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蹤覓跡,蓄勢待發!群雄爭霸 我的三國我做主!遊戲中忍是大義錯殺是大局MMORPG熱血傳世遊戲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35 | 推薦數:0 | 被推數:106 #64. 2009-06-05 12:00:51
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在看,原本奄奄一息的風無痕被艾凡妮這麼一摔居然醒來了,還能說話?這是什麼神奇的治療法?

緊接著屋內瀰漫一股濃厚酸臭、令人作嘔,但又說不出來這是什麼東西的怪味道,就連自認博學的煉金師五香也不曾在任何無論失敗或成功的煉金過程中,聞過這般古怪又難聞的味道。

艾凡妮露出險惡奸邪的笑容,手持這一瓶『鴨屎綠』色的藥水逼近風無痕。

病懨懨的風無痕皺眉,露出苦痛的表情,卻又無力反抗,摀住嘴說:「不!我不要!我寧願死。」

「別說傻話了,來吧!喝下去,呵呵呵呵」艾凡妮詭異的表情,又配上陰森的笑聲,讓後方的群眾不由得又退後三步,也成功的讓風無痕又往牆角縮了點。

「爸,阻止她!我不要喝。」

尤里昂聽見呼救,瑟縮了一下,當然不敢說什麼,只能見死不救。

風無痕把頭埋進枕頭裡拒喝,又被艾凡妮暴力地揪出來,硬是把那瓶鴨屎綠藥劑灌進他嘴裡。

ˋˊ

怎麼看都覺得很難喝,每個人包括夜色都皺起臉來,好像是他們喝下去的一樣。

艾凡妮心滿意足,好像又征服了什麼寶物一般的,爽快地將空瓶隨意一扔。

只見風無痕不停嘔吐,直到吐出不少黑色血液才慢慢停歇。

0.0

眾人又出現目瞪口呆的表情,不可置信到底是什麼神奇雖然很噁心,但的確有用的藥劑,可使人起死回生?

艾凡妮轉頭露出溫柔媽媽的臉龐說:「這就是母˙愛˙的力量。」

「什麼母愛?難喝死了。」風無痕一邊擦嘴一邊不停抱怨嘟囔著。

艾凡妮又插起腰擺出母夜叉的樣貌來罵道:「哎呀!哎~呀呀!妳老媽我把你就回來你就這樣報答的啊?怎不去找那個差點害死你的狐狸精報仇?跟你媽我算起帳來了,這不只是吃裡扒外啦!忘恩負義了你,養你那麼多年白養了我。」

夜色明知道在罵她,全身顫抖一下,忙轉頭縮在角落。

尤里昂鼓起勇氣想來打個圓場,「我說,沒出什麼事就是好事,人都活得好好的,老婆妳辛苦了,咱們回家吧!今晚我煮飯。」

「囉~唆~」艾凡妮一個怒吼,沒人敢有反應,「我到要看看是什麼人讓我們家兒子暈頭轉向、死不足惜的,我告訴你,如果不是我認同的,最好馬上給我消失,否則後果自理。」

夜色完蛋了,溫懦的個性連艾凡妮的10分之1都不可能敵得過,就算跟風無痕在一起也遲早給這個『後娘』給欺侮到死。

她的心跳快得不得了,她想認錯、想道歉,但在這種狀況下,真的是一個字都吐不出來的窘境。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35 | 推薦數:0 | 被推數:106 #68. 2009-06-06 17:00:11
艾凡妮睥睨著牆邊的小人,還當真是縮成很小一團的人。

夜色刻意用他的長髮稍微遮住臉龐,被艾凡妮注視著,那種恐怖火熱的目光令她愈發緊張、害怕,她甚至覺得自己的冷汗就要溽濕長袍了,她以為她會哭,但居然哭不出來?

