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分高下也決生死,這是江湖踏上獵殺吸血鬼的征途互動美女玩法運籌帷幄 智奪天下
mizuiro0801 ( 水色~ )
Lv. 4 | 文章數:68 | 推薦數:1 | 被推數:17 #1. 2007-01-19 09:46:37
站在我眼前的巨人

有個巨人站在我的眼前,他並不是菲拉斯的海巨人,更不是荊棘谷南海的精英巨人。
很諷刺的,他的種族只是矮人。
不是拒敵於生死線之外的戰士,不是背負聖光使命的神聖騎士,更不是棲息於黑暗之中的盜賊;他只是個人人口中的補職、奶媽,只是個牧師。

他,只是個牧師。





我是個法師,當我還是個小法師的時候,雖然現在也不算大,
我在幾次的通靈學院冒險中遇見了他。
他的裝備並不是很好,並沒有鐵爐堡銀行前那些人那般地紫裝閃閃;
他所擁有的,只是一般斯坦、通靈、黑石塔以及厄運之鎚的熟練冒險者所穿著的。
但我很信任他,遠勝於那些穿著耀眼裝備的冒險者。





「去吧!我不會讓你死在這。」
那是我面對通靈學院裡一堆飛舞的幼龍
躊躇不前時,
他在身後所說的話。

也是一直默默跟在隊伍後頭的他,
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真的嗎?」
我在吟唱冰雪法術的同時,
仍然忍不住懷疑著。

事實證明了他所說的話,
他讓我在許多次原本認為必死的戰鬥中倖存下來,
我也才知道
某些戰鬥我其實可以不必被打倒的。



「你技術真的很好。」
某次激烈戰鬥完,
我坐了下來,對他說著。

「是嗎?」
他正從懷中拿出我製作的魔法晶水,
望著隊長和其他隊友正在搜括魔物屍體的戰利品,
只是淡淡笑著。

「你的裝備和技術,不應該再屈就在這種地方了。」
我有點為他抱不滿地說著。

在這許多次冒險後,
我開始會黏著他,
起初是出自於對性命的保障,
而後來已經不自覺地將他當做是朋友,
當做是『夥伴』。
也因此,我覺得他待在這種初階的冒險區域,
對他的能力而言
是種浪費。

「再來一瓶吧。」
他晃晃手中空著的瓶子,
對我笑著說。

「…真拿你沒辦法。」
我失笑搖頭,
從背包裡拿出一組晶水,
遞給了他。
「你真是個愛喝水的牧師。」

他笑著,繼續喝著水。
他看著隊友們分完了戰利品,繼續踏上另一個征途。





不知過了多久,
當初在通靈學院歷練的小法師
已經不再滿足目前的現況,
他開始和他們公會的成員進行祖爾格拉布的攻略;
他們打了幾場勝仗,占領了幾分的領地,
也獲得了一些戰利品;
這些裝備和他當初在其他冒險區域所獲得的物品相比之下,
有天壤之別。

「我要找他一起來。」
某一天,整理倉庫的法師突然想到了久未逢面的牧師,
他決定要和夥伴一起冒險,
決定要和他分享這一切的榮耀,
和資源。

如同預期的,他在黑石深淵遇到了這位牧師,
身上的裝備和初遇時幾乎沒有特別的長進,
身旁那群年輕的冒險者更是一臉稚氣未脫,
活像群鄉巴佬般地東張西望。
法師這麼想著。

「來我的公會吧。」
法師十分誠懇地邀約著牧師,
他心裡想著並不是牧師加入後團隊會有多強的戰力,
而僅是不希望這麼好的一位夥伴埋沒於此,
僅是愛惜牧師的才能。

「我應該去嗎?」
牧師遲疑地問著,
像是自言自語地說著。
「一旦我去了,我將再也沒有自由的時間,
 我的一切將屬於團隊、屬於公會,
 我再也沒有辦法去幫助其他新生的冒險者了。」

「但你可以一次幫助二十個人,甚至是四十人。」
法師張開了雙臂,試圖想說服牧師說他的路會有多遼闊。
「我們可以平定祖爾格拉布、探索安其拉廢墟,
 我們可以去黑翼之巣冒險,我們可以去更多的地方。」

