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10連抽!立即召喚!史詩級冒險RPG立即下載!組隊開團,射爆魔女進擊吧!成為斗羅之王!
kjh12345 ( 伍劍辰 )
Lv. 9 | 文章數:59 | 推薦數:5 | 被推數:56 #1. 2005-07-08 10:23:46
東漢末年,由於十常侍亂政及黃巾賊的四處擄掠,社會變得動盪不安,民不聊生。 
所謂「時勢造英雄」,也因如此,才會出現曹操、劉備、孫權等這樣具有雄心壯志的風流人物逐鹿中原,使三國時代在歷史的舞台上大放異彩,吸引、撼動著後人的心! 
話說一千八百多年前,大將軍何進為了要剷除宦官的勢力,而引了董卓這匹狼入了室。 
何進被十常侍殺害後,政權便落入了殘暴跋扈的董卓手裡。 
一日,王允藉口開了birthday party,正當大家因董卓的殘暴無可奈何進而痛哭流涕一番時,曹操實在看不下去眾大臣抱在一起,成天哭哭啼啼的窩囊相,決定行刺董卓。 
第二天,曹操詐稱馬太瘦而來遲。 
董卓瞧了一眼曹操,嘆了口氣說: 
「孟德啊,怎麼窮成這樣?連匹好馬也沒有?幸好你有我這麼個闊氣主子,賞你匹好馬吧,小乞丐!」 
說完,董卓便吩咐呂布去牽匹好馬給曹操。 
由於董卓十分肥胖,非常容易勞累,因而躺了下來,背對著曹操。 
曹操心中暗想: 
「哈哈!你完了,死肥豬!」 
正要拔出刀,刺個痛快之際,董卓發現了異狀,急忙回頭問道: 
「孟德,你想幹什麼?」 
唉!董卓的確是個白痴!居然問曹操想幹什麼?拔刀出來除了殺人,難道還替董卓刮腿毛啊? 
這時,呂布剛好把馬牽到中庭來。曹操見狀,知道事態嚴重,機會已失,馬上進行B計劃:晃點董卓。 
曹操使出當年年少時代騙人的本領扯謊道: 
「報告相國,我沒有要幹什麼啦,我只是想要舞劍給你老人家鑑定鑑定。」 
董卓有點納悶,抱著懷疑的口氣問: 
「舞劍?你沒事幹嘛舞劍?是吃得太飽沒事幹了嗎?」 
曹操繼續瞎掰下去: 
「這相國就有所不知了,前陣子我向隔壁老王學了舞劍,這招可厲害咧!叫『水上芭蕾舞劍一百二十四式』,可謂是舞劍中的極品啊!」 
董卓一聽到「極品」二字,眼睛就叭答地亮了起來。 
董卓莫名興奮的說道: 
「我要學!」 
看倌們可別以為董卓如孔老夫子一樣好學,其實他是要應用在「後宮」上,偶爾有點新玩意兒,才不會太無聊! 
曹操故意皺了皺眉頭,說: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有點難!」 
董卓一聽到這舞劍還有「困難度」,更加覺得有趣。 
「有『困難度』才好咧!可顯示出我的聰明才智。」 
怪了,董卓這人也有腦袋啊? 
曹操心裏偷笑不已: 
「雖然不能殺掉你,但我整你總可以了吧?」 
曹操假意的說: 
「既然董相國這麼看得起我,我就把我畢生所學的,全都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你吧!首先,你必須吹完五十顆氣球─」 
董卓急忙插話道: 
「你分明是在耍我!舞劍和吹氣球有什麼關係?來人啊─」 
曹操這時有點慌了,整人不成,反而腦袋還免費送人! 
「等等!等等!相國你誤會我了!你忘了嗎?這招叫『水上芭蕾舞劍一百二十四式』,既是在水中舞的劍,當然要訓練一下肺活量啊!您說是吧?」 
董卓一聽,覺得還滿有道理的,便照曹操所說,吹了五十個氣球。 
什麼「在水中舞的劍」?分明是唬人!有誰會神經病到水中舞劍?再說,在水中舞劍,要給誰看啊?海龍王還是蝦兵蟹將? 
唉!沒腦的董卓註定要被曹操當白痴耍! 
