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光劍影 萬人城戰決一雌雄,赤壁練兵絕世仙霞路,淒美江湖情群英匯聚,英雄一堂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81. 2014-05-24 12:45:29
  狄米崔坐在休伊直升機的座艙內,看著下方的莫斯科街道。原本要到 KGB 總部換防的盟軍部隊耽擱了,導致他們比原訂計畫晚了將近四十分鐘才離開了盧比楊卡廣場,錯過了盟軍部隊最初對克里姆林宮的攻擊行動。不過現在看來他們還不算太晚,克里姆林宮周圍仍然是一片混戰當中,盟軍部隊雖然已經攻入其中,但是仍然忠於史達林的部隊仍然持續從市區各處趕來,就在克里姆林宮周圍的街道展開激戰,有些蘇聯部隊試圖轟開圍牆直接開進克林姆林宮對牆內的盟軍部隊發動攻擊,但是在盟軍猛烈的火力之下遭到了阻止。
  「看來戰況十分激烈呢…」 克里斯說道。
  「史達林那傢伙真的還在裡面嗎?」 蜜卡一邊檢查她受傷的小腿一邊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連串的曳光彈從他們的直升機旁邊飛過,飛行員連忙操縱直升機避開,一輛 T-80 的車長正在用重機槍對著他們開火,車隊後方還有一輛 ZSU-23-4,正在轉動砲塔。
  「快他媽的離開這裡,那輛希爾卡會把我們撕成碎片的!」 機工長吼道。
  「沒看到我正在努力嗎?這附近的房子都太低了,根本沒有地方可躲啊!」 飛行員也吼道。
  一架 A-10 攻擊機沿著街道對蘇聯戰車隊用30mm機砲掃射,接著另外一架則是沿著街道投下燃燒彈,讓整條街陷入一片火海當中。
  「看來應該是還在吧…看這些傢伙這麼努力的要來救他,那個老傢伙搞不好還在電視攝影機前面高喊絕不投降呢…」 泰勒樂觀的說道。
  「確實如此,克里姆林宮的確還在播出史達林的廣播,不過盟軍正在干擾信號,所以沒有人會看得到他的畫面的。」 夏爾少校說道。
  「嗯…那真的是他本人嗎?」 莫里斯喃喃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 莉莉亞問道。
  「史達林雖然是個固執又壞脾氣的老頭,但是他可不笨,也很懂得投機取巧,他真的會這麼勇敢的待在克里姆林宮內堅持到最後嗎?」 莫里斯考慮道。
  「也許盟軍包圍莫斯科的速度太快,加上俄羅斯軍民的起義太過快速,才讓他沒有機會逃跑。」 夏爾少校分析道。
  「30 秒!」 飛行員說道。
  直升機飛過 GUM 百貨公司正上方,紅場和克里姆林宮頓時映入眼簾,紅場現在到處都是燃燒的車輛殘骸,盟軍裝甲車輛正盡全力防守,集中火力攻擊衝進紅場的 T-80 和 BMP。克里姆林宮內也到處都是濃煙,看來也正在激戰中。元老院就出現在前方,中央圓頂旁邊的屋頂被開闢成直升機臨時起降坪。
  「等等,有醫療後送機要進場,等到他們帶著傷患離開後我們才能進場。」 飛行員說道。
  兩架休伊直升機迅速的飛了過來,在臨時平台上降落,一群士兵連忙將受傷的同袍送上直升機,等到直升機擠滿人之後就立刻起飛,但是顯然還有許多傷員無法後送,接著他們的直升機也降落在平台上,夏爾少校和其他人連忙跳下直升機。
  「快把傷者送上來!」 夏爾少校對在場的士兵喊道。
  士兵們連忙將受傷的人送上直升機,狄米崔迅速的看了看周圍,屋頂上除了傷員外還有大量的陣亡人員,死傷看來十分慘重。
  「YAK!」 一名正在對空監視的士兵喊道。
  「找掩護!」 一名軍官立刻吼道。
  所有人連忙趴下,直升機飛行員也連忙跳下直升機。兩架 YAK 攻擊機從低空飛來,直接衝向克里姆林宮,其中一架遭到附近的一輛獵豹式機囉,另外一架剛開火就被附近屋頂上的盟軍士兵發射刺針飛彈擊落,拖著濃煙從他們上空飛過,撞進了附近圍牆上的一座塔裡。
  「好了,空中淨空了,快點起飛!」 夏爾少校對飛行員喊道。
  飛行員連忙爬上仍然在運轉的直升機,然後迅速的帶著傷患起飛。
  「下面情況如何?」 夏爾少校對一名軍官問道。
  「是,長官。下面的情況一片混亂,敵軍到處藏匿頑抗,讓我們必須一個房間一個房間清理,幸好我們一開始就優先控制了這幾個樓梯間,讓我們還有管道可以運送傷患。蘇聯不知道使用了什麼特殊武器,讓好幾個人發神經了。本來都好端端的,突然就對自己人開火,然後還自殺。我們已經這樣損失了好幾個班了。」 那名上尉說道。
  樓梯間突然傳來一陣騷動,好幾具屍體和傷患被抬了上來,上尉連忙衝上前去查看。
  「怎麼樣?情況如何?」 上尉急忙問道。
  「傑克森中士再盤問一名KGB軍官的時候突然發瘋朝自己人開槍,當我們試圖阻止他的時候他還朝我們扔手榴彈,幾個伊凡剛好這個時候偷襲我們,幸好我的一名部下用卡爾.古斯塔夫反擊才沒有讓那些改死的傢伙得逞。」 一名說話帶著濃濃德州口音的上士說道。
  狄米崔和其他人互相看了看‧這聽起來很像是 KGB 的心靈感應部隊,不過到目前為止他們所接觸到的資料都只顯示 KGB 心靈部隊只能偷窺他人的內心,判別這個人的忠誠度,高階的心靈部隊軍官能夠用心靈能力給目標造成極大的痛苦,但是還沒有聽說過有能夠操控他人行動的能力,不過似乎也並非不可能,看來這將會是盟軍行動的一大障礙。夏爾少校檢查了他的 MP5 衝鋒槍,然後就準備帶所有人下樓。
  「等等!」 米莉娜說道。
  「怎麼了?」
  米莉娜從旁邊地上取來一頂頂傷兵留下來的凱夫勒防彈頭盔,分發給其他隊員。
  「這是幹嘛?」 克里斯問道。
  「戴著吧!那些心靈部隊的傢伙都光著頭,甚至連頭髮都剃光了,表示他們的心靈能力也許會受到障礙物的影響吧。」 米莉娜分析道。
  「這些弟兄們都戴著頭盔,但是那可對他們一點幫助也沒有啊…」 莉莉亞說道。
  米莉娜聳了聳肩,將頭盔戴上拉緊顎帶。
  「那也不需要光著頭像是不上鎖的大門一樣歡迎敵人進來吧,任何能夠妨礙那些噁心的光頭佬都有用處吧。」
  其他人互相看了看,也紛紛戴上頭盔,克里斯還在頭盔上纏了幾圈繃帶,順便將幾個空罐頭綁在頭盔上。
  「從目擊者的描述看來,敵人似乎一次也只能控制一個人的樣子。互相注意彼此的行動,如果發現任何不尋常的行為就立刻制止,也只有這種辦法了吧。」 米莉娜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大家小心點。」 夏爾少校說道。
  所有人跟在夏爾少校身後走向樓梯間,然後少校對著樓梯間的那名上士揮手。
  「上士。你和你的弟兄們跟我們一起來。要弟兄們隨時注意彼此的行動,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就通報,如果發現任何光頭的傢伙就直接開槍把他轟下地獄。」 少校叮嚀道。
  「是,長官。」 上士立刻回答道。
  他們下樓和上士的部下們會合後上士很快的將夏爾少校的指示向所有人說明,幾乎所有人都對著天方夜譚式的說明嗤之以鼻。
  「上士,你不會是認真的吧。這簡直太荒唐了。」 一名士兵說道。
  「要是真這麼厲害,他們應該可以直接征服歐洲了吧。」
  「不管他們腦袋多厲害,也擋不住子彈吧,古斯塔夫先生會告訴這些俄國佬高爆彈的威力是絕對大過他們的意志力的。」 一名抱著卡爾.古斯塔夫無後座力砲的士兵說道。
  「先生們,我向你們保證上士所說的絕對是千真萬確的。這些傢伙對我軍來說是真正的威脅,而我們必須依賴我們的訓練、行動速度和人數來讓敵人無法反應,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存活下來。」 夏爾少校嚴肅的說道。
  士兵們都默默的聽著夏爾少校的話,似乎終於有點相信他的話了,夏爾少校又叫來另外一個步兵班,在做過同樣的說明後,就帶著他們上路。他們的目標不像其他盟軍部隊是要消滅所有敵軍,而是直接對政治局會議室、史達林的辦公室、和新聞播報中心發動攻擊,對史達林和他的蘇聯的指揮中樞進行逮捕。所有人就在米莉娜和莫里斯兩人的帶領下謹慎但是迅速的前進。
  「先從政治局會議室開始,離這裡最接近,蘇聯的黨政軍高層應該都在那裡,如果我們運氣好,也許能碰到史達林也不一定。」
  「這裡有沒有地下碉堡之類的地方,也許那些傢伙早就躲進去了。」 泰勒問道。
  「另外一支單位會負責攻擊地下碉堡,據說史達林本人不喜歡陰暗又狹窄的碉堡,而且他近期也許他還在上面也說不定。」 夏爾少校說道。
  元老院下方這時突然傳來一陣巨響,讓整棟建築物都搖晃了起來,走道盡頭一盞豪華的水晶吊燈從天花板上砸了下來,讓幾個本來躲藏在附近的蘇聯士兵慌張的逃了出來,其中還包括兩個光頭男子。
  「目標接觸!」
  狄米崔一邊說著一邊舉起他的MP5衝鋒槍,沒想到卻被身後的友軍給推倒在地上,其他人也同樣被其他士兵推倒在地。
  「你們幹什麼?」 夏爾少校氣急敗壞的問道。
  「臥倒!臥倒!」 上士喊道。
  之前那名發出豪語的年輕士兵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舉起了卡爾.古斯塔夫無後座力砲,瘋狂的對著走廊盡頭的KGB士兵發射高爆彈,兩個光頭男子首當其衝,消失在一片火海當中。
  「問題排除!」 那名士兵得意說道。
  「你瘋了嗎?怎麼在這麼狹窄的空間用無後座力砲呢?」 夏爾少校嚴厲的說道。
  「抱歉,長官。這個瘋傢伙一直都是這個德性,但是也多虧了他的莽撞讓我們得以脫離危險。就請您忍耐一下他的瘋狂行徑吧。」 上士說道,然後瞪了那名士兵一眼。
  夏爾少校嘆了口氣,示意其他人跟上。他們順著像迷宮一樣的走道前進,最後來到一扇厚重的豪華木門前。門口的 KGB 警衛根本還來不及還擊就通通被擊倒在地。
  「這就是政治局會議室嗎?」 克里斯問道。
  「沒錯,蘇共高層如果不在碉堡內的話就會在這裡了。」 米莉娜說道。
  「他們再傻也不會把自己關在這裡吧?搞不好早就逃走了。」 泰勒說道。
  「放心,沒有史達林的命令他們是一步也不敢離開的,他們現在搞不好都還在KGB衛兵的監視之下呢。」 米莉娜說道。
  「那麼他們應該也不會乖乖出來投降嘍。」 狄米崔問道。
  「除非他們希望身上多幾個彈孔,不然大概不可能吧。」 米莉娜聳肩回答道。
  「用閃光震撼彈,動手!」 夏爾少校說道。
  狄米崔拿著閃光震撼彈對少校點了點頭,少校接著用霰彈槍轟開了門把,接著狄米崔就將閃光震撼彈扔進室內,在一陣爆炸聲後所有人就衝進巨大的會議室內。室內總共有十二名衛兵虎視眈眈得看著環繞著橢圓會議桌旁邊的眾多元帥和官員,好像隨時準備好要槍斃第一個站起來的人似的。狄米崔舉起MP5衝鋒槍開火,朝他前方的幾個 KGB 衛兵掃射,其他的衛兵則被其他隊員給擊斃,更多的 KGB 士兵從會議室另外一端的房門衝了進來,但是被克里斯用 Minimi 機槍給解決。
  「不要動!」 米莉娜用俄語命令道。
  幾乎在場所有人似乎都嚇傻了,大多數的人甚至舉起了雙手,除了兩三名老元帥倔強的將雙手交叉在胸前,似乎要做最後象徵性的抵抗。狄米崔看了看在場的所有人,穿著軍服的人沒有一個階級低於上將,每個人胸前都掛滿了勳章,包括陸海空軍和戰略火箭軍的制服都有,這些就是蘇聯軍最高層的指揮官,另外還有政府各部門的部長,包括 KGB 主席在內,蘇聯權力中樞現在就剩下最後一個人了。
  「這些人都還在,那麼史達林應該沒有進到碉堡裡,如果史達林不進去,這些人是不敢自己下去的。」 莫里斯說道。
  「通知總部,我們俘虜到了整個政治局的成員,要他們調人來協助看守移送。」 夏爾少校說道。
  「知道了。」
  狄米崔拿起無線電向上級報告,無線電上也傳來其他部隊的捷報,地下碉堡在付出重大的犧牲後已經被成功攻佔,但是裡面卻只有死守的 KGB 敢死隊和軍犬,沒有史達林的蹤影。一二樓現在也已經完全被盟軍部隊給控制,就剩下最上面的幾層樓。就算他們沒有辦法活捉史達林,這個房間裡面的傢伙也能夠安排蘇聯的投降並且讓戰爭結束。他們只需要再加把勁,就能夠結束這一切了。

