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玩家必備三國遊戲!爭霸整個蠻荒世界!劍雨逍遙h5 今日開服《勇者鬥惡龍》 全新戰棋手遊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20週年徽章
Lv. 21 | 文章數:1077 | 推薦數:7 | 被推數:52 #1. 2010-02-05 14:20:35
寫在前面:

巫妖王的隕落已經上線了,而且已經有公會將其推到,暫且不論是否合法,我們今天只是講這個人物。
那麼好,言歸正傳,在這個巫妖王被推到的日子里,我們來回顧一下巫妖王是如何崛起的吧,我個人非常喜歡這個故事,也感謝原作者能給我們這樣好的故事!

相信有很多網友跟我一樣已經看過這篇作品了,那麼跟我重溫好了,沒看過的網友們,你們幸福咯~:)

以下部份均為原作者創作的內容,敬請收看:

阿爾薩斯:巫妖王的崛起
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

作者:克利斯蒂·高登
翻譯:Missforsaken





小說講述了人類王子阿爾薩斯的悲情故事,阿爾薩斯是一個“阿納金/黑武士”式的人物,他原本是洛丹倫王國的王子,為了保衛家園和人民,復仇心切的他拿起了受到詛咒的劍——霜之哀傷,從而獲得了擊敗敵人的強大力量,但也因此失去靈魂而墮落,最終與巫妖王合二為一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20週年徽章
Lv. 21 | 文章數:1077 | 推薦數:7 | 被推數:52 #2. 2010-02-05 14:21:38
第一部分:金色少年
第一章

  “抓住她的頭;就是這樣,小夥子!”

  母馬翻著白眼、嘶鳴著,白色皮毛被汗水濡成了灰色。阿爾薩斯?米奈希爾王子,國王泰瑞納斯?米奈希爾的獨子,王國的繼承人,正緊緊抓著馬嚼子,輕聲安撫著她。

  母馬猛力拗著頭,幾乎把這個9歲的小男孩拽翻。“嘿,亮鬃,”阿爾薩斯說,“放鬆點姑娘,沒事的,什麼都不用擔心。”

  喬羅姆?巴爾尼爾樂了:“要是馬駒這麼大的東西從你身體裏出來,我很懷疑你會不會這麼覺得呢,小夥子。”

  蹲在父親和王子旁邊的約瑞姆大笑,阿爾薩斯也跟著咯咯笑起來,亮鬃濕熱的唾沫落到腿上也渾然不覺。

  “姑娘,再加把勁兒”,巴爾尼爾鼓勵道,一隻小馬駒正準備開始它在這個世界上的旅程。

  阿爾薩斯本來不該在這兒。不過不上課的時候他時常溜到這位以精于養馬著稱的巴爾尼爾的農莊,看馬,找朋友約瑞姆玩耍。兩個孩子都知道,馬夫的兒子不是一個王子的“合適”夥伴,即使他父親是御用馬夫——他們也不在乎,大人們也沒有試圖阻止這份友誼。所以阿爾薩斯可以在這兒和約瑞姆一塊兒築碉堡、丟雪球、玩兵匪遊戲,被喬羅姆叫來觀看生命的奇跡。

  老實說,這個“生命的奇跡”很有點反胃,阿爾薩斯不禁想,他從來不知道會有這麼多……“咕咕”聲參與這個“奇跡”。亮鬃又開始呻吟嘶鳴,腿挺得僵直,這時隨著一陣泥漿攪動的聲音,她的寶寶降臨人世。

  她的大腦袋重重的耷到阿爾薩斯的腿上,闔了一會眼,胸腔還在嘶嘶的劇烈喘息。男孩微笑著,輕撫這匹粗壯的母馬,看向那兩父子照顧馬駒的地方。這個時節馬棚裏冷得很,蒸氣從馬駒濕熱的身體上升起。父子倆用毛巾和乾草拭去它身上遺留的覆膜,阿爾薩斯覺得臉上的笑容綻放了。

