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再現 仙俠重生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35:34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希爾斯布萊德丘陵



焦點:誅王勇者的告解


部落在銀松森林獲得聯盟的投降和撤軍之後,開始將注意力集中在希爾斯布萊德丘陵上,儘管被遺忘者已經靠著壓倒性的勝利攻下南海鎮和希爾斯布萊德鎮,但是整個地區還是有許多麻煩的事物要處理,為此女王希瓦娜斯·風行者派出她在銀松森林戰役中的得力心腹前往希爾斯布萊德丘陵處理好所有事,也開啟了那位女王心腹一連串的精彩冒險。他在此地的第一份任務是和高階執行官達薩利亞招募更多的部落冒險者來協助他們處理三件希爾斯布萊德丘陵內的麻煩事:碧玉礦坑中的蜘蛛農場問題、希爾斯布萊德農場問題、以及南海鎮附近的狼人滋事問題。


女王心腹很快就看到了第一位被招募來的冒險者,是個叫做傻蛋的被遺忘者,全身裝備破破爛爛,講話也讓人摸不著頭腦,他說他是最近剛被發出白光的有翅生物救活的,他要為女王效命。達薩利亞告訴女王心腹很多剛被華爾琪復活的被遺忘者腦袋都笨笨的,要花費一段時間才會恢復正常,女王心腹並不想要和這看來就討厭的煩人鬼多浪費一分鐘,馬上交付他前往碧玉礦坑處理問題。正當傻蛋開開心心的離去之際,達薩利亞突然間搖頭說有一個喜歡到處欺負的獸人來了,要女王心腹務必小心處理這傢伙。



傻蛋登場

來自公會像我怒氣一樣紅的誅王勇者 Orkus,全身穿著閃亮的依米亞領主套裝,騎著一隻巨大的冰霜巨龍來報到了。他一面叫著部落的勝利口號一面嘲笑女王心腹看起來是多麼的弱小,大喊他準備要去廝殺聯盟一番。當女王心腹正準備要把任務交給這位冒險者時,Orkus 又開口誇耀自己的戰績:

I have seen the fall of the Lich King. Creations of the titans have fallen before my mighty axe. When called upon, I alone spearheaded a victory for the Argent Crusade against the beasts of Northrend. Now, I come for the ultimate challenge. What does Hillsbrad Foothills have to offer Kingslayer Orkus?

我親眼見過巫妖王的隕落,泰坦的造物們也倒在我強大的斧頭下;當十字軍呼喚之際,我獨自一人為銀白十字軍在競技場內戰勝北裂境野獸們。現在我來此地追求最極致的挑戰,在希爾斯布萊德丘陵這裡有什麼可以讓誅王勇者 Orkus 做的呢?


女王心腹馬上把南海鎮狼人問題任務單交給 Orkus,突然這傢伙很緊張的問了一下這件任務是否有生命危險,會不會被撕成碎片。Orkus 確認沒有危險就接下任務揚長而去,臨走前順便嘲笑女王心腹是個膽小鬼,只敢躲在辦公桌後招募人來替他辦事,而他會在同時替部落帶來榮耀!達薩利亞暗地詛咒 Orkus 最好被水淹死,突然她臉色大變的駡了一聲,看來又來了個不速之客


誅王勇者 Orkus 登場

這次是個穿著全套古老裝備血精靈,來自
高手雲集公會的帥氣強尼,坐騎是一隻閃爍著如星星一樣漂亮的星界飛馬。帥氣強尼一報到就用高高在上的態度對女王心腹和達薩利亞說話,一副非常不屑的態度好像接任務是一種施捨般,而且極度自戀,他也不外乎要炫耀一下:

Look at me, peasant. Heirlooms cover my body from head to toe, gifted to me by the greatest heroes Azeroth has ever known. Now look at yourself. Quickly, look back at me. Yes, this horse is made of stars. What pointless series of tasks befitting a mentally deficient orc have you prepared for me?

