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經典再現 仙俠重生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40:38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悲傷沼澤



焦點:預言者費倫的最新預言


悲傷沼澤經過大災變的衝擊之後,淚水之池東邊的沼地下陷坍塌到海平面底下,因此整個池水的水位下降到和海水一樣,聯盟讓艦隊直接走海路來到淚水之池的北岸建立一個軍事港口,用來對抗部落在斯通納德的武力。



聯盟在淚水之池的軍事港口

熱砂企業的哥布林們也在悲傷沼澤開始進行開拓,這是一支由藏寶海灣出發的拓荒隊,由 Silversnap 為領隊,整個艦隊繞道到悲傷沼澤的海岸,然後在東北角建立一個新的中立城鎮 Bogpaddle,他們完全不對南方部落和聯盟之間的激戰做任何干涉,相對的只有要求當雙方的人來到他們的城鎮務必遵守中立原則,就可以享受整個沼澤其他地方都沒有的娛樂,因為這裡可是絲毫沒有悲傷氣氛的好地方,美麗的海灘是開派對的絕佳地點,冰涼的啤酒任你享受,想要做日光浴的話也有舒服的沙灘椅讓你躺臥,更別說每天都有從海中現撈的新鮮美味海產,以及從沼澤叢林捕捉的山珍野味!


熱砂企業在悲傷沼澤建立的新城鎮 Bogpaddle


海邊的歡樂派對

Bogpaddle 除了是個度假的天堂外,也是個貿易的重鎮。在這個戰爭的時刻發個戰爭財對於熱砂企業而言是一定要做的,因此他們在這裡修建了一條高速公路,可以從悲傷沼澤直達燃燒平原的快速道路,保證平坦、單一直線不會迷路!如此一來就可以更方便的進行貿易,他們除了提供戰爭所需的地雷外,也會借機狩獵此地的鱷魚皮來販賣給需要的人們,不過當鱷魚皮滯銷的話他們就會直接殺了鱷魚,減少被吃掉的危險性。


高速公路

熱砂企業在這裡也遭遇到一些問題,首先是他們有不少拓荒隊都遭到大量的魚人攻擊,甚至在南邊的一個營地還整個被攻下。更糟糕的是除了魚人之外,居然還有從未見過的新生物:住在海內的哥布林,又稱吉布林,這些吉布林們也不斷的騷擾熱砂企業的探險隊,讓他們極度苦惱。至於造成整個問題的源頭,則是躲在雄鹿泥沼洞穴的無面者所為,那個無面者奴役了海中生物來侵襲悲傷沼澤延岸的熱砂企業,目的就只是為了讓一切趨於混亂。


魚人入侵熱砂企業


吉布林現身


無面者奴役海洋生物侵襲陸地

聯盟的軍隊在這裡是由 Joanna Blueheart 率領,她是個第一次大戰的受害者,當初在第一次大戰還未開打時,此地依舊叫做黑色沼澤,人類的暴風王國在黑色沼澤的西邊有一個很小的城鎮,他們成為了吹響戰爭號角的第一個犧牲者,幾乎全鎮的人民都被屠殺,當時 Joanna 是少數逃走的倖存者。日後 Joanna 加入暴風王國的軍隊,她每天不斷的努力不斷的往上爬終於到達今天這個位置,但是她卻不會讓個人的仇恨淩駕於自己的理智,Joanna 表示這次來到此地不是為了報仇,而是來贏一場戰爭的。在部落和聯盟全面開戰的情況下,Joanna 認為他們必須先下手為強的把悲傷沼澤所有的部落勢力都趕走,不然如果部落大軍入駐此地,那麼敵人只需要花費一天的行軍就可以進入暴風王國的領土,對國家來說是莫大的威脅。Joanna 整頓好部隊和補給之後立刻讓全軍開打,目的是在敵人還未集結好足夠的軍力下打敗對方。



聯盟指揮官 Joanna Blueheart


聯盟大軍集結

部落方面分隊指揮官盧爾格負責統領此地的戰線,他知道現在部落和聯盟之間的緊張關係,但是他完全沒有料到敵人會這麼快就發動攻擊,現在情況是對部落完全的不利,雙方軍隊數量相差懸殊。可是部落是不可能投降的,盧爾格認為如果聯盟會贏,也要讓他們贏的痛苦、不光彩,因此還是出動所有能夠動用到的軍隊上戰場,除了基本的蠻兵外,也讓科多獸騎士敲打著戰鼓強化大家的士氣,讓聯盟見識何謂部落!