「董相國的肺活量真是驚人!接下來是練單槓,練完之後跑五圈一千公尺的馬拉松,再撐竿跳,跳完之後再吞下三十顆生雞蛋!」 
曹操已經爽到精神錯亂,亂開一通。 
在健身房傳來董卓的聲音: 
「孟德啊,練單槓幹嘛啊?」 
「練肌肉!」 
「…那馬拉松咧?」 
「練腿力!」 
「……撐…竿跳?」 
「練彈力!」 
「……生…雞…蛋…?」 
董卓聲音愈來愈虛弱了! 
「呃……練嗓子的!」 
這曹操也太混了吧?連藉口都編得這麼牽強!練嗓子?董卓又不是要當歌星,沒事幹嘛練嗓子? 
乾脆叫董卓吞劍、跳火圈,還比較大快人心咧! 
曹操對著身旁的呂布說: 
「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家去了。麻煩替我轉告一下董相國!告辭了!」 
呂布不太清楚究竟他們在搞什麼,問曹操說: 
「你不想看一下董相國究竟學會了沒有嗎?」 
曹操心想: 
「會才有鬼咧!真是對白痴父子黨!」 
「呂大將軍啊,難道你沒唸過蘇軾的『日喻』嗎?『道可致而不可求』,凡事就像學腳踏車一樣,自然而然就學會了。這樣你懂吧?」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難道要被蠢貨父子黨硬生生給剁成肉醬嗎? 
呂布抓了抓頭,笑著送曹操出去了。 
其實,呂布這個大老粗聽得懂才有鬼咧! 
過了幾日,董卓這才發現自己被耍了,氣得簡直要噴出火來! 
董卓惡狠狠的道: 
「這個死曹操!我一定要抓了他,然後逼他穿上芭蕾舞衣,在太平洋上給我舞什麼一百二十四式的爛劍!可惡!居然敢騙我!」 
呂布在一旁提醒董卓: 
「還有一匹好馬!」 
此時的曹操,已經成了FBI十大逃犯之一。 
為了不讓官兵認出自己,曹操特地花了點時間變裝一下:戴了一副墨鏡和帶了一個手風琴。 
這時曹操正好趕路至中牟縣,被官兵查問: 
「把墨鏡摘下來!」 
開玩笑!墨鏡摘下來不就被你們逮個正著!說什麼我曹操也絕對不能摘! 
曹操委婉的說: 
「不好吧?我眼睛化膿,我怕看了會髒了各位大哥的眼!」 
嘖!多麼卑賤的語氣! 
其中一位官兵開口道: 
「曹操再怎麼醜,也不會到眼睛化膿這麼噁心的地步!他肯定不是曹操!」 
呵呵,難道曹操就不會偽裝嗎? 
曹操不悅: 
「醜?我哪裡醜?真是群瞎了狗眼的小兵!有眼不識泰山!」 
唉!孟德兄,若他們都「有眼識泰山」的話,你就等著被活捉吧!哪裡還由著你在這胡抱怨的? 
曹操實在是按捺不住,決定為自己澄清一下: 
「其實曹操挺好看的……」 
眾官兵都很狐疑的打量著曹操,其中有位官兵首先發難: 
「怪了?你不是眼睛化膿看不到嗎?」 
曹操著實嚇了一跳,趕緊答道: 
「我是憑『直覺』的啦……」 
沒料到這官兵還挺機靈的!差點露了餡!好險! 
我看,不是官兵機靈,而是你曹操變笨了吧? 
「喂!盲眼的,唱首歌聽聽唄!」 
曹操的墨鏡差點掉了下來,十分納悶的說: 
「唱……歌…?我‥我不會呀!」 
另一官兵很親熱的把手搭在他的肩上,道: 
「你不會?少蓋了!若你不會唱,幹嘛一副李柄輝的打扮,沒事帶什麼手風琴?唉,你就別謙虛了,我們都快悶死了,你就唱下歌娛樂娛樂我們這群弟兄唄!好了,我要點『流浪到淡水』。」 
曹操為了保住項上人頭,只好硬著頭皮唱: 
「呃……有緣沒緣,大家來作伙……」 
「我要點孫燕姿的『幸福』!」 
「幸福,我要的幸福……」 
「黃梅調!」 
「不知他家何處……」 
「過年歌!」 
「每條大街小巷……」 
「『三國演義』主題曲!」 
「滾滾長江東逝水……」 
曹操愈唱愈帶勁,完全忘了他逃犯的身分,沈浸在身為點唱機的幻想世界裡。 
此時的曹操彷彿在紅碪開大型演唱會一般,紅得發紫! 
