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無不勝 才是真英雄!絕世仙霞路,淒美江湖情東方古韻仙俠,新世界新體驗次元天仙境 現世不悔情
最後修訂:cutecatqq 2009-06-17 13:26:56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塔諾斯戰爭

1期




諾斯戰爭的第一期

約斯教團為了讚揚幫助他們取得勝利神祇,因此取名亞黎諾斯戰爭,另一方面馬庫非教團追隨著邪惡的艾斯魔,而稱這場戰爭為艾斯魔戰爭。

  D.A. 6年 3月,由於在審判日大部分惡魔和神都已經被封印或消滅,唯一生存下來的只有惡魔艾斯魔和牽制他的亞黎諾斯三神。

  當時科洛斯大陸的兩大勢力,一個是以科洛斯城為中心的庫約斯教團,另外一個是以奈爾為中心,並且受到大魔王艾斯魔影響的馬庫非教團,而亞黎諾斯則致力於增強庫約斯教團的實力,來抵抗邪惡力量的侵襲。

  支持著庫約斯教團的亞黎諾斯中的康希路斯,把自己的力量貫注給當時仍不會使用魔法的人類,而且親自教導魔法以及培養魔法師,這些人就成為魔法師的祖先。同時,另一個亞黎諾斯的巴杜斯將自己的血分給人類,而他們的後代變成為後人口中的野蠻人

  艾斯魔和追隨祂的馬庫非教團想要利用D.A.201年將再生的普萊莫敦的力量,來解開古代被封印的馬庫非。為了阻止他們邪惡的計畫,亞黎諾斯的三神和庫約斯教團的軍隊由原本的被動改為主動出擊,但是大魔王艾斯魔的力量十分強大,因此雙方持續處於緊張的對立狀態,這時普萊莫敦的再生時刻逐漸地逼近了。

  艾斯魔的追隨者以及馬庫非教團的領袖塞德斯,代表著亞克莫德前來加速普萊莫敦的再生時間。而且追隨亞克莫德的領導者當中,除了塞德斯外還有一位貪圖富貴的楚辛德,與內斂且卻與普萊莫敦相當熟稔的幽古羅,還有沉默寡言且有著不為人知過去的卡莫。為了令普萊莫敦再生,需要足夠運作魔法引擎的能量,塞德斯為了得到那力量便派楚辛德、幽古羅、卡莫到雷托城去,也就是當年拉菲斯埋藏馬庫非心臟的地方。塞德斯也在此刻特別囑咐野心勃勃的楚辛德,務必要克制自己輕率的行動。

  引領亞克莫德的三人前往著雷托城準備要分頭收集分散的力量,但還沒準備好的時候,就聞到奇異的氣味而一一失去意識。最先醒來的楚辛德,手上拿著沾滿血的短劍,而距離不遠的地方躺著幽古羅的屍體,憤怒的楚辛德憤怒地朝向卡莫攻擊,塞德斯在遠處查覺到楚辛德的失控以及幽古羅的死亡,為了懲戒楚辛德的野心,便使用了亞克莫德的力量處死了他。隨後卡莫抱著馬庫非的心臟匆忙的消失在雷托城某處,並且將原本放置馬庫非心臟的位置,換成放著楚辛德的心臟了。原來卡莫是奧拉克派來為了阻止普萊莫敦的再生,並設計殺掉幽古羅並嫁禍給楚辛德。

  後來才發現中計的塞德斯,在手刃楚辛德時耗費太多力量,但為了追捕卡莫而前往雷托城,雷托島賢者借用亞黎諾斯力量和拉菲斯神的力量擊退了塞德斯。而冤死的楚辛德的心臟至今仍燃燒憤怒著,是冰冷的雷托城唯一發出火熱氣息的地方。即將復活的普萊莫敦沒想到會有這種失敗的下場,艾斯魔也對於事情的發生也無能為力,因此亞黎諾斯和庫約斯教團成功的阻止普萊莫敦與馬庫非的復活。

