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起戰鬥過新年!一款玩了會發大財的遊戲最美貓奴陪你打擊過年厭世感這遊戲鼠鼠有練過!
lovemp660345 ( 茹Ruby )
Lv. 11 | 文章數:333 | 推薦數:3 | 被推數:206 #821. 2011-01-24 19:38:53
茜冥大:
謝謝喔:)

先說一下,我明天要去同學家住兩天一夜,所以暫停一下。
目前進度七百字左右= =
lovemp660345 ( 茹Ruby )
Lv. 11 | 文章數:333 | 推薦數:3 | 被推數:206 #823. 2011-01-29 11:40:35
章之七十 實驗品
  雖然勒住自己的手沒有繼續施壓,可是仍叫雪琴感到窒息和噁心,而把她困在這裡的人,另一隻手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把銳利的銀白長刀,刀身反射著雪琴自己的面孔,她看見此時自己臉上的無助和憤怒。
  「好了,那現在,我讓妳選擇。」突然,眼前芸的臉孔靠了過來,她的唇幾乎是貼在雪琴的耳邊,低聲道:
  「妳想怎麼死呢?」那聲音很冰冷,卻又透著一絲挑釁,而雪琴無法回答,也根本不想回答。而且,有哪個人會回答這種問題?
  「妳不選的話,那,我幫妳選吧?」這次,那聲音除了冰冷,雪琴還聽到了──一種譏笑,然後在還沒反應過來的下一刻,她的眼睛只看到那把劍閃著的冷光,快速的向自己揮來──
  此時,她本以為時間應該就這樣停止才對,即使不甘心,可是卻無能為力。
  其實她應該更努力一點才對,她在被打倒時應該更激動些,只是她沒有,她突然覺得,是不是因為,努力了這麼久,卻毫無收穫,她想放棄了?所以沒有更努力,所以連最後的掙扎都放棄。
  可是她不想啊,她討厭這種感覺,當你對於一個你曾經喜愛到極點的東西,突然漸漸的沒了感覺,那種恐慌,她承受不了──因為,她真的好愛他,如果不愛他,那她豈不是沒了支柱?
  可是這種現狀,會不會,死了比較好呢?還是說──
  「雪琴,妳沒事吧?喂,快醒來啊!」隱隱約約的,一個語氣中充滿擔憂的聲音,從遠遠的黑暗裡傳了進來,她順著聲音看去,才發現四周的視線由暗變亮了,然後再由模糊轉為清晰。
  有這麼一刻,她希望她看見的人是炎,可是下一刻,那殘忍的理智又告訴她:不可能。
  「伊雷,影?」答案揭曉,眼前的人果真不是他,而是另一個男人,一個現在看起來鬆了一口氣的男人。
  剛剛她,暈倒了?
  「妳沒事吧?現在感覺怎樣?有哪裡很痛嗎?」接著而來的是他的擔憂,雪琴忍不住咳了咳,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了過來,發現還在剛剛的地方。
  「芸呢?」她手撐著地,站了起來,感覺除了內臟好像還是翻攪以外,因為冬天衣服厚了點,並無什麼大礙,不過喉嚨還是有點不舒服就是。不過比起這些,她現在更在意的是,人呢?
  「芸?是那個長髮女孩嗎?我沒看到她。」影擔心的看著雪琴,她這麼勉強好嗎?
  沒看到?怎麼可能?雪琴心裡馬上感到不妙,果然,突然一個黑影從影身後落下,在那短短幾秒內,她手上那把長刀的前端已經靠在影的脖子旁,在雪琴還來不及說出「小心」,影突然一個側身蹲下,一腳往後猛踢了過去,後面那人馬上就跳開,揮動手中的刀,使出一記顏色詭異的魔力爪。
  影似乎早就料到對方會馬上發出攻擊,不知從哪拿出一把巨型劍,往魔爪的方向一揮,一道強風就這麼把魔力爪給吹得消失無蹤,連使出魔爪的芸都被吹得有點站不住,不過那個黑色的液體可沒打算讓現狀持續太久,馬上就出現把強風給阻擋,停止後,就又消失無蹤。
  又是那個東西!有了那種東西,把她的辛苦全破滅了!就跟眼前的那個人一樣!
  影看到了那種黑色的液體,頓時愣了幾秒,臉上突然出現一種雪琴沒在他臉上看過的正經表情。