士兵們此時都十分地high,既激動又興奮地大喊: 
「安可!安可!」 
「偶像,簽名!」 
曹操在盛情難卻的情況下,為那些迷戀他的蠢士兵們一一簽名。 
正當曹操要離去時,為了表示他是萬人迷,所以便很瀟灑地在原地轉了三百六十度,準備以國際巨星的架勢走出關卡時,卻不小心被石頭絆住了腳,摔了一跤。 
這一跤可是關鍵性的一跤,也是害曹操被捉的一跤!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曹操的墨鏡也同時掉下來了! 
此時,眾士兵們都盯著曹操那雙不但沒化膿,反而還炯炯有神的雙眼。於是雙方就這麼互盯了數十秒之後,官兵們皆驚呼: 
「你是曹操!」 
接著一句句”Oh, my god!”「媽呀!」此起彼落…… 
於是,曹操被捉了。 
唉!可憐的孟德兄,唱破了喉嚨、丟盡了臉面,還是難逃被捉的命運!真是「為誰辛苦為誰忙」的最佳寫照。 
被關在監獄裡的曹操,整天鬱卒得要死,深深後悔自己在關卡前耍白痴這件事,並發誓永不唱歌! 
此時,鐵門被打開了,一名官兵說: 
「歌王,我們陳大人要接見你,快出來吧!」 
這名官兵實在是忍不住內心的激動,因他實在是太崇拜曹操了!自從他看完了「關卡演唱會」後,便頗有三月不知肉味之感,於是他大膽地向曹操提出了小小的請求: 
「歌王,我能不能要你的簽名?」 
「要你個大頭鬼!」 
曹操覺得罵得不夠爽,於是就揍了他一拳。 
這名官兵還搞不清狀況,心想: 
「難道曹老大是覺得我光要簽名實在是太寒酸了,因而希望我向他要簽名照這種高級品,所以才生氣?」 
老兄,你想太多了…… 
若曹操能解讀你的心理,恐會把你變成熊貓,而不是目前的賤狗! 
陳宮見曹操到了,便問: 
「董相國對你那麼好,你幹嘛要行刺他、耍他?雖然你幹得好!」 
陳宮把「幹得好」那句弄得很小聲,曹操並未聽到。 
曹操看了陳宮一眼,心想: 
「小孩子!懂什麼?反正是要死的,與其跪地求饒的死去,不如灑脫一點、英雄一點、完美一點、高級一點、勇敢一點的死去吧!」 
到底是要幾個「一點」啊?究竟是有完沒完啊?煩死了!沒料到曹操臨死前都還那麼囉嗦! 
曹操冷冷地道: 
「燕鵲安知鴻鵠志哉?」 
曹操決定臨死前再加上「文學一點」。 
陳宮悄悄地對曹操說: 
「其實我就是佩服你這種有膽識的人!我決定跟隨你,不再當什麼爛官了!」 
曹操覺得很不可思議,事情居然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曹操既感動又開心的握住了陳宮的手,說道: 
「讓我們一起開創美好的將來吧!」 
曹操與陳宮閃閃發亮的雙眼,都不約而同叭答叭答的凝望著遠方…… 
曹操與陳宮就這麼展開他們的亡命生涯。 
他們沒命的趕路,正巧經過一家早餐店,由於肚子正「咕嚕咕嚕」的大唱著空城計、目光又死黏著饅頭、豆漿、燒餅不放,在兩人達成了「肚子比腦袋更重要」的共識後,他們便點了東西來吃。 
由於曹操吃東西的速度比陳宮快,食量又比陳宮大,在曹操沒錢的情況下,且對食物的邊際效用還沒到零,滿足感尚未達到最大,於是便忍不住拿了陳宮的饅頭往嘴裡送。 
當陳宮發現自己的饅頭被曹操A了之後,為時已晚──曹操已吃掉了一半。 
陳宮很生氣的說: 
「曹操!你怎麼可以搶我的饅頭?」 
曹操有點哀怨的回答: 
「唉,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只不過我沒錢、肚子又餓得咕嚕咕嚕叫……」 
「就算肚子餓也不能拿我的饅頭啊!」 
顯然,曹操再怎麼裝可憐,也得不到陳宮絲毫的諒解! 
看來曹操所使出的苦肉計可說是徹底失敗了! 
曹操開始不耐煩了: 
「你這人怎麼這麼小氣啊?只不過多吃幾口罷了,有什麼好斤斤計較!」 
真的只是吃「幾口」嗎? 
