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再現 仙俠重生救世之戰殺氣上演,開啟黃袍加身 大權獨攬!AIKA解封雷歐普即刻引爆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43:49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貧瘠之地



焦點:陶拉祖營地毀滅的悲劇


貧瘠之地因為遭受大災變的襲擊直接從中分裂成兩半,造成部落在南貧瘠之地無法從杜洛塔和北貧瘠之地的陸路進行增援,遂而失去了原先在南貧瘠之地的絕對控制權。


當初卡爾洛斯·地獄吼接任部落大酋長職務後就立刻對聯盟全面宣戰,他的第一目標是征服全卡林多大陸,此舉馬上威脅到住在卡林多大陸的聯盟人民,讓夜精靈們和大法師珍娜·普勞德摩爾所統治的塞拉摩海港不得不作出反擊。聯盟的計劃是由夜精靈負責梣谷的戰事,塞拉摩則從塵泥沼澤發兵進軍貧瘠之地,利用前後夾擊的戰略截斷杜洛塔莫高雷之間的聯絡,然後雙方在石爪山脈會合一同將部落的野心一口氣粉碎。因此塞拉摩的戰事成功與否是聯盟能否抵擋部落強攻進犯的要素之一,珍娜派出她信任的將軍 Hawthorne 和海軍將軍 Aubrey 負責整個南貧瘠之地的戰事,塞拉摩的方法是讓 Aubrey 帶領塞拉摩的艦隊控制住從北方城堡的位置出兵,控制住貧瘠之地的海岸線然後向陸地行軍,而 Hawthorne 則從塵泥沼澤進入南貧瘠之地一路北上進攻。



負責聯盟在南貧瘠之地戰事的 Hawthorne 將軍

部落這邊也是重裝以待,他們派出自己的戰艦在貧瘠之地的海岸線和塞拉摩的艦隊交戰,同時還在貧瘠之地的交通樞紐十字路口上佈滿重兵,沒想到聯盟並沒有攻打十字路口,反而繞道夜襲榮譽看臺,打個此地的部落守軍措手不及,成功的佔領了這座控制貧瘠之地石爪山脈兩地交通的重要據點。部落從榮譽看臺敗退的軍隊立刻和十字路口的軍隊會合重整,準備要進行反擊時突然天象大變,大災變在此時發生,整個大地都在搖晃,貧瘠之地就在兩軍的眼前被硬扯成兩半,部落主力軍都在北邊被隔絕開,聯盟和榮譽看臺則在南邊,如今部落無法隔著這麼大的裂隙進軍榮譽看臺,這裡真的完全失守了。



聯盟攻下榮譽看臺

至於原本部落在南貧瘠之地的守軍是由督軍 Gar'dul 負責的,他看到自己的軍隊和其他主力軍被天災孤立之後就立刻放棄任何奪回榮譽看臺的希望,下令所有部隊撤退到更南邊去對付從塵泥沼澤攻入的聯盟。Gar'dul 起初還可以從莫高雷的牛人們取得支援,但是因為他錯誤百出和膽小的策略,導致部落在南貧瘠之地戰鬥頻頻失誤,變成在南貧瘠之地的軍隊全部退守到在西巨人曠野的 Desolation 堡壘,許多部落的士兵和人民都鄙視這位無能的督軍,認為他是讓部落在南貧瘠之地戰事失利的主因。


Desolation 堡壘是部落在南貧瘠之地所剩的唯一要塞

聯盟方面將軍 Hawthorne 除了一面和部落督軍 Gar'dul 作戰外,一面找各種機會癱瘓部落的後勤和補給,因此他派兵前去襲擊部落的陶拉祖營地,因為這座牛人的營地雖然主要是進行貿易和打獵的城鎮,但是在多年下來這裡也是負責訓練許多部落新兵和鍛造武器的據點。Hawthorne 是個具有高榮譽感、仁慈心同時還有戰略才華的人,當初他一直在掙扎襲擊住著許多平民百姓的陶拉祖營地是否會有道德上的瑕疵,但他最後還是決定將這座營地毀掉以繼續削弱部落在南貧瘠之地本來就已經不堪的補給線,而且此舉還可以切斷部落守軍和莫高雷的聯絡。於是聯盟軍隊趁著陶拉祖營地的主力戰士們外出打獵時攻入,Hawthorne 特別要求要讓所有的部落平民百姓逃走再燒毀房子和武器工廠,並且不准追殺傷害部落平民,儘管這個命令讓很多聯盟士兵不滿,他們覺得自己的上司未免對敵人太仁慈,不殺平民至少也得要將他們抓起來當俘虜。


