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身十把刀,編劇班台北開課遊戲快狠準的絕招!主公,您準備好投身亂世了嗎?可愛足跡 萌到不要不要的
tsaur ( 皮卡 強 )
Lv. 2 | 文章數:19 | 推薦數:0 | 被推數:0 #1. 2011-04-13 14:53:50
請點選連結觀看原文
1

皮卡強:「哇!你太牛了!比我幾個神手朋友更厲害。」
☆貝羅娜♀小喬☆:「他們在線上嗎 來較量 我小喬舞后的宣傳要靠大家」
皮卡強:「噗。不在,不過他們天天練。」
☆貝羅娜♀小喬☆:「暱稱是什麼 我可能電過他們」
皮卡強:「忘了。」
☆貝羅娜♀小喬☆:「我哩勒」
皮卡強:「其中有一對情侶在電玩展上台比賽過。」
☆貝羅娜♀小喬☆:「真好捏 一起玩 他們感情好嗎」
皮卡強:「看起來不錯。」
☆貝羅娜♀小喬☆:「你相信愛情嗎」
皮卡強:「愛情?」
☆貝羅娜♀小喬☆:「是阿 被邱比特的箭射中」
皮卡強過了兩分鐘仍沒有回應。
☆貝羅娜♀小喬☆:「幹嘛 你沒談過戀愛還是也在煩惱」
皮卡強:「想到以前的事。」
☆貝羅娜♀小喬☆:「前女友嗎」
皮卡強:「如果你想要幸福,該相信的時候就相信;想要生活有變化,相信是一個容易的選項;想要簡單,不要去想這個問題。」
☆貝羅娜♀小喬☆:「好有經驗喔」
皮卡強:「只是明白自己要什麼。」
☆貝羅娜♀小喬☆:「要怎麼知道該不該呢」
皮卡強:「你應該要知道,這是一種本能。」
☆貝羅娜♀小喬☆:「如果不太清楚呢」
皮卡強:「那就搞清楚,如果這事一直懸著更難過。」
☆貝羅娜♀小喬☆:「你說的對捏」
皮卡強:「呵。」
☆貝羅娜♀小喬☆:「我去搞清楚」
皮卡強:「嗯。」
☆貝羅娜♀小喬☆:「加你好友喔」
皮卡強:「好。」
☆貝羅娜♀小喬☆:「謝啦」
皮卡強:「不會。」
☆貝羅娜♀小喬☆:「掰摟」
皮卡強:「祝好運。」


(歡迎到我的部落格留言 我會好好參考)
tsaur ( 皮卡 強 )
Lv. 2 | 文章數:19 | 推薦數:0 | 被推數:0 #2. 2011-04-13 15:00:24
2