  灰色的小馬駒還是濕漉漉的,大大的眼睛,長腿絞結著,在昏暗的馬燈下眨著眼睛四處張望。阿爾薩斯的視線被那雙棕色的大眼鎖住了。你真美,阿爾薩斯心說,幾乎有一會兒停止呼吸。他這才發現,傳說中的“生命的奇跡”真的很神奇。

  亮鬃開始努力站起來。阿爾薩斯跳起來貼緊馬棚的木頭牆,好讓這個大傢伙轉身的時候不至於擠扁他。母親和新生兒嗅了嗅彼此,然後亮鬃用她的長舌頭給她兒子洗澡。

  “呃,小夥子,你打扮得不怎麼好呐,”喬羅姆說。

  阿爾薩斯低頭一看,嚇了一跳,原來身上蓋滿了馬的唾液和糞便。他聳聳肩。“看樣子我回宮的路上得到雪堆裏滾滾,”他調皮的笑著。略微醒醒神後說,“沒事,我都9歲了,不是個小孩子了,我想去哪就——”

  外面一陣雞飛狗跳,傳來一個男子洪鐘般的嗓音,阿爾薩斯臉一沉,連忙擺正小肩膀,徒勞的企圖拂去身上的稻草,然後大部走出馬廄。

  “烏瑟爾爵士”,他竭力以王儲的腔調說,“這些人對我很好,不要去踐踏他們的家禽,我會感激你的。”

  也別踩到人家的金魚草圃,他心想,一邊瞥過白雪覆蓋的培土堆,那些欲放的花兒是維拉?巴爾尼爾的快樂和驕傲,它們再過幾個月就要盛開了。他聽到喬羅姆和約瑞姆跟著他出了馬廄,但沒有回頭,而是問候騎著馬的騎士,他穿著——

“戰甲!”阿爾薩斯倒吸一口涼氣,“出什麼事了?”

  “我路上會解釋,”烏瑟爾嚴肅的說,“我會派人回來取你的馬,阿爾薩斯王子。堅定載兩個人也比它快。”他彎下腰,一隻大手握住阿爾薩斯的手臂把他提到身前,仿佛他沒有重量似的。維拉已經聽到了馬蹄聲,從屋裏出來,鼻子上還沾著麵粉。她瞪大了藍眼睛,擔憂的看著她丈夫。烏瑟爾禮貌的朝她致意。

  “我們遲些會談談,女士。”烏瑟爾說。他用戴著鎖甲手套的手碰額敬了個禮,然後策馬出發,他的坐騎——“堅定”——和它的騎手一樣全副武裝。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20週年徽章
Lv. 21 | 文章數:1077 | 推薦數:7 | 被推數:52 #3. 2010-02-05 14:22:06
  烏瑟爾的臂膀像鋼鐵一樣環抱著阿爾薩斯。恐懼在男孩心裏滋長,但他將它強壓下去,推開烏瑟爾的手臂。“我知道怎麼騎馬,”他說,急切掩蓋了擔憂,“告訴我出什麼事了。”

  “從南岸來了個信差,他帶來了壞消息。幾天前上百艘暴風城的難民船在我們這兒靠岸,”烏瑟爾說。他沒有挪開他的手。阿爾薩斯放棄了掙脫,抬頭仔細聽著,他海藍色的眼睛大大的瞪著烏瑟爾嚴峻的臉。“暴風城淪陷了。”

  “什麼?暴風城?怎麼會的?被誰攻陷的?什麼——”

  “我們很快就會全知道了。暴風城的前護國者,安度因?洛薩大人帶來了倖存者,包括瓦里安王子在內。他、瓦里安王子和其他人過幾天會到都城。洛薩提醒我們他帶來了緊急警報——顯然,既然連暴風城都被毀了。我被派來找你回去。這個時候你可沒工夫跟鄉下平民們玩。”

  阿爾薩斯震驚的轉回前方,雙手緊緊抓住堅定的鬃毛。暴風城!他從沒到過那兒,但是聽過很多關於她的傳說。那是個強大的所在,有著雄偉的石牆和美麗的建築。她被刻意建得非常堅固,以抵禦狂烈的強風,暴風城因此而得名。想想連她都會淪陷——誰,或者什麼東西能強大到摧毀這樣一個城市?

