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創全新的冒險!展開一段傳奇且熱血的故事~<<異界之鑰>>預登送追月時裝RPG定義再進化《魅影再臨》
benloveage ( 乂沁吾愛乂 )
Lv. 1 | 文章數:1 | 推薦數:0 | 被推數:1 #1. 2010-03-08 21:07:17
仙四結束後,本人有許多感觸,對於結局,總覺得若沒有一些延續,鼻酸的感覺會一直迴盪在心中,所以自譜了一段仙四後傳,想讓心好過些...


百年以後...

[天河...] 夢璃道


[是夢璃嗎?]天河回答

[天河…菱紗她…]夢璃語帶哽咽

[菱紗…]

[相隔百年了,韶華飛逝,菱紗她終也敵不過歲月…]天河哽咽道

[菱紗…]

看著眼前的景物,始終不曾改變,只慨嘆故人卻已不再…

[那天以後,我們回到青鸞峰,菱紗說過他想在這生活的…]

[十年過去了,雖然眼前仍然灰暗,但是總能感受到她的溫暖…]

[我們兩人在青鸞峰,逍遙自然,體會一切的美好]

[直到一天…]

[那天一早起來,便不見菱紗身影,我很緊張,深怕她要離開我了]

[我尋遍了整個青鸞峰,在樹屋也不見她人]

[山洞!我突然想到]

[我急忙跑進山洞,雖然已經崩壞許多,但是我還是記得第一次的路程]

[踏著憂心的腳步,我走進最初]

[爹娘的墓穴,雖然在一開始已經崩毀了,但那也是我們的紀念]

[走到石室前,菱紗正在那裏…看起來很虛弱…]

[我抱緊她,心中充滿了恐懼與不安]

[天河…]菱紗說

[菱紗,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阿…]

[如果我也能像你爹娘一般,即使生命終了,也能葬在一起,那該有多好]菱紗說

[你在說什麼傻話,不要走…不要走…]

[傻瓜…這些年來,跟你生活在一起,我很快樂…謝謝你…]菱紗說

[不要…不要…不要再說了…]

[我的陽壽已盡,該來的還是來了…]菱紗說

[嗚…嗚嗚…]

[答應我,要好好的活下去…]菱紗說

[我就像那把弓,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菱紗說

[嗚嗚…]

[菱紗…菱紗…]

[你願意娶我嗎…我不想留下任何的遺憾,我想把這個回憶,畫下一個結局…]菱紗說

[嗚嗚…恩…我願意…菱紗…]

[謝謝你…]菱紗含淚道

菱紗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從此於我訣別了…

[菱紗…嗚嗚…]

[這九十幾年來…少了菱紗…好空洞…]

[是這樣阿…]夢璃流下了眼淚

[人生寥寥,不過幾十年…但我們的思戀,早已穿越了時間的隔閡…]夢璃道

[若不是神龍之息,我就可以去見菱紗了…]

[天河…]

[我們去劍塚找紫英吧…你應該很久沒跟她聊聊了,你等我一下…我跟菱紗說…]

[恩…]夢璃道

到了劍塚

[紫英~]

[你們來了阿…]

[恩!]天河應

[夢璃,你應該有很多話想跟紫英聊吧,那麼久不見了…]

[紫英…這些年來,過得還好嗎…]夢璃道

[那天以後,我接掌了瓊華掌門一職,重新整治瓊華,為了避免再有同樣的事發生,我以把跟望舒等雙劍有關的事銷毀了…]

[這樣也好…不枉菱紗了…]夢璃說

[幾些年前,也把掌門之位交接了,現在在劍塚,與劍共生…]

[恩…]夢璃應

[過去之事,如同一場大夢,醒了以後…才知痛心…]紫英說道

[菱紗…]天河自語

[天河…]夢璃說

夢璃放出迷香,試圖改變天河的心情…

[謝謝你…]天河說

[夢璃,走吧,你一定很想念柳波波.柳波母,我們去她靈前上個香吧…]天河刻意壓抑自己的情緒…

[謝謝你…天河]

[你也一起去吧,紫英,他們是好人…]

[恩…]紫英答

來到壽陽城

[這裡一直都沒變呢…]夢璃道

進了柳府

[來者何人,勿擅闖柳府!]門口站崗的官兵說

[我是來給爹娘上香的…]夢璃說

[我們去通報,請勿擅自行動]官兵道

不久後

[你們是…?]現任縣令道

[我是柳夢璃,我是來給爹娘上香的…]

[柳夢璃?]

