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簡單,卻忍不住一直玩! 策略佔領,掌控天下!殺人爆裝 真男人的遊戲BOSS群聚,刷怪打寶一把抓
malilu182000 ( 星鏡雪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6 | 文章數:69 | 推薦數:3 | 被推數:80 #1. 2008-09-25 10:41:46
[創作] 采窯燻霓裳 - 楔子


×非經允許,請勿轉載以及抄襲。×


那是一個很晴朗的天氣。
天空的雲一絲絲的,藍天上透著清光。
清晨的白芒舞在碧綠的樹叢間,紅狐睜著大眼不怕人的漫步,甚至好奇的靠近。

整一整身上的裝,我抬頭看著晴天,不知道這是第幾天了。

從離開的時候開始,想念沒有停止過,不管對誰。

我苦笑,不過,一切就是這樣,不會再回來了。

一樣平和的百草坪,曾經有過美好回憶的廣靈,一幕幕晃過眼前,我果然還是放不下。

其實早知道我自己放不下,事出又突然。

拿起我的破邪弓,後面閃過一絲光芒。

我冷眼看著袖箭穿過,然後。


本來以為是偷襲怪物的身影跌落的地方,一個睜著粉紅大眼的小鏡童跟我面面相覷。


關鍵的一秒鐘過去。
兩秒鐘。
三秒鐘。



『………』無言的我。

然後小鏡童嘴巴一癟。

『媽~~~~我毀容了啦!!!』

然後就徹底的嚎啕大哭起來。

!?什麼跟什麼!?什麼媽!!??


我當下震驚的腦袋一片空白。



『所以妳那時候被兔崽子偷襲,想叫救命不小心衝過頭,然後差點讓兔崽子把我們兩個一起撲倒嗎…』

我無言的看著眼前的小鏡童,她睜著已經恢復酒紅色的水汪汪大眼用很無辜的表情噙著眼淚繼續抽泣。

是說淚腺這麼發達,哭這麼久都不會累的…。

算算時間,也要天黑了。

『喏,先回城好不?』

我蹲下來問,她點點頭,然後我在地上扔了傳送令牌,一陣紅色光芒捲起,光芒消散時,身邊已是人山人海的長楊城。

『嗚嗚~七七你跑哪去了啦!我等好久…』

還沒回神,又是一個小小的一團東西撲過來,然後同樣用可以淹死人的浩大聲勢飆淚。

看著又一個哭到驚天動地的小傢伙,我無奈的搔頭,周圍人群都開始用古怪的表情指指點點…我是無辜的好嗎,我沒好氣的想。

看她們還沒有哭到停下來的傾向,乾脆一手一個抓去客棧,反正時間也差不多要吃飯了。


半刻鐘後,客棧。



『所以妳叫小七,她是薰薰,然後是雙胞胎這樣?』

我問,兩個小傢伙都大點其頭。

『哪個是姊姊?你們兩個長這樣還真看不出來…』
(是說哪個鏡童可以看得出來就見鬼了。)

有著如薰衣草顏色般的大眼,粉玫瑰色髮色的薰薰出聲回應我,然後突然雙眼放光的看著剛擺到桌上的鑫鑫腸(?)。

趁兩個小傢伙在餐桌上衝鋒陷陣(?),我左右張望了一下,長楊城入夜後反而更熱鬧,要趁夜往返宛湖盆地的商旅吆喝著要出發。

我環顧周圍,身邊突然爆出一聲大叫。

『姦!!!』

一個男鏡童很大力的跳上隔壁桌子。

『殺!!!』

然後一邊喊一邊把整排袖箭插到桌上去。

我腦袋裡面只出現一個字:嗄?

