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美女玩法韓國原廠直營 最殺PK手遊暴力美學!至強者的對決!運籌帷幄 智奪天下
john801121 ( 囧801121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15 | 文章數:687 | 推薦數:1264 | 被推數:316 #61. 2014-02-10 01:28:49
引言回覆 jthotshot 的話:
  「這些紅不啦嘰的玩意是什麼?該不會是俄國佬稱呼為羅宋湯的所謂『食物』吧?」
我曾經在俄文老師帶班上同學去頗正宗的俄式餐廳時吃過一次


不過那裏消費真的不便宜啊......QQ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62. 2014-02-11 01:26:00
引言回覆 john801121 的話:
引言回覆 jthotshot 的話:
  「這些紅不啦嘰的玩意是什麼?該不會是俄國佬稱呼為羅宋湯的所謂『食物』吧?」
我曾經在俄文老師帶班上同學去頗正宗的俄式餐廳時吃過一次


不過那裏消費真的不便宜啊......QQ



據說和一般人印象中的羅宋湯不太一樣呢  XD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63. 2014-02-23 07:51:13
*當地時間 0415 時*

  傑森坐在休伊直升機的座艙內,看著莫斯科的建築從下方飛快通過,遠方就可以看到著名的紅場。這個他以前連作夢都不敢作的景象現在就發生在他眼前,對空射擊的曳光彈交織在夜空中,城市各處都傳來射擊和爆炸聲。盟軍雖然已經取得了空中優勢,但是仍然沒有完全制空權,仍然守到蘇聯軍控制的機場仍然在起飛米格機對盟軍進行挑戰,加上地面部隊猛烈的防空炮火,他們更然必須要十分謹慎才行。自從盟軍部隊進入市區後已經損失了十二架直升機了,他可不希望自己成為不祥的第十三。
  「五分鐘!」 機工長對所有人說道。
  傑森再次檢查了他的 G3/SG1 狙擊步槍和 MP5SD3 衝鋒槍,這大概是他坐上直升機後第六次的檢查,如果再加上任務簡報之後到登機前的次數加起來他大概檢查自己的武器不下二十次了,畢竟這次的任務可不是小事,他們和其他的盟軍特種部隊將要對盧比楊卡廣場的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總部發動攻擊。一想到要對蘇聯間諜機構的大頭目發動攻擊就讓人膽戰心驚,而他們的突擊小組要協助已經事前潛入莫斯科的特戰部隊,攻擊 KGB 的檔案庫,奪取 KGB 的機密檔案,將蘇聯各種見不得人的勾當公諸於世。
  「我們只能在附近降落,沒有辦法靠近。俄國佬把廣場周圍的幾座建築物都改建為要塞了,什麼樣見鬼的驚喜都有,我們還沒碰到一點皮毛就栽了五架直升機,小心點!」 副駕駛叮嚀道。
  「衛星照片上只有看到少數的地面部隊…」 貝爾克中士說道。
  「去告訴那些被擊落的弟兄們吧…聽說那邊部署的還都是些大傢伙,什麼狙擊手,機槍陣地這種小家子氣的玩意他們還看不起呢。」 副駕駛說道。
  彷彿在印證他的話似的,遠方這時傳來一陣看似閃電的閃光,讓傑森有不好的預感的。低空飛行的直升機在離盧比楊卡廣場還有十條街的時候就在一棟民宅的屋頂上降落,傑森連廣場的影子都還看不到,其他的直升機則是分別前往各自預定的位置,對 KGB 總部採取包圍的態勢。
  「只能載你們到這裡了。祝你們好運啦!」 飛行員說道。
  「多謝了,戰爭後見!」 戴爾少校說道。
  直升機迅速的起飛離去,他們從樓梯間一路直接下到一樓,就看到一隊蘇聯士兵已經等在街道上了。
  「看來應該是我們的接應吧…」 凱蒂說道。
  「妳確定嗎?該不會是要埋伏幹掉我們的吧…」 萊德克槍砲上士問道。
  雖然俄羅斯軍民大規模起義的消息已經早有所聞,但是想到有一群沒有多久前還是敵人的傢伙全副武裝的站在身後還是讓人冷汗直流,放心不下來。
  「我看到夏爾少校了和他的部下了,應該是他們沒錯。」
  少校說完就往外走去,還揮手要其他人跟著來。夏爾少校和他的部下就站在幾輛卡車旁邊,看到他們出來就輕鬆的對他們揮手。
  「少校,好久不見了。歡迎來到莫斯科。」 夏爾少校首先說道。
  「謝謝你,少校。別來無恙吧!」
  「嗯,你們看起來氣色也都不錯。上車吧,我們沒有太多時間。」
  一群人登上車隊中的最後一輛卡車,然後車隊就向盧比楊卡廣場前進。車上除了兩個特戰小組和兩名情報員外就全都是反抗軍的士兵。
  「現在情況怎麼樣?」 戴爾少校首先問道。
  「內政軍已經對 KGB 總部先發動了攻擊,遭到偽裝公寓內的磁爆線圈和火焰噴射器攻擊,不得不撤退。第二波攻擊有擄獲的戰車配合,並且由民兵從地下管路試圖破壞武裝建築的供電,但是只取得部份的成功,KGB 總部四周仍然有兩座建築仍然在運作當中,總部本身似乎也有一定程度的防禦系統。」 夏爾少校回答道。
  「還真是難纏啊…空中部隊似乎也吃了不少苦呢…」
  「從目前所知的情報,偽裝建築內有升降式防空飛彈和多門雙管 23mm 防空跑,KGB 的傢伙也弄來了幾輛 ZSU,直接停在廣場上,這對我們是很大的威脅。」
  「現在確定只有兩座偽裝建築還在運作?其他的建築確定已經失去戰鬥能力了嗎?」
  夏爾少校攤開一張地圖和衛星照片進行比較,地圖似乎是用手繪而成的,看起來似乎並不十分精確。
  「在民兵破壞了供電系統後內政軍就攻入這些建築內,確保所有的設施都有遭到破壞。遺憾的是所有的武器控制系統似乎都在 KGB 總部內,所以無法將這些建築內的武器轉為給我們來使用。目前就剩下這兩座建築無法切斷電源,似乎是從 KGB 總部內直接供電的。」
  夏爾少校一邊說這一邊在衛星照片上面做記號,標示剩下的偽裝建築位置。戴爾少校則是連忙將這項情報透過無線電傳給其他部隊,讓他們待命。
  「能夠切斷 KGB 總部的電源嗎?」
  「民兵嘗試過了,但是他們似乎是有內建發電機,整棟建築仍然在運轉當中。」
  「原來如此…那麼就只能來硬的了嗎?」
  前方出現了一個用廢棄車輛所堆成路障,不少武裝人員爭奪藏在車後對前方開火。卡車在路障前面停了下來,車上的士兵立刻跳下車,傑森和其他人也跟著下車離開道路。
  「前面再過去就是佐仁…盧比楊卡廣場了。」 名叫莫里斯的情報員說道。
  路障後面的反抗軍正在用手邊的各式武器對廣場的KGB部隊發動攻擊,前面廣場上還能看到之前攻擊失敗後所留下來的戰車和其他車輛的殘骸。反抗軍當中有許多人穿著平民服裝,拿著的武器也是琳瑯滿目,從新的 AK-74 和舊式的 AKM,到老掉牙的 PPSh 衝鋒槍和手動的莫辛納甘步槍都有,而且其中有將近半數是女性,也同樣拿著槍在前線戰鬥。
  「這些人是什麼人?」 戴爾少校問道。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自發性起義的民眾吧…自從總統在電視上發表聲明後就有越來越多人加入,數量還不少呢,很多似乎都是政治犯或是其他遭受破壞民眾的家人。」 夏爾少校說道。
