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蹤覓跡,蓄勢待發!三國題材萌系畫風的卡牌遊戲《棕色塵埃》送滿星滿級六魔群雄爭霸 我的三國我做主!
marcodohan ( DOHAN )
家族板板主gamebook開站活動紀念徽章基地13週年慶紀念徽章網頁遊戲控基地10週年慶紀念徽章2013鬼月限定徽章基地12週年慶紀念徽章
Lv. 35 | 文章數:4682 | 推薦數:4873 | 被推數:7244 #1. 2009-12-04 15:34:44
  古雲,魔獸世界一區薩格拉斯伺服器Elite LR公會的四名MT之一。同時,他也是一名晚期尿毒癥患者。面對現實困境時候,遊戲已不止是一種打發時間的工具,還代表著一種超脫利益關係、真誠的友誼,一種被人需要的、有尊嚴的生活方式。



  在魔獸世界裡,每天你都會遇到很多人,有的和你在拍賣行門口擦肩而過,有的和你組入同一個野隊打場副本……對你來說,他們只是車窗外一閃而過的風景,也許你永遠不會知道,那些千奇百怪的ID背後埋藏著多少不平凡的故事。

  古雲,遊戲裡最常用的ID叫“鬱悶之神”,魔獸世界一區薩格拉斯伺服器Elite LR公會的四名MT之一,論裝備和榮譽點數之類的遊戲人物屬性,並無讓人過目不忘的資料。但同時,他也是一名晚期尿毒癥患者,除了去醫院治療,其他時間他都投入在魔獸世界上。作為公會不可缺少的靈魂人物,他每週要指揮會員打10次以上的25人副本。為什麼生命中最艱難的日子,他選擇了與魔獸世界共同度過? 魔獸世界對他來說,除了是一款網路遊戲以外,還意味著什麼?在看完愛生活
愛魔獸”大型徵文活動
的參賽作品《一個尿毒癥患者的魔獸人
》後,網易遊戲頻道記者對他進行了深度採訪。(本文中受訪人物均為化名。)


在生病以前,魔獸世界只是一項娛樂;在生病以後,它成了我的全部。”

意外患病使他成為“職業玩家”



  2005年4月27日,魔獸世界中國大陸伺服器公開測試的第二天,上海玩家古雲進入一區塵風峽穀伺服器,建了一個叫做“鬱悶之死”的法師號(後轉送 朋友改名為Fscott)。在其後的3年時間內,他又陸續練了牧師戰士聖騎士。當時塵風峽谷部落方有幾個全服知名的大公會,古雲加入了其中比較注重副 本進度的“光耀者”,成為光耀者二團的第二代團長。這個團隊在公會開荒納克薩瑪斯副本時與一團產生了一些矛,古雲和部分團員退會後組建了新公會“逐風 者”。逐風者建會時僅有6名會員,截止古雲離開塵風峽穀時,已發展為有3、400名會員的中型公會。



  20083月,古雲發現自己的腳莫名水腫。起先他並沒有在意,只是在遊戲中諮詢了一個現實職業為護士的玩家赤紅之月,問她可能是由什麼原因引起。赤紅之 月出於職業的敏感,督促他儘快就醫。1個月後,醫院確診古雲患上了尿毒癥,對於經濟條件不好的病人來說,這無異於不治之症。


古雲的病歷

尿毒癥(uremia)


  是指腎功能衰竭,因而使蛋白質消化後產物、尿素等身體廢棄物無法排出,滯留體內所產生的中毒現象。常見症狀為尿異常、浮腫、容易疲累、夜間失眠、抽筋或肌肉顫動、頭痛、貧血、嘔吐、視力減退……等。

  年僅35歲的古雲,有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剛剛和妻子搬進新家,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都有自己的一套規劃,這下全部被打亂了。悲觀絕望的情緒籠罩著他,他的體重從正常時的130多斤跌落到90多斤,整個人搖搖欲墜。不久後,汶川發生大地震,成千上萬人一夜之間失去了生命。“汶川地震給我的觸動特別 大,生命是寶貴的,活著就有希望,既然有希望就要積極面對,讓每一天過得開心點。”古雲這樣解釋自己走出鬱悶的原因。

  尿毒癥意味著腎臟喪失了功能,晚期患者要維持生命,除了換腎,只有定期進行血液透析,通過人工腎臟將血液中的毒素和多餘水分排泄出去。古雲每星期要 做兩次血透,每次持續5個小時。隨著病情的發展,他變得非常容易疲勞,多走兩步路都會覺得累,更不用說上班工作了。喪失了勞動能力的他辦理了社保退休手續,在家靜養。從此,他開始了每天玩8-10個小時魔獸世界的“職業玩家”生活。
每週三和週六,古雲要去醫院做血液透析
不用治療的時候,古雲會上線