眼見隔壁的男鏡童還在擺POSE,客棧裡面一片鴉雀無聲。

靜。

『飛狐,吵死了。』

一個不耐的聲音走進來,順手拎下餐桌上的男鏡童,還順便招呼大家繼續吃不用管…。

那是一個紫髮的男人族。

『我要姦殺~~~~~~~!!!』

男鏡童肥狐…是飛狐,一邊用力掙扎一邊嚷嚷,男人族繼續不耐的一把把他扔到椅子上,語帶威脅的低聲:

『吵死了,給我坐好。』

被叫做飛狐的男鏡童安靜了一下,突然開口喊了男人族:

『欸,瘋子!』

『?』

『你看,』飛狐一邊說一邊指著前面,『有穿著護士裝的女修羅耶!』

『!喔喔喔喔喔喔喔!!』

然後就看到兩個不明物體,一個嘴裡喊著姦殺,一個嘴裡喃喃推倒,窩在客棧角落,只用眼睛發射不明光線。

然後,我突然發現有點不對勁,轉頭看了一下,只看見小七無辜的大眼眨巴眨巴的,然後嘴巴還咬著甜糕。

好像少了什麼…,我思索了一下。

嗯!?剛剛不是兩隻嗎!?薰薰咧!?

雖然是剛遇見的小鏡童,不過這兩個小傢伙放著亂跑不知道會怎樣,當下我還是很驚惶的轉頭搜尋,然後在那兩個放射不明光線的不明生物旁邊發現滿眼放光的全身粉紅色生物,也就是我在尋找的走丟的那隻。

我無言了三秒,又轉頭看了看絕對對甜糕比對我有興趣的小七,無奈了一下,還是走過去,拎起薰薰身上粉紅愛麗絲的緞帶。

『欸你們看,有女僕耶!!』

薰薰整個完全無視被提在半空中,逕自揮手指指點點。

『!!真的耶!女僕!』
然後這是那個紫髮的男人族…聽說叫瘋子是吧?

『姦掉!』
這傢伙是誰還需要我多說明嗎?

然後三個不知道哪來的默契,發射不明光線的物體瞬間從二隻變成三隻。

『這習慣真難改。』
身邊傳來一聲嘆息,喚醒我已經被無奈麻痺的警覺心,竟然沒有聽到腳步聲,是誰?

警戒的轉頭,一個飄逸的女天人微笑著對我點點頭。

挽著兩個圓髻,水湖綠的眼眸,身上穿著牛仔裝,墨黑的髮色,然後臉上的表情卻跟我一樣無奈。

原來是天人,難怪沒有聽到腳步聲。

『你認識他們啊?』我指指飛狐跟瘋子。

『嗯,很熟。』她無奈。

『雖然只認識三秒,不過我能體會那種無奈…』

我看著不明光線三人組再一次成功的把外面的正妹嚇跑嚇哭…,然後沮喪的尋找下一個目標,小七在旁邊的眼神倒是已經習以為常。

『咦,是小七啊?今天薰薰找你很久呢!』

『妮妮姊姊~』
女天人說著,然後旁邊的薰一轉頭看見這情況,不由分說的撲了過來。

是說身體與地面呈現平行的狀況為什麼不會跌倒…,還能正確無誤的撲上去…。

我滿臉黑線的看著這情況,然後小七依然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彷彿今天大喊媽我被毀容的不是她。

眼前狀況有點混亂,正在我納悶之餘,終於有個人想起要對我解釋為什麼他們認識以及他們的關係。

『那邊那兩個,一個喊姦殺一個喊推倒的,是我們團裡面的攻擊手兼拉怪手……還有把妹手,』一個紫髮紫眼的女天人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笑,繼續開口:
『如你所見,一個叫瘋子,一個叫飛狐,兩個都是盜賊;至於你看到的擅長技能是用眼淚淹沒客棧還有攻擊食物的雙胞胎小鏡童,小七跟薰薰,是團裡面輔助系的兩把交椅,被仆倒的女天人是法系攻擊手,筱妮。我叫御影楓,請多多指教。啊對了,還有若干團員在外頭,等等看見奇怪的情況就不用太在意了。』

我無言的點了點頭,的確是夠詳盡。

『可是沒提到自己呢?您是哪個職業的?』我疑惑的問。

『我是會計。』那女天人再正經不過的回答我。


………。
………………………………………。
………………………………………………………。

這世界真是變了,什麼時候出了會計這新職業我都不曉得。
我感嘆。

告別了這個熱鬧的冒險團,我揮手對小七跟薰薰道別,轉身踏進夜色,我走進了金黃色的召喚之池。

                …楔子 完。
cheungwillison ( cheungwillison )
Lv. 2 | 文章數:8 | 推薦數:0 | 被推數:0 #3. 2015-03-24 17:30:26
引言回覆 malilu182000 的話:
[創作] 采窯燻霓裳 - 楔子