  一名正在用莫辛納甘步槍開火的青年中彈倒了下來,凱蒂連忙上前替他進行急救。
  「掩護射擊!」 戴爾少校喊道。
  街森架起 G3/SG1 狙擊步槍,瞄準躲在車輛殘骸後面的 KGB 士兵開火,貝爾克中士和艾利克斯中士則是架起 Minimi 機槍開火,夏爾少校的部下也紛紛加入戰局。幾名內政軍的士兵用 RPG 火箭開火,在火箭推進榴彈爆炸後 KGB 士兵就開始撤退了。
  「那些契卡逃走了!別讓他們跑了!」 一名外套上掛滿勳章的老人抓著步槍喊道。
  「烏啦!」
  其他平民吶喊著就跟著衝了上去,而且動作極快,其他人根本來不及阻止。
  「等等,前面有部屬重武器!」 夏爾少校連忙用俄語喊道,但是完全被吶喊聲給淹沒。
  內政軍官民們見狀也連忙追了上去,試圖阻止這些過度熱情的民眾。但是這一群健步如飛的人三兩下就衝進了廣場,接著就傳來磁爆線圈的充能聲。
  「撤退!」 帶隊的老人立刻對所有人喊道。
  一道電光從 KGB 總部隔壁的一棟建築物的屋頂上打了下來,將幾名來不及逃跑的平民瞬間就燒成焦炭。廣場內的 ZSU-23-4 防空戰車也用四管 23mm 機砲掃射,讓這些平民瞬間就沐浴在一陣彈雨當中,不過幸虧他們跑得快,所以傷亡還算輕微。
  「撤退!回到掩體後面!」 夏爾少校喊道。
  廣場內的防空戰車追了上來,似乎想要一鼓作氣將反抗軍解決掉,但是才剛開過轉角就遭到至少三枚 RPG 火箭攻擊,當場被炸成一團燒焦的空殼。
  「我們必須要繼續攻擊,讓敵人沒有喘息的空間!」 那名老人雖然被煙霧燻得一臉漆黑,但是仍然鬥志旺盛的說道。
  「等等,敵軍配備有重武器!貿然出擊只會徒勞的增加犧牲者啊!」
  「少校同志!我們需要不斷的進攻進攻再進攻,讓敵人不能喘息,這樣才能贏得勝利!祖國過去的戰爭也都是這樣勝利的!」
  「現在的敵人配備了強大的電磁武器和火焰噴射器,而我們只是血肉之軀,這和靠著勇氣和數量就能攻下的機槍陣地是不一樣的!更何況我們現在也沒有那個數量去和他們打消耗戰!」
  那名老人沉思了一番,似乎終於勉強接受夏爾少校的說法,讓他沒有白費唇舌。戴爾少校和夏爾少校談過了以後就開始觀察附近的幾座建築物,然後帶著隊員們直奔廣場附近最高的一棟公寓,每個人都背著一大袋的裝備。
  「可惡…要是他們能夠叫龍捲風戰機來轟炸一番就不必這麼辛苦了。」 萊德克槍砲上士抱怨道。
  「那我們的任務也要告吹啦,而且這樣一來會給民眾財產造成巨大的損失,總部不希望讓民眾過度的反感!」 戴爾少校一邊上樓梯一邊回答道。
  「不必要的財產損失?這可是戰爭啊!紅軍攻進我們國家的時候克沒有考慮什麼個人生命財產的安危啊!」 萊德克繼續說道。
  「所以我們才是『好人』嘛!」 戴爾少校吐著舌頭挖苦道。
  「所以好人才命苦時嗎?」 凱蒂笑著說道。
  「就是說啊!」
  他們直接奔上建築的屋頂,這裡讓他們可以看到KGB總部的建築,不過卻無法看到總部前方的廣場。
  「壓低身體,不然等一下就換我們當烤肉了。」 戴爾少校叮嚀道。
  兩座防空飛彈發射器這時分別從兩棟建築物的屋頂升了上來,各發射兩枚防空飛彈。所有人連忙跟著飛彈看,兩架飛來的 A-10 攻擊機連忙一左一右的散開,同時釋放熱焰彈。武裝建築屋頂上的 23mm 機砲也跟著開火掃射,追著兩架攻擊機開火。
  「亞歷山大,幹掉那些砲手!」 少校命令道。
  「知道了!」
  傑森立刻架起狙擊步槍,一旁的凱蒂則是迅速的報出目標的距離和風向風速等資訊,然後傑森將瞄準十字對準第一個目標。
  「…全能的主耶和華引導我…」 傑森默默唸道,然後扣下扳機。
  正在開跑的砲手中彈倒了下去,一旁的副砲手則是慌忙的東張西望,傑森將十字對準了他。
  「…祢是我的盾牌…」
  下一個目標也倒了下去,傑森接著對準屋頂上另外一座防空砲的砲手。
  「…祢是我所信靠的…」
  剛好排在一起的砲手和副砲手雙雙到下,這個屋頂已經沒有敵人了。
  「下一個目標,一點鐘方向的建築屋頂。」 凱蒂說道。
  傑森繼續開火射擊,雖然他的狙擊步槍沒有裝上滅音器,但是敵軍機砲猛烈的掃射聲卻完全掩蓋了他的槍聲。兩架 A-10 似乎下定決心要消滅對他們發動偷襲的敵人,所以不斷的在繞圈子試圖找到破綻,讓 KGB 的砲手持續的對空中瘋狂射擊,也為傑森等人提供了掩護。屋頂的防空飛彈發射器則持續發射飛彈,但是因為這些 A-10 飛得實在太低了,大多數的飛彈都擊中附近的其他建築物。
  「喂喂,不是應該要盡可能的減少平民財產的損失嗎?」 萊德克問道。
  「反正飛彈是 KGB 的傢伙發射的,先住保命比較重要…大概是這樣吧…」 克羅恩士官長說道。
  「掩護他們,盡可能的消滅敵人的防空武器。我們要突破那建築內的磁爆線圈就非得依賴空中武力不可!」 戴爾少校一邊說著一邊從裝備袋裡面取出幾具 LAW 火箭發射器分給其他人。
  隨著防空砲砲手一一被傑森解決,對空射擊的火力也隨之減弱,A-10 飛行員似乎認為現在有機可趁,轉而向廣場直接飛了過來,看來是準備要發動攻擊。
  「亞歷山大,繼續掩護屋頂,幹掉任何帶著防空武器或是試圖操作防空砲的敵人,其他人,用 LAW 或火箭攻擊冒出來的防空飛彈發射器和其他火力點!」
  屋頂上的防空飛彈發射器對著衝來的 A-10 發射了更多的飛彈,兩枚在攻擊機附近爆炸,用銳利的彈片席捲兩架攻擊機,接著另外一枚飛彈命中了其中一架 A-10,炸掉了半個機翼,但是兩名飛行員仍然執意繼續前進。這時,陸戰隊員們發射的LAW火箭紛紛擊中了武裝建築的屋頂,將兩座防空飛彈都完全摧毀。他們發射完後立刻拿起另外一枚火箭,對看起來像是火力點或是部署了重武器的窗口繼續開火射擊。兩架 A-10 這時開火了,機鼻下的 30mm 機砲吐出長長的火舌,一連串的砲彈橫掃了兩座武裝建築和KGB總部大樓,將這幾座建築物打得千瘡百孔。
  「那些飛行小子這下把咱們的目標也打爛啦!」 貝爾克中士喊道。
  「沒關係,我們的目標在地下室,只要他們不把整棟樓轟垮,地面上破壞程度多嚴重都無所謂!」 克羅恩士官長滿意的說道。
  一連串的砲彈這時在外前上炸了開來,讓所有人連忙臥倒在地,貝爾克倒在血泊之中,上半身被轟出好幾個大洞來,一輛在廣場內的 ZSU-23-4 正在對他們猛烈掃射。兩架受創的 A-10 完成攻擊後就開始返航,廣場中的另外一輛防空戰車則是繼續對著攻擊機開火。
  「該撤了,轉移陣地,然後我們就要叫直升機來了。」 少校取下貝爾克的狗牌和武器裝備後說道。
  傑森和其他人俯伏朝著樓梯間爬去,雖然還不清楚少校心理打得是什麼算盤,但是起碼他們把 KGB 總部最主要的對空威脅排除了,接下來他們就可以專注在那些磁爆線圈上,同時為貝爾克報仇。

<待續>
tails2803 ( "Tails"The-Fang )
板主
Lv. 38 | 文章數:2758 | 推薦數:473 | 被推數:2607 #65. 2014-02-23 17:17:10
仍然到蘇聯軍控制的機場仍然在起飛米格機對盟軍進行挑戰

而且這句感覺有兩個仍然感覺有點累贅...