  “他們帶來了多少人?”他大聲問,以免被戰鼓般的馬蹄聲淹沒,然而他的音量超過了預期。

  “還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個小數目。信差說所有的倖存者都來了。”

  倖存於什麼?

  “還有瓦里安王子?”他聽說過瓦里安無數次,當然,就像他知道所有鄰國的國王、王后、王子和公主一樣。突然他睜大了眼,烏瑟爾提到了瓦里安——但沒有提到王子的父親,萊恩國王——

  “很快就是瓦里安國王了。萊恩國王和暴風城同隕落了。”

  這一個悲慘的消息比上千人突然無家可歸更打擊阿爾薩斯。他自己的家庭很親近——他,姐姐卡莉婭、母親萊安妮王后,當然還有泰瑞納斯國王。他見過其他統治者如何與家人相處,知道自己的家庭是最親近的。當你失去你的城市、你的生活、還有你的父王——

  “可憐的瓦里安“,他說,同情的眼淚湧上雙眼。

  烏瑟爾尷尬的拍拍他的肩膀。“是啊,”他說,“對那孩子來說是黑暗的日子啊。”

  阿爾薩斯突然打了個冷戰,不是因為冬日的寒意。這個美麗的下午藍天明媚,雪丘柔和蜿蜒,在他眼裏卻突然變得陰暗一片。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20週年徽章
Lv. 21 | 文章數:1077 | 推薦數:7 | 被推數:52 #4. 2010-02-05 14:22:44
  幾天後,阿爾薩斯在城牆上拜訪衛兵法爾裏克,還遞給他一杯熱氣騰騰的茶。這對阿爾薩斯來說跟拜訪巴爾尼爾家、洗衣女傭、鐵匠等所有王城的下人一樣沒什麼大不了。而泰瑞納斯總是唉聲歎氣,但就阿爾薩斯所知,沒有人因為跟他說話而被處罰,他有時候猜父王其實私下裏是贊成的。

  法爾裏克帶著由衷的敬意,感激的微笑著深深鞠躬,並脫掉手甲讓茶杯暖暖手。風雪將至,天色蒼灰,不過暫時還是清朗一片。阿爾薩斯靠在城垛上,下巴枕著手臂,目光越過提瑞斯法起伏的丘陵,眺望從銀松森林到南岸的道路,安度因•洛薩、法師卡德加和瓦里安王子將經此來到。

  “看到他們了嗎?”

  “沒呢,殿下”,法爾裏克答道,啜了口熱茶。“今天明天後天都有可能。如果殿下您要看到的話,恐怕要等上好一陣子。”

  阿爾薩斯沖他眨眼一笑。“總比上課好,”他說。“這個,殿下,您比我更明白,”法爾裏克說了句官話,很明顯在努力忍住壞笑。衛兵繼續喝茶,阿爾薩斯唉了口氣,望回那條他看了幾百次的路。這事一開始很讓人興奮,但現在他開始覺得無聊。他想回去看看亮鬃的小馬駒怎樣了,盤算著怎樣才能溜出去幾個小時而不被人惦記。法爾裏克是對的,洛薩和瓦里安離這兒可能還有幾天路程呢,如果——

  阿爾薩斯眨眨眼,慢慢把下巴從手臂上抬起,眯起眼。

  “他們來了!”他指點著大叫。

  法爾裏克立刻忘了那杯茶,出現在阿爾薩斯旁邊。他點點頭。

  “好眼力,阿爾薩斯王子!馬文!”他吼道。另一個士兵醒過神來。“去告訴國王陛下洛薩和瓦里安近了。大概一個時辰就到。”

  “是,隊長,”年輕的士兵敬禮道。

  “我去!我去!”阿爾薩斯說著已經動起來。馬文遲疑的瞥回長官,但是阿爾薩斯一心要超過他。他沖下臺階,踩到了滑溜的冰,餘下的路幾乎是跳著下去的,接著跑過庭院,到達王座廳時甚至因為急刹而滑倒,他也幾乎忘了注意形象。今天是泰瑞納斯接見民眾代表的日子,他聽取他們的聲音,盡力幫助他們。

