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喵手遊,可愛帶著走!放歌四海任逍遥!最強龍幻想!降臨朝堂風雲迭起,江湖恩怨情仇!
justind2 ( Lord JustinD2 )
手機認證徽章
Lv. 33 | 文章數:3945 | 推薦數:3058 | 被推數:604 #1. 2007-06-10 21:12:01
1
「怎麼回事?」一起床我便衝著立在一旁的伺從問道。整座核堡〈註:即主堡,城堡的中心,通常也是最堅固的部份〉都鬧哄哄的,不知道在吵些什麼。
「我…我們…遭受…攻擊了!」伺從結結巴巴的答道。
「去把十勇士叫來。告訴他們這是緊急命令。」我指示道。伺從諾了一聲,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我開始找尋掛在床邊的盔甲和武器,照著標準一步步將盔甲穿上,然後將劍繫在腰間。
「怎麼了?」在我床邊的辛西婭問道。她是我的新婚妻子。我們兩個大概才結婚兩個月左右。
「沒什麼,我們被攻擊了。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別擔心。安心睡吧,辛西婭。」
話一說完,我便迅速的下到了樓下的大廳,聽取衛兵的報告。
「敵人從西牆的峽谷進攻,大人,」衛兵行了個軍禮,然後向我報告。「我們已經堵住他們的攻擊,您不需要費心。」
這時,以洛藍為首的十勇士紛紛進了門。他們全副武裝的帥氣樣子讓我很想知道沿途到底有多少看到他們的年輕女性為他們而瘋狂尖叫,而這一定惹得柴克神父很不高興。
「嗨,馬丁!」洛藍對我打招呼道。「你幹嘛發什麼緊急召集令啊?發生什麼大事了嗎?」
「我們被攻擊了。」我嚴肅的說道。
「我聽說了。已經被軍隊堵住了,你根本無須費心。」
我轉向還站在一旁的衛兵。「他們有多少人?」
「四百到六百,或者更多,大人,但絕對不超過一千。」
「多少人被派去防守了?」
「一萬兩千左右,大人。」
「看吧!根本就是壓倒性的數量。你就別窮緊張了啦!」穿著俗稱「灰熊甲」的灰熊騎士團隊長薩克森拍拍我的肩膀說道。他同時也是所謂的十勇士之一──也就是世界聞名的十大戰士。
「這才是問題所在,薩克森。我們的守軍有兩萬人。誰敢來打這座城啊?」
薩克森聳了聳肩。「也許他們就只是想要趁人不備,趁大夥兒都還在睡覺的時候來偷襲吧!」
「如果有你說的那麼簡單就好了。」
「不然你是怎麼想的?馬丁?」洛藍問道。
「第一,全世界都知道我們軍隊的精銳程度,沒人敢小覷我們。就算我們幾個帶頭的不管,我們的士兵還是會組成巡邏隊;而且只要城裡的警鐘一響,他們就能夠馬上從沉睡中醒來。我想這點大夥兒都心知肚明。第二,我們主上的名聲已經響徹全世界。沒有多少人敢得罪他,更別說攻打他最有名的手下所駐守的城市了。你想誰敢隨隨便便派千來個人就妄想要把我們給滅了?更何況這裡面還有武藝精湛的十勇士哩!」
「那你認為敵人是打算幹什麼呢?」另一名十勇士成員──雷鳥騎士團的團長薩丁斯向我問道。他盔甲上的圖案是一道閃電下面畫著一隻姿態活像猛禽類的小小鳥兒。
「我們的城市很大,這大家都知道。如果他們把我們的部隊都引到了西牆去,東邊就幾乎沒人了。如果敵人是聲東擊西,那也非常合理。畢竟,城市以東是片平原,攻擊起來也比較容易,不像西牆那裡的峽谷,易守難攻。」
「很有道理。」薩丁斯點頭同意。「我們得把軍隊調回來。」
「那麼,會是誰攻擊我們呢?」洛藍問道。
「膽敢挑戰我們幾個、派千來個人玩聲東擊西的戰略、不怕我們主上的威勢,而且還有足夠能力能夠對抗我們的,這全都只像一個人的作風──」
「加亞那大公!」在我面前的十名勇士齊聲說道,把我的話給接了過去。
「那個傢伙!他是最難應付的敵人了!」葛拉斯叫道。他是猛獅騎士團的團長,最擅長不加思考的狂攻。但既然連他都想得到我們的敵人是誰了,那事情就再明顯也不過了。
「那麼,薩丁斯,你帶派屈克和葛拉斯去看看西牆,順便把那群惱人的小傢伙殲滅掉,然後回來接管城內的事情;麥克、艾斯,北邊;瓊和海克特,南邊。塞拉斯,你去檢查下水道。我可不希望守城守到一半發現敵人已經在我家等我了。」
八人齊聲答應,開始行動。
