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修仙 隻手遮天!魏蜀吳三國名將傳H5還原遊戲暢快本質神魔大戰 多樣玩法
ET32 ( 文海賊王 ET江 )
Lv. 1 | 文章數:4 | 推薦數:0 | 被推數:3 #1. 2012-04-28 02:56:47

這篇是我在寫"小說創作魔法書"中的"訓練筆功的功課"章節中的一項,
是以海賊王中的一段為教學範例,給各位海賊王的粉絲們欣賞。

--------------------

五、看影像寫故事

這個訓練放在最後面是……在2012年4月1日,剛好是『地球人節』這一天,看到《海賊王》541話『黃猿登場 瞄準泰格的陷阱』的動畫,這集有個感人的部份,才想到這個訓練方式;這方式就是,把動畫、電影等影像的故事用筆(文字)把它寫出來。

在影片中,人物的動作、神情等,是很直接地、清楚地表現給觀眾看到,但是使用文字要把它一一精準描述到位,就要有些文字功夫才可以辦到。而且人物的神情中可能還有他心裡的想法,文字在描述時不可僅就視覺看到的神態去描述,有時人物心裡的想法也要自己再加進去。

如果具備文字魔法師的資質,可以使用文字把視覺所感受到的各種觸動感精確地傳遞給讀者感受到,有時還能加入一些視覺無法感受到的感受或觸動。

下面這個範例就是《海賊王》541話最後一段(5分33秒)的故事,故事是描述十三年前『太陽海賊團』收留一位曾被泰格解放的奴隸,少女『可雅拉』的故事。

●海賊王 541話──黃猿登場,瞄準泰格的陷阱。

甚平對著魯夫及娜美等人敘述著十三年前在某個小島上,甚平所屬的太陽海賊團和一位人類少女相遇的往事。

該島的族長對泰格說:「這孩子在三年前你解放奴隸之時,和我們一樣從瑪琳喬亞逃了出來,請看……」
少女瞪著大大的眼睛,露出親切的笑容看著大家,但眼神中有強忍著不讓人看出來的畏懼。

族長掀開少女背部,露出一大塊天龍人奴隸的烙印。

「ㄜ!……」泰格看到這圖案眼角抽蓄著心裡有些不捨:(這麼小的小孩……)

泰格心裡的想法是ET江再加進去的,可以使泰格的神情更鮮明。

族長掀開少女背部的烙印時,少女的雙手緊握著拳顫抖著。

「但這孩子的父母所在的故鄉距離這裡十分遙遠,就算我們想帶她回去,光憑我們是無法闖過海上的難關的。」族長繼續說著。

少女以謙卑輕柔的聲音對著泰格說:「我叫可雅拉,今年十一歲,三年前真的多謝您救了我。」

一船員不以為然地說:「就算是小鬼,她也是人類,真是噁心死了!」

「為何人類會和我們同一艘船……」另一船員訝異地說。

「只是巧合而已!」甚平為不讓船員情緒再受影響緩頰道。

「妳嘻嘻哈哈的幹什麼,真是惹人生氣的小鬼。」阿龍憤怒地握起拳頭說。

阿龍一拳就把可雅拉打飛好幾公尺,並在地上彈跳了兩下。

小八緊抓住阿龍遏止著說:「阿龍大哥……」

可雅拉被打趴在地上。

「放開我小八,我還沒打夠呢!」阿龍掙扎著說。

「確實她一天到晚都在傻笑,很噁心!」一船員冷言冷語地說。

可雅拉勉強地撐起身子,低著頭仍保持一貫的笑臉,她的鼻子流下大滴的血……

此時可雅拉急撕下褲管……
(她要擦拭鼻血?)

這裡不能描述她撕下褲管是要做什麼,所以如以小說呈現,可以加括弧的問句,讓大家以為可雅拉是要擦拭鼻血(因為畫面有給觀眾這種感覺)。

阿龍見狀有點訝異不再掙扎,小八也放開三雙手。

二人訝異地看著她要做啥?