陶拉祖營地毀滅

聯盟的行動成功的執行了,陶拉祖營地連同訓練新兵的軍營和武器工廠都被焚毀,可是卻出了許多讓 Hawthorne 不滿的差錯。當初塞拉摩要出兵時,暴風王國的國王瓦里安·烏瑞恩遠從東部王國派了一支部隊去協助自己友軍,他讓這支部隊編在塞拉摩的旗下。可是明明暴風王國自己都兵力吃緊了怎麼還能夠派兵來支援友軍呢?原來這批軍力是來自暴風城的監獄的囚犯所組成的,瓦里安給監獄內一些非暴力犯罪的囚犯一個政治考量上的收編,讓他們加入軍隊為聯盟效力。珍娜和 Hawthorne 都對這個做法表達不滿,但終於還是接受了來自瓦里安的援軍,起初這批囚犯都還算安分的聽從軍令,結果在攻打陶拉祖營地時他們的惡性就一一顯現出來了,這批囚犯脫離軍隊開始大量掠奪和追殺被放走的部落平民。由於違抗軍令的數量還不少,逼得 Hawthorne 必須讓自己的軍隊撤退重整,後來雖然他有派軍去逮捕這些違抗軍令的罪犯,然而傷害已經造成了,如今住在南貧瘠之地的部落人民將這一切不幸全部怪罪到 Hawthorne 身上,稱呼他為陶拉祖屠夫。


Hawthorne 將軍派兵逮捕違抗軍令的囚犯

聯盟在北方城堡方面起初和部落對戰時是佔有優勢的,幾乎整個海岸線都在自己的掌控中,可是卻因為觸犯到熱砂企業的中立原則導致被部落和棘齒城的哥布林聯手攻擊,失去了原本控制的海岸線,許多戰艦也受到損害,如今部落更加緊進攻打算要一口氣打入北方城堡,讓塞拉摩的軍隊沒辦法再透過北方城堡對石爪山脈進行補給。當初一個判斷錯誤平白的讓聯盟多樹立沒必要的敵人,導致現在北方城堡面臨陷落的危機。



部落攻打北方城堡

但是在危機之刻有人出面來解圍了!當塞拉摩的海軍和部落海軍正在交戰之際,一個吉爾尼斯王國的難民船載著許多狼人難民遠從東部王國逃來卡林多大陸,但是他們在路上被部落的戰艦攔截,領軍這支海軍的是部落的一支獸人部族 – 怒吼部族,首領是個崇拜卡爾洛斯的嗜血獸人 Kargar。這些部落戰艦把他們捕獲到的吉爾尼斯難民船當做是戰爭的勝利品,打算將他們獻給大酋長,這群吉爾尼斯狼人們不肯就範,於是在接近貧瘠之地附近的海上打算強行突破部落戰艦的包圍逃走,結果 Kargar 居然直接下令自己的船艦對難民船開火,一面看著溺水掙扎的狼人一面不分男女老幼的殺害其他狼人,瘋狂的大笑享受殺戮的快感,最後甚至將一個狼人的頭皮剝下來戴在自己的頭上當做紀念品。


狼人頭皮、殘忍嗜血的 Kargar

很多狼人死在這場可怕的屠殺中,但是有一些逃了出來,他們獲得北方城堡的塞拉摩軍隊救援和協助,發誓要部落為這可怕的行為付出代價。這些狼人利用被部落俘虜的時候摸透了部落這批海軍的軍力和岸上的駐紮地點,把這個情報提供給塞拉摩的海軍。北方城堡透過這些情報攔截到部落的登陸艦將他們一一擊沉,然後也成功的攻入敵人駐紮的港口消滅敵人的軍隊,至於那個如同惡魔般的嗜血怪物 Kargar 也被聯盟殺死,讓正義獲得伸張。


