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三國武將,無雙技能隨你搭就在今天!奇蹟MU改版!放置三國-父親節活動限時開!Q版西遊,激萌來襲!
ol2333035 ( 阿丸2333035號 )
Lv. 1 | 文章數:2 | 推薦數:0 | 被推數:0 #1. 2017-07-14 22:08:06








也許是因為缺乏了山盟海誓,他才避過腸穿肚爛的死劫。


也許是因為摔碎了法王芳心,他才得以脫離盆的生活。


從來不知道,中蠱,這樣幸運。


有人苦求情蠱的噬咬,有人苦求情蠱的破除。


你,是哪一種?







————————————————————————————————————————
章一








酒是世上最好的麻醉藥,這點身為義大利人的史庫瓦羅清楚得很。甜而香醇,稍稍平復他心裏的憤怒。




「天殺的符紋猥瑣大叔!」坐在酒吧外的椅上,一頭順滑的銀髮從椅背垂落,天上的星辰映入銀眸,萬般迷惘。他的菁英手下死了,而且死得毫無尊嚴、不得安寧。




手下的命,坦白說他不太在乎,畢竟當得黑手黨就已經做好了隨時掛掉的準備。可以那種方式屠殺他瓦利亞劍帝的菁英手下,就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那些被蛇蟲咬個千瘡百孔的臉、那些腸穿肚爛的屍體,他們一個個都死瞪著眼,失神的眸裏寫滿了不甘心……全部,都在嘲諷他對這馭蛇之術的無能。他想救,可是他對毒無能為力,只有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又一個賢才消逝。


他沒想過,他會敗給一個手無寸鐵、只有滿身咒紋的泰國猥瑣老頭,沒能完成任務帶回那個駱駝骨盒之餘更搭上了好一堆人命。




「外國人,你們贏不了我的。我們這種人不是你們黑手黨能惹得起的,哈哈!」




那個老頭被毒蟲圍繞著,帶著他的目標大搖大擺地逃走。他只有聽著手下的哀嚎,最後仰天大吼宣洩他的不甘。




到底,如何才能贏?




「先生、先生?」「看不到老子在煩嗎?!給老子滾開!」舉杯一灌,拉回後仰的腦袋,睨到一抹身影落在面前。




稍稍定神一看,一個東方女人坐到了他的對面,滿臉春風。一頭咖啡色的長髮盤成了一個髮髻,以數朵白色的不知名花朵點綴著;成熟的杏眼秋水盈盈,一看就知道是個柔情似水的小家碧玉。可老實說,經過和老頭的一戰,史庫瓦羅就覺得東方人非常討厭,即使是東方的傾城美人也不比義大利酒吧裏濃妝豔抹的妓女美麗。那是靈魂上的抗拒,抗拒著和東方人接觸。




搭訕嗎?


那他勸她早點滾出他的視線範圍,此刻他只有一招應付女人,就是將她砍個屍骨無存!




「先生好像遭到了很棘手的事情了呢。」「我告訴妳,若妳不想死無全屍就立即滾!」女人笑了笑,從棕色的手袋裏翻出一張米白的名片,放到史庫瓦羅的杯邊。




「如果那個滿身咒紋的高人再來打擾,可以打上面的電話。我的妹妹可以幫到你。」未等他反應過來,女人就抬腿離開,往海邊的小街走去。他留意著,那個女人走向了一個站在街末路燈下、腳穿三吋羅馬鞋的短髮女人。相談數句後,短髮女人突然面露慍色,對著束髻女人罵了數句話,最後自顧自的抬腿離開,只餘束髻女人在身後慢慢跟上。最後,兩人消失在街末的轉角裏。




拿起那張名片,史庫瓦羅閱讀著上面的字句。過了半分鐘,他翻出數張鈔票放在桌面上就急忙離開,手中緊握著那張字跡娟秀的名片。




Dorania DuongExecutor of Venomous Poison


Dorania Duong,蠱師)




TBC.




ol2333035 ( 阿丸2333035號 )
Lv. 1 | 文章數:2 | 推薦數:0 | 被推數:0 #2. 2017-07-14 22:13:13
章二



