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快速選單▼

Key社遊戲兼遊戲倫理風紀維持委員會 精華區 ﹥獸日記~~~~~~~「女友調教計畫」 ﹥閱讀主題

kochi0339
陸威
獸日記~~~~~~~「女友調教計畫」 外傳:女友的逆襲
最後更新:2009-12-15 15:21:41
以下內容為本篇以外的外傳 上個月就寫好了  跟本篇無關(應該)
伍章後就會進入部分限制級的場景 跟以前一樣看完請盡量留言吧


外傳


一 月 三 日  星期六

今天是我的生日,與朋友聚餐過後,女友提議要幫我特別慶祝。
我爸媽跟姐姐剛好都不在家,考量方便性和經濟性,於是回我家進行後續節目。
「志倫,你在客廳等一下,我去作準備。」
「喔。」
「吼,一點都不期待喔。」
「怎麼會,我超級期待的,活了三十一年都是為了這一天。」
「你喔,油嘴滑舌。」
老實說,真的不怎麼期待,女友雖然聰明又開朗大方,可是對於這檔事,一直很保守,不是在體位上的保守,而是精神上,之前有提過玩角色扮演被他拒絕,玩情境模擬她說我太變態,很多維他露P我連提都不敢提,害我只好認乾妹妹。
想了這麼久女友還沒準備好........。
酒力發作,正當我昏昏欲睡的時候,手機傳來簡訊鈴聲,原來是女友傳來的,「可以進來囉,♥」
房門一打開,裡面一片漆黑,只見地板上用蠟燭排了大大的愛心,女友捧著蛋糕坐在中間。
什麼! 黑色細跟高跟鞋,黑色吊帶襪,黑色透明薄紗裙,裡面當然是中空,顏色微深的三點從縫隙間透出,還加上女僕用的領巾,這不是我以前苦苦哀求她仍不願意穿的打扮嗎!
那時我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不要這麼誇張啦!」女友也被我的反應嚇了一跳。
「我太感動了! 活了這麼久真的就是為了這一天。」
「呵,我去買這套衣服的時候店員也說當你男朋友真性福。」
不知道要回答什麼,我只把頭埋在她的雙峰間低聲啜泣。
「啪呀!手不要亂摸啦。」
「我只是情不自禁。」可能今天是我生日,不然平時早就被女友的無敵旋轉捏,捏到爆了。
「你們男生都好邪惡。」
這我不否認,
「先吃蛋糕吧。」 女友將蛋糕分成小塊,一口一口送到我嘴理,雖然剛剛已經吃過大餐,不過現在就算友16吋蛋糕我也能一個人吃完。
「希望每年的生日都能像今天一樣。」
女友從後面敲我的頭說:「你想得美。」
我抱起女友一口氣吹熄蠟燭。