吉爾尼斯狼人協助塞拉摩軍隊


轟炸部落登陸艇

同時陶拉祖營地的部落難民自從家園被毀之後一路向北逃,在甜水綠洲的南邊搭建了一個難民營,他們大部份都是牛人平民,很多在逃跑的時候被一群瘋狂的聯盟軍隊追殺掠奪而死,也有很多在逃跑的過程受了重傷死在路途,也有一些在路上被突然殺出的野豬人攔截擄走。這座難民營叫 Una'fe,代表著牛人母語中避難的意思,他們在這裡照顧傷者尋找食物,希望可以躲避聯盟軍隊的追殺。但是這個世界並沒有給予他們所需的避難,北邊的綠洲在短短的幾天內迅速成長擴大,當初大家都沒有注意到藏在綠洲內的危機,想不到再過幾天整個營地已經被到處蔓生的綠洲和樹林包圍,而且整座樹林充滿攻擊性極強的野獸和會捲人吃人的植物,這對這群牛人難民更是雪上加霜,他們幾乎被困在叢林內再也出不去了。


Una'fe 避難營


突然快速生長的綠洲

這個綠洲同時也阻斷了聯盟的運輸路線,讓榮譽看臺和石爪山脈的聯盟頓時失去了來自友軍的增援和補給。造成綠洲突然不正常的擴大主因正是來自大德魯伊納拉雷克斯再度在哀嚎洞穴中深陷翡翠夢魘造成的,而且這次規模和危險程度遠大於上一次,而儘管他的徒弟又得到勇敢的冒險者協助救出納拉雷克斯,外面的世界卻已經進入難以收拾的地步。納拉雷克斯帶著他的徒弟來到這快大量成長的叢林內調查,發現這裡不是只有受到翡翠夢魘影響的猛獸和植物而已,甚至還有許多直接來自翡翠夢魘的魔物,納拉雷克斯知道追根究底來說這都是自己的錯,他為此感到羞愧,就是因為他的野心太大,他太急躁而不夠謹慎才會重蹈覆撤。


納拉雷克斯和他的徒弟來到綠洲調查翡翠夢魘污染

納拉雷克斯知道自己有義務要導正這個錯誤,他知道此地一定是被打開了一個通往翡翠夢魘的裂隙才會污染的這麼嚴重。納拉雷克斯找出通往夢魘的空間裂隙位置,開始進行關閉裂隙的法術儀式,果然這時大量的夢魘魔物從裂隙衝出想要阻止納拉雷克斯關閉裂隙,不過他的徒弟和冒險者奮力的替這位大德魯伊爭取時間,終於成功的完成封閉翡翠夢魘裂隙的任務。這樣子儘管不能讓這個地區恢復成原樣,但隨著時間這座到處蔓生的樹林會恢復成一般的樹林,大自然的平衡也會讓已經變異的生物恢復正常。



關閉夢魘的裂隙

除了德魯伊之外也有一群陶土議會的薩滿來到南貧瘠之地,他們在接近千針石林的區域發現一個裂隙,大量憤怒的地元素在此地破壞和遊蕩,陶土議會們利用他們的法術試圖安撫此地的地元素後聽到了這裡有個偉大的靈魂在呼喚他們,原來是古老的野豬神阿迦瑪甘在請求這些薩滿的幫忙。阿迦瑪甘的靈魂告訴陶土議會說所有的野豬人都是他的子民,原本是繼承有高貴和榮耀心的血脈的,可是卻因為被天譴軍給蠱惑腐化了,才會變得如此殘暴,他們必須要做的是把剃刀沼澤和剃刀高地天譴軍勢力消滅才能讓野豬人恢復到原本的生活形態。


憤怒肆虐的地元素


野豬神阿迦瑪甘之靈

陶土議會在這裡也得到了紅龍的幫助,兩隻紅龍前來此地協助他們清除天譴軍的殘餘勢力,不過就在他們正在籌畫法子的同時,有位勇敢的獸人獨自一人上前線對抗這些受到天譴軍污染的野豬人。這位獸人名叫曼寇里克,他不在乎部落和聯盟之間的戰爭,他想要做的只有報妻子被殺之仇,在這多年來他不曾停過,前陣子他才在北貧瘠之地協助當地的農夫抵抗野豬人入侵,如今他又來到南邊和野豬人戰鬥。他是如此對陶土議會的人這樣說:

For a moment, I thought my hatred had stilled. My wife laid to rest, a final offering of the blood of her murderers to quell her tortured spirit. I though perhaps peace would appeal to me. I was wrong. I will not rest now until every single filthy, squealing, murderous quilboar lays dead and broken!
曾經有段時間,我以為我的仇恨已經消弭了,那時我給了我的妻子最後一次兇手的血來安撫她被折磨的靈魂,讓她終於可以安息。我以為從那之後我的心靈能得到安寧,但我錯了,現在我不會在每一個骯髒、刺耳、殘忍的野豬人都死掉毀滅前停手的!


