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神曲 最爆紅遊戲玩遊戲過鼠年!英雄鼓舞,釋放神技勇者歷練海量資源
q12we34rt56yu78i ( JacK瑋仔☆ )
手機認證徽章好事成兔基地新手榮譽徽章
Lv. 20 | 文章數:898 | 推薦數:446 | 被推數:223 #323. 2012-01-29 17:50:08
哇!
有純文字的小說了耶!

寫得不錯唷!
來源IP:123.240.83.* /
簽名檔
Piggy瑋. 部落格:點我~                              楓之谷本營:三眼章魚                          公會:小乖好友會                                  本尊:2代瑋瑋魔者                               2代瑋瑋家族:有46隻角色
www594088 ( 我超愛看小說. )
Lv. 25 | 文章數:1578 | 推薦數:2398 | 被推數:151 #324. 2012-01-29 23:30:12
樓上的  難不成有純圖的小說......
好可習  為啥沒破
[迷:你這變態]
[我:你上次說過了  聽膩了聽膩了]
[迷:......]
=======================
猴子[老兄]阿

你都不發讀者回復  你上次發是幾頁阿......

話說你就不能變態一點  讓他破嘛......
bn777777 ( 笨笨猴子 )
Lv. 8 | 文章數:278 | 推薦數:0 | 被推數:411 #326. 2012-02-11 17:36:55
第九十八章 難得一聚


  深夜,墮落城市某房屋的屋頂,傳出了一陣咕噥聲。

  「雖說再過不久大概就會發布消息了,但還是先講講比較好吧,至少讓他們心裡有個底……」我躺在粗糙的水泥地,眼睛望向被明月霸佔的天空,自言自語著。

  白天聽了凌風正確率超過百分之兩百的小道消息後,我愣了很長一段時間,連凌風順手把我的外套幹走了才離開都不知道。

  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會罕見的在大半夜將大夥全部找來,否則平時我是不大會把凌風事先知會的訊息說出去的,畢竟這種預告行為本身就不合法,只是達克魯他們默許而已;萬一搞得滿城皆知,大家的臉上都不好看。

  但這次的事情,實在是太……嗯,太新奇了點,不講出來真的會覺得對不起他們。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


  「前去天城的人員有影風、卡伊琳、雅娜、阿倫等等……喔,還有小黑,他就是上次被某人下迷藥的那位。」凌風笑嘻嘻的看了我一眼,見我不理他,只得又接著道。

  「螞蟻洞方面,有冰羽、方武、鷹眼、銀月等……」

  「喂!等等!」聽到這裡,我吃了一驚,連忙叫了暫停:「就這些人?真的假的?雖然我們幾乎所有人都擁有能與三轉對抗的實力,冰羽甚至聽說已經三轉了,可是人數也太少了吧!」

  凌風聽了,只是笑了笑,然後滿不在乎的聳聳肩,道:「我也很希望是這樣啊,可惜世界並不是那麼的美好。到時候的實際人數,應該會有你聽到的三倍以上吧,只是你太孤陋寡聞了,估計說了你也沒聽過,所以乾脆不講了。」

  「喔。」因為在想事情,因此我忽略了凌風好像用了幾個很欠打的字眼。

  奇怪,我剛剛貌似是有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啊,怎麼忘了……雖然不問應該也沒差,可是這感覺就是很不好啊……

  「啊!」猛地,我抬起頭。

  我想起來了!我忘了問為什麼我們這個隊伍會被拆開了!

  但是當我終於想起時,凌風的身影卻早已消失在屋子門口,不見一點痕跡。氣得我仰天飆了幾句髒話。

  

  「咦?其他人都還沒來啊?」忽然,一個突兀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考,然後有個人影從斜後方的樓梯迅速爬了上來。

  靠!我又走神了!

  我一驚之下,想也沒想,飛鏢頓時不用錢似的朝來人傾洩,幸好沒有不小心使出黑魔法來。

  那人警覺性倒也頗高,在飛鏢近身之前就退了半步,手中大劍挑、打、點、撥,瞬間瓦解了我的攻勢。

  唔,原來是他啊……利用這短暫的瞬間,我已經判斷出這人是誰了。於是我呵呵一笑,道:「你這傢伙,再練個三百年也是打不過我的。下次接近一個盜賊之前,記得先打聲招呼喔,鷹眼。」

  沒錯,這位嚇到我的渾蛋,正是鷹眼。

  「知道了,老大。」鷹眼垂下劍尖,也是笑嘻嘻的回答。至於他到底是知道了我說的話、還是知道了我的手很賤,就不得而知了。

  話又說回來,經鷹眼這麼一打渾,時間也過去了不少,其他幾個傢伙總該到了吧?真要說起來,鷹眼的移動速度絕對是眾人中屬一屬二的慢,最慢的反而最早到,真是奇怪哉也。

  正想著,「呼」的一聲,又有人躍上了屋頂。

  我迅速掃了一眼,那人手上雖看似沒有持著武器,但只要再多看一眼便可發現,其拳頭的頂端在月光的照耀下,竟閃爍著鋒利的暗光,顯是帶著指虎類的武器

  既然都說是指虎了,相信白痴都猜得出這傢伙是誰。

  「哈囉!好久不見了卡伊琳,妳是二香喔!」我揮揮手,笑著打了招呼。卡伊琳則是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待她走近了,我又帶點好奇的接著問道:「對了,怎麼沒看到大白?」印象中這對主寵向來是形影不離的。

