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萌的三國遊戲!imax電影史詩頁遊"黑暗之光"地表最強無重力3000連擊英雄就是要征服世界
u9713032 ( Sulu ) Lv. 1 | 文章數 : 1
2
第 1 篇 2013-06-12 05:47:15

今天輔助葛雷夫大叔原本要去找看看sup的天賦點啥的 結果一不小心歪去把幾個英雄的背景故事都看過一次  這才發現英雄聯盟真的不只英雄多 仇家也特別多  有時候看見對面還是自己隊伍裡有著"原本是仇敵"的隊友就覺得腦洞不自覺大開

不會畫圖是硬傷 如果格式不對請版大溫柔輕拍 人家靠臉吃飯滴 (不是 爭取兩三回內寫完 畢竟是po在這裡所以盡量清水以及各種淺淺的腐(哎?  搞笑為主 腦洞多

願望是各位出沒於此的畫手大大不小心看到後能多撇撇畫畫些這幾位英雄吶!

p.s:如有cp潔癖或者角色形象潔癖者可按叉叉  請試想如果一大票仇人在同隊會如何呢? 別和我提拳頭社 都吃書了來著....



[葛逆/劫慎]<--純個人觀感    所謂死敵   





只要在符文之地大家都知道葛雷夫和逆命是非常有名的死對頭之一

提著重型改造長槍的男人明白表示只要讓他遇到逆命一定要一槍轟掉那個混帳的頭

不過每個聽過這個故事的英雄都沒有什麼大反應畢竟這種事情已經屢見不鮮啦

在符文之地死對頭多的是







逆命翻弄著手指間的紙牌黃牌極端靈活的在男人掌中變換看不出規律只要那細長的五指間微微彎曲,只需眨眼的瞬間原本紅豔的卡牌瞬地轉為湛藍卡牌。

指尖的卡片微微散出亮光,這並不是普通紙牌會出現的現象,每張紙牌轉換間流轉著一股奇特的力量。

這是逆命最最渴望的能力。

魔法。

『要不是現在執勤中,老子絕對一槍爆了你的頭。』

一股極端熟悉的氣息還有毫不遮掩厭惡還有怒火的粗魯言語

多麼熟悉。

咬著雪茄男人粗魯的咧開嘴巴,露出森白利牙。摩著白牙似乎要狠狠咬下逆命一塊肉。

「我想很難。」逆命挑眉。

基於招喚師峽谷的限制,身為隊友的彼此是絕對不能向對方出手,甚至是任何將負面狀態的增加於對方身上。

逆命看得出來,葛雷夫真的想『殺』他。

男人暴躁的忍耐著,緊緊抓著寶貝武器的手背都已經爆出青筋,但是他卻不能朝他開槍。

身為原.詐術師,逆命從小就知道如何說謊,這項技巧就像是吃飯喝水般極端靈活利用。

在他們倆還未翻臉的過去,對好友完全是好脾氣的葛雷夫幾乎沒有在嘴仗打贏過他

怒火就像是聚現化般從葛雷夫周身四散那雙綠眼經過了不知道多少挫折才顯得那般深沉

「老子連和你同個隊伍都感到厭惡。」

不過分開那麼久.騙徒之一的葛雷夫也學會了忍耐

舔了舔唇磨牙冷道

那些非人的虐待除了痛苦,也讓他學會了其他事情。

逆命專司中路而身為主力物理輸出的葛雷夫的確不會和他有同一路奮鬥的可能性

實在可惜呢

自從接受魔法這項奇蹟後逆命原本深沉像黑夜的憂鬱眼眸帶著淡藍色幽光,甚至是指尖都帶著一股很特別的力量。

葛雷夫難以忘懷骰子在這人細長手指間轉動的模樣。

就像是個極漂亮的表演,骰子拋出的拋物線還有攤在手掌心的四張A。

招喚師的耳語就像是微風般從耳畔飄過。

異常吵雜的紙牌聲停了下來,甚至是有些僵硬。

正在腦海裡將逆命大卸八塊的葛雷夫也困惑的拋過來目光。

兩者的目光將要對上彼此的時刻被身邊突來的動靜打斷。

身邊光束一閃,其餘的召喚師終於選擇好出戰英雄。

『喔耶!幹架時間到啦!』