  阿爾薩斯翻過他漂亮的刺繡符文紅披風的兜帽,深深的吸口氣,然後緩緩呼出,任一縷白霧散開,然後朝門前的兩個衛兵點頭致意,衛兵俐落的敬禮,轉身替他推開門。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20週年徽章
Lv. 21 | 文章數:1077 | 推薦數:7 | 被推數:52 #6. 2010-02-05 14:24:23
  一個小時之後,阿爾薩斯•米奈希爾坐在俯瞰王座廳的樓坐裏偷偷壞笑;他身材還夠小巧,如果有人伸腦袋進來,可以藏到椅子底下。不過他有點忐忑不安,再過一兩年就藏不進去啦。

  但是一兩年以後,父王肯定會明白我夠格出席這樣的場面了,那我就不用再躲起來。

  這麼想著,阿爾薩斯又愉快起來,他卷起斗篷當作枕頭,火盆、火把,還有人們的體溫把房間弄得熱烘烘的,暖意和嗡嗡的低語使他昏昏欲睡

  “陛下。”

  一個洪亮有力的聲音驚醒了他。

  “我是安度因•洛薩,暴風城的騎士。”

  他們在這兒!安度因•洛薩爵士,暴風城前護國者…… 阿爾薩斯從椅子底下鑽出來,小心的藏到廂房的簾子後面向下窺視。

  看到洛薩阿爾薩斯不禁想,全身每一寸都透著地道的勇士氣息呢,高大威猛,穿著全副重甲毫不費力,似乎習以為常。他有著濃密的短須,頭卻幾乎全禿了,僅剩的頭髮在腦後綁成個馬尾。在他旁邊,站著個穿紫袍子的老頭。

阿爾薩斯的目光落在一個男孩身上,那想必就是瓦里安王子。他高高瘦瘦,但肩膀寬闊,照骨架看將來也會長成一個壯漢,不過此刻卻是蒼白疲憊。眼前的男孩使阿爾薩斯的心頭緊縮,他只比自己大幾歲,看上去那麼孤單迷茫,驚魂未定。當被引見時,瓦里安強打精神,禮貌的給予簡短問候。好在泰瑞納斯是安撫人的老手,他立刻遣散了眾人,只留下幾個侍者和衛兵,並走下王座問候來者。

  “請坐,”他說,一邊有意歇在王座下的臺階上,而沒有回到高貴的王座,並以像父親似的拉瓦里安坐來身邊,看到這個,阿爾薩斯欣慰的笑了。

  藏身於此,年輕的洛丹倫王子所見所聞一清二楚,但傳到耳中的談話內容卻顯得那麼天馬行空,如同夢幻。然而當他察言觀色,——一個是暴風城最強大的戰士,一個是偉大領土的未來國王——瓦里安毫無血色的面孔讓他毛骨悚然的意識到,他們可不是在講神話。一切都真實得要命,而且異常恐怖。

  人們提到一種叫做“獸人"的生物正在侵襲艾澤拉斯,它們身形巨大,青面獠牙,而且嗜血如命。它們形成的“部落”猶如不可遏止的潮水——“足以覆蓋整個大地,”洛薩陰沉的說。就是這些怪物襲擊了暴風城,把居民變成了難民——或者屍體。

  會議因某個廷臣的質疑而升溫,他明顯不相信洛薩,後者幾乎因此而發火,好在泰瑞納斯化解了僵局,並宣佈結束會談。“我會召集鄰國的君主們,”他說,“這事對我們所有人都生死攸關。殿下,我向您提供住所和庇護,您需要多久就多久。”

  阿爾薩斯滿意的笑了。瓦里安會留在王宮裏,和他一起。有個貴族男孩當玩伴挺不錯的。他和大他兩歲的卡莉婭處得很好,但她怎麼說都是個女孩。他也喜歡約瑞姆,可他們一起玩的機會有限。現在有了同為王室血脈的瓦里安,他們可以練習打鬥,一起騎馬,一起探險——