[聽爹爹說過…他說過你是當時縣令大人的女兒…]

[可是不可能阿…爹爹已過世多年…照理來說,應該不可能還活著才對]

[世間本就有諸多事是你我所未知,又何必問這麼多?]夢璃道

[這位小姐氣質非凡,看似真有幾分相像…]現任縣令想

[請進吧…]

來到了柳氏夫婦的靈前…

[爹.娘 璃兒回來了…]

[柳波波.柳波母 這些年還好嗎?]

三人為柳氏夫婦上了香…在柳府逛著…

[這裡的樣子,還是依舊…]夢璃說

[只嘆時光一去不復,相隔陰陽總是情…]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呢…]天河道

[是阿…]夢璃應

[真想再看一次這裡景物…]天河無奈…

[如果菱紗看到這裡,也會有許多回憶吧…]天河說

[是阿…]夢璃道

[天自有其運行之道,或許這就是天命吧…]紫英說

[恩…]

[倘若如此思念…為何不去鬼界呢?]縣令說

[抱歉聽到你們的對話…但本人自幼對生死循環之道有極大的興趣與想法,想提供你們一些意見]

[鬼界!]夢璃道

[在那裏…或許還有機會吧…]縣令說

[這方法確實可行,但還是有一定的困難…]紫英說

[菱紗…]天河道

[決定了!我要再見菱紗一面!]天河說

[夢璃,菱紗見到你,應該也會很高興吧…]

[恩]夢璃應

[可以嗎?紫英~]天河問

[十九年,說長亦常說短亦短,下次見面不知何時了,走吧…但是你要小心,你的眼睛…已大不如前了]紫英回

[沒關係,為了菱紗!]天河說

[……]

[好吧,謝謝你,縣令大人]紫英說

[請萬事小心]縣令道

三人啟程出發








不周山

[這裡的感覺…依舊沒變…]天河道

[恩]紫英說

[走吧,我們趕緊啟程前往鬼界!]

[神龍!!!!]天河喊道

突然雷聲大作,地表產生了巨大的震動

[是誰打擾本座休憩!]龍怒道

[是你阿…小子,膽敢找本座兩次,你有什麼事阿!?]

[我要去鬼界!]天河道

[哼!一個瞎子還想去鬼界,本座不會讓你再去第二趟的]

[為了菱紗,即使面臨生死劇變,不為所懼!]天河回

[哈哈,上次也是一樣]

[本座早功德圓滿,又是妳這小子來引起我的注意 哈哈]

[只可惜恕難從命]

[為什麼!?]天河問

[區區凡人,多次進入鬼界,干預天體運行,這可成何體統?]

[不行,我一定要進去]天河回

[那就來賭一場吧…你只要能將我擊倒,我便為你打開鬼界之門,並賞予你視覺]

[但要是輸了,就永遠打入不周山底層,永不回歸]

(有殺氣)天河感到

突然天降巨雷,直朝天河劈去

天河順是舉起天河劍,試圖阻擋

[天河!]夢璃道

[上清破雲劍!]

一把巨劍從天而降,打斷了神龍的攻擊

[化相真如劍!]有一次從地冒出的巨劍傷了神龍

[謝謝 紫…]天河的話被紫英打斷

[先想辦法救出菱紗吧]紫英說

[天玄五音!]夢璃奏出美妙的聲樂,強化了這場的優勢

[是你阿…才相隔百年就如此蒼老,果真只是凡人阿]神龍道

[不許你說紫英!]天河怒道

隨即拔出神弓,瞄準神龍

[逐月式!]

四隻如火般的劍矢從天而降

發發到位,箭無虛發

[哈 好小子 嘗嘗天譴吧!]神龍說

隨即五系仙術群發,霎時天搖地動

[嗚…]

天河來不及躲過這一招,全身受到重創

[天河!]夢璃.紫英道

[我…我沒事…]天河應答

[千方殘光劍!!!]紫英怒吼

數以千計的劍,如與一般落在神龍身上

[嘎阿…]神龍吼

[菱...菱…菱紗]天河站了起來

[天河,你受了傷,先別起來阿…]夢璃道

[菱紗,幫助我…]

[慟天灌日式!!!]