  還是說,卡伊琳某天突然感覺很餓,所以就……我極度沒品的如此猜想。

  卡伊琳皺了皺眉,眼中流露出一絲憂心,說:「牠在養傷。」

  「咦?養傷?」我和鷹眼同聲開口。

  「是啊。」卡伊琳點頭,接著道:「大白在訓練中傷了一隻眼睛,雖然我馬上帶去治療,但還是沒用。不過有位我不認識的法師送了大白一個單邊眼罩,能夠消除少了一眼對另一隻眼睛的影響。」

  看著卡伊琳難得的落寞表情,我和鷹眼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應該說,不知要如何安慰。畢竟大白對她來說可不只是隻寵物而已,見牠受了這種無法復原的傷害,卡伊琳肯定很心疼的,口頭上的慰問有用嗎?

  嗯啊,說起來,咱們敬愛的作者大人雖然欠揍,但在緩和感傷氣氛這方面卻是很下功夫的。就在整個屋頂開始籠罩在灰色烏雲之下的時候,又有兩組人馬到了。

  這最後兩組倒是有不少共通點:第一、都是只會用集體瞬移而不肯走路的渾蛋;第二、都是一男一女。

  看到這兒,相信只要是有看過本書的人都知道要怎麼配了——當然是方武和銀月、阿倫和雅娜。

  阿倫他們是先到的。先到的先被罵,這是真理。
 
  「我說阿倫,你們真的很慢欸!要知道,你們可是最沒有理由遲到的喔!」

  「哦?」阿倫和雅娜同時愣了一下,對看一眼,最後阿倫歪著頭道:「我承認會用瞬移還晚到是很丟臉,但是銀月也會啊!這個『最』字要改一下吧?」雅娜點頭附議。

  我嘿嘿一笑,道:「這個你們就不懂了,人家方武和銀月正值青春年少,血氣方剛,說不定一時興起就溜到暗巷親熱去了。你們說,這要怎麼要求他們準時啊……」

  我話還沒說完,方武、銀月兩人已在藍光中現形。聽到了我的後半句,銀月的嫩臉立刻變成蕃茄色,方武則是誇張的做出跌倒的姿勢,大聲喊冤:「影風!哪有人進展那麼快的啊!別把我當成那種色鬼好嗎?」

  眾人大笑,就連本來預計會生氣的鷹眼都笑了出來,方才的陰鬱氛圍頓時一掃而空。

  不過,我大半夜招集大家,可不是來這裡笑的,該辦的事依舊得辦。

  於是,接下來的半個鐘頭,空氣中就只剩下我一人的說話聲,平鋪直敘的飄蕩著……

  

  好不容易講完後,我靜靜的等待眾人消化完畢,順便喝點水。

  不久後,阿倫說話了:「影風,我想我大概能猜出我們被分成兩邊的原因了。」

  「真的?」現場除了阿倫和雅娜以外,所有人都看向阿倫,眼神中充滿了「求教」二字。

  原來我不是最笨的……我慶幸的想著。

  「根據我的猜測,我們這個團隊的實力,在年輕一輩中應該排第三吧。」阿倫頭頭是道的說著:「也就是說,第一、第二名的兩組分別前往天城和螞蟻洞,而我們第三名則分成兩邊加入他們……」

  嗯,似乎挺有道理的。

  見目前沒有人開口,我想了想,道:「好吧,應該就是這樣了。不過,這不是重點。」

  「為啥不是?」阿倫翻白眼。

  「因為,那些推測並沒有任何幫助啊。」我看向瞪著我的阿倫,回給他一個燦爛的微笑,「現在的重點,應該是……」

  我看著方武。他愣了愣,而後會心一笑,轉頭望向鷹眼。

  鷹眼總算沒有耍笨,也跟著笑了,眼神改轉向阿倫。

  就這樣一直接續下去。直到最後,所有人的臉上,都掛滿了一種默契的笑容。一種包含著鼓勵、祝福、溫暖的笑容。

  不過,同時也是一種,事後想起來會感覺非常肉麻的詭異微笑。




  「一定要,活著回來啊!各位!」
runing2468 ( 冰碎★楓殘 )
手機認證徽章基地新手榮譽徽章值日生
Lv. 7 | 文章數:84 | 推薦數:99 | 被推數:3 #328. 2012-02-11 17:48:11
引言回覆 bn777777 的話:
第九十八章 難得一聚