艾凡妮一步一步地靠近,故意放慢速度,用壓力來折磨夜色的心理,直待兩人已經面對面的距離,她還故意發出嘖嘖的碎音,才舉起手來

大家都緊張了起來,深怕艾凡妮一出手就是狠狠一巴掌,夜色驚恐地閉上眼睛,貼緊牆壁,然艾凡妮卻只是揮掌撩起她的長髮,一探她的相貌。

艾凡妮怔住,後退了幾步說:「妳妳是妳是杜肯,夜色杜肯?」

夜色推開恐懼之心,望著艾凡妮訝異萬分的臉色說:「妳是誰?為什麼知道

「杜肯杜肯」艾凡妮掩嘴噎嗚了起來,「綠兒與霍蘭達˙杜肯夫婦的女兒,夜色

尤里昂一口茶噴在月影臉上,從椅子上跳起來大喊:「什麼~~~~~~~~~」

艾凡妮拉著尤里昂貼近夜色一些,邊拭淚邊說:「是啊!我不會認錯的,你看她的眼睛,就跟綠兒一樣漂亮。」

「沒想到會是在這裡、這種情況下相遇?我真是喜出望外了。」

夜色被他們指指點點的弄糊塗了,表情及無辜地說:「我是夜色沒錯,但是,你們怎麼知道我父母?」

「傻孩子,妳父母跟我們倆簡直就是世交,妳還小的時候我就抱過妳了,當時我就知道妳會長成美人胚子,就跟妳母親一樣,只是後來」艾凡妮一邊說,想起過往又傷心了起來,忍不住又嚎啕大哭。

尤里昂安撫著她,一面解釋道:「妳父親霍蘭達是一名很勇猛的戰士,我們從很小的時候就一起冒險,一起調皮被訓練師追著打,一起過完無數的任務,不過,當他遇見妳母親之後,他就再也不冒險了,因為綠兒是位平民,不喜歡戰鬥,綠兒真的是當年除了泰蘭達˙語風大人以外,最美麗的女孩了,就拐走了我們最好的戰士。」

「是啊!以前的日子,真的很美好,如果不是食人妖,那些可惡的

夜色嘴角微微揚起,笑說:「原來是這樣,能再遇見你們真是太好了。」

艾凡妮握著夜色的雙手,開始有感而發地滔滔說著:「我真的是懦弱的不得了

= =哪裡啊?--講到這邊,沒有一個人不懷疑她這句話。

「當年發生這種事情,我跟尤里昂氣得追殺他們到船上,把他們全剿平,再放火燒船洩憤,但這些都再也挽不回妳父母,我不知道妳還活著,又不願再重踏傷心地,我一次也沒有再去過妳家裡,直到事情發生的兩年以後,尤里昂一直勸我,我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到妳家裡替妳母親送上她生前最愛的小白花,到了那裡,卻看到妳家依然整理得很乾淨,村外不遠又立起了每位村民的墓碑,又獨獨沒有妳的名字,我才知道妳生還的事情,是妳對不對?用妳這雙小手替大家挖的墳,天哪!妳看看,都是我懦弱,才害妳多吃好多苦。」

以往提起她父母,夜色總是以淚洗面,現在重遇故人,又聽得許多往事,她反而能夠釋懷,安慰說:「都是過去事情了,我相信他們都不希望妳難過到現在的。」

「說的是,妳真是個好孩子,多麼令人心疼,不過妳後來到底去了哪了,我們找遍達納蘇斯,整個泰達希爾都翻過了,只有幾位訓練師說過看過妳幾次,後來人就不見啦?」

夜色看著五香感謝說:「剛好遇上五香他們,很照顧我,怕我一個人在泰達希爾不懂得照顧自己,就帶著我去鐵盧堡定居了,我過得很好。」

尤里昂插嘴逗趣地說:「那太好了,好加在是這種理由,妳不知道艾凡妮有多瘋狂,一下擔心妳是不是被那些食人妖報復之下抓走了,一下又擔心是不是伊利丹那傢伙把妳騙走的,然後又擔心是不是黑龍公主的陰謀,還想到會不會是被莫格萊尼騙去加入死亡騎士,她每次想到什麼就殺去哪邊找人理論,有次還差點跟伊利丹大打出手。」