看看我,鄉巴佬!我全身從頭到腳都穿著艾澤拉斯最有名的英雄送給我的傳家寶,現在看看你自己,快點再看我。是的,這隻馬就是由星星組成的。現在有沒有原本適合智障獸人做的卑微工作呢?


女王心腹馬上把最後一份希爾斯布萊德農場問題的任務單交給帥氣強尼,但是這傢伙一直抱怨,搞到最後雖然接了任務,卻放聲嗆話如果他沒辦法滿足這一切,女王心腹就準備發現公眾議題上自己的名聲和評價有多難看,帥氣強尼臨走前順便比了個粗俗的手勢就騎著他的美麗飛馬往農場飛去。



帥氣強尼登場

女王心腹認為處理這些麻煩的招募工作真的不適合自己,或許他還是屬於比較實際層面一點的人,此時達薩利亞突然對他說在碧玉礦坑出了麻煩,看來不是之前派去的那位傻蛋搞砸事情就是這傢伙根本沒有去做。女王心腹立刻趕去碧玉礦坑,才知道前來這裡幫忙的傻蛋已經被蜘蛛給困住了。碧玉礦坑自從被被遺忘者攻下之後,就被當做農場來飼養蜘蛛,他們利用住在這附近的熊來當做蜘蛛的飼料,在每一隻熊身上注射蜘蛛卵,然後這些蜘蛛卵就會活生生的吸取熊的血液和肉的養分直到適合孵化為止,等到熊被榨乾之後再把這些沒多餘用處的殺掉。被遺忘者們利用這樣的方法在這裡大批飼養大型蜘蛛為己用,蜘蛛不論在戰鬥上可以提供毒液攻擊敵人,還可以利用蛛網來束縛敵人或俘虜,是非常好用的戰鬥寵物



長滿蜘蛛卵的熊


礦坑內的人類奴隸

但是最近因為過度繁殖導致糧食不夠,很多蜘蛛挨餓而開始吃人類俘虜,這可是不行的!畢竟這些俘虜是要送去希爾斯布萊德的農場去做勞動奴隸用的,所以糧食問題就是碧玉礦坑目前遇到的問題,而那個傻蛋居然傻到被蜘蛛用網子捆綁住等著變成食物!女王心腹看不下去這樣的情形,立刻伸手救出了傻蛋,順便帶著蜘蛛們去獵食海邊的魚人,解決了糧食不夠的問題。至於被救出的傻蛋最後被派去塔倫米爾幫忙,有人對於女王心腹救出傻蛋這件事情很不滿,畢竟這種搞不清楚狀況的弱者就應該要自然被淘汰掉,這樣胡亂救人如果到時候傻蛋傻傻的對整個部落惹出大麻煩該怎麼辦呢?


傻蛋被蜘蛛網困住了

事情做了也管不了那麼多,現在女王心腹再度前往希爾斯布萊德農場去巡視,聽說那邊好像也有不少問題,帥氣強尼恐怕搞不定此事。整座農場連同城鎮已經完全變了樣子,原來的房子都被鏟平,取而代之的是被遺忘者風格的新建築物,原本正常的農田則是全部種滿了特別的香菇和淤泥,當初戰敗的人類全部變成俘虜,在這裡負責一切的勞動,看守者 Stillwater 是整座農場和城鎮的負責人。女王心腹一到達此地之後就發現農田根本都沒有任何人類,全部都是攻擊性很強的不死生物,Stillwater 告訴他這些不死生物是人類不小心吃了農田的香菇變成的,當中的書記員赫拉斯和居民維爾克斯是最凶狠的兩個怪物,這兩人變成不死生物之後殺了不少被遺忘者的守衛,因此 Stillwater 特別請求女王信任的女王心腹幫忙他解決此問題。



