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就是要玩遊戲!遊戲中忍是大義錯殺是大局這遊戲鼠鼠有練過!刀劍神曲 最爆紅遊戲
a8yalin ( 庫洛姆§六道骸 )
Lv. 5 | 文章數:179 | 推薦數:5 | 被推數:204 #21. 2009-03-20 14:04:40
兔子綱吉18

驟雨愈下愈大,綱吉也愈跑愈慌。繞了好幾圈卻依然回到原地,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好想好想那男人,也好想好想離開這裡。

「嗚…嗚…在那裡…」禁不住折磨,一滴滴淚珠從眼角滑落。

手上的和果子禮盒早已被淚水和雨水染濕了,要不是綱吉死命的抱著它,可能還看不出那原是個華麗的禮盒。

打個噴嚏,繼續找尋雲雀,盡管大聲呼喊,四周除了滴答的雨聲和自己的叫喊聲,除外什麼都沒有。小臉已經佈滿水珠,不知是淚水,還是雨水。

用盡最後的力氣大喊男人的名,見無回應便蹲下身子縮成一團「嗚…綱吉…好想恭彌…」。

他不想再一個人待在這兒,只想要回家。可是,家在哪裡?男人溫暖的臂膀在哪裡?他不知道,不懂,迷迷糊糊的跑出來也許是錯的。

「恭彌…」



「小兔子!」

聽見那熟悉的聲音,回首,果然是想念的雲雀。努力撐起身子直往雲雀那兒跑,後者也配合的蹲下身子懷抱住顫抖的小小物體。

男人身上的鮮血沾濕了綱吉全身,潔白的兔耳和白皙的肌膚全染上鮮紅,雖然擔心綱吉會受到驚嚇,但懷中人兒早已不顧一切的大哭,一點都沒注意到身上的異狀。

「嗚…恭彌、恭彌,綱吉好怕…綱吉好想恭彌…」

「……」欲言又止,男人不懂用言語來安慰,只能撫著綱吉的褐髮、拍拍他的後背表示很安全。

「恭彌…嗚……」兩人在雨中相擁,天空也在哭。

直到四周剩下雨哭泣的聲音,雲雀發現綱吉累得睡著了,但有些異樣。臉頰變得緋紅,小小的身子發燙而且顫抖,摸摸綱吉的雪額發現真的發燒了。

將小兔子一把抱起,禮盒卻從綱吉手中滑落,男人的嘴角立即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心裡是喜憂參半。



「庸醫,給我出來。」毫不客氣踹開醫護室的門,裡頭的是色瞇瞇的夏馬爾。

看見雲雀進來便慌張的將電腦關機,誰知道螢幕上的又是哪一個網站的辣妹或哪家夜店的正妹…算了,那不重要。

「雲守大人你火氣也別那麼大,現在你一身狼狽樣…當我沒說。」冰冷的拐子抵上自己頸子才安靜閉嘴。

瞥了一眼雲雀懷中的綱吉便了解男人來找自己的目的。

「雲守大人,我不幫男人…」話未說完,雲雀馬上補了一句「信不信我放消息讓你永遠見不到女人?」

汗顏的接過雲雀懷中的小動物,拿了聽診器在上面遊走一會兒,隨即消失在白色帷幕後。雲雀等得不耐煩,正要起身咬殺時剛好看到一旁的和果子,乾脆拆開來吃。

裡頭已經浸水嚴重,雲雀拿了一個勉強完好的放進口,不會太甜的抹茶香散布在口腔,熟悉的點心勾起熟悉的回憶。

嘴角的弧度變得更彎了,他很高興綱吉對自己的心。果然,小兔子就是小兔子。

肯定是對上次的事情愧咎,才會想也不想的就跑出去雲宅,雖然不知道是誰偷偷把和果子塞給綱吉還忘了關門。

思緒被夏馬爾的聲音拉回來,綱吉的病情看似好轉,已經甜甜的睡在床上不省人事,臉頰上的紅暈也漸漸退去。

「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照顧他的…喂,你的傷順便治療。」看著雲雀身上怵目驚心的傷,皺眉說道。

雲雀沒有反抗,打算隨夏馬爾去,鳳眸不時瞥向熟睡的綱吉。

「剛剛已經給他注射藥劑…當然是最弱那種。如果再讓他受到刺激痛苦的可是他。」難得正經的和雲雀說。

「我知道。」身上的傷口已經包紮好了,雲雀起身往床鋪走,一把抱起綱吉。

「上次給你的東西如何?有幫助嗎?」聞言,雲雀才發現上次那瓶精油已經被自己打破了。

和夏馬爾又拿了一瓶精油和幾包應急用的藥便瀟灑離去。

「小兔子,謝謝你。」吻了綱吉的面頰,輕柔的撫摸褐色的髮絲。

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載於 台灣論壇同仁創作版

原作:淘氣.雲

請勿盜文
要轉載請到台灣論壇─同人創作版告知原作
a8yalin ( 庫洛姆§六道骸 )
Lv. 5 | 文章數:179 | 推薦數:5 | 被推數:204 #24. 2009-03-26 10:21:13
兔子綱吉19

看著綱吉熟睡的睡顏,雲雀不自覺嘴角上揚,只是自己沒發現罷了。呼嚕嚕不時還翻來覆去,雲雀覺得這樣子真的是可愛不已。

不知不覺的,雲雀慢慢靠近綱吉的臉龐,毫無預警的直接吻下去。小小的人兒卻沒發現的繼續睡著,男人不禁感嘆這小傢伙的警覺力真差,勉強算是因為感冒的緣故吧。

緋紅的小臉還能看出淡淡的紅暈,小臉滿是幸福溫暖的模樣,一點也看不出是剛剛那哭得溪哩嘩啦的小兔子。

他真的好喜歡、好喜歡綱吉,是那種喜歡到不能喜歡的愛。如果再讓他受傷,不曉得綱吉是否能變回原來的樣子。

已經讓他受到好幾次刺激,不管是自己喝酒的亂性或者今天的淋雨,一個小小的柔弱兔子是否能夠承擔那麼多折磨?他不知道。

眉蹙得更緊了,鳳眸流露出難得的關心與溫柔,是專屬綱吉的眼神。外頭的天空依然在哭泣,有可能是綱吉心裡的不安,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不清楚。