  艾斯魔此時領悟到了無法馬上復活馬庫非,所以帶著普萊莫敦飛向西方,計畫喚醒被封印的魔王貝基爾,但途中被亞黎諾斯將打下陸地深處,阻止了艾斯魔,不過卻讓普萊莫敦在陸地深處發現了再生的力量,那地點接近馬利斯附近。這股力量滲入了大地,一邊長出茂盛的森林,另一邊陸地分裂變成島。新產生的森林散發出強烈的力量,分裂變成島嶼的陸地取名為歐貝斯特島,並在這裡出現了前所未見的神祕礦物。

  帶著普萊莫敦的艾斯魔和亞黎諾斯落在很深的地層,艾斯魔的身體流到了大陸深處熱騰熔岩,而且脫離他身體的普萊莫敦沿著地層熔岩飄浮著,就這樣普萊莫敦相關的歷史經過數代,漸漸的被世人所遺忘了。艾斯魔則被封印在據說是刺客故鄉的刺客島,但這座島在何處?至今仍沒有人知道。

2期

塔諾斯戰爭第2期

約斯教團為紀念贏得戰爭的勝利,因此稱為怒比塔斯戰爭,而馬庫非教團則取跟隨他們的惡魔名字來為貝基爾戰爭命名。

  第1期塔諾斯戰爭結束後開始圍繞大地地層的佩里莫迪,其再生力量不只變化了大地,還覺醒了附近的貝基爾。但是貝基爾因亞黎諾斯阻擋著艾斯魔無法靠近,因此沒有得到足夠的甦醒力量。另一方面在根據地瑪麗斯城生產著特別礦物,貝基爾利用這礦物武裝了馬庫非教團的戰士,再加上把自己的血分給侍奉馬庫非的人們,同時更積極的傳授魔法,準備著解開馬庫非封印的計畫。

  受到康希路斯魔法傳授的少數人類,他們只有透過家族私底下且隱密地傳授,這是為了保有他們所得到的純正血統,他們使用世代磨練的強力魔法在第1期塔諾斯戰爭期間成為作戰的主力,雖然人數少卻也能成為庫約斯教團的中心勢力。但是使用魔法不只需要魔法師的血,更需要後天的努力,因此提出了分享魔法血統並公開尋找繼承者的〝魔法普遍化論〞。透過家族傳授魔法而得到優勢的魔法師家族中,有一部分不贊成這建議,導致魔法師家族間爭論越演越烈,這樣的內鬨持續得越久,庫約斯教團的勢力也就因此而日漸弱化。

  趁這時機其他馬庫非教團的黑魔法師猛烈發出攻擊,因擁有優等的武器和防具的馬庫非教團戰士來勢洶洶,導致除了科洛斯城以外的領地全被馬庫非教團佔領,為了喚醒馬庫非直往科洛斯城的貝基爾,使用強力魔法讓西提斯沙漠化且完全隔離了科洛斯城,貝基爾命令手下沃科阻擋庫約斯教團的突圍部隊,另外一個手下斯卡魯斯負責高山地帶怕特麗亞的佔領,然後貝基爾帶領他最信任且最有能力的樂斯卡虎視耽耽想佔領科洛斯城。

  這時斯卡魯斯在怕特麗亞找到從未發現的隱藏地區,在那邊遇到了從未見過的種族,他門有巨大身體和怪力,並得到巴杜斯之血的野蠻人,斯卡魯斯把這消息告訴貝基爾,聽到這消息的沃科為了立功違反命令前往怕特麗亞,卻反遭各地區統合起來的野蠻人攻擊而落敗,領悟到違反命令做了愚蠢行動的沃科自己了斷了性命,斯卡魯斯此刻趕往科洛斯城,但戰局早已經被逆轉,斯卡魯斯和樂斯卡也經歷到悽慘的敗北。