<待續>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84. 2014-06-07 17:43:44
  KGB 心靈部隊指揮官看了看身旁,他身旁只剩下三名 KGB 衛兵在身旁。雖然他使出渾身解數對抗來襲的敵軍,透過心靈控制讓對方自相殘殺的方式消滅了不少敵人,但還是因為敵軍的反擊而不斷有人員損失。他的部下們都還沒有控制能力,只能透過情報操控的方式協助守軍,但是在潮水般的敵人不斷湧入的情況下,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部下正一個個的被消滅。他自己身旁的這些護衛也都膽戰心驚的,雖然嘴巴裡沒有說出來,但是他知道這些人心中在想些什麼。他自己也不是傻瓜,他很清楚現在的情勢毫無希望,但是他還是要堅持到最後一刻,盡可能的給敵人造成最大的傷亡,來報答那一位的知遇之恩,為他和史達林爭取時間脫逃。
  史達林那傢伙怎麼樣其實他一點也不在乎,他到今天還記得 KGB 研究所的科學家們將他向史達林展示的情景,雖然已經好幾年了,但是他至今仍然記憶猶新,彷彿才剛發生似的。他永遠忘不了史達林在看到他時臉上所夾雜著厭惡、不信任和恐懼的表情,史達林甚至還打算直接下令將他和整個研究部門全部處決。當時多虧了那位大人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勸,才讓他撿回了一條命。之後那位大人也不時前來關心計畫的進展,並且還為他取了「尤里」這個名字,讓他不再只是「999 計畫一號實驗品」,讓他心中感受到這一生第一次的溫暖,而那位大人也幫忙調來大量的經費,讓他的部門正式升格為 KGB 的一個正式機構,並且開始大規模的擴編,這一切都是託那位大人的福。
  現在那位大人親自向他提出要求,也不是命令,純粹是朋友之間的請求似的,而他本人則是不論什麼要求都願意為那位大人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再堅持多長的時間,目前他的心靈能力只能一次操控一人的行動,而且連續多次的使用心靈控制能力已經讓他精疲力竭,但是他會堅持下去的。這不是為了史達林,甚至也不是為了俄羅斯祖國,他現在對祖國唯一的記憶就只有他在研究中心內的不曾間斷過的藥物注射、折磨和訓練而已。這一切都是為那位大人做的,遺憾的是他似乎將永遠無法知道那位對他有恩的大人的名字了。他伸展了一下筋骨,對旁邊的 KGB 士兵點了點頭,繼續尋找下一批獵物。