試圖安撫元素和對付野豬人的陶土議會薩滿

曼寇里克而言他根本不在乎到底是誰在背後操弄野豬人,他想要的只是讓復仇和戰鬥吞噬自己,讓自己帶著恨意對野豬人砍下一刀又一刀。夜晚中經常可以聽到曼寇里克的悲號和怒吼,他的行為和遭遇讓陶土議會的薩滿們感到同情與在乎,他們提供曼寇里克許多幫助也試圖安撫他的心,但他卻似乎無法得到一刻的安寧,愛妻死去讓他陷入無盡的復仇深淵,如此的仇恨究竟要如何才能消除呢?


曼寇里克不肯放棄對野豬人的復仇

回到部落和聯盟之間的爭鬥,雙方之間的戰爭越演越烈,一大片的草原被屍體和鮮血染紅,如今這裡被稱作鮮血草原。部落在南貧瘠之地失利的消息傳回去奧格瑪之後,大酋長卡爾洛斯決定派另一位得力的手下 – 督軍 Bloodhilt 去負責收拾南貧瘠之地的混亂,想辦法將這裡重新奪回部落的手裡。Bloodhilt 是個勇猛不懼的獸人,他絲毫不怕現在自己幾乎處在絕對劣勢的狀況,他帶著一群脫離原本督軍 Gar'dul 的部隊利用部落對貧瘠之地的地形和路線的熟悉程度打遊擊戰,他們瞭解在這裡的每一條山路、小徑和丘陵,然後總是在聯盟抓不到痕跡的情況下突襲他們,讓佔領榮譽看臺的聯盟就算在夜間也沒辦法安眠。


大酋長卡爾洛斯指派 Bloodhilt 前來南貧瘠之地反攻

同時 Bloodhilt 也領軍破壞了聯盟的攻城計劃,當初牛人們在莫高雷貧瘠之地的交界處建立一座大門來防止聯盟繼續進軍,但是聯盟居然不死心,帶了許多攻城武器前來對付這座巨門。督軍 Bloodhilt 也立刻派人將聯盟的攻城武器全部毀掉,同時也將那些留下來掠奪的聯盟士兵幹掉,安撫了死者的傷痛也讓生者的仇得報。Bloodhilt 知道自己的軍力太少根本不夠打敗聯盟,他需要取得所有督軍 Gar'dul 旗下的軍力才足夠,因此接下來他立刻前往 Desolation 堡壘取代 Gar'dul 來負責南貧瘠之地的戰事,有大酋長在後面撐腰他不怕 Gar'dul 敢反對。


聯盟一度想要攻打莫高雷

Bloodhilt 到達 Desolation 堡壘之後立刻前去質問 Gar'dul 怎會把一場戰爭搞成這副德行,Gar'dul 卻結結巴巴的回答因為敵人和自己的兵力相差懸殊之類的理由,直到 Bloodhilt 直接宣佈要解除 Gar'dul 的職務時兩人終於打了起來,打到最後 Gar'dul 不敵對手立刻下跪認輸。

Gar'dul:
Wait, ah - wait! I yield. I yield!

等等,喂 – 等等!我投降,我投降啦!


Bloodhilt:

Yield? You yield? What part of “Victory or Death” don't you understand? Garrosh's Horde does not tolerate failure.