  “您是說我們要準備打仗。”父親的話生生打斷了他的憧憬,使他的情緒又低落下來。

  “是的,”洛薩答道。“這場戰爭關係到人類的存亡。”

  阿爾薩斯用力吞吞口水,他悄悄的離開了樓座,跟來時一樣輕手輕腳。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20週年徽章
Lv. 21 | 文章數:1077 | 推薦數:7 | 被推數:52 #12. 2010-02-05 14:27:34
  儀式一結束,本來就靠近大門的阿爾薩斯第一個踏出門外。穆拉丁和托爾貝恩也是第一批出來的,倆人都帶著松了一口氣的表情。泰瑞納斯、烏瑟爾、萊安妮、卡莉亞和吉安娜跟在後面。

  他的姐姐和普勞德摩爾姑娘都是金髮,都苗條,但相似性僅此而已。卡莉亞骨骼纖細,面容好像古畫中的人物那樣蒼白而柔和。吉安娜卻有著明亮的眼睛和充滿活力的微笑,看她的舉手投足,像是經常騎馬遠足的人。這女孩一定把很多時間都花在戶外,因為她的臉明顯是曬黑的,鼻子上還有少許曬斑。

  阿爾薩斯斷定,她就是那種不介意雪球砸到臉上,熱天肯去游泳的女孩,跟他姐姐不一樣。他可以找她一塊玩兒。

  “阿爾薩斯——跟裏侃侃,”一個粗裏粗氣的聲音說。阿爾薩斯轉過頭,只見大使大人仰頭看著他。

  “當然可以,爵士,”阿爾薩斯答道,心裏卻很掃興。他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找新朋友聊聊——他已經可以肯定他們一定會相處得非常好。——但穆拉丁插進來,估計是想為之前在軍械庫那尷尬的一幕而責備他。還好這個矮子至少知道走遠一點再說這事。

 矮人回過頭面對王子,一邊用粗短的手指鉤著他的腰帶,粗糙的臉皺成一團,貌似若有所思。“小子,”他說,“我直話直說。裏耍劍的架勢一塌子糊塗。”

  阿爾薩斯感到血又沖到了臉上。“我知道,”他說,“但父王——”

  “裏爹腦子裏一堆四,別給他添麻煩。”

  咳,他到底想說什麼?“好吧,可我不太擅長教自己打鬥呢。您都看到了。”

  “我行,要是裏想學,我來教你。”

  “你——你會的嗎?”阿爾薩斯一開始不敢相信,但接著興奮不已。矮人們一向以勇猛善戰著稱,不過阿爾薩斯不知道穆拉丁會不會還要教他怎麼抓穩啤酒瓶,這是矮人的另一個著名特長,不過他決定還是不問的好。

  “對,我沒講我會的嗎?我跟裏爹講了,他很贊成。這事擱得太久。但是醜話說在前頭,我不理什麼藉口。我會狠狠督促裏,要是哪天我跟自己說,‘穆拉丁,你在浪費時間,’我就不幹了。同意不,小孩?”

  想到一個比他矮這麼多的傢伙還叫他小孩……阿爾薩斯竭力把嗓子眼裏不合適的笑聲硬吞回去。“好的,爵士,”他熱誠的說。穆拉丁點點頭,伸出硬邦邦的大手,阿爾薩斯握住,開心的笑著瞟了眼父王,他和烏瑟爾談得正投入。倆人同時轉身看著他,都眯著探詢的眼睛,阿爾薩斯心裏歎了口氣,他們總是這麼看我。找吉安娜玩兒的事就算了——在她離開前他恐怕連再見她一次的時間都沒有了。

  他轉身觀察卡莉亞他們,公主摟著那小一點的女孩的肩膀,拖著她出了房間。但在離去之前,普勞德摩爾上將的女兒轉過她金色的小腦袋,正好迎上阿爾薩斯的注視,她朝他露出微笑。