  「醫護兵!」
  「三樓有大量的傷亡,需要擔架和更多的醫護兵支援。」
  阿姆斯壯看著眼前的慘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條走道都是傷亡的盟軍士兵,而且從現場的狀況看來似乎是盟軍士兵彼此互相開火掃射所造成的。赫爾梅克少校也赫然在其中,他身上多處受傷,正在接受米契爾的急救,不過似乎並沒有放棄,仍然在奮鬥著。
  「咳…大衛…派克那傢伙…突然朝我們…咳…開槍…看來真的是被人控制了…」 赫爾梅克少校看到阿姆斯壯就連忙說道。
  「別說話,長官!別說話!」 正在忙著用繃帶止血的米契爾說道。
  「…幾個俄國佬還趁機殺出來襲擊我們…」
  「你們把他們幹掉了,長官。不要說話了!」 米契爾在旁邊安撫道。
  「…小心啊…小心…小…」 赫爾梅克說完就昏了過去。
  「少校!他怎麼了?」 阿姆斯壯急忙對米契爾問道。
  「沒事,他只是失血過多昏了過去而已。雖然傷得很重,但是沒有大礙,也進行緊急止血處理了,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少校命還滿大的呢。」 米契爾一邊替少校進行靜脈注射一邊說道。
  幾名醫護兵上前來,小心翼翼的將赫爾梅克少校給抬走,至於那些奄奄一息的 KGB 士兵就無人理會了。整棟建築物現在幾乎已經完全落入盟軍的掌握之中,但是還是有四處作亂的 KGB 士兵在惹麻煩,搞不好這些就是保護史達林的精銳部隊,他們得趕快制服他們才行。
  「走吧!」 阿姆斯壯從地上撿起幾個備用的MP5彈匣,對其他人說道。
  「走?就我們嗎?要是又碰到少校他們碰到的怪咖怎麼辦?那些傢伙好像真的能操控人的行動啊!」 休斯二等兵說道。
  其他人也議論紛紛,他們一路過來已經見到太多這樣莫名其妙被自己人攻擊的單位,已經不太可能是巧合或是士兵突然的發狂能夠解釋的通的了,看來蘇聯軍的確研究出某種能夠控制他人行動的武器來了。他雖然心中十分緊張,但是他心中卻也告訴自己不能退縮,要為赫爾梅克少校和其他傷亡的弟兄們報仇。
  「來吧,小心點。發覺任何異常立刻報告。」 阿姆斯壯對其他人說道。
  他吞了吞口水,默默的禱告了一番,然後小心翼翼得向前進,他很高興聽到其他人也一同跟了上來,繼續向前前進。