被遺忘者重建的希爾斯布萊德農場與小鎮

女王心腹雖然馬上答應了,但是他也注意到這裡不是個普通的農場,似乎有些藥劑師正在做化學研究,事情應該不是單純人類不小心吃了有毒香菇這麼簡單而已。就在女王心腹進入農場後,在他眼前的是非常恐怖的景象:很多還是活生生的人類身體被埋在土內只露出一個頭顱,然後附近那些變成不死生物的人類則是在肚子餓的時候就直接對地上的活人頭張口咬下,淒厲的慘叫哀嚎聲不斷,這些人類逃跑和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如此病態的行為一定和負責人 Stillwater 脫不了關係,被正義感驅使的女王心腹立刻出手消滅這些活人生吃的不死族,順便動手挖出受困的人們。隨後女王心腹在變成魂屍的書記員赫拉斯衣內找到一本記錄希爾斯布萊德之戰的日誌,內容記載著這個人類小鎮如何抵抗被遺忘者的入侵,如何戰敗全員被俘,甚至還記錄許多人類俘虜被抓去做實驗。


活人生吃


拯救被埋在地下的人類俘虜

女王心腹立刻拿著這本日誌前去質問 Stillwater,想不到這傢伙居然用幾句話呼嚨過去,還說一定是書記員吃了香菇腦袋不清楚亂寫的,隨後立刻岔開話題,轉移到一個美女身上。Stillwater 說前陣子這裡來了個叫做珍妮的血精靈美女,他第一眼就愛上了這個一頭金髮、臉蛋姣好的女人,他很不想要派珍妮出任務,可是珍妮一直不斷的要求 Stillwater 讓她幫忙,Stillwater 只好不得已派珍妮去農場的另外一邊巡視,如今珍妮已經一天沒有任何消息了,這讓他非常的擔心,他請求女王心腹務必幫他找出珍妮的下落。


女王心腹首先在農場的北邊發現另外一個哥布林的農田,這個哥布林在這裡培養各種戰鬥型的植物,大部份是從常見的草藥寧神花培養而成的,主要原因是經常有來自希爾斯布萊德農場的兇猛不死生物前來攻擊他,他一定要守護自己的家園才行,這個哥布林的口供更是顯示 Stillwater 的種種惡行。


寧神花大戰食屍鬼

就在女王心腹前往調查珍妮下落時,突然許多兇猛狠毒的不死生物衝出來攻擊他,他一路退敵一路逃跑,最後逃進了一間看起來像是倉庫的房子內。一進去女王心腹就看到帥氣強尼坐在地上痛哭流涕,哭著他的心愛天馬亮晶晶已死,旁邊則關著一個被遺忘者,這是大藥劑師林度恩!怎麼這兩人會在這裡呢?還一個被關著另外一個則是哭泣不停。女王心腹詢問林度恩才知道這裡果然就不是什麼農場,Stillwater 把這裡當做瘟疫、毒物、死靈法術的研究實驗室,利用抓來的人類俘虜甚至是自己的手下進行慘無人道的實驗。


被監禁的林度恩與痛苦的強尼

林度恩當初奉女王命令來驗收農場成果時就發現 Stillwater 在搞鬼,在現在幽暗城的法律下這些恐怖實驗全部都是被禁止的,他們被遺忘者研究瘟疫只是用來打倒敵人而不是用來虐殺自己人和奴隸,Stillwater 已經跨越了那條線,正當他想要逮捕此人時卻反被先下手為強關了起來,等著晚點拿來當試驗品,因為 Stillwater 又開發出一種可以讓有自由意志的被遺忘者退化成沒有心智的喪屍的產物!至於帥氣強尼就是珍妮,他因為執意要調查處理農場的事情,所以 Stillwater 不得不把他滅口,假借這些不死生物的名義來殺了他,同理女王心腹也如法炮製。可惜 Stillwater 估計錯誤,女王心腹成功的逃走了,帥氣強尼則是在他的星界飛馬亮晶晶英勇護主下成功的逃走,之後亮晶晶就被那些飢渴的不死生物分食吃到剩下骨頭。