雨水打在窗外,有節奏的像在演奏協奏曲,只是這種感覺有點微妙。就像…連續劇上常有的劇情──少女情懷等待著愛人──真的很奇妙,只是搭在雲雀恭彌身上就有點不合。

發現床上的異狀,小兔子難受的喘息著,小臉紅通通的活像一顆紅蘋果,大概是藥劑效果慢慢退去──我說了,那是最弱的藥劑──男人從口袋掏出方才和夏馬爾拿的藥包,順便去倒杯溫水。

小兔子當然不可能吃藥丸,夏馬爾貼心的讓藥是水溶性的,只要和水混合就可以服用。雲雀照做,只是就算藥處理好了,要讓綱吉服下又是一大難題。

直接倒下去?那小兔子會嗆死;叫小兔子起床?那更不可能,絕對起不來;和庸醫拿針筒?天啊那好可怕…雲雀想破頭還想不出要如何餵綱吉服藥。

「呼呃…恭…恭彌…」帶著濃濃的哭腔,汗水慢慢的從太陽穴邊滑落,一張一合的小嘴難受的喘息,難受不已。

男人於心不忍,想也沒想的直接將藥含在口中,對準綱吉的小嘴慢慢的灌進。不停的重複著同樣動作,邊擦拭著多餘流下的藥劑,直到小兔子病情稍微緩和才停手。

綱吉休息的時間雲雀可沒閒著,走到浴室拿了濕毛巾,一陣溫熱附上綱吉的雪額。毛巾失溫便在熱水浸一下然後繼續附上額頭。

擦拭著因藥效而多餘排出的汗珠,雲雀才鬆了一口氣。還好,雖然夏馬爾人怪怪的…但醫術還算高明,不是開玩笑。

綱吉又陷入美夢中,雲雀確定沒異狀後變回辦公桌前批改公文。陪綱吉玩了幾天,公文早已堆得像小山一樣高,要知道,那可是兩人份的公文。

繁瑣無趣的重複簽名再簽名,眼角餘光不時瞥向熟睡的小兔子。被子掉了,將它重新蓋上;出汗了,拿毛巾緩緩拭去;難受了,拍拍他的背耐心安慰。

一人兼二職的兩頭跑,綱吉的病情才得以緩和下來。對雲雀來說,他覺得是應該的,畢竟,害小兔子感冒的不是別人,偏偏就是他雲雀恭彌,照顧他是天經地義的事。

如果六道骸知道了會做何感想?一定是拿著三叉戟然後衝過來吧。只能保佑夏馬爾不要說溜嘴,不然…又有得受了。

批改完公文,累了,便一同縮進被窩準備好好小眠一番。緊緊摟著小小身子,佔有慾極大的慢慢入睡。或許,這又是另一種保護方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載於 台灣論壇同仁創作版

原作:淘氣.雲

請勿盜文
要轉載請到台灣論壇─同人創作版告知原作
a8yalin ( 庫洛姆§六道骸 )
Lv. 5 | 文章數:179 | 推薦數:5 | 被推數:204 #25. 2009-03-26 10:22:18
兔子綱吉20

溫熱的小小手掌往雲雀的臉上又揉又摸,帶著睡意慢慢的起床。映入眼簾的是活蹦亂跳的綱吉,開心的向雲雀撒嬌。

「恭彌!恭彌!」小小的臉蛋漾起甜美的微笑,雲雀的睡意慢慢退去。

看到小兔子活力四射的模樣,雲雀將綱吉摟入懷中,寵溺的吻著人兒的臉頰,後者則有些錯愕的愣住,但還是乖乖的讓雲雀又擁又親。

「恭彌,好癢噢…」咯咯笑著努力擠出完整的字句,自己被男人親的癢呼呼的。

「小兔子…」眷戀的再偷親一口才罷手。

誰知雲雀一停手,小小的肉球繼續主動往雲雀懷裡撲,頑皮的在雲雀的嘴上偷了一吻「綱吉好喜歡好喜歡恭彌!」燦爛的笑讓人有種欺上的衝動,但自己還算理性,雲雀忍住了。

剛剛才奄奄一息的小兔子頓時活潑起來,還真讓人有點不習慣,而且還主動獻吻?今天真是賺到了,好高興有那任務…不是,他在想什麼阿。

像想到什麼似的跳出雲雀懷裡,在四周繞了一圈才看到桌上的和果子,溼漉漉的已經不能吃了。有些失望的垂下頭,握著已經爛糟糟的禮盒,眼底是說不完的難過。

雲雀起身摸摸綱吉柔軟的褐髮,示意不要難過,自己已經知道他的心意了,而且也吃了一個點心。小兔子一聽驚訝的抬起頭,覺得男人好像魔術師,竟然已經吃過和果子。

看見綱吉眸子中的閃亮,雲雀也不忍戳破那個「魔術師」的謊言,畢竟,就算說了他也不會懂吧,有那個四歲小孩會聽得懂一連串的因果狀況?