  「Go!」
  在特種部隊隊長的一聲令下,豪華的白色房門在瞬間就被炸得粉碎。撒姆爾看著特種部隊的隊員們手腳俐落得衝進房間內,其中一名女性隊員的腳雖然還帶著傷,但是似乎絲毫沒有影響到她的活動。這裡就是他們的最後目標,蘇聯最高領導人約瑟夫.史達林的辦公室。撒姆爾和其他人在特種部隊搜索時將負責提供外圍的警戒,阻止任何 KGB 部隊的襲擊。再此同時,他們所有人也緊張的彼此監視著,畢竟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突然遭到控制,將自己的槍口對向戰友,甚至他自己也有可能成為敵人控制的對象,這股恐懼感充斥在每個在場的人的心中。
  「安全!」
  「安全!」
  「裡面都安全了,你們可以進來了!」 特種部隊隊長在所有的房間都搜索完畢後對他們喊道。
  在更多部隊抵達協助防守門口後,所有人便好奇的走進房間,想要看看史達林的辦公室究竟是什麼模樣。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等候室,旁邊還有看起來像是給秘書坐的座位,旁邊還能通往警衛的房間,再過一道門後才是史達林真正的辦公室。這個辦公室幾乎快有一座籃球場那麼大,通過房門後要走好場一段距離才能到史達林那辦公桌前。史達林辦公桌旁的一個門則通往史達林的休息室,雖然史達林在別棟建築物令有正式官邸,但是這裡還有開闢房間讓他休息,而這個「休息室」規模比五星級飯店的房間還要豪華,大小相當於史達林辦公室的一半,房間正中央配備豪華的床鋪,一旁還有各式酒類一應俱全的酒櫃。休息室旁邊有一個一樣大小的浴室,裡面包括淋浴設備、三溫暖和大型按摩浴缸。
  「這老頭可真是享受啊…」 史考特說道。
  「結果他還是不在這裡嗎?」 比爾問道。
  「在這裡,他們就是靠這玩意轉播畫面的。」 一名特種部隊隊員在史達林辦公室內喊道。
  一具架設在辦公室內的攝影機正在拍攝包括窗外的景象,並將畫面傳到旁邊的一具機器上,這座機器正同時在播放事先已經錄好史達林站在藍色螢幕前面講話的影片,同時將攝影機所拍攝到的畫面合成播放出去。
  「竟然用這種方法來蒙混啊…」 一名特種部隊隊員說道。
  「這機器看起來不像是蘇聯製品啊…他們是從哪裡弄來這玩意的?」 另外一名女性隊員問道。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的隔間傳來劇烈的槍聲,接著就失手榴彈爆炸的聲音。史達林辦公室本身似乎有隔音的效果,所有的聲音都只能從門口傳來,所以他們也無法判斷這些槍聲的距離。
  「看來有訪客了,小心點!」
  懷特上士說完後就帶著所有人小心翼翼的往外衝出去,他們已走到門外隔間就看到之前來增援的盟軍士兵已經全部慘死,看來是有士兵開火遭到制服後另外一名士兵引爆了身上所有的手榴彈似的。幾名 KGB 士兵這時從走道朝他們開火,並且扔了一枚手榴彈。在門口的懷特上士才開了幾搶就中彈倒下,史考特和比爾立刻開火還擊,讓敵人退了回去。布洛克順手就接過手榴彈,正準備扔回去的時候,他身體卻突然僵住了,好像突然動彈不得似的。
  「媽的,他們控制布洛克了!」
  撒姆爾趕到房門旁,用 MP5 衝鋒槍對外掃射,其他人則試圖從布洛克手中搶過手榴彈,沒想到布洛克突然大吼了一聲,好像抓狂了一樣,把身旁的人撞開,接著就好像在扔棒球似的把手榴彈筆直扔了出去,讓手榴彈在走道外爆炸。
  「布洛克…你…你沒事吧?」 史考特問道,格爾伯則連忙檢查懷特上士的傷勢。
  布洛克臉色蒼白,不停的喘著氣,樣子看起來十分狼狽,撒姆爾還是第一次看到總是在耍寶的布洛克這幅模樣。接著,他又站了起來,臉上恢復平常他那帶著點頑皮又有點邪惡的笑容。
  「居然感試圖控制本大爺,還滿有膽量的嘛,呼呼呼呵呵呵…」
  他一邊說著一邊有點危險的舉起卡爾.古斯塔夫發射器,旁邊的人則大驚失色的連忙阻止他。
  「別…別傻了!你在這種小房間開火我們全都會完蛋啊!」 格爾伯喊道。
  「冷靜點,雅可伯,你可別幹傻事啊!」 比爾擋在布洛克前面說道。
  「你這傢伙還是給那些傢伙控制吧!這樣還比較安全一點!」 史考特在布洛克後面勒住他的脖子喊道。
  特種部隊的隊員則沒有理會這一切的騷動,迅速採取了行動,帶上防毒面具,讓後向外扔出了數枚催淚彈,應該是要用催淚瓦斯來干擾對方心靈控制能力。
  「留在這裡,那傢伙交給我們來吧。」 一名女性特種部隊隊員對他們說道。
  撒姆爾緊張的抓著 MP5 衝鋒槍,看著特種部隊隊員們消失在煙霧當中,接下來就只能靠他們了。