部落分隊指揮官盧爾格

雙方在戰場上交火血流成河,周邊的沼澤的水都被染成了紅色,是為血腥泥潭。他們除了在戰場上面對面戰鬥,也都派人繞道去破壞對方的伐木場,殺農民癱瘓敵人的補給線,這是一場人類獸人的戰爭。但是終究數量差距太大,部落開始敗退,不過他們等待已久的增援終於來了!部落利用術士使用召喚魔法陣從詛咒之地召喚許多食人巨魔前來戰鬥,暫時擋住了聯盟的攻勢,然而聯盟也不會就這樣服輸,既然部落有術士召喚魔法陣,聯盟就有法師開啟傳送門!許多法師打開傳送門讓騎士頂替步兵衝鋒陷陣,靠著騎馬的優勢這些騎士足以和食人巨魔一拼,而且聯盟在掌握到部落的增援方法之後立刻派人消滅那些術士,阻止部落繼續增援。部落又何嘗不是想要殺了對方的法師來關閉傳送門,但終究抵擋不住敗退的浪潮,況且就算獲得增援自己的數量依舊比不上對方。


沼澤內的激戰


聯盟法師開啟傳送門


部落術士召喚食人巨魔援軍

於是隨著戰鬥的推進,聯盟不但將戰線逼到了斯通納德的門口,甚至攻破敵人的防禦直接打入整個城鎮。Joanna 知道聯盟的勝利已經在手中了,她臉上露出藏不住的笑容,不過她還是再三的交代自己的軍隊不准濫殺無辜、不准將整個城鎮燒毀,因為他們不是野蠻的生物,他們是有榮耀感、有文化的人類,只有拿起武器抵抗的獸人才是一律殺無赦,然後務必將有用的物資搬回自己的基地。


部落指揮官盧爾格知道這是最後一戰了,儘管先前再如何努力還是只能延遲聯盟攻入斯通納德的速度,畢竟打從一開始雙方軍力就相差太多,現在他要所剩的人全部都拿起武器對抗聯盟,用自己的力量戰到最後一刻,追求生命的最後榮耀,因為身為部落的子民,一生奉行的不是勝利就是死亡!於是所剩的部落軍隊每一個都像是拼了命似的打到最後一刻,他們全部都不肯投降,讓以為自己已經要勝利的聯盟大大錯愕,導致聯盟竟然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士氣比對方低了一截,接著戰爭的情勢一瞬間逆轉了!聯盟想都想不到自己居然被轉為劣勢,被逼得不得不撤退重整。



聯盟攻入斯通納德

部落成功的守住斯通納德,給了聯盟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部落可不會那麼容易屈服。不過雖然打退了敵人,部落也元氣大傷而無法進行追擊,這一次的戰役重重的削弱部落在悲傷沼澤的力量,因此現在要比的就是誰重整復原的快,情勢依舊一樣的緊繃。


不過不是每個聯盟或是部落的人都是如此執著在戰爭上,有一群德萊尼悲傷沼澤居住已久,他們遠在第一次大戰的時期就穿越傳送門來到艾澤拉斯,然後在此地定居。不過因為遭受到惡魔能量的侵襲這些德萊尼都變成破碎者,在加上後來黑暗之門被關閉,許多破碎者心生恐懼,他們詛咒聖光居然遺棄了自己,日夜下來變得極度瘋狂而墮落成畸形的失落者。剩下一些沒有墮落的破碎者則是全部都定居在悲傷沼澤西北方的避難營,他們由瑪格圖爾領導,克難的在這個惡劣的環境下努力生存,還必須同時對付那些墮落的同胞騷擾。後來隨著預言者費倫帶著更多的德萊尼來到艾澤拉斯,一個品格高尚的隱士艾弗恩旅行到此地尋找同胞,他馬上就在避難營定居下來,並且和瑪格圖爾其他的破碎者成為好朋友,他下定決心要找出能夠治療破碎者和失落者的方法。


德萊尼和破碎者的避難營也擴建了


失落者偷竊屬於德萊尼和破碎者的神聖水晶

破碎者和失落者都失去了感應聖光的力量,而身為信仰聖光的牧師,艾弗恩根本沒辦法從這裡下手治療他們,因此他把注意力轉移到研究當地的草藥和生態,試圖從環境找出解決之道。幾年過去了,在大災變之後瑪格圖爾因為受到惡魔力量感染太深而倒下,他的生命在一點一滴的消失之中,這讓艾弗恩感到非常的難過,他派人回去艾克索達尋求任何協助卻始終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他只能夠靠自己來拯救好友的性命。