如果由得這些俄國人打, 應該會是:
A方撤退 -> B方YPAAAAA -> B方因A方陣地的強大火力衝到一半撤退/全滅 -> A方YPAAAAA -> A方受到B方陣地強火(RY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68. 2014-03-02 05:14:53
引言回覆 shuyung 的話:
話說烏克蘭-克里米亞跟俄羅斯的狀況越來越緊張了
看來國內民族情勢跟地緣政治所造成的衝突最終還是會有人要以強硬手段來解決呢

看來聖帝又要玩喬治亞的花招了...暗中支持親俄「民兵」公開叛亂,等到當地政府終於不堪其擾開始鎮壓叛亂時用人道之名來個俄羅斯護照大放送,讓當地的俄裔居民轉眼之間通通變成俄國公民,然後用保護僑民的名義出兵佔領,讓那個地區名義上獨立實際上成了俄羅斯附屬...



話說這些「民兵」的裝備也太好了吧...根本就是 Spetsnaz 偽裝的吧...@@


聖帝:計画通り
tails2803 ( "Tails"The-Fang )
板主
Lv. 38 | 文章數:2758 | 推薦數:473 | 被推數:2607 #71. 2014-03-08 19:07:56
克里米亞一定有俄兵啦
不過在基地外面亂跑的軍服佬聖帝說他們不是俄軍

其實也沒說過民兵不可以穿得像普通士兵, 是中東非洲那些沒太重視組織性拿起武器就算, 又常上電視才給人一種"那些才不是民兵不是民兵(滾地哭鬧)"的情況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72. 2014-03-09 07:48:43
  泰勒小心翼翼的從路口的轉角觀察,KGB 總部大樓和偽裝建築在A-10機砲的掃射之下毫無還手之力,連附近幾棟民宅也不幸遭殃,不過這也不能怪飛行員,要在市區內將攻擊目標縮小成這樣的範圍也太強人所難了。幾輛 ZSU-23-4 防空戰車在廣場對著空中猛烈射擊,這些就是 KGB 總部最後的防空火力,雖然對高速飛行的戰機可能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是對速度慢裝甲又薄的直升機來說可就是致命的威脅了。一輛防空戰車這時轉向對附近一棟建築物的屋頂開火,那裡似乎是陸戰隊設置的觀察哨所在位置。泰勒看著屋頂消失在一陣煙霧之中,他只能希望上面的人都平安無事。
  「剛才那陣掃射雖然很壯觀,但是應該還不至於幹掉隱藏在屋內的磁爆線圈吧。」 一旁的蜜卡說道。
  「看來似乎是這樣,我們還是得想辦法解決掉那些傢伙才行。」 泰勒說道。
  「先把那些 ZSU 幹掉吧,不然我們玩什麼花樣都得面對那些改死的機砲彈雨。」 克里斯拿著 LAW 火箭說道。
  「等等!先解決掉磁爆線圈吧,不然我們一開火馬上就會變成焦炭的。」 夏爾少校連忙阻止道。
  「可是我們對磁爆線圈開火的話那些ZSU會把我們打成蜂窩的。」 克里斯說道。
  「沒錯,可是不需要我們自己動手,用雷射標定器導引阿帕契發射地獄火飛彈攻擊就行了!」 從建築物中衝出來的戴爾少校說道。
  「你們剛才就是在打這個主意嗎?」 克里斯問道。
  「是啊,不過被那些傢伙發現了,我們得找另外一個陣地才行。」 少校回答道。
  泰勒看著陸戰隊員們的裝備袋,裡面應該有雷射標定器在裡面,不過似乎少了一個人,而且其他隊員的表情似乎都十分凝重,讓他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棟偽裝建築物能用嗎?」 泰勒指著旁邊的建築問道。
  「我們嘗試過奪取建築物內武器的控制權,但是沒有成功,只好繼續切斷大樓的電力供應…」 一名內政軍軍官回答道。
  「不是,我是說裡面能進去嗎?」
  「啊…是,這棟樓平常是偽裝成一般平民住宅的,根據民兵的紀錄,裡面甚至還有住人,我們在試圖奪取武器的時候也檢查過,房間內和一般的公寓看起來根本沒有什麼不同,只是武器需要的空間無法進入而已。」 那名軍官回答道。
  「難道之前有一群平民就住在磁爆線圈、飛彈和火焰燃料槽的隔壁嗎?」 夏爾少校詫異的問道。
  「而且住戶還完全不知情,這樣偽裝才完美啊。」 那名軍官表情沉重的回答道。
  「可是…這樣太危險了吧…消防局來進行消防安全檢查的時候不會發現嗎?」 克里斯問道。
  「消防安全檢查?」 內政軍官兵們莫名其妙的互相問道。
  「別傻啦,這裡的屋主可是 KGB 啊。他們說不必檢查還有誰敢來啊?就算不要用這麼激烈的手段,在消防局文件上動手腳來妨礙檢查對 KGB 來說也是小菜一碟吧。」 莉莉亞說道。
  「別浪費時間了。既然可以用就進去吧。」
  夏爾少校和戴爾少校一同進入了公寓大門,其他人則緊跟在後,連不少內政軍的官兵也跟著進來。所有人都對這棟偽裝建築十分好奇,讓他們一行人變得好像是觀光旅行團似的。內部的構造和一般蘇聯的公寓沒有什麼兩樣,空間十分狹窄,根本看不到窗戶在哪裡,房間數量則是相當的多,彎彎曲曲的昏暗走道讓不熟悉環境的人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走,樓梯間中央那座早就不能使用的老舊升降機也是蘇聯公寓常見的特色,如果不是事先就知道根本不會有人知道這棟建築物裡面可是塞滿了 KGB 準備的致命武器。他們順著樓梯一路直接上到四樓。
  「這一排的公寓只有前三戶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門,我們推測裡面可能是防空飛彈發射器的備彈艙。」 一名莫斯科民兵中尉像個導遊似的在前面帶路為他們解說。
  狄米崔上前看了看其中一戶假房門,用手輕輕敲了敲,然後就繼續往前進。泰勒接著好奇的上前查看,遠看雖然幾可亂真,但是近看就能看出這扇「門」不對勁的地方。這扇門雖然有門縫,但是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這門根本沒有鉸鏈,而且門本身似乎也是水泥材質。
  「這些人難道不會奇怪他們的鄰居一直都不見人影嗎?」 克里斯喃喃說道。
  「我想他們應該不會太在意,你的鄰居很可能是KGB的密探,或者是被抓到古拉格才消失的『不存在人物』,能夠不碰面最好,就算沒有聽到聲音也別問太多問題。」 莫里斯回答道。
  「原來如此…」
  米莉娜和其他蘇聯官兵都點頭表示同意,看來這對他們來說是稀鬆平常的事。
  「窗戶在哪裡?我們走不知道多久了,連扇窗戶都看不到。」 一名海軍陸戰隊員抱怨道。
  「大部分面向廣場的窗戶都是在無法進入的地區,只有其中一條走道中可以看到廣場,我們現在就要到那裡去。」 帶隊的民兵中尉解釋道。
  他們繼續通過了好幾戶公寓,轉了幾個彎,最後終於來到這條走道,窗戶似乎是這條走道唯一的光線來源,但是室內仍然讓人覺得昏暗。戴爾少校小心翼翼的往窗外觀察,泰勒從窗戶可以隱約看到KGB總部那棟黃磚建築。
  「可以帶我們到其他樓層的窗戶嗎?」 夏爾少校問道。
  民兵中尉一臉迷惑,似乎不太明白少校的問題,然後才恍然大悟。
  「每一層的設計是不同的。雖然無法進入的區域是一致的,但是其他地方就不同了,我們搜索過整棟樓就只有發現這裡有窗戶。」 民兵中尉說道。
  「還真是不合理的建築設計啊…」
  「不,這是為了防範犯罪和間諜的合理做法,不熟悉環境的竊賊或是間諜要是闖入了,絕對無法輕易的逃走,那就能夠比較容易的抓住他們了。」 民兵中尉解釋道。
  「原來如此…」
  「頂樓上的去嗎?」 戴爾少校問道。
  「不行,我們試過了,但是通往頂樓的樓梯間似乎是封死的,沒有路上去。」
  「這裡面這麼多複雜的設備,一定要有讓人可以進入維修的地方吧,屋頂一定也有辦法可以上的去,我們只要仔細搜索的話應該可以找得到。要是我們就只用這一個小窗口,其他人也沒有辦法掩護雷射標定,而且遭到反擊的話更是必死無疑。」 夏爾少校說道。
  「你說得沒錯,但是也沒有別的辦法。時間不多了,我們沒有時間去搜索刻意藏起來的入口。幸好這個窗戶可以看到剩下的兩座建築,我們能先從這裡呼叫支援幹掉他們。」 戴爾少校說道。
  「我明白了。我們會儘快的想辦法找到合適的地點去掩護你們的。你們要小心點。」
  兩名隊長互相點了點頭,然後就分道揚鑣了。泰勒跟在夏爾少校後面,回頭看了看正在組裝雷射標定器的海軍陸戰隊員。他只希望他們能夠儘快找到合適的地點來掩護這些海軍陸戰隊員,讓這個攻擊行動能夠順利成功。