  「尤里」看著白色的煙霧向他飄來,連忙退後了好幾步,他腹部的傷口隨著他的動作又再度流出血來,他連忙按住傷口,低聲咒罵了一聲。他看來選錯目標了,也許是因為他的精力消耗太多的關係,本來還以為選了個容易的目標,沒想到這個小子居然克服了他的心靈控制,還成功反擊讓他受了傷。現在他身上受傷,精力耗盡,加上催淚瓦斯的影響,而且敵軍已經有防備,再使用心靈操控能力也沒有意義了。他可以感受到敵軍正在步步逼近,他只剩下最後一個攻擊能用了。這個攻擊通常是一次針對一個目標將對方折磨至死用的,他還沒有試過一次對這麼多人使用,不過幸好大多數的敵人沒有一起靠過來,他還是有機會的,不過為了讓攻擊發揮最大的效果,他必須要盡可能的接近目標才行。

  狄米崔和其他人小心翼翼的往前搜索,那個光頭男子應該就躲在附近的某個地方,他們在地上發現了血跡,看來對方似乎也受了傷。
  「前方,右邊的門。」 夏爾少校小聲說道。
  地毯上的血跡通向右前方的一個房間,克里斯和少校連忙小心的靠近,準備破門而入。正當克里斯踢開門時,房間的另外一扇門猛然打開,一名光頭翻身出來,接著就瞪著他們看。
  「糟了…」
  狄米崔用俄語咒罵了一聲,連忙舉起MP5衝鋒槍,但是接下來就是一陣讓人難以言喻的劇烈頭痛向他席捲過來,他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他人已經倒在地上痛不欲生。他隱約可以看到其他的隊員也倒在地上打滾,莫里斯似乎沒有像其他人那麼嚴重,但是還是無法動彈。看來他們是上了這個渾蛋光頭佬的當了,催淚瓦斯的煙霧開始慢慢散去,他的頭痛似乎也變的更加嚴重。他想要喊叫,但是卻叫不出聲音來。他努力的抗拒那彷彿要撕裂他腦袋的頭痛,一邊祈禱自己能夠平安度過這個危機。

  阿姆斯壯小心的帶著所有人向前進,他們自從上了四樓後就沒有聽到任何的槍聲了,但是這個寂靜反而讓人更不舒服。更多盟軍士兵小心翼翼的跟隨在他們後面,鞏固已經被搜索完畢的地區。
  「怎麼一個人都沒有…俄國佬都到哪裡去了?」 麥斯威爾二等兵問道。
  「也許他們都已經被幹掉了吧?」 休斯二等兵滿懷希望的說道。
  「盟軍應該也會派人從屋頂進攻吧,怎麼一個人都沒有看到?」 米契爾說道。
  「雖然沒有人,但是看來是發生過激烈的戰鬥呢…」 阿姆斯壯指著滿是彈孔的牆壁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所有人突然感到一陣頭痛,頭痛雖然並不十分嚴重,但是還是讓人十分不舒服。
  「媽的,這是怎麼回事啊?」 渥爾塔下士咒罵道。
  「幹!這是俄國佬的新武器嗎?」 李抱著頭說道。
  阿姆斯壯一手按著頭,試圖忍受這席捲而來的頭痛,但是一些他從來沒有看過的畫面也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他彷彿看到一間陰暗又充滿大型試管的房間和穿著白袍拿著針筒的男子,接著還出現史達林的臉孔和一個陌生光頭男子溫和的笑臉,然後接著他又看到無數不同的臉孔,其中有不少人正在掙扎尖叫著,最後出現被擊到的盟軍士兵,還有好幾個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滾的盟軍士兵,最後的人當中有些他認識的臉孔在其中,其中包括了一個他十分熟悉的人在內。
  「蜜卡!」 阿姆斯壯驚呼道。
  他用力甩了甩腦袋,將腦海裡面的畫面驅逐出去,然後就忍著疼痛向前衝了出去。
  「大衛!你要去哪裡?」 米契爾在後面驚呼道。
  阿姆斯壯沿著走道奔跑著,忍受著越來越劇烈的疼痛,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總覺得自己知道往那個方向轉彎,其他人則緊跟在他身後。最後他轉過另外一個轉角,看到一名穿著KGB制服的光頭男子站在走廊中央,幾名盟軍士兵倒在走廊的地毯上,其中包括蜜凱拉.奧伯拉契在內,那名男子正專注的看著地上痛苦掙扎的人們,似乎沒有發現到他們。
  「嘿,光頭佬!」 趕到的米契爾喊道。
  那名光頭男子震動了一下,突然間那股惱人的頭痛突然減輕了不少,但是突然又變得更加劇烈起來。不過阿姆斯壯已經舉起 MP5 衝鋒槍扣下扳機,隨著那名光頭男子中槍,他們的疼痛就立刻完全消失。其他的士兵也紛紛上前開火,直到那名男子完全倒下為止。倒在地上的盟軍士兵們紛紛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阿姆斯壯連忙向前衝了過去。
  「停火!停火!」 米契爾連忙對還忙對幾個還在對地上屍體開火的士兵喊道。
  「咦?夏爾上尉?」 認出其中一人的德拉蓋特叫道。
  阿姆斯壯直接跑到蜜卡身旁,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
  「大…大衛?你怎麼會在這裡?」 蜜卡驚訝的問道。
  阿姆斯壯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緊緊的抱著蜜卡,他覺得自己現在彷彿什麼都不需要,只要有她就行了,蜜卡則是輕輕拍著他的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更多的盟軍士兵這時也衝了過來,鞏固現場。
  「四樓全部搜索完畢,全部安全!」
  「我們發現更多的傷亡,需要緊急醫療後送!」
  官兵們此起彼落的喊叫聲彷彿象徵著這場血腥的克里姆林宮終於告一段落,也許他們從此終於能夠告別這個已經帶走太多人命的戰場,讓這個世界恢復和平。