  這之前沒人可以去的伊菲斯,蒙塔斯突然出現野蠻人的原因是,邁爾島附近游浮的佩里莫迪再生力量,吸收了設在伊菲斯.蒙塔斯的結界,而在野蠻人的預言書傳說著在封印解開當日的情景,因此過去分給人類自己的血的巴杜斯一事,再經過了600年後才被證明。

  雖受到野蠻人的幫助避免了危機,但還是仍然不足於把戰勢完全逆轉,這時魔法師家族中的卡諾家族年輕指導家兼大魔法師艾妮德卡諾,終結了魔法師家族的爭論且聚集成一個勢力,為了拯救混亂的科洛斯前往科洛斯城。

  在雙方遭遇的那一天,艾妮德卡諾和魔法師、野蠻戰士讓貝基爾陷入困境,且成功讓貝基爾身受重傷,失去軍隊又受了重傷的貝基爾最後被殺死,但是他的軍隊和屍體被突然出現的黑洞所吸走,後來傳言這是馬庫非用剩下的力量吸走他們的靈魂所設下的局。

  艾妮德卡諾戰爭結束後在散發著神秘氣息森林的大地西邊建立魔法學校,並全面停止生產強力礦物的瑪麗斯城附近的礦產,利用魔法封印到可以安全的控制礦物的時候,卡諾親自把戰士魔法傳授給當時護衛卡諾的戰士阿姆斯拉森,拉森家族後來組成使用魔法的戰士集團。

  而貝基爾和他的部下掉入力的波動所產生的黑洞,正是被來歷不明的惡魔所引來的,他們所在的空間勒普泰是人類尚無法到達的新領域。

3期

塔諾斯戰爭第3期

約斯教團為了致賀普拉土尼斯的戰士團,而稱為米利提斯戰爭,馬庫非教團取名自惡魔而稱為嗒魯里爾戰爭。在第2期戰爭期間雖然貝基爾被封印,AC 408年再次再生的佩里莫迪力量覺醒了沉睡在邁爾島的惡魔嗒魯里爾,嗒魯里爾把自己喚醒的地區烏諾斯作為基地開始準備喚醒馬庫非。                  

  在第2期塔諾斯戰爭結束後不久,野蠻人的故鄉伊菲斯蒙塔斯附近的生物突變成怪物威脅野蠻人族,這是惡魔嗒魯里爾看到貝基爾的失手後為了牽制野蠻人,使用魔法讓伊菲斯蒙塔斯的生物產生變化,因嗒魯里爾本身擁有強力魔法,所以使用自己的血噴散在伊菲斯蒙塔斯,可以輕易的把生物突變成為了怪物。

  嗒魯里爾的手下魯伊納則具有可使喚怪物的特殊能力,操控這些怪物瞬間變成對付野蠻人的凶惡武器,在科洛斯城和西提斯的野蠻人為了平息故鄉的異狀,留下少數的人而趕回去了,因野蠻人突然離開的影響,庫約斯教團勢力瞬間縮小了很多。

  嗒魯里爾從烏諾斯城開始將勢力擴展到馬庫非教團勢力的瑪麗斯城、馬諾提斯城、尼爾城、卡斯城,並且將所有生物和人類變成了怪物。為了避開這樣的災難,庫約斯教團的人民躲在安全的奧卡塞地區的伊菲斯山脈山峰,會使用黑魔法的馬庫非教團的科路爾為了阻絕他們,將奧卡塞地區的山脈變成冰山無法讓人靠近,為了要更徹底消滅這些避難的人們,馬庫非教團派遣了擁有強大力量的將軍德柏羅進往,對他們來說無法再用魔法來對抗德柏羅派的威脅,可不是能輕鬆應付的難題。