  深夜,墮落城市某房屋的屋頂,傳出了一陣咕噥聲。

  「雖說再過不久大概就會發布消息了,但還是先講講比較好吧,至少讓他們心裡有個底……」我躺在粗糙的水泥地,眼睛望向被明月霸佔的天空,自言自語著。

  白天聽了凌風正確率超過百分之兩百的小道消息後,我愣了很長一段時間,連凌風順手把我的外套幹走了才離開都不知道。

  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會罕見的在大半夜將大夥全部找來,否則平時我是不大會把凌風事先知會的訊息說出去的,畢竟這種預告行為本身就不合法,只是達克魯他們默許而已;萬一搞得滿城皆知,大家的臉上都不好看。

  但這次的事情,實在是太……嗯,太新奇了點,不講出來真的會覺得對不起他們。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


  「前去天城的人員有影風、卡伊琳、雅娜、阿倫等等……喔,還有小黑,他就是上次被某人下迷藥的那位。」凌風笑嘻嘻的看了我一眼,見我不理他,只得又接著道。

  「螞蟻洞方面,有冰羽、方武、鷹眼、銀月等……」

  「喂!等等!」聽到這裡,我吃了一驚,連忙叫了暫停:「就這些人?真的假的?雖然我們幾乎所有人都擁有能與三轉對抗的實力,冰羽甚至聽說已經三轉了,可是人數也太少了吧!」

  凌風聽了,只是笑了笑,然後滿不在乎的聳聳肩,道:「我也很希望是這樣啊,可惜世界並不是那麼的美好。到時候的實際人數,應該會有你聽到的三倍以上吧,只是你太孤陋寡聞了,估計說了你也沒聽過,所以乾脆不講了。」

  「喔。」因為在想事情,因此我忽略了凌風好像用了幾個很欠打的字眼。

  奇怪,我剛剛貌似是有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啊,怎麼忘了……雖然不問應該也沒差,可是這感覺就是很不好啊……

  「啊!」猛地,我抬起頭。

  我想起來了!我忘了問為什麼我們這個隊伍會被拆開了!

  但是當我終於想起時,凌風的身影卻早已消失在屋子門口,不見一點痕跡。氣得我仰天飆了幾句髒話。

  

  「咦?其他人都還沒來啊?」忽然,一個突兀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考,然後有個人影從斜後方的樓梯迅速爬了上來。

  靠!我又走神了!

  我一驚之下,想也沒想,飛鏢頓時不用錢似的朝來人傾洩,幸好沒有不小心使出黑魔法來。

  那人警覺性倒也頗高,在飛鏢近身之前就退了半步,手中大劍挑、打、點、撥,瞬間瓦解了我的攻勢。

  唔,原來是他啊……利用這短暫的瞬間,我已經判斷出這人是誰了。於是我呵呵一笑,道:「你這傢伙,再練個三百年也是打不過我的。下次接近一個盜賊之前,記得先打聲招呼喔,鷹眼。」

  沒錯,這位嚇到我的渾蛋,正是鷹眼。

  「知道了,老大。」鷹眼垂下劍尖,也是笑嘻嘻的回答。至於他到底是知道了我說的話、還是知道了我的手很賤,就不得而知了。

  話又說回來,經鷹眼這麼一打渾(打混?),時間也過去了不少,其他幾個傢伙總該到了吧?真要說起來,鷹眼的移動速度絕對是眾人中屬一屬二的慢,最慢的反而最早到,真是奇怪哉也。

  正想著,「呼」的一聲,又有人躍上了屋頂。

  我迅速掃了一眼,那人手上雖看似沒有持著武器,但只要再多看一眼便可發現,其拳頭的頂端在月光的照耀下,竟閃爍著鋒利的暗光,顯是帶著指虎類的武器

  既然都說是指虎了,相信白痴都猜得出這傢伙是誰。

  「哈囉!好久不見了卡伊琳,妳是二香喔!」我揮揮手,笑著打了招呼。卡伊琳則是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待她走近了,我又帶點好奇的接著問道:「對了,怎麼沒看到大白?」印象中這對主寵向來是形影不離的。

  還是說,卡伊琳某天突然感覺很餓,所以就……我極度沒品的如此猜想。

  卡伊琳皺了皺眉,眼中流露出一絲憂心,說:「牠在養傷。」

  「咦?養傷?」我和鷹眼同聲開口。

  「是啊。」卡伊琳點頭,接著道:「大白在訓練中傷了一隻眼睛,雖然我馬上帶去治療,但還是沒用。不過有位我不認識的法師送了大白一個單邊眼罩,能夠消除少了一眼對另一隻眼睛的影響。」

  看著卡伊琳難得的落寞表情,我和鷹眼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應該說,不知要如何安慰。畢竟大白對她來說可不只是隻寵物而已,見牠受了這種無法復原的傷害,卡伊琳肯定很心疼的,口頭上的慰問有用嗎?