  傑森小心的舉著 G3/SG1 狙擊步槍警戒,掩護其他的海軍陸戰隊員,讓他們能組裝雷射標定器。這些雷射標定器雖然已經採用一段時間了,但是這還是他第二次在戰場上使用,畢竟體積太大重量又重,要攜帶相當不方便。雖然有眾多缺點,雷射標定器卻是提供盟軍一個相當有利的武器,讓阿帕契攻擊直升機能夠在直升機本身的搜索範圍外就發射地獄火飛彈進行攻擊。
  「準備就緒!」 克羅恩士官長將組裝完成的標定器裝上腳架後說道。
  「進行雷射測試,沒問題的話就準備聯絡直升機吧,現在空中應該有待命中的直升機的。」 戴爾少校說道。
  「他們還在那裡嗎?我們已經在這邊一段時間了,他們會不會已經去執行別的任務或者返航補充燃料了?」 萊德克問道。
  「我們只能希望不會了…」 夏爾少校一邊調整無線電一邊說道。
  「發現敵軍狙擊手!在 KGB 總部的屋頂上。」 拿著望遠鏡觀察的凱蒂突然說道。
  KGB 部隊之前一直都沒有派出任何狙擊手的,大概是對他們武裝建築的防禦能力相當有信心,不過看來這個信心現在似乎也開始動搖了。傑森將步槍轉向屋頂,果然看到兩名 KGB 士兵拿著 SVD 狙擊槍,將槍口對準下面的街道。
  「看來他們還沒有發現我們呢…」 傑森說道。
  「等等,先別開火。在對方對我們不構成任何威脅前不要隨便開火,不然會暴露我們的位置的。」 戴爾少校說道。
  「知道了。」 傑森回答道。
  「雷射已經準備好了,要開始標定目標嗎?」 克羅恩士官長說道。
  「好,先從遠的那棟開始,要是等一下被發現了,我們還能退後一點標定近的那棟。」 戴爾少校說道。
  「知道了。」
  「雅典娜,這是阿波羅,需要空中支援,我們已經準備好為飛彈指示目標,OVER。」 戴爾少校在無線電上說道。
  「阿波羅,這是雅典娜,終於聽到你們的聲音了,我還在想你們是不是都死了。OVER。」 海軍陸戰隊突擊大隊指揮官的聲音從無線電上傳了出來。
  「還差一點,雅典娜。就差一點點…有任何憤怒印地安人能夠來幫我們痛扁伊凡一頓的嗎?OVER。」
  「稍等一等…」
  KGB 總部屋頂上的士兵又增加了,這次多了幾個拿著 SA-7 防空飛彈和 RPG 火箭的士兵,另外還有其他士兵在將 DShK 重機槍搬上屋頂,似乎還是沒有發現他們的跡象。
  「阿波羅,你們的運氣不錯,我找到一批滿載的憤怒印地安人,代號戰斧,請用預定頻道聯絡。祝你們好運,OUT!」
  戴爾少校連忙調整頻道,另外一個聲音傳了出來。
  「阿波羅,這是戰斧,請回答,OVER。」
  「戰斧,這是阿波羅,聽得一清二楚,有兩個重武裝目標需要你們的協助,現在正在用雷射對目標照明,頻率 2 6 4 1 3 5。OVER。」
  「知道了,阿波羅。繼續標定目標,一號,二號發射飛彈!」
  傑森將注意力轉移到目標的建築物上,從這個位置他們只能看到建築物最高的一層樓,其他的部分都被 KGB 總部給擋住了,這是他們第一次在這樣的都市環境中使用雷射為飛彈導引,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就在這個時候,兩架 A-10 攻擊機低空飛了過來,對著KGB總部迎面就是一陣猛烈掃射,大概是之前的攻擊機叫來的支援。領隊的 A-10 在盤旋時差點和飛來的地獄火飛彈迎面相撞,幸好飛行員眼明手快,連忙閃避才避免了悲劇發生。兩枚飛彈從上向下直接撞進武裝大樓內爆炸,不過對建築本身的結構似乎並沒有造成太過嚴重的破壞,防禦系統是否能夠繼續運作也不清楚。
  「就兩枚飛彈?這些傢伙也太小氣了吧?」 萊德克抱怨道。
  「別急!戰斧,這是阿波羅。正中目標,但是目標仍然健在,需要進一步的攻擊,OVER。」
  「知道了,現在就發動攻擊。」
  第二波飛彈沒有多久就從天而降,這次一口氣來了八枚飛彈,全都從之前炸開的缺口砸進建築內,引發了劇烈的二次爆炸,整棟建築也跟著崩塌。就在這個時候,一發子彈打在他們的窗口邊,傑森連忙舉起步槍瞄準,一聲槍聲這時從他們上方響起,朝他射擊的敵人就倒了下去,接著更多槍聲響了起來,屋頂上的敵人就紛紛倒下,看來是夏爾少校他們找到上屋頂的辦法了。不過其他人則沒有時間去管這些,正忙著調整雷射標定器對準剩下的建築。
  「阿波羅,這是戰斧。要求提供 BDA,航空管制報告有更多米格機升空,附近可能也有 YAK 出沒,我們可能只能在提供一輪射擊就得撤退了,OVER。」
  「戰斧,一號目標已經摧毀。幹得好。現在已經鎖定了二號建築,可以開始攻擊了,OVER!」
  「知道了,發射飛彈!」
  兩輛 M1 這時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接著就遭到廣場內的 ZSU 猛烈掃射,KGB士兵也拿 RPO 火箭發動攻擊。其中一輛M1在近距離開火,將一輛正對著他射擊的 ZSU 直接給轟翻了過來。武裝大樓內的磁爆線圈這時發動了,將那輛戰車瞬間就燒成焦炭。另外一輛 M1 眼見情況不妙試圖撤退,但是履帶已經遭到炸斷而動彈不得。阿帕契發射的地獄火飛彈這時抵達,直接命中磁爆線圈上的球體,整棟樓也跟著陷入一片火海後爆炸。夏爾少校的部下這時從屋頂開火用 LAW 火箭摧毀剩下的 ZSU。
  「阿波羅,這是戰斧,那就是我們最後一枚飛彈了,OVER。」
  「戰斧,這是阿波羅。兩個目標都已經摧毀,非常感謝!」
  「知道了,阿波羅,很高興和你們共事。我們要閃人了,祝你們好運。OUT!」
  被困住的 M1 對著 KGB 總部大樓用主砲和同軸機槍不斷攻擊,但是在猛烈的反擊之下還是在遭到嚴重破壞後失去了戰鬥能力。不過反抗軍們這時已經衝回了廣場,開始向 KGB 總部發動攻擊,同時掩護受傷的戰車乘組員撤退。戴爾少校和其他人將已經拆開的裝備重新裝回袋子裡面。
  「動作快,別讓那些俄國佬把我們的獵物給搶走了!」
  夏爾少校等人這時從屋頂用繩索直接垂降到地面,海軍陸戰隊員們也準備好裝備,迅速的離開。盟軍的地面部隊看來也開進了市區,接下來他們就要從KGB這個毒瘤開始,將共產主義這個癌症從這個國家根本的剷除掉。

