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龍幻想!降臨你信教嗎?不我信喵!朝堂風雲迭起,江湖恩怨情仇!放歌四海任逍遥!
最後修訂:fannine22 2007-10-24 16:44:09新增條目
※條目標籤 :
:: 葡萄牙 - 主線任務 ::
○序章 旅行的開始 ○
面向大西洋的海洋國家葡萄牙。在王都里斯本,開始邁出了作為航海者的第一步。
○1章 里斯本的阿爾貝羅○ (必要名聲:25)
里斯本港口前,因為印度航海探索艦隊的起航而使著港口前面熱鬧了起來。
在那遇到了一名交易商少年—阿爾貝羅,正在向出資者分發紅利。出資者們對阿爾貝羅的經商言論感到佩服。
但是,在旁邊鬼鬼祟祟的小偷,從他的朋友胡安搶奪了錢袋,並快速的逃跑了。
偶然看到了小偷的面貌,於是便幫助阿爾貝羅一行人追逐小偷。
在船員們的監視下,阿爾貝羅一行人終於在街道的高地發現了小偷。
但是,聽到小偷的可憐境遇,阿爾貝羅反而拿出了錢讓小偷能夠離開此地回鄉。
然後,阿爾貝羅向保證以後會報答他,之後便回去找出資者們了。
○2章 憧憬和獨立○ (必要名聲:50)
  到了後天,依照碼頭官員的指示,為了聽取入港許可證的入手方法,而來到了交易所。在交易所,店主和商人正在爭吵。聽說交易所店主生氣的原因是大量的貨物被巴巴裡海盜所搶的樣子。
但是,在旁邊一位散發著不凡氣勢的男子終止了這場紛爭,事件終於圓滿落幕。
那位男子的名字叫做迪亞哥。是葡萄牙第一大商會『薩爾摩安特』的代表。
從店主得知了入港許可證必須從王宮裡的—布拉甘薩公爵得到,於是便往王宮出發。
然而卻因為沒有持有介紹狀的關係,而被衛兵拒在門外。
但是,恰好前天所遇到的少年阿爾貝羅和他的朋友胡安剛好路過這裡。
在知道了所遇到的狀況的胡安,提出了讓阿爾維洛的父親幫忙寫一封介紹信的建議。
阿爾貝羅並不想依靠父親的力量來解決事情,但是為了報答前天的恩惠,阿爾貝羅便邀請到他家裡去。
結束了商務會議,從辦公室出來的那位男子,阿爾貝羅的父親。也就是之前在交易所遇見的那位紳士,叫做迪亞哥薩爾摩安特的那個人。
迪亞哥提出了一個要求,希望兒子能夠答應這件事情。
幫忙寫介紹狀的條件就是,希望他以後不要到處遊玩了,能夠留在商會裡幫忙。
阿爾貝羅辯解平時的交易活動不是「遊玩」,是為了能夠像以前的父親一樣,成為偉大的交易商的準備行動。
迪哥對兒子的話感到很驚訝,說著「,我兒子以後就拜託你了」,然後將書寫好的介紹狀遞交,之後便向著王宮而去。
○3章 入港許可證○
把迪亞哥的介紹信拿到手,便動身前往王宮。
葡萄牙的大臣—布拉甘薩公爵也承認了申請,因為許可證發行手續的關係,所以便朝著塞維爾西班牙皇宮前進。
帶回了簽名的,平安的得到入港許可證。
之後公爵建議向書寫介紹信的迪亞哥薩爾摩安特道謝。
前往訪問了『薩爾摩安特』商會道謝的,與迪亞哥會見。
之後迪亞哥贈呈商會的帽子,並說「或許以後你有可能會替我們商會做事呢」。
○4章 鐵材購入○ (必要名聲:600)
再次,受到來自大臣布拉甘薩公爵的命令。
阿姆斯特丹買進鐵材5桶,繳納到工房的敕命。
在出航所再次碰到了阿爾貝羅,他也接到了同樣的敕命,於是便開始了哪邊能早點結束掉工作的競爭比賽。
平安的到達了阿姆斯特丹,買進了鐵材的。
之後晚到的阿爾貝羅,對於其靈活的手腕感到吃驚。
在直布羅陀海峽遇到了一位叫做巴爾特薩爾的人上前搭話。
航行中,突然被命令在直布羅陀海峽附近停船。
發佈命令的是,在西班牙被稱為「海盜剋星的黑」傭兵艦隊隊長巴爾特薩爾。
他應該是在追捕巴巴裡海盜的首領—海雷丁,現在正在巡邏。
