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簡單,卻忍不住一直玩! BOSS群聚,刷怪打寶一把抓策略佔領,掌控天下!殺人爆裝 真男人的遊戲
最後修訂:dort 2011-04-16 01:42:41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貧瘠之地



焦點:熱砂企業的經營理念


大災變襲擊了卡林多大陸的貧瘠之地時,一個巨大的裂隙將整座蠻荒草原切裂成南北兩塊,其裂隙的深度直達深藏在地底的岩漿。這樣的地形大變動讓原本佔有貧瘠之地的部落頓時失去了優勢,短期間沒有辦法在大裂隙上建立起聯絡兩塊地區的橋樑,讓部落的主力部隊無法再靠陸地行軍將部隊送達南方,聯盟隨即利用這個機會將自己的部隊從塞拉摩入駐南貧瘠之地,用來反制部落預備要征服全卡林多大陸的計劃,所以在勢力方面部落算是失去了南貧瘠之地的絕對控制權。


分裂貧瘠之地的大裂隙

隨著部落前幾年把大部份的軍力都投入外域北裂境,在貧瘠之地的許多非部落原住民都開始蠢蠢欲動。鋼鬃部族的野豬人勢力擴張的特別大,現在他們佔領怒水河岸邊和前沿哨所南邊,搶劫掠奪部落的運輸車隊只有比以前更加的頻繁;更糟糕的是不是只有他們在進行掠奪,連鬼霧峰的惡魔爪牙燃燒之刃的獸人們也加入掠奪的行列。現在運送物資到十字路口變成一個困難任務,很多商人和平民都被慘遭殺害。


野豬人掠奪商隊


燃燒之刃搶劫部落物資

在十字路口北邊的格羅多姆農場也在這幾年下來向外開闢,他們負責養殖許多家畜和種植穀物來提供十字路口食物。然而現在卻遭受到一個嚴重的危機:只掠奪路上的商隊和運輸隊已經不能滿足野豬人了,他們開始入侵農場搶奪這些珍貴的食物。一位獸人戰士曼寇里克來到此處,他自從5年前愛妻和家園被野豬人屠殺毀滅之後,就發誓有生之年不論朝夕他都要走遍大地,殺死每一個遇到的可恨野豬人。曼寇里克和許多十字路口的守衛軍協助農場的人們擋住了這波野豬人的掠奪,用刑罰折磨一隻野豬人來套出敵人的首領和躲藏地點,把主導這次掠奪計劃的惡人解決掉,順便奪回屬於自己的財物。


野豬人入侵格羅多姆農場

半人馬也是讓十字路口的居民非常頭痛的問題,由督軍克羅姆札帶領的半人馬科卡爾部族來自淒涼之地,把貧瘠之地最大水源的綠洲都佔領了,這些天生就喜歡殘暴的生物已經好幾年來沒有人能夠管。這些半人馬還和部落邊境的哨塔發生多次激烈衝突,甚至督軍克羅姆札好幾次親自領兵騷擾部落的營地。


半人馬襲擊部落

同時很多人也注意到綠洲的問題,前幾年因為翡翠夢魘透過困住夜精靈德魯伊納拉雷克斯,造成當時綠洲過度繁盛,生物呈現不正常的過度繁殖。後來納拉雷克斯被一群冒險者拯救出來,他帶領自己的信徒離開哀嚎洞穴,下決心終有一天要再回來治療這篇荒涼的大地。現在大災變之後納拉雷克斯重新帶領自己的信徒回來了,可是當他再度進入翡翠夢境準備汲取自然之力來治療貧瘠之地時,他居然又被翡翠夢魘給困住,再度陷入了不醒的沉睡。理論上翡翠夢魘早該在1年多前被大德魯伊瑪法里恩·怒風結合眾人的力量封在翡翠夢境的一角,暫時無法再影響外面的世界才對,難道這個徵兆都是在象徵翡翠夢魘破解了瑪法里恩等人的封印,意圖伴隨大災變再度侵襲這個世界?


翡翠夢魘重新回來的消息固然可怕,卻也是讓人渾水摸魚的好時機。被遺忘者藥劑煉金師拿這些吸取夢魘力量不正常成長的綠洲生物做研究,還打算把研究成果送回去幽暗城給自己的上級,但是大酋長卡爾洛斯已經深刻的從憤怒之門學到了教訓,就算這些藥劑師是真的忠於部落,沒有背叛的意圖,他還是派許多士兵嚴密的監控這些被遺忘者。這次一個蠻兵及時的攔住了準備寄送出去的研究成品,他把這些樣品都送回奧格瑪,如果真的是對部落無害才有可能還給這些忠誠心不知在哪的被遺忘者