  「目標建築物搜索完畢,沒有發現主要目標。重複,沒有發現主要目標!」 無線電上傳來此起彼落的通告聲。
  「讓路!讓路!我們有傷員要後送!」 幾名士兵在走廊上喊叫著。
  雪曼看著克里姆林宮的宮內廣場,其他建築物內的戰鬥雖然也十分激烈,但是都已經以盟軍的勝利為結束,整座克里姆林宮都已經完全落入盟軍的控制。克里姆林宮周圍的戰鬥也漸漸告一個段落,在盟軍強大火力的反擊還有莫斯科軍民的協助之下,仍然效忠於史達林的蘇聯部隊終於被擊潰,倖存的士兵也紛紛投降。一架 CH-47 運輸直升機在前方被重新清理出來的空地降落下來,更多士兵從直升機上衝了出來。
  「快把傷員送上來!重傷的優先!」 機工長喊道。
  雪曼和其他人連忙將一名名的傷兵抬進直升機,包括受重傷的赫爾梅克少校。直升機內部已經經過特別改裝,在艙臂上加裝了可以摺疊的架子,增加可以運送的傷員人數,但是還是不夠。直升機裝滿後他們不得不退了出來,直升機立刻升空,同時也有救護車開進開出,送出傷患。正當雪曼打算喘口氣休息時,歡呼聲和掌聲此起彼落的響了起來。
  「怎麼了?」 雪曼連忙問道。
  「你看看屋頂。」 班尼說道。
  克里姆林宮各建築的屋頂上紛紛升起了同盟國國旗,就在這時,四架阿帕契攻擊直升機從空中飛過,彷彿是事先就彩排好似的。雪曼臉上露出微笑,跌坐在地上。
  「看來是結束了。」 班尼說道。
  「還沒呢,史達林那傢伙還沒有抓到,他就有可能繼續號召死忠派繼續抵抗下去。」 雪曼回答。
  「就算如此,蘇聯也完蛋了。大多數加盟國都紛紛獨立了,百姓也都見識到史達林一夥是什麼樣的貨色,就算他想要東山再起也不容易了吧。」 班尼樂觀的說道。
  「也許你說的沒錯…」 雪曼喃喃回答道。
  「戰爭結束後你打算做什麼啊?」 班尼問道。
  「我不知道…回家睡一百年的覺聽起來似乎不錯…」 雪曼笑著回答。
  「哈哈!聽起來很棒啊!」
  雪曼笑著看著哈哈大笑的班尼和卡爾森,如果戰爭真的結束,作為最大威脅和主要目標的蘇聯政權瓦解,那麼同盟國的威脅就自然消失了,那麼想必也沒有必要繼續組織龐大的同盟軍,接下來勢必會有大規模的裁軍和復員,甚至解散整個同盟軍,將部隊指揮權重新歸還給各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想到一同奮戰這麼久的弟兄們馬上又要分散回到世界各地就讓人十分感傷。
  「直升機來了!準備運送傷員!」 一名軍官喊道。
  雪曼連忙站了起來,現在也沒有時間想這些了。接下來的情況會如何發展,在歷史的洪流當中各人會何去何從,誰也不知道。他只能繼續當個積極的參與者,繼續向前,為更好的世界進一步努力。

*莫斯科郊區*

  年輕的光頭男子看著曾經是這個國家的最高通知者約瑟夫.史達林如今像是喪家之犬般的躲在莫斯科郊區一座小農村的農莊內,將伏特加像開水般不斷的灌下。雖然他已經徹底的失敗了,但是他倔強的脾氣似乎仍然不願意承認失敗,當初他還費了一番唇舌才終於說服他離開克里姆林宮,似乎是多年來的呼風喚雨將他年輕時的求生本能給抹殺光了。
  「…蘇聯最高指揮今天正式簽署對盟軍的投降書,同時也命令全蘇聯的武裝部隊投降,象徵這場造成數千萬人傷亡的世界大戰正式宣告結束…」
  收音機一直調整在盟軍廣播網的英文廣播節目,由史達林的副官兼國家安全會議主席娜迪雅負責翻譯。雖然盟軍廣播早就有俄語頻道,但是最好還是控制史達林收到的訊息比較妥當。史達林在聽到投降的訊息後暴跳如雷,突然抽出馬卡洛夫手槍對著收音機開火,將彈匣內的子彈全部射完。
  「叛徒!我要他們的腦袋!他們的家人也是!全部送到西伯利亞!」 史達林吼道。
  「冷靜點,同志。您這麼做會暴露我們的位置的。」 男子溫和的說道。
  「我不管!我可是蘇維埃最高領導人,怎麼能夠像個老鼠一樣躲在這種地方!我應該要號召全俄羅斯祖國忠誠的軍民,立刻組織反抗,擊退帝國主義者!」 史達林吼道。
  「現在還不是時候,同志。我們正在和全國各處的反抗軍聯繫,計畫攻擊時間。人民現在在帝國主義暴政的水深火熱之下,正盼望著您能回來領到他們抵抗呢。但是敵人眼線到處都是,我們必須要謹慎才行,等到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們就能出奇不意的出擊,切斷帝國主義者的喉嚨!」
  這一番連三歲小孩子都不會相信的神話似乎讓這位前獨裁者滿意了,讓他終於再度坐了下來,娜迪雅則在一旁用她那讓史達林神魂顛倒的嗓音勸說著。
  「親愛的,聽聽他的話。蓋恩同志過去一直都對您忠心耿耿,他對您的建議也一直都是對的。相信他的安排吧,我們總有一天會讓世界臣服於您腳下的。」娜迪雅勸道,同時十分有技巧的將史達林手裡的馬卡洛夫手槍取走。
  「我…我…好吧就聽你們的吧…我有點累了,我想休息了。」 史達林順服的說道。
  男子看著史達林在娜迪雅的攙扶下進入了臥房,躺在雖然有些簡陋但仍然十分舒適的床上。這個人的利用價值也差不多到此為止了,他本來還希望能夠繼續利用他下去,不過看來目前的情況他是成不了多大的氣候,沒有必要繼續浪費兄弟會的資源。現在該是離開這裡,準備下一次兄弟會行動的時候。在確定史達林已經睡著了之後,他對娜迪雅揮了揮手,對方立刻悄悄的走到他身旁。
  「我們要出去打探風聲,妳留在這裡看著他確定他不會鬧事。」
  「我主,我不覺得這個噁心的男人還有任何的利用價值了。我們應該儘早除掉他,趕快離開才…」娜迪雅說道。
  「現在時候還沒到,親愛的。我一切自會有安排。妳就先留在他身旁監視他,一刻也不能鬆懈。這個公事包妳拿著,裡面有我們所有人的旅行證件和現金,我們之後脫身就完全靠這包裡面的一切了,現在就先交給妳保管了。」
  娜迪雅接過手提包,馬上打開檢查裡面的內容,也許是因為她長期在國安會養成的習慣使然,男子全都看在眼裡。娜迪雅檢查完了以後才放心的合上手提包。
  「我會用性命來保護它的!」娜迪雅發現男子看她的眼神後連忙說道。
  「我相信妳會的。」
  男子說完就帶著其他的部下走出農莊,在關上門後他也召集外面的衛兵和他一同離開。娜迪雅實在太可惜了,她辦事能力相當強,頭腦清晰,對兄弟會的理想也相當忠誠,但是在全蘇聯第二高的地位似乎讓她產生了某種幻覺,認為自己將來在兄弟會將會是第二號人物,甚至自許為未來的接班人,而兄弟會是沒有這種所謂的第二號人物的。
  「大人,娜迪雅同志怎麼辦?」 一名衛兵問道。
  「娜迪雅將會成為兄弟會的烈士,永遠存活在我們的心中!」 男子回答道。
  那名衛兵點了點頭,馬上就不在多說了。男子從外套口袋裡取出一具遙控器,娜迪雅雖然還對他起了懷疑,仔細的檢查手提包內的物品,不過似乎沒有發現這個特製手提包的內層早就塞滿了塑膠炸藥。他按下了按鈕,建築物內立刻傳來劇烈的爆炸,部分建築物甚至坍塌了下來。男子頭也不回的繼續向前走去。
  「將這個地點透過管道私下傳達給盟軍總部,我們應該也要開始在同盟國內部佈下一些人脈了。」 男子說道。他知道某位盟軍高層肯定會對這項情報十分感興趣,這個傢伙將會是非常有用的棋子。
  「知道了!」
  「我主,接下來要怎麼辦?」 另外一名部下問道。
  「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我們已經埋下了兄弟會將來茁壯的種子,就等到時機來臨,全世界都會因為我們的名字而震動的。」
  部下們點了點頭,對這個解釋相當滿意。男子一邊走路一邊思考,他本來是打算靠史達林征服同盟國後再動手讓兄弟會接管,順理成章的讓兄弟會接管半個世界,但是盟軍的實力超出了他的預料之中。盟軍雖然大炮、戰車和軍隊人數不如人,但是使用靈活的戰術、大量採用高科技武器,另外還有雄厚的財經實力,這些都是讓盟軍獲勝的重要要素,下次行動時勢必要將這些列入考慮之中。幸好這次所有的投資還不算白費,靠著蘇聯在戰爭初期佔領了近大半的歐洲,透過娜迪雅的暗中佈線,兄弟會的成員也滲透進被佔領區的政經軍層面,包括蘇聯傀儡政府和反抗軍內都有兄弟會成員的身影,等到這些種子茁壯後他們就能夠實際的控制這些國家,等到下一次世界再次見識到兄弟會,他們將會看到一個完全不同,完全席捲世界的兄弟會的。


