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一世塵緣,百世輪迴超簡單,卻忍不住一直玩! 不一樣的傳奇經典殺人爆裝 真男人的遊戲
taualues ( 無聊打打game )
Lv. 16 | 文章數:576 | 推薦數:74 | 被推數:351 #1. 2006-08-29 14:23:54
I序章
火龍之曲/無名
火石隕落米斯城,神眷之城一夕毀
良田家園陷火海,米斯聖城如煉獄
烈炎融蝕聖殿峰,暗夜籠罩加蘭農
眾神之淚熄龍焰,米斯聖城永沉海
(註1)

 正午溫暖的陽光普照大地,在加蘭儂大陸的方莫拉平原北端聳立一座幾乎直入雲霄的尖頂黑色建築巫術之塔,夏日午後涼風吹過草原也颳起陣陣波浪,飄動雲朵的倒影覆蓋在地面,但霎時的雷聲交錯,外頭黑暗的烏雲取代原先美麗的藍天,一旁的塔內傳出陣陣鋼鐵敲擊與爆破的聲響打破了這一切的寧靜,戰士的強攻讓黑袍巫師踉蹌的向後退還沒站穩,戰士雙手舉起巨劍額間冒出青筋最後的奮力一揮將巨劍投出,巨劍脫手同時戰士意識錯招時已經太晚,巨劍騰空翻轉射向一臉錯愕的巫師,戰士懊悔的想伸出雙手把劍拿回來時,瞬間巨劍在半空中發出青脆的鏗鏘聲後轉射向一旁的高塔石柱,巫師周圍的空氣閃爍了一下藍紫色的電光,巨劍被魔法盾意外的彈開而黑袍的兜帽下露出冷笑,巨劍半個劍身直挺挺的插入高塔內的巨柱,劍柄上的寶石光芒盡失 喀 的一聲裂開來了,戰士即使戴著盔甲也藏不住那由原先懊悔轉為的錯愕聲,巫師拉下兜帽露出冷艷的雙眼和鮮紅的雙唇以及精靈特有的長耳,她甩了一下糾結的頭髮,紫藍色飄逸的長髮順勢飄下而她的美貌令人窒息,她撥了一下自己的長髮蹲下拾起方才激鬥中被戰士打落的銀白長杖,她走上前抬起頭冷冷的看著凝視著她的戰士並伸出手將戰士的黑曜石面具摘下,面具之下是英俊蒼白卻毫無表情的臉龐而戰士也任由她來主導一切,她手持著法仗另一手擁住他厚實的的肩膀並吻了他的臉頰。
 「即使是妳或死亡也無法改變我的意志」戰士毫無感情的說道。
 「我不打算改變你,你的靈魂是屬於我而我更不會讓死亡奪去你」她將雙唇靠近他的耳邊輕聲的接著說:「但,我會讓你目睹艾蘭斯世界的毀滅。」巫師說完便將戰士推開並轉身向窗台走去。
 戰士依舊不動站在原地,巫師打開窗台走上觀星台的階梯,她指著莫拉平原另一端的如同玩具般大小的樓房城池笑著,而戰士身旁的永恆晶球浮出了一個女人的臉龐,藍煙一陣扭曲又換成了一個垂朽的老人身影後晶球內的身影逐漸扭曲轉為血紅的煙霧,人影不是巫師所召而是來至戰士內心的牽絆。
 「不!」戰士大聲嘶吼拔出腰間的小刀快步衝向觀星台,巫師吟唱了幾句咒語後斗篷一揮消失在觀星台上,剩下滿臉錯愕的戰士以及回盪在塔內的笑聲。

 繁鬧的街道叫賣的攤販以及往來的旅人不斷穿梭在艾魯瑪城的下城區,在一個偏僻的骯髒積水巷弄中一個酒鬼縮在石牆邊的陰影中呼呼大睡還不時喃喃自語,忽然間身後的石牆像是被作劇般的抽掉了,突如其來的詭異景象讓酒鬼驚嚇的拔腿狂奔,酒鬼躲在附近的一個轉角他張大著嘴並且不斷的揉眼睛,因為他看見一名身著盔甲的人無端的從他剛剛躺的石牆中走出然後往市集的方向離開,酒鬼回到戰士走出來的牆壁前不斷的摸著堅硬冰冷的牆壁用無法置信的眼神盯著牆看,直到數分鐘後才狂叫跑離巷弄。