  「雪琴,趁現在,快點走。」影變得強硬且正經的口吻讓雪琴感到有點摸不著頭緒,難不成那黑黑的液體有那麼恐怖不成?但她可不想乖乖的聽話,因為她想為自己做點事,她不想再凡事都乖乖聽話,當個乖小孩了,末了,她想的東西總不是她的。
  「我不要!」雪琴也以強硬口吻回應道,再說,她就算是大家閨秀好了,該狠的時候、該上戰場的時候,她不怕痛的。
  影還想勸她,可是那黑色的液體突的就從地上竄起,分成數條往影方向飛去,才數秒功夫,就已經釘到地上,形成一個圓形籠子,把影關在裡面,影拿起巨劍就砍,可是沒想到那本來還是黏稠液體的東西現在竟然硬如鋼鐵。
  「哼,如何?這種東西可是攻防一體,很好塑形呢。」許久只是站在那邊看得芸終於開口嘲諷道:
  「我想你這艾迪雅斯的走狗應該還沒看過?」她說的同時,黑色液體又從地下竄出另一批,這次則是往雪琴的方向飛去,不同於剛才的,這次黑色液體的前段竟變化成銳利的刀鋒,印著雪花發出鋒利的光芒,雪琴定了定神,專注的躲過。
  不過那液體卻像雨一般一直刺下來,雪琴踏著滿地碎石,突然發現腳上有異狀,快速低頭一看,黑色液體竟從地上冒出來,纏住了她的腳!
  眼看另一邊黑色刀刃就要過來,一陣強風吹來──
  「啪!」雪琴做出反射動作,雙手護在頭前緊閉雙眼,卻遲遲不見疼痛傳來,只有一聲淒涼的斷裂聲,和液體濺在臉上的溫熱感──有種血腥味。
  剎那間雪琴突然生出一陣恐懼,她猶豫著要不要張開眼睛,會不會張開眼睛後,是誰的屍體?
  「啊,抱歉,速度太快了。」睜開眼睛,只看到影一臉歉意的笑,還有那很難忽視的,在他腰側被染紅的冬季服裝,以及靠在他腰側的黑色長柱狀的刀刃,劃過他的腰際,也穿過她的髮絲。
  「影……你,你的腰……」雪琴愧疚到幾乎說不出話來,不過影只是在一個「啪」聲後,砍斷那劃過他腰際的東西,那東西馬上連根全部散成黑色粉末。
  影把纏住雪琴的黑色液體也給砍斷變成粉末後,從口袋掏出一罐小小瓶、裡頭裝著銀白色的藥水遞給雪琴,低聲說道:
  「要是在被那種東西纏上,把它灑在武器上,劃上去就可以了。」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向現在正一臉若有所思的芸。
  「看來你們似乎也有開發出什麼有趣的東西?」見影走過來,芸露出少見的淺笑,正握好刀,要發出攻擊時,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她的動作:
  「時間差不多了,別在玩了,把實現品都收回來吧!」那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從芸的方向傳來,只見她從腰際掏出一個對講機,對著它應了聲好,同時地上卻又竄起黑色液體,聚集成形,最後變出另一個「芸」。
  「喂,我說的實驗品包括你上次用來對付那個叫炎的人的那個。」另一邊的男子似乎料到她的反應,立刻補充,語氣輕鬆的像是在和芸閒話家常沒兩樣。
  「好吧,不過我先說,它缺點太多了,一直怪笑。」芸換上跟先前沒想樣的表情,語氣平順的說道,而另一個芸則又變回液體,消失不見。
  才幾分鐘,一旁的雪琴就聽得火大,尤其是在聽到「炎」這個字時,最後,她抽出飛鏢向她射去,想當然,那黑色液體還是幫她彈開了。
  「那就這樣了,雖然有點可惜,不果在不過去的話,會趕不上晚上的慶典,妳說,是不是呢?」這句話說完,芸意味深長的一笑,讓雪琴沒由來的感到毛骨悚然,什麼晚上的慶典?才不歡迎她咧!
  「啊,對了,伊芙娜那邊妳去看一下,她沒有回應我。」男人說完這句話後,對講機就傳來一聲「嗶」聲,就毫無聲音了。
  對了!還有芮!雪琴突然想起來,在抬頭,芸已經不見了,而影在前面也只是在繼續想著什麼,突然開口問道:
  「對了,芸她不是你們這邊的嘛?」
  「……」老實說,關於這點,雪琴她也是一頭霧水,不過,她比較喜歡現況,她不要芸和炎走的太近!不過與其在這納悶,雪琴還是在意的看向影的腰際,那還再滲著血的傷口。
  影注意到她的視線,擺擺手道:
  「沒關係的,這只是一點小傷。」不過,真的只是小傷嗎……?