尾聲

*聖彼得堡*
*中央車站*
*戰爭結束後一個星期*

  前紅軍上尉亞歷山大.葛列格維奇.維謝涅夫斯基和其他被釋放的紅軍俘虜從聯合國軍的卡車上紛紛下車,在遭到俘虜後他們被送到英國一段時間,接著就被送到加拿大的俘虜營,過著相對來說還算悠閒的生活。雖然每天都必須到農場工作,但是比起以前在紅軍甚至蘇聯的生活要安逸許多,也沒有凶惡的政委命令他們按照黨的標準交出一定數量的糧食。
  蘇聯宣告投降雖然不能說是完全意外,但是仍然讓人料想不到。接著他們就被告知他們能回家,接著就被送上船,由新組織起來的聯合國軍按照各個士兵的老家分別送上不同的船,而他則是被送到了這座已經重新被命名為聖彼得堡的城市。他打量著車站內的民兵和聯合國憲兵互相談笑著,似乎沒有人要來查他的證件似的,讓他感到十分不習慣。
  「您需要幫助嗎?」 一名穿著民兵制服的年輕少女問道。
  「啊…」
  亞歷山大一見到對方就連忙摸索身上,試圖找出他的證件,準備拿出來給那名民兵中士檢查。不過他是名俘虜,只有軍人身份證,加上沒有離營證、通行證、戶籍證、旅行許可證、和外地住宿卷,今天晚上看來得在拘留所待上一晚了。
  「您剛返國吧?歡迎。如果你需要返鄉的轉乘資訊或是火車或是長途汽車的時刻表,可以到服務台查詢,需要我帶您過去嗎?」 那名中士親切的問道。
  「呃…妳不需要查看我的證件嗎?」 亞歷山大笨拙的問道。
  那名少女笑了笑,用憐憫的眼神看著他。
  「祖國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歡迎你回到重生的祖國。您如果需要幫助的話我會在這裡的。」
  那名少女對他敬了個禮,然後就去協助其他和亞歷山大一樣不知如何是從的返鄉戰俘。亞歷山大背著行囊,在聖彼得堡的街道上漫步,全是到處都懸掛著他不熟悉的白藍紅國旗,雖然物資仍然十分缺乏,要依靠聯合國軍的供應,但是人們仍然在努力讓這座城市完全恢復以前的榮耀,商店也都開始營業,整座城市彷彿帶著新的生氣。眼淚不知不覺的就從他的眼眶中流了下來。俄羅斯祖國雖然被擊敗,但是並沒有被擊垮。他十分相信擺脫了重生的祖國將重新擠進世界強國之列,屆時祖國將不再以軍事武力恐嚇他人就範,而是靠其他的發展和成就讓人刮目相看,而他也決定要讓自己真正為祖國的重生盡一份心力。