對著呼籲要小心警戒之後,便離開了。
○5章 狩獵海賊的艦隊○ (必要名聲:2000)
從王宮傳出了敕命,命令去從巴巴裡海盜那裡交易成為人質
的貴族並帶回來。進行交易的地方,是在錫拉庫薩的廣場。
在父親商會幫忙的阿爾貝羅,知道接受到了如此重大的使命,而感到十分羨慕。
到了錫拉庫薩,跟後到的阿爾貝羅會合之後。跟廣場的海盜說話,開始了跟海盜的交易。
但是,海盜卻把金錢給搶走,人質也一併給帶走了。
於是和阿爾貝羅緊追在後。
最後終於在突尼斯附近抓到了海盜,於是和阿爾貝羅便往人質的放置地點前進。
但是,在那個地方等待的卻是卑劣的巴巴裡海盜伏兵。
海盜們正準備開始掠奪的時候,見到阿爾貝羅家族紋章的海盜首領海雷
丁忽然下令停止掠奪。海盜們呆愣了一下,感覺很疑惑。
海雷丁殘忍的殺害了感到疑問的海盜,也沒對阿爾貝羅做出什麼事情,
只是斜著眼看著渾身發抖的阿爾貝羅之後,便離開了。
阿爾貝羅打算向國王提出貴族的奪還提案,於是建議回到里斯本
但是在回歸的途中,跟西班牙的傭兵艦隊隊長巴爾特薩爾相遇了。
巴爾特薩爾表明在之前跟巴巴裡海盜的戰鬥中,找到了身為人質的貴族。
為了找到身為使者的一行人,花了不久的時間。
巴爾特薩爾看著阿爾貝羅船上的旗幟,說著:
「你是薩爾摩安特商會的人吧?」
阿爾貝羅的草率回答,引起了巴爾特薩爾的部下艾爾瓦多的不滿,說著
「不知道恩惠的小子」。
於是阿爾貝羅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巴爾特薩爾微笑著說。
「是嗎,原來你是那傢伙的兒子。」
於是巴爾特薩爾便把那名貴族給放了,回到了跟巴巴裡海盜戰鬥的地方。
居然認識這位看起來頗有威嚴的軍人,阿爾貝羅沒想到父親的人脈如此廣大。之後了繼續完成商會的委託,便離開了。
了帶回那位貴族,也踏上了朝里斯本王宮的歸途。
布拉甘薩公爵高興的對著歸來的說:
「你終於保護了我們王國的面子。」
答應會向國王報告這次的功績。
○6章 穿越沙漠○ (必要名聲:2500)
在碼頭,被薩爾摩安特的管家叫了住。管家希望能夠前往埃及和找到了賺錢方法的阿爾貝羅見面,希望他能跟家裡通報個平安。
阿爾貝羅和在亞歷山大再次相遇,並且邀請他一起去買胡椒
阿爾貝羅說要是一切順利的話,能因買價過高而發愁的威尼斯商人那得到一大筆的報酬。
阿爾貝羅提議,到城裡頭跟這些運送胡椒的小販們交涉看看,看看是否能將貨品賣給自己。
在城裡頭雖然找到了小販,但是他運來的胡椒都已經交貨了。
別無他法,為了尋找其他貨源,只好向小販詢問其他同行的運送路線。
但是,小販要求買來白色的阿加爾,來作為提供情報的回報。
根據阿加爾所換來的情報顯示,小販們都是以開羅對岸的大石頭來當做目標。於是和阿爾貝羅便前往當地,打算尋找小販。
他們找到了行商,並提出以30單位100000圓的價格購買胡椒
因為身上的錢不足,阿爾貝羅便跟借了50000圓。
順利購入胡椒的一行人。正準備動身前往威尼斯時,被沙漠炎炎烈日曬昏頭的胡安,竟跳進水桶裡,讓阿爾貝羅船上的飲用水全失。一行人不得不在最近的碼頭開羅靠岸補給。
船剛開到開羅,阿爾貝羅似乎聽到了某種傳言,於是讓先帶著胡椒前往威尼斯,自己就消失在人群中。
船剛到了威尼斯,在後面的阿爾貝羅也隨後趕到,他急忙拉著前往酒館,並說:「要趕快將胡椒出售才行!!」
順利的將胡椒出售後,阿爾貝羅才說出為什麼要急忙出售的原因,「聽說迦瑪的艦隊已經到了印度」。前往到了胡椒的原產地,如果前往印度的航線確定了,那麼胡椒從今已後便不需要從埃及運送過來。
如果這個消息一傳開,那麼威尼斯胡椒價格便有可能會暴跌!