照現況= =,我可能一個禮拜一篇?((眾毆
話說究極大,你的角終於有出場機會了=ˇ=
其它的待出……
不過這篇終於解釋了炎和芸打那篇芸的怪異行為!因為她是實驗品!((這幾百年前就該打出來了吧喂
話說女主角個性快崩了((掩面逃
lovemp660345 ( 茹Ruby )
Lv. 11 | 文章數:333 | 推薦數:3 | 被推數:206 #825. 2011-02-02 13:30:53
占有慾很強才像大小姐-口-d((喂
等炎包便當之時就是我要換主角了XDD((遭炎猛瞪


祝大家新年快樂喔!
lovemp660345 ( 茹Ruby )
Lv. 11 | 文章數:333 | 推薦數:3 | 被推數:206 #830. 2011-02-06 23:34:59
哇~這禮拜快過了XD
剛剛好趕上。
話說,我不會讓炎領便當的!究極和阿楓就放心吧XD!


章之七十一 慶典

  在一個偌大的房間裡,兩個女孩正互相包紮著彼此的傷口,包紮完了,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啪!」房門一關上,身體一放鬆,芮就感到一陣酸痛從身體四肢百骸傳來,她忍著酸痛找到床的位置就撲了上去,床上那柔軟的氣息馬上就叫她感到有點昏昏欲睡。

  ──伊芙娜和霜,以前真的認識嗎?還是說,那只是幻影呢?

  她翻了個身,把暖烘烘的棉被緊抱,又忍不住為剛剛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那充其量只是個夢,她其實不必那麼在意吧?沒錯,那只是個夢,夢過了,就算了。

  不過有時候,夢是會成真的



  現在是下午五點多,早上漸漸變大的雪已經被綿綿細雪所取代;滿天烏雲把夕陽給遮住了,天空看起來比平時更暗些,隨著天色越暗,城鎮中心的光亮就更亮──慶典開始了。

  只見人山人海的道路上,兩旁的攤販各個賣力的叫賣、手忙腳亂的把客人點的東西給一一送上;而行人們不是忙著談天說地、吃東西,要不就是等花車遊行,那花車可是各個爭奇鬥艷,就是要拼第一名的。

  「喂,我說你可不可以克制點,恢復力快不是給你這樣用的!」在其中一個攤子旁,受四周女子和男子矚目的這一行人的兄弟檔──霜正數落著他那大胃王食量的弟弟,月夜,像是剛挑戰完飢餓三十一樣的狼吞虎嚥,好像恨不得把攤子全吃垮般的賣命狂吃,也沒再顧形象的,就是要男人看他這副德行離他越遠越好。嗯,他明明才「大病」初癒的。

  不過這行人似乎除了那對兄弟檔是歡樂的,其餘三人倒是挺安靜,影跟在一行人最後面,一邊環顧四周一邊不時翻著他手上的小本筆記本,活像個便衣警察;雪琴則是始終保持著親切的微笑,一邊和路過認識的人打個招呼,芮就跟在霜的身邊,默默的看著他。