×非經允許,請勿轉載以及抄襲。×


那是一個很晴朗的天氣。
天空的雲一絲絲的,藍天上透著清光。
清晨的白芒舞在碧綠的樹叢間,紅狐睜著大眼不怕人的漫步,甚至好奇的靠近。

整一整身上的裝,我抬頭看著晴天,不知道這是第幾天了。

從離開的時候開始,想念沒有停止過,不管對誰。

我苦笑,不過,一切就是這樣,不會再回來了。

一樣平和的百草坪,曾經有過美好回憶的廣靈,一幕幕晃過眼前,我果然還是放不下。

其實早知道我自己放不下,事出又突然。

拿起我的破邪弓,後面閃過一絲光芒。

我冷眼看著袖箭穿過,然後。


本來以為是偷襲怪物的身影跌落的地方,一個睜著粉紅大眼的小鏡童跟我面面相覷。


關鍵的一秒鐘過去。
兩秒鐘。
三秒鐘。



『………』無言的我。

然後小鏡童嘴巴一癟。

『媽~~~~我毀容了啦!!!』

然後就徹底的嚎啕大哭起來。

!?什麼跟什麼!?什麼媽!!??


我當下震驚的腦袋一片空白。



『所以妳那時候被兔崽子偷襲,想叫救命不小心衝過頭,然後差點讓兔崽子把我們兩個一起撲倒嗎…』

我無言的看著眼前的小鏡童,她睜著已經恢復酒紅色的水汪汪大眼用很無辜的表情噙著眼淚繼續抽泣。

是說淚腺這麼發達,哭這麼久都不會累的…。

算算時間,也要天黑了。

『喏,先回城好不?』

我蹲下來問,她點點頭,然後我在地上扔了傳送令牌,一陣紅色光芒捲起,光芒消散時,身邊已是人山人海的長楊城。

『嗚嗚~七七你跑哪去了啦!我等好久…』

還沒回神,又是一個小小的一團東西撲過來,然後同樣用可以淹死人的浩大聲勢飆淚。

看著又一個哭到驚天動地的小傢伙,我無奈的搔頭,周圍人群都開始用古怪的表情指指點點…我是無辜的好嗎,我沒好氣的想。

看她們還沒有哭到停下來的傾向,乾脆一手一個抓去客棧,反正時間也差不多要吃飯了。


半刻鐘後,客棧。



『所以妳叫小七,她是薰薰,然後是雙胞胎這樣?』

我問,兩個小傢伙都大點其頭。

『哪個是姊姊?你們兩個長這樣還真看不出來…』
(是說哪個鏡童可以看得出來就見鬼了。)

有著如薰衣草顏色般的大眼,粉玫瑰色髮色的薰薰出聲回應我,然後突然雙眼放光的看著剛擺到桌上的鑫鑫腸(?)。

趁兩個小傢伙在餐桌上衝鋒陷陣(?),我左右張望了一下,長楊城入夜後反而更熱鬧,要趁夜往返宛湖盆地的商旅吆喝著要出發。

我環顧周圍,身邊突然爆出一聲大叫。

『姦!!!』

一個男鏡童很大力的跳上隔壁桌子。

『殺!!!』

然後一邊喊一邊把整排袖箭插到桌上去。

我腦袋裡面只出現一個字:嗄?