這時候大家都因為能夠及時售出而感到鬆了一口氣,平分了100000圓的巨額利潤之後,一行人急忙趕往里斯本
○7章 黃金時代的到來○
到了里斯本之後,迦瑪的艦隊早已經歸來了。整個城市都在討論著印度。
他們聽到在歐洲價值如同金銀的胡椒,在當地卻幾乎是不要錢的,人們都預感到葡萄牙黃金時代的來臨。
阿爾貝羅夢想著要發大財,並且藉著向父親證實自己的能力,決心前往印度。並和一同發誓,一定會有前往印度的這一天,為此,為了收集前往印度的情報和資金,便離開了。
○8章 給北海戰線的一封信○ (必要名聲:3200)
一回到里斯本,有個看起來很像是傭兵的男人叫住了。仔細一看,來來是以前在奪回人質時相遇,巴爾特薩爾的部下,艾德瓦多。
艾德瓦多硬是叫得還清那時的人情,把一整桶酒塞給了。
然後,要他送到馬賽的酒館去交給一個叫做伊萊諾的女人,說完就走了。
別無他法也只有帶著酒桶出發。
酒館裡的女人伊萊諾跟巴爾特薩爾雖然彼此非常熟識,但是收到酒的伊萊諾,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
巴爾特薩爾跟上司對立,然後因為這個原因被解除了追討巴巴裡海盜的任務,帶著弱小的兵力被派往荷蘭的戰場。
最近,在北海的西班牙船聯接著被擊沉消息,伊萊諾擔心著巴爾特薩爾,伊萊諾委託帶封信到西班牙據點安特衛普給巴爾特薩爾。
幾天後,從那裡收到信的巴爾特薩爾不禁苦笑自己被小看了。
然後,他自行決定要去前線,拯救被敵方戰艦包圍的艾德瓦多,氣宇軒昂的往前線出發了。
○9章 奪回航線○ (必要名聲:4000)
收到了葡萄牙國王正在找他的通知。
在王宮裡兼到了敕令,是要他去討伐出沒在非洲西岸,佛德角灣的巴巴裡海盜屬下的艦隊。
經過了一番激烈的戰爭後,戰勝了摩洛哥海盜。
國王很高興見到非洲航路恢復了平靜,並告訴說,不久之後會賦予他一個遠征非洲,印度的任務。
離開了王宮後,阿爾貝羅跟胡安聽到他活躍的傳言跑來找他。
阿爾貝羅說,很快他將會因會懂得用阿拉伯語交涉,在迦瑪下次的遠航艦隊裡,以見習航海士的身份同行到印度。
阿爾貝羅非常感動,能夠不依賴父親的名聲而獲得了這麼大的工作。他和一同發誓,一定要在不久的將來成功。
○10章 啟程的日子○ (必要名聲:6000)
又再度收到葡萄牙國王的召見。
里斯本的城裡正準備迎接迦瑪艦隊第二次出航的日子。
在港口廣場上,胡安和船員們正在等候著。
他們說阿爾貝羅說回家一趟馬上就來,可是卻一直沒有出現。
阿爾貝羅站在薩爾摩安特商務會館前。
他說跟父親迪亞哥說明了他隱藏很久要去印度的事情。
迪亞哥只是小聲的說了句「難道是天意啊?」就沉默不語了。
阿爾貝羅認為只要立下功績,爸爸就會認同他,便急忙的前往港口。
阿爾貝羅跟夥伴們說了要短暫的離別,也跟約定了不久將要跟他在印度重逢。
同伴們用羨慕的眼光看著阿爾貝羅氣宇軒昂的搭上了船。
就這樣,迦瑪率領的第二次遠征到印度的艦隊,踏上了旅城離開了里斯本
○11章 好望角○
前往王宮的也接下了要前往遠洋的任務。首先,他必須護衛一名將成為總督的政府官員到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去,以便建立航海上的據點。
馬德拉與會合的官員,聽說一直在參與由皇家直接管轄的「皇家商務會館」的建設工作。
那塊建築用地是迪亞哥薩爾摩安特年輕的時候構思想要建築商業會館的場所。
對這個年輕時的回憶,花費所有積蓄想要重建商業會館的迪亞哥的思鄉情緒,官員一笑置之,就搭上了船。
到達了開普之後,官員為了感謝,就授權給他一張入港許可證,讓他能夠在非洲東海岸各城市停泊。
○12章 航線的代價○
到達了非洲東海岸的都市莫桑比克,聽到了很熟悉的呼叫聲。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應該前往印度的阿爾貝羅和提督巴斯克達迦瑪。
他們被管理當地領主哥利坦要求,要獻上貢品以作為航行印度航路的代價。
阿爾貝羅對哥利坦這種趁人之危的手段憤慨不已。
但是,迦瑪責備的說,在這種地方種下糾紛的種子並非明智之舉。
阿爾貝羅詢問願不願意一起接受委託。
這個委託的內容是買進20根的象牙。
