:

Thrall! I am glad ya be well. Dere were rumors otherwise.

索爾!我也很高興你沒有事,這邊有一些謠言在流傳著。

索爾:

Someone did try to kill me, but that is not my greatest concern at the moment. The world itself calls for my aid.

的確有人想要殺了我,不過那現在不是我最擔心的一件事情,因為這個世界正在呼喚我的幫助。

沃金:

I must beg ya council, my friend. I can't be standin' by Garrosh while he be turnin'our people against each other for tha sake of war. My respect for ya does not extend to dis new Horde. I am tinkin' of leadin' my people away.

好朋友,有件事情請你務必跟我討論。我真的無法忍受卡爾洛斯為了戰爭而讓我們的人民彼此對立,我對你的尊敬沒辦法延伸到這個所謂的新部落,我真的在考慮帶領我的人民離開部落。


索爾:

Vol'jin, I chose Garrosh because he has the strength to lead out people through these trying times. For all my supposed wisdom, there have been moments that I've barely been able to hold the Horde together. The Wrath Gate and Undercity displayed that clearly. The Horde cries for a hero of old. An orc of true blood that will bow to no human and bear no betrayal. A warrior that will make out people proud again. Garrosh can be that hero. I did not make this decision lightly, Vol'jin. I know our alliances will suffer for it. I know the Horde will be irreversibly changed. But I made this choice with confidence that Garrosh is exactly what the Horde needs. I'm trusting you and the other leaders to not let this divide out people. You are stronger than that.

沃金,我選擇卡爾洛斯擔任大酋長是因為他真的有那個力量去領導人民度過這個非常時期。因為以我個人的智慧已經不足以把部落團結在一起了,憤怒之門幽暗城事件已經將這個情況表達的很清楚。現在部落開始高呼他們需要一個舊時代的英雄,一個真正純粹的獸人,一個不會屈服在人類之下和無法忍受任何背叛的獸人,一個可以讓我們人民再度驕傲的抬起頭來的戰士,卡爾洛斯正可以擔任那樣的英雄。我並不是隨便就下了這樣的決定,沃金。我知道我們的一些盟友可能為此吃了不少苦頭,我知道部落將會變得更以前不一樣,但我對我的這個決定有信心,我認為卡爾洛斯正是現在部落需要的領導人。我相信你和其他的領導人不會因為這樣就部落分裂,你們夠堅強的。

沃金:

I understand, Brotha. I will tink on this and be troublin' ya no furtha. You have a world to be savin'.

我瞭解你的想法了,好兄弟。我會再三的思考你的話而不會再打擾你了,畢竟你有個世界等你去拯救呢。

索爾:

Throm'ka, old friend.

[獸人語] 很高興和你再會,老朋友



於是在索爾的開導下,沃金暫時的放下了自己的自尊,重新帶領暗矛食人妖回到部落、回到奧格瑪去,畢竟索爾說的話真的有理,而且在這個非常時期唯有團結下去才能活下去。現在奧格瑪以嶄新的姿態重現,為了因應大災變的襲擊,整座城市被規劃的更有條理、功能更加完善。卡爾洛斯也接受沃金的回歸,而不是就如當時的氣話那般直接把食人妖全部趕走,他讓食人妖重新回到精神谷去。一位老臣伊崔格也這樣評價卡爾洛斯:他是個魯莽、講話很嗆的人,但是他總是為了部落的未來和利益著想。



嶄新的奧格瑪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60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