「啊啊啊啊啊啊! 」西西里島平靜的黃昏被一聲女人的尖叫劃破,隨後某大宅內傳來一陣可媲美河東獅吼的國罵。


此刻,一個短髮女人正在華麗的房間內不停踱步,煩躁地抓著頭髮。


「媽的,早知道就打姊的槍好了!」最後,女人絕望地跌坐在床沿,欲哭無淚。

而這一切的起因,得由六個小時前說起。



【中午時分】



如果問有沒有人的表情能比XANXUS更具殺氣,此刻史庫瓦羅的表情一定比自家BOSS更殺氣騰騰。

「嘻嘻,真夠大牌的~」貝爾旁若無人地拋著小刀,欠扁地笑著。

「人家真想看看那位小姐有什麼本事~」優雅地喝著紅茶,魯斯利亞一臉期待地說著。

列威沒說話。XANXUS喝著酒,只有額上的青筋能顯示帝王的耐心已經接近耗盡,彷彿下一秒就要轟掉這間店。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一句溫婉優雅的話語敲進眾人的耳裏,只見一個穿著波西米亞風米白長裙、散發出冰涼氣息的東方淑女嫣然一笑,在桌子邊找了張空椅子坐了下來。眾人不由得的面面相覷,心想著這女人是不是認錯人了。

眼前的女人言行舉止優雅大方,根本不像是通曉邪術的巫師。


「嘻嘻,就是妳嗎?」聽著貝爾怒極而致的咧笑,女人先是疑惑地歪頭,繼而像是恍然大悟才歉疚地笑了笑。

「不好意思,舍妹綸婷有急事處理,現在正在路上,就讓我先和各位會面。」沒人說話,倒是將銳利的目光投射到一直沉默的帝王身上,等待著絕對的命令。

要送、要殺,還是要請?


「價錢,多少。」女人溫婉地笑了笑,搖了搖頭,一雙鑽石耳環晃來晃去的像是一串鈴鐺。

「免費。」


「BOSS,恐防有詐啊。」「嘻嘻,哪有這樣好康的~多半是在騙人呢~」面對兩人的冷言冷語甚至是質疑,女人也沒有大動肝火,直對上那雙深邃如血池的紅眸。


『誰他媽說老娘的姊在騙人?!』

一道女人的叫罵聲突然刺進腦子裏,掃視一下身邊的環境卻沒有任何異樣。平民百姓在談天說地,情侶們在放閃互相餵食,和一般的餐廳景象沒什麼差異。


啊,遠方的玻璃大門走進了一個短髮飄逸、面有慍意的東方女性,深棕的雙眸掃到了他們這一桌人就走了過來,在淑女身邊一屁股地坐下來。短髮女人雙手抱胸,睨了一眼對岸的一群男人就扭頭,用越南語對淑女抱怨了幾句。

然後,短髮女人的目光落到史庫瓦羅身上,露出了一抹饒有意味的邪笑。


「哎呀~小史的春天來了嗎?」「嘻嘻嘻,長毛被人看上了~!」


「妳這女人在笑什麼?!」手中的咖啡杯彷彿要被銀髮男人捏碎,咬牙切齒。可身邊傳來一陣有規律的敲桌聲,帶有凍傷痕跡的長指一下下敲碎了史庫瓦羅想要翻桌子走人的想法。

短髮女人又說了幾句越南語,從米白色的肩包裏翻出一枝像是藥油的油黃液體,在每人的杯子裏都滴下了一滴液體,繼而示意眾人喝下被她下了東西的飲品。


「嘻嘻嘻嘻,想要我們死嗎?」「哎呀呀,下藥是不行的唷~」


短髮女人臉色一凜,吐出一句英語。


「Drink it,cut the bull。」雙眸睨了一眼右腕上的手錶,柳眉緊皺起來。繼而短髮女人伸出一根手指往列威的臉一指一一


「嗚哇!」仔細一看吐在桌子上的東西,竟然是一條拇指粗的黃色肥蟲子。


「這是什麼?!」「嘻嘻,很噁心呢~」吐了蟲子的列威一把灌下面前被女人下了藥的黑咖啡,臉色蒼白得像被摸了菊花一樣。然後就是一群男性玩灌飲品大賽的奇景,淑女和短髮女人強勢圍觀。