亮晶晶被吃剩的屍體殘骸


鐵匠維林坦已經被實驗變成不死妖物

這三人決定一起聯手剷除這個邪惡的藥劑師,他根本就是另外一個普崔司,如果放任下去隨時都可能再爆發比憤怒之門還要更慘的事件,這簡直就是天譴軍的第二版。在攤牌之前他們先去破壞 Stillwater 在這個農場的其他研究設施,順便打倒早就變成妖物的鐵匠維林坦及農夫雷恩、蓋茲、卡拉巴三人合體的怪物,然後把變成骷髏法師的波恩塞德鎮長也解決了。處理好這一切之後就是要找 Stillwater 和他的手下算帳,他們三人安然無恙的回到 Stillwater 面前讓此人驚訝無比。


農夫雷恩、蓋茲、卡拉巴三人合體的怪物


變成骷髏法師的波恩塞德鎮長

Stillwater:

Lydon!? Alive? Now I know where your allegiances lie, officer. And you, Jenny? I thought we had a connection. You've broken my heart for the last time.

林度恩!?你還活著?還有現在我知道你擁護誰了,軍官。還有珍妮?我以為我們有過一段感情,你這是最後一次傷透了我的心啊。


林度恩:

Warden Stillwater, you are deranged and a threat to our way of life. By authority of the Dark Lady herself, I hereby impose upon you the harshest penalty allowed under Forsaken law – true death. That goes fo rall of your traitorous scum who supported this fool. Kneel!

看守者 Stillwater,你已經精神錯亂而且變成一個威脅到我族生命的存在,以黑暗女士的權力和名義,我現在宣告你將被處以被遺忘者法律最嚴酷的刑責:真正的死亡,此判決適用在其他所有你們這些聲援 Stillwater 的背叛人渣。全都給我跪下!


Stillwater:

I ama threat? I am deranged?! What I've created here is an evolution! This is how the Forsaken will thrive, not through some magical winged fairy sprinkling happy dust on corpses! Kill them all! They will serve as subjects for our next study!

我是個威脅?我精神錯亂?!我在這裡創造的是進化才對!這才是能讓被遺忘者社會欣欣向榮的方法,而不是靠一群長翅膀的魔法仙女在屍體上撒些快樂粉!把他們都殺掉!讓他們變成我們下個研究的試驗品!



攤牌

Stillwater 吃下讓自己巨大化藥劑就朝著林度恩、女王心腹、帥氣強尼衝過來,不過他和他的追隨者終究敵不過被真正遺忘者的正義之理、心愛坐騎被殺的復仇之怒,林度恩接管農場和城鎮就立刻下令關閉所有相關的研究,徹底的將整個地區清理一遍以確保這裡發生的任何毒物不會擴散到外地。經過了這次事件讓帥氣強尼的態度有了許多轉變,他對女王心腹表達許多謝意,便決定暫時留在此地悼念他的愛駒。


清算結束

女王心腹終於又解決一件麻煩事之後,還有一件要緊的事情要處理,正是南海鎮狼人問題,看來那個誅王勇者也沒把事情搞定啊!這年頭都是要自己才可靠。他立刻再趕去南海鎮。這是一座遭受瘟疫攻擊過的城鎮,當初被遺忘者們帶著許多瘟疫炸彈攻擊南海鎮,迫使大部份的鎮民都撤退到銀松森林去,然後在那裡喝下狼人的血變成狼人。現在打贏這場戰爭之後被遺忘者們開始進行回收瘟疫和清理毒性的工作,畢竟如果攻下了一座城鎮卻完全不能住人,那怎麼能夠算是自己的佔有地呢?


被瘟疫炸彈襲擊過後的南海鎮

赫爾庫拉在復活之後一直協助被遺忘者來對付這些南海鎮人類,可是現在這些人類變回狼人來持續打遊擊戰,騷擾和破壞他們清理瘟疫的工作,他認為假如沒有狼人來搗亂的話或許他們早就讓南海鎮恢復成可住之地。赫爾庫拉利用當初復活自己的權杖來幫助黑暗遊俠們對付來襲的狼人,暫時應付這個擾人的問題。這時女王心腹則自己深入去調查南海鎮的瘟疫清理問題,順手清除一些瘟疫創造出來的黏液怪,可惜最後調查結果是這次使用的瘟疫毒素極難清理,恐怕要花上數十年來讓這塊土地恢復原狀,不然就是要加緊做更多研究來找出新方法。