他也相信沒有小孩會願意想起方才淒慘的畫面,更不會想再體會生病的滋味。雖然綱吉熬過了,但雲雀不免覺得驚訝,還真是奇蹟。

睡了午覺過後便已接近傍晚,該是吃晚餐的時間了,更何況綱吉肚子咕嚕嚕的叫,不用想也知道小兔子餓了。也是,經歷了那麼久的折磨,不累也餓了。

將綱吉拎到餐椅上,示意要他乖乖坐在那兒等。小兔子要求拿了娃娃才肯乖乖照做,雲雀也配合的把娃娃交到綱吉手中。

看他對著娃娃摟摟抱抱,雲雀才放心的進去廚房煮飯。

翻翻冰箱,鳳眸看到角落的紅蘿蔔,嘴角上揚一抹好看的弧度,將零星的材料拿出來。包刮咖哩包、馬鈴薯,更不忘自己愛吃的冷凍牛肉。

俐落的將鍋碗瓢盆全搬上流理台,矯捷的開火慢慢熬煮,在這段時間順便洗米,放到電鍋裡煮。接著,咖哩香蔓延整個廚房,慢慢傳到客廳。

轉身要拿碗筷時,一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小小物體待在一旁,安靜的看著雲雀俐落的身手,滿臉期待的等著男人下一個動作。

「小兔子,怎麼在這裡?」

「綱吉想要看恭彌煮飯飯!」

「這裡很危險,回去坐好。」

「可是恭彌好厲害,綱吉想要看!」

「不回去就咬殺你。」

歪頭,不懂男人的意思,雲雀讀出綱吉的疑問,蹲下身子,惡質的從後頭拿出拐子。眼尖的綱吉看出那是上次和骸所打架的武器,顫抖得向後退了幾步。

看到小兔子發抖的模樣,雲雀也不忍繼續欺負他,將拐子收回去說了聲回去坐好,後者馬上乖乖的跳到餐椅上繼續玩著娃娃。

不久,香噴噴的咖哩飯上桌。綱吉理所當然的坐在雲雀的大腿上,張著嘴巴等著食物進口。男人吹了吹咖哩,小心翼翼的餵著綱吉,小兔子吃得津津有味。

看到蘿蔔更是興奮,直嚷著要吃紅蘿蔔,雲雀順勢將最大的蘿蔔塞近綱吉口裡,小兔子滿足得露出微笑,雲雀看了心情也好了不少。

晚餐時間過後,綱吉不知從哪拿了故事書要雲雀念,男人卻先進廚房洗碗。

小兔子興奮的待在沙發,期待等會兒的故事時間。

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載於 台灣論壇同仁創作版

原作:淘氣.雲

請勿盜文
要轉載請到台灣論壇─同人創作版告知原作
a8yalin ( 庫洛姆§六道骸 )
Lv. 5 | 文章數:179 | 推薦數:5 | 被推數:204 #26. 2009-03-26 10:23:02
兔子綱吉21

男人將工作完成後,看到的是興奮不已的小兔子,手裡還拿著一本故事書,閃亮亮的攻勢明顯就是要自己念故事給他聽,但…很不想妥協啊。

「恭彌,這個!」怕他沒看到似的揮揮手上的書,男人無奈的坐到綱吉旁邊,讓綱吉自己爬上他的雙腿。

「人魚公主」,是本眾所皆知的童話寓言,只是…小兔子沒事選這種結局苦的要死的書做什麼?依他感性的個性,聽完之後一定哭得西哩嘩啦。

「這本不好,換一本。」小兔子聽了連忙跑到一旁的書櫃翻翻找找,拿了一本封面是紅蘿蔔的書來。

「蔬果烹飪大全」,很明顯小兔子是被封面上的紅蘿蔔吸引才會拿來的,算了,至少比剛剛那本書好多了,可以認識許多蔬果,像是鳳梨…

慢著,誰說可以給他看到鳳梨?絕對不行,講到鳳梨就想到某個腦子泡爛的變態…

「這些都是有毒的蔬果,換另一本。」小兔子只好繼續在書櫃翻翻找找。

「新年的知識大全」,這本看起來也不錯,喜洋洋的紅色封面,剛剛好可以讓他了解過年的一些習俗,像是領紅包啦、吃蘋果平平安安、吃鳳梨運氣旺…

慢著,誰說可以給他看到鳳梨?天啊,又想起那猥褻無比的變態笑臉…

「這本有年獸怪物,會把你吃掉,換別本。」小兔子又無奈的繼續找。

「白雪公主」,看來比上面幾本好多了,結局是喜的,可以;裡面沒有鳳梨,可…等一下,為什麼巫婆拿給公主吃的是有毒的鳳梨?不是蘋果嗎?

翻到封面,白雪公主標題的旁邊寫了小小一行字──改編版。

真是天殺的爛改編,不就是蘋果改鳳梨?存心是要他咬殺作者是吧?依稀可聽到青筋爆出的聲音,如果小兔子再找出有關六道骸的書他就把書櫃給咬殺掉。

「巫婆會把你毒死,再找一本。」不耐煩了,小兔子嘟起嘴,卻還是繼續翻翻書櫃。

「青鳥」,看來是本不錯的書,自己也沒看過…翻翻裡頭的內容,結局是喜,可以;裡面沒有鳳梨,可以;裡面沒有血腥打鬥,可以。

點點頭允許讓小兔子坐回自己的大腿上,綱吉開心的跳上去,只嚷要雲雀唸給他聽,男人照做了,小小的臉蛋充滿了喜悅與期待。

青鳥的內容是在說:在一個聖誕夜,有一戶貧困的人家,家中有一個小男孩、一個小女孩、一位婦人。但太過貧乏,家裡沒有錢可以買聖誕大餐,於是兩個孩子想要去尋找大人所說,能讓人幸福的青鳥。

於是仙女突然出現,將兩人帶到幻境,他們倆經過了許多國家,但找到的青鳥都是假的。之後他們到了一座滿是青鳥的森林,兩人興奮的抓了一隻,但在回去之後那知青鳥卻死了。

傷心之餘,忽然眼前掠過一隻淡藍色的鳥,那正是他們夢寐以求的青鳥。終於,他們倆體悟到,原來真正的青鳥就在自己身邊。

「他們找到青鳥,結束。」雲雀簡略的說完結語,小兔子津津有味的要雲雀再念一篇,男人拒絕了,原因是要去洗澡。

和平常一樣放好熱水,讓綱吉在裡頭泡澡,不一會兒幫小兔子洗洗身子。綱吉依舊咯咯的笑著,任憑男人的手在自己身子遊走。

洗完泡泡澡之後又賴在浴缸裡不肯出來,雲雀也順著他的意讓他多泡一會兒。綱吉向往常一樣自得其樂的玩著兔耳,男人在此之餘想到方才所念的故事。

其實,他覺得故事的兩個主角真是笨的要死,為何還要花時間去尋找那名叫幸福的青鳥呢?就算生活再怎麼苦好了,找到一隻笨鳥也於事無補,找雲豆比較有用。

正確來說,如果自己是主角的話,他絕對不會去找那什麼青鳥,當然不是不相信青鳥,只是,他雲雀恭彌早就擁有幸福了。

現在兔子待在身邊,不就是一種幸福?對雲雀恭彌來說,他的幸福就叫做澤田綱吉,那,澤田綱吉的幸福又是誰呢?