眼見隔壁的男鏡童還在擺POSE,客棧裡面一片鴉雀無聲。

靜。

『飛狐,吵死了。』

一個不耐的聲音走進來,順手拎下餐桌上的男鏡童,還順便招呼大家繼續吃不用管…。

那是一個紫髮的男人族。

『我要姦殺~~~~~~~!!!』

男鏡童肥狐…是飛狐,一邊用力掙扎一邊嚷嚷,男人族繼續不耐的一把把他扔到椅子上,語帶威脅的低聲:

『吵死了,給我坐好。』

被叫做飛狐的男鏡童安靜了一下,突然開口喊了男人族:

『欸,瘋子!』

『?』

『你看,』飛狐一邊說一邊指著前面,『有穿著護士裝的女修羅耶!』

『!喔喔喔喔喔喔喔!!』

然後就看到兩個不明物體,一個嘴裡喊著姦殺,一個嘴裡喃喃推倒,窩在客棧角落,只用眼睛發射不明光線。

然後,我突然發現有點不對勁,轉頭看了一下Facebook推廣,只看見小七無辜的大眼眨巴眨巴的,然後嘴巴還咬著甜糕。

好像少了什麼…,我思索了一下。

嗯!?剛剛不是兩隻嗎!?薰薰咧!?

雖然是剛遇見的小鏡童,不過這兩個小傢伙放著亂跑不知道會怎樣,當下我還是很驚惶的轉頭搜尋,然後在那兩個放射不明光線的不明生物旁邊發現滿眼放光的全身粉紅色生物,也就是我在尋找的走丟的那隻。

我無言了三秒,又轉頭看了看絕對對甜糕比對我有興趣的小七,無奈了一下,還是走過去,拎起薰薰身上粉紅愛麗絲的緞帶。

『欸你們看,有女僕耶!!』

薰薰整個完全無視被提在半空中,逕自揮手指指點點。

『!!真的耶!女僕!』
然後這是那個紫髮的男人族…聽說叫瘋子是吧?

『姦掉!』
這傢伙是誰還需要我多說明嗎?

然後三個不知道哪來的默契,發射不明光線的物體瞬間從二隻變成三隻。

『這習慣真難改。』
身邊傳來一聲嘆息,喚醒我已經被無奈麻痺的警覺心,竟然沒有聽到腳步聲,是誰?

警戒的轉頭,一個飄逸的女天人微笑著對我點點頭。

挽著兩個圓髻,水湖綠的眼眸,身上穿著牛仔裝,墨黑的髮色,然後臉上的表情卻跟我一樣無奈。

原來是天人,難怪沒有聽到腳步聲。

『你認識他們啊?』我指指飛狐跟星座運程瘋子。

『嗯,很熟。』她無奈。

『雖然只認識三秒,不過我能體會那種無奈…』

我看著不明光線三人組再一次成功的把外面的正妹嚇跑嚇哭…,然後沮喪的尋找下一個目標,小七在旁邊的眼神倒是已經習以為常。

『咦,是小七啊?今天薰薰找你很久呢!』

『妮妮姊姊~』
女天人說著,然後旁邊的薰一轉頭看見這情況,不由分說的撲了過來。

是說身體與地面呈現平行的狀況為什麼不會跌倒…,還能正確無誤的撲上去…。

我滿臉黑線的看著這情況,然後小七依然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彷彿今天大喊媽我被毀容的不是她。

眼前狀況有點混亂,正在我納悶之餘,終於有個人想起要對我解釋為什麼他們認識以及他們的關係。

『那邊那兩個,一個喊姦殺一個喊推倒的,是我們團裡面的攻擊手兼拉怪手……還有把妹手,』一個紫髮紫眼的女天人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笑,繼續開口:
『如你所見,一個叫瘋子,一個叫飛狐,兩個都是盜賊;至於你看到的擅長技能是用眼淚淹沒客棧還有攻擊食物的雙胞胎小鏡童,小七跟薰薰,是團裡面輔助系的兩把交椅,被仆倒的女天人是法系攻擊手,筱妮。我叫御影楓,請多多指教。啊對了,還有若干團員在外頭,等等看見奇怪的情況就不用太在意了。』

我無言的點了點頭,的確是夠詳盡。

『可是沒提到自己呢?您是哪個職業的?』我開網店疑惑的問。

『我是會計。』那女天人再正經不過的回答我。


………。
………………………………………。
………………………………………………………。

這世界真是變了,什麼時候出了會計這新職業我都不曉得。
我感嘆。

告別了這個熱鬧的冒險團,我揮手對小七跟薰薰道別,轉身踏進夜色,我走進了金黃色的召喚之池。

                …楔子 完。
多謝分享~~~~~~~~~~~~~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