可雅拉低著頭開始用力擦拭著地板,聽那擦地板的刷刷聲就知道她很用力地在擦。

甚平和其他船員也都為之一愣。
(可雅拉根本不在意流鼻血,甚至當成是流汗一樣的平常。)

可以加上面括弧這一句,以讓讀者更了解可雅拉的心理狀態。

「妳這家夥!」甚平感慨地說。

可雅拉感覺惹怒到大家邊低著頭擦拭地板邊急忙說:「對不起!我會工作的,我會毫不停歇的努力打掃的,請不要再打我了,對不起!對不起!」

雖然是道歉求饒的話,但是她的語氣中沒有絲毫的恐懼,因為恐懼已經被壓抑在她的內心深處。

後面船員會解說『為何恐懼已經被壓抑在她的內心深處?』,所以這裡就不要說破。

可雅拉低著頭不停地擦拭著地板,刷刷聲沒有停過……鼻血又滴下一大滴。

甚平走近可雅拉坐在她的面前斥喝著:「妳在幹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可雅拉公式化的道歉著,擦拭地板的手仍不停歇。

可雅拉的鼻血又留下來。

「喂!妳流血了呀!」甚平大聲提醒。

「對不起!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哭的,請不要殺我。」,可雅拉的話還是沒有絲毫恐懼,仍是以卑微柔弱的語氣說。

「唉!」甚平聽到後有點感傷又莫可奈何。

阿龍、小八及其他船員看到這情形都張大嘴愣住了。

「喂!快住手吧!妳很害怕我們嗎?」甚平伸出手掌大聲叫喊阻止著。

「是的,但是我很想見我媽媽……」

泰格在一旁皺著眉閉著雙眼聆聽著他們的對話。

「所以我才鼓起勇氣乘上這艘船,如果我停歇下來,你們可能會殺掉我的,我會派上用場的,請不要殺了我。」

「嗯哼……」甚平起身嘆了口氣,憐憫地看著可雅拉。

「奴隸的生存方式已經深入了她的骨髓……」一太陽海賊團的幹部一語道破。

「嗯……」甚平思考這番話轉頭繼續聽著。

「應該是她身為奴隸的同伴,只是哭泣便被殺了,只要稍微停下打掃就被殺了吧!」

甚平再轉回頭看著不停擦拭著地板的可雅拉。

「隨時都擔心著下一個可能就輪到自己,對誰都無法敞開心扉。」太陽海賊團的幹部繼續說著。

可雅拉仍張大眼,保持笑臉,不停地擦拭著地板。

可雅拉她...
一直張大眼──是怕被以為是不注意;
一直保持笑臉──是怕被以為不高興;
不停地擦地板──是怕被以為在偷懶;
一直謙卑地講話──是怕被以為不禮貌;
道歉求饒語氣沒有恐懼──是怕恐懼的神情會更激怒到大家。

上面這一段解說是要針對前面太陽海賊團的幹部一語道破可雅拉的心理狀態再加強描述(因為小說沒有畫面可以感受)。而這個心理描述不可以在前面就解說,放到這裡才會讓讀者有強烈的感受。

泰格聽完後突然瞪大眼睛,怒火中燒,他急走向可雅拉……

「首領!」船員們訝異地小聲問候。

可雅拉在泰格前面還是低著頭不停地擦拭地板。

「求你們了,請不要殺了我,我什麼都願意作。」可雅拉沒有注意身邊有人走近一樣謙卑地說。

「把這小鬼帶到我房間來!」泰格對著大家說。

    *    *    *    *

過了許久,大家在泰格的房間外議論紛紛著:「他到底想做什麼?」……「就算說教,看他那樣子也毫無意義啊!」

阿龍在遠方側目看著房門,聽著大家討論著。

「那個小鬼內心已經憔悴不堪了!」

泰格的房間內有一個火爐,火紅的煤炭吱吱作響,一根鐵棒的東西放在爐火裡加熱著。

上面這一句描述在畫面裡只有短短幾秒,但是在描述時描述不精準就會使氣氛減損。

「哇啊!」一個淒厲的慘叫聲從房內傳出。

「ㄜ……」小八驚訝地張大嘴,大夥訝異又疑惑。

奴隸的圖案就這樣被太陽的圖案覆蓋。

「首領在裡面做了什麼?」一船員急問著。

泰格打開房門,一手拎著已昏死過去的可雅拉,她的背部還冒著煙……嘴巴還張大著……眼睛瞳孔放大……眼睛旁的淚水來不及流下……痛苦的表情還凝結在臉上。

上面那句使用『拎著』比『抓住可雅拉背部衣服』還要精準及貼切。
這裡可雅拉的狀態要精準描寫到位是有些難度,最後面這兩句,『眼睛旁的淚水來不及流下,痛苦的表情還凝結在臉上。』的描述就很精準。