<待續>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74. 2014-03-22 19:15:49
引言回覆 tails2803 的話:
不然我們玩什麼花樣都得面對那些死的機砲彈雨


每次X爾少校s及X里斯"三兄弟"同場時, 就會想如果他們看到他們的名字在中文只差一個字不知會怎樣想
其實我自己寫的時候也常搞混...><

常常寫了半天才發現,然後要回去改名字...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75. 2014-03-22 19:33:54
*莫斯科東區*
*當地時間 0548 時*

  阿姆斯壯坐在 M2 戰鬥車的座艙內,透過小窗口看著外面的街道。他們的車隊開進莫斯科市內已經一段時間勒,但是到目前仍然沒有遭到任何的抵抗,沿路和不時可以看到手臂上纏著白布的士兵和武裝平民,有些對他們熱情的揮手,有些則是滿懷戒心的看著他們。
  「還真是平靜啊…這就是莫斯科嗎?」 同樣看著外面的麥斯威爾喃喃說道。
  「照這樣的進度我們午餐之前應軋就能打到克里姆林宮了吧!」 米契爾笑著說道。
  「別樂觀的太早,沒碰到抵抗是我們好運,市區其他地方還在戰得難分難解呢。」 阿姆斯壯說道。
  「據報有些紅軍部隊仍然忠於史達林,已經擺脫盟軍的追擊進入了市區內和內政軍部隊展開戰鬥了。」 雪曼說道。
  「搞什麼啊,這些傢伙…難道他們不知道史達林幹得好事嗎?真不知道腦袋裡裝了些什麼。」 羅伯森二等兵罵道。
  「對他們來說,我們畢竟是外國侵略者,不管怎麼樣還是要站在自己同胞的那邊吧…」 佩德森說道。
  「什麼?是那些傢伙先來侵略我們的吧!而且紅軍幹下的那些事,就算把全蘇聯都放火燒光還不夠呢!」
  「別胡說了。這和無辜的蘇聯民眾沒有關係,我們可不能學習紅軍的壞習慣,這樣一來不就…」
  米契爾的話突然被一陣爆炸聲給打斷,接著車輛猛然停了下來。
  「全車停止,散開。自由射擊!砲手,目標敵軍步兵,高爆燃燒彈,射擊!」 雪曼一邊轉動砲塔一邊說道。
  其他的 M2 也開了上來,對著兩旁的建築開火。
  「大衛…」 雪曼轉過頭來對阿姆斯壯說道。
  「你要我們在你們轟完後去清除建築物嗎?」 阿姆斯壯問道。
  「完全沒錯,你們班負責一點鐘方向的公寓,損失比較嚴重的一班和二班負責十點鐘方向的公寓。敵人似乎都集中在這兩座建築當中。」 雪曼滿意的回答道。
  「知道了。」
  「先在門外待命,等到我們射擊停止後就衝進去。」
  雪曼說完後踏板就慢慢放了下來,阿姆斯壯抓起 MP5 衝鋒槍先衝了出去。在車隊前方開路的一輛吉普車和一輛裝甲運兵車首當其衝,被炸翻在路旁猛烈燃燒著,看來是遭到安裝在路旁的炸藥攻擊的。M2 的 25mm 機砲仍然在對建築物開火射擊,將公寓炸得坑坑洞洞的。一個穿著平民服裝的男子從門口衝了出來,手裡還拿著 RPG 火箭。阿姆斯壯立刻舉起 MP5 衝鋒槍開火,將那名男子擊倒在門口。在所有人都到了門口之後,M2 紛紛停止射擊,讓步兵能夠突擊。阿姆斯壯第一個衝進公寓,德拉蓋特拿著 MP5 跟在他身後。因為接下來的攻防預計會經常需要在狹窄的空間戰鬥,所以給重武器手另外配發了衝鋒槍讓他們也能參加室內掃蕩戰鬥。
  「休斯、羅伯森,注意樓梯間,不要讓任何人下來。米契爾和德拉蓋特一組、佩德森、渥塔爾和麥斯威爾一組,李跟我來,搜索各戶公寓,留意不要誤擊平民。」 阿姆斯壯對其他人說道。
  「知道了!」
  所有人按組分別搜索一樓的各戶公寓,阿姆斯壯用力踢開門,但是裡面早已人去樓空,室內凌亂不堪,看來住戶早就已經收拾家當逃離這裡了。他們一戶戶的搜索,但是沒有發現任何敵人的蹤影。他們接著上到二樓,這層樓可以看出遭到25mm砲彈攻擊的痕跡,阿姆斯壯和其他人徹底的搜索了一番,但是也只有發現一具具屍體而已,這些人也通通都沒有穿著制服,不過都帶著武器,包括舊式的 AKM 突擊步槍。
  「這些人不像是正規軍的樣子…」 德拉蓋特說道。
  「可能是退役軍人和民間人士組成的游擊隊吧…」 米契爾說道。
  他接著往三樓走上去,這裡的情況比二樓更糟糕,看來是遭到機砲密集射擊,這裡似乎也是游擊隊主要聚集的地點,靠窗戶的房間幾乎都有屍體。一名受傷的青少年抱著衝進走廊,然後就開始一邊吼叫一邊狂亂掃射,讓所有人連忙臥倒還擊,將他擊斃。
  「小心搜索,可能還有其他的傢伙。屍體也別忘了檢查!小心陷阱!」 阿姆斯壯叮嚀道。
  他們檢查完整座建築物和屋頂,沒有發現任何其他的活人,然後就下樓回到車旁。對面建築物內的搜索工作似乎也已經完成,大家這時才開始處理死傷者。遭到摧毀的兩輛車上的全員則都無一倖免,屍體正在熊熊大火當中猛烈燃燒著。
  「我已經通知上面派人來處理了,我們要繼續朝主要目標前進。上車吧!」 雪曼對所有人說道。
  阿姆斯壯看著燃燒的殘骸,然後回到車上,心裡鬆了口氣。幸好這些敵人太操之過急,不然現在倒在路旁的火堆裡面燃燒的搞不好就是他了。這次是他運氣好讓別人當了替死鬼,不過隨著他們距離克里姆林宮越來越近,接下來的敵人恐怕只會越來越難纏。