星期五下午。一天的事情差不多快忙完,從洗手間走回辦公室時,法務室經理肯尼和剛進公司數週的客服部經理柏德站在電梯前。
肯尼:「馬修。要不要到頂樓抽煙?」
我說:「好啊!你們先上去,我拿東西。」
我回座穿上夾克,把桌上的手機放進襯衫的口袋,從抽屜拿出已開封的PABTER Blue 20支裝雪茄盒子。電梯停在辦公室大樓頂層,門一開,冷風灌進衣內,我把夾克的拉鍊拉上。不像四月的天氣,不過天候異常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正當回憶起往年四月是怎樣的天氣,在做什麼,心理的保護機制立刻啟動,拒絕再想。我的心不完整,它曾經破碎,還沒復原,或許永遠不會復原。縱使明年真是世界末日,似乎與我無關,我跟這個世界沒有關係。
頂樓還有其它公司的人在抽煙,我在樓梯間找到肯尼和柏德。這裡擺放著煙灰筒,旁邊圍繞4把藤椅,兩人坐著吞雲吐霧。我也坐下,肯尼向我遞出一隻煙,我看到他另一隻手上Marlboro牌子的包裝。
我說:「我抽雪茄。」隨即從夾克口袋拿出盒子,取出一根雪茄。忘了帶打火機,肯尼用他的打火機幫我點上。
肯尼說:「給我一根試試。」我打開盒子,讓他拿雪茄。然後示意也願意和柏德分享。
柏德說:「我不抽那個,太濃了。」我把雪茄盒放在唯一的空椅上,深深的吐出一口煙。
肯尼把玩手上的雪茄。「你雪茄都在哪買?」
「通常去龍山寺旁的一間店。這一盒是上次出差回來,在機場的免稅店買的,」我說:「想把韓幣花掉。」
樓梯間側面有大片落地窗,我望著窗外,可以清楚看到台北101,還有這附近的世新大學。在新店工作近一年,還是第一次上來。
柏德說:「資訊處忙嗎?」
我點點頭。「準備新遊戲封測,你那邊也忙吧!」
肯尼說:「你還沒上來前,柏德跟我聊,執行長要員工在巴哈發文炒人氣實在很扯。」
我說:「我猜每家遊戲公司多少都會做。」
肯尼說:「在公司做就算了,居然要我們回家做。」
我說:「公司出去的IP就那幾個,會洩底。之前被玩家,或許是營運同類型遊戲的敵對公司的人發現,我們假裝玩家在巴哈為自家的遊戲護航。」我轉頭面向柏德,讓他知道進公司前發生的事。「那個事件之後,我找了一個軟體給客服部,自動切換代理伺服器,就不會顯示公司的IP。」
肯尼說:「你們有上巴哈發文嗎?」我和柏德都說有,也交代自己的部門照辦。「怎麼知道誰有發誰沒發?」
柏德說:「執行長要求員工提供巴哈帳號,可以比對。」
肯尼說:「那天開會不在,剛好有個案件出庭,我當做不知道,寫狀紙沒問題,要我寫那些五四三有什麼意思。」
我說:「我看到一篇很有創意,在講啟動神秘的『瘋狂模式』以及相關的事。」柏德說他也看到了,在公司代理的跳舞遊戲的哈拉板上看到,看巴哈的文章是他的工作項目之一。
肯尼說:「什麼鬼模式?」
柏德說:「透過一些操作步驟,幾乎不可能辦到的條件,有機會‧‧‧」這時鈴聲響起,柏德接起手機,聽起來像是部屬通知有事要處理。「有個媽媽來公司,說她女兒玩我們的跳舞遊戲,離家出走,要我們幫忙找。我先下去。」
「這個遊戲一夜情什麼的很多問題。」柏德離開後,肯尼說:「剛才他說有機會怎麼樣?」
「那篇很長,沒仔細看,我注意到有一段很聳動,提到進入瘋狂模式,如果沒通過試煉,說不定會發狂而死。」
「哪個天才掰的啊?」
「不是資訊處的人,我沒比對別的部門的帳號。」
「寫東西也要有點邏輯好不好,按方向鍵會出人命?胡說八道!」
我說:「你知道共振效應嗎?」肯尼搖搖頭。「外力的頻率如果和物體的頻率相同,會引發巨大的破壞。聽說18世紀,法國有一隊士兵,邁著整齊的步伐過橋,橋樑突然斷裂,許多人喪生。」我吞吐一口雪茄。「可能是士兵齊步走的頻率正好與大橋的固有頻率一致,使橋的振動加強,當振動超過橋所能承受,就斷了。」
「這跟跳舞遊戲有什麼關係?」
「如果音樂或按鍵動作的頻率‧‧‧」我起了頭,卻發現自己不怎麼有興趣接下去,索性將話鋒一轉。「有些人看皮卡丘卡通會頭暈目眩。」
「皮卡丘聲光造成的狀況我相信,可是總不會死人吧!你相信嗎?」
「不知道。不過那篇確實引起熱烈的回響,目的達到。」我當然不相信。
瘋狂模式的話題就此打住。我從盒中拿出最後的雪茄。
「空盒給我好嗎?」肯尼說:「我老婆收集盒子。」我把盒子給他。
我和肯尼又聊了幾句,他開始抱怨,直到我把抽剩的一小段雪茄壓入煙灰筒的沙裏。大概是說,有個不認識的地方分局警察,不經一般行政程序發公文,直接打他手機要求協助調查某玩家的IP。他問對方怎麼有自己的手機號碼,警察說從偵九隊打聽到,他以前到偵九隊報案留下名片。肯尼又想給我抽Marlboro,我依然不要。
肯尼說:「你只抽雪茄啊?為什麼?」
「比較香。」我回答他。不是這個理由,但我只想這麼說。
肯尼說:「真的比較香。」
走回辦公座位,經過會客室,聽到柏德和一個女人在說話,我看了一眼。和親訪的玩家打交道也是柏德的工作,有時候玩家帶著襁褓中的嬰兒過來。玩家的母親來並不常見,這是位年輕的母親。
tsaur ( 皮卡 強 )
Lv. 2 | 文章數:19 | 推薦數:0 | 被推數:0 #3. 2011-04-15 00:30:19
因為故事需要,有一兩回的某些段落可能不適合完整發表,這一回就有,我用※符號換掉。
如果我這樣做也不適合,請提供我建議。謝謝!
成年的朋友可以到我的部落格看第3回。
喜歡這篇小說的朋友請多支持 :)