「小兔子,你有幸福嗎?」下意識脫口而出這句話,小兔子轉過身來,沒有說話。

他想也是,這麼困難的問題對一個四歲小孩來說,還嫌複雜吧。只是,好奇心作祟,還真想知道小兔子的幸福究竟是什麼…

「綱吉有恭彌覺得好幸福。」

男人驚訝的望著說話的小兔子,但綱吉卻擺回原來無知的樣子,繼續玩弄著兔耳。



夜晚,男人思考著方才小兔子所說的話,是不是自己花痴撞到鬼聽錯的,小兔子根本沒有說話?只是…這個可能性機率為零。

這麼說,那是小兔子的真心話?

綱吉熟睡的小臉粉嫩的讓人想咬一口,純潔的就像一位天使。雲雀出神的望著他,待綱吉睡熟後走到客廳,拿起方才被淘汰的書。

據說,從此之後就再也沒看到那些書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載於 台灣論壇同仁創作版

原作:淘氣.雲

請勿盜文
要轉載請到台灣論壇─同人創作版告知原作
a8yalin ( 庫洛姆§六道骸 )
Lv. 5 | 文章數:179 | 推薦數:5 | 被推數:204 #27. 2009-03-26 10:24:49
兔子綱吉22

難得的是雲雀比綱吉還早起來,雖說是和平常相同的時間,小兔子卻睡得比平常還甜,可能是昨天聽了故事好睡覺,或者經歷太多事情,累了所以睡了。

不忍叫起小兔子,雲雀先去漱洗接著換件西裝,出來的時候卻不見小兔子的蹤影。翻了翻棉被卻沒有人在裡頭,正擔心的時候一個小小物體朝自己撞了過來。

小手抓著雲雀的褲管,淚眼汪汪的望著眼前的男人。看到綱吉這副模樣他馬上明白事情的原委。

一定是在他漱洗的時候,小兔子就這麼恰好起床。望了四周卻不見自己的蹤影,慌亂之下爬下床找,誰知道連客廳都沒人,直到剛剛才發現雲雀在床前。

「恭彌不見了…」一副快哭的模樣讓雲雀的心揪了一下,下次他絕對不會再留小兔子一人。

現在想想,自從上次的宴會到出任務,每次都是留綱吉自己一人在家,也每次都出狀況,經歷這麼多挫折他們彼此發現對方的重要,尤其是綱吉。

雖然是個小孩,但是依賴的本性永遠移不開。他一定發現沒有男人在的可怕,因此不能沒有他,更不要留下自己一人。

大手將綱吉擁入懷中安撫,拍拍小兔子的背讓他稍微緩和下來,眼眶的淚珠也慢慢的被收回去。

「小兔子…別哭了。」

「那、那恭彌不能跑走,打勾勾!」

雖然不知道他是從哪學來打勾勾這招,但看在綱吉的份上就將就的做了約定。看到綱吉的笑臉,雲雀在心裡同時下定決心,他決定要好好的犒賞綱吉,是只屬於綱吉的東西。

把小兔子推到浴室,手忙腳亂的幫他刷牙洗臉,接著把他一把拎起走到外頭。

現在七點不到,外面的空氣帶點涼意也帶了些綠意。大部分的人都還在睡覺,路上的車也沒有很多,路上還可見幾隻小狗在那散步,但雲雀沒笨到說牠們群聚。

牽著綱吉的手,兩人慢慢的悠閒行走,在這時間點人少車也少,小兔子的安全暫時是不用擔心。只是路上的蝴蝶和花吸引了他的目光。

小心翼翼的放開手讓綱吉追採蜜的蝴蝶,小兔子卻笨手笨腳的抓都抓不到,眼見沒希望便垂下頭來,放棄了追蝴蝶轉成看花。

色彩鮮豔的花朵馬上惹來綱吉一聲讚嘆,葉子上的露珠印照綱吉的小臉,對小孩子來說是非常奇妙的事情。

湊上前去聞了聞花香,閉上眼睛卻感覺到鼻子癢癢的,睜眼一看才知道蝴蝶飛到他的鼻子上。小兔子是又驚又喜,倒退了幾步給雲雀看他臉上的傑作。

男人蹙眉,隨即把蝴蝶給趕跑,不管綱吉的小聲抗議。因為他知道,如果綱吉再得了什麼花粉症的就別想好好做人了。

繼續步行到市區,街上的商店幾乎都還沒開門,只有一間毫不起眼的小店面是敞開大門。

那間不起眼的小店,說實在的,雲雀恭彌認為他能生存到現在已經是奇蹟,因為四周都是裝潢華麗的商店,這家灰灰暗暗的小店怎麼比?

但又偏偏這家店吸引了雲雀的注意,不算大的招牌寫著「飾品部」,男人把小兔子拉到身旁,確認左右沒車後便跑到對面街道。

木門緩緩的被雲雀推開,映入眼簾的是一位老爺爺和四周簡樸的飾品。

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載於 台灣論壇同仁創作版

原作:淘氣.雲

請勿盜文
要轉載請到台灣論壇─同人創作版告知原作
a8yalin ( 庫洛姆§六道骸 )
Lv. 5 | 文章數:179 | 推薦數:5 | 被推數:204 #28. 2009-03-26 10:26:07
兔子綱吉23

或許他只是一時著了魔才會進來,為什麼一個黑黑暗暗的小店會吸引自己的目光?重點是他感覺這個老頭是在搭訕他的小兔子。

老先生輕輕的摸著綱吉粉嫩的臉頰,用十分寵溺的目光看著他,看來小兔子綱吉的魅力真的無法擋,有夠可愛的。

「這麼早起和哥哥一起來買東西啊,好乖喔。」

「謝謝。」靦腆的笑一笑,雖然他不認識眼前的老人,但這個人給自己的感覺還不錯,應該不是什麼壞人才對。

「你真的很可愛呢。」摸摸小兔子的頭,後者開心的漾起一抹微笑。

「先生你好,有要買什麼東西嗎?」

「喔,只是進來看看…」

「老孫這裡的東西還請笑納。是要給那位小朋友的嗎?」

雲雀點頭,被老人的和藹可親嚇著了,難道他不知道自己是彭哥列的雲之守護者嗎?還是這個人眼睛有問題?就算消息被悄悄的傳播在平民間,但他早就知道有一些人四處吱吱喳喳的說自己殺人不眨眼什麼的,難道這個老先生不會怕他?