「薩克森,洛藍,你們兩個和我來。我們要去看看東邊的情形。」
我們三人跟著大夥兒走出核堡大廳的大門。在門外的走廊上,我們碰到了主上的妻子,也就是我們的王后。她的懷中抱著一個嬰孩──我們的小王子。我們幾個紛紛低頭向她和未來的國王行禮,她也點頭示意。之後她將我留下來問了幾個問題,我向她報告了我們的行動之後才加緊腳步趕往東牆。
當我和洛藍以及薩克森三人三步併作兩步的跑上城牆時,城內的警鐘早已敲響,城牆下亂成一片,所有人都在做準備。
我們三人靠在城牆上向外掃視著敵人的大軍。我盯著他們所準備的攻城武器並思考如何應付這些攻城武器;洛藍則是盯著那面被敵兵高高拿在手上的旗幟。
「嗯,是加亞那沒錯。」
薩克森哼了哼。「哼,也只有他有那個本錢來攻打我們。」
「謝啦!」我說道。「這並不會增加我們的士氣,你知道吧?」
敵人看到我盔甲的標誌,似乎意識到他們的動作已經太遲而無法配合到戰略,所以他們的步調似乎有點慢了下來。
「衝車、投石器、防彈盾註:用來阻擋弓箭的木板〉、攻城塔……,而且還有五萬大軍來配合,他們準備得可還真周到啊!」
「你確定只有五萬嗎?」我試著數了一下對方的行數和列數,看起來好像不只五萬。「他們的人可是延伸到地平線去的。恐怕有十萬吧?」
「謝啦!」薩克森模仿著我的語氣說道。「這並不會增加我們的士氣,你知道吧?」
我瞪了他一眼。「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薩克森。」
「我知道。」薩克森將他的笑臉繃了回來,換成了一副嚴肅的臉孔問道:「你想到了什麼法子了沒有?」
我聳了聳肩。「和以前一樣,你知道的。」
「鬼點子很多,能用的很少。」洛藍小聲的說道。
「我們也得開始準備了,不然會來不及。」我說道,然後轉頭開始指揮士兵們準備,沸水、熱油還有城裡所有的麥草。
「需要用到油嗎?那很貴的!」薩克森驚訝的問道。
我指了指後面。「敵人有攻城武器。你不可能指望用沸水就把別人精心準備的武器給泡爛吧?」
「至少能把他們的士兵燙掉一層皮。」
我沒有理會薩克森的冷笑話,專注在準備工作上。一名士兵被我叫了過來。「你去告訴薩丁斯──我想他應該已經在核堡內了──把地窖裡所有存放不超過五年的酒都拿出來!」
「你瘋啦,馬丁?」薩克森大聲抗議。「地窖裡所有不超過五年的酒?那根本就是全部的酒啦!你要我們待會在慶功宴上喝什麼?水嗎?」
「你快去準備你的部隊吧!」我對他喊道。「看看你自己吧,酒鬼!你需要的是清水,而不是麥酒!」
「你是在浪費渣釀!」
看得出來,他已經氣得語無倫次了。應該是「佳」釀才對。
「把木板拿上來!」我對下方的士兵喊道。這木板是要用來架在內外牆之間,作為聯絡用的橋樑。然後我轉向洛藍。「你去勸勸他吧!你們兩個的部隊早就應該準備好了。」
「沒問題。」洛藍走了下去。沒多久,我便聽見一陣陣急促的號角聲和一陣陣剛好相反的長音交相響起。
一名傳令兵被我叫去通知派屈克。派屈克很快便騎著馬到場。我告訴了他我的守城計畫,然後要他和他的部下盡快轉告其他人。「對了,」最後我又想到了一件事,叫住他說道。「記得待會兒去突擊門集合。我們可能有機會可以痛宰敵人。」
幾名士兵把木板拿了上來。我指著砲眼〈註:城垛凹下去的部份;凸起來的稱為「城齒」。〉要士兵們把木板架上去。很快地,內外牆間便舉目望去皆是架好的木板。
此時,洛藍和薩克森的部隊才正好爬上來。我指著木橋告訴他們:「你們可以從這裡出去外牆。」
薩克森怒氣未消。「你想摔死我們啊?我們的隊伍裡面最輕的加上盔甲也有一百公斤以上。這木板能支撐嗎?」
「我保證絕對可以,好嗎?如果你不巧摔死了,那就請你去找上帝訴苦。」我冷冷的譏諷道;洛藍很快便拉著還在咕噥的薩克森走向外牆。
又有士兵拿著木板上來。我指示他們去在外牆的城垛上固定好這些木板,以作為堞口〈註:用來擺在城垛上,以方便攻擊牆腳的敵人的木板,通常會在四周加裝擋箭用的木板。〉之用。
防彈盾被搬了上來。我指示士兵們將石塊也準備好後,又讓他們把防彈盾均分至城牆的各個地方。這時候,負責幫我拿旗指揮的旗手們也一個個爬上牆了。
我揮揮手,示意他們站好,然後跨過木橋,走到了外牆上。
「好了!戰爭才正要開始呢!」洛藍對我說道。