 戰士到了旅店租了間房卸下傷痕累累的冑甲,所看到的是年輕結實的肌肉他身上的傷痕讓他與同齡的戰士比起似乎受過更多艱苦的歷練,戰士叫做修恩是艾拉哲蘭評議會的高階戰士也是當中最年輕的,他在二十一歲時在阿特蘭雨林幸運的擊退了狂暴的食人妖和入侵的歐提綠巨魔救出了矮人王因此在艾拉哲蘭和巴瑞塔兩國都相當受到禮遇,到現在許多人仍說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但修恩也是當時百人隊中唯一的倖存者;戰士悄悄的從旅店後門離開他穿越窄巷後拉下冒險帽盡量遮蓋臉部進入人來人往的側街,廣大的下城區龍蛇雜處是這的特色在艾魯瑪精靈的地盤中這是唯一人類、矮人和奴隸可以活動區域,街道上擁擠雜亂熱氣沖天到處可見手上把玩小刀的精靈盜賊和擦拭著短劍的人類傭兵,暗巷中不時看見正在調情的男女,啪 忽然間戰士被人推擠讓他一頭撞上了旁邊的女精靈軟綿綿的胸口,突來的推擠讓他吃足了豔遇和苦頭,女精靈怒紅著臉惡狠狠的賞了他兩巴掌,那名盜賊撞上修恩非但沒道歉還回過頭跟他不懷好意的微笑致意後混入了人群中,戰士看到盜賊生氣的想叫住他但後方的吶喊蓋過了他的聲音,「抓住他!」幾名惱怒的大漢高舉短劍在後方追趕著盜賊,轉過街角後戰士進入了一間叫「不爽」看似毫無品味的酒吧叫了一壺熱酒後找了角落位置坐了下來,酒吧裡的裝潢相當簡陋客人卻相當多且這的精靈酒不淡香醇資訊流通更是快速,這是艾魯瑪城盜賊公會的入口。
 酒吧裡進出的人相當頻繁擁擠且吵雜,戰士喝著酒看著舞臺上自彈自唱的詩人不時注意到對桌有個女精靈盜賊不時故意對他拋媚眼,害他一直低著頭自顧自的猛喝酒更別說去注意肩上的小手。

 「嗨!修恩」一個戰士所熟悉聲音親切的叫著他。
 「亞斯!」戰士並沒回覆對方的熱情而是一把揪著精靈的衣領的把它舉離地面壓在牆上。
 「嘿!錢包還我,」修恩說:「偷我錢包就算了還戲弄我」戰士怒道。
 「你弄痛我了啦,」盜賊瞄著戰士臉上的巴掌印竊笑著說「我是給你接觸其他女性的機會,免得你又想菲莉亞了,只要跟她有關你情緒就變的很暴躁,還有你怎麼來的你不是半個月前去艾拉哲蘭的巫術之塔嗎去,你是怎麼回來的啊?兩天、三天、十七天。」亞斯無辜的數著手指算戰士離開的日子。
 「菲莉亞現在是大法師了她故意讓我使用傳送門,他想毀滅世界但她知道我有神諭晶石(註2)會妨礙她」修恩語氣有些憤怒「因此她甚至要用萊娜和派洛斯(註3)來要脅我」
 「卡萊斯(註4)輸了?」盜賊不等戰士說完便插嘴道。
 「起初我也不相信但我在臨灣找到了他,他被菲莉亞奪去魔力逐出塔後現在只是虛弱的老人罷了,他現在很好也看很開認為自己責任已盡了」淚水在戰士的眼框中打轉「我打算阻止菲莉亞後把他接來和派洛斯還有萊娜一起住。」提到萊娜戰士不自覺露出幸福笑容但眼依舊憂傷。
 精靈開始大笑。「如果萊娜看到你現在這樣子肯定會以為你病了然後跪下來祈禱。」盜賊說「偉大的伊莉絲啊!請你保佑我們小-修-恩-不要受憂鬱之苦了」精靈跳到桌上跪下雙手合十模仿起萊娜的祈禱,酒吧裡的人開始哄堂大笑向精靈敬酒。戰士紅著臉起身去付帳準備離開,精靈看到戰士要離開趕緊站起身子向大家鞠躬跳下來拎著背包跟上。