  或許是習慣了,她總是待在他身邊,無論是平時,或是戰鬥,除了她喜歡他這個原因,還有一點,就是當初四個人,雪琴總是黏在炎身邊,他和她當然就是一組。

  雖然她很在意伊芙娜的事情,不過她沒問出來。

  「那麼現在,請花車隊伍出場!」廣場邊的廣播器突然冒出音樂和一個甜甜的女嗓音,瞬時間,道路中間很自動的空出了一條路,讓旁邊的人行道變得更壅擠,眾人的眼光也都往同一個方向看去──一個個裝飾得豔光四色的花車就這麼冒出頭來,往廣場中央邁進。

  除了花車邊會裝飾許多的花、草葉子等,因為是冬天,大多是乾燥花塗上顏色或是假的,燈光也是一大重點,不過這些都是其次,花車上還有假人偶或是真人,似乎都是裝扮成某個特定角色在上頭表演,其中都會有幾個穿著白袍的法師,對著一個惡魔的樣子。

  就這樣熱鬧的遊行開始了,有些人跟著緩慢前進的花車;有些人繼續吃東西,有些人就開始議論哪個花車最好看。

  「汪汪!」突然,芮手中抱著的褐褐叫了起來,讓把芮的注意力從霜身上移開,本以為牠是肚子餓,就看看牠往哪個攤位方向叫,也許就是褐褐想吃的東西的所在?

  不過芮看來看去,褐褐還是只對著花車叫,該不會牠相中的不是食物,是花香吧?還是車上有什麼食物嘛?

  「汪汪汪!」這下子沒有達成願望的褐褐叫得更起勁了,甚至一度要脫離芮的懷抱,芮心想奇怪,一邊安撫亂叫的褐褐,一邊找牠的目標,突然就發現,褐褐只對著其中一台花車叫而已!

  那花車從哪方來,褐褐就從跟著那方叫,芮仔細打量了這花車,嗯,裝飾得很漂亮,而且還挺高的,不過異於其他的花車的是:上面所表演的故事和其他的似乎不太一樣。

  別的幾乎都是在突顯白袍法師或村民等等打敗一個象徵黑暗方的戲;或是讚揚邪不勝正之類的,不過唯獨這個例外,那反而是一個戴著遮去半邊臉孔的面具、身穿黑色漂亮戲服的短髮女生,手拿著一把戲刀,和身穿白袍的法師戰鬥,不過很明顯的,白袍法師屈於下風。

  不知道為什麼,芮的眼光就這樣釘在那台花車上,移不走,直到下一台花車把它給遮住,才能收回自己的眼光,同時褐褐也安分了下來,而且看起來有點垂頭喪氣的樣子。

  「芮?怎麼了,快走吧?」霜注意到芮的失神,拍了她一下,微微一笑的對她道。

  「喔,好。」芮抱好褐褐,本想回給霜一個笑容,但是,突然嘴角僵了一下,那個笑容……竟就這樣在芮的錯愕下消失。

  她比自己想像中還在意那件事情啊……明明想過了要忘記它。

  就這樣,慶典的花車終於全部繞完了指定路線,到了一個定點全停了下來,那附近有一個臺子,接下來的活動就要在那裡舉行,許多人都靠了過去,芮他們也不例外。

  首先是她們這個鎮的鎮長上台說話,然後換幾個重要的贊助人,其中也有雪琴的父親,一切都說完後,才換成在花車上表演的人們,主持人一個一個的打招呼、問心得,這些問題不外乎關於覺得自己的花車如何?參加這項活動有何感想之類的。

  她也上台了。芮默默的在心裡想著,看著剛剛那台花車上,戴著面具、穿著黑色華麗戲服的短髮女子,不知道為什麼,那女孩特別吸引她。

  主持人問著問著,終於問到了那依然戴著面具的女孩:

  「哇!你們的這台花車很漂亮喔!不過你們這隊好像是第一次參加本鎮的慶典?請問妳對於我們這個節日有何看法?」女主持人笑咪咪的問道,拿了另一支麥克風遞給了那女孩。

  「我覺得很熱鬧,不過因為是第一次參加,我很好奇這個慶典的由來呢?」那女孩道,不過那聲音,在芮耳裡聽起來似乎有些耳熟,但是透過麥克風傳出來的,總是不一樣,她懷著聽錯了的心情繼續看下去,沒想到此時霜卻拍了拍她的肩,低下身子在她耳邊輕聲道:

  「妳不覺得這個聲音……有點耳熟?」

  「啊,說道這個慶典的由來,那是因為當初在本鎮生出了一個帶來惡運的惡魔,使得本鎮天災人禍不斷,所幸,在十幾年前的今天,幾位法師幫我們把他給封印了,雖然不幸有幾位殉職,卻恢復了本鎮的和平,所以才會有此慶典,藉此來紀念的。」霜才說完,台上女主持人就背書般的滔滔不絕起來,讓芮一時也無法答覆。

  「這樣啊?那今天也是那個惡魔的生日嗎?這麼巧,今天也剛好是我生日呢!」那女孩帶著一絲清爽的笑容道,但她一說完,明顯台上的人一僵──那女主持人可沒說今天也是那惡魔的生日。

  「不過我認為今天的慶典還少了些什麼,既然是紀念殺人的──」在主持人愣掉之際,那女孩又接了下去,然後慢慢的摘下面具,這下子,換成霜一行人呆了。

  「啪!」突然一聲響亮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來,隨著而來的是,女主持人在台上,隨著血液落下的震撼──

  「那就……少了鮮血。」只見那已經變成短髮的芸,一手拿著變成利刃、上頭沾滿血液的面具,冷冷的說道。
lovemp660345 ( 茹Ruby )
Lv. 11 | 文章數:333 | 推薦數:3 | 被推數:206 #832. 2011-02-07 13:48:42
究極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有來偷窺我的思想= =?
我要打啥你都一清二楚啊囧!

不過封印的話,就不會啦XD!結局一起封印的話不是很怪嗎= =
女主角就是要血腥一點好XD!((喂
lovemp660345 ( 茹Ruby )
Lv. 11 | 文章數:333 | 推薦數:3 | 被推數:206 #834. 2011-02-07 14:01:48
你回復也太快了吧= =
不過我們思想真的很近唉XD
之前我問你那個公會長要誰當
結果你回答的跟我想的一模一樣=3=

你來當我的助理算了=3=((慢著
lovemp660345 ( 茹Ruby )
Lv. 11 | 文章數:333 | 推薦數:3 | 被推數:206 #838. 2011-02-07 14:53:03
天助我也@口@
我才剛剛看完鬼大的漫呢!
((感動ING
辛苦你了!前面很傷眼= =((後面也是吧喂

果然究極你是人才啊!XD
lovemp660345 ( 茹Ruby )
Lv. 11 | 文章數:333 | 推薦數:3 | 被推數:206 #840. 2011-02-08 15:41:52
章之七十二 故友,已成歷史

  想當然,這個舉動一下去,台下的人自然恐慌的四處散去,擠得霜一行人舉步難垠,台上則是上去了幾個黑衣保鑣,估計是贊助人請來的,那種有錢人可是一堆殺手的目標。

  不過那保鑣是沒什麼用處,竟然三兩下就被解決了,不過除了台上血腥,台下竟也不例外,四周突然竄出黑色液體,一個個阻擋人群前進,然後一轉眼,血液飛濺,也伴隨著尖叫聲。

  「是時候了,出發!」隱隱約約,雪琴和芮等人聽到了影這麼說著,但還沒理解意思,芮就先做出反應,逆著人潮往花車衝去!

  「等……」霜和影還來不及阻止,只見芮就跑到花車邊,跳上去,然後又打算跳到台上!

  馬上,芸把她手上變成刀的面具就往跳躍中的芮快速射去,印著燈光,就像是旋轉中的新月在空中畫出一個直線,但芮似乎早有準備,她抽出一把小刀一擋,就把面具給彈開了,然後順利的落在舞台上。

  「哼,身手不錯。」芸不以為然的笑了一下,然後半舉起一隻手,才幾秒功夫,一把刀就這麼握在她手上。

  「還記得這把刀嗎?」出乎意料的,芮拿起那把剛剛擋掉面具的刀,立在手指間,那原來是一把銀製小刀,看起來很精緻漂亮。

  「什麼?」芸握好劍,停了下來,沒有進一步攻擊。

  「不記得了嗎?這把小刀,是妳當初和我一起準備伯母要舉辦烤肉時,我給妳用的,用來一起打敗艾米耶森林裡怪物用的,妳真的……不記得了嗎?芸?」芮直視著芸,眼裡全是哀愁和一點期待,期待她是不是能想起什麼?