對方卻是一聽到雲雀的答案便開心起來,或許是很久沒看到小孩子,老先生從一旁的小玻璃罐拿出一條藍白交接的手鍊。

「這條手鍊很適合那孩子呢。」

白色是能讓人實現夢想、守護不受噩夢侵擾、避開精神與肉體傷害的雙尖水晶;藍色則是能治癒身心、迴避危險、引領幸福的青金石。

雲雀看著這條手鍊,閃閃發出的光輝令人陶醉,就像小兔子會發出那樣吸引人的光芒,幸福的令人著迷。

「先生,如何?」

「可以,請問價錢。」

「看到那孩子這麼可愛的份上,這條手鍊就送給你吧。」

「不,我堅持要付這筆帳。」

「那麼,總共是18270元先生。」

雲雀付了帳,禮貌性的點頭接過手鍊便出了那間飾品店。小兔子則是開心的和老人揮手說再見,純真可愛的模樣讓人覺得很幸福。

「恭彌,那個是什麼!」

「等等就知道了。」

兩人悠閒行走到附近的並盛公園,小兔子跑到噴水池前看優游其中的魚兒,鯉魚嘴巴一張一合的,在小孩子看來就像在吐泡泡。

綱吉邊指著水池裡的魚邊像雲雀比手畫腳,由於呼吸所吐出的泡泡讓綱吉聯想到那天兩人洗澡所弄出的肥皂泡泡。

「恭彌,恭彌!魚魚泡泡!」

「嗯。」

將綱吉抱到池子邊緣好讓他更清楚看清那些魚,順便趁此機會為綱吉戴上方才所買的藍白手鍊,小兔子感覺到異狀便坐下來看看手中的這個東西。

「恭彌,這是什麼!」

「會守護你的水晶。」

簡短的回應讓小兔子有聽沒懂,只是將目光移到這個讓人好奇的小東西,用左手推推摸摸,光滑的表面映出自己的臉,綱即將小臉貼上前想要看清這個手鍊。

「不見,咬殺。」

「欸?」明明沒做錯事男人卻說咬殺,有點害怕的看著雲雀,後者則是扶額乾脆說沒事。

這條手鍊就代表我,知道嗎,小兔子?

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這條手鍊都會代替我來守護你,他也能引領你找到我,名為幸福的我。所以,以後如果我不在了,想我就看看它吧,不管是出任務還是什麼。

「小兔子,喜歡嗎?」

「綱吉好喜歡好喜歡,謝謝恭彌!」

聞言,兩人都笑了。

他們繞完一圈公園之後繼續悠閒的走回家,只是,他們還把幸福給帶進門了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載於 台灣論壇同仁創作版

原作:淘氣.雲

請勿盜文
要轉載請到台灣論壇─同人創作版告知原作
a8yalin ( 庫洛姆§六道骸 )
Lv. 5 | 文章數:179 | 推薦數:5 | 被推數:204 #29. 2009-03-26 10:27:24
兔子綱吉24

剛轉開門把,小兔子迫不及待的往裡頭跑進去,雲雀也沒有制止任憑綱吉開心的跑到沙發上和他的玩偶說我回來了。

從冰箱拿了兩瓶飲料,一瓶給綱吉,一瓶則給自己,當然,綱吉喝得是蘋果汁,雲雀則喝綠茶,兩個是有差別的。

回頭看看時鐘,散步之後也已經到了八點,該是去彭哥列總部的時間,只要一天不去,那麼可怕的公文就會堆得比小山還要高,會埋死人的。

休息一會兒,便將小綱吉拎到自己肩上,後者差點沒抓穩掉下去。雲雀冒了冷汗,即使小兔子是在自己身邊,果然還是要多加防範啊。

雲雀又帶著綱吉悠閒行走到了總部,才剛打開辦公室的門,裡頭卻是笑得變態的六道骸,而那些公文早已被他丟到後頭。

將綱吉安置在沙發上,沒好氣的走到六道骸面前,誰知男人也有想吵架的意思,從椅子上欠起身然後從背後掏出三叉戟,臉上的笑容可說是又變態又邪惡。

「六道骸,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是來這邊做一個了斷的。」

雖然聽不懂兩人的對話,可是嚴肅的氣氛讓小兔子打了寒顫,回頭望望言之有物的兩人,還有笑容夾雜著許多秘密的六道骸,歪著頭,有點擔心。

「這裡不歡迎你。」

「挪,這個。」

六道骸將手中的霧之戒拿下來,在雲雀眼前晃晃,再指指雲雀手上的雲之戒,不懷好意的看看綱吉,懸疑的氣氛更是充斥在辦公室裡。

「就看看綱吉選你,還是我。」

「來啊。」

賭氣的兩人走到綱吉面前,小兔子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兩個戒指便出現在眼前,歪歪頭,看著兩人。