「當你對這些地方也熟了之後,
 不就更能幫助到更多的新冒險者來這些地方嗎?」
最後,是這句話打動了牧師,
他跟著法師走向了他所認為的將來。





牧師加入法師的公會之後,
使得公會攻略祖爾格拉布的進展變得十分順利;
不同於許多牧師急躁而追求速度的施法,
他總是慢條斯理地吟唱治療法術,
努力地節省靈力的消耗。
即使如此,他的治療量仍是驚人的,
許多人幾乎在受傷的瞬間就得到醫治,
似乎他能預期到誰會受傷似地預唱法術。

「節奏。」
那個矮人牧師仍然是那麼地愛喝水,
一邊喝著水一邊回答著一臉困惑的法師。
「掌握好團隊的節奏,即使是用吟唱時間長的治療法術,
 仍然可以即時地治療好傷者。」

「嗯…」
法師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在牧師旁邊坐了下來,
望向正在分寶和自誇的團隊隊長。

曾幾何時,
他們可以完全沒有任何死傷的情況下攻略祖爾格拉布,
這是法師做夢也想不到,但卻真正達成的現實。
他偷瞄了身旁的牧師,
仍是悠閒自在地喝著自己做的晶水。

「你支撐了整個團隊…」
法師在心中如此感念著。
「團隊因你而榮譽,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因團隊而榮譽。」

一支20人的團隊從原本必備四名牧師、兩名德魯依、兩名聖騎士,
已經堅強到
只需要他與另一名牧師搭配合計三人的德魯依與聖騎士。

即使責任逐步加重,
那矮人牧師仍然守住團隊所有人的生死線,
沒有抱怨過任何一句。

「這件裝備可以提升法術的攻擊力。」
團隊隊長從魔物屍體中取出戰利品,
環顧了四周,高聲說道:
「法師和術士優先。」

法師看了身旁沉默的牧師一眼,
挺身而出說道:
「祖爾格拉布對我們而言已經是輕而易舉了。
 我建議這項裝備可以讓牧師拿,
 他們有時隻身在野外也好有個自保。」

「有沒有搞錯?」
「補系也想拿法傷裝?」
「拿治療裝乖乖當奶媽就好了。」
眾人議論紛紛著。

「法師和術士優先。」
團隊隊長淡淡地說道,
將手中的裝備遞給了一個剛加入團隊的新術士。

「啐!什麼法術優先?」
法師朝地上唾了一口,
低聲地說道:
「不斷地有新人加入不就永遠都拿不到了?」

「算了。」
矮牧輕拉著法師的衣角,
勉強扯出笑容地說道:
「那只是裝備而已…」

「但那也代表著他們對你是否尊重…」
法師將想說的話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望著剛拿到裝備而歡欣鼓舞的術士,
他只不過剛進團隊三天,
而身旁的牧師早已經支撐了這個團隊三個月了。

「這些先拿去。」
法師從腰包裡掏出了一把金幣塞進了牧師手裡,
另一手將之緊緊握著,說道:
「你拿去修理裝備、買法力藥水都行,
 我能做到的,只有這個。」

牧師試著想推辭,
但抬起頭望向法師堅定的目光,
他垂下頭來,低聲地說道:
「謝謝…」





【熔火之心】

這是一個壞主意。
法師不斷地喃喃自語著。

含四名牧師、一名德魯依、兩名聖騎士,
整個團隊三十人就想要攻下熔火之心,
這不是太有勇氣,就是太無謀了。

「哈卡只不過是食人妖的神祇,
 食人妖太醜以至於崇拜祂的人太少,
 所以祂的神力是那麼地微不足道。」
法師幾近呻吟地說道:
「但我們現在在奈法利安的地盤上,
 想要打下牠十個強壯手下所占據的前哨站,
 倒不如叫血色十字軍與天譴軍團握手言和還比較容易。」

「我想我們可以殺死奈法利安…」
察覺團隊隊長回過頭來望著他,
法師大聲地說著。

「在那之前,
 奈法利安可能會因為大笑過度而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法師低聲地補充著。

身旁的矮人牧師失笑搖頭,
但隨即收斂笑容,
他必須集中精神在團隊的狀態上,
以應付可能發生的突發狀況。

如同法師所預言的,
這一路上的戰鬥十分艱苦;
一個裝備不完整、人數短缺的團隊
是十分困難在熔火之心中生存。
但即使如此,
在七名補系冒險者全力輸出之下,
團隊所有人的生命之火並沒有熄滅。