此時后羿射日弓突然湧上了一股玄祕的氣,巧妙的融入了天河劍中

[吼阿!!!!]天河吼道

天河劍伴隨著強大的氣息,如同吸收天地神力一般的疾射貫穿了龍體

[嘎…]龍吼道

[魂夢魅曲!!]夢璃奏出一道奇異的樂音

神龍聽到後,瞬間不支倒地

[呼呼…]

[你竟然有這等神力…足以傷及本座]

[呼呼]天河不停喘息

[天河!]夢璃道

夢璃使用了沉水潤心,治療受傷的天河

[呼呼...每次都還會被雷擊道…好痛…]天河苦笑說

[撲…]夢璃看到天河的樣子,露出微笑…

[呵呵…]

[小子…本座時候不多了…你又讓我感受到一次你的特質了…來吧…按照約定,我將鬼界之門打開,以及復你視覺]

神龍化作兩道光芒,一道打開了進入天界之門,而另一道則打入了天河體內,霎時間,久違了的光明在度出現在天河眼中…

[夢…夢璃 我看得到你了…]天河道

[紫…紫英]

[天河!!]夢璃激動道

[小子 珍惜你的唯一機會吧
本座功德圓滿 要重回天庭拉]直到聲音漸漸隱沒天際…


[謝謝你,神龍…]

[謝謝你們…]天河道

兩人答以微笑

[嗚…好痛…走吧!我們去找菱紗]

[恩!]

三人重新站起,踏入鬼界…








穿越了人間的阻隔…一行人踏入了鬼界…

鬼界陰森壓迫的環境
以及各個凶狠滿面的鬼官差吏 無處不讓人毛骨悚然


[這裡就是鬼界…]夢璃道

[還記得上次…我們來到鬼界為了找尋通入妖界的方法,那時菱紗…也拼了命的尋找…但百年以後,卻人事已非了…]紫英道

[別說了…]天河有些沮喪

[菱紗…]

言畢,天河跑向大殿

[天河…]夢璃著急的跟上

[你要去哪裡?]夢璃問

[我記得在那裏,有一面明鏡,能見到死去的人…]

[恩…]夢璃應

三人敏捷的躲過了衛兵的看守 進入大殿

[就是這面鏡子…上次我也在這見到爹了…]天河道

[只要心裡想著想見的人,或許會出現…]

[菱紗…]天河道

[菱紗…]夢璃道

[菱紗…]紫英道

時間是一分一分在消逝…菱紗仍舊沒有出現…

[菱紗…]天河哽咽起來

[說不定…菱紗正在鬼界某處服勞役,菱紗的大伯曾經說過…韓氏族人都要在鬼界福長達百年的勞役…]紫英說

[菱紗…] 天河有些喪氣

[恩!我們去試試看吧]夢璃說

[恩…]

一出大殿 一群戴著斗笠的鬼兵鬼眾出現在三人面前

鬼兵們各個手持兵刃
看來來者不善


[大膽!區區凡人也敢擅闖鬼界!?]中間一位個頭高大的鬼兵說

[你們有何企圖!?闖入鬼界可是大罪]

[我們是為了尋找一位故人而來的,懇請各位別兵刃相向]夢璃回應

[哼!人本就有生死輪迴,又何必執著?]

[你們如果在那面鏡子中,沒有見到的話,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以踏入輪迴道,重新轉世了 而另一種 就是生前犯下種種罪過,在此服役的鬼眾]大塊頭高聲道

[縱使是在此勞役,我也是要找出菱紗!]天河道

[恩!]紫英一起答

[只可惜不可能!]

[什麼!?]天河驚道

[凡人擅闖鬼界已是大罪,還讓你尋人,豈不是丟光了鬼界的臉?!]

[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就是要找菱紗!]天河怒道

[為了一個罪犯發怒,這種感情真是不值得]鬼兵笑道

[我不許你說菱紗壞話!]天河怒道

[那又怎樣,我這就在這斬除禍害]鬼兵說

(有殺氣)

[紫英!]

[好]紫英回

[千方殘光劍!]

隨之萬把劍從天而降 傷及不少鬼兵

[分散阿!]大塊頭鬼兵吼

所有鬼兵分散開來
一般的群體攻擊根本無所影響


[…]

[殺阿!一個都別留下 捉到者 加薪俸阿!!]大塊頭鬼兵吼

所有鬼兵都提升了士氣 如同蜂擁般攻擊向前

[可惡…]天河說

三人光靠一般的攻擊 雖然實力堅強 但一時間仍難以將其所有平定

時間逐漸消逝
鬼眾仍越增


[這樣下去沒完沒了阿…]天河說

[菱紗!!]天河吼道

隨即天河一躍而上
身上的氣化作火紅的雙翼 張開了手中的弓


[逐月式!!]