  這時普拉土尼斯城的英雄札凱里斯拉森帶領著力量強大,並又會使用魔法的戰士部隊參戰,他在普拉土尼斯城創立了聖騎士團,將自己命名為聖戰士,札凱里斯拉森是阿姆斯拉森的第5代,艾妮德卡諾從祖先傳授的魔法到了他這一代,聖戰士團的參戰鼓起庫約斯教團的鬥志,瞬間成為嗒魯里爾教團相當大的威脅,利用這時機卡諾的魔法師和數量雖少但頑強的野蠻人也都趕來來幫助他們。

  最後對戰日,為了封印嗒魯里爾的札凱里斯拉森犧牲了自己,除此之外很多魔法師野蠻人也因此被犧牲了,結果遇到困境的嗒魯里爾引拉森到他們的奧卡斯冰山脈,他抓住拉森直接掉下崖壁,失去拉森的戰士團在奧卡斯冰山脈到處找他的屍體,結果還是沒有找到,至今他們仍相信拉森已經殺死嗒魯里爾,並且總有一天會活著回來。

  嗒魯里爾沉睡的奧卡斯地區到現在還有派遣戰士在守護著,也聽說伊菲斯山脈至今仍有很多生物在叫吼共鳴著,目擊到這戰爭敗北的馬庫非教團為了對抗聖戰士團,也培養了使用黑魔法的戰士〝暗黑騎士〞。

4期

塔諾斯戰爭第4期

       紀念庫約斯教團彼此間的合作而取得勝利,因此稱為肯西路戰爭,馬庫非教團則取幫助他們的惡魔名字札克艾爾,而稱為札克艾爾戰爭。

  AC615年發生的佩里莫迪再生力量覺醒了封印在馬諾提斯城附近深海的札克艾爾,他以馬諾提斯城為根據地準備開始復活馬庫非。魔法與武力都出眾的惡魔札克艾爾使黑魔法師和怪物變得更為強大,同時在充滿能量的領域納維塔地區的尼爾城也已經準備好作為培養暗黑騎士的根據地。
                    
  帶領暗黑騎士的骸凱特為了攪亂敵人,附與自己的分身與影子生命,誕生了全新的生命體,就是骸力休。骸凱特不在時骸力休會代替他帶領軍隊戰鬥,結束後他更具有可以吸收對方能力逐漸成長的能力,骸凱特的隊友斯羅特擔心這樣會帶來的威脅且警告了骸凱特。

        一方面札凱里斯拉森死後,因他的後代戰士團的勢力擴大,名副其實地成為庫約斯教團新的主要戰力,但是由於想要奪取這種權力的部份墮落戰士內部引起多起勢力糾紛,因此庫約斯教團整體的戰力也因此逐漸轉弱。


        在尼爾城充分完備好的暗黑騎士,為了再次佔領西提斯以強大氣勢攻了過來,因此庫約斯教團面臨相當大的危機,暗黑騎士有詛咒和物理性強大力量,因此魔法師野蠻人之間沒有相互協助的話是無法戰勝,札克艾爾察覺到此事,為了讓分化他們各自領軍,針對戰士的札凱里斯拉森、魔法師的卡諾地區、野蠻人的怕特麗亞地區開始了波狀攻勢,沒有持續得到兵力支援的情況下,西提斯很快就被攻陷,科洛斯城部份也被暗黑騎士蹂躪著,庫約斯勢力此時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這時梵城偉大領導者兼策略家海里特月騰,積極地解決戰士團的糾紛,並得到了魔法師野蠻人集團的協助再次組合成聯合部隊,月騰突出的戰略使得戰局平緩下來,月騰更將之前分開行動的魔法師野蠻人、戰士團組成聯合軍團,如此可補強各集團的缺點,因此有了比以往更為強大的戰力。