  (第二章完)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20週年徽章
Lv. 21 | 文章數:1077 | 推薦數:7 | 被推數:52 #15. 2010-02-05 14:29:22
  他們悄悄的快速跑過去。途中阿爾薩斯摁住吉安娜,等哨塔上的衛兵移開視線,再示意她跟上。倆人向前奔跑,一邊抓住兜帽以免露出頭髮。很快他們就到達了營地的圍牆。

  營地簡陋但夠用。它整個都是用木頭搭建的,幾乎就是捆成一圈的原木,只是頂端被削尖了,並且深深的紮進地裏。“圍牆”的縫隙很多,足夠好奇的男孩和女孩向裏窺視。

  一開始看不大清楚,只有些巨大的輪廓在邊上。阿爾薩斯扭頭細看,他們果然是獸人沒錯。他們有的裹著毛毯蜷在地上,有的毫無目的的走來走去,就像籠子裏的野獸,卻又不像困獸那樣有著對自由的渴望。對面的一夥看上去像一家人——一男一女,還有個小獸人。女的那個瘦小一些,胸前抱著個什麼,阿爾薩斯發現那是個嬰兒。

“噢,”吉安娜耳語道,“他們看上去……好難過。”

  阿爾薩斯哼了一聲,不過很快就想起要保持安靜。他飛快的瞟了一眼哨塔,還好衛兵什麼都沒聽到。“難過?吉安娜,這些野獸毀了暴風城。他們還想滅絕人類呢。聖光在上,他們殺了你哥哥,別為他們浪費你的同情心了。”

  “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以前不知道他們也有孩子。”吉安娜說,“你看到那個抱著寶寶的了嗎?”

  “好吧他們當然會有孩子,連老鼠都有孩子,”阿爾薩斯說。他有點惱火,不過他事先就應該想到一個十一歲的女孩會有這樣的反應。

  “他們看上去沒什麼害處了。你覺得他們真的屬於這兒嗎?”她把臉轉向阿爾薩斯,詢問他的意見,月光下她的面孔雪白。“把他們關在這兒也挺費錢,也許可以釋放他們。”

  “吉安娜,”他儘量柔聲說,“他們是殺人犯。儘管他們現在看起來無精打采,誰能保證他們被釋放以後會怎麼樣呢?”

  她在黑暗裏輕輕歎口氣,沒有回答。阿爾薩斯搖搖頭,他見的夠多了——巡邏的快回來了。“準備好回去了嗎?”

  她點點頭,走開幾步,跟在他身後快步跑向小丘。阿爾薩斯向後一瞥,看見哨兵開始轉身。他撲向吉安娜,抱住她的腰部把她摁倒在地上,自己也跟著重重摔倒在一邊。“別動,”他說,“哨兵正在看著我們!”

  儘管摔得很重,吉安娜還是聰明的立刻保持不動。阿爾薩斯把臉藏在陰影裏,小心翼翼的轉頭看那個哨兵。這麼遠的距離他看不清對方的臉,只能見到那人的姿勢也是樣的百無聊賴。阿爾薩斯的心狂跳了好一會,哨兵終於把臉轉開。

  “剛才很對不起,”阿爾薩斯道歉,一邊扶吉安娜起身。“你還好嗎?”

  “還好,”吉安娜答道,朝他露齒而笑。

  很快他們就回到了露營的地方。阿爾薩斯抬頭看著星星,感到十分滿足。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20週年徽章
Lv. 21 | 文章數:1077 | 推薦數:7 | 被推數:52 #16. 2010-02-05 14:31:45
  第二天晌午,他們到達了達拉然。阿爾薩斯儘管多次聽說這裏,但從沒來過。法師們神秘而低調——很強大,但是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總是明哲保身。阿爾薩斯還記得卡德加曾陪同安度因•洛薩和瓦里安•烏瑞恩王子——現在是國王了——來警告泰瑞納斯關於獸人的威脅。他的在場使安度因的陳述顯得更有分量,更可信。因為肯瑞托的法師一般不會捲入尋常政事。

