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武林的傳說,天涯明月刀《夢幻模擬戰》指揮官集結中20倍鑽石仙俠網遊今日開啟第七史詩正式上線!
mikecat1985 ( 黑貓(小說寫作中) )
子板管理員優良板主2007優良板主資深板主手機認證徽章好事成兔
Lv. 45 | 文章數:20324 | 推薦數:870 | 被推數:4675 #1. 2015-08-31 11:20:18
和芙蕾一起...

是的,那就這樣安排吧。」不帶著任何感情,助手0號聽從我的決定,分配好房間,轉告在場所有人之後,他就像個幽魂般退場了,麻煩才正要開始...

───────────────────────────────────────────

芙蕾要和龍特一起睡?」「芙...芙蕾要和公子一起睡?」(依麗斯.飛飛 信賴度 ▼▼▼▼)(雅典娜.亞格麗特.S.雷姆 信賴度 ▼▼▼▼)盜賊團長和公主殿下,難得她們默契這麼好,那散發出來的氣勢是怎麼回事,也不過是同一個房間罷了。

「龍特先生,請多指教,嘿嘿...」(芙蕾.弗蕾亞 信賴度 ▲▲▲▲)如果說那邊是散發出地獄般的氣息,這裡就是宛如天堂般的氣息了,戴著眼鏡的俏臉像燒紅的開水一般發燙,害羞的低下頭去,雙手食指在胸前轉阿轉著,搞得我也開始心神不定了。

「喂,是不是哪裡搞錯了?怎麼可以讓龍特這色男和純真...無邪的芙蕾睡在一起。」說到一半,依麗斯的氣勢居然萎縮了,臉上發燒,差點忘了,她曾經目睹過我和芙蕾的歡好過程,該不會是回想起那些香豔火辣的片段吧?發現到這「純真」的芙蕾,早就被我從女孩變成女人了。

「飛飛小姐所言甚是,未婚的年輕男女於共處一室,實在與禮不合。」自從加入我們後總是很順從我的意見,這次雅典娜少見義正辭嚴的反對著,可是我和妳好像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好幾次了耶?

那...那是因為...」一句話就讓雅典娜無言以對,對行事都循規蹈矩的騎士公主來說這無疑正中要害。「在下相信著公子,認為公子是一位風度翩翩、值得信賴的君子...」紅著臉垂下頭去,雙手握拳,緊咬著嘴唇,雅典娜到底在說什麼啊?好像把她逼太緊了?

沒有!是公子聽錯了!」(雅典娜.亞格麗特.S.雷姆 信賴度 ▼▼▼▼ 對主角的情感轉變!!)正想說幾句話緩頰,太遲了,果然生氣了。「走吧!飛飛小姐,夜已經深了,讓公子早點休息吧!晚安,公子,晚安,芙蕾。」雅典娜一把拉住已經進入回想狀態的依麗斯,直接往正對面的房間走去,那背影散發出的火焰好像比方才更炙烈了,明明不是火之大法師的徒弟...

啊。」被雅典娜一拉,依麗斯猛然回神,身體雖然被雅典娜拖著,卻二話不說的拔刀,亮晃晃的刀尖直指著我。「龍特,如果你膽敢對芙蕾做什麼羞恥的事,本姑娘絕對不會饒了你!別忘了本姑娘的誓言!」(依麗斯.飛飛 信賴度 ▼▼▼▼

既然是一起旅行的夥伴,本姑娘的年紀也比你大,在找到你那不知所蹤的姐姐之前,我必須負起這個責任好好導正你的行為才行,嗯,嗯,這是一定要的。

飛飛家家訓:性侵犯女人就要把那話兒剁下來!所以...龍特.阿斯卡!假如再被本姑娘逮到你去侵犯無助女子的話,就別怪我無情了!

記得,怎麼會不記得,畢竟這可是關係到我的男人雄風啊,心中有點怕怕的,但是身為一個男人,遇到大好機會時理當把它放走嗎...?

「飛飛大姐到底在說什麼啊?龍特先生才不會對芙蕾做什麼羞恥的事,一切都只是夢而已。」(芙蕾.弗蕾亞 信賴度 ▲▲▲▲ 對主角的情感改變!!)芙蕾在我身旁的一句話,讓我渾身起雞皮疙瘩,那次侵犯了她,最後還是沒解釋清楚,一直保持著美好的回憶,這到底是好還不好呢?

