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參與 瘋狂贏大獎!逆天渡劫 就在今日誰成神魔之王?打過才知道疾風之刃 熱血連擊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46:20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安戈洛環形山



焦點:環形山水晶塔的秘密


安戈洛環形山是個泰坦的實驗場,這裡不像奧杜亞或是奧丹姆那樣是巨大的城市,而是比較類似一個生態的研究室,這裡有許多其他艾澤拉斯地區沒有的生物,上古的恐龍就是最明顯的例子。大災變之後基本的地理沒有任何改變,有改的都是人為的變遷,例如馬紹爾帶領的拓荒隊不再留在北邊山區的避難所,這一次他們成功的進行拓荒,在環形山的茂密叢林開拓出一條路和一個大型觀測站,大部份的拓荒隊都搬到了新的觀測站去,至於原本那個避難所則因不明原因被大量的泰坦製魔像襲擊,呈現荒廢狀態。


泰坦魔像襲擊舊馬紹爾避難營


嶄新的營地

馬紹爾拓荒隊的主要成員都是科學家、研究員之類的成員,因此在面對如此蠻荒的環境的確相當辛苦,不過最近他們得到了一位新成員的加入,是個名叫 Nolen Tacker 的地精。Nolen 不但擔任整個拓荒隊的守備隊隊長,還兼任整個營地的主廚,因為他的方法很簡單,把來騷擾的大家的恐龍全部抓起來殺了然後吃掉就行了!為此他還設下捕捉恐龍的陷阱,如此一來不但成功的解決恐龍攻擊的困擾,還同時餵飽每一個人,真是一舉兩得。


主廚兼守備隊隊長

不過跟著這些拓荒隊來到環形山的還有具有生意頭腦的哥布林們,他們表面上雖然和馬紹爾拓荒隊拓荒隊一起合作,實際上則是完全的利己主義,還會趁機將拓荒隊來不及從避難營地帶走的物品占為己有,他們主要在火羽山的西邊建立一個新的營地,然後大量採集如猩猩毛皮、稀有花種之類具有高獲利價值的物品


滿腦賺錢的哥布林營地

塞納里奧議會的成員也來到環形山進行生態學的研究,這是由夜精靈德魯伊 Ithis Moonwarden 和狼人德魯伊 Garl Stormclaw 組成的小團隊,Ithis 是 Garl 的師父,他們的主要的研究目標是血瓣花生長的繁殖。血瓣花的種子是透過河流來傳播,然而等到成長到一棵幼苗時就會經常一團團的聚在一起,這時候危險性相當的高,如果不小心惹到一個生氣,就會引起群體的攻擊。再加上現在看起來這些花朵雖然漂亮,讓環形山的東北區看起來綠意盎然、五彩繽紛,不過 Ithis 更進一步調查之後發現整個大自然的平衡被破壞了,雖然塞納里奧議會愛護自然,但是過度繁殖是破壞自然界的平衡,會威脅到其他生物的生存權利,因此德魯伊們接著就進行所謂的數量控制,除掉一些環形山內的血瓣花。


Ithis 主要在研究環形山內的自然生態


身為學生的 Garl 除了學習還要替師父收集各種材料和樣本


過度繁殖破壞自然平衡的話就算是植物也必須除去

一位聖騎士遊俠,自稱來自北郡的 Maximillian 是個非常見義勇為的冒險者,他將信條和信念當做自己終生信奉的事,而且熱誠的服侍一個叫做 Doloria 的女生,雖然從來沒有人看過 Doloria 是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有一天一個冒險者突然被 Maximillian 叫住,聽了他扯一大堆有的沒的,就莫名其妙變成他的騎士侍從,又說他發現環形山充滿了可怕的惡龍,身為一個正義的聖騎士他有義務去對抗這些惡龍,即使沒有任何回報。