#3


下班前,把手邊幾件待辦的事務收尾。6點離開公司,騎車趕到重慶南路上的電腦教室。我在這裡兼差教電腦,今晚是為期一個多月網頁設計課程的最後一堂課。下課時接近10點,我告訴學員以後遇到問題還是可以打電話給我。
邊收拾公事包,邊和學員道再見。一個就讀復興美工的女學員拿了一張卡片給我。
她說:「謝謝老師。之前上了幾個不同的網頁設計課,效果都不好。我很能接受你的方式,進步很多。」我收下卡片,鼓勵她,把卡片放進公事包。
一位OL打扮面貌清秀的學員走過來,拿出名片。我和她還沒說過話。
她說:「如果有進階課程,要打電話告訴我。我想上。」
我說:「暫時不會再開課。我在遊戲公司工作,一天24小時都可能有突發狀況,緊急狀況不能立即處理,給我的心理負擔愈來愈大。」她還是要我打電話通知開課,我把名片放進皮夾,沒理會弦外之音。
學員們已陸續離開,我提起公事包走出這間教室,跟櫃台的女員工打聲招呼。她姓何,記不得名字,看起來30多歲,我叫她何姐。
何姐說:「得勝,剛才有位圓圓胖胖的同學要我轉交卡片,我請她自己拿給你。」何姐和人說話始終一副笑臉。
我說:「她拿給我了,謝謝!」
看到一位女學員站在大門外看著我,我走出大門。她穿黑色深V包臀長版上衣,因為斜對著我,可以看到下擺側開叉,很性感。她長的好看,來上課有時穿很辣,雖然不算暴露,聯想到檳榔西施,不是我平常接觸的女人類型。今天在厚唇上塗粉紅色口紅,有點史嘉蕾‧喬韓森的感覺。
她說:「我和同事說,老師看到我怨婦的樣子,還問我怎麼回事。」這句應該是接上個月的對話。她曾缺席3堂Photoshop課,後來我問發生什麼事,原來她做設計工作,早已熟練Photoshop。
「我看你每堂課都蠻專注的,想說怎麼會缺席3堂課。」我說:「你怎麼回去?」
「今天沒騎車。」她說:「要不要喝杯飲料?」
「好啊!去哪?」
「這邊我不熟。」
「我們在附近找找看。」
「好。」
我們走一段重慶南路,轉漢口街。有些店已經打烊,或正在關;開著的店,要不覺得不適合,要不兩人拿不定主意。走到館前路上的好樂迪,顧慮她穿高跟鞋,於是提議不妨在包廂點飲料來喝,她也覺得KTV的點心不錯吃。我們要到一間小包廂,不用等。
我曾經很愛唱歌,現在不太想唱,隨性點一首〈流浪到淡水〉,胡亂唱。她聽完後,笑說我好寶。我沒再點歌,她甚至沒看歌本。我們點了兩杯冰奶茶、滷味拼盤和四季豆。邊喝奶茶邊聊天,但找不到共同的話題,出現冷場。她的手機響起,化解了尷尬。她講電話時,我想起下午聊到的瘋狂模式,又想到瘋狂。瘋狂和正常的界限在哪?導致一個人瘋狂的力量是什麼?前年到去年空白一年左右的時間,我瘋了嗎?
掛斷電話後,我問是不是有重要的事,她回答沒有。兩人接著聊起工作的事,她是一家八卦雜誌的美編,職場遇到許多趣事,這個話題讓氣氛熱絡起來,聊到2點多才離開。她在永和租套房住,我打算騎車載她經羅斯福路過福和橋回去。幫她把包包掛在車前的掛鉤,她大方跨坐,雙手繞住我的腰。
我說:「還沒問你的名字。」
她說:「茱蒂。」
「我有個朋友也叫茱蒂。」
「你自我介紹時說姓馬,英文名字馬修,我聽教室那個女人叫你得勝。」
「我單名得,得勝的得。她自從聽我這樣介紹,就叫我得勝。」
「馬,得。馬得。馬的。哈哈!」
「是啊!所以我喜歡大家叫我英文名字。」
「你教電腦教多久了?」
「前年退伍開始,曾經停了一年,去年年底又接課。」
「你幾歲?」
「26。」
「大我3歲。」
「你讀什麼?」
「我復興美工畢業,工作5、6年了。」
「班上有你學妹,認識嗎?」
「不認識。教電腦的收入應該不錯喔?」
「嗯,不過不是為了錢。」
「那為了什麼?」
「總要找些事來做。」我想找事填滿整個生活,避免想起以前的事,這是我心中的答案。
「可以做的事應該有很多。」沉默了兩分鐘。「我想換工作。」
「換什麼工作?」
「不同的平面媒體吧!」過了公館圓環。
「你剛才沒吃東西,不是說那裡的食物很好吃?」
「女人維持美麗很辛苦。」似乎以為我不了解的語氣。
「你這麼瘦。」
茱蒂的上半身靠近,胸部微貼我的背,手輕輕捏了幾下我的肚子。她說:「你有點肚子耶。」我聞到她口中傳來的煙味,應該是個抽煙抽很凶的女人。我不喜歡抽煙的女人,嚴格來說,不喜歡抽煙的人,雖然也有例外。
突然蹦的一聲巨響,左側一輛汽車撞上它前方的另一輛汽車。乍看來並不嚴重,不需要幫忙,我沒停車。茱蒂的動作倒是停下來,這個事件讓她一時不知如何繼續之前的什麼。
我說:「你有看見那兩輛車為什麼會撞上嗎?」
茱蒂說:「沒注意。」
我說:「希望不是因為你的腿。」茱蒂移動臀部,試圖把下擺往前拉。
我心中有一股情緒蔓延,車禍,我恨車禍,車禍帶走了我的她,我好恨,好恨‧‧‧
過了福和橋,茱蒂指引我騎到她住的地方,在四號公園附近。茱蒂說:「要不要上來喝杯咖啡?」我答應了。可惡!我應該要說不,也一向說不,那股恨意卻讓我失去理智,想發洩出來。我停好車,跟她走上3樓,一間由舊公寓改建的獨立套房。
「我有肯亞、衣索比亞的咖啡豆,」進房間後,脫掉高跟鞋,茱蒂說:「你想要什麼?」
我說:「你有什麼我想要?」坐在床上,盯著茱蒂。
茱蒂和我四目相投,把長髮往後撥,※※※※※※※※,※※※※※※※,向我走來。公事包裏的手機響起。※※※※※※※※※※,站起來,※※※※※※※※※※、※※。※※※※※※。
該死的煙味,沒辦法吻她。※※※※※,※※※※※※※※※※。※※※※,※※※※※※※※※※。手機再響。※※※※※※※※※※※※※※※※※※。
媽的!我在幹嘛!不能背叛我的她!手機又響。我猜打電話的人沒有要停的意思,我心底某個聲音也響起。
※※※※※※※※,打開公事包,接聽手機。※※※※※※※※※。
「馬修。」電話傳來肯尼的聲音。
我說:「怎麼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
「剛才刑事組打我手機,說有個玩我們跳舞遊戲的女玩家死了。要協助調查。」
「然後?」※※※※※※※※※※※。
「那個警官說,鄰居聽到玩家死前瘋狂大叫。」
「然後?」※※※※※※※※※※※‧‧‧
「鄰居報案,警察到的時候沒人應門,破門而入,人已經死了。警察在玩家電腦桌上看到很多列印的資料和筆記,你猜跟什麼有關?」
「瘋狂模式。」要不然哩。
tsaur ( 皮卡 強 )
Lv. 2 | 文章數:19 | 推薦數:0 | 被推數:0 #4. 2011-04-20 18:14:06
跳舞遊戲殺人事件 #4