艾凡妮用力踩了一下尤里昂的腳說:「你笑什麼?什麼東西那麼好笑?啊?你說說。」

「沒有,沒有,都是我愛胡思亂想,沒妳的事。」尤里昂痛得跳腳,邊陪笑說道。

艾凡妮賞他一個白眼,回頭對風無痕訓道:「風無痕,做得好,為了保護杜肯家的女兒,要你死十次你也給我去死。」

「啊!啊!~喔!」風無痕被訓得莫名其妙,只得隨便應和一下。

夜色急忙推說:「千萬不要這麼說,無痕幫過我好幾次了,我都沒好好報答他過,還把他推入險境,錯的人是我,我真的覺得無地自容。」

風無痕還想說些話來阻止她的自責,艾凡妮卻先說了:「這是他自找的,妳別管他,妳知不知道這傢伙小時後偷親過妳啊!」

夜色雙頰染上緋紅,抽口氣說:「什麼?我我不知道?」

「他呀!從小就被妳迷得連媽是誰都不知道,不過才大妳幾歲,像個小大人似的要抱妳,天天吵著要去看妳,趁妳睡覺的時候又偷親妳,害我超丟臉的,怎麼生個色情狂、跟蹤狂出來?」

「媽,妳不要說了,我哪有這樣?」風無痕急忙否認,險些摔下床。

「還說你沒有,你看著人家的時候眼睛都發直了。」

「我」是雙眼發直沒錯啊!反而沒話可反駁了。

艾凡妮撇開風無痕不管,熱切地說:「夜色啊!妳知道嗎?因為我們兩家是世交,我跟妳媽媽早就說好了,如果都生男的就是兄弟,如果有男有女,就要結為夫妻。」

「什麼?」夜色訝異地哀叫出聲,當然風無痕也不例外地跌下床。






*************************************************************************


忍不住要抱怨一下,拓荒奧杜亞對我們小公會來說還是好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各位的公會進度到哪理了呢?很多人都在農了吧!我們鐵之議會還打不過去呢!
如果有好功略請務必要介紹給我喔!感激~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35 | 推薦數:0 | 被推數:106 #71. 2009-06-09 09:31:42
嗯!開始有點想要躲避最後一篇的感覺了,有點捨不得說
不過,的確是走到盡頭囉!

感謝大家一路陪伴與支持鼓勵,說實話,如果當初沒有人回文
應該只出了第一篇就結束了吧!大家真是大好人,如此寬待我
這個其實沒什麼才華的筆者。

總之,我先來說感謝,至於所謂的最後一篇,我還在逃避,因
為,真的不捨得讓他結束掉>"<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35 | 推薦數:0 | 被推數:106 #73. 2009-07-20 11:53:23
艾凡妮指著自己兩個兒子對夜色說道:「妳挑一個吧!」

夜色一邊喘氣一邊退後,結結巴巴地說:「我、我沒、這個

「哎呀!妳別緊張啦!妳要知道妳媽媽當年有多麼希望看你們結婚,當初我生下風無痕的時候她急死了,因為她一直沒有懷胎,生怕到時候風無痕都長成大人了妳還沒出世,年歲差太多的話又不好,還好沒幾年終於也有好消息了,我也剛好又懷了月影,你們年歲都差不多,想選哪個都方便。」