自稱來自北郡騎士的 Maximillian

那位侍從接著又被莫名其妙的拉去幫助在環形山獨自一人冒險的女生,其中一個女生站在山壁上什麼事情都沒做時,Maximillian 不知怎的直接衝上去大喊他會救女生下來,接著就把她直接踢下山壁;後來他們經過一個溫泉時遇到一個男血精靈正在想辦法把不小心掉進滾燙泉水的個人物品找回時,Maximillian 又大喊著他會幫助小姐接著就奮不顧身地跳入泉水幫血精靈撿回包包,不過稱呼這個男血精靈為女性的行為明顯讓血精靈感到被侮辱;又一次他們路過往希利蘇斯的路時,一個哥布林女生快樂的帶著她的鸚鵡在遊蕩時,Maximillian 馬上說他會保護那個女生,接著接拿起武器把鸚鵡砍死,指出這是個邪惡鳳凰的化身,然後轉身對哥布林說聖光保佑就揚長離去,留下一臉錯愕又傷心寵物死掉的哥布林女生。



把別人寵物當做邪惡鳳凰殺了然後說聖光保佑

最後冒險要對抗可怕的母惡龍皇后,Maximillian 決定去對具體現身在他面前的聖光進行祈禱,以祈求自己可以獲得勝利戰勝邪惡,不過他的侍從只有看到溫泉旁的蒸汽元素,哪裡是什麼聖光?結果就是 Maximillian 跪在元素旁邊祈禱,可是可憐的侍從卻被元素怪追著打,弄的滿身是傷,還要被 Maximillian 指責到底是犯下什麼罪行才會被聖光如此攻擊。


把蒸汽元素當成聖光的形體禱告

好不容易到了出征惡龍女王的時刻,才發現是一隻巨大的暴龍孕母,母暴龍一看到有食物自己送上門還比出挑釁的動作,馬上大吼一聲追了上來,讓 Maximillian 和侍從受到極大的驚嚇,他們乘坐的馬匹也開始回頭狂奔,展開了一場暴龍追逐戰。因為不斷的奔跑根本沒辦法回頭攻擊,想來想去 Maximillian 想到一個對策,他開始把自己身上的鎧甲裝備一件一件投擲出去,打到母暴龍身上造成傷害,如此果然奏效,等到他丟到剩下一件內褲時,那隻暴龍也不支倒地。成功打倒惡龍女王的 Maximillian 感到異常興奮,他表示今天兩人都學到裝備是可以替換的,但是勇氣是無價的!因此他宣佈這位侍從已經畢業可以勝任一個全職的騎士,願聖光保佑他!


兇猛的暴龍


凱旋而歸卻幾乎全身裝備都丟光

撇除這個角色扮演玩到瘋狂的聖騎士,把故事拉回馬紹爾拓荒隊。拓荒隊內的科學家以地精女科學家科琳的研究最有成果,她的主要研究目標是散落在環形山內的水晶與水晶塔,在這幾年下來她成功的找出泰坦與恐龍之間是有相關性的,北邊的水晶塔則可能和泰坦製的魔像攻擊避難營有關。後來經過冒險者的協助,三座水晶塔都被啟動進行資料傳輸,在研究站收集的那些水晶也突然起了反應,這時一個像是星辰外觀的儀器突然出現在科琳和那位冒險者的面前。這個奇怪的儀器對冒險者說它的女主人想要接見冒險者,因為他達到了所有的條件,接著就把冒險者傳送到環形山東邊山壁上的一座泰坦建築物!問題是這個位置以前根本沒有任何人發現過泰坦建築物,究竟是怎麼冒出來的?這時內部一個女性的巨人說話了。



科琳主要在研究環形山的力量水晶


水晶塔傳輸資料


像是星辰的儀器突然出現

Nablya:
I am Nablya, apprentice to Khaz'goroth and envoy to Un'goro Crater. I am known as the Watcher. I stand here in the place of my master, who has since left Azeroth. He once stood in this very spot when he shaped many of his creations.
我是 Nablya,是泰坦 Khaz'goroth 的學徒和來到安戈洛環形山的使者,我對你們來說就是個看守者。我在這裡是要代替離開艾澤拉斯的主人,當他在塑造許多他的創造物時他就曾經站在現在這個位置。

冒險者: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你在這裡是做什麼事情的呢?