收集樣本調查瘟疫毒性

不過女王心腹找來找去都沒有看到 Orkus 的影子,不知道這傢伙到底去哪裡了,此時他突然聽到南海鎮的海岸有一陣急促的拍水聲,跑去一看居然就是 Orkus,這傢伙真的像達薩利亞一開始詛咒的那樣溺水了,他一面掙扎一面大喊救命,他的冰霜巨龍坐騎則是在天上盤旋似乎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救主人。不過女王心腹仔細一看才發現其實 Orkus 溺水的位置水很淺,他不知道是太怕水或是裝備太重浮不起來的,還是根本就心裡因素作祟,居然有這樣子的誅王勇者。女王心腹好心的提醒了 Orkus 他的腳應該可以踩到水底之後,Orkus 馬上就恢復理智,立刻爬上岸來解釋自己的腦袋可能被一個聯盟法師給弄糊塗了。


誅王勇者溺水了

整個來龍去脈是這樣的,當初 Orkus 一來到南海鎮就按照赫爾庫拉的指示去殺狼人遊擊隊,這是個簡單的工作,結果打著打著他因為吃壞肚子而必須離開戰場去拉肚子。剛從南海鎮的廁所走出來時,Orkus 立刻看到兩個聯盟軍官躲在南海鎮的渡港討論事情,那兩個人居然是聯盟在奧特蘭克山谷戰役的范達爾·雷矛將軍和巴琳達·石爐上尉,聽他們討論好像是他們要和狼人遊擊隊的首領 Ivar Bloodfang 在贖罪島會面研討對付部落的戰略。可惜他們還沒說更多機密就聞到一股臭味,轉頭一看就發現 Orkus 在偷聽他們談話,這兩人原本想要殺了這個獸人滅口,可是一看對方居然有一隻冰霜巨龍在旁,因此為了避免戰鬥拉長吸引更多部落的注意力,馬上把 Orkus 打落海就先撤退了。


Orkus 偷聽敵情


被打落海中

此時 Orkus 的冰霜巨龍坐騎 Kasha 因為戰鬥受傷而無法繼續飛行,女王心腹特地前往奈杉德崗哨摘取特殊的草藥泥頭花來治療 Kasha,這是一種對活物有劇毒卻對不死生物有強效治療的特殊草藥。Kasha 吃下泥頭花馬上就恢復正常,使的 Orkus 對女王心腹非常感激,他決定和女王心腹一起前往贖罪島調查聯盟的計劃,這是一個復仇,也是個重拾榮耀的機會。他們兩人搭乘 Kasha 飛往目標,路上 Orkus 一面對女王心腹懺悔,說出了自己的秘密。

Just between you and me, I never saw the fall of the Lich King. And... well... I've never been to Ulduar. I... well... I am a dungeon explorer. Yes. I prefer exploring dungeons with allies. The pay is excellent and the risk is low. I found Kasha in Icecrown. She was injured and dying. I managed to carry her back to the Shadow Vault where the death knights helped nurse her back to health. We are now the best of friends.

這件事只能有你和我知道:我從未見證巫妖王的隕落,而且…呃…我也沒有去過奧杜亞,我…呃…我是個地城的探險家。是的,我比較喜歡結伴去探索地城,獎賞很優渥風險也小。我是在寒冰王冠發現 Kasha 的,那時她受了重傷垂死中,我花了一番心力將她帶回暗影穹殿讓死亡騎士們幫助她恢復氣力,直到現在我們已經是最好的夥伴了。



Orkus 細心照顧受傷的 Kasha

原來這個誅王勇者也有這個不為人知的一面,這果然只是他自己封的稱號,或許他之前表現得那麼兇狠驕傲,是故意要掩飾自己懦弱的一面?不過儘管情況演變成這樣,還是可以看出 Orkus 依舊對打倒聯盟追求榮耀毫不遲疑,女王心腹和 Orkus 兩人殺入贖罪島,果然發現雷矛將軍和上尉正在跟狼人 Ivar 籌畫某些事情。這時 Orkus 不知哪裡鼓起來的勇氣,自願要衝鋒這三人吸引注意力,然後要女王心腹趁亂偷走敵人的戰鬥計劃,再跳上前來接應的 Kasha 逃走。