 不久之後,他們來到艾魯瑪城交界區新城的華麗與下城區的窮酸髒亂簡直是天壤之別,新城是由許多優雅潔白的尖頂建築圍繞著中央的白色高塔,而接近塔頂部分再獨立分出三個懸空的小白塔中間以拱橋連接,這都是以大魔法所撐起原本這都是前紀元的產物只是加以修建汰新而已。
 「動作快些,天全黑之前把這些箱子搬進南塔上層的大圖書閣去」一名高級侍衛吆喝著其他侍衛。馬車上還有許多上了枷鎖紅木箱和侍衛重重把守,在各國家地精奴隸相當常見也因此許多地精也成了各類資訊贓物來源的管道之一,因此貴重物品在箱緣都刻有精靈文防止地精靠近或竊取。但曾經熟悉上層區環境的修恩來說他注意到在鎖器上所刻的是家族符號並非大圖書館所有,這令他相當在意他這趟來也正是要去找繼承這符號的精靈貴族。

 修恩對於塔內還算熟悉要如何找到符號的主人也不需太多時間,而進入新城的部份只要交給亞斯就可以解決了,在他兒時這塔不過是圖書館和巫師、傳授法術和研究魔法的地方,現在成了統治艾魯瑪國度的政治中心。兩人回到下城區穿過無數條暗巷跟著亞斯來到一個連接艾魯瑪城郊和舊城區的橋下,亞斯指著一個惡臭髒亂老鼠亂爬且伸手不見五指的排水道說可直達塔的正下方。

請自行參閱遊戲,許多英雄都是從下水道開始的。

 「喔天啊,我死都不進去」戰士一臉狐疑看著亞斯「我想到達之前就可能已經被臭味燻死了。」
 「沒問題好不好。」亞斯不斷拍拍胸脯「相信我,也相信盜賊地圖(註5)。」亞斯拿出破媒燈說完便推著修恩爬進去,戰士什麼都沒說只能摸摸劍柄。

 兩人不知道走到何處。「油快用完了!」盜賊看著焰心快熄滅的燈火一臉輕鬆的說著:「幫我拿著燈我看地圖,地圖到這就斷了,這水也淹到小腿了真不舒服。」盜賊摸摸自己浸濕的長靴。
 「該死的地圖,」戰士說「早跟你說了,若燈熄滅前沒找著出口這臭水道將成為我們的安息之所」戰士不悅的看著黑暗說著。
 「噓!閉嘴,有聲音。」忽然間戰士抽出短劍看著黑暗處。
 兩人在狹小的空間裡慢慢的移動深怕引來麼出現的東西,但衣擺磨擦的聲音越漸明顯而且不斷靠近,是精靈語他轉頭看看亞斯希望亞斯能有所幫忙,可是亞斯變的似乎有點不太對勁雙眼無神走起路好像行屍走肉。
 「就像墳地裡的食屍鬼嗎。」一個尖銳顫抖的聲音從前方黑暗中傳出。
 「對,就像是…哇喔!」戰士痛得叫了出來,戰士想舉起短劍可是他發現亞斯像發了狂似的緊咬著他的手臂,戰士的血液不斷從傷口流出而亞斯就像老鼠看見乳酪般更加欣喜若狂,混亂中唯一的媒燈掉進污水中熄滅了,黑暗中亞斯不知道哪來的怪力把戰士壓制在地並且掐著他的脖子要把他頭壓進又黑又臭的水中,戰士簡直要喘不過來了卻又不能拿刀砍了眼前這發狂的盜賊。戰士難過的露出青筋用力一踹將著了魔的盜賊踹向牆壁,盜賊一個啷蹌沒站穩撞到後面牆壁跌坐在污水中昏了過去,戰士已經稍能適應黑暗中的微光後他看看亞斯情況再左右察看了剛剛那聲音的方向,他看見前方不遠黑暗中有衣角閃過,他握緊短劍立即追上去,戰士發現自己的腳步聲在污水中濺起 嘩 的聲音可對方移動卻沒絲毫聲音,戰士越來越緊張他看著頂端接往地面的小排水孔滲進微弱的月光,前面有轉角他緩緩移動怕打草驚蛇並伸出頭查探,突然一團火球從轉角飛來他機警的迅速向後退幾步躲開火球,火球與戰士擦身而過後撞上後方不遠的牆面發出爆炸,但火花也將他袖口給燒出了洞,水道震動了一下引起地面的居名一陣騷動,托火球的光亮他看見一名黑袍的暗精靈法師,正當他跨出轉角時他又聽見法師吟唱咒語的聲音瞬間他腳下的黑水凍成冰塊讓他動彈不得,法師發出了尖銳笑聲後又隨即吟誦咒語,修恩稍微停頓一下後不加思索的的將短劍擲出,就在法師吟唱完的瞬間短劍刺穿了法師的喉嚨,火球就這樣隨著暗精靈翻白往上飄的目光射出將水道給轟出了大洞,地面塌陷震動街道上又是騷動居民紛紛出來圍觀,修恩角下的冰塊隨著施咒者死亡也恢復原先惡臭的黑水,他急忙回頭尋找亞斯但就是找不著盜賊的蹤影。