和阿爾貝羅平安的把象牙帶回來。迦瑪陪同二人一起去跟哥利坦進行交易。
哥利坦因為收到了自己預料之外的豪華貢品而顯得非常高興。
迦瑪也提出跟這批貢品的交換條件。
也就是要跟哥利坦手底下的一些海盜們,去干擾今後任何想要前往印度的其他國家的艦隊。
阿爾貝羅對自己所尊敬的迦瑪竟然跟異教徒私底下做交易而感到非常的訝異。
但是,迦瑪告諭說,這次的遠征有關到祖國的興亡問題,崇高的行為並不一定有用。
而且也表明了,這次和阿爾貝羅在面前展露自己的交際手腕是為了在印度要重用他們。
阿爾貝羅得知自己將要獲大任而脫離每天清掃甲板的日子,感到非常的高興。
迦瑪也跟表示不久後會邀請他到印度之後,便帶著艦隊前往印度。
○13章 印度的邀約○ (必要名聲:8000)
過些日子,從一個路過港口的小販手中收到一封信。
正是在印度的迦瑪要他去印度的信函。
依照內容,有關胡交通商的交涉受到了阿拉伯商人們的妨礙,現在正處於一個很嚴重的情況。
來到了印度商業都市卡利卡特。
阿爾貝羅到港口迎接他之後,帶他到迦瑪等候的葡萄牙駐在的商務會館去。
一進到城裡,就聽到在廣場的王宮附近有間店裡頭傳出吵雜的喧嘩聲。
趕到現場一看,擁有全權掌管香料買賣特權的商人馬哈蒂爾正跟迦瑪艦隊的軍官爭論。
對於要求降低胡椒大盤價格的軍官,馬哈蒂爾要保鑣趕他出去。
阿爾貝羅當著大眾指責他的做法太污齪,而馬哈蒂爾卻反過來譏笑說他是西方來的野蠻人。
不聽軍官的制止。要靠身過去的阿爾貝羅被保鑣阻止,並且被抓。
阿爾貝羅要跟迦瑪聯絡,話才說完就失去意識了。
聽完的報告,迦瑪立刻動身前往要將阿爾貝羅贖回。
阿爾貝羅平安的被釋放了,但是卻被斥責行為輕率莽撞而被命令禁足。
阿爾貝羅垂頭喪氣的走了出去。
迦瑪請從旁暗中照顧他。
阿爾貝羅正嘆息著拿馬哈蒂爾沒轍時。一個微胖的印度商人走了過來。
商人的名字叫做桑傑伊。
他放話說,對抗馬哈蒂爾只要受到他的後盾,也就是這個城裡的權威人士薩默林的欽賴就可以了。
無法得到阿爾貝羅信賴的桑傑伊,大叫著說他知道如何去取悅薩默林。
阿爾貝羅跟不禁停下了腳步,聽他敘述下文。
聽桑傑伊說,薩默林為了愛妾,想要飼養阿拉伯傳說的巨鳥盧浮鳥。
就這樣,跟阿爾貝羅決定幫忙尋找桑傑伊所說的鳥。
○14章 追捕怪鳥○
依照桑傑伊所提供的資料,傳說中的巨鳥盧浮鳥是棲息在一個叫做「摩加迪沙」的島上。
阿爾貝羅一聽說,盧浮鳥巨大的爪子能夠抓起一隻大象時,感到非常的忐忑不安。
而桑傑伊卻一副事不關己的笑著而已。
一行人為了尋求更多關於島嶼的線索,決定到非洲沿岸一個與島嶼同名的城市摩加迪沙去。
在摩加迪沙的酒館得知,從索法拉來的一個商人曾經談到有關盧浮鳥的話題。
但是,桑傑伊對又要開始遠航而感到不耐煩。
阿爾貝羅對他這個怠慢的態度感到很頭痛。
長途跋涉來到了索法拉,終於瞭解到傳說中的摩加迪沙島是城東邊那個巨大的馬達加斯加島。
一聽完這個消息,桑傑伊擺出一副提督架式號令出發。看到他這種舉動,阿爾貝羅也只能聳聳肩而已。
一群人到達了馬達加斯加島。阿爾貝羅跟斜眼瞪了不懂得幫忙只會偷懶的桑傑伊一眼後,便去找鳥了。
不久,二個人在草叢的另一方看到很像是盧浮鳥的鳥,卻跟資料上記載類似鴕鳥的外型有出入而感到困惑。
不知道什麼時候追上來的桑傑伊很有自信的說絕對沒問題。並發號施令的說將那鳥捕獲押送回卡利卡特。
阿爾貝羅對他的大膽雖然很訝異,但也似乎很佩服。
○15章 貢品大戰○
一到了卡利卡特,桑傑伊就想要把鳥帶走。原來說要取得薩默林的信用根本是胡說,這只是他想要一個人獨佔獎金的手段而已。
「這次輪到你幫我們忙了!」
阿爾貝羅把正要逃走的桑傑伊綁在船上,前去向迦瑪報告事情原由。
阿爾貝羅向迦瑪報告在禁足期間中與桑傑伊發生的事情始末。
他提議把這隻鳥當作禮物並推薦桑傑伊,讓他跟馬哈蒂爾同樣成為特許商人
迦瑪感受到那股積極的幹勁,便將這差事交給了和阿爾貝羅。
神采奕奕的阿爾貝羅為了釋放被綁在船上的桑傑伊而走向了碼頭。
原本因為被阿爾貝羅綁起來而非常憤怒的桑傑伊,一聽到說要被推薦成為特許商人而喜形於色。艇著胸說「就當是做上了大船,交給我來辦吧!」。
三個人馬上出發前往薩默林的宮殿。