直到身為團長的戰士引了一隻火犬而被殺…

雖然訓練有素的團隊並沒有因此混亂,
沒有追加的傷亡,
他們迅速地殺死了火犬並復活了團長,
但團長的怒氣並沒有因此消失。

「補職在搞屁?」
剛復活的團長一開口就是罵人。
「剛剛沒人治療我!」

牧師在勘察過附近地形後,
終於一臉恍然地說道:
「你剛剛將怪物引到山坡另一頭,
 我們看不到你,自然無法施予治療。」

「補職本來就應該跟著主坦跑位呀!」
團長怒氣未消地繼續罵著:
「補職是全部都睡著了嗎?
 你們要跟在我旁邊!」

「喵的!
 那種會範圍技的怪最好叫補職跟你站在一起啦!」
法師正要跳出去大吼的時候,
身旁的牧師拉住了他。

「跑位是嗎?」
矮牧仍然喝著水,點頭說道:
「我知道了。」

「…」
其他的牧師、德魯依與聖騎士聽到他這麼說,
也不再表示什麼,
只是低下了頭。

厄運的死神似乎跟著這個團隊,
沒多久,
團隊在攻擊某隻火犬時,
被巡邏的兩名巨人發現,
面臨了多方接戰的窘況。

由於依照先前團長的指示,
補系全緊靠著團長,
因此在這一役中全因為範圍技而被殺死。

團隊也全滅了。

在與靈魂醫者交換條件之後,
全隊再度復活。

而團長的怒氣也再度復活了。
「為什麼剛剛補職們會先死呢?
 又沒有怪物打你們!
 你們都死了,誰治療呀?」

「…」
法師望著矮牧的背影,
雖然一樣龐大,
但此時似乎感覺充滿了落寞。

那個在斯坦、通靈、厄運帶著菜鳥冒險者的牧師,
那個總是教導新人正確冒險觀念的牧師,
那個總是沉默、坐在地上喝水的牧師,
那個總是拍拍法師說絕對不會讓法師先死的牧師。

在此時此刻
對那個法師而言,
那牧師的背影似乎模糊了起來,
整個背景也模糊了起來。

「對不起…」
法師不明白為什麼他哽咽到
連話都說不清楚。
「我…我帶你來到了這麼差勁的地方…」

「…」
矮牧抬頭望向法師,
黝黑的臉龐露出了微笑,
眼神似乎在安慰著他。

法師深吸了一口氣,
用袖子拭去了滿臉的淚水,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
他施展了通往鐵爐堡的傳送門。
「走吧!」

牧師一臉愕然地望著他。

「走吧!回到你熟悉的地方。」
法師勉強堆出笑容地說道:
「去幫助那些真正應該被幫助的人。」

似乎是好友的心意相通,
牧師領會了他的意思,
點點頭
在眾人的呼喊與團長的叫罵中,
他走進了傳送門。

「再見,我的好友。」
法師關上了傳送門,
輕輕說著。











「今天我一定要打敗院長!」
一個稚氣未脫的年輕戰士信心滿滿地說著。

「我要院長的杖子。」
旁邊的術士對著身旁的小鬼輕輕說道。

一旁的矮人牧師並沒有說什麼,
只是微笑著
席地而坐地喝著水。

「有需要法師嗎?」
一個熟悉的聲音使得牧師不得不抬頭上望。
他望向聲音來的方向,
在與說話的那人眼神交換的瞬間,
兩人心有意會地笑了起來…




我很榮幸能和你站在一起...





----
歡迎轉載  請備註作者ID即可 ^^
a115128 ( 傳說中的嫩獵小小 )
Lv. 15 | 文章數:505 | 推薦數:19 | 被推數:744 #3. 2007-01-19 11:07:38
這種白目隊長野團還真不少(抱怨中)

寫的不錯啦  給個推
來源IP:61.229.209.* /
簽名檔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迴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berserk100lv ( 維克塔拜隆 )
Lv. 2 | 文章數:20 | 推薦數:1 | 被推數:20 #9. 2007-01-19 12:48:47
團隊  每個都很重要
牧師  亦然

這篇  是個好文章  寫得真的很感人
牧師的節奏  真的是重點
傷害輸出的節奏  只是個人
補血的節奏  是對不同的隊友施放
調整跟適應性  真的要很強

離題了  這篇需要讚美的  是法的真情  跟牧的寬容

很好....很好.....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