燈光明亮後,女友的裝扮更一覽無遺。
「不準看!」害羞的女友企圖遮住我的眼睛。
可惜她的意願沒執行,反而被我拋向彈簧床,緊接雙手被我制服於床頭,不管她怎麼掙扎都無法掙脫。
「你這個生日之狼,快放開我。」
「不行,除非妳先答應我小小的請求。」
「你先放開我再說。」
「恕難從命,妳想一直維持現在這樣子,我也很樂意。」女友惹人憐愛的性感模樣,加上強氣的態度真令人血脈噴張。
我的雙眼努力把女友現在的樣子,刻劃在腦海中。
「看在今天你生日的份上勉強聽聽你的請求。」
於是我在她耳邊小聲得說著我的願望,
「不要、不準、.....。」沒等我說完她又開始掙扎,可惜依舊徒勞無功。
某位美女立委告訴我們女人說不就是要,我大膽假設跟她一樣聰明漂亮的女友也有相同看法(別打我)。
我親吻著女友,騰出一隻手撫摸她撩人的身體,隔著薄紗恣意柔捏她胸前的隆起,用熟練的舌技舔弄女友的草莓,沒多久就變硬了。
這種不是出於她的意願的情愛模式,受制於人的情形讓她覺得很羞恥,看得出來她很不自在,扭動身軀作無謂抵抗。
往下一探竟然潮水氾濫,看來女友很值得開發。
「不要看~不要看啦」這種身心毫無保留的反應,讓她很不習慣,當然一部分也是男生毫不掩飾的邪惡目光所致。
她把頭埋進枕頭裡,我怕玩得太過火趕緊放開。  
女友攤在床上,微微顫抖,我無法準確得判斷她此時的情緒,
於是我用了平常熟悉的按摩打探現在的情形,
不一會女友生氣的說著:「以後不準這樣了。」 眼角還帶有淚光。
我小心得扶起女友,並且趴在床下低頭懺悔。
「哼!」她生氣得把頭撇向右邊。
懺悔的心情沒超過10秒,就被女友穿著高跟鞋和絲襪的美腿吸引過去。
女友常常抱怨高跟鞋是物化女性,沙文主義箝制女性的產物,所以上班以外的時間絕對不穿。
所以上班時間以外跟她相處的我自然看不到這種性感的打扮。
不知什麼力量驅使我捧起女友的腿,從高跟鞋的鞋尖一直舔到大腿,不斷來回舔著。
絲襪也沾染我的唾液變得濕潤透明。
女友羞紅著臉不知所措看著我,
「都是我幫妳服務,今天我生日也該看妳表現一下吧。」
她褪下我的長褲使我緊繃的部位獲得解放 ,輕輕套弄著他,另一隻手溫柔撫摸我的胸膛。
後來女友挺起鞋尖挑弄小弟弟,用大腿摩擦他,舔著我的耳垂用嬌媚無比的聲音說:「我有帶手銬,我們來玩刺激一點的。」
我確定男生的下半身真的有思考能力,因為大腦還在判定,我已經背著女友把雙手伸過去。
「腳也要。」女友這次會不會玩得投入了。
見我還在抗拒,女友環抱住我把我的臉擠壓在胸前,讓我完全失去抵抗。
「不綁住你,你就會像剛剛一樣亂來。」
這...我也不否認。
女友先用嘴幫我解決一次,真的感動流淚,這應該是交往多年以來的第四次。
「能不能用腳幫我做一次。」
女友想了一下點點頭,生澀的動作,弄得有點痛但心理還是很爽。
我也一一指點女友,用手扶住大腿讓動作更靈活,摩擦哪些地方會比較舒服。
「你什麼時候學會這些變態的東西。」
「以前不小心看到A片上學的......。」
「怎麼都這不小心阿.....。」
「嘿嘿......」
女友的腿被我的白色液體玷汙後,我覺得雖然很舒服,可是還是擁有主導權更有快感。