--本文在2007/06/17 23:37:43被編輯過
justind2 ( Lord JustinD2 )
手機認證徽章
Lv. 33 | 文章數:3945 | 推薦數:3058 | 被推數:604 #2. 2007-06-10 21:13:00

箭矢從我們頭上呼嘯而過,飛向敵軍。敵人也馬上予以反擊,無數箭矢拔地而起,像隻巨大的手一樣打向城牆。 
「盾牌!士兵們!」我大吼。「箭雨來了!」 
士兵們舉起盾,但混亂中還是有人中箭,慘叫著摔下了城牆。 
一道道梯子被架了起來;我方的士兵們則忙著用長竿或戟將梯子弄倒。 
雙方的投石機此時也開始拋出石彈。但是相對我方隨便發射都能打中一大批部隊的情況,敵人的情況顯然就差多了。偏了的石彈往往不巧就打在自己人的梯子上。每次的攻擊一下子便會有十幾道梯子垮掉或倒下。 
一道梯子架在我面前。我抽出劍,「鏗鏗」兩聲便將那人砍飛出牆;然後我跳上砲眼,一腳便將梯子踢倒。 
「媽的!加亞那是從哪找來這麼多農奴的?」隱隱約約的,我聽見薩克森粗魯不文的叫罵聲。他在我們之中算是修養最差的,但是相對於其他地方的騎士而言,他的品德已經算是一等一的了。 
「士兵!沸水和石頭準備好了沒有?」我大吼著向後方內牆上的人問道。沒過多久我們的士兵便開始將沸水往敵人頭上倒,把石頭往敵人頭上砸。慘叫聲不絕於耳。 
「士兵!酒和麥草準備好了沒有?」我大吼著向後方內牆上的人問道。 
幾聲大吼之後,酒桶被抬了上來。 
「拿酒杯來!」我又命令道。 
我瞥見遠方的洛藍愕然的看著我。 
我倒了三杯酒,第一杯遞給薩克森。「喝杯酒消消氣。」第二杯我自己一飲而盡;斟第三杯酒時我則將洛藍叫了過來。他一路沿著城垛跑來時還順路把那些剛爬上牆的士兵們都或砍或踢的丟了下去。 
「拿去。」我將酒遞給洛藍。他穿著重達數十公斤的盔甲連殺二十幾人仍然臉不紅氣不喘的樣子讓我十分佩服。難怪他會是我們之中公認女孩子最喜歡的騎士。 
「不要浪費了,只有這一杯而已。」我說道。「剩下的要拿去燒。」 
「燒?」薩克森喝完酒,心情已經好了一半;一聽到「燒」這個字,他的興奮可想而知。「你果然又有什麼妙計了啊,馬丁?」 
士兵們將一捆捆的麥草搬來了。我偷偷的告訴了兩人我的計畫。他們聽後不禁點頭稱好。 
「把火把拿來!還有,把麥草浸到酒裡去!士兵們!」我們三人一起大喊道。此時,後方的士兵們又將更多的原料搬了上來。 
「把浸好的麥草丟下去!」我們三人又命令道。士兵們將一捆捆的麥草丟到了下方的敵人頭上。敵人還沒搞清楚狀況,我們的士兵又將另一批麥草丟了下去,然後一批又一批的又將剛搬上來的麥草丟了下去。 
「把酒也倒下去!」我命令道。這將會是場單方面的屠殺。 
酒水被灑在敵人頭上。濃烈的酒精味道瀰漫在空氣中,讓我想到了以前在山上碰到過的大霧。 
「為你們的命運悲泣吧!」薩拉森邪惡的笑了笑,然後舉起了火把。 
霎時間,敵人明白了我們的意圖。他們崩潰了,丟盔棄甲了,但那還是比不上一根掉落火把的速度。 
「唰」的一聲,紅色的火焰被火把上的小火燃起,瞬間吞噬了敵人的大軍。農奴們的慘叫聲震撼了全戰場上的人,連我們這幾個身經百戰的勇士也不禁顫抖。熊熊大火帶著熾熱的高溫燃燒著,空氣熱得讓人難以呼吸,穿著盔甲的我們更幾乎認為這裡是地獄。 
敵人的箭矢一下子減少了,只剩我方的弓箭手還在鍥而不捨的趁機猛攻。一下子,無數的梯子便帶著上頭的農奴倒了下去;偶爾有幾名敵方或我方的士兵慘叫著跌下牆,和那些農奴們一起做了火場亡魂。 
我趁著這個敵人無法進攻的當兒回到內牆,向幾名士兵詢問了我所需要的東西。很快的,士兵們便回來匯報:東西已經準備好了大半,只剩一部份還在趕工。 
回到外牆後,我發現大火已經慢慢的減退。讓人無法視物的濃密黑煙也慢慢的在消退。 
很快就得要繼續第二回戰鬥了。