  他們也沒興趣邀請王宮貴族來訪。阿爾薩斯和他的隨從們之所以被許可進入,只是因為吉安娜要來學習。達拉然非常美麗,甚至比洛丹倫都城跟輝煌。正如一個根生於魔法的城市應有的那樣,它看起來乾淨明亮得非同尋常。幾座雅致的尖塔高聳入雲,它們的基座由白色的石頭築成,紫羅蘭色的尖頂上環繞著金邊。有一些附有懸空的巨石,在塔周圍舞動。另一些有著彩色玻璃的窗子,反射著陽光。花園百花盛開,神奇的野花吐出濃烈的芳香,阿爾薩斯幾乎眩暈。也可能這香味也是魔法造的。
走進達拉然,他感到自己又平凡又邋遢,早知道昨晚就不睡在外面了。如果他們在安伯米爾過夜,至少他可以洗個澡。不過那樣的話,他和吉安娜就不可能有機會去偵察收容所了。他瞥了瞥同伴。她的藍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滿了敬畏和興奮,嘴唇微啟。她轉向阿爾薩斯,露出微笑。

  “能在這裏學習不是很幸運嗎?”

  “當然,”他答道,為她而微笑。她來到這兒就像沙漠的魚兒回歸大海,但他覺得自己……多餘。他明顯不像吉安娜那樣有著魔法親和力。

  “他們告訴我這裏一般不歡迎外人,我覺得這真不幸。”她說。“如果能再見到你就好了。”

  她臉頰緋紅,有那麼一會兒,阿爾薩斯忘了這座城市的排外,打心裏同意,如果能在見到吉安娜•普勞德摩爾小姐就太好了。”

  真的會非常好。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20週年徽章
Lv. 21 | 文章數:1077 | 推薦數:7 | 被推數:52 #19. 2010-02-05 14:33:09
  他沒有回答,而是幾乎狂奔著穿過王宮來到馬廄,不等馬夫過來便給不敗裝上鞍具,他知道這只是短暫的逃避,可他只有十四歲,短暫的逃避也是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他低伏在不敗背上,雄馬飛馳著,肌腱光滑,身姿優雅,白色的馬鬃抽打著阿爾薩斯的面頰。笑容在他臉上舒展開來。沒有什麼比這樣飛馳更能讓他快樂,他們兩個合二為一,成為耀眼的一個整體。他曾經苦悶的忍受著對耐心的考驗,等了那麼久才能騎上這匹他親眼見證了誕生的駿馬,但那值得。他們真是完美的組合。不敗不會想從他那裏得到任何東西,也不會要求他什麼,它似乎只希望能被放出馬廄,正如阿爾薩斯盼望擺脫王家的藩籬。現在他們正在這樣做。

  這時他們開始阿爾薩斯最喜歡的環節,跳躍。都城東邊,靠近巴爾尼爾農場有一片小丘。不敗奔騰著,重蹄激起塵土飛揚。它風馳電掣,如履平地般飛身躍上山崖,然後在狹徑上旋身,激起碎石無數。人和馬的心臟都因興奮而狂跳。阿爾薩斯把韁繩帶向左邊,走上一座堤壩——這是去巴爾尼爾家的捷徑。不敗沒有猶疑,阿爾薩斯第一次叫它跳躍時,它也沒有。它抖擻全力,向前飛射而出,在那榮耀的,心跳停止的一瞬間,駿馬和騎手騰入空中,接著他們穩穩的著陸在柔軟而春意盎然的草地上,隨即又再次離地而起。

  所向無敵。

  (第三章完)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20週年徽章
Lv. 21 | 文章數:1077 | 推薦數:7 | 被推數:52 #20. 2010-02-05 14:33:59
第四章:

  “殿下,您可以看到,”艾德拉斯•布萊克摩爾中將說,“稅收都用得是地方。我們對這些設施的運營慎之又慎,治安嚴密到在這裏開角鬥會都不怕。”

  “我聽說過,”阿爾薩斯答道,此時他正在收容營地指揮官的陪同下進行視察。敦霍爾德本身並不是收容所,而是所有收容所的神經中樞,它規模龐大,而且正被節日氣氛所圍繞。這是個舒爽明亮的秋日,在微風的鼓動下,飄揚在要塞上方的藍白色條幅獵獵有聲。他們漫步在城牆上,風吹亂了布萊克摩爾的鴉色長髮,拉扯著阿爾薩斯的斗篷。