“如果不玩魔獸世界,我的生活不可想像。”

通過遊戲找回多年好友
  古雲一直是暴雪遊戲的忠實玩家,無論是暗黑1、2,還是星際,魔獸爭霸2、3,他都有所涉獵。2002年,在玩暗黑2期間,他經常去新浪暗黑BBS 看技術帖,因而結識了一群有共同愛好和話題的朋友,他們自稱LR(爛人),追求一種輕鬆休閒的遊戲氛圍和跨越線上線下的真實友誼。後來由於暗黑的衰落,這 群人風流雲散,部分轉入魔獸世界,在一區薩格拉斯伺服器建立了一個叫做“Elite LR”(意為精英爛人)的公會,經過4年苦心經營,公會也已經有了接近500名會員的規模。

  2008年7月,古雲無意中得知故友知交已在薩格拉斯安營紮寨,經過慎重考慮後,他決定將戰士號“鬱悶之神”轉服去薩格拉斯。此時Elite LR正在開荒黑暗神廟副本,為了團隊需要,他又重新練了第二個法師、第二個牧師、新的盜賊德魯伊
古雲的英雄榜全紀錄
  相識多年的朋友再次聚首,快樂的心情不言而喻。由於操作熟練,線上時間長,樂於助人,古雲很快又成了會長級人物,負責活動組織和戰鬥指揮。3.0版本更新以後,推倒基爾加丹也成了一件很容易的事。現在Elite LR每週要打至少3次太陽井,5、6次黑暗神廟,全部由古雲出面組織。除掉去醫院治療的時間,他平均每天要打兩次大型副本,還不包括去野團和打戰場

  “魔獸世界對我意味著什麼?反過來說,沒有魔獸世界我會怎樣呢?因為我身體的原因,我已經不能再幹體力活,出門走多點路都不行,我每天能做的就是躺在床上看電視,到了時間就起床吃飯,然後吃藥,然後繼續回床上躺著看電視,這樣心情會好嗎?”古雲用戰士號登錄遊戲後排了一個戰場,在戰歌峽穀中將一名盜賊打得東躲西藏。“玩魔獸世界,我每天會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戰況,對於腦力和體力都是一個鍛煉。更重要的是,團隊需要我。”


“曾經我覺得裝備和副本裡的位置最重要,現在我覺得和諧有愛的團隊最重要。”


讓魔獸充滿愛

  古雲所在的團隊,在他最困難的時候給了他很大的安慰。當他因病住院時,公會很多朋友都打來長途電話,噓寒問暖。而那些現實中從事醫療類職業的人,比 如藥劑師“月夜兔”、腦科醫生“雷神王子”,都盡自己所能給他資訊諮詢方面的説明。公會唯一的橙弓獵人“賞金捕快”,在杭州一家著名省立醫院工作,多次表 示如果古雲在上海血透有困難(血透資源有限,並不是每個病人都能排上號),可以來杭州血透,由他負責安排床位。

  古雲最要好的朋友馬修,是2000年玩暗黑私人伺服器時認識的,後來和他一起上BN官網,一起進入魔獸世界,一起入會退會,一起創建新公會,感情之深有別於旁人。他也是遊戲中第一個得知古雲病情的人,身在千里之外的他能做的就是陪古雲一起轉服,一起在新團隊中奮鬥,一起面對心情上的起起伏伏。

  Elite LR會長“daserprayer”,是一個性格直爽的浙江女生。在得知古雲的病情後,經常在語音聊天工具上陪他聊天,開解他偶爾會有的負面情緒。如果打副本時間超過12點,還會軟硬兼施催他早點下線睡覺。
 
  Elite LR的主要成員幾乎都是70後,有家有口有事業,還有很多生活雜事。但只要時間允許,他們都會儘量上線,陪古雲多打幾場副本。在上海的數十名會員,會定期舉辦線下聚會。這種聚會讓已經遠離人群的古雲找到了久違的認同感,對同一款遊戲的熱愛使他們話題不斷,笑料百出。

ELite LR的四大MT合影,右下為古雲

  哪怕是G團,裡面的任何一件裝備也是整個團隊的努力成果,沒有團隊你什麼都不是。所以我現在更在乎的是團員本身,我們不是為了裝備而去打副本的。說到這 裡,古雲忽然想起了一件往事。我來Elite LR的時候,有一次公會清理一些很久沒上線的會員,我發現有一個一年沒上線的戰士沒有被清理出去。後來我才知道,他叫瘋狂奶牛,一年多以前得了腦癌, 由於化療的關係成了光頭,大家都叫他光頭戰士。從某一天起,他已經不會再上線了。但公會永遠保留著他的名字,作為我們對他的紀念。