*莫斯科郊區*

  一等兵史密斯拿著 M16 步槍帶著一等兵穆勒和二等兵瓊斯小心翼翼的進行搜索,戰爭雖然已經結束近一個星期,但是史達林至今仍然下落不明。同盟軍現在經過重組移交管轄後已經重新成為新的聯合國軍,而聯合國軍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找到史達林和其他沒有落網的前蘇聯高層。他們正在搜索這座小農村的每一棟建築,確定沒有任何人窩藏在這裡。他們接著走進一棟農家,看來之前戰火曾經波及這裡,部分的建築已經坍塌,不過建築本身大,可以讓一戶很大的家庭住在一起。史密斯小心翼翼的走進房門。
   「小心,注意不要碰到陷阱了。」 史密斯叮嚀道。
  室內彷彿是有炸彈在裡面爆炸似的,而實際上可能也確實如此。爆炸位置似乎是位在客廳內,但是週遭的房間也遭到波及。史密斯對其他兩人點了點頭,那兩人立刻散開來,分別搜索建築物內的各個部分。他往前走去,隱約聽到前方似乎有聲音,他往前看去,赫然發現一個人被埋在瓦礫當中。
  「在這裡!這裡有人!」 史密斯連忙對其他兩人說道。
  穆勒和瓊斯連忙趕了過來,史密斯蹲下試圖察明那人的傷勢,卻被對方的臉孔給嚇了一跳。這一張面孔恐怕全世界是無人不知,之前這個國家內還到處都有他的巨大雕像,這一號人物暫時還不會從人們的記憶中退去。
  「老天爺!是史達林!」 史密斯驚呼道。
  史達林的模樣看起來十分狼狽,灰頭土臉,完全沒有之前在電視上所展現的那股狂熱的氣氛。他不知道已經被埋在這裡多久了,全靠遭到破壞的屋頂累積的雨水和溶化的雪水剛好滴在他嘴巴才讓他活到現在。
  「就知道這混帳還活著!」 穆勒在一旁說道。
  史密斯心中有股對史達林扣板機的衝動,就是這個傢伙讓全世界陷入戰火之中,讓數千萬人生靈塗炭,讓不知道多少的家庭因此破碎。但是他的內行告訴他不能對這個動彈不得的糟老頭開槍,更何況他們還有命令。
  「嗯,命令就是命令。來吧,幫我把他抬出來!」 史密斯對其他兩人說道。
  三名士兵連忙將步槍背到肩後,試圖將壓在史達林身上的石塊移開。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一等兵!你們在那邊是要幹什麼?」 一個頗有威嚴的聲音說道。
  史密斯等人連忙抬起頭來,說話的人站在陰影當中,只能看到他衣服上的盟軍軍官制服,最好還是近儘快向他報告。
  「長官!是史達林。他還活著呢!」
  「一等兵,我沒有看到任何人啊!」 對方回答道。
  「就在這裡,長官。他還…」
  史密斯的話被對方粗暴的打斷。
  「我想你可能沒聽到我說的話,一等兵。我沒有看到任何人!」
  對方從陰影裡走了出來,史密斯和其他兩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前盟軍副指揮官出現在他們面前。
  「你有看到人嗎?」 尼古.史達佛洛斯將軍說道。
  史密斯明白這位將軍是有什麼打算了。他雖然並不是十分贊同,但是他也不是不能明白將軍的心情。一旁的穆勒看著他,似乎是要等著看他怎麼回答。
  「不,長官。我沒有看到任何人…」
  史密斯站了起來,看著將軍的眼睛,對方也筆直的看著他。
  「我大概是聽到了風聲吧。」 史密斯繼續說道。
  「我想也是。快出發吧」
  史密斯和穆勒互相看了看,然後看了看瓦礫中的史達林,接著就慢慢離開,瓊斯在離開時仍然目不轉睛的看著史達林。他們才剛踏出房門碰上了他們的排長。
  「怎麼樣?有發現嗎?」 大衛.阿姆斯壯少尉問道。
  「沒有,長官。」 史密斯回答道。
  「那就集合吧,其他村內的建築都搜索完了,我們準備要到下一個地點繼續搜索。」 少尉說道。
  「是,長官。」

  阿姆斯壯看著那三名士兵快跑奔向停在鎮中央的卡車,他彷彿聽到倒塌的房舍內傳來呻吟聲,不過既然他的部下說裡面沒人,那他也沒有理由懷疑他們。他自己也走向卡車,還其他士兵一同坐在後座。
  「歡迎上車啊,少尉長官!」 米契爾扮著鬼臉說道。
  自從他升官後,米契爾就從來沒有停止過開他的玩笑,不過他到並不覺得討厭,因為就連他自己到現在也還不能習慣指揮一個排並且被升任為少尉這項事實,不過多虧以前的好夥伴還在,讓他們可以從旁協助他。所有士兵都上車後卡車就向前出發了,繼續搜捕史達林的任務。他不認為史達林這個傢伙能夠被找到,他現在搞不好早就已經逃到非洲或者是什麼地方去了,但是任務就是任務。如果今後還有什麼人試圖效法史達林的話,他也將會繼續站在第一線捍衛世界的和平的。

<全文完>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87. 2014-06-24 02:20:44
在準備故事同時寫一些感言吧...

其實這篇不知道寫了多久了啊...之前一段時間寫得天昏地暗,甚至有過打算提早結束,但是還是撐下來了...

最後採用 RA 的結局其實是一開始就決定好的,畢竟故事是從戰爭開打前開始的,總覺得必須寫到戰爭結束才行,剛好把官方結局一起放進去。不過某光頭解決燙手山芋的情節倒是最後才加進去的。XD

因為原本結局的三位盟軍士兵並沒有名字,因為其中有台詞的兩人口音聽起來像是美國人跟德國人,所以就隨便找美英德的菜市場名來給他們取名字,其實還滿有趣的。之前還不知道原來英文維基可以找到各國最常見的姓氏呢。XD

比起原來場地設定明確的索蘭德爭奪戰,盟軍反攻開始之後在俄羅斯到處亂跑場面就有點亂七八糟,也加入了不少 RA1 盟軍任務的情節,下一篇故事一定會加以改進避免這種混亂狀況的... Orz


這種故事要拍影集恐怕收視率不會太高吧...XD 感覺硬派的軍事影集作品除非有大導演加持 (BOB 和太平洋) 或是剛好戰爭結束沒多久 (Over There 和 Generation Kill),不然好像人氣都不高的樣子 (也有可能是製作組的各種問題就是啦),搞不好一季就被腰斬了...不過真要拍,我還是希望看到 C&C1 的故事啊...

接下來的小兵故事 II 可能就不會有這麼大的場面 (雖然現在這麼說,之後就不知道了...),不過要等到時間比較充裕一點以後才能開始計畫,泰伯倫的小兵故事也是會繼續下去,請大家繼續多多支持。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