風無痕急忙說道:「媽,妳不要胡說,妳會給夜色帶來困擾的。」

「你囉嗦個屁啊!有要你選嗎?」艾凡妮兇惡地回話,馬上又變臉成為慈祥好媽媽對夜色說:「夜色,好孩子,不用怕,就誠實說出妳想要的吧!」

「我...我沒有...是我沒有資格跟他在一起,我答應了五香等無痕醒來就會走,我該離開了。」夜色含淚落寞地表示。

風無痕搶聲說:「怎麼會?是我才沒資格,我從來沒有關心過妳,總是一意孤行,妳會生氣也是理所當然的。」

艾凡妮看這兩人一來一往當然也看得出端倪,又故意說:「不要我家老大嗎?那月影也不錯啊!是皮了點,不過也挺獨當一面。」

夜色還來不及推託,月影已搶先回說:「我是無所謂啊!反正嫂子那麼漂亮,我一定OK的啊!」

風無痕微微皺起眉頭,生怕夜色點頭答應了。

夜色垂下眼瞼,難過地說:「不了,像我這樣笨手笨腳的只會成為他們的絆腳石,我差點就害死了無痕,這種事情不能再發生了,更何況我已經答應過五香,我不會再出現了。」

「答應過什麼?啊?」艾凡妮把矛頭轉向五香。

五香一邊喝茶一邊平靜地說:「如果我們兩個打起來的話,不但這間酒館馬上要夷為平地,我們之中也一定至少是一死一重傷,或者兩死,妳說是嗎?」

五香的眼睛漸漸變為紅色,身旁的溫度高了幾度起來。

艾凡妮也不甘示弱,殺氣騰騰地,講話卻出奇的穩定:「是啊!你說的沒錯,但你應該也知道畢竟是我勝算再大一點,你說是嗎?」

「我同意,所以我沒打算開戰,我只是想試試看所謂的老練到底有多麼駭人,果然不同凡響,不過我搞不清楚的是我不記得夜色答應過我什麼,也搞不清楚妳為什麼要對我生氣。」

「你挺識相。」

夜色根本沒察覺任何異狀,還驚呼:「什麼?你剛剛明明

尤里昂制止她繼續說,緩頰道:「既然如此,我想我們都很清楚夜色的決定了,這裡應該沒我們的事了吧!」

月影早已被他老媽的氣勢壓得受不了,忙說:「那我可以滾了嗎?」

極冰好不容易能鬆開緊握的拳頭,發現他手心早已沁滿汗水,如果能跟艾凡妮或者尤里昂挑戰看看的話光是想就已經熱血沸騰,雖然應該沒有勝算。

尤里昂順序地把一群不識相的小鬼頭們推出門外,再把門給帶上,,讓夜色跟風無痕能有點清淨的空間好好談談。

夜色紅著臉頰不敢看他,猶豫了一會兒才說:「對不起,都是我笨手笨腳的,才會被部落的士兵遇上,你好心來救我,還被我暴露行蹤,差點就我真是最差勁的

「不要這樣說,是我錯在先,我沒有好好關心過妳,讓妳難過、生氣,是我太蠢了,都是我自找的,妳沒有責任,不要道歉。」

夜色慢慢靠近床邊,緩緩抬頭看著他,表情無辜,含淚的眼神楚楚可憐,這一切都讓風無痕更忍不住想靠近她。

當兩人能互相感覺鼻息的同時,微喘又帶點情慾的氛圍,讓他們幾乎無法思考

「不要擠。」
「你大頭擋到我啦!」
「別踩我我位置正好說。」
「屁股讓開啦!」

一陣吵雜的喧鬧,有明顯地想壓低聲音的感覺,好多腳步聲細細碎碎地傳來,門也被暴力的推開了。

夜色嚇得趕緊退開到牆角邊,與風無痕兩個人一樣面色緋紅低頭不語。

艾凡妮用力丟開跌在她腰上的月影念道:「哎呀!推什麼推,被發現了啦!精采的都還沒看到耶!」

五香突然賞一記火焰衝擊(等級1)給小強,並且罵道:「叫你大屁股讓開點你不讓,讓你嘗嘗我的厲害,看你的護甲擋不擋得住我的炙熱火焰!」

小強撫著被燒的屁股回嘴說:「X的!我X你老師!你他X的只會偷襲跟抱怨你還會什麼啊!死矮子。」

就當小強與五香打得不可分交,極冰一邊已經與尤里昂喝起茶來,一邊嘆息說:「以無痕那麼悶的個性,下次要再看到他們接吻可不知道要等幾年了。」

「是啊!我這個做老爸的都不知道有沒有命看到他們結婚了,真希望我兒子的手腳至少能快過一個夜精靈生命消逝的速度。」

風無痕稍微遮住臉不想回應,透過指縫,與夜色四目相接,還沒說出口的心意,她了解吧!