良久,短髮女人開了口。


「聲音畫面有沒有問題?聽懂了老娘的話沒有?」

明明是一句越南語,可眾人就是聽懂了。


「妳對我們下了什麼?」「沒啥,只是幫你們解蠱和下文昌降而已。你們倒命硬,中了珀蠱到現在還沒有發作,挺有料子的。」桌上的肥蟲子蠕動了數下就死了,像團迷你金黃麵包卷般趴在桌面上,被貝爾用匕首戳了數下。眾人看著短髮女人一派輕鬆地把玩著掌心的那瓶黃油,心裏的懷疑也卸下了些。

「開個價,要多少錢。」「且慢,別用錢來壓老娘!老娘還沒答應要不要幫你們!」一疊厚若新約聖經的鈔票拍在短髮女人的面前,XANXUS直盯著姊妹倆,嘴角勾起一道淺淺的笑。

「這位先生請不要誤會,綸婷單純是因為忌諱才不能收錢,絕無不敬之意。」「姊啊,妳解釋這樣多幹啥啊?老外不會懂的!」名為綸婷的女人噘了噘嘴抱怨了幾句,繼而雙眸往銀髮男人看去,略帶深意。

沉默,沉默了好幾分鐘,綸婷才再次說話。


「不行,白髮魔女中了降,要鬥法,太麻煩了。」「喂喂妳這死女人在詛咒老子嗎?!老子從來都是狀況良好!」


「給老娘看清楚你的處境,老外。」柔荑輕輕抓住史庫瓦羅的右手,在手背上畫了個符咒。綸婷吐出一抹蘭息,纖指在符咒上畫了個十字,淡淡的血紋從那隻大手上透出。

泰文的咒語圈中有著一隻像是蜘蛛的生物,正趴在男人的手上沉睡。


「牠一醒,你就會沒命。」「那妳就給老子解掉啊!」她拉起身邊的姊姊,示意要離開。


「嘻嘻,耍大牌嗎?」「這不可以唷~人家要懲罰妳們唷~」

女人默默地回首,冷眼。


「女人,想死?」槍口直指著短髮女人的眉心,企圖使她讓步。


豈料,她竟然放開了淑女,在紅眸的男人面前昂首挺胸,黑眸裏滿是誓不低頭的傲氣。


「開槍吧!轟頭死掉總比被人破法死無全屍要好!」


『啷!』一聲清脆俐落的玻璃響聲敲破了劍拔弩張的氣氛。

綸婷扭頭一瞪,身邊的姊姊歉疚地微笑,一枚水鑽指環在大理石地板上閃閃發光。


「姊,別掉三落四的嘛……啊!」彎腰拾起那枚指環,後腦卻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眼裏最後的影像是淑女的微笑和銀髮男人的冷笑。



女人所記得的就這樣多,醒過來就被人鎖在這間頗為金碧輝煌的歐式睡房內,自己的姊姊不知所蹤。

「幹!你們這班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外就等老娘送你們去輪迴的盡頭吧!」這句話十分似曾相識……(某位鳳梨頭青少年打了個噴嚏。)

說罷,女人從身邊的肩包裏翻出了一個黑色小木偶和一瓶寫上了不明文字的透明液體,正要大顯神威一一


「喂~!死女人死了沒有?」


白色的房門被人一腳踢開,附贈一記練至化境的獅吼功,嚇得她手一軟,小巧的瓶子落地即破裂。透明的液體讓大理石地板上了一層薄如蟬翼的蠟,光潔亮麗。

「老娘的純油啊!」「不就是一瓶油……嗚啊!」額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感,史庫瓦羅伸手接住那從自己頭上落下的沉重物件。不看也罷,看了真使他大爺額上十字路口開個爽。


「妳這死女人竟敢用高跟鞋砸老子?!!」


大手使勁一扔將手上的黑色高跟鞋扔到女人的身邊。女人還氣呼呼的撿回了鞋子穿回白晳的小腳上,繼而挽起袖子走到我們二代劍帝的面前用力一扯一一

「一瓶油?那可是老娘煉了七年才煉到最純的全陰嬰屍屍油啊!你他媽一嚇就害老娘的屍油沒了,這筆帳你得血償!還有那是坡跟鞋不是高跟鞋!」女人的咆哮教一向聲如洪鐘的他也嚇得一顫。那張兇惡的臉容放大了無數倍,瞪圓的杏眼燃燒著震怒的火焰。更令他震驚的是這女人竟然一腳踩在牆上,以一個柔軟到像是妖孽的姿勢足咚了他!