陳宮仍不讓步: 
「我不管!你把饅頭還我!」 
「還你就還你…喏!」 
曹操把吃了一半的饅頭遞還給陳宮。 
曹操不還還好,一還,陳宮更加生氣: 
「你當我是狗嗎?我不要沾了你口水的饅頭!沒衛生!噁心!髒!」 
陳宮一邊閃躲著噁心的饅頭,一邊又補充道: 
「我要全新的!你現在就買一個還我!」 
曹操已經被陳宮弄到發火兼經神分裂!耍賴道: 
「要頭一顆,要命一條!要饅頭,做不到!」 
原來在曹操的價值觀裡,他的命不如一顆饅頭…… 
「你…你這人‥實在有夠無賴的!」 
陳宮快得高血壓了!長那麼大還未見過吃了別人的東西還比受害者更加理直氣壯的人! 
曹操冷笑一聲,道出了他的精典名言: 
「寧叫我負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負我!」 
唉!「千古名言」竟是在「搶饅頭」這種芝麻綠豆點大的小事下所產生,亦屬悲哀啊! 
陳宮因覺曹操實在是太自私了,當夜便悄悄離開他,自投東郡去了。 
曹操獨自一人回到了陳留,先發矯詔,馳報各道,然後招兵買馬,高舉「忠義」白旗。另外還寫了一篇揭發董卓惡行惡狀的檄文,以達諸郡。 
由於討董檄文罵得大快人心之故,各路諸侯都看得熱血沸騰,於是十八路諸侯都紛紛響應曹操,組成了討董大聯盟,要一塊並肩作戰,打倒董卓! 
這時,討董大聯盟已漸具雛型,還差選盟主一事。 
由於袁紹的家世顯赫、又有相當大的知名度,因此被討董會員公推為盟主。 
戰爭開打,董卓燒了洛陽,盟軍絲毫撈不到什麼好處,於是雙方便處於休戰狀態。 
此時盟軍已不復當年的慷慨激昂,人人都對打戰一事十分的厭倦,軍心也變得十分的渙散。 
曹操在屢勸盟軍未得效果後,便脫離盟軍,想靠自己的力量攻打董卓。 
曹操整天都在苦思著如何消滅董卓,終於被他絞盡腦汁給想出來了! 
而曹操苦思出來的計謀,只能用個「怪」字來形容。 
曹操興沖沖地告訴夏侯惇等人說: 
「我想出了個計謀,必定可以整死董卓!有誰願意效勞?」 
夏侯淵十分猴急,也搞不清究竟是什麼任務,就沒腦的亂叫一通: 
「我!我!」 
看到夏侯淵士氣那麼高昂,曹操也被夏侯淵弄得莫名興奮,他得意洋洋地公布了計謀: 
「我們可以派一員足以笑死敵軍的猛將為前鋒,我軍則趁他們軍心渙散之際,給予猛烈的攻擊,如此,我軍便會大獲全勝!哈哈哈!這就是兵法上所說的『出其不意』。你們覺得這個點子妙不妙?讚不讚?」 
這時,短小精幹的樂進提出了他的疑問: 
「主公,你的點子讚是讚啦,可我軍並沒有任何將領長得『好笑』啊?」 
曹操喝了一口茶,回答道: 
「樂進這個問題問得好。長得好笑,未必非得「自然」不可,咱們可以『人造』啊。」 
曹操的目光移向了夏侯淵,用哀悼的口吻道: 
「委屈你了,夏侯淵。」 
隔天,夏侯淵連抵抗的權力也沒有,硬是被曹操套上了芭蕾舞衣,外加芭蕾舞鞋。臉頰上還塗抹了一層腮紅。 
此外,曹操還下令每人都得在嘴上貼膠帶,以免他們毫無節制地狂笑! 
要知道,「笑」這種反應是很容易讓人產生「共鳴」的,即使一件事再怎麼難笑,只要有幾個人笑,馬上就會演變成是「哄堂大笑」! 
原來,曹操不僅懂得「戰爭學」及「謀略學」,他還懂得「心理學」。真是多才多藝啊! 
曹操與董卓的軍隊相遇了。 
曹操不慌不忙地派出夏侯淵,展開「芭蕾舞攻勢」,企圖擾亂呂布的軍隊。 
曹操得意的對著呂布道: 
「哈哈,好笑吧?沒料到我會來這麼一手吧?哈哈哈……」 
呂布軍此時一點笑聲也沒有,和曹操的猜測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呂布軍的冷靜,和曹軍的興奮,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不對呀,呂布軍應該要哈哈大笑才是,而我軍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殺得他們哇哇叫啊……怪了……? 