************************************
不好意思,之前在準備考試,停了一個多月沒去動他

終於要正式跟大家暫別了,感謝一路陪伴與支持鼓勵,往後若有新作
一定還會來這裡跟大家分享

再次感謝^^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35 | 推薦數:0 | 被推數:106 #76. 2009-07-30 11:09:20
嗯!100%是打錯,我後來發現懶得再回頭去改,真是不專業的表現,因為當時是在
上班中偷打的文章,中間又相隔許久,其實我早忘記我用的是什麼ID,後來回頭去翻
才知道,抱歉,我這個不專業筆者讓大家困擾了>"<(躲ing)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35 | 推薦數:0 | 被推數:106 #78. 2010-07-28 15:59:46
黑暗神廟終於被冒險者攻破了,雖然其實若是派出些老兵去處理,幾乎是一天工夫就可以完成的事情,然而老兵們似乎是希望這些小蘿蔔頭能夠快點讓他們退休,所以才袖手旁觀。

沒有任何探險,沒有新的任務,人們實在安逸的過了頭,就連繃帶人每天加減會給的每日任務都變得索然無味。

就在新兵們的熱血無處可發,刀劍閒置到幾乎要生鏽,聯盟跟部落又開始互相找碴,希望挑起戰爭的同時,寒冷的北地被開發出來了,高層們爭相討論這片謎一般的大地,雖然懷著不安,也還是派足了人手去探勘,越是接近,越感到一股強烈的寒意,然而當他們在寒冰皇冠看見成群結隊的天譴軍的同時,他們終於知道這股寒意是來自於何處。

聯盟的高層都被派往北列境了,也就是說艾凡妮暫時無法繞在夜色身邊要她快點選一個兒子結婚,風無痕與月影兩人無辜的耳朵也可以稍事休息,又因為一直沒有新任務或是新冒險的刺激,小強跑回鐵盧堡天天拉著酒館老闆喝個不停,五香待在風暴之尖把妹,極冰又去採礦,風無痕跟月影兩個閒不下來,要不是跑競技場練技術,就是跑去報名當傭兵,夜色則是在訓練師那邊補修一些課程,她那過於薄弱的戰鬥能力實在讓艾凡妮很擔心,所以替她繳足了學費,非要讓夜色學好暗影的技能不可。

等到日子久了才突然發現,夜色不見了?風無痕打完幾場無聊的仗回到家沒看見人,問了訓練師也說不知道,這才聯絡小強他們,小強緊張的丟下酒杯,彷彿剛剛那桶三十斤的酒還沒喝下去一樣的清醒過來,連忙CALL了五香遠迢迢的從風暴之尖趕到達納蘇斯

雖然他是法師,其實只要開個門就過來了,但是還是因為太過擔心,爬過傳送門後依然氣喘吁吁地湊進隊伍裡。

極冰抱著一堆剛採來的礦,根本還來不及去銀行存就急忙忙地趕來:「你們把話說清楚些,夜色呢?怎麼能會不見?」

風無痕整張臉都皺了起來,「是我太疏忽了,我連她什麼時候不見的我都不確定,前幾天我跟月影去奧特蘭克山谷當傭兵,本來只是想打發打發時間,一不小心殺人殺得太爽快忘記回家了,幾天後回來夜色就已經不在家。」

「是啊!我跟哥本來還想說嫂子大概只是出去一下,可是又等了兩天也沒回來,哥試過密語通訊沒有用,所以才趕快找你們來,看這幾天有沒有人跟嫂子聯絡到過。」月影嘆了口氣,其實他真的不知道現在他到底是比較擔心夜色,還是比較擔心他自己,因為要是讓他老媽艾凡妮知道他們把夜色弄丟了,八成這連續三個月他不用坐下來吃飯了吧!

極冰也很切中要點的問說:「有讓你媽知道了嗎?」

風無痕艱難的說:「還沒,不過他們應該也快要回來了,聽說北列境的探勘已經完成,也已經開始吸收新兵入伍。」

「夜色會不會是被拉進軍隊?」五香提問,可是一聯想到夜色戰力如此薄弱,又覺得可能性應該不大的,自己都在搖頭。

小強摸著鬍鬚說:「該不會又迷路了,不小心走上開往北方的船,到北列境去了吧!」

「不會吧!不是才剛探勘完嗎?現在去的,都是軍隊吧!」風無痕忙著否決,也說服自己不要往這個方向想。

「還好啦!探勘是都完成了,軍隊駐紮也都安排好了,比較麻煩的是天譴軍,那些個討厭的亡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凡妮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插了一嘴,月影嚇得哀嚎出聲,幾乎要把月神殿的屋頂給掀翻了。