 新城區白塔內的某樓層的房間內,昏暗的燭火從門縫中搖曳著裡面有兩人正低聲的交談,其中一人穿著黑袍背對門縫讓修恩無法看清究竟誰是誰,另一人躺坐在軟椅上但可以看見一旁的角落放了一個不特大麻布袋,袋口露出了一雙還濕漉漉的靴子,角落的帽架上掛了件紅斗篷而隱約中斗篷腰間的扣環似乎被扯掉了,修恩把耳朵貼上牆壁細聽。
 「哼哼,什麼風把你給吹到這來了」其中一人不悅的說。
 「我可是帶個禮物給你呢,」黑袍法師說:「一只袋子和一隻老鼠。」法師側著臉意有所指的瞄著門外偷聽的修恩,這也讓在修恩流了一身冷汗。
 「外面的要除掉嗎」「不必了,我會自己處裡不勞您費心。」法師冷冷回答。
 「那可別忘了我們剛才的交易啊,」那人說「如果有需要請盡管吩咐。」
 「那麼到加農城晚宴務必請您賞光,」法師說「這是我們….」法師的談話被一旁麻袋的騷動聲打斷了。
 談話中袋子內的人似乎醒了過來開始蠕動並且大叫,戰士馬上便認出了袋內的聲音是亞斯,等他視線從袋子移回那兩人時另一人已經披上紅斗篷打開了房中角落的一道密門,黑袍法師立即從密門離開隨後那名剛披上紅斗篷的人走到袋旁向蠕動的麻袋惡狠狠的補上一腳後似乎滿意的點點頭後進入密門並迅速關上。兩人走後戰士隨即進入房內,取下麻袋試著喚醒盜賊他走到剛剛那兩人離開的密門他不斷檢查尋找著機關,但無論如何找就是毫無蛛絲馬跡連一點點痕跡都沒留下。