Nablya:
I am observing. It is my charge to watch over Un'goro, and I do so from this spot. I am also performing tests, and recording the results. These tests allow me to observe that which most interests me.
我正在觀察,在這個位置監視整個安戈洛是我的責任,我也進行許多測試並記錄結果,這些測試讓我足以觀察使我最感興趣的事物。

冒險者:
Tests? What kind of tests?

測試?什麼樣的測試?


Nablya:
Simple stimulus-response tests. Normally my kind does not interfere with the matters of Azeroth, but here in Un'goro, we are free to take a more direct approach. As Un'goro is the experimental ground of the titans. It is our right to do so. For example, say Khaz'goroth wants to know what happens when one of his creations is exposed to a sulfurous hot spring. He could wait for millennia, observing, and waiting for the creature to accidentally stumble and fall in. Or he could place the creature in the water himself. In Un'goro, we may do so.

一些簡單的刺激反應測試,通常我的族類不會干預艾澤拉斯的凡人事務,不過在安戈洛內,我們可以任意的使用更加直接的方法。畢竟安戈洛是泰坦的實驗場,這是我們的權利可以這樣做。舉例來說,當 Khaz'goroth 想要知道他的一個創造物如果曝露在充滿硫磺的溫泉中會發生什麼反應,他可以靜靜的等待千萬年觀察直到有個生物不小心跌倒摔落溫泉中,或是他可以就直接把該生物放入溫泉內。在安戈洛中我們就會使用後者的方法。

冒險者:

His creations? So you are saying that all the creatures here in the crater are Khaz'goroth's creations?
他的創造物?所以你說在這個環形山內的所有生物都是 Khaz'goroth 的創造物?

Nablya:

Not exactly. In fact, many of the creatures here in the crater existed long before my master arrived. But some did not. Nevertheless, we observe them all, without prejudice.

並不盡然是,事實上在環形山內有許多生物在我的主人到達前就存在已久了,不過有些不是這樣。但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會觀察全部的生物,不會有任何的偏頗。

冒險者:

Why are you telling me all of this?

你為何要告訴我這些事?

Nablya:

When the Cataclysm struck Azeroth, it disrupted the cloaking mechanism that kept this terrace hidden. As that point, it was only a matter of time until the intelligent races discovered me here. This was a scenario that, quite honestly, we did not foresee. It required us to perform some new tests. And you are my test subject.

大災變衝擊整個艾澤拉斯時,隱藏這個看臺的遮蔽裝置被中斷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有智慧的種族發現我在這裡只是遲早的事情。坦白說,我們當初並沒有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情形,這讓我們必須再進行一些新的試驗,而你就是我的測試物。

冒險者:

Nablya, I must ask... did Khaz'goroth create me and the rest of my race?

Nablya,我必須問清楚…是 Khaz'goroth 創造我和我的種族嗎?


Nablya:
I am not authorized to answer that question. I am, however, permitted to offer you a suggestion: Seek out Brann Bronzebeard. He has already learned much of what there is to know about us, and he is teetering on the verge of another discovery. Help him, and he may help you uncover the knowledge that you desire.
我沒有被授權回答這個問題,不過我被允許提供你一個建議:去尋找布萊恩·銅鬚吧。他已經學習到很多可以了解我們的方法,而且他又快找到了另一個大發現。幫助他,那麼他也會幫助你找出你渴望得到的知識。


從未有世人見過的泰坦建築物


看守者 Nablya

於是 Nablya 能夠透漏的訊息就只有這樣多,接著她展示幾個實驗方式給冒險者看,包含控制一隻恐龍去馬紹爾拓荒隊的營地咬人、控制一隻翼龍飛行的高度、控制猩猩和同類溝通的結果、控制一朵血瓣花和同類互相戰鬥的情形等等,冒險者看了之後不禁讚歎這些造物者的技術,但頭腦中依舊抱著相當多的疑問,可惜這些 Nablya 都不肯再說。究竟大探險家布萊恩又靠近了哪個大發現的真相,又造物者和起源的秘密是什麼,恐怕都必須等到進入奧丹姆之後才能得到解答了。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47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