艾凡妮毫不客氣地打了他的腦袋:「你老娘回來了不好好歡迎,在那叫什麼叫?」

風無痕戰戰兢兢地,身體十分僵硬的鞠躬,「媽,歡迎回來,您辛苦了。」

「歡迎回來。」月影排排站好跟著答腔。

尤里昂背對著他們,還在整理箭袋跟一堆裝備,沒發現他們不自然的態度,而艾凡妮卻對著他們嗅個不停,像警犬遇到賊一樣。「你們搞什麼?又做虧心事了喔!從實招來喔!自首減刑。」

「沒沒有,我們很好。」兩人齊聲說著。

「很好是吧!」艾凡妮搖搖頭,又問:「夜色哩?我還沒問到她到底要嫁哪一個?可以的話最好今天就結婚吧!哈哈。」

終於問到這個問題了,兩個僵直著不敢說話,冷汗直流。

尤里昂扛起包袱說:「妳又來了,每天要問三十遍,也沒看看人家說不定不想嫁呢!小風小月都沒在急,你這做老媽的急什麼?」

「哎呀!我不能急啊?我再不催一催,要等風無痕自己去開口我看我都入土啦!」

艾凡妮又要開始撒潑,可現場突然冷卻下來,她本來怒視著跟她頂嘴的尤里昂,悠悠的轉身,露出令人害怕的冷笑說:「你們這幾個傢伙那麼剛好全都在這?又獨缺了夜色,是怎麼回事?夜色呢?」

風無痕跟月影一個看左一個看右,嘴抿得很緊不敢回答。

「我再問一次,夜色呢?」她的語調出期的平靜,卻冷得像尖刺。

「她夜色」風無痕握緊了拳頭,把心一橫說:「媽,夜色不見了。」

「你說什麼?」艾凡妮尖聲大叫:「你說什麼?你再給我說一次,把人交給你照顧還能弄不見?你以為夜色是一根針掉了很難找是不是?這麼大個人能不見?你把她弄哪裡去了?」

「媽,不是這樣啦!我們沒有把她弄哪裡去,只是一回家找不到人啦!」月影認命的全盤托出。

艾凡妮深吸一口氣,整個人變身成報喪女妖一樣恐怖陰森,抓起手邊的弓就朝風無痕跟月影猛打,邊打邊罵著:「你給我說,你給我說,這麼大個人你給我弄哪去?叫你照顧個人都不會照顧,照到人都不見了還不趕快跟我說,沒用的東西,我千交代萬交代要好好照顧她,你們給我弄成什麼樣子?看我還不打斷你們兩的狗腿。」

月影不停扭動身軀或是用手擋,痛得哀哀叫,風無痕則是咬著牙任她打罵,其實要是可以的話,連他自己都想把自己吊起來毒打個一頓。

尤里昂快手快腳的趕緊搶下她手中的兇器,那把弓很值錢!喔不是,找人要緊,打人要晚點再來打才是。

「老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妳打斷他們狗腿誰幫我們找人去,當務之急是先找到夜色再說,搞不好她只是在森林裡迷路了,一會兒再教訓他們,我會幫妳一起打,一起打啊!」尤里昂安撫著艾凡妮,一邊用眼神拜託極冰幫他兩個兒子治療一下。

極冰無奈唱著自己不拿手的聖光術,卻被風無痕阻止了,「你治療我弟就好了,我不用。」

只是這點懲罰根本還比不上他自己親手把夜色弄不見的痛,一想到夜色可能迷路了,在森林裡哭上好幾天都沒人救她,或是也很可能是被壞人拐走了,現在面臨什麼樣的處境都無法得知,他恨自己只會殺人,卻不懂照顧人,他這麼蠢...別說是結婚了,他覺得自己連愛她都不夠格。

艾凡妮深呼吸幾下,強裝鎮定說:「也是,也是,我得去問問訓練師,明明讓夜色來上課,人不見了怎沒跟家長說?」

一旁的訓練師早就嚇得不僅臉色蒼白,全身都蒼白了,尖聲說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什麼不知道啊!學費都繳了,夜色沒來上課你為什麼不說?」艾凡妮氣得又開始大罵。