--本文在2007/06/17 23:38:24被編輯過
justind2 ( Lord JustinD2 )
手機認證徽章
Lv. 33 | 文章數:3945 | 推薦數:3058 | 被推數:604 #3. 2007-06-10 21:13:42
3
敵方的遲疑讓我不禁懷疑:他們到底是在害怕剛才的那種火攻,還是另有計畫?
我不敢大意,馬上把一名傳令兵叫來,命令他去找薩丁斯,好增援正在地底下孤軍奮戰的塞拉斯。敵人說不定是打算進攻城市的下水道。
但是十分鐘後,敵人便又開始動作了。這次他們是隨著攻城武器的移動來行進。但拉動攻城塔的繩子和用做定點滑輪的木樁被剛才的大火給燒壞了〈註:攻城塔由牛隻拉動〉,所以行進十分緩慢。
我知道待會兒最快抵達的一定是本來就有很多人在推動的衝車,於是告訴了洛藍如何燒毀那台緩慢移動的巨大機具,要他趕去門樓〈註:保護脆弱城門的關口,即危城之戰中的gatehouse。〉指揮部隊。
一回頭,我注意到士兵們一直在走的木橋已經插滿了箭矢,而且其中有幾片木板已經快要裂開了。
這時一名士兵正好站在上面。
「快下來!」我對那名士兵叫道。那名士兵驚訝的轉過頭來看我,似乎還搞不清楚為什麼。
木板「嘎嘎」的裂了開來。我看見驚恐爬上那名士兵的臉,但他邁開的步伐似乎跟不上那短暫而快速的聲響。
木板斷成兩半。士兵發出慘叫,掉了下去。我閉上眼,不忍看到那血肉模糊的畫面。隨即,我聽到了重物撞擊地面的聲音。
木板很快便被更換,但那名士兵的生命卻已經換不回來了。「戰爭就是這麼可怕。」我喃喃說道。舊的木板被擺到了牆邊,當作劣質的防彈盾。
我爬上了內牆,指揮士兵們將油鍋搬到內牆的牆腳下。滾燙的熱油看來就很可怕。我不禁想著被那東西燙到的感覺究竟是什麼?死亡的感覺又是什麼呢?
「上帝啊!您能回答我的問題嗎?」
「我要的東西準備好了嗎?」我對下方的士兵問道。很快的,幾根木頭做的柱子便被搬了上來。我命令士兵們把柱子擺在地上,然後就回到外牆注意戰況。
衝車很快便到了城下。我盯著門樓那裡直瞧。洛藍指揮得還不錯,利用水將油擴散開來,然後放火狂燒。衝車繼續前進時,他們事先灑在地上的油也跟著火勢燒了起來。看來就算衝車沒被燒壞,裡面的人也會被火燒死。果然,衝車很快便被擺平,只剩一地焦黑的黑炭。
「『惡鄰』〈註:即攻城塔的暱稱。〉來了!」士兵們大喊。從他們的臉上可以見到焦急和緊張。
「我要的鐵板好了沒?」我大聲問道;後方大聲的回答了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
「你準備要怎麼做?」薩克森問道。
我笑了笑,很勉強的笑。「你看了就知道。」
薩克森不禁擔心的看了看我。我的笑實在太勉強,讓他覺得我並沒有成功的把握。
「放心吧!我不是因為這個計畫才擔心的。我是因為剛才那些畫面才笑不出來。」
「上帝會原諒你的。」薩克森說道。我不禁懷疑:平常他大開殺戒,是不是也拿這個理由搪塞自己的良心?「畢竟攻擊者是加亞那。如果我們不反擊,那就會輪到我們的人民被屠殺。」
攻城塔逼近了城牆。塔上的弓箭手開始與我方在牆上的弓箭手對射了起來。但對方人數不多,再加上牆上的城垛與防彈盾,所以我方損失的士兵少之又少。
我抬頭盯著攻城塔,算一算,它們距離外牆也只有不到十呎了。「把你們的木柱抬起來!士兵們!要快點!」
士兵們把木柱抬了起來。攻城塔照樣逼近外牆,敵人開始準備將木橋放下。
我將指揮權交給已經了解我的打算的洛藍,回到內牆上。內牆上的士兵抬起了我要的鐵板和油鍋。「立好鐵板!」其實說是鐵板,倒不如說是一種畸形的單腳椅。鐵板在牆內的這一端被彎向下,剛好可以撐在地上;而另外三面則是被稍微的拗起。
「頂住對方的木橋!」我喊道。外牆的士兵們將木柱頂在了攻城塔的木橋上。敵方的士兵猛力的推著那塊放不下的厚木板,卻始終不了解是為什麼。
「快點!立好鐵板!把頂端架在攻城塔的木橋上!」
內牆的士兵們迅速地動作,雖然他們還不知道為什麼,但他們信任我的能力和洛藍的指揮。
「動作快!把油鍋放到鐵板上!」我喊道。油鍋放到了鐵板上之後,很快的便滑向了攻城塔的上方,被拗起來的鐵片擋住了。
「往上抬!高舉過頭!」我吼道。敵人發現了我們的木柱,開始命令下方推動塔的農奴們往後拉。
士兵們猛地把鐵板往上抬到他們所能達的最高點。油鍋突然傾斜,然後上面的滾燙熱油便跟著鍋子被倒了下去。
「帥啊!」薩克森歡呼道。攻城塔上的敵人突然發出被燙到的慘叫。我看了看攻擊城牆其他地方的其他攻城塔,那裡也發生了一樣的情況。
「潑酒和油過去!」薩克森喊道。士兵們將剩餘的酒和高溫的熱油潑到了攻城塔上。此時敵人的攻城塔已經開始緩緩的後退。木橋緩緩的隨著攻城塔的後退降了下來。
這時,跟著攻城塔行動的敵軍們又將一排排的梯子立了起來。城牆上的士兵們開始和試圖登城的敵軍激烈的打了起來。
「丟火把過去!」薩克森又喊道。「開始燒!」
一樣的火攻,但是這次敵人損失的是錢。我為沒有殺掉太多無辜而可憐的農奴高興。他們畢竟只是聽從自己領主的命令來參戰的。這場戰爭其實與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隨著攻城塔的失火,敵軍的士氣又被打入了谷底。在城牆上戰鬥的敵兵一下子便又被逼了下去。不少人摔在自己的陣營裡,砸死了更多的同伴。
「哈!第二回合還是我們勝利!」薩克森和洛藍歡呼道。
我沒有放鬆,把傳令兵叫來。「去找薩丁斯,讓他派一點禁衛軍去幫派屈克突擊。」
很快的,兩方就只剩弓箭手和投石機在對射。登城的梯子消耗太多,而且士氣損失嚴重,敵人一下子無法登城,只好和我們打起消耗戰。
過不多時,敵人又抬來了梯子,登城戰又一次開打;只是這一次,我們沒有酒可以把對方燒成灰了。
派屈克的飛鷹騎士團從城牆的北邊衝了出來。看得出來他們是從北牆那裡的突擊門出來的。
敵人一下子潰散了。我發誓我永遠也忘不了我同伴那時的英姿。
然後,他在混亂中被箭射中了胸口。
飛鷹騎士團的成員們拼命的掩護重傷的團長撤退。我衝向門樓,命令士兵把大門打開。
但是,他的部隊在混亂中被敵人一陣連敵我也不分的箭雨給掃落了大半。「出去接應!」洛藍和薩克森領著部隊衝到了大門後方。當大門打開,兩方的大軍交會在一起。
一團混亂。一切慢得好像教堂裡的那些圖畫一樣。這恆久不變的畫面就這樣永遠印在我心中。
派屈克被擁進了大門。士兵們開始將門關上。敵人鍥而不捨的想要推開門,但是我們拼命的關起了門。我回頭看了看派屈克。
他已經斷氣了。
所有人的眼框都紅了。派屈克平常是個很不錯的人,認識他的人都很欽佩他的武術和對任何人都如出一轍的禮儀。他的手下和我們也都很高興有他站在我們這邊。
這一幕並沒有被城牆上的我軍忽略掉。他們發出一聲哀嘆,士氣一次便跌到了谷底。
就在這片哀嘆聲中,敵人開始反攻了。