 「好痛啊!」亞斯從睡夢中驚醒並摸著瘀青的臉頰:「你怎會在這裡,我們不是在下水道嗎?」精靈看著戰士掀開被褥打算跳下床。
 「別搶我的話!」戰士不耐煩的說「下水道中你發生什麼事,怎麼會被抓進塔中。」「為了揹你出來害我被侍衛發現給趕了出來」戰士扭著拳頭指節喀喀作響。
 「你找到符號的主人沒?」亞斯插話並看著戰士。
 「沒有,塔內太多地方重建過甚至有侍衛看守我沒辦法隨意走動。」戰士搖搖頭說:「而且難得你偷到東西了(註6)。」戰士盯著亞斯的鼓鼓的口袋。
 盜賊掏出口袋的東西。「真的耶,」亞斯把玩著說「我真的不知道這玩意兒什麼時候進我口袋而且你知道的。」
 「和箱子上印記一模一樣,」戰士看著亞斯手上的扣環「誰放的,難道會是那黑袍法師?」修恩眼珠子轉著不斷思考。
 「法師會是誰?莫非是!」戰士想著。「菲莉亞!」兩人齊說道。
 「糟了!封賞儀式!我們要去加農城,」戰士站起身說:「下月的月圓是巴瑞塔矮人王親臨加農城為新領主封賞的儀式。」戰士激動的邊說邊換上盔甲。
 「儀式中牧師會一定得去幫忙主持她們肯定會去,那也代表萊娜也會出現在那,我得去警告她。」修恩肯定的說著然後轉過身把掛牆上的弓矢和匕首取下扔到盜賊面前。

 大法師不斷吟唱著神秘的咒文,地上的魔法陣燃起淡淡的藍色光芒,光芒隨著符號彎曲向液體班流動,隨著大法師的吟唱咒語速度與聲調起伏光芒更加刺眼,法師不斷的呼喚著某個名字,男孩放聲的哭喊著因為他看見魔法陣中的空氣出現兩道裂痕跟隨著法師的吶喊後緩緩張開,一雙鮮紅色的雙眼瞪視著他,男孩
只能不斷的哭泣任由哭喊聲在山洞裡迴盪,他看見他的父親嘴角冒著血泡張大雙眼的躺在血泊中,一隻巨大的爪子插入他父親的胸前並將屍體叉起不斷的甩動,然後殘破的屍體就落到男孩的身上,早已斷氣的父親忽然張開如血紅的雙眼瞪著他說「跑!快跑!」…
 「父親!!!」戰士雙手抓狂般的對著天空揮舞睡夢中口裡喃喃自語著,崎嶇不平的泥路讓馬車不斷得劇烈搖晃,精靈盜賊亞斯急忙將修恩搖醒。
 修恩突然坐起差點撞到精靈的頭。「是夢!原來只是夢。」修恩的冷汗把上衣和底下的稻草的全給弄濕了,他呆呆的看著驚訝的車伕和身旁的精靈他不知道到剛剛恐怖的一切和現在眼前一切哪樣才是真實。
 「沒事了只是夢而已」精靈說:「朋友這麼久你老是做同樣的夢,每次問你都不肯說」
 「別擔心老毛病而已」戰士打斷精靈的話:「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派洛斯也從沒告訴我真正身世他只說我是十五年前在戰爭中撿來的,當時我六歲父母都死於戰後的瘟疫而已。」戰士摸摸額頭撥弄著冷汗浸濕的頭髮。
 「我們離開瓦瑞一天了,我們要離開那時在馬廊租馬時你就昏倒了」精靈看著車伕說「好在這位老人家剛好要回伊多順道載我們一程」精靈向老車伕笑了笑。
 天色灰暗又下起綿綿細雨,一路上是一望無際的草原和小樹叢他們可以好好的休息不必太過擔心埋伏或強盜,這是科諾拉草原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是艾魯瑪國度的安諾拉城管轄區是放牧最好的地方,也是唯一不必擔心有盜匪的地方,但凡事總有例外。
 綿綿細雨有些起霧,淤 的一聲馬車在草原的一處停了下來。「馬兒累了休息一會吧我看你相當難過,」老人和藹的說「往返這幾十年了我知道這草原上有種神奇的藥草可以舒緩憂慮,我去摘草藥你可以順便來幫忙看看。」老人對著戰士招手示意後便倚著短杖一拐一拐的往樹叢去。戰士毫無疑他跟了上去,但精靈還是機警的將劍丟給修恩說:「割草用」。
 「這種天氣趕路走不了多遠的」老人倚著短杖說「你看就是這種草。」老人指著前方地上的的雜草示意要修恩去看,修恩上前蹲下拔出劍準備將草割下,然後老人突然舉起拐杖。
 「這什麼草啊?」修恩突然轉頭詢問。
 「吼,你很煩耶,托托拉拉的。」老人驚慌的握住拐杖做起運動「拔就對了。」
 「尼爾凡耶˙托托拉拉德啊,怪名字。」戰士搖搖頭無疑他仍蹲著繼續拔草。
 「阿穆尼斯˙機朗喔˙戚細」老人又舉起短杖的迅速吟誦咒語,轟一聲老人變成一隻紅眼巨大的灰熊。四處的雜草覆蓋的草地上躍出了數隻大地精留下幾個坑洞,大地精們拿著彎刀向修恩撲來這情況戰士早就料到了,他順勢用長劍一頂一隻大地精閃避不急就落在劍上,這地精看著插在自己胸口上的劍不斷噴出綠色的血液在抬頭看看戰士後就雙目翻白死了。