  嗯啊,說起來,咱們敬愛的作者大人雖然欠揍,但在緩和感傷氣氛這方面卻是很下功夫的。就在整個屋頂開始籠罩在灰色烏雲之下的時候,又有兩組人馬到了。

  這最後兩組倒是有不少共通點:第一、都是只會用集體瞬移而不肯走路的渾蛋;第二、都是一男一女。

  看到這兒,相信只要是有看過本書的人都知道要怎麼配了——當然是方武和銀月、阿倫和雅娜。

  阿倫他們是先到的。先到的先被罵,這是真理。
 
  「我說阿倫,你們真的很慢欸!要知道,你們可是最沒有理由遲到的喔!」

  「哦?」阿倫和雅娜同時愣了一下,對看一眼,最後阿倫歪著頭道:「我承認會用瞬移還晚到是很丟臉,但是銀月也會啊!這個『最』字要改一下吧?」雅娜點頭附議。

  我嘿嘿一笑,道:「這個你們就不懂了,人家方武和銀月正值青春年少,血氣方剛,說不定一時興起就溜到暗巷親熱去了。你們說,這要怎麼要求他們準時啊……」

  我話還沒說完,方武、銀月兩人已在藍光中現形。聽到了我的後半句,銀月的嫩臉立刻變成蕃茄色,方武則是誇張的做出跌倒的姿勢,大聲喊冤:「影風!哪有人進展那麼快的啊!別把我當成那種色鬼好嗎?」

  眾人大笑,就連本來預計會生氣的鷹眼都笑了出來,方才的陰鬱氛圍頓時一掃而空。

  不過,我大半夜招集大家,可不是來這裡笑的,該辦的事依舊得辦。

  於是,接下來的半個鐘頭,空氣中就只剩下我一人的說話聲,平鋪直敘的飄蕩著……

  

  好不容易講完後,我靜靜的等待眾人消化完畢,順便喝點水。

  不久後,阿倫說話了:「影風,我想我大概能猜出我們被分成兩邊的原因了。」

  「真的?」現場除了阿倫和雅娜以外,所有人都看向阿倫,眼神中充滿了「求教」二字。

  原來我不是最笨的……我慶幸的想著。

  「根據我的猜測,我們這個團隊的實力,在年輕一輩中應該排第三吧。」阿倫頭頭是道的說著:「也就是說,第一、第二名的兩組分別前往天城和螞蟻洞,而我們第三名則分成兩邊加入他們……」

  嗯,似乎挺有道理的。

  見目前沒有人開口,我想了想,道:「好吧,應該就是這樣了。不過,這不是重點。」

  「為啥不是?」阿倫翻白眼。

  「因為,那些推測並沒有任何幫助啊。」我看向瞪著我的阿倫,回給他一個燦爛的微笑,「現在的重點,應該是……」

  我看著方武。他愣了愣,而後會心一笑,轉頭望向鷹眼。

  鷹眼總算沒有耍笨,也跟著笑了,眼神改轉向阿倫。

  就這樣一直接續下去。直到最後,所有人的臉上,都掛滿了一種默契的笑容。一種包含著鼓勵、祝福、溫暖的笑容。

  不過,同時也是一種,事後想起來會感覺非常肉麻的詭異微笑。




  「一定要,活著回來啊!各位!」
好像只有抓到一個錯......
期待下一章XD
來源IP:122.116.95.* /
簽名檔
我是菇寶人:"D
目前  煉獄121等   分身無數
←圖片是我煉獄剛創沒多久時拍低XD
現在因為電腦問題 退谷半年
在2011/12/10 22:30回谷摟☺
bn777777 ( 笨笨猴子 )
Lv. 8 | 文章數:278 | 推薦數:0 | 被推數:411 #333. 2012-02-18 17:51:09
嗯啊,關於讀者回復方面,恐怕是沒啥機會了,畢竟我是個即將要考基測的可憐人.....



第九十九章 控場訣竅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短短兩、三天的修整期很快就過了,出發的日子已近在眼前……嗯,說得準確些,再過兩個小時,就要裝備帶好準備出門了。

  從那次的夜半會議之後,我們這群伙伴就沒有再聚會了,或許是緊張,或許是重視,總之所有人都是一股勁兒埋頭修煉,好讓自己的狀態維持在巔峰。

  這不是膽小,也不是對自身實力太沒信心,而是因為大家都清楚的認識到了——我們即將面對的,絕對是一生中絕無僅有、意義深重的艱鉅挑戰!尤其還是在隊伍分散的情況下!

  至於凌風,則是在這段時間內灌輸了一堆戰鬥觀念給我,即使我完全聽不懂也是一樣。根據他的說法:

  「反正這些東西記著就好,戰鬥時說不定會忽然領悟,進而救你一命;即使沒救到命也沒關係,至少掛掉後腦袋被拿去解剖,布魯斯不會說你的腦袋怎麼一片空白……」

  靠!擺明了要咒我是吧!這算哪門子的師父啊!

