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分高下也決生死,這是江湖互動美女玩法運籌帷幄 智奪天下踏上獵殺吸血鬼的征途
huangyun ( 黃雲 )
Lv. 3 | 文章數:6 | 推薦數:0 | 被推數:6 #1. 2005-09-06 17:35:29
覺得寫得很好..所以轉貼過來..

魔獸裡讓我最有感觸的十個敵人


在魔獸裡,我從一個弱小的角色,慢慢成長。其中,我打敗過不少或強或弱的敵人。這些敵人中,有的是沒有思想的野獸,有的是十惡不赦的罪犯,有的是沒有靈魂的亡靈,還有的是其罪當誅的叛徒。

然而,有那麼一些敵人,總會讓我有所感觸,這裡,是我從最開始,到現在,所最有感觸的十個敵人。



第一個讓我感到惆悵的敵人:艾德溫.范克裡夫

從我這個廢材牧師在艾爾文森林降生的那一刻起,就和兄弟會結下了樑子。
在艾爾文,在西部荒野,經常會有一群蒙著面的強盜,手提武器朝我衝來,嘴裡反覆地重複一句話:兄弟會不會容忍你的行為。
雖然很多時候我只是路過。

隨著級別的提高,我漸漸在那些國家的保衛者口裡知道了兄弟會這個幕後組織的首領:艾德溫.范克裡夫,匿藏於死亡礦井的深處,指揮其手下在西部荒野無惡不做,佔領金礦,搶掠百姓,勾結地精,甚至密謀炸毀暴風城。
如此惡棍,當人人得而誅之。

於是,我召集了一隊人馬,殺入礦井,順利砍下了范克裡夫的頭。
「我是聯盟的英雄。」如果我沒有從他屍體上搜出那封信件的話,我會一直這樣認為。

帶著那封未寄出的信,我找到了這個惡棍兒時的好友,於是,我瞭解了艾德溫.范克裡夫曾經的故事,那是暴風城腐朽的官僚們不會告訴我的故事。

曾經,他是個偉大的石匠工會的首領,他們的工會用幾年的心血,重建了如今宏偉壯麗的暴風城。
然而,在如此完美的完成了這個艱巨的任務之後,工匠們沒有從皇室那些貴族手中拿到一分工錢。
貴族們雖然答應給范克裡夫加官進爵,但他沒有拋棄自己那群吃不上飯的兄弟們而一個人享受榮華富貴,

於是在他的帶領下,為了建設而存在的石匠工會從此在艾澤拉斯消失,為了破壞而存在的迪菲亞兄弟會悄悄誕生了。

這樣的一個男人,不管他的決定多麼狂熱,至少,是個鐵骨錚錚的硬漢。

走在暴風城的街道上,想這這個城市曾經的建設者,那個倒下前高喊著「蠢貨,我們的行為是正義的!」的男人,有些惆悵。

究竟,是誰在以屠戮之名來褻瀆正義?



第二個讓我感到悲哀的敵人:斯塔文

「斯塔文也許是個殺人犯。」從我剛到夜色鎮的時候,就有人告訴我這句話。
於是,我從夜色鎮,到西部荒野,到閃金,到暴風城,就是為了找尋其殺人的證據。

漸漸的,幾年前那樁血案的始末我終於瞭解了。

斯塔文,曾經是月溪鎮小學的一名教師,在月溪鎮被兄弟會攻佔後,學校就廢棄了。
斯塔文失業後,通過四方求職,終於找到了一份家庭教師的工作,在一個貴族家裡教導貴族的女兒。
慢慢的,小斯發現,這位小姐常常對他表現出異乎尋常的親熱,久而久之小斯便和她產生了感情。

這是一個很浪漫的開頭。

小姐終於決定結婚了,可是新郎,不是斯塔文。
傷心絕望的小斯不知道為什麼她心愛的女人會選擇嫁給別人,直到有一天,他聽見了小姐和她朋友的聊天——
「老伯年紀那麼大了,我真的不忍心傷他的心嘛!。」小姐這樣解釋自己對斯塔文的親熱,可小斯只比小姐大了幾歲而已。

斯塔文的自尊被這句話完全的剝奪,仇恨蒙蔽了他所有的希望,原來小姐對他的親熱,只是他單方面的臆想,小姐只是在和他玩感情遊戲而已。

終於,絕望的小斯被邪惡控制了心靈,變成了一個可怕的亡靈。他撲進那所貴族的住宅,殺光了所有的人,包括那位小姐。

斯塔文是邪惡的,他是個雙手沾滿鮮血的殺人犯。同時,斯塔文又是可憐的。

在我們調查這個案子的時候,每當觸及那些塵封的資料,總會有一個女亡靈出來阻止我們,嘴裡喊著,「讓斯塔文的故事遺忘在歷史中吧!」,斯歇底裡。

或許,她就是那位貴族小姐,她也不願意讓這件事情被世人所知,她也不願意面對自己曾經愚昧的感情遊戲?