如火般灸熱的箭矢
發發中在鬼眾身上


[嘎阿…]許多鬼眾們苦道

[醉生夢死!]夢璃奏出勾魂的樂音

許多鬼眾聽到這陣歌聲
不由得的倒地


[三才朝元!!]紫英揮擊

大隊鬼眾被強大的劍氣震離

[別畏懼啊!!給我上!]大塊頭即使深受多處傷仍然無所畏懼 一昧的向前衝

大塊頭舉起奇眾的大斧 向夢璃砍去

[夢璃!]天河驚道

隨即摟起夢璃 敏捷的躲掉了這一招

哪知就在千鈞一髮之際
天河沒有發現後面仍有一位鬼兵


(糟了! 我命休矣 )天河心想

然而這鬼兵 舉起了兵刃 卻遲遲沒有斬下

紫英衝去掩護

[天河!]

正準備砍殺那鬼兵時 鬼兵竟有著極其敏捷的身手 拂開了紫英的劍

[你怕了嗎!?是在幹什麼吃的!?]大塊頭的鬼兵怒吼

輕盈的鬼兵不語

停頓了一下

轉頭離去


[搞什麼!?一群貪生怕死的 總是只剩我一人 我也會力戰到底!]大塊頭的鬼兵道

場上除了無盡的鬼兵屍首 就只剩下那位大塊頭了

[我很佩服你的堅毅

但我們仍必須找出菱紗]紫英說道


[吼嘎!!!]大塊頭向前衝去

[抱歉 安息吧… 上清破雲劍]

從天而降的魔劍(小葵劍)

貫穿了那鬼兵


[向你的堅毅致敬…]

說時遲那時快

鬼界突然天搖地動

彷彿世界末日一般


[大膽凡人,竟然擅闖鬼界 又斬殺鬼兵!]一位身軀龐大面目猙獰的男子高聲道

[是它們先出手的…]天河說

[還狡辯!]

[真的阿…]天河有種被冤枉的感覺

[我乃鬼界之主 閻羅王 你所犯下的種種罪行 我要在此做個了斷]

[閻羅王!?]

[不好意思,我們來鬼界是為了尋找一位名為 韓菱紗 的故人 可否麻煩您幫助我們呢?]夢璃恭敬的問

[韓菱紗? 她早已投胎去了 你們白來拉 哈哈]

[什麼!?]三人驚訝的問

[她…韓氏族人不是因為盜墓,而要服百年勞役嗎如果這樣 菱紗應該還在阿…]天河說

[鬼界之事 由我閻王裁定 我掌管生死 又有何難?]

[什麼…]天河情緒不由得低落下來

[菱紗…]

[你們心願已了
滾離鬼界吧]


[菱紗…]

[那…那菱紗轉世後 可否記得前世記憶?]夢璃問

[無可奉告]

[盡速離開鬼界 勿在擾亂六界秩序!]

[謝謝您…]夢璃道

[菱紗…]天河說

[冥冥之中自會註定
好了 快走吧]


三人聽到這段話… 情緒低落了許多…

在正殿後方不遠處

那位鬼兵正注視著它們三人…



[菱紗…]

[天河…別難過了…現在菱紗一定也在這世界的某處吧…]夢璃說

[天道循環…真如此殘酷…]紫英道

[菱紗…]天河自語

[走吧…]紫英說

[夢璃…真的沒有辦法找到菱紗嗎…?]天河問

[恩…人的生死循環,只有鬼界知道…如今鬼界已下達封口…又怎能在又出路…]夢璃回

[菱紗…]

[夏書生的孩子,蓮寶,不就相識了夏書生六世嗎…說不定菱紗也會與我們再度相逢吧…天河…振作起來…]紫英說

[恩…]

三人走向通往酆都之路…
準備乘船…


[菱紗…你究竟在哪裡…]天呵嗚咽道

到了乘船口

[走吧…]紫英說

天河一再的回頭望

[天河…你怎麼了?]夢璃問

[沒事…總覺得剛剛閻王所說的都是幌子]

[或許菱紗還沒轉世…]

[天河…]夢璃回

三人乘上了青竹船
返往人世…


[菱紗…我們真的再也不會相見了嗎…]

[天河…]夢璃眼角泛淚

[一切早已穿越生死界線,蒼天又何必如此呢?]紫英感慨

[菱紗…]

天河呆坐在船上…

心思全掛念著菱紗…

望著天邊的那道曙光 思緒就越雜亂…

天河嘆了一口氣…沉默不語

[天河…]夢璃道

[菱紗...]