贖罪島現在充滿狼人

這無疑是自殺行動,女王心腹瞭解要取得有用的資訊必定要有犧牲,他們按照計劃成功的執行了,但是 Kasha 並沒有按照主人的指示直接離開,她冒險再度衝入戰鬥現場,讓女王心腹有機會將受了重傷的 Orkus 也一起帶走,聯盟只能錯愕的看著突然來鬧的部落又莫名其妙的飛走,卻不知自己的機密早已被人摸走了。女王心腹和 Orkus 坐在 Kasha 的背上一路往塔倫米爾飛去,然而 Orkus 卻已經撐不住,他獨自一人吸引聯盟的三個要敵炮火,已經受到了致死的傷害。Orkus 請求女王心腹務必好好代替他照顧 Kasha,幫她找個冰冷的地方安置,並說自己很高興可以在生命結束前再結交一位摯友,便咽下了最後一口氣離開人世。


聯盟三要將討論對付部落事宜

好不容易到達塔倫米爾,眾人看到突然來了一隻冰霜巨龍就全部都圍上來一探究竟,女王心腹將事情始末全部交待給銀松森林戰役之後被調派來塔倫米爾的高階督軍 Cromush,讓這位老獸人大為感動,他輕輕的將 Orkus 的遺體抱起,然後發自內心的讚揚這兩人英勇的高貴行為。

Orkus... He died to get this here? Do not mourn Orkus. He died with honor, with pride. He died a hero of the Horde. From Lordaeron to Kalimdor, they will know his name and they will sing songs of glory, praising the fallen champion of the Horde. Know that what you did will save hundreds, maybe thousands of lives. You are also a true hero of the Horde.

Orkus…他為了把敵人的戰鬥計劃送達這裡而死?請別為他的死感到悲傷,因為他是帶著榮耀而死,他是帶著驕傲而死的,他是以部落英雄的身份而死的。現在起從羅德隆到卡林多大陸的人們都會吟唱光榮之歌,讚揚這位逝去的部落英雄。請記住你們兩人所作的一切是可以拯救上百條的性命,或許是上千條呢,你也成為部落的真正英雄了。



Orkus 以英雄身份死去

聯盟的計劃就是讓這群不受吉爾尼斯王國管制的狼人去到處打遊擊戰,吸引部落的注意力,此時再讓奧特蘭克山谷駐紮的雷矛大軍悄悄的在希爾斯布萊德的丘陵區部署,也就是突出來的那四根像是手指的丘陵,等到一切準備完畢就一口氣從山上往下進攻,把部落大軍打個措手不及。



雷矛大軍在山丘上的部署

在高階督軍 Cromush 研究如何應付敵人進攻計劃的同時,女王希瓦娜斯把五個她親手俘虜的強力元素監禁在敦霍爾德城堡的廢墟內,因為所有辛迪加盜賊都已經被趕走,已經變成了部落的領地之一。女王將這裡設為一個挑戰擂臺,徵求部落的子民們去挑戰她給予的難題,全部勝利的人可以得到豐厚的獎賞,借此提升部落的戰力。


監禁在敦霍爾德城堡的強力元素

另外在丹加洛克的矮人則早已全部陣亡,當時被遺忘者並沒有用瘟疫攻擊此地,但是這些矮人因為數量遠遠不及部落大軍,又拒絕投降的頑抗到底,因此被全部殺到一個也不剩。然而因為矮人們頑固的怨念讓他們的靈魂繼續停留此地,他們都以死者的身份固守崗位、守護自己的家園,於是這座矮人要塞就變成了一座鬼城。被遺忘者們知道他們沒辦法清除那些死者的執念,他們也尊重這些死後繼續戰鬥的靈魂們,因為這就類似被遺忘者的情境,遂決定放棄佔領此地,讓矮人的靈魂可以保有屬於他們的家。