曹操實在不相信呂布軍竟有如此反應,便叫夏侯淵邊跳芭蕾舞邊對他們「使目尾」。夏侯淵雖然不會跳、不懂「使目尾」勾引人,但仍舊十分盡力地亂跳一通、胡亂的「使目尾」,把眼珠子都給弄到快脫窗了! 
曹操簡直急死了,若呂布軍不笑,那他苦思出來的計策不就全泡湯了? 
為了「刺激」呂布軍,曹操決定使出絕招: 
「妙才!『許效舜』!」 
「許效舜」?那是什麼東東啊?呂布只知「舜天堂」的「貴霜霜果汁機」…至於「許效舜」倒是頭一次聽到…… 
夏侯淵一聽到「許效舜」三個字,當場暗自叫糟! 
打死都不能『許效舜』……我還要見人啊~~~ 
曹操見夏侯淵遲遲不使出「許效舜」,氣急敗壞地大叫: 
「夏侯淵!你還在磨菇什麼?快點!有事我負責!」 
又不是你曹操要「許效舜」,需要負責什麼?丟臉的永遠是夏侯淵啊! 
此時的夏侯惇也對夏侯淵信心喊話: 
「妙才啊,反正你都扮女人、跳芭蕾舞兼『使目尾』,即使『許效舜』也沒關係啦!因為你的臉老早就丟盡了……再說,你在『使目尾』的時候,還挺『嫵媚動人』的…哈哈……快啦,我從沒看過『許效舜』,好想一飽眼福啦!」 
我看夏侯惇根本不是在「信心喊話」,而是「幸災樂禍」、「落井下石」! 
夏侯淵壓根兒就不願曹操吃敗仗,於是不停地對自己做「心理建設」: 
「就一下下,就一下下就可以贏了,到時我就是立頭功的人了!……」 
好不容易做完心理建設後,夏侯淵牙一咬、心一橫,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呂布。 
只見夏侯淵「無力」的倒向呂布的懷中,同時雙手還放在呂布的胸膛前,嗲聲嗲氣的撒嬌道: 
「嗯~~~呂董~~~~『就久嘸來啊』~~~~」 
我咧@#$%&~~~ 
真想對曹操說一聲:你饒了夏侯淵吧! 
這時呂布軍開始發出「噗」的一聲,接著全軍哈哈大笑! 
雖然曹操自己也笑歪了,但機會稍縱即逝,此乃是成功的大好時機。曹操當即下令大喊: 
「殺!把呂布軍殺個片甲不留!」 
雖說曹操下令進攻,但卻沒見到一個小兵殺向呂布軍。 
曹操轉過頭去,赫然發現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曹軍似乎笑得比呂布軍還厲害!個個都手抱著肚子笑倒在地上。就連身為大將的夏侯惇、樂進、李典等人也都笑得不亦樂乎! 
這樣的陣容還能衝鋒陷陣的話,肯定有鬼! 
這時呂布終於從驚訝中清醒過來,急忙推開令人作嘔的三八夏侯淵,像逃命似的趕緊上到赤兔馬的背上。 
這時呂布對士兵們喊道: 
「兄弟們!抓到一個將領賞金五百,抓到曹操者賞金三千!」 
那些小兵們一向就如同主帥呂布一樣貪財,因此一聽到「賞金」二字,眼睛都死盯著懊喪的曹操及笑歪的眾大將們…… 
由於曹軍皆笑成一團,根本無法作戰,因此只能淪落到像串燒一樣的被呂布軍刺好玩…… 
曹操則在夏侯惇等人的保護下,狼狽逃跑。 
由於曹操的失算,及夏侯淵精彩的搞笑下,曹軍被呂布軍打得是落花流水,吃了個大敗仗! 
最想哭的其實是夏侯淵,這次不計形象的演出,竟換得一場「大敗仗」,所做的犧牲真是一點也不值得啊! 