  而那些曾經的同事和朋友,由於失去了工作上的聯繫,生活中也各有忙碌,慢慢淡出了古雲的生活。現在能牽動他心弦的,也只有團隊名單裡那些熟悉而陌生的名字了。
“沒有遊戲能代替魔獸世界。”



不以金錢衡量玩家的遊戲才是好遊戲

  古雲每週參加幾次G團,獲得的金幣在遊戲裡換成點卡,自給自足,等於沒有為魔獸世界花一分錢。當然,這並不是他選擇魔獸世界的理由,他認為這款遊戲最大的優點在於樂趣不能用金錢衡量。

  “很多遊戲花錢越多越NB,有了好裝備可以把其他人都踩在腳下。但魔獸世界裡的裝備實在太便宜了,就算用人民幣買金幣,去G團買上一整套太陽井出品 的終極裝備,也花不了多少錢,關鍵是也並不能讓你更開心。”他展示了鬱悶之神的遊戲形象,到現在這個號也沒有從太陽井完全畢業。“沒有遊戲能代替魔獸世 界,對我來說這個前提更大於朋友都在這裡。如果我所有的朋友都去玩另外一款遊戲,我會首先考慮那款遊戲是否值得我去玩,再決定要不要跟去。反過來說,我所有的朋友都在這裡,也證明了它的確好玩。”


古雲最常用的號:鬱悶之神

  要做一個好的團長,必須瞭解所有職業的特點和各大副本的打法,還要對團員的戰鬥水準瞭若指掌,能夠進行合理搭配和分工。儘管古雲謙虛地說這是每個玩家只要 努把力都能做到的事情,他的隊友卻並不這麼看。古雲最神奇的地方在於從來不會出錯,他當MT,單拉時仇恨保持第一,群拉時絕不漏怪,同時還要指揮其他 幹好自己的事情,反正我是做不到,經常被古雲在語音頻道裡點名批評的水T“BRYN”很佩服他。

戰士,沒有人能從我手上OT;做牧師,不讓人在我手下死去;做法師,傷害永遠排在前幾名,這就是古雲對於自己的遊戲要求。

“只要他開心,我也就開心了。”

家人從反對到默許
  生病之前,古雲的職業是筆記型電腦銷售。銷售的戰場往往不在公司裡,而在飯局和各種交際應酬場所之中。正是因為長期的勞累和不健康飲食,導致他最終發病。這場病擊垮的不止是他本人,還有他的家庭。

生病前的古雲喜歡旅遊

  他的妻子曾試著跟他一起遊戲,玩牧師來治療戰士,幾個小時後就因為無法接受複雜的操作打了退堂鼓。她現在已經能夠坦然面對他每天泡在遊戲裡的選擇, “至少他還能玩得動遊戲,那說明情況還不是很糟。如果有一天連遊戲都玩不動了,那才是大問題。”儘管如此,她還是會儘量尋找一些兩個人能夠一起進行的活 動,比如看看電影,或者僅僅是出去吃一頓晚餐。

  古雲上有哥哥,下有妹妹,是三兄妹中的“夾心餅乾”。在他走出心理陰影以後,他的父母卻很難稍稍釋懷。每天,他母親會從自己家裡趕過來給他做飯,尿毒症患者對於飲食的要求非常挑剔,雖然每頓吃得很少,對吃什麼、不吃什麼卻有嚴格要求。她並不能理解兒子一直對著電腦敲打鍵盤的行為,但也沒有強烈反對: “能讓他開心的事情已經不多,只要他開心,我也就開心了。”


  “巫妖王什麼時候開,對我來說其實根本不重要”,古雲在談到下一步打算時這樣說,“身體第一,保持良好的心情,才能繼續玩下去,只希望現在一起玩的朋友一直都在。唯一確定的是,我會將戰士練到底。”


尾聲


  網易遊戲頻道委託上海公司送了古雲一件禮物,也是本次徵文活動的獎品之一,魔獸世界主題滑鼠。這款滑鼠安裝驅動以後可以設置10多個熱鍵,在滑鼠上點擊熱鍵就可以執行相應操作,不需要再用到鍵盤。收到滑鼠後古雲第一時間就把它接上電腦,安裝了驅動,登入遊戲進行測試,一邊測試一邊說,“這太方便了, 對MT來說非常實用,在副本裡有時候快一秒鐘就是勝利。”


  這一刻,如果不看他因為毒素無法排出而顯得有些黝黑的面容,電腦旁一瓶瓶貼著奇怪標籤的藥物,他與一個普通魔獸玩家並無任何不同。在面對現實困境的時候,遊戲已不止是一種打發時間的工具,還代表著一種超脫利益關係、真誠的友誼,一種被人需要的、有尊嚴的生活方式。

(本文來源:網易遊戲頻道 作者:茶葉蛋)
新聞出處
http://game.163.com/09/1204/11/5PMF6S9V00313MMO.html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