回到中和家中,心情充滿愧疚。
最後踩下煞車,沒有和茱蒂發生性關係。我託口玩家死掉,必須協助處理。幾個小時相處,感覺她非常寂寞,想找個人陪,哪怕只有一夜。不該讓她以為可以把期望放在我身上。我孤獨,但不寂寞。寂寞的人不確定要什麼,我的孤獨是自己選擇的。
睡不著。看手錶,快4點了。到樓下7-11買了兩瓶重乳拿鐵口味的純粹喝咖啡。把電腦開機,上巴哈,瘋狂模式的討論還在文章列表第一頁。喝一大口咖啡。沒點進去。我不知道玩家死亡的原因,也許玩遊戲幾天不睡猝死,縱然死前瘋狂大叫,我不認為跟此一討論串有直接關聯,而且與我無關。
我在那通電話告訴肯尼,調閱電磁記錄,如平時一樣先請客服部做,客服系統能查到各項重要的遊戲記錄,假日也有人值班。肯尼不是不曉得,只是覺得事情既巧合又離奇,想馬上讓我知道。
瀏覽別的主題。有幾篇吵很大,明顯使用外掛的玩家炫耀並挑釁其他人,雙方展開筆戰。文章中的圖片,畫面有個角色暱稱有印象,一時想不起來。擁護外掛不稀奇,公開自己開外掛的拍圖太囂張,兩個帳號被板主處置水桶30日。柏德會怎麼處理這類的事?
板上有幾個問題反應,公司早已要求原廠修復,遲遲沒有改善,難怪玩家抱怨。繼續到自家遊戲各板,觀察遊戲異常的討論。雖然大可不必半夜做這件事,反正睡不著。
有時我會登入遊戲,到處逛逛,嘗試和玩家聊天,藉以調查他們的行為、遊戲的問題,特別是改版、辦活動之後。當然,不洩露身份。
想起來了。那個暱稱叫什麼小喬的,前幾天遇到她。用外掛,難怪從頭到尾Perfect。相信愛情嗎?相信又怎樣,人對抗不了命運啊!
我從書桌上拿起還沒看完的約翰.班維爾的小說《大海》,背靠著枕頭、棉被,讀了幾頁,漸漸恍神。天色已亮,躺下身子。
還是睡不著。打開電視,新聞台播報福島輻射外洩的狀況。由冰箱拿出另一瓶咖啡。轉到EPSN,重播球賽,洋基對雙城。波沙達擔任指定打擊,羅素‧馬丁蹲捕,有一次傳球失誤。對馬丁的印象,停留在穿道奇球衣時期,不太習慣他穿洋基隊服。
2009年那場車禍發生之後,我根本還沒習慣自己、這世界。
tsaur ( 皮卡 強 )
Lv. 2 | 文章數:19 | 推薦數:0 | 被推數:0 #5. 2011-04-22 04:32:32
跳舞遊戲殺人事件 #5