*盧比揚卡廣場*
*KGB 總部大樓*

  雖然武裝建築和 ZSU 都被消滅,攻入 KGB 總部仍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反抗軍在最後一輛 ZSU 被摧毀後發動了進攻,成功掩護了盟軍戰車組員撤退,並且幾乎攻入 KGB 總部內,但是就在只差臨門一腳的時候遭到 KGB 部隊用 RPO 火箭攻擊。燃燒火箭彈在廣場引爆巨大的火球,讓反抗軍頓時死傷慘重,不得不拋棄那些全身著火四處狂奔的同伴暫時撤退重整。第二波攻勢隨即展開,由一連串的 RPG 砲擊為攻擊展開序幕,接著反抗軍就在盟軍狙擊手和機槍的掩護下再度向 KGB 總部衝鋒。但是裡面的 KGB 士兵仍然在頑抗,讓反抗軍無法進入門口。
  「開火!開火!盯住那些共產黨徒,別讓他們隨便開火!」
  泰勒狙擊步槍的瞄準鏡觀察每個窗口,但是KGB士兵似乎也學到了教訓,只是躲在窗口後面伸出步槍掃射而已,對此他也無能為力。
  「沒有辦法,只能硬來了。用所有的 RPG 攻擊!」 內政軍指揮官喊道。
  兩架武裝休伊直升機這時飛了過來,接著就開始用機身兩側的的迷你機砲對著 KGB 總部掃射。
  「好機會!集中火力對門口射擊,然後就準備攻進去!」
  夏爾少校一邊說道一邊從裝備袋中取出 MP5 衝鋒槍分發給隊員們,接下來是室內的戰鬥,比起全尺寸的步槍,短小的衝鋒槍將更便於行動。泰勒接過一把 MP5 後仔細檢查了一下,然後將他的狙擊步槍掛在背上。幾名內政軍官兵朝著KGB總部的大門發射 RPG 火箭,將入口炸得比原來更大了。
  「上!」 戴爾少校對所有人說道。
  「為了俄羅斯祖國!衝鋒!」 一旁的內政軍軍官也喊道。
  所有人都怒吼了起來,在武裝直升機的掩護之下衝向KGB總部大樓。上空的直升機不斷的來回掃射,大量的彈殼就如洪水般的不斷傾瀉下來。所有人就這樣不顧一切的衝過不斷落下的炙熱彈殼,奔向門口。率先跑到門口旁的反抗軍就拿槍對著門內盲目掃射,另外幾個則是朝裡面扔手榴彈,裡面的KGB士兵則是朝著門口不斷掃射,試圖阻止他們。其他的反抗軍則是用各式工具破壞一樓的窗戶,直接從窗口衝進建築。泰勒等人和戴爾少校的海軍陸戰隊突擊隊也從兩旁的窗戶攻入建築。
  「先幹掉防守大門的敵軍,讓我軍部隊能夠進來!」 夏爾少校說道。
  「知道了。」
  「跟我來吧!」 米莉娜自告奮勇的表示願意帶路。
  他們沿著穿過幾條走道,跟著他們的反抗軍則在後面殿後,掩護所有的走廊,開火壓制趕來的KGB部隊。接著他們就看到前方的走到有用辦公桌椅和檔案櫃所堆成的障礙物,大批的KGB士兵正在後面朝著大門猛烈開火射擊。
  「就在那裡!用 LAW 幹掉他們!」 夏爾少校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身後傳來哀嚎聲和撕裂聲,他回過頭來,看到原本在後面掩護的反抗軍已經被一群軍犬給消滅了,每個人的喉嚨都被咬爛,鮮血如泉湧般湧流出來。
  「媽的!是軍犬!」 泰勒大聲警告道,同時用MP5衝鋒槍開火射擊。
  「可惡,誰把狗放出來了!」
  其他人連忙也轉身開火,但是這些軍犬十分敏捷,不停的左右來回閃躲,增加了擊中牠們的困難度。就算中彈,只要不是致命傷,這些軍犬仍然會奮不顧身的衝上來要和他們拼個你死我活,而且他們數量太多了,雙方中間的距離迅速的縮短。泰勒將一連串的子彈打入一隻軍犬,將牠擊斃,但是另外兩隻馬上遞補了上來。他開了一槍,擊中其中一隻軍犬的身體,然後彈匣就空了。他連忙抽出CZ-75手槍開火,擊斃其中一隻飛撲過來的軍犬,但是另外一隻張開血盆大口撲了過來,讓泰勒連牠嘴裡發出的熱氣都能感覺得到。下一秒鐘那條軍犬突然飛向了一旁,撞飛了另一條軍犬,泰勒轉過頭去,看到蜜卡正一邊開火同時踹開另外一隻太過接近的狗。
  「謝了。」 泰勒一邊換彈匣一邊說道。
  「不必謝,我是你的觀察員,本來就該掩護你!」
  蜜卡正準備踢開另外一隻靠太近的軍犬,沒想到那條軍犬居然避開了她那一腳,轉頭就咬住蜜卡的小腿,另外兩條軍犬則向蜜卡的脖子撲了過去。泰勒連忙衝過去,用CZ-75手槍對著咬住蜜卡小腿的軍犬腦袋直接開槍,讓牠立刻鬆開口,接著用 MP5 對撲向蜜卡的兩條軍犬開火。他擊斃了其中一條軍犬,另外一條則被蜜卡自己解決掉。
  「沒事吧?」 泰勒問道。
  「沒問題,想要幹掉我可沒有這麼容易。」 蜜卡繼續開火回答道。
  其他人也陷入苦戰當中,米莉娜在MP5和CZ-75的彈匣都空了以後來不及換新彈匣,只好抽出兩把匕首和軍犬搏鬥,她身後的莫里斯則開火掩護。狄米崔用左手臂擋住了垂涎他脖子的軍犬,在他手臂上留下深深的傷痕,幸好他即時開槍擊斃那隻軍犬,手臂才沒有被扯掉一塊肉。
  倖存的軍犬眼見情況不妙,立刻轉身撤退,在逃跑時還順道咬死了兩名前來查看情況的內政軍士兵。克里斯用榴彈發射器朝軍犬開火,但是祂們轉眼之間就已經失去蹤影了。
  「你們沒事吧?」
  戴爾少校從走廊另外一邊趕了過來,原來的障礙物已經被移開,大門口的 KGB 防線也已經被瓦解了。
  「我們在另外一邊看到你們的情況,看來還滿慘的,抱歉我們無法更快趕來,那些伊凡還滿難纏的。」 戴爾少校說道。
  「謝了。要不是你們,那些傢伙可能會趁著我們應付狗的時候趁機偷襲我們。」
  夏爾少校說完就連忙檢查狄米崔和蜜卡的傷勢,除了他們兩人傷勢較重外,其他人則都只是受到些皮肉傷而已。
  「幸好急救包裡面有破傷風和狂犬病的疫苗…你們算運氣好的了。不過這只能應急,回到基地後要再補打加強針才行。」 莉莉亞一邊替兩人注射一邊說道。
  「通知所有人注意軍犬,絕對不要被分散,看到軍犬就用優勢火力壓制,讓牠們無法靠近。」 戴爾少校對一旁的內政軍軍官說道,對方立刻拿起無線電下達指示。
  「你們還行媽?」 夏爾少校對狄米崔和蜜卡問道。
  「是,長官。」
  「我沒有大礙,一切都正常!」 包紮完的蜜卡彷彿是為了證明自己,連忙站起來走來走去。
  「好吧,任務繼續進行。樓上的部分就交給你們了,我們要下去檔案庫,小心瘋狗啊!」 夏爾少校對戴爾少校說道。
  「你們才是呢。千萬別成了狗飼料啊!」
  他們倆人握手之後就分開了,他們在米莉娜和莫里斯的帶路之下直接衝向檔案室,一整排的內政軍事並緊跟在後提供支援。
  「要是他們已經把檔案銷毀了怎麼辦?他們應該也知道大勢已去,應該不會希望這些東西落入盟軍甚至新政府手裡吧?」 狄米崔問道。
  「有可能,但是史達林似乎還抱持著可能打勝的希望,遲遲沒有下達命令。在起義開始後內政軍和民兵已經秘密切斷了電話線路並且干擾無線電,他們應該是沒有收到任何指示才對。而在沒有史達林的指示之前他們是不敢擅自銷毀檔案的。我們的監視也沒有發現他們開始銷毀檔案的跡象。」 米莉娜說道。
  「知道了。」
  檔案室的入口雖然有衛兵把守,雖然人數眾多,看來警衛們也沒有敢貿然進入檔案室內。正當他們在計畫該如何進攻時,之前撤退的軍犬又衝了出來,好幾名內政軍士兵轉眼之間就成死於非命,另外還有幾個士兵在混亂中被自己人打死。
  「不要慌張!集中起來掩護彼此,不要讓那些狗進入你們之中!」 夏爾少校一邊射擊一邊連忙喊道。
  檔案室的 KGB 衛兵試圖趁機偷襲他們,但是反而遭到米莉娜反擊,損失過半後剩下的衛兵居然出乎意料的選擇投降。被軍犬弄得團團轉的內政軍官兵在損失過半後終於勉強組成一個密集的圓陣,讓他們能夠集中火力擊退軍犬。這些軍犬似乎也清楚這是最後一次的機會,全部一起衝了過來,只成功造成輕微的傷亡後就紛紛死在亂槍之下。一名上士上前用 AK-74 突擊步槍對著軍犬的屍體各自再掃射一次,確保沒有任何漏網之魚。
  「安全!」 克里斯說道。
  所有人這時連忙將投降的 KGB 警衛綁起來,莫里斯連忙打開檔案室厚重的大門,衝進去仔細檢查,然後興奮的走了出來。
  「所有的檔案都還在!」
  「太好了。我馬上通知總部。」 夏爾少校說道,然後就拿起無線電報告。
  幾名內政軍的官兵將被俘虜的KGB警衛押走,其他幾名內政軍官兵則是目瞪口呆的看著KGB的巨大檔案庫,但是也不敢踏入一步。
  「不太對勁…好像太簡單了一點…」 米莉娜說道。
  「什麼意思?我們可是拼了命才攻進這裡的,還差點被那群瘋狗幹掉呢!」 克里斯說道。
  「我知道,但是那群光頭的傢伙一個都不在…總部的其他地方怎麼樣我不清楚,但是我還以為他們至少會派幾個人守這裡呢…」 米莉娜喃喃說道。
  其他人互相看了看,不太明白米莉娜所說的是什麼。夏爾少校這時回到他們身旁。
  「總部會派增援部隊來鞏固檔案室,換防後我們就要參加對克里姆林宮的總攻擊。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夏爾少校對所有人說道。
  泰勒看著 KGB 的巨大檔案庫,不知道裡面有多少被殺害的人的檔案紀錄存放在這裡。接下來他們就要和其他盟軍部隊朝克里姆林宮邁進,為所有被史達林給害死的人復仇。