投降?你要投降?你到底是不瞭解勝利或死亡這句話的哪個部份?卡爾洛斯領導的部落是不會容忍任何失敗的。



Bloodhilt 教訓 Gar'dul

Bloodhilt 說完話就把 Gar'dul 從高臺丟下去,讓這位督軍為他的戰事失利付出代價。接手整個南貧瘠之地的戰事之後,Bloodhilt 認為只有控制住敵人增援的路線才能在此地獲得勝利,他立刻派出所有能動用的軍隊攻打聯盟在巨人曠野東邊的據點 Triumph 堡壘。由於巨人曠野是連接貧瘠之地塵泥沼澤的重點位置,攻下此地等於切斷聯盟對南貧瘠之地的陸路增援,可以將戰線再度壓到北方城堡,孤立住榮譽看臺的聯盟守軍,如此自然能夠收復部落失去的領土。


塞拉摩的 Triumph 堡壘

於是部落和聯盟雙方在巨人曠野上打的比南貧瘠之地的任何一個地點還要激烈萬分,投石車對戰攻城坦克、翼龍騎士與獅鷲騎士爭奪制空權,這樣僵持了一段時間直到部落攔截到一個秘密情報:聯盟的負責人將軍 Hawthorne 正和幾位親信從北邊的聯盟營地趕回巨人曠野指揮戰鬥。這無疑是給部落製造出一個復仇的好機會,對於部落而言這個人是個殘忍放任手下濫殺部落平民的罪魁禍首,他們並不知道其實將軍 Hawthorne 其實是個公正的好人,如果沒有他可能部落的平民會死傷更加慘重,真正要算帳必須算到為何會讓這些不守紀律的囚犯入伍才對。


雙方激戰、死傷遍野

只可惜部落不瞭解這點,不但除了督軍 Bloodhilt 之外,連大部份的牛人難民都對 Hawthorne 恨之入骨,如今他在路上沒有大軍保護,正是下手的絕佳時機。Bloodhilt 派出刺客在情報顯示的行進路線上攔截 Hawthorne,暗殺了這位公正卻被誤會的將軍,刺客甚至將 Hawthorne 的屍體掉在聯盟可以發現的樹上,等到聯盟的士兵發現時,只能錯愕的看著他們的首領被掛在樹上隨風飄逸,一個好人如此淒慘暗淡的死亡。


部落的復仇不會就這樣結束,雖然牛人平常脾氣是非常好的,但是當他們被激怒時會憤怒激進的進行反擊,因此有一群牛人在加恩·石塔組織下對住在巴爾莫丹的矮人們進行攻擊行動。巴爾莫丹是艾澤拉斯在創世時期泰坦們所留下來的一個實驗室之一,內部藏有許多古老的秘密。矮人們在第三次大戰之後渡海來到此地,建立了屬於自己在卡林多大陸的第一個城鎮,將軍 Twinbraid 是統治這座矮人考古城的首領,許多探險者協會和考古學家紛紛來到此地進行挖掘與探查,不過他們的行為惹惱住在這附近牛人們,因為在這做泰坦遺跡上有個牛人的村莊,開採此地的遺跡勢必會破壞這個村莊,導致雙方爆發好幾次衝突。



部落突襲聯盟矮人的巴爾莫丹挖掘場

後來矮人們獲得了勝利,他們將住在這裡的牛人們趕走,馬上就開始進行挖掘與考古。在這幾年下來他們越挖越深,也發現了許多驚奇的秘密和古老的神器寶物,但是他們卻挖到了一個不該被挖出的某種東西,後來大災變爆發時發生挖掘場崩塌事件,把那個東西再度埋在巴爾莫丹的地底,矮人們才又鬆一口氣,祈禱這些山石的崩塌有足夠的力量把那個東西永遠的埋在那裡。除了進行考古之外,矮人們也在塞拉摩出兵的時候派兵協助盟友,發揮自己建造堡壘的技術協助塞拉摩的軍隊建造許多前線基地。只是他們這樣的行為,在部落的眼中就是毀滅和屠殺陶拉祖營地的幫兇,新仇舊恨讓牛人加恩·石塔瘋狂的進攻巴爾莫丹,在他內心只有不是你或就是我亡。


挖掘場內一座封閉的隧道內藏有不該被釋放出來的某種東西

在加恩進攻的時候 Twinbraid 將軍正帶著一群精英去外出巡視,因此他的獨子 Marley 就擔下了守護巴爾莫丹的任務。Marley 勇敢的帶領矮人們抵抗牛人的攻擊行動,儘管有塞拉摩的使者前來協助,Marley 還是親自上前線對付加恩,在戰鬥中開槍打中加恩的胸膛讓他負傷敗退,其他的部落看到首領敗逃之後也跟著撤退。Marley 知道此地未來一定逃不過真正的戰火襲擊,因此立刻收拾了許多挖掘和考古的重要發現與珍貴古物,打算先將這些歷史文物送走保存,他親自駕著直升機載著塞拉摩的使者巡視巴爾莫丹一面自豪的介紹此地的榮耀,對他而言這裡不僅僅是個考古的重地更是他的家。