        可是庫約斯勢力的復活不只因為聯合軍團的力量,月騰的聯合軍團創立期間,發生了因影子骸力休無限的成長,斯羅特獨自殺掉骸力休的事件,緊張的氣氛圍繞著骸凱特與斯羅特之間,且跟隨著他們的暗黑騎士軍隊也因此引起了糾紛,這樣的糾紛讓以高貴地位自居的札克艾爾軍隊無聲地弱化了。
使得科洛斯地區安定的聯合軍團,趁這個氣勢強行夾攻了朝向普拉土尼斯城和怕特麗亞及梵城壓迫過來的札克艾爾軍隊,結果札克艾爾被封印在納維塔地區,札克艾爾封印的地點是潘薩江水底深處,之後因札克艾爾殘餘的魔力使得潘薩江無法行使船隻,普拉土尼斯城和梵城及科洛斯城無法像以往順暢的交流,而且札克艾爾封印的力量把詛咒的惡靈流放到潘薩江,竄流到大海奧伯斯特島某處。
                    
  海里特月騰平息了戰爭的混亂後,獨立勢力的戰士和魔法師的領導者在庫約斯教團密集地進行分配,決定發展到同盟國之間的聯合議會,軍事方面卡諾魔法學校傳授魔法,在普拉土尼斯城培養戰士集團,而且梵城也發展著政治和各項制度,科洛斯城此時扮演著宗教信仰中心的角色,商業發達的麥西斯城提供了財政上的貢獻,最後野蠻人也達成協定為其提供條件性需求的物品,這種角色間的分權化,有效地組成了庫約斯聯合軍,札克艾爾沉睡的奧伯斯特島此刻由管轄的魔法師嚴格管制出入,通稱海水分裂開啟路的奇蹟之島。

5期

塔諾斯戰爭第5期

        庫約斯教團紀念因為及時的救援得到勝利這,因此稱為法瑪戰爭,瑪泰爾教團取自惡魔名字稱為瑪泰爾戰爭。這也是塔諾斯戰爭的末期。                     
        AC 822年因佩里莫迪力量產生的陸地東北邊,覺醒了千年島和陸地中間地區附近沉睡的惡魔瑪泰爾,擅長陰謀和計略的惡魔瑪泰爾以卡斯城為根據地,偷偷的給予人類領導者邪惡的慾望,計畫令他們產生內亂,積極的為了復活瑪泰爾準備著強大的軍團。
由於海里特月騰的努力,庫約斯教團的勢力變為非常精準的系統化,但他死後過了幾代,仍然因權力揪分引發生內鬥,這當然是因為瑪泰爾的陰謀介入所造成的影響,由於被權力慾望引誘著,庫約斯教團所屬的聯合軍完全不團結且不斷分裂著。


        相對萬事具備的瑪泰爾教團,當然可以對此刻的庫約斯教團取得勝利,已經從內部崩塌的庫約斯教團城池一座接一座被瑪泰爾教團佔領,唯一撐住為科洛斯,庫約斯教團主城,仍然激烈的抗戰著。所幸有潘薩江和伊菲斯蒙塔斯擋住了三面,南邊唯一的道路,科洛斯和西提斯之間有個扮演商業上的中間角色以及軍事上守城要點的城市雷提西亞,就因雷提西亞的地理優勢才能堅持到現在。
                    