帶著鳥,順利來到薩默林面前的桑傑伊,照著大家事先套好的話,也依著他那天生大膽的個性無所顧忌的說著話。
阿爾貝羅也巧妙的說捧著桑傑伊,讓他得了薩默林的歡心。
但是,當薩默林正要犒賞他回特許商人時,半路上卻殺出了個傢伙。
特許商人馬哈蒂爾來到了。他抗議要薩默林依照往慣例只給他一個人特許商人的位子。
桑傑伊卻自行提議說以比賽來獲取特許商人的位子。
薩默林喜歡這個提議,他命令50天之內誰能買到較多的波斯地毯誰就獲勝。
出了宮殿後,阿爾貝羅大罵桑傑伊的胡作非為。
但是,只見桑傑伊笑著說著不是理由的理由。
就這樣,買波斯地毯的事情又到了的頭上。
○16章 榮耀的勝利○
順利的購買了波斯地毯。
購買的數量遠超過馬哈蒂爾,獲得大勝。
桑傑伊取代了馬哈蒂爾,被委任為特許商人
同時這也意味著,葡萄牙獲取了胡椒大批買賣的貨源。
和阿爾貝羅將這次事件的勝利和迦瑪報告。
迦瑪答應他們將在這次與祖國聯絡時,會將二人的功績向上報告。
原本屬於馬哈蒂爾的特約商人商店,現在已經變為桑傑伊的了。
二人便立即前往那家商店。
桑傑伊對二人讓自己有如夢境般能夠擁有這麼大的一間商店,感謝不已。
阿爾貝羅則挪揄桑傑伊一反常態的謙虛態度,桑傑伊有點不好意思的反駁說「其實,我也只有稍微的感謝而已!」
○17章 本國的指令○ (必要名聲:10000)
之後,被迦瑪傳喚。
他不斷抱歉說不該對個非正式艦隊的人員委託這麼多事,卻又給了個新的委託。
這次是要將定期聯絡的公文交給從本國經由埃及來的密使。會合的預定地點在紅海的沙漠。
前往紅海的順利找到了密使。
用定期聯絡的公文交換了本國的命令書。
拿到了命令書的迦瑪。把文件拿去解讀。
這次的勤務讓他非常的感謝,因此獲贈了謝禮。
○18章 卡利卡特的非常事件○
從卡利卡特來的葡萄牙商人說,「真是不幸啊!」。
為了察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前往了葡萄牙的商務會館,只見一個軍官帶著痛苦的表情。
聽軍官說,依照本國的命令書,有關交易的權利,將轉讓給國王直接管轄的組織印度通商院,並要迦瑪艦隊立刻從卡利卡特撤出。
但是,迦瑪竟然接受了這個完全無視艦隊功績的命令,整個艦隊的成員也幾乎都聽從這個命令了。
但是,有一部分對退離卡利卡特抱持不滿的人,白天就聚集在酒館了。
據他們說,通商院就是里斯本的大商人迪亞哥薩爾摩安特給國王的建議而組織的。
所以買進的胡椒不是運到里斯本,而是運到迪亞哥建造的馬德拉商務會館等等,這未免太便宜了他。
也就是懷疑,從一開始迪亞哥就打算橫奪迦瑪的功勞。
阿爾貝羅不相信關於父親的惡謠。
就在他煩惱著這件事時,他隱藏自己是薩爾摩安特兒子的事實被迦瑪知道了。
但是,迦瑪並沒有吃驚,他冷靜的分析這件事的背後,一定是有為了防止胡椒價格暴跌的某個目的。
而且為迪亞哥辯護說他絕對比身為軍人的自己要更能正確的掌握貨物流通。
之後,他命令阿爾貝羅參加艦隊的集合,並正式的感謝到目前為止的協助,就這樣了離開卡利卡特。
○19章 真實之旅○ (必要名聲:12000)
代替迦瑪近駐卡利卡特的官員傳喚了。
官員計畫讓深受迦瑪信賴的回國。命令要他搬運100單位的胡椒馬德拉王家商務會館後,就這樣回里斯本
在商館前面,原本應該是要去果阿的阿爾貝羅正在等待著。
阿爾貝羅希望能夠一同乘船去里斯本。他聽從了迦瑪的勸告,要去察明迪亞哥這個疑惑的真相,而離開了艦隊來此。在阿爾貝羅的勸告下,二人前往了桑傑伊的商務會館,向他做返回里斯本的告別。
對二個人要回國,桑傑伊非常不捨,送了更多的胡椒當作離別的禮物。
阿爾貝羅答應他,總有一天會帶著故鄉的朋友回來印度的。
踏上回程,經過了漫長的旅程,二個人終於到達了馬德拉
胡椒送到王室會館交貨,就見會館的秘書和商務員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他們對通商院的官員不用自己的船,卻派運送胡椒的做法很不以為然。
說到「要是印度方面的運送航線也由我們商會來負責的話,決不允許有這樣的事情。」
可由這些話聽說與薩爾摩安特商會有很深的關係,阿爾貝羅不禁深受打擊,但他還是採取了樂觀前進的態度。
他離開艦隊的時候,迦瑪曾經對他說過「不能放棄遠行的信念。」