「綱吉,你比較喜歡哪一個戒指呢?」

「小兔子,快選。」

兩個男人手心上各有一枚戒指,各自發出誘人的光輝,小兔子不知所措,一下看看雲雀手中,一下又看看骸的手心。

嚥了嚥口水,綱吉才要伸出手,六道骸見狀,將三叉戟掏出來把雲雀手上的戒指打掉,男人不甘示弱,面對他作弊的方式更是不爽,也直接掏出拐子把霧之戒打掉。

兩人在爭吵之時,只見被打掉的兩枚戒指形成十分完美的拋物線,畫成一道美麗的弧度,就剛剛好一個在綱吉左手,一個在綱吉右手。

打鬥之中轉過頭來,映入眼簾卻是養眼加令人噴鼻血的畫面。

只見六道骸一首捂著鼻子,一手抓好三叉戟,直接朝辦公室的門口衝出去,認真看看地板,上頭還有幾滴不知名的血跡。

至於雲雀恭彌則是別過頭,同樣捂著鼻子邊告訴自己要保持冷靜,千萬別讓理智線斷裂。

至於會讓兩個男人噴血的原因釋出在這放大好幾倍的澤田綱吉,身上明顯不合身的衣服加上傻傻不知所措的模樣,要人忍耐……很難啊。

還來不及反應便抓了沙發上雲雀的外套披上,自己怎麼會是這副模樣啊!重點是到底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自己是以衣衫不整待在雲首辦公室!

可憐的小腦袋轉了一圈,變成小孩的他的記憶毫不留情直接顯現在腦海,不管是哭、洗澡、吵架……所有所有都和雲雀恭彌有關的事他都想起來了。

究竟現在要裝傻好呢,還是乖乖坦承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載於 台灣論壇同仁創作版

原作:淘氣.雲

請勿盜文
要轉載請到台灣論壇─同人創作版告知原作
a8yalin ( 庫洛姆§六道骸 )
Lv. 5 | 文章數:179 | 推薦數:5 | 被推數:204 #30. 2009-03-26 10:27:56
兔子綱吉25

如果逃跑是最好的選擇他現在就不會和雲雀恭彌玩大眼瞪小眼,因為眼前男人的殺氣讓自己的逃跑的勇氣都沒有,他希望有神能來救救他。

或許裝傻是種不錯的選擇,只是這樣逃避的方法也沒用,因為只要去問問夏馬爾就可以知道自己是裝的,不到幾秒馬上面具被拆下來。

還有,現在自己的窘境真是…真是太可怕了,他快冷死了,為什麼男人有時間和他瞪眼瞪好幾分鐘卻沒有時間幫他拿衣服啊,雲雀恭彌是傻瓜嗎?

雲雀恭彌似乎察覺到他的不適,轉身從衣櫥拿了件舊西裝丟給澤田綱吉,後者小小聲的說了謝謝便把它穿上,只是大小並不是那麼剛好。

很明顯的大小不合,雲雀恭彌的衣服穿在澤田綱吉身上就像披了件床單,衣角形成了完美的褶痕,綱吉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這可以說是在考驗雲雀恭彌的意志力。

男人嚥了嚥口水,即使表面還是一貫平常的撲克臉,但是理智線正緩緩的斷裂中,好幾個禮拜沒看到小兔子原來的樣子了,今天突然的變化讓自己的確有點措手不及。

試著轉換一個話題,不然老以這種奇怪的方式互相看來看去的真的很……蠢。

「你還記得所有的事情?」

「欸……咦…呃…」

「給我好好回話!」

他支支唔唔也不是沒有原因,是因為不知道如何啟齒,畢竟遇到這種事情不是雲雀恭彌,而是澤田綱吉!還有這段期間男人照顧自己那段記憶實在是很讓人害羞啊。

不管是自己無理取鬧也好,雲雀恭彌幫自己洗澡也行,當然也包刮下雨時自己亂跑、雲雀恭彌酒後亂性、賭氣的跑去找六道骸…種種令人好氣好笑的事情就像是在嘲笑自己般的一一浮現腦海。

水汪汪的靈眸以非常小的視角望著雲雀恭彌,澤田綱吉低下頭不敢正視他。

雲雀恭彌看到小兔子的反應便知道那些事情他都記起來了。雖然記得不是壞事,但也不見得是好事,因為現在的氣氛僵得可以,沒有人敢繼續動作。

男人乾脆不理沙發上還呆愣的人兒,只能以改公文來轉移注意力,雖然彼此都知道這只是一種化解安靜的動作,但兩人也都靜下心下來。

澤田綱吉形成一個弧度,頭埋在雙腿間,沈下臉來,他實在沒有臉面對雲雀恭彌和六道骸這兩個男人,更別說是面對其他守護者和那位邪惡的門外顧問。

望著雙手的戒指和手腕上的手鍊,的確,這兩個男人趁著自己變小孩子的時候競爭更激烈的,他沒忘記方才要他選擇的動作。

兩枚戒指就這樣剛剛好的一只在左手,另一只在右手,映照著從窗戶縫隙透出的光輝是格外誘人,這也像是代表著兩個男人對自己的心意。

他現在很累、很亂也很無助,好多好多的問題在他腦海盤旋著,他累了,如果可以就讓他繼續變為小孩吧。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就這樣沈沈的睡去。


直到另一種溫度喚醒了他,澤田綱吉張開眼睛,所處的地點已經不是之前的雲守辦公室而是雲宅。男人就坐在一旁,大手撫摸著自己的臉頰。

有點錯愕的望著他,雲雀恭彌卻沒有回應的意思,把視線轉回原文書上。

澤田綱吉看向窗外,橙橘的暮色灑在地上就像黃橙橙的地毯,原來自己已經睡了那麼久了,而且睡得那麼香……難道是這個男人給自己的安全感嗎?

記得之前,好像也是呢,就這樣在他的懷中睡去。

「喂,肚子餓了嗎?」

被男人的聲音嚇到才回過神來,也是,自己好像還沒吃東西呢。

綱吉點點頭,雲雀從一旁拿了不知道哪家食品的DM給綱吉,後者接過來後慢慢的看著,他覺得這個叫做所謂的差別待遇。

沒想到自己變回原樣後,雲雀恭彌不再下廚,反而是遞張DM要自己處理,這種感覺不是很好。他點了道蛋包飯,雲雀恭彌則是點牛肉咖哩,打完電話不久後便送來了。

兩個人非常安靜的吃著晚餐,澤田綱吉雖然安靜卻也漫不經心,可能是醋意,也可能是不滿,他不懂男人為什麼這麼偏心。

吃完晚餐後澤田綱吉準備起身回去,雲雀恭彌卻要他留下,他也只能乖乖聽話。

走進浴室澤田綱吉享受著好久都沒有過的自由,自己變成孩子這段期間都是雲雀恭彌在打理自己的。難得能獨自洗澡讓自己鬆了一口氣。

水霧佈滿在鏡面上,他看看鏡子上的自己,有點憔悴也有點憂鬱,難道是方才男人的反應嗎?