「不行,還有更好玩的在後頭。」
好吧,反正家裡也沒人,女友也跑不掉,晚點再換我表現。
她從皮箱裡拿出黑眼罩,套在我的臉上。
我心想,這個橋段好熟悉,哪邊見過阿?
女友餵了許多夏季水果,讓我猜。
芒果、蘋果、荔枝.....、還有味道很重的榴槤。
「都答對了,給你一點獎勵。」
女友的剩下的蛋糕,塗在胸前,我不但把奶油舔得乾乾淨淨還舔得她花枝亂顫。
問我雙眼被遮住怎麼這麼清楚,因為不用看一吃就知道了。
「你是狗阿!」女友又拍了我的頭一下。
「可以放開我了吧,該我幫你服務囉。」
「還不行,最後一項節目啦。」
關門聲跟開門聲大概間隔五分鐘,安靜得讓我覺得不尋常。
這時候我聽到熟悉的狗叫聲,劃破寧靜,
也嚇得我肝膽俱裂。
「姐姐,女友大人,女神,這不能開玩笑的啦。」
「是嗎?你不是覺得跟狗玩很好玩嗎?」
「那是接球、跑步這些戶外運動阿。」
「真的嗎? 上次你不是也把多多牽進來。」
「呃....上次真的是因為窗戶忘了關多多自己跑進來的啦。」
「喔~你那本變態的日記可不是這樣寫的喔。」
當場晴天霹靂,好像在法官面前人贓俱獲的犯人一樣啞口無言。
「你這麼喜歡玩,就玩一次看看吧。」
「姐姐、女友大人、女神、求求妳原諒我,我下次不敢了。」
「還有下次?!」
「不,我發誓再也不敢了,饒我一條小命吧。」
「如果當時我沒發現,你會怎麼對我阿。」
「我發誓當時真的什麼都沒想做。」
「還想狡辯,坦白從寬,老實說出來這次就放過你。」
「...」
「......其實是想讓妳嚐嚐多多的味道。」
「你果然是這種打算。」腦門被女友的鐵拳重擊。
「可以放開我了吧,....大人。」
「可以阿,等你嚐完多多的味道後。」
「拜託、求妳、女友大人不要這樣阿。」不管是攻還是受兩種我都不想要啊。
「不要掙扎了,你不可能掙脫的,乖乖享受多的服務吧。」
「多多是公的,妳這樣太殘忍了啦。」我仍然在做垂死掙扎。
「是嗎?」
「是阿,好歹妳是女生我幫妳找了公的多多,妳想整我也要找一隻母的吧,下次一定奉陪,這次就玩到這邊吧,let's call it a day。」這種歪理,不知道女友會作何反應。
「不用擔心,我借了叔叔家的安茜。」
「不會吧,妳太狠了。」 她叔叔家的安茜是一隻,站起來快180公分母的大麥町,我的香腸可能不夠牠吃一口吧。
「乖乖的讓安茜替你服務吧。
「救命阿!! 殺人阿!! 嗚....」
女友這時把絲襪脫下來塞到我的嘴裡,
不知道是多多還是安茜的大舌頭正在舔香腸,
我已經全身虛脫攤在地上,差一點就要嚇得失禁了,幾乎失去意識。
突然我的眼睛又重現光明,我急忙檢查命根子是否安在。
環顧四週沒有看到狗的蹤影,女友的頭在我的下半身動來動去。
一陣顫抖後白色的鎮靜劑射得女友滿臉。
我已經哭得淚流滿面。
「狗呢??」女友拿起遙控器一按,音響發出多多的叫聲,按下另一台小型收音機,則出現安茜兇猛的吼聲。
「這次就原諒你,下次你敢再有其他邪惡的念頭,絕對讓你好看。」
現在我是感激的痛哭流涕,
女友又開始翻找皮箱,我以為是要找手銬鑰匙,沒想到她拿出一疊A4資料紙。
前段數落我的罪狀,後段記載我的義務,最後一行寫著我的權利,"她高興的時候,我還是可以得到獎賞。"看完後她要我在簽名處畫押。
這比馬關條約還要喪權辱國,李鴻章在世都簽不下去。
基於脅迫下的協定不用生效,我打算虛應故事,等自由後再教她什麼叫做真男人。
更狠的是她要我用嘴巴刁著新馬關條約拍照。
「姐姐大人,地下錢莊都沒玩這麼大吧。」我咬著條約含糊不清的說著。
「這是怕你翻臉不認帳。」
我的獸日記也被女友查封沒收。
「即使我們分手,你敢殘害其他女性,這一本日記也會是法庭上呈堂證供。」
「大人,我心服口服了....。」
整個過程處理完畢,女友解除我的枷鎖。
我小心得問她:「以後獎勵你也能穿這樣性感的衣服嗎?]
女友笑靨燦爛的回答我:「這輩子的份,你剛剛已經做完了。]
可憐的我只剩下兩個選擇,第一是臣服於她的淫威,第二是像甕中之鱉一樣做著幾近無效的反抗。


原收錄網址:原文位置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19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