<待續>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76. 2014-04-12 19:04:47
*紅場*

  「RPG!」
  「下車!快!快!快!」
  車還沒停穩,阿姆斯壯和其他士兵匆忙的衝出 M2 戰鬥車,跑向道路旁的建築。雪曼往前看去,他們終於攻到這裡了,最後的目標所在。過去他只能從照片上看到的名勝古蹟現在就出現在他眼前。廣闊的紅場就在前方,他們身旁則是蘇聯國立歷史博物館那雄偉的紅色建築,紅場的另外一頭可以看到著名的聖巴西爾大教堂那獨特的身影,紅場的左側是富麗堂皇的 GUM 百貨大樓。而 GUM 大樓對面的高牆後面就是他們最後目標所在,蘇維埃最高階級統治者約瑟夫.史達林所在之處,克里姆林宮。他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會請眼看到這些著名地標,更沒想到他居然要參加對克里姆林宮的攻擊。
  「醫護兵!」
  兩名士兵將一名中槍倒地的士官拖走,其他戰鬥車輛則是在對紅場和克里姆林宮周圍高聳的圍牆開火射擊。要攻下史達林的最後堡壘可不是容易的事,紅場內的盟軍車輛和直升機殘骸就是最好的證明。史達林為了保護自己不惜將歷史悠久的克里姆林宮給破壞得面目全非,克里姆林圍牆上著名的高塔有許多遭到改建加裝了磁堡線圈,圍牆上也在多處加裝了各式武器平台,包括了火焰塔和防空飛彈,甚至列寧墓上都加蓋了座磁爆線圈,讓這裡變得好像B級科幻片裡面的太空堡壘似的。盟軍派出空軍和攻擊直升機發動猛攻,在受到慘重損失後才終於清除了紅場附近的磁爆線圈塔,為盟軍部隊開出了一條路,而紅場旁邊的圍牆後面就是元老院和蘇聯中樞的所在,讓盟軍能夠對這個重要建築直接發動攻擊。
  「目標,三點鐘方向圍牆上的防空飛彈發射器,高爆燃燒彈!」 雪曼說道。
  「目標辨識!」 卡爾森喊道。
  「開火!」
  一連串的 25mm 砲彈準確的命中圍牆上的一座防空飛彈發射器,正在轉向瞄準空中盟軍戰機的飛彈發射器在被擊中後立刻起火燃燒,接著便爆炸了。牆上的 KGB 士兵不甘示弱的用 DShK 重機槍和 RPG 火箭反擊。
  「敵軍步兵,高爆燃燒彈,射擊!」 雪曼喊道。
  機砲繼續射擊,發出充滿節奏的聲響。雪曼向四周看去,盟軍部隊現在正逐漸向紅場推進,KGB部隊則是死守住進入克里姆林宮的幾個入口,甚至用戰車來當路障。
  「媽的…抵抗還真是激烈…史達林那傢伙真的還在裡面嗎?」 班尼問道。
  「如果那狗娘養的不在裡面,這些傢伙也不必這麼激烈抵抗了吧!」 卡爾森一邊開火一邊說道。
  「老大,身為蘇聯專家你覺得怎麼樣?」 班尼問道。
  「我也不知道…」 雪曼回答道。
  「什麼嘛…真沒意思…」 班尼嘀咕道。
  雪曼只能苦笑不語,他本來認為史達林早就已經遠走高飛,但是克里姆林宮仍然在對外發送訊號,史達林仍然在克里姆林宮內號召蘇聯人民起身反抗,完全不受廣播公司和電視台被佔領的影響,訊號甚至還強到能蓋過電視台的信號。從雪曼所看到的轉播畫面,史達林看起來仍然十分硬朗,慷慨激昂的對民眾喊話,畫面上還刻意放出不少非常顯眼的證據,例如最新的報紙等等來證明這不是預先錄影下來的。史達林還一改平常站在講台上唸稿的作風,還走到窗戶旁展現外面烽火連天的莫斯科市,證明他在克里姆林宮內。這當然還是有可能是 KGB 偽造修改過後的畫面,不過也有可能史達林倔強的脾氣突然發作了。結果得等到他們攻入克里姆林宮才能知道了。
  「長毛象!」 班尼喊道。
  三輛 T-80 戰車突然衝出了入口,並且用主砲開火射擊,摧毀了兩輛M1戰車。一輛長毛象超重戰車緊跟在後開了出來,幾乎要把牆門給擠垮,接著就擋住了門口。戰車才剛開始要瞄準目標才發現砲塔被門卡住而無法轉動,當長毛象準備再前進時就遭到盟軍戰車和步兵猛烈攻擊,兩側的前履帶紛紛被炸斷,但是戰車靠著後履帶的推動還是仍然向前推進。
  「砲手,目標 T-80,拖式飛彈!」 雪曼命令道。
  「不該先攻擊長毛象嗎?」 班尼問道。
  「靠我們的火力也只能幫那傢伙抓癢,先幹掉那些到處跑來跑去的 T-80 比較要緊!」
  「目標辨識!」 卡爾森說道。
  「射擊!」
  拖式飛彈轟一聲的發射了出去,朝著一輛正在開火的 T-80 飛去,其他人似乎也有同樣的想法,盟軍戰車也紛紛集中火力對三輛 T-80 發動攻擊,三輛戰車幾乎在同時遭到摧毀,砲塔高高的飛上了天。但是這時長毛象已經靠著後面的兩組履帶開出了大門,然後就開火了。第一擊就讓一輛 M1 受到重創冒出濃煙,讓乘組員不得不倉皇逃生。其他戰車立刻集中火力開火,首先就是對還完好的後履帶組發動攻擊,但是戰車兩側幾乎快要貼到地面的裝甲側裙實在太厚重了,一枚枚砲彈和火箭就在側裙上炸開,但是卻無法傷到裡面的履帶。一輛 M2 遭到長毛象主砲直接擊中,當場炸得粉碎,接著一輛M1也同樣遭殃。不過長毛象這時也完全開出了門口,讓門口淨空了出來。
  「別讓他們逃走了,想辦法繞到後面,用拖式飛彈攻擊履帶和路輪!」 雪曼說道。
  「飛彈只剩下三枚了。」 卡爾森說道。
  「沒關係!全射出去!」 雪曼喊道。
  雪曼注意到步兵也在向前推進,用車輛殘骸當掩護,用 LAW 火箭對長毛象發動攻擊。阿姆斯壯和他的班也在其中,並且特別瞄準砲塔旁邊的飛彈發射器下手。
  「砲手,用脫殼穿甲彈瞄準砲塔旁的飛彈發射器!」 雪曼連忙說道。
  「先等我飛彈發射完再說吧!」 剛把兩枚拖式飛彈都發射出去的卡爾森抱怨道。
  「我來裝填飛彈吧,你先開火!」
  雪曼說完就離開座位,將最後一枚飛彈裝進發射器,接著急急忙忙的回到位置上,卡爾森則繼續用機砲開火同時發射最後一枚飛彈。在一連串的猛轟之下,長毛象組員試圖要退回門口,但是還沒有來得及成功就遭到了摧毀,爆炸的威力讓巨大的砲塔飛了起來,砸垮了圍牆的入口。一輛 M1 戰車這時向克里姆林宮前進,直接開過入口的瓦礫堆,卻遭到從天而降的飛彈擊中,當場爆炸起火。