蠻兵攔截被遺忘者藥劑師研究

污水企業的哥布林 Nozzlepot 帶著一群同事來到怒水河的北邊,建立了一個小型的營地,利用怒水河經過大災變擴張河床的變化,建立了一個快速在棘齒城和怒水河北岸來往的運輸渠道。污水企業就像棘齒城的哥布林一樣,對競爭對手風險投資公司的一些機械機密虎視眈眈,尤其以主動式負載平衡器最引起他們的興趣。Nozzlepot 的手下們用盡各種方法想要盜取這個商業機密,甚至派人去風險投資公司在淤泥沼澤的機械站拔走一個主動式負載平衡器做研究,過程中順便弄壞了風險投資公司的機器。


來往怒水河上下游的接駁船隻


污水企業的營地

Nozzlepot 等人搞不太清楚這個精密的儀器是用來做什麼?有什麼功用?結果在做實驗的過程不小心把主動式負載平衡器給弄壞了,這可又花費了他們一番功夫去修理,最後不得不再找人去風險投資公司的石礦坑搶奪說明手冊來重新修復組裝主動式負載平衡器。翻閱了說明書之後發現這個儀器可以用在後接合反轉機軸飛輪滑輪組或是高壓擴充冷凝計時閥,除此之外還有更多功能!雖然還是搞不清楚說明書說的功用到底是幹什麼用的,但光聽就感覺超酷超炫的!他們忍不住拿來測試,發現主動式負載平衡器啟動之後會像一個陀螺那樣不斷的旋轉、並不時的冒出蒸汽,而且重點是如果電源全開會爆炸!再也沒有什麼比會爆炸的儀器更棒的了,Nozzlepot 等人對這個儀器的測試結果很滿意,雖然到最後他們還是搞不懂主動式負載平衡器是用來做什麼。


主動式負載平衡器馬力全開

隨著污水企業的哥布林們加入了部落,熱砂企業的哥布林的中立性也受到了聯盟的質疑。棘齒城的城主加茲魯維非常的嚴守絕對中立的原則,他覺得部落和聯盟之間的戰爭能夠讓他發一筆戰爭財,因此兩邊打的越激烈越好。但是來自塞拉摩的海軍將軍 Hartley 卻違反了他的中立原則,Hartley 將塞拉摩的艦隊大搖大擺的開入棘齒城的港口,把所有部落的船艦全部壓制住,然後還破壞了一些棘齒城自己的船。Hartley 的種種行為就像是自行宣佈棘齒城的港口從現在起歸聯盟所管,完全不管熱砂企業的立場,更是直接讓加茲魯維的收益進帳直接少了一半。


聯盟佔領商旅海岸

Hartley 甚至佔領了整個商旅海岸,雖然他帶領聯盟順手清除了海盜集團南海掠劫者,可是這對加茲魯維而言並不是一件好事情。帶領這群海盜的船長是朗紹爾男爵,這傢伙當初帶人搶了很多棘齒城的財寶,加茲魯維原本想要親自將他繩之以法然後逼問出他的財寶被藏在哪裡,結果現在聯盟先把人抓起來了,如果聯盟又從朗紹爾男爵的口中挖走了本來是屬於棘齒城的財產,那可就虧損大了!



朗紹爾男爵被聯盟俘虜

整串事件下來讓加茲魯維決定要給這些自己先違反規定的聯盟好看,他暗中資助一些部落的人去破壞塞拉摩海軍的船艦、偷偷放走朗紹爾男爵、暗殺一些塞拉摩海軍的高層,以及破壞塞拉摩海軍的械彈。一些部落的精英士兵在得到了加茲魯維的幫忙後果然成功的把聯盟軍隊從棘齒城趕走,如此一來加茲魯維就可以繼續同時做兩邊的生意了。同時他也從朗紹爾男爵的口中得知他的財物被藏匿的地點,成功的取回屬於自己的金錢。


解決聯盟的不講理問題之後,加茲魯維知道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處理。當時南海掠劫者只有駐紮在商旅海岸的船艦被聯盟掃除,可是在貧瘠之地外海的小島勇士島還有另外一群南海掠劫者的海盜,由 Garvey 船長帶領,這些傢伙還是經常會掠奪從棘齒城出發的貿易貨船。然而根據可靠的情報表示,這群海盜中有個叫做雙獠牙東尼的食人妖海盜,這傢伙一直想要造反奪權當船長,因此只要棘齒城肯幫他達成心願,他就願意和這些哥布林做一些交易,不會再掠奪棘齒城的任何貨船。這真是太棒了!哥布林們最喜歡的就是肯做生意的人,加茲魯維立刻派人私底下幫助雙獠牙東尼奪權,暗殺了船長 Garvey 和這個人的心腹,然後搶下海盜船的控制權,成功的讓東尼當上海盜。


勇士島的海盜們


海盜奪權

加茲魯維滿意的看著最近一直努力下來的成果,他終於可以開始專心的做生意,他還得趕快恢復雙面交易、黑市走私、廉價物高價賣來獲取暴利等等,看來雖然日子恢復了正常,不過這些哥布林們可能還必須忙上好一段日子呢!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32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