就這樣,二人終於回到了里斯本
○20章 追根究底○
的船終於到達了里斯本
二人忽然間的歸來讓胡安感到非常驚訝。但是卻不見其他夥伴。
在一問之下,才知道大家現在都受雇於迪亞哥,原本的買賣都不做了。
原先存放的錢也都為了要進入商會全都花光了。
對夥伴們意料之外的背叛,難掩情緒起伏的阿爾貝羅帶著前往自家方向走去。
阿爾貝羅一回到家之後,不顧執事的阻止,而前往迪亞哥的辦公室。
進了辦公室後,要求迪亞哥說明有關涉嫌的疑惑。然而迪亞哥卻無言答覆。而阿爾貝羅強力說明自己是為了洗清罪嫌而回來的,也還是不見任何答覆。
迪亞哥只回答說「我會向國王報告你的功績」,就走出了辦公室。
啞口無言的阿爾貝羅,發現在桌子上的一封書信。
阿爾貝羅看了看書信,叫以後再來,就一直關在自己的房間裡了。
○21章 揭開過去的面紗○
過了些日子,在薩爾摩安特商務會館前跟阿爾貝羅再會。
他拿出一張前些日子的書信。
這是在馬賽酒館的伊萊諾給迪亞哥的信。
信裡頭談到西班牙的傭兵隊長巴爾特薩爾由於跟上司對立,不但被解除職位,現在還被下令抓拿中。然後寫著迪亞哥能夠念在和巴爾特薩爾是老朋友的關係,以一國名人的身份向那個上司阿爾巴公爵調解。
讓阿爾貝羅感到震撼的是信裡的第一段文章。
「由於那件不幸的事件,失去了娜塔莉亞以來,你跟巴爾特薩爾度過了很長很艱辛的日子。」
而這個娜塔莉亞,應該就是因病而去逝,阿爾貝羅的母親。
阿爾貝羅向迪亞哥追問這封信的內容,但是還是無所答覆,非但如此,迪亞哥根本就不和阿爾貝羅說話。
關於書信的內容,阿爾貝羅猜想是否跟胡椒之事有關,他知道曉得伊萊諾在哪裡,懇求帶他去見伊萊諾。
他們跟伊萊諾見了面。
伊萊諾問及迪亞哥對這封信的回覆。
然後,阿爾貝羅說了自己是偷看了信才知道的,有關於17年前的事情。
於是伊萊諾開便開始講述過去。
過去這二個人曾經是葡萄牙的貿易商,利用海盜的手段經商,名聲響遍了地中海。
但是,海盜王海雷丁卻為了搶奪他們的財產,攻擊了在孤島馬德拉島上的商務會館。
娜塔莉亞為了保護火中的兒子阿爾貝羅而死。
巴爾特薩爾立誓要向海雷丁復仇,但是迪亞哥卻專心於保護商會和兒子,而不能協助巴爾特薩爾。
因此,巴爾特薩爾最後逃亡到了西班牙
巴爾特薩爾對迪亞哥不合作的態度感到失望,而離開的事實,阿爾貝羅因而受到了打擊。
巴爾特薩爾絕不是對迪亞哥感到失望而遠離而去的,這二人還有著很深的情誼存在。伊萊諾自言自語說著。
但是,在巴爾特薩爾逃亡前,曾經有提及到如果讓現在的迪亞哥看到他的弱點會有不良後果。
事實上,巴爾特薩爾在逃亡之前,針對迪亞哥曾經說過,「如果讓現在的他看到我的弱點,說不定會有更壞的結果。」
巴爾特薩爾對迪亞哥真正的想法,也許握有什麼樣子重要線索……。
阿爾貝羅確信這點,表明了他要要已經成為西班牙領海西邊的海域
回到了里斯本,他心裡發誓一定要找出到印第安的方法。
○22章 追蹤○
和阿爾貝羅都接到命令,前往皇宮。
國王為了犒賞他們在印度的功勞,準備了獎賞。
因為無法得到前往印地安的入港許可而煩惱的阿爾貝羅。聽到獎賞的事情,得知是父親迪亞哥將自己們的功勳依約報告給國王。
阿爾貝羅告訴自己「果然!父親果然沒有任何改變!」
晉見了國王的阿爾貝羅,趁此機會提出要前往印地安。
他假借原因,說是為了要證明這片土地跟自己在東方看到的印度是完全不同的,而且那裡沒有胡椒
國王很認同阿爾貝羅的積極,提出了二個條件,才許可他的航行。
第一,不是送出使者而是派出間諜。
第二,在印度一同活躍的必須跟他同行。
順利的得到了國王的航行許可,阿爾貝羅感到非常高興,同時也對把扯進來的事情感到非常抱歉。
就這樣,二人前往出發西班牙的據點,聖多明哥。
二個人順利的在聖多明哥會合。
由於無法查得巴爾特薩爾的任何線索,就先在這印地安的各個島嶼產開是否有胡椒的調查。
在週遭的島嶼上,完全不見胡椒的蹤影,正準備要離開聖多明哥時,看到了正受到阿爾巴公爵艦隊襲擊的巴爾特薩爾的船隻。
二人加入幫忙,立刻情勢逆轉,成功的將敵艦擊退。
於是一行人決定在敵人主力會合前先撤退到牙買加。
 ○23章 被迫的決定○ 在牙買加,阿爾貝羅質問巴爾特薩爾。
問到,為什麼跟迪亞哥決裂了17年仍然相信他是「盟友」呢?