矮人靈魂徘徊在丹加洛克

回到雷矛大軍的威脅,高階督軍 Cromush 想到敵人既然是雷矛大軍,那麼他們直接聯絡同樣駐紮在奧特蘭克山谷的霜部族前來幫忙一定可以有效的抵禦聯盟的進攻,可是沒想到派去的使者居然是一臉愁眉的歸來,因為此時部落的霜酋長德雷克塔爾年紀已老,除了眼盲之外身體也不好,必須靠著坐輪椅才有辦法行動,還咳嗽連連似乎快支撐不住。但健康狀況不好並不是重點,而是這位老人家直接了當的拒絕幫助 Cromush 和被遺忘者

I have been alive for a very long time. In that time I have seen and done terrible things. Things that still keep me awake at nights. But these terrible things that I have done and the people that I have harmed – I know them... I face them... and I feel remorse for them. But the Forsaken. What do they feel? They ravage the land and destroy everything that they touch. How many lives have been lost to their vile poisons? How many innocents have fallen before the Forsaken war machine? Countless... countless lives... Yes... I have done terrible things, but nothing could ever be as terrible as lending aid to the Forsaken. You go back to that spineless orc who would not come see me and you tell him that the Frostwolf Clan will not aid the Forsaken. Not now, not ever! Begone!
我已經活了很久了,過去我曾經看過也做過可怕的事情,一些甚至現在還讓我夜晚難眠,但我做過的這些事情和我傷害過的人們 – 我瞭解他們…我正眼面對過他們…而且我為他們的死感到自責。然而被遺忘者他們感受到什麼?他們破壞了大地和摧毀所有他們碰觸的事物,有多少的生命被他們的邪惡劇毒殺害呢?有多少的無辜民眾死在被遺忘者的戰爭機器下呢?是無數呀!是無數的生命呀!是的,我也曾做過可怕的事情,但是絕對不會比幫助被遺忘者這件事更可怕,你回去告訴那個不敢親自來見我的沒種獸人,告訴他霜部族不會幫助被遺忘者,現在不會以後也都不會!給我滾!


坐在輪椅上的德雷克塔爾拒絕幫助被遺忘者

沒想到被拒絕的 Cromush 先是感到被拋棄的絕望,接著就憤怒的大吼詛咒那些該死的霜部族,竟然不肯幫部落打仗,這個在大酋長卡爾洛斯·地獄吼的眼裡可是叛國的重罪,他一定會把整個報告完整的回報給大酋長。雖然沒有霜部族的幫助,不過部落並沒有趨於劣勢,因為之前聯盟的優勢就是在於他們隱秘的部署預備偷襲,如今這個機密計劃都被部落知道了但他們卻毫不知情的按照原計劃執行,變成部落就像料敵先機一樣可以對付聯盟的每個行動。部落派出人偷偷潛入雷矛大軍在四座丘陵上的營地安置好炸藥,再用暗殺的方式殺了許多重要將領,食物下毒讓聯盟士兵失去戰鬥力,以及報喪女妖部隊突襲來活捉許多聯盟士兵回去當活著當奴隸,死了復活來用。


安置在聯盟營地的炸彈

最後 Cromush 一口氣引爆這四個炸彈,整個丘陵發出的爆炸聲和強烈光線幾乎可以讓人耳聾盲目,等到煙消灰散之刻勝利已經屬於部落了,如此巨大的損失逼迫聯盟不得不退兵,雷矛將軍帶著僅存的部隊撤入奧特蘭克山谷的深處,再也沒有任何威脅到此地部落的力量,至於那些狼人遊擊隊在吉爾尼斯王國的投降和雷矛大軍的撤退之後根本構不成真正的威脅,如今整個希爾斯布萊德丘陵是完全屬於部落的掌握,部落離征服整個北東部王國又近一步了!



象徵部落勝利的大爆炸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1.38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