 幾隻大地精發現突襲不成而驚嚇的遲遲不敢動作,精靈從遠遠看到那隻大灰熊莫名奇妙的冒出來立即拿起弓矢往戰士那奔去,紅眼的巨熊大吼大地精們立即衝上去,左邊的迅速撲上來戰士立即用左手還以一個肘擊,這隻大地精嘴吐綠血露出舌頭後飛出去。巨熊不等其他地精出手便一掌從戰士頭上揮下去,戰士雙手舉起立即用劍身擋了下來但無法撥開只能任熊掌壓制在劍上,戰士兩旁的大地精見狀紛紛舉刀往戰士撲來,「咻-咻-」兩聲左右各一隻腦門上各插了根箭倒了下來,剩下兩隻地精無心再戰立即逃走,巨熊憤怒的看著精靈破壞了他得計畫後嘶吼一聲用另外一隻熊掌將戰士重重的打倒在地,「是獸化師,不是真熊」戰士痛苦著說警告同伴,可惜精靈似乎沒聽見。
 巨熊轉撲向精靈只見精靈很靈巧的從巨熊的右側縫隙迴避跳開後拉起弓向熊脊椎骨射上一箭,這一箭讓巨熊痛的無法站直精靈又順勢拉起弓弩,不料巨熊迅速的轉過身用左掌反擊但只擦到精靈持弓的手,但還是讓精靈痛的跪了下來,巨熊剛剛的痛苦不過是裝出來的是為了要誘騙弓箭手露出破綻,巨熊在伸出肥壯熊掌要給精靈最後一擊,躺在熊旁的戰士立即站起身全力將劍插入熊的腰部後拔出,一陣淒厲的嘶吼聲漸漸由雄的聲音轉為人類的叫聲,雄的身體也變回人類倒地不起,戰士擦拭著拔劍時所沾上的血,他扶起精靈回馬車之後綿綿細雨轉為滂沱大雨,豆珠大的雨滴打戰士的肩甲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兩人頓時不知為何哈哈大笑起來,戰士拿起馬鞭 恰 的催趕馬兒上路後中一路向伊多疾馳而去。