「但是,如果這次又做了那種美麗的夢芙蕾該如何是好呢?呵呵。」芙蕾抬頭望著我,眼波儘是溫柔與纏綿,被我奪走處女的回憶真的這麼美好嗎?說不定身為善神教見習修女的芙蕾,意外是個淫女也說不一定?

汪汪!!」正當我陷入色情妄想時,千里很不客氣的打破,差點忘了還有這電燈泡...

「抱歉,千里,今晚就請你幫忙看門囉~~~」摸摸機械犬的頭,芙蕾笑容滿面的說著。

汪嗚。」千里出乎意料的爽快答應,真搞不懂誰才是主人了,等等,這樣一來豈不是整晚都可以和芙蕾獨處了?

「龍特先生,還站在那做什麼?快進來吧。」丟下我和犬,芙蕾已經先一步進去,我急忙跟上,房間果然還是很小,一個給兩人睡就嫌擠的單人床,和僅容一人通過的走廊與地板,妄想與邪念逐漸散去,果然我還是睡地板吧。

砰。」芙蕾把房門關上,這樣一來這房間就變成只有我和她的兩人世界...

「......」安靜的房間裡,月光從小圓窗投射進來,我和芙蕾四目相對,那眼波濕潤的幾乎要把我吸進去,所以我投降了,把目光移開,奇怪,明明不是第一次這樣和芙蕾獨處,我到底是在緊張什麼,快放慢下來啊,我的心臟。

龍...龍特先生,芙蕾要換衣服,可以請你把頭轉過去嗎?」怯生生的聲音鑽進我耳朵,我瞬間懷疑我聽見什麼,換衣服?就在這裡?就算我們是生死與共的夥伴,這也太...開放了吧?

龍特先生...?」我太震驚了,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芙蕾又問一次。

好、好的!!」我像個白痴一般講話結巴,急忙轉身過去,我到底在緊張什麼啊?明明芙蕾的肉體我已經看過了,還徹徹底底玩過一次,可是在這種情景之下,為什麼會如此令我心跳不已呢?

唏唏嗦嗦...」我望著單調的房間牆壁,背後傳來衣服與身體的摩擦聲,芙蕾真的在換衣服,原來她是個如此大膽的女人,處女被我奪走後就變得開放許多了?

「刷刷。」「好了,龍特先生。」直到芙蕾說好,我才有點畏縮的回過頭來,芙蕾已經不客氣的鑽進被窩裡,含情脈脈的望著我,純真的芙蕾,居然也有如此催情的眼神,仔細一看,那棉被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根本沒蓋好,上緣只遮到一半的胸部,那爆炸般的巨乳,深邃的乳溝,凝脂般的香肩,配上那可愛的臉蛋,童顏巨乳實在太犯規了!!

咦。」喉嚨有點發乾,因為這時我發現到更令我震驚的事實,芙蕾,似乎根本沒穿衣服,剛褪下的修女服摺好整齊的放在床緣,還有那純白輕飄飄的內衣?加上那赤裸的半乳和藏在棉被底下的完美曲線就是最好的證明,原來芙蕾是裸睡派嗎?善神教的修女都如此豪放,不過在這種時候,裸睡派大歡迎!!

「龍特先生,這邊還有空間,芙蕾已經把床熱好了,請上來吧。」芙蕾聲音嬌媚的請求著我,身體挪動,伸出玉手把棉被打開,那裡正是她剛剛躺的地方,不會吧?服務這麼周到?這只是蓋棉被純聊天嗎?不可能吧...我簡直就跟皇帝沒兩樣,芙蕾妃子正細心開始進行著夜之侍奉,太厲害了!芙蕾,沒想到妳居然成長到這種地步...那掀開的棉被散發出陣陣異香,簡直就像吸引蜜蜂的花朵、抓住光線的黑洞一般,我已經逃不掉了啊啊啊啊啊啊...


[ 多選 ] 行動

2015-08-31 11:20:18 ~ 2015-09-02 11:20:18
選項 1. 「好的...」(單純和芙蕾一起睡)
選項 2. 「我睡地上就好了。」
選項 3. 「我睡地上就好了。」(假裝睡著)
選項 4. 「芙蕾~~~!!」(推倒)
選項 5. 使用道具(投票題目勿投)
選項 6. 對芙蕾使用興奮劑
選項 7. 對芙蕾使用蟲罐(邪惡行動)
選項 8. 使用以上兩者
選項 9. 不使用
( (投票已結束!)共有 11 人投票。 )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