醒來時,電視沒關。房間裏的電話鈴聲響著,我拿起話筒。

「喂。」
「馬修嗎?我是高樹。」

「好久不見。」兩年多了。高樹姓高名樹。退伍那年,和他在書店相識。
「在忙嗎?」

「沒有,剛睡醒。」
「要不要來我家吃火鍋?」

「怎麼想要吃火鍋?」我看錶,晚上7點半。稍有寒意。
「我約了朋友等一下來家裡。」

「什麼樣的朋友?」
「幾個喜歡閱讀的朋友。」

「你還是住木柵嗎?」
「對,沒變。」

「我想一下‧‧‧」
「要不要找珍一起來?」

「她‧‧‧過世了。」珍是我的未婚妻。
「發生什麼事?」

「車禍。」
「什麼時候的事?」

「前年九月,她生日那晚。我為她慶生,後來在餐廳外面,有個混帳酒駕衝上人行道‧‧‧」
「你沒事吧?」

「沒撞到我。她忘記拿書,事發的時候,我回餐廳找。」我不會忘記那本《傷心咖啡店之歌》。
「怎麼會這樣‧‧‧」

「‧‧‧」我一直希望上天能告訴我。
「這兩年你怎麼過的?還繼續辦讀書會嗎?」

「我病了,躺在床上一年,沒辦法做任何事。讀書會停擺。」
「一定很難熬。」

「你知道我是單親家庭,母親帶大的吧?」
「嗯。」

「我不忍心母親看我無止盡的消沈。」
「要勇敢活下去。」

「現在像游魂般過日子,沒有目標。」
「要不要過來聊聊?」

「這次,就不過去了。」
「那改天見一面。」

「一定要的。」
「你要保重。」

「你也是。」

掛斷電話。好餓。媽媽不在。我換了衣服,騎車到公館,在藍家割包吃割包和麵線。吃完後,步行到誠品台大店,待一小時左右,拿《八百萬種死法》和幾本詩集去結帳。回程經過樂華夜市,又吃了肉圓、蚵仔煎。

《八百萬種死法》書名吸引我買下它,聽過卜洛克,還沒看過他的作品。書腰有段話,「你知道這城裏有什麼玩意兒嗎?這個他媽的都市叢林臭爛污裡有什麼,你可知道?有八百萬種死法。」1982年出版,當時紐約人口是800萬。那麼現在台灣有2300萬種死法,我想到那個死掉的玩家。

回家時,媽媽已睡。我洗個澡,翻閱剛買的詩集,然後打開電視,看洋基對紅襪的球賽直播。馬丁在芬威球場打出雙響砲,好傢伙!

白天,一口氣讀完《八百萬種死法》,很對味。小說的主角也叫馬修,和我都因為一段生命經驗,失去信念。我有相濡以沫的感覺。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