記住,再堅強的男人,在面對感情的時候,都是脆弱的。


第三個讓我痛心的敵人:摩迪拉姆

夜色鎮,是一個在危險中掙扎的小城。
野獸,狼人,食人魔,還有那些兄弟會殘餘的爪牙,虎視耽耽地盤旋在這座不設防的小鎮周圍。

而最大的威脅,還是來自小鎮西邊烏鴉嶺墓地裡肆虐的亡靈。
食屍鬼,骷髏軍,恐怖骸骨,腐爛者……他們奪去了多少守夜人的生命?

而在這些亡靈中,有一個異常強大的骷髏,四處屠戮烏鴉嶺中清除亡靈的勇士們。死在他的劍下的英靈不記其數。他有一個可怖的名字:摩迪拉姆。

最開始,我嘗試向他挑戰,無奈實力懸殊,不能將其就地伏法,自己卻飲恨數次。
於是我開始痛恨這個殺人不眨眼的亡惡靈,恨到牙癢,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了一塊殘破的墓碑,上面有模糊的字跡。

順著字跡,我找到了夜色鎮的歷史學家希拉·沃寧迪,他對我講起了摩迪拉姆曾經的故事……

幾年前,有一位勇敢的聖騎士,他的名字叫摩根·拉迪莫爾。
因為亡靈天災的入侵,他告別了他最愛的妻子和女兒,離開了自己的家,踏上了戰場。

數年後,戰爭終於結束,摩根回到了夜色鎮烏鴉嶺。幾年了,終於可以和自己的妻子團聚了,摩根想。
然而,進入他眼簾的,是一片廢墟,曾經的家園,已經變成了一片墓地,周圍還有食屍鬼在游弋。

看著墓碑上一個又一個自己曾經好友和鄰居的名字,摩根傷心欲絕,他所關心的是,自己的妻兒會不會有事?應該沒有事的,聖光會保佑他們的……
突然,摩根全身的血液凝固了,他慢慢的走到一塊墓碑前,擦去墓碑上的塵土,他妻子的名字被刻在上面……

誰能瞭解他當時的痛苦?作為一名聖騎士,他保衛了自己的國家;但是作為一名丈夫和父親,他卻保護不了自己的妻兒。

這個時候,三位守夜人發現了情況異常的聖騎士,上前詢問,卻死在了被痛苦折磨得失去理智的摩根的劍下。
清醒後,摩根明白自己做了多麼愚蠢的一件事,看著地上三名守夜人的屍體,痛苦的聖騎士拔出佩劍,自刎。

數日後,人們發現了他的屍體,很多人不能原諒他,不能原諒一個違背了聖光的意願的聖騎士。

從此以後,烏鴉嶺中出現了一個強大的亡靈,他叫自己摩迪拉姆,他的眼裡只有殺戮,彷彿殺戮才能化解自己的仇恨……

最後,我終於,答應夜色鎮,去救贖這位聖騎士。而救贖的方法,就是殺掉他現在遊蕩的邪惡的靈魂。

當我終於將摩迪拉姆斬於地下後,我找到了他倖存的女兒,並將他女兒的戒指,帶到了摩根的墓碑前,告訴他,他女兒還活著,並且已經成為了一名強壯的守夜人,而且,她女兒永遠愛著她的父親……

這個時候,摩根的靈魂出現,半跪在我的面前,將他的佩劍交給我,告訴我,他終於可以安息了……

摩根安息了,但是我不知道,戰爭,還會讓多少幸福的家庭支離破碎;戰爭,還會讓多少繁榮的小鎮變成荒蕪的墳堙;戰爭,還會讓多少聖潔的騎士變成邪惡的殺戮者?