艾弗恩試圖拯救好友瑪格圖爾

在採集過草藥和蘊含原始乾淨力量的沼泥之後都沒用的情況下,艾弗恩決定試試看薩滿元素力量,儘管他對這個方面並不太熟悉。在這幾年下來位在悲傷沼澤西南方的伊薩里奧斯洞穴已經沒有任何綠龍和其幼龍的蹤跡,取而代之的是一群水元素佔據此地,但是這些水元素不是墮落的那種,而是帶有一點混亂不拘的純淨泉水水元素,就像具有治療力量的聖光般,畢竟就連偉大的先知諾柏多都說薩滿教義在另一方面來說也是聖光之道。另外劣魔雖然外表長的很像惡魔小鬼,但是他們並不是惡魔生物,而是如同森林之魂一般的生物,劣魔行動如風,身上帶著的水晶響著如同風一般的聲音,是象徵元素的風之力。


純水水元素取代伊薩里奧斯洞穴的綠龍


帶有風之力量的劣魔

純淨泉水水元素與帶有風力量的水晶是艾弗恩這一次想嘗試的方法,可是當他帶著這些來治療瑪格圖爾時,等待他的只有失望,因為當瑪格圖爾喝下精心調配的藥劑後,根本一點作用也沒有。艾弗恩感到絕望,他質問為何聖光會如此拋棄一個無辜善良的生命,就在此時一個傳送門突然在他旁邊開啟,一位年長的德萊尼走了出來。


費倫現身

費倫:
Some have spent decades mediating upon this mystery, Avuun. I do not wish the same fate upon you.
有些人花了數十年在思考這個迷思,艾弗恩。而我不希望你也墮入同樣的命運。

艾弗恩:
Prophet Velen!
預言者費倫!

費倫:
The Light wishes suffering on none, my child. But it does not reign unopposed in our realm. Even now, the true battle between the forces of Light and Darkness approaches. We will all be called to join, and inthe face of this conflict, all mortal suffering will be meaningless. Magtoor, you have endured your plight bravely. Are you ready to return to the embraced of the Light.
聖光不會想要讓任何人受苦的,我的孩子。但是聖光也不是在我們的世界中沒受到任何反抗力,就以現在來說,光明之力和黑暗之力的真正決戰已經一分一秒的靠近,我們都會被呼喚去參加那場聖戰,對於這個巨大的衝突而言其他所有的凡人痛苦都毫無意義。瑪格圖爾,你已經勇敢的承受過這個困境,現在你準備好要回到聖光的擁抱了嗎?

瑪格圖爾
Yes...
是的…

費倫:
Then may the Light save you and raise you up. Remember, Avuun. Not all who wander are lost.

那麼願聖光保佑與照顧你。請記住,艾弗恩,並不是所有在外的遊子都是沒救的。


艾弗恩:
...thank you, Prophet. You have given both of us great comfort. I will continue my work, in faith and memory of Magtoor.
…謝謝你,偉大的預言者。你給了我們兩人莫大的慰藉,我會繼續以我的目標努力來緬懷瑪格圖爾的記憶。


安撫死者

費倫聽到了艾弗恩送來艾克索達的請求,並且親自前來超度瑪格圖爾的靈魂,讓他在死之後可以得到安息。這一點讓艾弗恩非常的感動,當初他寫信回去請求協助時並沒有請費倫來幫忙,因為大部份的德萊尼們都知道自己的首領費倫不久前做出了一個準確的預言:光明與黑暗力量的最後決戰日子已經快到了。現在費倫請人嚴密的保護好他,並不參與目前艾澤拉斯的任何一件事情以免浪費力量,目的是要讓自己可以集氣儲存所有能夠聚集的力量,以在未來即將登場的聖戰上他可以全力以赴,協助光明大軍擊敗黑暗。


但費倫終究願意為自己的同胞消耗一點點力量,對於死者或是生者而言都是莫大的榮耀和感激。艾弗恩目送首領回去之後也讓自己的信心和信仰更加堅定,他不再為瑪格圖爾的逝去感到哀傷,也決定留在此地研究徵求每一位破碎者和失落者的任務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36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