  當時雷提西亞有前野蠻人戰士的強大將軍,艾利斯可魯斯指揮的軍隊,他由出眾的統率力和魅力阻擋了瑪泰爾的攻擊,他也是庫約斯教團忠實的信徒,不會輕易被瑪泰爾的計謀騙到,希庫斯和避開權力爭奪而來的魔法師,羅阿拉羅修及他的好友野蠻人塞斯一起加入了戰鬥。
戰爭逐漸演變為持久戰,瑪泰爾教團的將軍,暗黑騎士的拉芙史勒德為了立功無視命令帶領他的軍隊強行攻擊,但是善戰的賽吉斯將軍當然不會輕易地放過他,結果史勒德失去所有軍隊,自己則逃亡到西提斯,領悟到自己的無力感和羞恥的史勒德慢慢地在沙漠中死去著,瑪泰爾發現這樣的他,便給他外表像似螳螂的怪物般肉體,讓他變得更為強大。
史勒德第一次敗戰不到一個月,瑪泰爾教團的女性黑魔法師千觸手和暗黑騎士施萊德以及史勒德全部攻擊了雷提西亞,持續了7個禮拜的慘烈戰爭,最後賽吉斯殺死史勒德,勞斯殺死千觸手,塞斯殺死施萊德,但他們自己也在此役戰死,失去3個領導者的暗黑騎士因壓倒性的數量優勢並沒有減輕攻勢,一連串的攻勢失去賽吉斯的雷提西亞馬上陷落,接著科洛斯城也隨後被佔領,科洛斯大陸所有城池皆被佔領,瑪泰爾隨即在科洛斯城準備復活馬庫非的最後儀式。
                    
  馬庫非教團穿越了伊菲斯蒙塔斯和西提斯境界的山建造巨大蒙塔斯神殿,穩固了位在科洛斯城神之腳印的深處的佩里莫迪,而且在那邊建凱爾特神殿和凱爾特懲罰強化守備,同時完備了馬庫非的復活,此刻原本和平的科洛斯城的賢者森林開始出現怪物,在西提斯戰爭死掉的屍體會爬起來等不祥的徵兆,各種事件反覆地產生,就這樣馬庫非教團的力量遮蓋了整片科洛斯大陸。
準備好最後復活儀式的瞬間,突然被不明集團侵入了科洛斯城,他們敏捷的動作無聲地決解警衛兵,瞬間隱藏身體,使用著魔法師野蠻人從未見過的戰鬥技巧,同時雷提西亞出現擁有強大力量的軍隊攻擊馬庫非教團,他們以黑色的裝扮和駭人的外表,用迅速強大的攻勢瞬間全滅暗黑騎士。
                    
  由於他們的介入,馬庫非的復活被阻止且連同封印了瑪泰爾,這群突襲科洛斯城的軍隊就是刺客,他們一直注意陸地之力的平衡及混亂的狀況,擔心瑪泰爾’將馬庫非復活會造成世界的失衡,因此從刺客島趕來,而攻擊雷提西亞的集團是惡魔族,他們的由來是跟馬庫非一起從異界過來的神有關,他們為了回到自己的世界需要佩里莫迪的力量,追尋了1,000年佩里莫迪的移動,惡魔拿到佩里莫迪後,開始等待著那力量再次開啟通往異界的路,可以讓他們移動回到他們的世界。
但是刺客集團擔心擁有佩里莫迪的惡魔不回到原來的世界,於是突擊了惡魔族奪取了佩里莫迪,為了預防自己會產生貪慾,於是把佩里莫迪丟在地層的熔岩裡,往後惡魔與刺客之間形成相當強烈的敵對感,惡魔再次追尋佩里莫迪,而且刺客集團深怕一不小心會失去大陸的平衡,因此開始派遣麾下刺客遍佈全大陸,這個時候就是希杜斯計劃再次復活馬庫非的時刻。
                    
  因預想不到的挫敗,馬庫非教團深刻的反省自己的輕敵,以堅強的信心再次相互團結,但是所有據點都曾經被佔領的因素,瑪泰爾被封印後,經過30年以上的時間仍然無法完全消滅馬庫非教團殘存的勢力。


       失去佩里莫迪後,無法喚醒惡魔且勢力大幅被弱化的馬庫非追隨者,躲在地下世界等待1000年後的審判日,之後1000年科洛斯陸地沒有大型戰爭發生,過著和平的生活,但是還記得塔諾斯戰爭結局野蠻人,仍然在怕特麗亞最高峰注視著瑪泰爾被封印的邁爾島,擔心著是否還有尚未結束的事端與潛在的不安。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40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