俏麗臉蛋上印著的深色印記是這女孩的姓名,露出嫩紅舌尖舔了舔嘴角,帶著冰冷質感的大機甲拳套隨著她的意志不斷開握。

在窈窕身形出現時她就一副想直接衝出溫泉塔的模樣。

有著粉嫩花朵般的粉紅髮色卻沒有相對的柔軟性子,攜帶重擊的菲艾揮擊著機甲雙拳。

經過一次次改造的機甲拳套爆發力十足。

她現在只是開心下路的AD不是凱特琳,不然整場聽她訓話就夠了。

葛大叔性子豪邁,她可相當喜歡。

「嘖嘖,是你們呀?」

哇喔,中路和下路超不合的耶。

菲艾俏皮帶著隨性的朝葛雷夫眨眼,反正有架打,隊友不用管是誰只要別死就好啦。

那現在就是缺上路和輔助了?
兩抹像是影子般的身影就像一團空氣靜靜的出現。模糊的讓人必須要專心凝聚注意力才看得清是誰。

………兩抹?
菲艾還有其他兩個人悄悄皺起眉頭。

只露出帶著微光的雙眸,一身深藍色緊身忍者袍,慎習慣性的微蹲起身子,雙掌伸向背後的雙刃。

還沒看清楚對方是誰但身體本能性的瞬間僵硬進入緊戒狀態

低沉的笑聲帶著慵懶

「我們終於見到面了?」

這或許是使用提問的語法,但是語氣卻極端的確定。就像是看到了感興趣的事物,興起了想逗弄的念頭。

那深夜在夢裡不斷折磨自己的身影還有那雙不知覺中看透劫的雙眼

高大的身軀帶著濃重壓迫感,就算面罩頭套掩蓋住所有容貌,從言語中可以感受到劫似乎異常開心

反觀慎鬆開緊戒的四肢,對於劫漠不關心的轉過身。

從小的嚴酷訓練下,慎的自制力比誰都來的好。

既然出現在同個水晶主堡就表示沒有任何動武的必要性,起碼這點可能性為零,除非試煉之地爆炸。

「我負責上路,需要協助時務必告知。」

削瘦但身體線條帶著精實感,慎身形的確比劫來得瘦弱,但是卻從來都不能小看這副軀體裡所能帶來的強大戰力。

劫用著他獨有的目光幾乎要扒光慎。

「我說,不對啊。都有我了黑忍者你是來幹嘛?敢搶我野怪跟你沒完喔!」

菲艾毫不畏懼睜大雙眸問道。

所有人中就她最大無畏的直接質問。

兩個打野,多尷尬。

「嗯?」

高壯的身軀微傾,似乎靠著買裝的慎更近了點。

「我走中。」漫不經心回復,劫捏出另一個黑影擺弄著。

「慢著!!那不就這傢伙走下?」正牌的AD開口了。

沉默著買好綠眼的逆命不得不遵從招喚師的命令。

「真是不湊巧,這次我勉強委屈當你一次輔助吧。」

另一邊的慎買好裝備後看也不看直接撞開擋路的影子,就像是投懷送抱卻直接一個嘲諷快速划走。

菲艾把玩著打野小刀,藍眸極無耐性的用力眨動。

被警衛隊的隊友怒罵過完全沒帶腦袋出門的菲艾正在動著腦筋,做起很一個很少見的動作,她正在思考,並且分析現在局勢。

拎過幾瓶紅水,她像是大事不妙般喃喃自語著。

「死定啦死定啦。」

情非得已不然死也絕對不飛中路劫的慎,被迫同路的死敵仇人。

慎好歹還有理智,只是他大概寧願孤獨上路三十年也不願意開大幫中,這點倒是還好,上路就是各種孤獨的奮戰,慎是坦才不會那麼輕易陣亡呢。

但是那對下路組合沒有用力掐死對方一起下地獄怎麼可能。

思考的動作在三秒鐘內急速消失,菲艾大喝一聲。

看來又要靠菲艾CARRY整場啦。




第一回

徹底不合的組隊










下回預告
對面似乎也很糟糕



臉書回應

來源IP:114.35.184.* [ 檢舉此文 ]
快速回文 | 註冊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簽名檔 [ 設定:]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