大家驚訝地看著被丟到地板上的可雅拉,她的背部還冒著煙。

泰格手上的太陽圖案的烙鐵還火紅冒著煙,大家應該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給她止血,雖然有些粗暴。」泰格對著大家說:「但烙印還留著,能忘記的事就無法忘記了。」。

這段翻譯我有做了修改。意思是,奴隸的烙印如果還存在,本來可以忘記的事就會一直無法忘記,所以泰格剛剛的動作就是把那奴隸的印記去除掉。

幾位船員急忙跑過去關心地問:「喂!妳還活著嗎?」

    *    *    *    *

可雅拉躺在床上已經許久,她痛苦地轉動著頭,她瞬即張大眼睛,急起身。

小八驚訝地問:「啊!妳醒了呀!」

可雅拉急轉頭對小八說:「啊!我昏過去了!真是抱歉!但我沒有哭,請不要殺我……」,她又轉頭向其他船員說:「無論遭到何種對待,我都不會哭的,請別殺我。」

這裡就不需要再描述她的神情及語氣。

泰格走向可雅拉急彎下腰,一手抓住可雅拉的肩膀,他低下頭……

可雅拉的眼神驚恐但仍保持笑臉,但身體顫抖著,她感覺泰格很不高興,好像要殺了她。

泰格雙手搭著可雅拉的肩膀猛烈搖晃著她大聲吼著:「想哭就哭吧!」

「喀…喀…」,可雅拉大大的眼睛裡看到極為憤怒的泰格,頓時極度驚恐不知所措。

泰格放下可雅拉起身語氣稍和緩嚴正地說:「別把我們和那些天龍人蠢蛋相提並論。」

「咖擦!」,泰格在可雅拉面前拿起手槍對她說:「妳仔細看清楚!」

可雅拉看到泰格舉起手槍,頓時被驚嚇住。

泰格轉身走出房門,並走到船邊欄杆處。

可雅拉小跑步跟在後面,恐懼似乎暫時從她的眼神中散去。

(應該是「別把我們和那些天龍人蠢蛋相提並論」這一句話讓可雅拉又回到被泰格解放時的安全感。)

泰格及大家看著大海……

泰格舉起手槍,槍身朝著天空……

可雅拉的眼神不再有恐懼感,但仍是僵硬的笑臉盯著看……

泰格把手槍指向海面,並丟入海裡。

「噗通!」一聲,手槍沉入大海。

「喝!」可雅拉頓時收起偽裝已久的眼神及笑臉,露出訝異的表情,她快步跑到欄杆旁,趴在欄杆上探頭看著剛剛手槍激起的漣倚處好奇地看著。

手槍逐漸沉入海底。

(影片沒有銜接可雅拉看到手槍沉入海底的畫面,但是加這一句可以讓讀者知道可雅拉確實看到手槍沉入海底。)

泰格轉身嚴肅地大聲宣示:「我們誰都不殺!」

大家為之動容,紛紛放下手上的武器。

可雅拉還趴在欄杆上,兵器落地聲還此起彼落,她撐起身子。

「出發了,小子們!」泰格大聲發號施令著。

「喔!」大家舉起手握拳齊聲吶喊著。

「一定要將這家夥……」泰格大聲宣示著。

「啪!」船帆迅速放下,太陽海賊團的旗幟在船桅頂端迎風飄揚著。

泰格站在船帆上的太陽圖騰前方繼續大聲宣示著:「……送回故鄉。」

前面這三句是實際的畫面所呈現的順序,但是沒有畫面的小說這樣描述會有點撕裂氣氛,應該改為下面這樣寫:

「啪!」船帆迅速放下,太陽海賊團的旗幟在船桅頂端迎風飄揚著。

泰格站在船帆上的太陽圖騰前方大聲宣示著:「一定要將這家夥……送回故鄉。」

【鼓舞人心的音樂響起】

可雅拉聽到後抓在欄杆上的手在顫抖著。

大家齊聲歡呼:「耶!……好耶!……呼!…呼!」,歡呼聲持續著。

「答!」一滴眼淚落到海面上。

可雅拉的眼淚不斷的滴到欄杆及手上,握在欄杆上顫抖的手指逐漸放開。

『握在欄杆上顫抖的手指逐漸放開』這一句本來我是寫……『手還在顫抖著』,但是畫面呈現的『握在欄杆上顫抖的手指逐漸放開』應該是要表達最後可雅拉釋放出卡在喉嚨內的聲音的前兆,所以這樣描述比較精確。