看著半跪懺悔的摩根的靈魂,心,有一點痛。



第四個讓我感到悔恨的敵人:弗茲魯克

偶然間,我得到了一條項鏈。
和一般的項鏈不同的是,項鏈中有冥冥的聲音對著我說話。

我順著項鏈發出的聲音,來到了阿拉希高地的一塊水晶旁。水晶告訴我,他是大地公主,被一群愚昧邪惡的巨人封印在裡面了,讓我想辦法救他。

聽到公主如此淒涼的求助聲,我感覺我義不容辭。

我按她說的方法,找齊了密斯萊爾之塵,解開了禁錮之石。

她告訴我還必須從一個名叫弗茲魯克的巨人手中拿到一把名叫「秩序魔棒」的鑰匙來打開鑰匙之石。而這個巨人,就是囚禁公主的巨人之一,也是這石鎖的看護人。要拿到鑰匙,就要打敗弗茲魯克。

義不容辭。

她告訴我,要釋放她出來,還得去找她的一個老朋友想辦法,還必須去荒蕪之地找三塊卷軸碎片……

還是義不容辭。

終於,我把一切的東西都準備妥當後,回到了水晶旁邊。
我成功了,我救出了公主!等等…我突然看見了公主得意的獰笑……

我倒下了,倒下前,我想起了荒蕪之地一個老伯對我說:如果能制服她,巨人們會把她想辦法封印起來嗎?
躺在冰冷的地上,聽著公主對我的嘲笑,我突然想起了那個在阿拉希高地上孤獨地遊蕩的身影,那個沉默寡言的巨人,弗茲魯克。
難怪在他倒地前,我從他的眼裡看到了無限的悲憫,是在心痛我的衝動和無知嗎?

我看到了公主的冷漠和獰笑,可是她卻看不見我的眼淚我的掙扎我的後悔……

弗茲魯克,對不起,我做了一件最愚蠢的事,你能聽見我的話嗎?



第五個讓我感到心酸的敵人:伊蘭尼庫斯的陰影

當古拉巴什巨魔投身邪惡的神靈哈卡的時候,就標誌著他們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哈卡雖然給古拉巴什帝國帶來了巨大的力量,但是他希望得到的回報也越來越多。這個殘忍的神要求每天都用靈魂為他祭祀,好讓他來到物質世界,吸食所有生靈的鮮血。
面對著貪慾日益增長的偽神哈卡,部分巨魔終於覺醒,將他的化身摧毀,從物質世界流放。

然而,還是有一些冥頑不靈的哈卡的忠實祭祀——那些被稱為阿塔萊的神職者的巨魔,不肯覺悟,於是,他們被趕離首都祖爾格拉布,被流放到了悲傷沼澤。
這些哈卡的擁戴者並沒有因此醒悟,相反,他們在悲傷沼澤為哈卡神建造了一座大神廟——阿塔哈卡神廟,並且等待著哈卡再次歸來。

有一天,阿塔萊祭司們感覺到哈卡的力量再次覺醒後,他們變的無比狂熱。他們呼喊著他們的邪神之名,等待哈卡的身影重新踏入已經飽受創傷的艾澤拉斯,讓黑暗再次籠罩著這片大陸……

這個時候伊瑟拉的綠龍軍團得到消息,他們馬上趕來阻止這個惡魔的計劃。他們在綠龍伊蘭尼庫斯的率領下勇敢地與巨魔作戰,綠色、紅色和黑色的血浸滿了悲傷沼澤……然而,當哈卡巨大而邪惡的身影出現在戰場上時,戰局立刻開始扭轉,綠龍們節節敗推,眼看艾澤拉斯又將墮入無盡的磨難……

在這最危急的時刻,綠龍勇士伊蘭尼庫斯突然發出了震天動地的咆哮,將自己的能量全部釋放出來,作為綠龍力量象徵的神劍——龍之召喚誕生了!

「我們持著無比強大的龍之召喚,將哈卡趕回了扭曲虛空,但是伊蘭尼庫斯的氣息從那一晚之後就消失了,我們一直覺得龍之召喚中附著他的靈魂。雖然在沉沒的神廟裡還有他的身影,但是真正的伊蘭尼庫斯已經走了,現在的這個只是邪惡勢力製造的陰影。」綠龍軍團的倖存者迦蘭塔拉斯如是說。 

現在,每當面對神廟深處那巨大的伊蘭尼庫斯的陰影的時候,我都會有心酸的感覺。
曾經艾澤拉斯的守衛者,綠龍勇士伊蘭尼庫斯,你去哪兒了?如果這個陰影是被惡魔詛咒後的你,那現在誰來守衛神聖的翡翠夢境?