無辜的訓練師發抖說:「她已經成年了,學校沒有義務在成年學員翹課的時候通知家長啊!更何況她根本沒有家長。」

「你還跟我頂嘴?快把夜色給我交出來喔!否則我跟你沒完沒了,你可千萬不要以為你這個牧師訓練師打得過我喔!」

訓練師整個人抖了一下,看著旁邊心虛的說:「我真的不知道啦!」

一旁的傳送門訓練師看不下去了,小聲的說:「你快說啦!不要連累我們了,等等艾凡妮暴怒起來把神殿都炸了怎麼辦?」

尤里昂忙轉頭問說:「你知道?」

牧師訓練師眼看瞞不住,拉了一旁倒楣的衛兵當擋箭牌後才說出實情。

艾凡妮聽了臉色大變,雖然剛剛已經變得很兇了,現在更是猙獰的恐怖,大喊:「你~說~什~嘛?」

風無痕也聽得心都冷了,幾乎無法呼吸,「被軍隊帶走?夜色去當傭兵?」

「不不是傭兵啦!是軍隊說前線缺牧師缺很兇,一些大公會的專用牧師又請不動,就到各大主城去挖新兵,她也算是很有經驗的補師了,所以就被挑中啦!」訓練師盡量把事情說得輕描淡寫。

艾凡妮揪著訓練師的衣領,把他當玩具一樣舉在半空搖晃不停,邊罵說:「你怎麼會讓她去?你怎麼會讓她去?我有說過我同意嗎?這種重大事項難道不需要家長同意書嗎?沒有經過我就把她送上船去?你好大的膽子。」

「她她成成年了啊!又不需要家長同意,而而且而且她又她沒有家長嘛!」

「胡說,我就是她的家長,她是我兒子未來的老婆,我就是她家長,你去給我把她要回來,你現在就去。」艾凡妮搖的更大力了,連一旁來勸架的衛兵都被她一腳踢到樹邊去反省。

「老婆,老婆,妳先把人家放下來,軍隊要人,訓練師也沒權利說不給啊!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應該是我們先去找聯盟軍隊,請他們把夜色調回來,同時讓小鬼們也到北列境去保護夜色,那邊亡靈聚集成患,我也很擔心她,所以更是事不宜遲,妳別再把時間跟力氣花在罵這些無關緊要的人身上啦!」尤里昂先把訓練師解救下來,拉扯著艾凡妮離訓練師遠一點。

艾凡妮冷靜想想覺得有道理,急忙上座騎要趕去找聯盟總帥,不忘回頭喊說:「風無痕,快去碼頭搭船,我會請士兵幫你們安排,不要從凜風開始找,我跟你爸才從那邊搭船回來的,我們確定沒看到夜色,月影你也給我跟去,兩個都一樣,沒找到夜色回來就給我自己打斷雙腿爬回家謝罪。」

月影痛苦的皺眉,雖然他跟夜色其實並沒有熟稔到何種程度,但為了自己完整的屁股跟強健的雙腿著想,他知道自己最好去一趟。

當然小強、五香跟極冰也是去定了,不過畢竟那是一個陌生的地方,會遇到什麼事情都還不清楚,他們講好要先回自己的主城去準備物資,再去訓練師那裡看看有沒有什麼遺漏的知識,以免到時候遇到困難會使不上力。

隨著除了軍隊以外的第一批的冒險者,他們也抵達了驍勇要塞。





************************************************
我是一個完全不看魔獸正史的人,請非常在意正史的朋友不要砲我,感激!

終於推掉阿薩斯了,雖然其實我很喜歡他的~~奶茶~~~~不要死啊!!!!!(有看華大文章都知道我說誰)
在國王+30%威能之下打完他,帶點哀傷,又很氣憤

氣什麼?都要打過了還把我弄死,非要讓我死一次才可以打死他,更過分的是,還吃我裝備耐久度???我修裝很貴吶(其實是因為太窮所以修裝怎麼修都覺得貴)

以上,謝謝大家!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35 | 推薦數:0 | 被推數:106 #80. 2010-07-29 09:33:48
因為本來已經把故事結束了,之前在準備考試,考前兩周壓力大到每天都做夢夢到我沒考上,或是夢到我一直在問能不能考上,現在考完了,腦袋大概用到有點過度,所以突然又開始想後續的問題。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