  因為,那段回憶真的很美好。
  
  只見芸頓了一下,放下了舉起來的刀,然後好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的笑了,那笑聲,在芮耳裡聽起來特別刺耳和諷刺。

  「芸?沒聽過得名子,我說妳是不是把我和誰搞錯了?我可不認識妳,還有,我和妳,是敵人吧?」她道,句句刺痛著芮的心,她不懂,她怎能忘記她?明明是朋友!還有,她說她……不是芸?雖然已經知道大概有回事,不過難不成在她消失的這段時間裡,又發生什麼事了嗎?

  「拜託……關於我,妳真的不記得我了嗎?一點點也好,我是芮啊!」忍不住,她懇求道,也難掩眼眶裡的濕潤。

  「哼,要說我記得的事情,就是這個可恨的島、可恨的村子!」芸踩著女主持人的屍體,憤恨的道:

  「我想你們這些人都不會了解的,當初我在這個鎮上出生後的痛苦,還有,那種身體好像被撕裂一樣的過程!」她說到這裡,芮突然傻了,什麼……她在這個鎮上出生?

  「我想告訴妳也無妨,我就是他們當初封印的『惡魔』,也就是數年前的今天封印的,不過以前都是他們自己慶祝,所以,今年,在我生日這天──由我來決定慶祝方式!」芸踩過無數屍體後到達芮面前,她臉上憤恨的笑意和芮驚訝和難過的表情形成對比。

  「那就是,我要用鎮民們的血來慶祝!」她說完,芮沉默了半倘。

  「妳把……妳把芸藏到哪裡去了?」芮抖著手,搭上芸的肩膀,哀傷的直視著她,她所認識的她不是這樣的人……不是的!一開始認識得芸是個愛笑的女孩,很開朗的,然後兩年後再相見,她依然愛笑,只是變得有點害羞罷了,雖然有時候會有點冷漠,可是也是個很正直的人啊!絕對不會這樣濫殺無辜的!

  「我說過了,我不是芸。」她拍掉芮的手,恢復原本的冷漠表情,把握在手上的刀舉起,眼看就要劃下去,但在短短的一秒鐘之間,只聽到一道刺耳的聲傳進耳膜裡後,一陣旋風隨著一顆子彈慢動作的在芮和芸眼前飛過,然後打中後方布景,只聽一連串的脆裂聲,和月夜的大吼聲:

  「芮!還愣著幹什麼,快跑啊!」芮轉頭,看向已經變成空地的廣場上,不遠處的月夜,他一手拿著還冒著煙的,一邊對著她狂使逃跑眼色。

  同時,雪琴也有了動作,她抽出一排黑色利刀,拿出影給的藥水,隨意灑上後微舉起手,一副要攻擊的樣子,影趕緊握住她的手臂,忙問道:

  「妳要做什麼?」

  「做什麼?沒看到那些黑色東西在攻擊人嗎?在不快點,人都死光了!」雪琴被這麼一問,憤怒的說道,這裡是她的家鄉,她可不准有人濫殺無辜!

  「那,我跟妳去!」影才說完,雪琴就快速跑開了,咻的一聲不見人影。

  影本想知會霜一聲,哪知轉過頭去空空如也,霜和月夜早就先幫人去了,算了,那他也不能落後於別人,還是先和他的那組「小隊」會和吧!