他不得不承認雲雀恭彌所做的每一項事情都足以影響自己,不管是雲雀恭彌說得話、做得事都能讓自己臉紅心跳、無法正常運作。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有這種轉變,可能是很久很久以前,也有可能從剛剛開始,他決定不去想這個問題,穿好衣服之後走出浴室。

雲雀恭彌在他之後也漱洗好了,但澤田綱吉看到他覺得有些困窘,因為男人要自己留下,但已經晚上了,究竟是要睡哪裡?

就算死死盯著僅有的雙人床也不可能馬上複製成兩個,他現在有兩個選項,一個是睡在雲雀恭彌旁邊,另一個則是睡客廳餵蚊子,可見他也只能選第一項,因為男人拉著自己的手。

他又這樣在雲雀恭彌溫暖的雙臂沈沈睡去,他不得不承認,雲雀恭彌今天真的很不同,不管是現在還是剛剛。

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載於 台灣論壇同仁創作版

原作:淘氣.雲

請勿盜文
要轉載請到台灣論壇─同人創作版告知原作
a8yalin ( 庫洛姆§六道骸 )
Lv. 5 | 文章數:179 | 推薦數:5 | 被推數:204 #31. 2009-03-26 10:28:36
兔子綱吉26

雲雀恭彌醒來並沒有發現澤田綱吉,看看時鐘也才六點,有點不悅的想起來找綱吉卻在一旁的床頭櫃發現一張小紙條。

不算端整的字跡一看就知道是綱吉寫的,雲雀挑眉,因為上面只有簡短的一句話:「我先回總部了,前輩。」任誰看到都會有些不爽,更何況是脾氣暴躁的雲雀恭彌。

明明就和自己相處了很久,變回原樣後又匆匆忙忙回去,到底算什麼?

他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麼事情,為什麼綱吉看到自己總是一副敬畏的模樣,只有變成孩子的時候才敢和自己坦然相對,這種感覺不是很好。

要不是看到綱吉害怕的模樣,昨天他就會下廚做晚飯給他吃,只是他覺得如果這樣做澤田綱吉的驚嚇度會更高,從變回原樣的那刻起就開始了。

整頓好了西裝,雲雀恭彌準備出門去找綱吉,用去總部這個藉口其實不錯。

皮鞋和地面摩擦沒有很大的弧度,躂躂躂有規律的敲擊聲完全看不出來他現在心情是沈重、是擔心的,還有夾雜很多很多複雜情緒。

他想起昨天和六道骸的對決,自己的雲之戒和六道骸的霧之戒各在綱吉手上,雖然戒指沒回來不是問題,但綱吉的答覆卻是個大問題。

傻呼呼的傢伙誰知道他心裡想什麼,誰又知道綱吉的選擇是誰。是自己,還是六道骸?

忐忑的思緒被前方的人影打斷,不知不覺已經身在總部的長廊。

雲雀恭彌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是否出了問題,因為澤田綱吉西奘筆挺的從霧守辦公室走出來,看來他是換回自己的衣服了…不對,為什麼小兔子會從霧守辦公室走出來?

他不是說自己要先回總部?紙條上並沒有寫說他要找那可恨的鳳梨,除非自己被耍了?雲雀恭彌覺得頭上好像有一頂沈重的綠帽戴在頭上。

綱吉轉過頭來,看到佇立不前的雲雀恭彌便用很快的速度跑過來,滿面歡喜的,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舉動已經讓雲雀恭彌發火了。

「前輩,這是你的衣……」

「為什麼跑去找六道骸!」

「不是,前輩你聽我說……」

「既然這麼喜歡六道骸就不要找藉口,說什麼要來這裡,就大大方方的和我說啊!」

「真的不是這樣…前輩你真的誤…」

「六道骸在裡面,你現在進去啊!」

「……」

「快啊!」

被雲雀恭彌這樣一吼,澤田綱吉身體微微抖著,眼淚在眼眶打轉,隨即抬起頭來,將雲雀恭彌的衣物丟到他身上。

「雲雀前輩是笨蛋!」摘下守中的雲之戒往雲雀恭彌臉上丟過去,接著轉身跑開他的視線。

雲雀恭彌沒有太大的反應,自己也在氣著,果然,自己把小兔子寵壞了。拾起地上的雲之戒便看到好奇而探出頭來的六道骸。

「怎麼,達成你目標,高興了。」

「麻雀你在說什麼啊?」

六道骸不解的秀出手上的霧之戒,苦笑的看著雲雀恭彌。

「該高興的人是你吧。」

「綱吉他……拒絕我了呢。」

雲雀茫然,呆愣看著眼前的六道骸,已經不再是平常的嬉皮笑臉,反而是說不盡的哀愁,自己……好像做錯事了。

回過神來趕緊起身追逐已經消失的身影,剩下六道骸獨自站在門前,苦笑著祝他們幸福。


澤田綱吉跑著,他不想停下腳步,剛剛男人的面容全浮現自己眼前,他覺得好委屈、好委屈。不時拭去臉上的淚水,他很難過。

錯的人明明就是雲雀恭彌,為什麼被吼的是自己?錯的人明明就是雲雀恭彌,為什麼自己完全沒有反駁的機會?錯的人難道是自己嗎?

他去找六道孩有什麼錯?他找人說清楚到底犯了什麼錯?為什麼,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應該的嗎?雲雀恭彌這個大笨蛋!