曹操自從吃了敗仗後一刻也沒閒著。 
曹操聽從謀士荀彧的建議,親自迎接獻帝至許昌,從此挾天子以令諸侯,大權便落入了曹操之手。 
由於呂布再次攻打劉備,劉備聽從孫乾之言投奔在許都的曹操。 
曹操悠哉悠哉地喝了口茶,幸災樂禍的緩緩道: 
「哼,劉備這個賣草蓆的猴死囝仔,終究還是把徐州給弄丟了!看唄,現在走投無路來投靠我了。」 
別天真的以為曹操真會忘了令人難忘的「徐州事件」。 
孫乾不禁一愣,心想: 
「沒想到曹操還在記恨啊……但聽他的口氣好像沒有要把我們趕走啊……我到底走是不走咧?」 
雖說孫乾很想達成任務,但深怕被眼前這位神經兮兮的曹操給殺了!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還是快溜好了。 
正當孫乾想藉口落跑時,曹操嘆了口氣: 
「叫那個賣草蓆的猴死囝仔進來吧!」 
過了不久,只見劉備哭哭啼啼地來見曹操,邊流著鼻涕邊大罵呂布: 
「那個好色無恥的呂布,為了女人殺了義父!無情無義!該死的三姓家奴!曹老大,我們一定要消滅他這個牆頭草!」 
曹操瞟了眼氣憤的劉備,手拿一盒面紙走向劉備面前,拍拍他的背道: 
「Don’t worry . 我會替你報仇的。」 
劉備難掩心中的感動,流著鼻涕笑道: 
「曹老大,你人真好,不僅要替我搶回徐州,還拿面紙給我擦鼻涕……」 
曹操愣了下,不久後便會意過來: 
好個賣草蓆的猴死囝仔!居然死咬著徐州不放!?我曹操幾時說要給你徐州來著?哼!寄人籬下還敢耍陰的! 
當下曹操完全不給劉備好臉色看: 
「我給你面紙是怕你髒死人的鼻涕『甩』在我『高級』的衣服上!」 
這倒是實話。 
話說回來,依曹操如此節儉成癖之個性(連帷帳、屏風壞了,都叫人補補再用,死不換新的)恐怕衣服是「高級」不到哪去的。 
好不容易送走劉備後,荀彧向曹操進言: 
「劉備英雄也,今不早圖,後必為患。」 
正當曹操正思索著劉備剛剛的行為是否是裝出來之際,恰巧郭嘉來見曹操。 
曹操拍了拍身旁的墊子,示意郭嘉坐下。 
曹操語重心長的問郭嘉: 
「剛剛荀彧要我殺了劉備那個猴死囝仔,你覺得呢?」 
郭嘉急忙搖頭,道: 
「現在主公正在收攬天下人才之心,劉備殺不得啊!」 
曹操沈吟了一會兒,贊同郭嘉的見解: 
「奉孝說得一點兒也沒錯!更何況我還沒撈到劉備的『草蓆優待卷』咧!絕對不可莽撞行事。」 
郭嘉苦笑: 
「主公果然是勤儉持家之人……」 
真是亂七八糟@#$%&……… 
「要劉備的『草蓆優待卷』嗎?沒問題!這十張全獻給主公你!」 
埋伏多時的荀彧如同彈簧般「ㄉㄨㄞ」的一聲跳了出來。 
我咧@#*&%$……… 
曹操原以為荀彧已經出去了,沒料到他居然躲到大花瓶後偷聽他與郭嘉的談話,著實嚇了他一大跳! 
「咳咳!……」 
很顯然的,郭嘉也被荀彧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了一跳!要不,郭嘉不會被茶給嗆到的。 
曹操仍舊驚魂未定,兀自猛拍胸脯。 
「文若啊,你手裡怎麼會有優待卷呢?」 
顯然曹操仍舊關心著他的優待卷。 
「因我家的草蓆壞了,所以便趕緊向劉備訂購,沒料到他硬是塞了十張優待卷給我……」 
好個賣草蓆的猴死囝仔!竟然想賄賂荀彧!? 
曹操不悅歸不悅,但仍收下那十張「哈」很久的「草蓆優待卷」。 
荀彧將話題繞到正事上: 
「主公,剛剛劉備的表現分明是裝出來的!千萬別被他這狡猾的奸商給騙了!趁他還未成氣候,早點將他解決!遲了,就來不及了!」 
郭嘉緩緩地道: 
「劉備那個大耳妖怪雖然難纏,但主公還需要招賢納才,萬萬不可為了大耳妖怪一人,而因小失大啊!」 
曹操清了清喉嚨,道: 
「你們兩人曉得我最愛什麼?」 
曹操丟出來的問題,著實讓荀彧、郭嘉二人面面相覷,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幾分鐘後,荀彧先開口: 
「草蓆優待卷?」 
「錯!」 
郭嘉也開始猜: 
「你那根槊?」 
「錯!」 
「芭蕾舞?」 
「錯!」 
「卡拉OK?」 
「錯!」 
「江山?」 
「錯!」 
「美人兒?」 
「還是奉孝最了解我,我最愛美人兒了~喂!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