  「喀!」月夜把手上上的機用手指往上舉,做好隨時開的準備,芮本想出聲阻止,沒想到霜一把她從台上拉下來並接住,然後輕聲說道:

  「這裡月夜會處理,我們先去幫村民吧?」芮只能無助的點頭,的確,在待下去只是讓自己難受罷了。

  「好了,只剩妳和我了,我沒記錯的話,妳現在叫凌,對吧?」月夜看著他們走遠,才說道。

  「沒錯,你說對了,我是叫凌沒錯,你這個公會的叛徒,就和你哥一樣。」被叫做凌的芸轉了過來,臉上的冷漠被另一種氣息所取代──那是一種興奮。

  「不過由我來解決你,似乎稍嫌無聊了,就讓你以前的朋友來,如何?我想你和她應該有很多事情可以敘舊──」在月夜還來不及消化她所說的話時,突然一陣煙霧碰的一聲出現在芸和月夜之間,月夜直覺不好,果然,煙霧散去後,芸早就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位女子。

  ──一頭如雲的紅褐色頭髮綁著一個長長的馬尾,留到和臉一樣長的兩鬢隨風飄逸,穿著清爽的白色T恤和黑色背心,以及黑色短褲配合的黑色的泡泡學生襪,明明是冬天,她似乎卻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冷,登場後,她張開她那灰藍色的漂亮雙眼,隔著黑框眼鏡對上月夜的,那同樣散發出銀光的眼睛。

  「好久不見了,被追殺的日子過得如何啊?你這個不男不女的餓死鬼?」

  月夜看了看眼前的人,忍不住哀聲嘆氣:

  「沒想到是妳啊,真是一點都沒變呢!一來就開始吐槽啊,妳這冷水瓶子,幟戀星!」

  「沒想到只記得吃的人還記得我的名子啊?我還真該感到榮幸?」幟戀星皮笑肉不笑的回了回去,之所以被月夜叫冷水瓶子,就是因為她很喜歡潑人冷水。

  「不過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想和妳打,我還要去找人呢!」月夜說完,轉身就要跑,開玩笑,對上這個愛吐槽的人,他小小的自尊心可是會被她踐踏成泥!

  月夜才跑了幾步,突然一道不該出現的閃電打道他前面,害他趕忙煞車,然後無言的回過頭,果然,幟戀星手上拿起她專屬的法杖,對準了他。

  「不想和我打?難道你是怕了嗎?才退出我們公會沒多久就退步啦?你這人妖!」這下子,她可是戳到月夜的痛點,他媽的他最討厭別人叫他人妖!

  「靠!才幾個月不見,妳膽子就練大了?我不是害怕,我在趕時間!去追那個凌啦!」月夜火了,青筋從頭上跳出,對準幟戀星就是幾,不過都一一被她閃開了。

  「凌?你說我們公會新來的成員啊?追她幹嘛?難不成被人家電到了?那就回到我們公會啊!沒人可以潑冷水我還挺無聊的的呢!切,沒想道你這不男不女性向還挺正常的?」說歸說,幟戀星還是狂潑月夜冷水。

  「妳!妳好樣的,我看妳皮癢好幾個月了,缺人教訓!」月夜被激怒到一個頂點,終於爆發了,另一隻手也拿起,滿頭青筋。

  唉!一點都沒變,這麼容易就被她激怒,不過只剩她一個人待在維利斯徒,是還挺無聊的。默默的,幟戀心在心裡想到,不過,能再次和他交手,這項任務也不錯……。

靈感來襲= =我就提早交卷了哇哈哈~
我要開始狂出「蒸餃」角色囉!幟戀星大的先出了,所以大大快回來吧XD!
不過想對芸和炎整個就沒啥特色啊囧……我這人不會設計角色和服裝ˊˋ((奔
有缺點請盡量提出喔!
然後,淺水太久會被謎樣生物拖去當晚餐喔~((燦笑

在這邊先解說一下好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出來?對!就是霜和月夜兄弟以前是維利斯徒的成員,

不過在知道一些事情後就退出了,依照他們的會規,凡退會者,一律追殺!不過霜和月夜現在都還沒死,
這就是他們的能力了不要看我ˊ3ˋ(喂

話說我乾脆來應徵芮和芸等等等的服裝要穿啥等等等好了((小聲
來源IP:220.131.67.* / 最後編輯時間:2011-02-11 11:46:46
簽名檔
只要能把你帶回來,在苦都是笑著的。
× × × × × × × × × ×
最愛佐櫻:)

目標烘焙丙級!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