突然間一連串的爆炸在城內爆發,整座考古城瞬間陷入一片火海,隨後再一個巨大的爆炸,爆炸的烈風導致 Marley 的直升機無法控制而墜落,塞拉摩的使者幸運的只有輕傷就立刻從直升機的殘骸爬出,可是 Marley 的運氣就沒這麼好了,他受了重傷被卡在直升機內動彈不得,他請求塞拉摩的使者趕快進入城內去找尋任何生還者,請他能救一個人就多救一個人,另外順便幫他帶一瓶啤酒讓他舒緩身心。


毀滅的巴爾莫丹城

塞拉摩的使者不懼倒塌和烈火焚燒的城塞,奮不顧身的衝入救人,很多矮人都被活生生的炸死、倒塌的石塊壓死或是被活活燒死,但他終究還是救出了一些生還者,臨走之際還發現了一個部落哥布林的屍體!原來城市會爆炸是部落搞的鬼,這個傢伙不知如何溜進來然後在城內引爆彈藥庫才會造成這場爆炸。最後當塞拉摩的使者帶著生還者和一瓶冰涼的啤酒一起逃出時,整座城已經倒塌毀滅,也不知多少的矮人平民跟著葬送在內。使者將啤酒交給奄奄一息的 Marley 時,Marley 雙手顫抖的抓著啤酒瓶喝下,在那一瞬間他的痛苦似乎減輕了不少,他感謝使者達成他死前最後的心願,便咽下了最後一口氣離開人世,酒瓶從他失去力量的手中滑落地上。


Marley Twinbraid 死於爆炸與墜機

看到這位年輕充滿朝氣的朋友就此死去,那位使者立刻定下心來,他率領倖存的矮人們前往尋找原來的城主 Twinbraid 將軍,將發生在巴爾莫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報告給 Twinbraid。老 Twinbraid 一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簡直無法相信,想不到自己外出巡邏時會發生這麼慘烈的悲劇,巴爾莫丹被毀、他的獨子也死,他的身體因為憤怒和悲傷而不斷顫動。老 Twinbraid 將軍發誓他一定會給部落好看,這些奸詐狡猾的哥布林既然想要和他打,那麼他們就真的惹到不該惹的人了,因為他知道這附近有個部落哥布林開採的礦坑,到時候所有人都會見識到他的怒氣,敵人敢來炸我、我就讓敵人嘗嘗爆炸的滋味!


喪子的 Twinbraid 將軍

Twinbraid 將軍帶領人殺入沒有什麼守衛的礦坑,並且迅速的安置好炸彈然後將炸彈引爆,在那一瞬間整座礦坑崩塌,除了不少部落的礦工被炸死之外也不知活埋了多少人。但是復仇之後是空虛的,Twinbraid 看看現在聯盟在南貧瘠之地的狀況,他看到公正英勇的將軍 Hawthorne 已死,他親愛的獨子也失去性命,他在這裡努力建設多年的家園也全毀。或許 Twinbraid 現在唯一能做的是帶領所剩的族人回到 Triumph 堡壘去接手聯盟在南貧瘠之地的指揮官,帶領聯盟在這場早已失控的戰爭活下去。


炸毀部落的礦坑

另一方面在一個部落的營地中,加恩痛苦的躺在擔架上,雖然傷口是如此的劇痛,他的內心卻感到復仇的甜美滋味,因為當初他帶兵襲擊巴爾莫丹時只是個幌子,實際上是要製造混亂讓一位精通爆炸破壞的哥布林可以潛入敵人城內,然後讓他去引爆敵人的彈藥庫製造連環爆炸以毀掉巴爾莫丹。那個炸掉整座考古城的爆炸聲轟隆巨響,在遠方的加恩雖然無法親眼看到,卻也知道他的策略成功了,他受這個頻死重傷的代價是值得的。加恩並不知道聯盟隨即在 Twinbraid 的領導下也對部落進行殘酷的報復,可是對他來說自己儘管已經不久於人世,但他可以在死前知道他的復仇心願已經達成,他能微笑的接受死亡了。


一個哥布林潛入巴爾莫丹進行破壞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50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