--本文在2007/06/17 23:42:41被編輯過
justind2 ( Lord JustinD2 )
手機認證徽章
Lv. 33 | 文章數:3945 | 推薦數:3058 | 被推數:604 #4. 2007-06-10 21:14:22
4
一下子,我方的外牆就被敵人大量侵入。我一面揮劍打倒敵人,一面指揮。
「士兵們!你們都知道如果我們輸了,這座城會怎麼樣。如果敵人攻了進來,你們的妻子會被強暴,你們的父母會被殺死,小孩子被推進井裡淹死;投降者更會被綁在牆上活活剝掉一層皮!你們不希望發生這種事吧?不希望的話,就努力的戰鬥!奮戰下去!這樣才有希望!才能夠繼續活下去!」我試圖鼓舞士氣,但是我方仍然節節敗退。
眼看我方的外牆即將被攻破,我急忙命令所有人撤退,同時,外墎〈註:內外牆之間的草地。〉的地上也擺上了梯子,作為我方反攻時之用。
我方的人迅速的到了內牆,敵人緊追在後。「射擊!」內牆的弓箭手射擊,敵人一下子少了一大半。但是更多的人從後面的梯子上補了上來。我看見門樓上的守軍在孤軍奮戰。
「趴下!」我對內牆的弓箭手說道,同時比了個手勢。後方在城鎮內的弓箭手發出了成雨的箭矢,越過內牆我方士兵的頭上,把外牆上的敵人都掃了下去。
「反攻!」我喊道。所有人衝向外牆;同時,放在外墎的梯子也立了起來,士兵們從各個方向進攻。敵人招架不住,我們很快便奪回了外牆。
「我們損失多少?」我對一名跟著我殺回外牆的軍官問道。
「大約一萬,長官。」
「敵人呢?」
「四萬多,大約接近五萬。」
我鬆了口氣,卻還在喘息。
但是沒多久,南邊傳來失守的消息,同時還夾帶著海克特陣亡的消息。我悲傷得不禁對天怒吼。
我方再次被攻回來,但是我用了同樣的戰略來回反攻,硬是守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
城內的士兵們發出慘叫。我回頭一看,城內的房舍已經燒了起來。老弱婦孺都在奮戰,以對抗敵人殘餘的大軍。
「守住!」我對所有士兵大吼,但沒有告訴他們城內被攻破的消息。「我們的主上強生陛下很快就在附近,他很快便會凱旋回來!我們只要撐住一天就夠了!」
「我們的王后也在城內!我們要守住城,這樣才無愧於我們的君王!」遠方的洛藍也開始對士兵們打氣。
「殺!殺!殺!」薩拉森悲憤的大吼,但聽得出來他已經聲嘶力竭了。
很快的,我們不得不撤退。城上留下了部份守軍在死戰,而其他的士兵則被我們帶回了核堡。
同時,我叫士兵召回了在下水道的塞拉斯。「去叫塞拉斯撤退。告訴他我們已經撐不住了。」其他的人也一一從城牆上撤退,往核堡的方向趕來。
我低頭看著四方城牆上敵人大軍的影子,還有失火的城內混亂不堪的戰鬥。
這個城市已經陷落。