巴爾特薩爾開始講述,以前脫離商會,逃命到西班牙的事情。
迪亞哥將商務會館遷移到里斯本,拋去了無賴的生活,全新經營他的地位和商務會館。而巴爾特薩爾對他的舉止感到失望,於是便當了傭兵戰鬥到底。
但是,迪亞哥無動於衷,告誡他說單獨的力量是沒有勝算的。這時迪亞哥引用了聖經裡面的一段話,在舊約聖經的申命記中。
「『伸冤報應在於自己,要讓他們站不住腳的災難將會來臨的。』早晚,那些傢伙會受到逞罰的,我就等著那一天的來臨!就是這樣!」
迪亞哥說過「等待時機的到來」。也就是這樣,巴爾特薩爾深信總有一天會和他一同作戰的。
由於一口氣說出,反而讓巴爾特薩爾疑惑了。
阿爾貝羅責問了理由,但巴爾特薩爾卻默默無言。
當阿爾貝羅繼續追問下去時,巴爾特薩爾反問他說。
「你既然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結果,那要是迪亞哥真的改變心意,難道你能阻止他嗎?」
阿爾貝羅瞪著巴爾特薩爾,用堅定的語氣說「我會的」。
巴爾特薩爾看著阿爾貝羅堅定的意志,終於張開了沉重的嘴巴。
事實上,他從抓到的巴巴裡海盜那發現了一封信,證明迪亞哥用金錢贊助海盜王海雷丁。與自己母親的仇人,巴爾特薩爾的敵人,海雷丁勾結。
此刻,阿爾貝羅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畫面。
那是在奪回人質的任務時,海雷丁看到阿爾貝羅船上的徽章時,突然馬上停止攻擊的那個畫面。
阿爾貝羅相當吃驚。
然後忽然出現了砲聲。
阿爾巴公爵的艦隊已經將這個城市完全包圍。
巴爾特薩爾命令和阿爾貝羅衝出包圍回國去,然後獨自一艘戰艦衝入眾多蓋倫帆船之中。
○24章 疑惑的漩渦○
和阿爾貝羅回國後,國王傳令要到王宮報告。
但是,阿爾貝羅對勒令之事並不在一,一臉心神不寧的樣子。
在向國王報告印地安並不產胡椒的時候,依然是那附老樣子。
阿爾貝羅對因為滿腦子都在想著父親的事情而心神不寧感到抱歉之後,就踏著沉重的腳步回去了。
過了些日子,在里斯本的港口錢遇到了胡安,他哀求讓他上船。
一問之下,他說阿爾貝羅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阿爾貝羅從一早就很奇怪。
「我是絕對不會相信那個謠言的」,「胡教明明就是國王的」,不斷的反覆念著。
跟胡安只能依照這幾句話當作線索,去尋找阿爾貝羅。
○25章 告發○
馬德拉的港口廣場前,和胡安找到了阿爾貝羅。
阿爾貝羅說他聽到有關迪亞哥非常荒謬的謠言才來到馬德拉
三個人為了避人耳目而前往酒館。
阿爾貝羅聽說在拉斯帕爾馬斯進行了原屬於皇家專賣的胡椒交易。而且,在場的竟然是薩爾摩安特商會的船員和西班牙軍人
不經過里斯本的皇室而將胡椒賣給競爭對手的西班牙,那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如過這個傳言屬實,那就是迪亞哥利用特權,背叛國家跟西班牙私下貿易。
阿爾貝羅調查了進出馬德拉碼頭的紀錄。
結果發現應該是運輸胡椒的船隻,但卻沒有標明屬籍和目的地。
這接二連三有關迪亞哥的疑惑,阿爾貝羅感嘆著,也許父親真的是壞人。
胡安告訴他說在真相大白之前絕對不能放棄,不斷的鼓勵他。
這番話讓阿爾貝羅除去了心中的懷疑,下定決心要查明事情的真相。
和胡安受阿爾貝羅之託,前往調查有沒有準備出港的可疑船隻。
碼頭官員很不願意的拿出紀錄本,但是胡安利用機智讓他們成功的閱覽了資料。
很可惜的,那艘船在前幾天就已經出航了。
三個人便急急忙忙的出航去追蹤那艘船。
阿爾貝羅一行人在拉斯帕爾馬斯的酒館遇見了那艘船的船員們。但是,那群船員竟然是以前一起做生意的夥伴們。
這些人不但投靠到迪亞哥的手下,還幫他做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阿爾貝羅非常生氣。
於是三人便偷偷的跟在後面。
不出所料,這些過去的夥伴再港口開始跟西班牙軍人胡椒的交易。
阿爾貝羅認為應該先瞭解這些胡椒的去處,偷偷聽著軍人們的對話。
在談話的內容得知,他們要回去的地方是在瓦倫西亞
「原來是瓦倫西亞……」
阿爾貝羅很疲憊的說著。
 
○26章 最後的覺悟○
瓦倫西亞,停靠了大量的軍艦。
也不清楚在拉斯帕爾馬斯的船隻是停靠到了哪裡去了。
然而,阿爾貝羅說出他大概知道胡椒被送往哪裡去了。宰相阿爾巴公爵
居住在這個城市,是西班牙可數的權貴。
前往他的宅邸。
阿爾貝羅在門口衛兵的詢問之下,不禁說出了薩爾摩安特的本名。沒想
到,衛兵的態度立刻轉變,並取得了阿爾被公爵的會見許可。
他們,就任憑著這情況的轉變,和阿爾巴公爵見面了。
阿爾巴公爵以為阿爾貝羅是迪亞哥派來的人,而問他有什麼事情。
阿爾貝羅提到胡椒的事,阿爾巴公爵則回答數量已經足夠了。
這可是證實了迪亞哥和西班牙私通的事實的關鍵性證據。
正當阿爾貝羅感到不知所措時,沒想到阿爾巴公爵要他轉告迪亞哥。艦隊派遣的事情,順利的進行中。
阿爾貝羅則是搞不清楚狀況。
這時,傳令兵跑了過來。
「我國的艦隊在安特衛普遭受到攻擊,有被摧毀的危機,請求立即支援!」