伊蘭尼庫斯的陰影,如果你真的是曾經的綠龍,那怎樣才可以把你從惡魔的詛咒裡救出來?如果不是,那誰能允許你如此褻瀆神聖勇敢的綠龍勇士?

突然,伊蘭尼庫斯的陰影從睡夢中醒來,殘暴地向我們發動了攻擊。當我們還擊的時候,我的手抖了一下,曾經勇敢的綠龍啊,你在哪兒?




第六個讓我略有所思的敵人:奴役者基茲魯爾

我們打敗了殘忍的裂盾軍團的獸人,打敗了尖石部落的食人魔,打敗了巨大的煙網蛛後,我們在黑石塔下層所向披靡。

直到我們走到一個房間門外,房間裡是一隻巨大兇猛的惡狼,旁邊還有幾隻小狼。地上,是好幾具殘缺的屍體。
我們知道了,他們是裂盾軍團的座狼,巨大的惡狼是座狼的首領,而地上,那些屍體……也許其中就有我們聯盟的同胞!

憤怒的我們舉起鋒利的刀劍,催動無邊的魔法,將巨狼斬於地下。

正當我們歡慶勝利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聲嚎叫,這聲嚎叫,顯得如此的悲傷和憤怒!

接著,門外走進來一隻更為巨大的惡狼,瘋狂地向我們撲來!奇怪的是,我從一頭野獸的眼神裡,看見了憤怒看見了悲哀看見了絕望。

最終,它還是倒下了,倒在了第一隻巨狼的旁邊。
兩巨惡獸的屍體,就那麼安詳的躺在一起,彷彿就這樣,可以直到天荒地老。

我的隊友們,誰也沒有說一句話,誰也沒有去剝皮,似乎大家都害怕破壞這畫面。
至少,我們知道了,野獸,其實也是有感情的。
相反,我們人類呢?也許,有的人類,連野獸都不如。

這頭巨狼的名字叫,奴役者基茲魯爾。



第七個讓我覺得惘然的敵人:喋喋不休的食屍鬼

這裡有著昏黃的天空,天空中飛的是狡詐的瘟疫蝙蝠。
這裡有著荒蕪的土地,地上奔跑的是兇猛的瘟疫犬,
這裡寸早不生,有的只是巨大腐蝕蟲,狂熱的十字軍,還有殘忍的的天災軍團。

這裡是,瘟疫之地。一個讓人聽到就不寒而慄的地方。
到處都是骷髏,幽靈,亡靈蜘蛛,憎惡與食屍鬼,這裡沒有生命,沒有希望。

其中,食屍鬼,是最讓我感到可怖的名字。

吃人的食屍鬼,灼熱的食屍鬼,生病的剝皮者……這些亡靈充斥著瘟疫之地。
然而,我在這些食屍鬼中,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名字:

喋喋不休的食屍鬼。

彷彿它一直在述說著什麼,儘管,沒有人願意聽他在說什麼。
可是,他為什麼這樣執著的說呢,我能不能聽懂他的話?我靠近他,想離他近一點,也許,真的能聽見他的話……
然而,我忘記了,他終究是個食屍鬼。食屍鬼永遠會試圖殺死人類的。

經過一段戰鬥,他倒下了,他倒下之前我仍然沒有聽見他說什麼。

我沒有想到的是,在他的殘骸上,出來了一名達隆郡居民的靈魂,我突然明白,為什麼這個食屍鬼一直在述說。
他並沒有完全忘卻曾經的回憶,可惜,沒有人聽的見他的說話,於是,他只能一直不停的自言自語。

「謝謝你救我出來,我終於解脫了。」
「如果你經過達隆郡,請告訴我的親人,我自由了。」

我終於聽見了他想說的話。
只是我一直不忍心告訴他,達隆郡,現在只是一座死城……


後記:在這個亡靈肆虐的地方,有一個組織,常年對抗著強大的天災軍團,他們是:銀色黎明。
或許,他們的親人們,都曾經受到了瘟疫的感染,變成了食屍鬼。
或許,他們的成員們,面對敵人時,其中就有他們的曾經親人。