  雖然已經是昨天的事,但現在想起來還是有些忿忿不平。不過轉頭看看鐘面上時針指的方向,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只好把該拿的拿一拿、不該拿的想想後還是拿了一些,站起身來,走出門去。



  清晨,魔法森林碼頭。

  此地是維多利亞通往天空之城的唯一官方通道,交通工具為飛船,是種以魔力作為動力的超大型載具,光是船艙就足以提供數十人的生活起居空間,簡直比凌風的房子還要大了。

  儘管這個碼頭的身分,是那種一日流量超過數千人的重要交通點,但由於這陣子的魔物入侵,商人早就被疏散的一乾二淨,自然也就不復昔日繁華了。這個從道路兩旁的冷清景象就看的出來。

  畢竟交通點的意義就在於交通,如今連飛船都幾乎不開放了,還能有什麼價值呢?最近日子裡到過這裡的人,恐怕數起來不用一隻手吧。

  我不是那種會觸景傷情的人,當然也不可能藉景作詩,只是覺得空蕩蕩的碼頭聽起來好像很無聊、也很麻煩,至少肚子餓的時候鐵定找不到東西吃……

  不過,剛剛說的僅限於平常時候;像今天這種特殊日子,當然就不一樣了。

  現在才不過早上五點鐘而已,太陽都還沒出來,碼頭上卻已冒出了不少人頭,仔細看看還有許多成名人物在內,四轉好手就來了一半左右,沒來的大概都跑去螞蟻洞那邊了。

  因為時間還早,該到的人也還沒到齊,因此我就先找到卡伊琳他們,混在人群中等著。

  「聽說英雄出征總是有一堆人民相送,現在這樣看起來似乎也差不多呢,呵呵。」我對身旁的阿倫笑道。

  「呃……影風,你還是換個比喻吧,你不覺得和那邊那些人比起來,我們才應該算是普通人嗎?」阿倫指著不遠處那群四轉人士。

  這麼說也對啦……我們的確是弱的很。不過話說到這裡,我又起了一絲惡搞的念頭,於是點點頭道:「那就換一個吧,我想想喔……」

  「啊!有了!是上刑場吧,只有這種狀況才符合『被圍觀者比圍觀者弱』的描述……雖然我們沒有被圍觀啦,不過沒差,反正待會就有了。」

  「你去死吧。」阿倫翻白眼,轉頭不再理我。

  我笑了笑,轉頭望向碼頭上唯一一處高台,木製的,品質還不差,至少不會一有人站上去就垮下來。

  按照傳統,這種時候應該會有人上去致詞吧,雖然都只是些沒營養沒路用的屁話,可是如果沒有的話還是感覺怪怪的……

  果然,緊接著「呼」的一聲風響,人群中的某一位輕飄飄的躍上台去,實力很強,若不是想引人注意,恐怕直到他開始說話前都不會發出任何聲響。

  這本就在我的預料之中,所以我既沒有被嚇到也不覺得驚訝,只是靜靜的看著那個人——直到我看清楚了那致詞者的臉……

  「咳咳!」那人站上台後,先是清了清喉嚨,企圖把觀眾的目光吸引過去,不過成果顯然不是那麼的顯著,台下依舊一片亂糟糟。

  「各位……」那人大概是不想管了,反正的確是沒什麼重要的事。於是重新開始道:「各位即將出殯(兵)的勇士們,我謹代表四位賢者向你們表示敬意。不知道各位的遺書都準備好了沒有?如果有人忘了寫的話,請到這裡來領取紙筆……」

  幹!我幹!我幹幹幹!到底是誰叫凌風那渾蛋上台的啊!這樣別說激勵士氣了,根本就是在打擊信心嘛!

  我自己是聽習慣了倒還好些,其他人可就沒我這麼鎮定了。年輕一輩大多不認識凌風,因此一整個完全傻住了,幾乎所有人的眼球都掉了一地、下巴也都在胸口以下;中年以上當然都認得他,眼神中更多的是無奈……

  一時之間,全場鴉雀無聲。

  凌風朝台下望了望,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怡然自得的繼續發言,絲毫不顧眾人奇異的眼光。「今天,是個極為重要的日子,自從上次與魔物交鋒後,敵人們就不見蹤影。因此賢者們決定……」

  接下來的演說中,凌風居然難得的正經了起來,一句句陳腔濫調的官方公文稿從他口中吐出,流利的像是練習了無數遍似的,又似乎剛才那些搞怪的話語只是幻像,其實他從頭到尾都正常無比……
 
  台上講的口沫橫飛,台下也安靜的落針可聞。在這看上去尋常至極的氛圍中,我的臉上卻寫滿了四個字:震驚!震驚!

  是的,我被嚇到了。說的確切一點,我是被週遭這份寧靜給嚇到了。

  要知道,官方致詞都是千篇一律的,因此通常上面在說話的時候,下面也總是一片嗡嗡低語。但是就在今天,我卻看到了特例——凌風說話的時候,台下竟沒有半點聲音!