--本文在2007/06/17 23:39:27被編輯過
justind2 ( Lord JustinD2 )
手機認證徽章
Lv. 33 | 文章數:3945 | 推薦數:3058 | 被推數:604 #5. 2007-06-10 21:15:10

「塞拉斯!」剩餘的幾個人在城牆上會面。葛拉斯身上也受了很嚴重的傷。「現在戰況失利,你就帶著我們的夫人還有王后往『地道』逃走吧!」 
「真的不行了嗎?」 
我搖了搖頭。「敵人大概還有四、五萬。我們頂多只剩八千。這是保守估計,我猜只剩五千了。」 
「加上我們十勇士和你皇家禁衛軍的殘餘部隊,大概還能多湊個兩、三千人啊!」 
我搖了搖頭。「我們的士氣和精神狀況已經大不如戰前了。而且,我們的物資也已經消耗殆盡了。」 
「把剩下的酒都拿出來倒一倒吧!」薩克森提議道。「我反悔了。我不喝了。我只要那些殺死派屈克和海克特的混帳東西都去死!」 
我又搖了搖頭。「就如你在戰前所說的,我們存放不超過五年的酒幾乎就是所有的酒了。現在地窖裡頂多只剩下十桶酒了,根本不夠拿來燒人。」 
「那就把所有能燒的東西都拿出來燒吧!什麼糧食什麼的,全都拿出來燒。」洛藍提議道。「我們沒有其他的機會了。現在只能一賭!」 
「對啊!對方是在賭和我們誰能撐到明天。只要一天,主上就能回來和我們夾攻他們了。」艾斯應和道。 
「我們確實只能一賭了。」我同意道。「但是,不能賠上王后和我們妻子的生命啊!難道你們希望自己所愛的人和自己一起被殺死?」 
其他人默然不語。我們之中有不少人已經結婚了。戰死的海克特,還有現在還在這裡的塞拉斯、艾斯和麥特等等……。他們有人見一個愛一個,但也有像我一樣執著於單一的愛的。 
「開始動作吧!各位!我們已經無法保證這場戰鬥的勝利了,再拖延下去,只會讓我們的下場更慘。」 
我趁著敵人忙著在巷戰時走向核堡,打算向辛西婭道別。 
最後的道別。 
「馬丁!」我一進門,站在門旁的辛西婭就叫住了打算走上樓梯的我。我抱住了她。「妳要跟著塞拉斯走。這裡很危險。」 
「你們輸了嗎?」她問道。我點了點頭。「可是你說過你會平平安安回來的!」 
我忍住了即將掉下的淚水,不禁想著我的眼睛現在看起來一定紅透了。「放心吧!我會平安回來的!很快很快。我不會死的,妳不要擔心,親愛的。」說著,我放開了對她的懷抱。「我發誓,我會活著回來的,否則我將遭天打雷劈。」我立了個毒誓。就像我向她求婚當天我所做的一樣。只是這次,我無法那麼確定自己能否遵守住誓言。 
辛西婭的眼淚滑出了眼框;我轉過頭,偷偷的擦掉了眼淚,然後往城牆上的戰鬥趕去。 
很快的,核堡外的城牆上就陷入了苦戰;但我手下是最強的禁衛軍,洛藍手下戰鬥力僅次於禁衛軍的紅龍騎士團也還至少留下了一半的人,城上的戰鬥漸趨白熱化。雖然如此,我們仍然一路敗退回核堡內。但就算這樣,我們還是盡力的拖延了很久。 
「擋住門!士兵們!」士兵們層層圍住門,試圖將闖門的敵人擋住。 
「你打算怎麼辦,馬丁?」薩克森問道。我聳了聳肩。現在的我們已經是死路一條,只能做困獸之鬥,並期待能撐到主上回來。 
「我們從沒碰過這麼險峻的狀況。」薩丁斯評估道。 
「你評估得可真好啊!」薩克森諷刺道。薩丁斯早已習慣,所以並沒有怎麼理會他。 
「只能試試看盾牆了。」素有「老狐狸」之稱的銀狐騎士團團長艾斯說道。銀狐的團員只剩不到五人,但他們在這種狀況之下所能提供的支援可能比五十個戰士還要有用。 
「你打算怎麼辦?」 
「你是怎麼了,馬丁?平常的你,不管我做什麼,你都能知道我的打算。這不是再明顯不過了嗎?等門破了,我們得擋住他們的弓箭手才行啊!」艾斯驚訝的問道。沒錯,平常的我確實是這幾人之中最會用腦的。如果我不是因此而擔任皇家禁衛軍指揮官,那我本來應該是十個騎士團裡面最會使計的銀狐騎士團團長的。 