小八及大家還在齊聲歡呼:「耶!……好耶!……呼!…呼!」

可雅拉的眼淚仍不斷的滴到欄杆及手上,手還在顫抖著。

阿龍躲在船上一角,身體靠在牆板上,雙手環抱在胸前,他的武器靠在牆板上,臉上沒有了怒氣。

這個畫面可能會有人把『阿龍的武器靠在牆板上』這描述漏寫,這樣就無法表達它要給觀眾的訊息──就是他已經『卸下武裝』的訊息;『臉上沒有了怒氣』也不能漏掉,這是最主要的訊息。

從這裡就可以發現,阿龍在娜美故鄉時沒有見一個人類殺一個,而是收保護費的方式,其實已經是一個很大的轉變。

可雅拉眼角抽蓄著……(『抽蓄』比『抖動』還要精準)

甚平雙手環抱在胸前表情嚴肅。

可雅拉已經淚眼汪汪整個臉抽蓄著……

最先是寫『眼淚鼻涕直流』,但這樣比較不對味。

雖然畫面只帶到嘴巴,但是實際上是整個臉部在抽蓄,前面只描述『眼角抽蓄』是在表達她的情緒是逐漸激動起來,這樣會讓讀者閱讀起來情緒也會有逐漸激動的感觸。

可雅拉緊咬著牙,嘴巴裡發出「ㄍ…ㄍ…ㄍ…」的聲音,似乎有一個聲音哽在喉嚨裡很久。

泰格信誓旦旦地看著前方的海洋。

沉入海底的手槍,槍管內冒出氣泡。

這兩個畫面就是『蒙太奇』效果(蒙太奇剪接),兩個畫面沒有相干也沒有對白,但是組合起來就是表達泰格剛剛宣示的決心。
『蒙太奇』的創作手法後面章節會有教學。

淚眼汪汪的可雅拉仍緊咬著牙,嘴巴持續發出「ㄍ…ㄍ…ㄍ…」的聲音。

「ㄍ…ㄍ…ㄍ…」,可雅拉的嘴巴逐漸打開。

「啊!…………」,哽咽在喉嚨裡已久的聲音終於釋放出來。

淒厲的哭叫聲快速射向高空及四方,聲音迴盪著……

ENDING

從上面的範例可以發現,一般的電影小說(將電影的畫面轉譯成小說)的寫法太過食古不化,有些畫面在小說中不能僅直接轉譯,還要加入許多補充、解說或是隱藏。
如果前面四種訓練筆功的方式你比較沒有機會接觸或是對你來說太難了一點,那就嘗試第五種『看影像寫故事』的方式去練習,應該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

近日 文海賊王 ET江 也要開始寫 "海賊王同人本",
第一篇"『一刀流可愛鹿 V.S. 三刀流煩腦鳳』的靈感本來是來自一張身穿黑色衣服及黑色帽子,
身上配戴一把劍的喬巴的圖片去發想出四格漫畫的極短篇故事,從一篇已經想到第三篇的內容。

圖片如 ET江 FB內的相簿,相簿內有35張喬巴各種表情的大頭貼,每一張圖ET江都有加註解。(喜歡的就按”讚”一下吧!!)

http://www.facebook.com/pages/%E6%96%87%E6%B5%B7%E8%B3%8A%E7%8E%8B-ET%E6%B1%9F/185114333084#!/profile.php?id=1681573133

但是後來聽朋友說,台灣好像沒有看過有人出海賊王的同人本,所以就想說是不是可以發展到短篇(五千至一萬字左右)的長度,今天已經想到喬巴向索隆決鬥的原因,所以發展短篇集應該沒有問題。
這裡就先預告一下內容:

編兩人決鬥一定要先有理由,如果一開始就決鬥,戲劇性就比較不足。
一定是索隆惹到喬巴或是索隆向喬巴挑釁,喬巴才會氣到向索隆提出決鬥。

空島那隻發出『揪嗚......』怪叫聲的”南南見鳥”會在本劇中出現。
南南見鳥為何會出現?

兩人為何會決鬥?
第一章就會揭曉。

請先踴躍投票,票數越多就連載越快囉!

冒險者天堂(冒天) ET江的首頁 (銘顯出版)
 
鮮鮮文學網站 ET江的首頁

ET江的 FaceBook 首頁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