這是痛苦的場景。
每想到這裡,我心總會惘然不已。


第八個讓我感到敬佩的敵人:參透者哈米亞

在東瘟疫之地的一個墓穴裡,我無意間得到了一個卷軸。

我打開卷軸,是一封信,而信的第一句話就是如此的震撼人心。
「殺了我。否則就太遲了。」
從來沒有敵人提出過這個要求,我不禁站在哪兒,讀完這封信,全然不顧自己所處的危險環境。

信是這麼說的:
「殺了我。否則就太遲了。

我是哈米亞。在穿越祖瑪沙爾的時候,我和我的兄弟吃了點壞掉的肉……我們已經變了。我們已經被感染了。

現在我可以感覺到巫妖的話語,他要求我去祖瑪沙爾,並感染更多我的同胞。我無法抵抗他的命令,所以在我失去一切之前,我寫下了這張卷軸。

殺了我。否則就太遲了。」 

合上卷軸,我立刻走出墓穴,策馬揚鞭,前往祖瑪沙爾。

那是一個巨魔的祭壇,祭壇下面是一片墓地。那些巨魔,有的已經變成亡靈,有的還沒有。也許,我已經來晚了……
我看到了哈米亞,他獨自一人蹣跚地饒著墓地行走,他還在等待某個發現卷軸的人幫他完成心願嗎?
在幫助他完成心願解脫前,我遠遠地,對他鞠了一躬。

有幾人能在感染上瘟疫之後,忍受著病痛的折磨寫下遺書,讓別人殺掉墮落的自己?我只知道哈米亞一個,或許其他的,我還沒發現。

所以,哈米亞,是一個英雄。



第九個讓我感到悲哀的敵人:悲慘的提米

不知道有多少人玩過WAR3。

記得在WAR3的ORC戰役裡,人類戰役最初某一幕中一個分支情節。一位年輕的媽媽說她家的小提米被豺狼人抓走了,懇求阿爾薩斯王子把他救回來。結局的動畫,小提米幸福地回到了媽媽的懷抱,天真地問王子:「你還會回來嗎?」 王子說:「會的,我會保護你們」。

在最後的戰役部分裡,你會在某一幕中,發現一隻小食屍鬼,他的名字就叫「小提米」。當你把鼠標指向他時,顯示的是不能攻擊的顏色。那是整個ORC戰役中,惟一一隻不會攻擊你的食屍鬼……

當時,我握著鼠標的手,抖了一下。

而在WOW裡的一天,我在斯坦索姆那早已經滿目創痍的街道上,再次發現了提米的影子!

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小食屍鬼了,他已經成為了天災軍團的一名將領,他身懷著將領標誌的「墮落者的天災石」!

他早已經不是一個孩子了,不是一個不會攻擊的食屍鬼了!他現在會瘋狂地向我們進攻,他的雙手也許早已沾滿了鮮血!
這就是亡靈天災。

看著提米的屍體,我又想起了當年那個可愛的孩子……
「你還會回來嗎?」
「會的,我會保護你們」

最後看一眼曾經可愛的小提米,現在的天災將領:

悲慘的提米,這是他現在的名字。


第十個讓我感到惋惜的敵人:瑞文戴爾男爵

瑞文戴爾男爵,斯探索姆的最終將領,邪惡的死亡騎士。
這是大家所知道的瑞文戴爾。

誰又知道,瑞文戴爾男爵曾經是一名多麼高尚的聖騎士?

他曾經是斯探索姆的領袖,他也曾經悔恨沒能保護好自己的子民。
當阿爾薩斯毀滅斯探索姆的時候,瑞文戴爾男爵正在洛丹倫王城與泰瑞納斯國王會晤,他接到斯坦索姆被屠城的消息已經是半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誰能知道他接到消息後的憤怒?

當阿爾薩斯入侵奎爾薩拉斯的途中,再次經過已是一片廢墟的斯坦索姆城,瑞文戴爾男爵攔住了他,勇敢的聖騎士面對死亡騎士阿爾薩斯的時候,並沒有退縮,反而下定決心要為全城居民、為洛丹倫復仇。

然而,強大的霜之哀傷還是刺穿了這位聖騎士的心臟。男爵翻身落馬,戰死在他發誓要用生命保護的斯坦索姆城中……

遺憾的是,男爵並沒有死,他的靈魂被霜之哀傷控制,從此變成了阿爾薩斯麾下的又一名死亡騎士,他如今孤獨地坐鎮斯坦索姆,指揮著他的亡靈部隊到處征戰。 

現在,每當面對被邪惡光環環繞的男爵,每當面對現在的死亡騎士,我腦子裡總會想起當年那個偉大的聖騎士,那個高喊著「讓我們以鮮血捍衛榮耀!」衝向強大的阿爾薩斯的瑞文戴爾男爵。