紫英轉頭看了看船夫

[阿…妳是…]

[謝謝你剛剛保住了天河的命…]

船夫不語 繼續划著船

此時天河說

[沒有菱紗…獨活於世,又有什麼意義…]

天河望向船夫

[謝謝你…]

船夫不語

天河看著船夫…

[你…可以把斗笠拿下來嗎…]天河問

船夫不語

[菱…菱紗…]

[……]

[天…天河…]船夫回應

船夫慢慢的取下了斗笠

那熟悉的面龐,又怎能忘卻過

一世的眷戀

在此刻化開…

[天…天河…]

夢璃.紫英看到這幕 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好…好夢璃…]

[小…小紫英…]

漂泊在生死間的青竹舟
也在此刻靜止…


故人重逢,總有無盡思念…

[菱…菱紗 真的是你嗎…]夢璃流下了思念的淚水

[好夢璃…這些年來…你過得好嗎…]

夢璃難掩感動
掩面啜泣著…


[好夢璃…我在這…我在這…]

[菱紗…]紫英道

[小紫英…你老了…]

[韶華已逝…但故人卻又能再度重逢…可謂此生無憾也…]

說著 紫英也滴下了淚珠…

[天河…]

天河不語

[天河…]

歷經艱辛萬難
突破千障萬壁


只為博得再面佳人…

如夢一般…

百年的思念

又哪能比上這一幕…

[菱紗!]

天河跑向菱紗

緊緊擁著…

[菱紗…菱紗…別再離開我…菱紗…別走…]天河像個孩子般童言童語的懇求菱紗…

菱紗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傻瓜…都那麼大了…還在撒嬌…]

說著說著

兩人相擁而泣

[菱紗…別再離開了…]天河哭道

[恩…]菱紗哭道

[你在陰間…也以百年…我們可不可以離開了…]

[恩…天河…]菱紗抱緊天河…

[從今以後…我們不要再分開了…]菱紗說

[恩…]天河應

隨著青竹舟慢慢漂泊
四人回到了人間…


~百年隔閡又有何,情何物生死相許~

~相尋踏破幾重路,相擁激情化思念~

[人間阿…好久沒見了…]菱紗說

[即墨…你們還記得那一夜嗎…我們說過要永遠在一起的…]

[恩…]紫英應

[即墨阿…]夢璃回憶著…

[百年前的今天…我們也在即墨呢…]菱紗道…

[我們去看看吧!順便看看夏書生…]天河說

一行人再度踏上即墨的土地…



[哇~這裡還是一樣呢]菱紗說

[是阿…]天河應

一位老者走近

[各位客旅他鄉的朋友們,今天晚上咱們即墨有燈會…是這裡的特色,為了紀念百年前趕跑狐仙的英雄,這是每年的祭典阿,請務必來參加,一同體會即墨之美]

[他再說我們耶,呵呵]菱紗笑道

[對呀,今天晚上有燈會耶…]天河應

[百年前也是這樣呢…]夢璃道

[是阿…]紫英回

[阿!是你們阿…]一句熟悉的口音叫住了四人

[夏書生!]四人驚訝的看著她

夏書生露出了微微的笑容,向它們問好

[都過了百年了阿…]夏書生感慨道

[蓮寶也走了好久了…]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別太難過了…]菱紗安慰說

[呵呵…謝謝你…]夏書生勉強笑道

[我來為你們準備酒席吧…讓我為你們接風洗塵]

[沒關係~我們只是來探望你的]菱紗說

[有酒席不是很好嗎…]天河輕聲道

[雲.天.河 我聽到摟…]

[對不起…菱紗]

兩人如同以往一般
活潑的打情罵俏


[撲…]夢璃笑道

[呵呵…]沉默寡言的紫英也笑了

到了黃昏

[哇~開始熱鬧起來了呢]天河說

[是阿…]菱紗說

四人遊走在熱鬧的街上
看著家家戶戶掛上花燈
彷彿昨日光景再現
讓人湧起一股莫名的感動


[好美…]菱紗說

[還記得我們許下的誓言嗎…要一輩子再一起…不會分開]菱紗笑道

[恩阿~]天河笑著回答

[這次的重逢…取之得來不易…我們要好好珍惜…再也不分開了…]

[恩]天河.紫英.夢璃異口同聲的說道

四人伴著這片即景…

畫下永恆…

至死不渝…

蒼穹中 心不靜

千年間 輪迴轉

對你的思念 怎能用千言萬語說得清

情何物 生死相許

有你相伴 不羨鴛鴦 不羨仙


在此


願天河.菱紗 化作神仙伴侶 共度風雨 一同感受人生幸福......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