「妳心理素質太遜走來怪老子嚇妳?!妳想取老子命就儘管試試看!」豈料女人雙眉一挑,冷笑一聲。

「要你死這樣便宜?不、老娘要你生不如死!」眼看那黑色的鞋頭就要落到某個重點部位上一一


「小婷婷不行~!」


一句頗為嬌媚的叫聲及時叫住了那黑色的鞋頭,給男人反抗的機會也給女人再次獅吼的機會。


「死人妖來的真(不)是時候!」

「哎呀呀~吵架可是不好的唷~」眼看兩人大眼瞪小眼咬牙切齒的模樣,魯斯利亞急忙衝到兩人面前發揮他作為瓦利亞母親的勸架本領。

「這女人想爆蛋啊!」「你家銀髮男毀了老娘的純油啊!」兩人同時作出控訴,魯斯利亞卻不改他那招牌的笑容,只管聽著不作裁決。

「好啦好啦,就別吵了嘛~老大正想找你們談談這盤生意呢!」一談起生意二字就傳來了女人風風火火的腳步聲,直往魯斯利亞逼去。而史庫瓦羅也終於脫離了女人的制肘,摸了摸承受了女人獅子吼的可憐耳朵。

「你家老大?!好啊,帶老娘去找他!」「他在樓下等著呢~人家帶妳去找他吧~」她哼了一聲,一臉不爽的走在魯斯利亞身後,還不忘對身後的銀髮男人比了個世界大同的溝通手勢。



「老大~小史和好姊妹到了~」兩人走到大廳內,紅眸的男人坐在窗前的沙發上,俊臉上的陰影為他添了一層鬼神之氣。金髮少年則抱住一個小嬰兒蹲坐在大廳的左方,身邊站著一個背著數把雨傘的男人。在如此恐怖的一群雄性生物中,綸婷卻看到了那抹坐在XANXUS邊的倩影正對著她微笑……

「楊百姿!妳這個吃裡扒外的臭婆娘!妳會害死老娘的!!」被喚作百姿的女人仍然滿面春風,優雅地喝著紅茶,完全不理會短髮女人的叫罵,氣得綸婷雙眼通紅。

「……垃圾,很吵。」「吵?老娘就是要吵!現在全都給老娘聽好:老娘不幹!識趣的就趕快放老娘走!不然老娘就下蠱毒死你們這班老外!」

「綸婷,先冷靜下來聽聽各位先生的說法再作決定,好嗎?」百姿突然開了口,面帶微笑地向綸婷提建議;後者不耐煩地掃視了一眼在場的老外們,哼了一聲就沒再說話。

「妳不想幹也沒所謂,我要的是一個解釋。妳解釋不出手的原因,我自然放妳走。」

「原因?哼,跟你們合作就要和降頭師鬥死法,要不他死要不老娘死;老娘芳齡才二十二,不想這樣早就鬥法鬥丢了小命,滿意了嗎?!」XANXUS點了點頭,示意她可以離開。她走到百姿身邊欲帶姊姊一同離開——

卻被槍口抵住了冰涼的掌心。


「你……你是什麼意思?!」「我是說我會放妳走,沒有說『放妳們走』。」綸婷氣得臉色發白,左手做了個拈花指就要向那個紅眸的男人施下詛咒——


『什麼?!』手指沒法動啊!


她雙眸一凜,感受著來自XANXUS身上的氣息,熾熱、充滿血腥味,更多的是如厲鬼般強烈的怨恨和憤怒……種種氣息在這個男人身上交織著,形成一股血色的殺戮颶風。

就是那股颶風,強大的氣壓壓住了她的手指,壓住了她的法術。

到底是殺了多少人才有這樣強大的殺氣?