「我們還剩多少人?」我問道,並指揮薩克森在門前布好盾陣。 
「不算我們幾個的部隊的話,恐怕不超過五千。」薩丁斯報告說。「情勢不樂觀。」 
「葛拉斯,你的部隊要混在隊伍中。等敵人衝進來,你們就衝上前把他們打回去。」我又指揮道。所有人都開始分配起職責來了。 
「等門破後,我們得找個最險要的地方躲起來。」艾斯提議道。 
「『地道』怎麼辦?需要派人守嗎?」薩克森問道。 
「不要。如果派人在那守,只會突顯那裡的重要性而已。」艾斯替我回答了薩克森的問題。但我覺得他的方法似乎有些問題。 
「那如果敵人找到了『地道』呢?」葛拉斯問道。這是我們難得看到他有深刻見解的一次。 
「我們應該派人躲在地道內。這樣如果敵人找到了那裡,他們可以及時的通知我們。」薩丁斯即時出現,替艾斯解了圍。 
不過,還有個問題。「他們要怎麼通知我們?」洛藍指出。 
「給他們號角或哨子之類的東西,然後讓他們躲得裡面一點。」薩丁斯沉思了一會兒,然後答道。 
「然後,我們可以派一些人到不重要的地方守備。這樣可以分散敵人的注意力。」艾斯又想到了一條妙計。 
這時,我終於也想到了辦法,不再束手無策而只能旁觀。「不如派士兵在地道的入口用石頭塞住,然後砌一層厚牆,徹底封住地道。」 
艾斯突然想到了他方法中的一個缺陷;我也同時想到了。「加亞那那傢伙很狡猾。心理戰這樣玩,反而會讓他起疑,跑去找沒人守備的地方。」我說道;艾斯接了下去:「所以我們應該同時也要派人守住地道入口,讓他找錯方向。」 
「啊,馬丁,你總算回復實力了!」 
我沒有多笑,臉反而一沉。「可惜太遲了。」 
「我們恐怕沒有時間反悔了。」薩丁斯惋惜道。 
隨著巨響,門被攻破了。兩方的所有人都一擁而上,一瞬間所有人都沒有時間揮動武器。 
然後我們的部隊撞了出去,只見火焰漫天,整座城都燒了起來。滿街的人民和士兵,被各式各樣駭人的方法殺死,然後以最痛苦扭曲的姿勢倒在地上。所有的房舍都燒了起來,其中還包含落下的石頭和酒桶。 
天空不再佈滿蝗雨般的箭矢和石頭,只有少量的箭矢偶爾飛出,殺死了幾名敵軍。 
「撤退!回大廳裡!」面對滿街的敵人,我喊道。所有人都一窩蜂的回湧,後方的追兵鍥而不捨,卻被核堡上四面八方的我方弓箭手射倒。 
薩丁斯又派人找了幾片木板來,臨時趕工將門重新補好。 
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外面的敵人卻發出了失望的嘆息。 
門一下子破碎。加亞那顯然早已預料到了這個狀況。早已準備好的座弩將門給打穿了。 
所有人奔向門,戰鬥再次展開。 
「馬丁!」猛然的一聲呼喚阻止了我。那聲呼喚讓我震了一下。塞拉斯……啊,塞拉斯,你怎麼沒有把她帶走?我最愛的辛西婭不能留在這兒啊! 
我轉過頭,衝向辛西婭。「快走!這裡很危險!」我對她叫道。「拜託妳!快點走!不要讓我擔心妳的安危!」 
這一次,換成她抱住了我。「我知道你的責任,馬丁。可是,我知道這次……」 
我打斷了她的話,手輕輕的抬了起來,擦乾了她的淚水。「不要擔心。」我溫柔的說道。「我會活著的,不要擔心……。」 
「快走吧!妳知道『地道』的位置的,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我最後溫柔的、快速的親了她柔潤的雙唇一下──最後的一吻,然後推開了她;她含著淚水揮手道別。上帝啊!我終於知道你是公平的了!我殺了那麼多人,罪孽最終會回到我的頭上。但是,我請求你,不要傷害辛西婭,就算我會下地獄也沒關係,只要她沒事就好……。 
我回過頭,走向戰鬥……熱淚奪框而出,像瀑布的水一樣,不再是我所能控制的。 
我仰天,大叫:「辛西婭!我會平安歸來的!我發誓!」 
謹獻給那些 我曾愛過 和我正愛著的 以及我即將愛的 還有那些心裡有愛的人 