受驚嚇的阿爾巴公爵跟阿爾貝羅說,「由於荷蘭發生了緊急狀況,艦隊派遣的事情會再做調整」之後,便匆忙的走了。
只留下他們,對目前發生的事情,恍然的站著而不知所措。
迪亞哥私通西班牙的事已經確立,阿爾貝羅受到了絕望的打擊。
胡安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阿爾貝羅自暴自棄,連安慰的話都說不出口。
過了好一陣子,阿爾貝羅終於恢復平靜。他覺悟到,拿出這些證據,要去阻止迪亞哥私通。
如果父親扔然執迷不悟,那就免不了一戰。
 
○27章 父親的話○
下定了決心,等人回到了薩爾摩安特商務會館。
執事拿了一封信交給阿爾貝羅。
那是來自迪亞哥的信。
「引誘海雷丁已經成功。
就等著和阿爾巴公爵一同決戰而已。
即使是失敗也不後悔。
所以,希望你遵守。
萬一我發生了什麼意外,你就照著自己想要過的人生走吧。
在這過去長久的17年,對我而言,沒有東西是可以取代你的。
你要幸福,阿爾貝羅!」
原來,這全部都是為了要讓海雷丁放鬆戒備,來打倒他的陰謀。
阿爾貝羅從這封短短的書信感受到父親的慈愛,也感受到無比的震撼。
這個時候,有人忽然把門打開。
竟然是在印地安跟他們分別的巴爾特薩爾。
巴爾特薩爾早已經猜出迪亞哥的新意,並且前來告知阿爾巴公爵取消了派遣艦隊。
他們大吃了一驚。
阿爾巴公覺悟認為阿爾貝羅是迪亞哥派遣的使者。
他告訴他要終止艦隊的派遣。
這同時也意味著,已經前往帕爾馬的迪亞哥並沒有接到這麼報告。
迪亞哥有危險了。
阿爾貝羅隨同,巴爾特薩爾緊急前往決戰之地,帕爾馬
 
○28章 決戰的結果○
帕爾馬的港口上看到了等著海雷丁的迪亞哥。
巴爾特薩爾告知這所有的計畫已經露出了破洞。
但是,迪亞哥回說「等了這麼多年,終於到手的機會決不放棄」還是決定放手一搏。
阿爾貝羅想去援救父親,但是被巴爾特薩爾攔住。
這除了讓海雷丁認為是依約而來,可以引誘他之外,也可以說是身為一個老朋友,不能夠阻止迪亞哥他對本身的覺悟的那份友情。
當迪亞哥準備要跟海雷丁搏上一戰時,水平線那端的海盜察覺到首領有危險,往這裡前進了。
阿爾貝羅為了救出迪亞哥,會同巴爾特薩爾和一起出航阻止海雷丁和援軍的會合。
雖然第一波被打退了,但是援軍卻源源不絕的來。
巴爾特薩爾將掩護阿爾貝羅的任務交給了,獨自率領一艘戰艦去攻打援軍。
阿爾貝羅則是成功的救出了迪亞哥,並且和聯手和海雷丁產開了最終戰鬥。
控制了這場激烈的戰鬥,終於那艘巨大的巨型排槳帆船也失去了戰鬥能力,但海雷丁卻逃走了。
就差這麼一步,讓他給逃脫了。
○29章 終結○
回到了里斯本之後,迪亞哥要阿爾貝羅和先回到商務會館去。
在商務會館,執事慶祝大家都平安無事而哽咽的哭泣著。
阿爾貝羅向執事詢問迪亞哥為了打倒海雷丁,秘密進行的所有計畫。
迪亞哥之所以不依靠本國而去依靠西班牙的阿爾掰公爵的原因是,他認為要打到海雷丁必須要出動世界上最強的艦隊。
胡椒外流,偷偷的跟援軍定下約定的迪亞哥在另一方面開始接近海雷丁。
不斷的援助多疑的海雷丁之後,終於也成功的獲得了他的信任。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計畫順利而長期的佈局。
正當阿爾貝羅想像著父親的心情時,迪亞哥回來了。
迪亞哥對支持自己而致上最深的謝意。
同時,也告訴他非常欣賞阿爾貝羅漸漸的有了成就。
「這樣,我也就能卸下肩膀上的擔子了。」
阿爾貝羅完全愣住了。此時迪亞哥說「去晉見國王,並背負起所有的責任來表達歉意」之後,便離開了商務會館。
阿爾貝羅小聲的說,自己說不定會辭去當水手的工作,從今以後,父親迪亞哥將會被視為大罪人,接受世間冷漠的眼光,自己希望能夠支持他。對阿爾貝羅這個安靜的決定,沒有人提出反對的意見。
 
○30章 開往未知的海域
里斯本的街上,流傳著迪亞哥辭去了印度通商院的職位。
酒館裡頭的客人們對這件事情的內幕議論紛紛。
根據傳言,迪亞哥自己承認濫用公權的罪行,要求解散商會和辭去所有職位。
但是,國王聽了他的申請,不但阻止了他們辭職,也不追問其罪。
客人們認為,自己跑出來認罪很不自然,這個謠言根本是捏造的。
在街頭的角落哩,商人們很失望的垂下了肩膀。大家都非常期待迪亞哥辭去通商院的職位,能夠廢止胡椒的專賣制度。
來到了港口,在那裡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阿爾貝羅正在準備要做一個新旅程的出發。
阿爾貝羅提出要在商會幫忙,但是迪亞哥卻說「像你這麼輕浮的小子幹的來嗎?」而一笑置之了。
迪亞哥和巴爾特薩爾又簽訂了新的傭兵契約,就是為了再次打倒海雷丁。
阿爾貝羅聽了迪亞哥說過「朝著自己相信的路,作出自己的事業」,而他決定前往新的世界去。
結束準備之後,胡安趕了過來。
阿爾貝羅向,約定了在誰都不曾見過的「天涯海角」再度相會。
朝著一片遼闊無邊的藍藍大海,揚帆出發了。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29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