  也就是說,整個場面,就被他一人給控制住了!雖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其他人還在傻眼當中,但我寧可這麼認為。

  「出手攻擊,尤其是團戰的時候,一定要掌握全場節奏!」這是凌風昨晚才說過的話,難道,他是在向我示範這點嗎?

  我一臉茫然的望向凌風,卻見他恰好唸完了最後一字,而後隱蔽的對我眨了眨眼,施施然走下台去,隱沒在人群之中。

  就在這時候,彷彿事先串通好了一般,飛船即將啟動所發出的汽笛聲,悠然響起。

  「嗚——嗚——」

  伴隨著汽笛聲的,是一個散發著強烈湛藍光芒的小型傳送陣,突兀的緩緩自地下浮出,最後停格在人群前方。

  「因為是臨時調動的飛船,所以登船方式做了些修改。」一位留著長長白鬍的大魔導士,瞬間移動到人群前微笑著道。

  「請上船吧,各位勇敢的小夥子,願楓之女神祝福你們!」

  人群中頓時一陣騷動,然後紛紛讓路,一個個年齡與我們相差不大的年輕人,從人海中擠了出來,什麼也沒說便踏入傳送陣,身影瞬間消失。

  那些人,就是我們這趟任務的隊友了吧。我歪頭看著他們消失的背影,然後又把頭轉了回來。

  我、阿倫、雅娜、以及卡伊琳,相互點了點頭,露出了鼓勵的微笑。同時舉步,跨入傳送陣中。

  在傳送的前一瞬間,我似乎還聽到了凌風聚音成線的笑聲,當然,非常欠扁。

  「恭送啦,笨蛋徒弟,一路好走!」

  你才一路好走!你家祖宗十八代都一路好走!我是很想罵回去,可傳送陣卻是不等人的,只一個呼吸,我們便「嗖」的一聲,身體離開了原來的地方,那王八蛋的聲音自然也隨之斷絕。

  傳送的時候倒沒什麼感覺,只是所有的感知都被暫時封印了而已。不一會兒,我的雙腳便重新踏上實地。



  「希望還能再見到面,凌風……」我嘆了一口氣,然後開始上下左右打量起,這片從未到過、也是接下來要在此生活的新天地。

runing2468 ( 冰碎★楓殘 )
手機認證徽章基地新手榮譽徽章值日生
Lv. 7 | 文章數:84 | 推薦數:99 | 被推數:3 #334. 2012-02-18 17:57:22
搶頭香 哈哈
再來就直接出第100章吧XD
(做好搶第100章頭香的準備~)
www594088 ( 我超愛看小說. )
Lv. 25 | 文章數:1578 | 推薦數:2398 | 被推數:151 #335. 2012-02-18 19:19:25
我恨 我恨 我好恨!!!!!!!!!!!

第99章和100章都是最重要的 我好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我恨阿
r85091102 ( v小小果子v )
手機認證徽章
Lv. 6 | 文章數:59 | 推薦數:379 | 被推數:50 #336. 2012-02-22 20:03:24
只是點進來看個2眼而已
卻不小心被吸引住了呃啊啊啊啊....
原本是想要分段慢慢看的
結果不小心看太快了嗚嗚嗚嗚....
才沒幾天就看到99篇了哇哇哇哇哇......
我已經得了「不能馬上看到下一篇就會死掉」的病

猴子大快出下一篇吧...
要不然至少幫我打個119嘛....拜託了..

再不然我就告你謀~~殺!!
bn777777 ( 笨笨猴子 )
Lv. 8 | 文章數:278 | 推薦數:0 | 被推數:411 #339. 2012-03-04 16:47:38
第一百章 麻煩的黑魔法

  約略的四面八方看了一會,我們才大致上搞懂了自己身在何處。

  傳送陣的終端,是在一間足夠容納五、六十人的建築物裡,沒猜錯的話應該就是船艙。這裡的牆壁和天花板的材質都很奇特,有的看似金屬,但敲起來卻像木頭;有的則恰好相反;當然也有些是完全無法辨識的。

  唯一相同的是,船艙中的每一個角落,都隱約蘊藏著一種內斂的魔法氣息,顯然這飛船的防禦力並不簡單。

  擺設方面,可就真的沒啥好說了,滿打滿算也就一張大桌子、加上十幾張椅子而已,而且材質也很一般,實在沒什麼看頭。

  「不好意思,打擾了。」這時候,船艙的大門後面,探出了一顆頭來,短短的黑髮配上擠出來的笑容,一整個就是欠打。

  「雖然麻煩,但還是要請各位移動一下腳步,出來和我們打打招呼,畢竟接下來可有好一段時間是要互相照應的。」

  我們四人聽了,自然也沒什麼理由反對,就跟在那人身後走向門口;不過所有人的眼神中,卻都充滿了古怪的笑意。

  呵呵,這傢伙,不就是之前被我偷偷迷昏的小黑嗎?難怪笑得那麼勉強。要是我也被這樣搞,怕是一見面就拳腳伺候了。

  一腳踏出門外,眼前豁然開朗!一根根堪比神木的木柱,不規則的矗立在甲板各處,氣勢非凡。柱子上頭繫著許多手臂粗細的鏈繩,鏈繩則用來支撐大片大片的帆。

  順著縱橫交錯的鏈繩移動目光,到最後就會停在一個點上——那也是一根木柱,立於整艘飛船中央,但它不僅極高,直徑也是其餘柱子的四、五倍。所有的鏈繩在經過普通木柱的聯繫後,最終都將指向這王者之柱,從上空看下來就像是植物散開來的枝條。