--本文在2007/06/17 23:43:29被編輯過
justind2 ( Lord JustinD2 )
手機認證徽章
Lv. 33 | 文章數:3945 | 推薦數:3058 | 被推數:604 #6. 2007-06-10 21:18:40
啊,對了,還有: 
獻給那些喜愛危城之戰以及中古世界的人。
justind2 ( Lord JustinD2 )
手機認證徽章
Lv. 33 | 文章數:3945 | 推薦數:3058 | 被推數:604 #8. 2007-06-17 16:44:13
抱歉,因為打太快〈半天完成〉,所以有一些謬誤〈比如危城裡沒有的稻草〉,而且最後幾章也結束得太快,有點無疾而終。我會再改進,請版大先別置頂。謝謝。
justind2 ( Lord JustinD2 )
手機認證徽章
Lv. 33 | 文章數:3945 | 推薦數:3058 | 被推數:604 #10. 2007-06-17 23:56:50
看來也只能修改到這了。不知道是我的實力暫時下降了還是我的能力只有這樣,今天我似乎沒有辦法把這篇寫得更好了。

這附上上十勇士和主角的軍隊的名字,好方便大家更清楚這篇小說:

馬丁──禁衛軍〈王冠與骷髏〉
薩克森──灰熊
洛藍──紅龍
葛拉斯──猛獅
塞拉斯──鼴鼠
麥克──灰狼
艾斯──銀狐
海克特──捷豹
派屈克──飛鷹
薩丁斯──雷鳥
瓊──鯊魚

主上──強生 國王

軍團的名字和他們的性質及隊徽有關。比如瓊的鯊魚就擅長海戰;艾斯的銀狐則擅謀略;葛拉斯的猛獅很會狂攻,團員都是狂戰士型的人,但除非別人提醒,否則他們只懂得向前;薩克森的灰熊很會戰鬥,但是他們還會思考自己的退路;派屈克的飛鷹是移動速度最快的突擊部隊。

馬丁的禁衛軍盔甲上的紋路就是戴著王冠的骷髏,看起來怪不吉利的。

強生的領地很大,也已經很有名氣,是當代最有名的君主。在這次他出征前曾經說過要封給主角這座城的統治權;但主角認為沒有必要〈真忠心啊!〉,過去曾經出現過的帝制才是這個國家能夠持續的關鍵。

不過,強生還是執意要將這城分封給主角。也許他是考慮到別人對效忠他時能得到的報酬最有興趣吧!

這次強生攻擊的地方離主角守的城只有一到二天的腳程;如果是騎兵的話,半天可能就到了,所以主角說,他們兩方都在賭。加亞那賭的是迅速攻下城,然後和其他人夾攻強生;主角這一方賭的則是主上帶著大軍凱旋歸來,和他們夾攻加亞那的十萬大軍。

最後,感謝版大和所有人的支持。有機會我還會寫的。這只是前傳。〈但我還得完成別的小說,所以這一部的正傳可能要等很久了。〉
justind2 ( Lord JustinD2 )
手機認證徽章
Lv. 33 | 文章數:3945 | 推薦數:3058 | 被推數:604 #13. 2008-09-07 11:35:47
哈哈,今天又回來看了一下自己一年前的舊作。我發現以旁觀者的角度這篇好像還真沒什麼問題哪!稻草也改成了正確的麥草。

不過還是抓點自己的小毛病:一個城市裡哪來的麥草呢?巨投也不知道哪去了。但這應該也已經不是問題了,因為根本就改不了(這些東西要加進去我就得重寫啦...!)。
justind2 ( Lord JustinD2 )
手機認證徽章
Lv. 33 | 文章數:3945 | 推薦數:3058 | 被推數:604 #15. 2008-09-08 21:10:19
昨天去找暗黑小說版一個學弟,叫他來看看這篇,幫我評鑑。老實說,突然注意到自己有寫出這麼一篇小說實在是讓我興奮不已哩!(其實當時剛放上來沒多久我就開始覺得後悔了)真懷疑是不是我自己的作品。
不過我注意了一下這一篇的用詞,感覺有些地方像是英文小說一些實力較弱的譯者翻譯得比較差勁的部份,真是...

然後,似乎又抓到了一個問題:喋口(我也忘了是什麼,即使看自己的注釋也還是模模糊糊的)有沒有被大火燒毀?我似乎沒有提到這點。其實應該要重建的,不然剛被大火烤過的土應該是鬆軟的(還是會烤硬啊?),有可能被敵人挖掉牆腳而導致城牆垮下。
justind2 ( Lord JustinD2 )
手機認證徽章
Lv. 33 | 文章數:3945 | 推薦數:3058 | 被推數:604 #16. 2008-09-08 23:38:37
繼續修改當中,剛才抓到一個嚴重到可說是致命的失誤──漏寫。我居然沒有寫到王子的事,差點就可以不用再提正傳了。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