不,不是殺人得來的,是……


「這女人我要了,妳可以走了。」她看著百姿毫不反抗,反而對自己露出如聖母般的微笑,男人的槍口早已轉到了姊姊的腰間。她只好認命地低下頭放下手,恨恨地跺了一下腳。

媽的,被人毀了屍油還得替人做工,各種不公平啊不公平!


「……你有種!老娘就勉強幫幫你們吧!」她睜大雙眼看著那隻帶有凍傷疤痕的大手將槍枝抽開,百姿的纖腰脫離了槍火的威脅。這樣她才稍稍放鬆下來,將視線挪到史庫瓦羅身上燃點起來。

「不過先叫這白髮魔女賠老娘一瓶七年純煉嬰屍油!」「喂喂喂!明明是妳這個死女人心理素質太遜才自己摔破了那瓶東西的啊!妳是要老子如何賠妳?!」兩人互相指責著,一時之間大廳被兩把震耳欲聾的吼聲佔據。綸婷挽起了袖子,踏著坡跟鞋走到史庫瓦羅面前和他大眼瞪小眼,兩雙眼眸之間火花不斷,眼看就要引爆兩個核子彈——

「垃圾鮫,賠她一瓶。」「喂喂喂XANXUS你竟然見死不救!枉老子還當你是兄弟!」當然這句話一出口,史庫瓦羅又完成了他的每日一被掄。

「垃圾,本大爺什麼時候是你兄弟了?」說罷,又是一下響徹雲霄的掄牆聲。


「哼,別說老娘無情。只要你答應老娘死後將一塊骨給老娘煉油,老娘就免了你尋油之刑!」「誰理妳啊!!」「那你就給老娘找一瓶不多不少七年剛剛好的純煉全陰嬰屍油吧!反正你的骨遠遠不及嬰屍的來得強!」一男一女互相指罵著,吵著吵著竟然不約而同的往大門走去,最後離開了大廳,猶如一雙正在鬧離婚的夫妻一路就贍養費的問題而吵個不停,甚至連走過了戶政事務所也不知道,倒是有種微妙的可愛感。其餘的人都隨著那雙冤家離開看戲去了,留下了兩個主事人在大廳裏獨處。

而此刻,男人在閉目養神,女人在喝茶,正和諧地坐在同一張沙發上。


「妳妹,很煩。」「請不好意思,不過綸婷她沒有惡意的,只是身為蠱師脾氣有時會急躁些而已。這些應該可算是行內人的特點吧,我們身為外人是不會完全明白的。」明眸一黯,玉手放下了茶杯,百姿細細回想起妹妹這個人的構成。

妹妹的急躁,也許是她造成的呢……


「妳不是蠱師?」「我不像綸婷和關庭般有本事,當然沒辦法成為蠱師了。」


關庭?

一個陌生男性的名字。


「關庭是誰。」「啊,忘了向先生介紹了,關庭是我和綸婷的弟弟,是個少年英雄呢。」看了看身邊的她,XANXUS稍稍沉思起來。

實在難以想像眼前這個優雅如公主的女人會和惡名昭彰的降頭師蠱師有密切關係。


「妳弟不是英雄,至少我沒聽過他的名字。如果我聽過,也許我會殺掉他。」「這樣說不出名也能算是一種幸福呢。這是關庭教我的:生命比任何東西都可貴;沒有生命,錢財權力又有何用呢?」他稍稍挑眉,對她的回答生起了興趣。

「難怪妳弟不有名,原來就是用這種怕死的思想做人。哼,垃圾。」「也沒所謂,關庭已經長大了,就讓他用自己的方式生活吧。時候不早了,容我去找找綸婷。先失陪了。」她將半空的茶杯和碟子放到茶几上,起身離開。


「那妳選擇如何生活,楊百姿……瑪德琳 · 楊。」


她回頭,對他莞爾。


「我選擇,隨遇而安。」


「叫妳弟來,本大爺要看看他。」「好的,我會試試聯絡他的。」那個散發著寒氣的淑女離開了,他也重新閉起雙目,入眠。也許連他自己也沒察覺到,嘴角的淺笑滲雜了一絲淡淡的溫暖。




TBC.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