  “您還會親眼看到,”布萊克摩爾保證,一邊咧嘴朝他的王子殿下討好的笑。

  突擊視察是阿爾薩斯的主意。泰瑞納斯為此而讚揚了他的主動精神和同情心。“這是必須做的,父王,”阿爾薩斯說,而且他的本意大體上確實如此,儘管還有個私人理由。他提議這次視察,也是為了滿足自己對中將的獸人寵物的好奇心。“我們必須確保錢都花在營地上,而沒有落入布萊克摩爾的腰包。我們還可以查明他對角鬥士是否管理得當——並且,要確定他沒有走他父親的老路。”

  布萊克摩爾的父親,艾德林恩•布萊克摩爾上將是個臭名遠揚的叛徒,他因出賣王國機密而被判罪。儘管他的罪行發生在很久以前,那時他兒子還只是個小孩,但這個污點伴隨了艾德拉斯的整個軍旅生涯。現在這個布萊克摩爾之所以軍銜得以提升,完全是靠勝仗和對獸人的殘暴。阿爾薩斯能嗅到此人呼出的酒精味,即使現在還是早晨。他懷疑這個小情報對於泰瑞納斯已經不是新聞,不過他還是得把這事說給父王聽。

  “我盼著看今天的比賽呐,”他說。“能看到你的薩爾上場嗎?我聽到過不少關於他的傳聞。”

  布萊克摩爾狡猾的一笑,一口白牙從整齊的山羊鬍子下露出來。“今天本來沒有安排薩爾出場,但為了王子殿下您,我會給他配上我能找到的最厲害的對手。”

  兩個小時之後,巡查結束。阿爾薩斯和布萊克摩爾以及一位年輕的朗斯頓爵士享用了一頓美味的午餐。布萊克摩爾稱年輕人為自己的“被保護人”。朗斯頓柔嫩的手和怠惰的神情,讓阿爾薩斯感到本能的厭惡,至少布萊克摩爾的頭銜是在戰場上打拼出來的,而這個男孩卻是坐享其成。——儘管朗斯頓實際上比十七歲的阿爾薩斯年長,但他就是把前者看做男孩。

  好吧,我自己也是,他想,不過他知道一個國王將要做出什麼樣的犧牲。而朗斯頓看起來對於他這輩子能遇到的任何好東西都不會節制。他現在就沒有節制,大嚼著最精挑細選的肉和最酥軟的糕點,灌進一杯又一杯紅酒。相反的,布萊克摩爾吃得很少,但他喝了更多酒。

  阿爾薩斯徹底討厭起這兩個人是在他們的女僕進來之後,布萊克摩爾帶著一副主子的神氣,隨意對她上下其手。這個女孩一頭金髮,穿著樸素,臉龐有著那種天生麗質的美,她微笑著,似乎樂在其中,但阿爾薩斯在她的藍眼睛裏捕捉到了一絲不悅。

  女孩收拾盤子的時候,布萊克摩爾說,“這是泰蕾莎•福克斯頓,”一隻手還在她的臂上摩挲。“她是我管家塔密斯的女兒,遲些您就會見到他。”

  阿爾薩斯對女孩報以他最動人的微笑。她有點讓他想起吉安娜——頭髮在陽光下生輝,皮膚有些曬黑。泰蕾莎很快的回了一個微笑,然後故作端莊的看向別處,收拾好盤子,匆匆行了個屈膝禮便離開。

  “你很快也會有一個的,小夥子”布萊克摩爾笑道。阿爾薩斯開始沒領會到他的意思,接著眨了眨眼,露出驚愕的表情。另外兩個男人捧腹大笑,然後布萊克摩爾舉杯。

  “敬金髮女孩們,”他帶著公貓哼哼般的腔調說。阿爾薩斯轉頭看看泰蕾莎,腦子裏卻想著吉安娜,他勉強的舉起酒杯。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