其實,有時候,死亡是最好的解脫……



後記:
1:綠龍與男爵部分,參考了部分相關資料,其他的故事,如果有出入的地方請大家提出。
2:按照發現的時間順序寫的,與排名無關。
i53535333 ( 千里追魂腿 )
Lv. 9 | 文章數:335 | 推薦數:260 | 被推數:311 #4. 2005-09-06 22:13:16
第一個讓我感到惆悵的敵人:艾德溫.范克裡夫

第二個讓我感到悲哀的敵人:斯塔文

第三個讓我痛心的敵人:摩迪拉姆

第四個讓我感到悔恨的敵人:弗茲魯克

第五個讓我感到心酸的敵人:伊蘭尼庫斯的陰影

第六個讓我略有所思的敵人:奴役者基茲魯爾

第七個讓我覺得惘然的敵人:喋喋不休的食屍鬼

第八個讓我感到敬佩的敵人:參透者哈米亞

第九個讓我感到悲哀的敵人:悲慘的提米

第十個讓我感到惋惜的敵人:瑞文戴爾男爵


泡菜遊戲裡永遠沒有這些,只有Lv up而已
junpin ( 愛戀Selina )
Lv. 27 | 文章數:1180 | 推薦數:18 | 被推數:81 #7. 2005-09-09 05:32:32
這篇文章很好阿,表達出wow的真正意境
不過好像沒幾個人能像這位玩家這麼深入品味wow了...
大部分應該都是靠任務升級,靠任務練功...
完全忘了應該要靠任務融入劇情...
lovedebby ( 禁忌雪兔 )
Lv. 23 | 文章數:1454 | 推薦數:8 | 被推數:19 #13. 2005-09-10 02:09:36
第三個讓我痛心的敵人:摩迪拉姆
第3個...

最近正和好友計畫著如何殺他

看完他的故事真是有些下不了手了

還好故事說了...殺他是為了救贖他...

等我!! 我組好5個人就來救贖你了摩迪拉姆<====35級精英怪

不到30級的我...一定會努力的

--本文在2005/9/10 2:11:32被編輯過
ofvbismarck ( 鋼鐵、霸權 )
Lv. 12 | 文章數:209 | 推薦數:8 | 被推數:413 #15. 2005-11-08 17:46:45
在下並沒有玩WOW
但看完這篇文章後
有一種按一百次好都不夠的感覺
讀到某幾段
不覺動容...

無奈啊...當好遊戲出來的時候
我卻不能玩...
說不定有一天WOW世界裡面會看到一隻怪
名字是:「悔恨不能玩WOW的OFVBismarck」...
g22888 ( G22888 )
Lv. 19 | 文章數:608 | 推薦數:19 | 被推數:980 #17. 2005-11-08 19:15:00
雖然大約有一半以上 礙於等級 我還無法體會他們的故事
不過前4個在當初也是有同樣的感觸

在此我必須補充一個.
第一個讓我感到憤怒的"NPC" !!!!
暮色森林烏鴉嶺旁的隱士亞伯
我好心好意的幫助你 烏鴉嶺跟夜色鎮這段不算短的路程來回跑了好幾趟
只為幫助你
而你這死老頭居然把我當白痴耍
真是讓我怒不可熾
為什麼最後只是要我幹掉他老婆阿 我多想連他一起幹掉阿
han333321 ( SkyWalker(TW) )
Lv. 18 | 文章數:721 | 推薦數:6 | 被推數:720 #19. 2005-11-08 20:57:18
作者:g22888(g22888)提到:
雖然大約有一半以上 礙於等級 我還無法體會他們的故事
不過前4個在當初也是有同樣的感觸

在此我必須補充一個.
第一個讓我感到憤怒的"npc" !!!!
暮色森林烏鴉嶺旁的隱士亞伯
我好心好意的幫助你 烏鴉嶺跟夜色鎮這段不算短的路程來回跑了好幾趟
只為幫助你
而你這死老頭居然把我當白痴耍
真是讓我怒不可熾
為什麼最後只是要我幹掉他老婆阿 我多想連他一起幹掉阿
這任務我解到一半就不想解了
畢竟又不常去烏鴉領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