人已身在大宅後院,喘氣的倚著噴水池畔,水面上映出自己哭泣的倒影,水面上的澤田綱吉哭得很慘,哭得褐眸都腫起來了。

「嗚…嗚…」

獨自嗚咽著,他看了手上的手鍊,想起雲雀恭彌曾經對自己的好,曾經展現給自己的溫柔。

難道那些都是假的嗎?難道所有全都是裝出來的嗎?還有那句對不起、那句我喜歡你、那面笑臉、那個只屬於自己的佔有,全部全部都是幻影嗎?

泛著淚光的雙眼死死盯著手上的藍白珠練,什麼守護幸福、什麼給自己安全,還有代替雲雀恭彌在自己身邊全都是謊言,這只會讓自己更痛苦!

拆下手鍊,閉起雙眼準備將手鍊丟進池裡,一隻大手抓住自己手腕,他沒有回頭,因為他知道那抹熟悉的溫度的主人是雲雀恭彌。

「你想做什麼?」

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載於 台灣論壇同仁創作版

原作:淘氣.雲

請勿盜文
要轉載請到台灣論壇─同人創作版告知原作


a8yalin ( 庫洛姆§六道骸 )
Lv. 5 | 文章數:179 | 推薦數:5 | 被推數:204 #32. 2009-03-26 10:29:35
兔子綱吉27/完結篇

澤田綱吉沒有回答雲雀恭彌的問題,只是盡可能的擺脫那隻大手,徒勞無功,大手的力道反而抓得更緊,眼角又堆積了許多淚水,就這樣掉了出來。

「你放開我,快放開我!」

「澤田綱吉你不要再鬧了,適可而止!」

「你才是,給我放開,到底做錯事情的人是誰!又是誰該放開?到底誰在鬧?雲雀恭彌你給我說清楚!」

「你……」

「是你自己醋意太重,為什麼都要怪到我頭上!我去拒絕骸錯了嗎?你說啊,為什麼不給我解釋的機會,你永遠都是那麼霸道,連我變成小孩子的時候也是!」

「不管什麼事情都要順著你的意,叫名字也一樣,一定要逼我說恭彌!霸道、不講理、大壞蛋!」

一連串說得起喘噓噓,雲雀恭彌鬆開綱吉的手腕,後者崩潰的蹲在地上,整顆頭縮到雙腿間形成完美的弧度,卻沒有停止哭泣。

男人彎下身子想要安慰這哭泣的人兒,這畫面就像和小兔子綱吉初次見面,那時候的他也是不停嗚咽,因為不了解,所以招架不住只能選擇放棄。

但現在不同了,他了解澤田綱吉,撤徹底底的了解名為澤田綱吉的人,不管是他的習慣、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的想法,所有所有他都了解了,不再是為愛情迷惑的雲雀恭彌。

大手撫摸綱吉褐色的髮絲,輕柔的、寵溺的。他知道自己錯了,犯了很大的錯誤,他不該這樣吼小兔子,他不該失去理智只為了他和六道骸的見面。

「綱吉,對不起…」

「很喜歡你,小兔子…」

「對不起…」

「是我的錯…」

澤田綱吉抬起頭,眼前的男人不再霸道,也不是那個憤怒、有著醋意的雲雀恭彌。他現在眼裡的雲雀恭彌已經是之前的溫柔模樣,回到了期待以久的寵溺目光。

「其實麻雀那小子,也很喜歡小綱吉喔…知道嗎?」

「失控了…對不起。」

男人吻去綱吉眼角的淚水,鼻尖的氣息緊貼著澤田綱吉,他能感受到男人情緒混亂的呼吸。

雙唇被男人細細的吻著,纏綿溫柔,緊緊貼著的溫度不討厭,只屬於他的味道,只屬於雲雀恭彌的味道又回來了。

雖然自己早在之前被吻過很多次,但是這次的雲雀恭彌不一樣了,不再是強勢的吻,而是能讓自己止住淚水、能讓自己安下心來的幸福魔法。

「對不起……原諒我,可以嗎?」

「…嗚……」

撲到男人的懷中,眼眶的淚水不停歇的沾濕男人的黑色西裝,雲雀恭彌也細細的擁著綱吉,大手在綱吉的髮上輕柔撫摸著,像是在安撫孩子般的用心。

「恭彌…恭彌…」

不停叫換男人的名,這是第一次沒有用敬語、第一次沒有連名帶姓、第一次不是叫姓氏、第一次完整喚出男人最想聽的話。

「好了…再哭就咬殺。」

「嗯……」拭去眼眶的淚水,他給了雲雀恭彌一個大大的微笑,給雲雀恭彌的燦爛笑容。

雲雀恭彌重新將手鍊帶上澤田綱吉白皙的手腕,或許手鍊所蘊藏的意義早就實現,也或許那些意義已經對他們不構成影響,反正不管哪一個說法他們兩個已經和好了。

雲雀順勢從口袋拿出一枚小小的白金戒指為綱吉帶上,不等人兒回答便秀出另一手的指環。

緩緩將白金指環貼上綱吉手上的另一枚,依稀可以看見上頭刻出的義大利文「Ti amo」,這是一枚對戒,各自帶在兩人的手中。

只有兩人待在一起,那象徵幸福的文字才會顯現出來,也代表著永不分開的意義。

「雲雀,我最喜歡你了!」

繼續往雲雀懷裡鑽,兩人露出了最深的笑容。





「綱吉,你剛剛叫我什麼?」

「欸?」

「還是再讓你吃一次餅乾好了。」

「呃……」

「那就乖乖的叫恭彌。」

「……」

雲雀恭彌,永遠霸道的男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載於 台灣論壇同仁創作版

原作:淘氣.雲

請勿盜文
要轉載請到台灣論壇─同人創作版告知原作

karta240421345 ( 呆*隼 、 )
手機認證徽章
Lv. 5 | 文章數:131 | 推薦數:34 | 被推數:0 #39. 2010-04-29 21:13:46
這篇文很有趣
而且結局也很棒
好感動噢 >"<

不過 ... 獄寺和山本是夫妻 ?! (( 誰是老婆誰是老公 ˙˙?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