  就算是我這外行人也看得出,若是沒有了它,整艘飛船的帆都會因而垮得唏哩嘩啦。

  「喂!影風!」正在思考間,阿倫忽然拉了拉我的袖子。

  「幹嘛?」

  「還敢問我幹嘛,難道你忘了你被從船艙叫出來的原因了嗎?」阿倫一副『你沒救了』的樣子道。

  唔,原因嘛……我想想喔……啊!我們貌似是來認識新隊友的!想到這裡,我自己都覺得有些尷尬,第一次會面居然只看船不看人,真的白目到家了。

  不過,所謂「亡羊補牢,猶未晚也;就算為時已晚也沒關係,補起來總是比較好看。」深明此理的我連忙故作認真的打量起對方來。

  也是到了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從剛剛到現在,現場我方三人加上對方六人,全都以凶狠的目光瞪著我看,好像我再不回神就要把我吞下肚似的。

  沒注意到的時候倒沒什麼感覺,一旦發現了,卻讓我感到心裡一陣發毛。媽呀……原來眼神真的可以殺人啊……

  好在沒過多久,對方那邊和我們最熟、甚至有點小仇的小黑,終於首先開口自我介紹了:「小黑,二轉俠盜。」

  然後是一位眼神清冷銳利的弓箭手,「追月,三轉遊俠。」

  「無雪,三轉騎士。」「無霜,三轉龍騎士。」

  這兩人應該是姐妹,臉型相似,又綁著一樣的馬尾。

  「薛平,二轉僧侶。」這人的眼神有點憂鬱,不過整體來說還是挺帥的。

  對方的第六人正想開口,但小黑卻先搶了話頭,笑著道:「薛平的綽號叫血瓶,你們也這樣叫就可以了。」  

  小黑的插話讓眾人笑了起來,尤其是我們這邊。這個諧音叫法是誰取的啊?真是太有才了!只可惜我們跟那個薛平不熟,不能笑得太誇張。

  而憋著不狂笑出聲的後果,就是這陣低笑的時間被大大延長。

  時間被大大延長的後果,就是那位薛平的臉色越來越黑、越來越黑、越來越黑……

  我猜,當他整張臉都變成張飛那種黑的時候,大概就會暴怒的吼出:「你們……他媽的再笑的話就自己去學治癒術然後自己給自己治療吧!!!」

  唔,那我是不是應該出來制止一下呢?免得到時候他真的不幫忙療傷,那我們不就悲劇了……

  正當我打算叫雅娜過去色誘一下,看他會不會消消氣的時候,小黑他們那邊又有另一個未曾出現過的聲音,倏地響起。

  「啊,總算輪到我了!各位請安靜,我要自我介紹了,謝謝合作!」

  嬉笑聲瞬間消失。小黑他們是在這個人出聲後立刻閉嘴的,我們則是看到對方這怪異的表現,才跟著停了下來。

  一開始我還有些不解,因為那位說話的人,外表一點都不像是有威嚴的樣子,其他人怎麼會因為他一句話就閉口呢?實在太不合常理了。

  不過想了片刻,我也就明白了。

  看來,並不是只有我們這個小組才會沒血沒淚的開隊友玩笑呢!凌風說的沒錯,每個隊伍都有一套獨特的相處模式,小黑他們那邊,或許就是要鬧到有人快爆發了,才會隨機一個人跳出來,讓隊伍中其他人集體收斂吧。

  這個想法,在我看見薛平的臉色頃刻間就恢復正常後,就更加確立了。

  剛才那聲音的主人,是一位滿頭深綠色亂髮的傢伙,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那種整天窩在實驗室的瘋狂科學家,這也是我說他一點威嚴都沒有的原因。

  他一邊自我介紹,右手一邊朝我揮了兩下。「我叫毒蟲,三轉毒魔導士。」

  啥鬼?什麼是毒魔導士?不是只有火毒嗎?難道他也和凌風這一脈一樣,是特殊的修練法嗎?

  我正想發問,沒想到才一開口,腦部卻忽然一陣暈眩,好像真氣和黑魔法都提不上來似的。

  毒!是毒屬性魔法!我心中突然閃過這個判斷。而在腦袋還沒產生其他念頭之前,被凌風玩過頭的身體就已先做出決斷。

  攻擊!在毒性發作之前擊倒對手!

  攻擊!