註1:聖殿峰有諸神的神殿因此被米斯聖城所環繞,在隕石及落時魔法之力保護了聖殿峰但確保不了周圍的城市,最後周圍成了現在的加蘭農大陸的內海,而聖殿峰成了孤島。
註2:是神諭之石諸神之力是封印之石,
註3:傭兵派洛斯是修恩的養父,在卡洛斯山谷救了當時年僅6歲的修恩。
註4:相當博學的老巫師是巫師之首也是修恩的老師。
註5:高明的冒險者、盜賊或遊俠是不會完全去相信地圖的,不論它安不安全。
註6:虧他是盜賊,我這外行人可以說偷東西連我阿嬤也比亞斯強。
grayduck ( 老手新玩 )
Lv. 17 | 文章數:687 | 推薦數:37 | 被推數:791 #2. 2007-02-20 21:28:49
佳文共賞
轉貼來的
某日看電視 講題內容是最有 效率的潛能開發。我是從中間看的,這位教授問現場觀眾三個非常好的問題,第一個問 題是「你想要活到幾歲?」然後把答案寫下來。 
第二個問題是:「 你現在幾歲?」,也把答案寫下來。然後把第一個答案減去第二個答案,這個數字就是 你還有幾歲可以活。這雖是一個簡單的數學,但是重點是他的問法。 
接著教授問,「還 有六十年可以活的人舉手」,現場有不少人舉手,「還有五十年可以活的人舉手?」, 我心裡暗暗吃驚,因為照這種算法我只剩三十五年可活,跟現場的人比起來求生意志是 最低的了。 
教授就這樣一路問下來,一直問到 ” 只剩” 十年可活時,現場只剩下一位先生了,教授笑笑的恭喜他:「你是第一名喔! 」哇,這重點在於你自己的選擇。 
你如果”想要 ” 活到一百歲, 你該怎麼做?該不該一大早起來做運動?該不該注重養生保健? 
如果只剩十年可活 你想怎麼活?還會這麼執著於這些身外之事嗎?還會亂發脾氣看不開心嗎?如果早知自 己的死期,是否會改變自己的人生觀?大家都不願意老,但是歲月不饒人,時間還是無 情的消逝。 
教授接著說,一般 人的一生不外乎有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學習階段,第二個階段是工作階段,第三個 階段是退休後享受人生階段。 
他問現場的人想不 想趕快退休?現場大家都迫不及待想趕快退休。教授又問,退休之後要做甚麼? 
有人回答去旅行, 環遊世界;也有人答說做義工、志工。教授提到,有很多人拼命賺錢,以為等到賺到幾 千萬後退休後再來好好享受人生,結果一朝檢查出來得到不治之症,甚麼都沒有享受就 不甘心的離開了。也有人退休後天天出國旅行,玩了一陣子之後又覺得人生失去了目標 ,好像一直玩樂也欠缺一點甚麼。那麼應該要怎樣來面對人生呢? 
他提出了 「一日一生」的觀念。 
也就是每天都要學習,保持學習的動力;每天 都要工作,維持生活的目標;每天都要享受人生,而不是等到退休之後才來享受人生。 我聽到這裡,覺得很有道理。當一個人不想學習新的事務時,就是心態老化的開始。當 工作已經熟練,沒有甚麼人生目標時工作就提不起勁。常常樂於學習新的事務,時時訂 定一個小目標,或者用某件工作或任務當作一個指標,激勵自己完成目。我也從當天開 始就來享受人生,做幾件自己最快樂的事,每天都享受人生,即使明天就走也沒有遺憾 。 
教授舉了一個例子 ,他的父親是小學校長退休,退休之後了無生趣,每天就是等死。他鼓勵他父親和母親 來聽他兩天的演講活動,聽完之後他父親講了一句話,讓他和他母親感動到流眼淚。他 父親說:「我要活到一百歲。」接著問他母親說:「妳每天幾點起床?」因為他母親每 天清晨五點半就起床做運動,而他父親則是睡到自醒,所以雖是一起生活了這多年卻完 全不知枕邊人何時起床。第三句話則問他母親說「存款還有多少?」因為他父親從不管 錢,薪水完全交由老婆處理。他父親決心開始為自己以後的三十年好好健康的活著,好 好的享受人生。他母親很高興,幾十年嘮叨竟然比不上兒子的幾句話有效。 
所以,朋友們,馬 上行動吧,每天都要找時間給自己一些小快樂,好好享受人生,像我預定 七月五日 要和學校同事一起去登玉山,這些日 子就開始游泳慢跑健身培養體力,我把這件事當成一個指標,督促我自己要維持最佳的體能狀態 ;說實在的我蠻感謝這位提議要去登玉山的同事,因為我的生 活作息改變了,讓我下定決心 堅持運動 ,而這份挑戰讓平淡的生活多了一些期待 。   
 

 

--------------------------------------------------------------------------------

 
分享給我的朋友 
 
來源IP:61.224.173.* /
簽名檔
每位每月捐助 300 元可協助認養業務,代墊中斷的 扶助金及推展各項兒童福利 服務。[url= http://www.ccf.org.tw/index2.html] 家扶基金會〔/url]
每個月只要捐款700元,就可以幫助一名發展中國家的貧苦兒童,獲得生命轉變的希望 http://sponsorship.worldvision.org.tw/default.aspx?PID=sponsorchild
1日捐 聯合勸募 http://www.unitedway.org.tw/index.asp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