  「嗤——」

  下一瞬間,在大家的驚呼聲中,我的短劍已凝在毒蟲方才的所在位置,劍尖上還勾著一小塊法師袍的衣角。

  方才的位置……

  既然是方才的位置,那當然表示我落空了。

  落空當然不算什麼,重點是要繼續連貫出手。

  似乎是看到我腳步又移動了一點,才剛險之又險的用瞬移從我短劍下逃過一劫的毒蟲,連忙又連續施放了不下十次的瞬間移動,閃到騎士無雪的背後。

  「別、別、別激動啊!我只是開個小玩笑而已,那種毒兩秒內就會自動消失了啦!」

  「影風,毒蟲說的是真的,這只是他的打招呼方式而已,沒有惡意的。」小黑也趕緊出來打圓場:「不信的話,你自己運功試試?」

  ……?

  「……」我茫然的抬起頭,只知道耳邊持續有聲音掠過,卻不曉得它們所代表的意義——因為,我的腦海中,如今已被一個強烈的念頭給佔據。

  傷我者死!

  傷我者,死!

  傷我,者死!

  傷、我、者、死!

  傷——我——者——死——!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只感覺那聲音不停的迴旋環繞在耳際,越來越響,越來越沉;到後來,甚至不再僅僅滿足於控制我的意識……

  在它的主導下,我原先垂下的短劍再度被一寸寸的舉起,左手更是摸上了囊中飛鏢。

  「傷……我……者……死……」不由自主的,我無意識的開始複誦腦中的內容。每念一遍,心中的殺意便增長一分;殺意每增長一分,理智就跟著減少一分。

  此消彼漲,惡性循環。最後,我連「絕對不能使用黑魔法」的禁令都已忘卻,瞳孔中逐漸出現了一絲奇異的闇,無色的真氣似乎也摻雜了淡淡的黑。

  只要動用了黑魔法……眼前一切皆可殺,一切皆可殺!

  大千世界天地萬物……皆可殺!

  「只要動用黑魔法……」我尚未完全泯滅的理性隱約感到有些不對勁,但現在這個狀態下的我,已經沒法思考什麼了。

  「黑魔法……一切皆可……皆可……」黑魔法能量已匯集得肉眼可見,如果從空中下望,就會看到我身周環繞著一股詭異的氣場。帶有一絲絲黑氣的氣場。

  力量,力量,力量!力量!

  即便腦袋已經一片混亂,我仍然可以感受到渾身充滿著毀滅性的力量,彷彿再強的敵人都能一招擊倒似的,甚至包括凌風……

  凌風……

  凌風?

  當這個名字出現在我的意識中時,我忽然打了一個冷顫,腦海恢復了一絲清明。

  ——因為,對我來說,凌風這個名字,就是一座大山!一座橫亙在我眼前、永遠無法翻越的高山!

  使用黑魔法……就能夠打贏他嗎?有這個可能嗎?能嗎?能嗎?

  若是不能,那麼黑魔法所追求的絕對力量,又有什麼意義呢?並非無敵的力量,還能稱作絕對力量嗎?

  一連串問句毫不間斷的蹦了出來,原本自信極度膨脹的我,心中不由的冒出一陣懷疑。而且這份懷疑,還在不停的擴大著……擴大著……

  就在此時,一聲暴吼陡然在腦中炸響!

  力量的真義……不是毀滅,而是創造!

  宛若驚雷般的巨吼響起,彷彿出自耳邊、又好像來自極遠之地,強大的壓力重凌萬鈞的將我鎮壓,那「殺」字居然在一瞬之間被震得支離破碎。

  力量的真義……不是毀滅,而是創造!

  是誰?究竟是誰?為何這吼聲會如此的強橫,又如此的熟悉?雖然語調完全不似,但在我的感覺裡,這聲音卻好像是……呃,是凌風嗎?還是宇翔,那位修為通天的神秘前輩?

  亦或是……黑魔法師

  力量的真義……不是毀滅,而是創造!

  力量的真義……不是毀滅,而是創造!

  力量的真義……不是毀滅,而是創造!

  儘管我已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殺戮之念,但那宏鐘般的巨響卻依然故我的狠狠砸入我的腦中,竟如同具有體積似的,一句一句、一塊一塊、一方一方,霸占著我的意識海空間。

  和剛剛彷彿要被支配的感覺不同,這一次的感覺,卻是『脹』。

  不錯,就是脹。

  無形的意識填入無形的意念,居然產生了有形的脹感?這到底是如何造成的,是負負得正?還是原子核相撞的核融合?

  嗯,這是個很讚的議題,我也很有興趣深入研究。可惜事與願違,那始終不停的吼聲,已經由脹而痛,造成我無與倫比的痛楚;而且由於是從腦部產生的,所以咬牙忍受也沒用。

  根據人體的自我保護機制,在遭遇無法忍受的痛苦的時候,會自行關閉各樣感官。漸漸的,自視覺開始,乃至聽覺、觸覺、嗅覺……通通模糊一片。

  模糊而至混亂,混亂而至空白,空白而至虛無……

  虛無……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