  「雌鹿式!雌鹿式!」 無線電上這時傳來遲來的警告。
  三架雌鹿式攻擊直升機低空飛了過來,和從克里姆林宮內起飛的四架會合,接著就對紅場的盟軍地面部隊發動猛烈的攻擊。其中一架剛起飛沒多久就遭到一輛豹2戰車發射的砲彈擊中,當場遭到摧毀,其他的直升機則用火箭和飛彈對紅場掃射。
  「目標直升機,脫殼穿甲彈,射擊!」 雪曼命令道。
  所有的 M2 都在用機砲對竄來竄去的直升機開火,戰車也紛紛用機槍開火射擊,但是因為直升機速度太快而成效有限,只擊落了一架直升機,但是有好幾輛戰鬥車輛在直升機火力的攻擊之下遭到摧毀。但是他們的射擊也讓敵軍直升機不敢輕舉妄動,必須不時退到建築物後面藏匿。
  「所有單位,強行突入克里姆林宮圍牆內,用建築和圍牆當掩護!」 馮.布朗將軍的命令從無線電裡面傳達下來。
  「Victor Yankee 6 呼叫所有單位。重新裝載步兵後就朝各自指定目標發動攻擊。重複,重新裝載步兵後就立刻突入克里姆林宮內,OUT!」 赫爾梅克少校的聲音說道。
  他們連忙停下車放下踏板,讓阿姆斯壯等人重新上車,不過比之前要少了一個人。阿姆斯壯默默的按鈕關上艙門。
  「羅伯森陣亡了…」 德拉蓋特說道。
  雪曼點了點頭,等其他 M2 都裝載了步兵後他們就向克里姆林宮被炸垮的入口一邊射擊一邊衝了過去,前面還有戰車為他們開路。一輛 M1 就在他們前面遭到飛彈擊中,但是他們仍然繼續向前衝出去。前面就是曾經是克里姆林宮其中一個入口的瓦礫堆。一輛豹 2 全速越過瓦礫堆,然後消失在另外一側。
  「坐穩了!」 班尼喊道。
  他們的 M2 衝上瓦礫堆,然後重重的落在另外一側,馬上就招來一陣槍林彈雨掃射。其他之前通過的車輛已經展開隊形,對著建築群內的蘇聯士兵開火。兩架 Mi-24 攻擊直升機虎視眈眈的飛了過來,準備對他們發動攻擊。
  「雌鹿!九點鐘方向!」 雪曼喊道。
  卡爾森連忙轉動砲塔,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就在這個時候,一連串的火箭擊中了兩架直升機,將它們摧毀,著火的殘骸就落在克里姆林宮內。接著好幾架阿帕契攻擊直升機在 A-10 攻擊機的掩護下飛了過來,向剩下的雌鹿開火,並且攻擊在莫斯科河沿岸克里姆林圍牆的防禦武器,一架 A-10 就直接沿著圍牆用 30mm 機砲掃射,讓外牆遭到嚴重的破壞。更多的裝甲車輛這時也衝過瓦礫堆,攻進克里姆林宮。
  「駕駛,向右前進!砲手,高爆燃燒彈,自由射擊!」 雪曼說道。
  更多的直升機飛了過來,在各個建築物的屋頂降落,其他的 M2 也紛紛衝向各自的目標。他們的目標,元老院的黃色大樓,就出現在眼前,幾乎每一個窗戶都有人在向他們射擊似的,許多窗口和入口都堆滿了沙包。一旁掩護的戰車率先開了一砲,其他的車輛也一邊前進一邊開火。
  「RPG!」 班尼喊道。
  好幾個窗戶都有RPG火箭向他們飛來,班尼連忙向一旁閃去,避開了致命的火箭,但是更多火箭向他們射了過來。一輛戰車正面遭到擊中,但是仍然繼續開火反擊,另外一輛 M2 遭到擊中起火。
  「釋放煙霧彈,全速前進,直接開到建築旁邊!從側面攻入。」 雪曼喊道。
  更多子彈打在車身上,雪曼一邊按下煙霧彈的發射鈕,接著一連串巨響就在車身裝甲上響起。
  「怎麼了?」 休斯緊張的問道。
  「重機槍,不必擔心,光是這樣是無法擊穿…」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的 M2 就遭到一陣劇烈的重擊和爆炸,車內的燈光頓時全部熄滅,有些地方甚至還起火燃燒,接著車就重重的撞上什麼東西後停了下來。雪曼整個人被摔出了座位,跌得他全身痠痛。
  「大家都沒事吧?」 他從地板上爬起來時連忙問道。
  阿姆斯壯連忙取下滅火器將火災撲滅,滅火器的煙霧讓大家嗆得直咳嗽,阿姆斯壯班上的其他人似乎也都沒有任何大礙。班尼從前方駕駛的位置爬到後面來,同時檢查卡爾森的情況。
  「卡爾森失去知覺了,看來他似乎撞昏頭了。」 班尼說道。
  「車的情況怎麼樣?」 雪曼問道。
  「引擎挨了一枚 RPG,我們暫時是哪裡也去不了了。」
  米契爾這時將後方的踏板放了下來,其他士兵立刻舉起步槍警戒,他們的 M2 看來是直接撞上了元老院的外牆,旁邊就是一扇窗戶。其他幾輛M2也在旁邊停了下來,放下車上的步兵。
  「你們沒事吧?」 赫爾梅克少校問道。
  「是,長官。」 雪曼回答道。
  「你們能行動嗎?」
  「我的砲手失去知覺了,在他能被後送前我必須要留下來看著他。」
  「我了解了。所有的入口看來都有重兵把守,我們乾脆就直接從這邊進攻吧。所有人聽好,從這邊的窗戶攻入後就分成各班逐層搜索,主要目標當然是史達林那傢伙。我們知道大家都希望能夠親自將子彈打進那狗娘養的身體,但是上級命令是要盡可能的活捉。不要忘了。出發!」 赫爾梅克少校說道。
  所有人接著就用雪曼的 M2 當成梯子進入高過地面的窗戶,其他的 M2 則繼續朝著樓上的窗戶射擊掩護地面部隊。雪曼從座位旁邊取下他的 MP5SD3 衝鋒槍,和班尼一起將昏迷不醒的卡爾森抬下座位。
  「祝你們好運了。」 阿姆斯壯一邊爬上 M2 一邊對他說道。
  「你們也是。抓住那狗娘養的!」 班尼說道。
  「別擔心,我們會替你們向約瑟夫大叔問候的。」 米契爾說道。
  雪曼看著阿姆斯壯等人從他車頂上爬進元老院的窗戶,原本猛烈的對外射擊現在也減緩了許多,更多的盟軍車輛和士兵正越過克里姆林宮的圍牆,有些士兵甚至爬上了圍牆高塔上揮舞起盟軍的旗幟。他感覺到自己現在正在見證歷史性的一刻,接下來就要看在這棟建築內的盟軍士兵們的表現了。

<待續>
tails2803 ( "Tails"The-Fang )
板主
Lv. 38 | 文章數:2758 | 推薦數:473 | 被推數:2607 #77. 2014-04-13 01:23:35
等其他M2都裝載了步兵後他們就克里姆林宮被炸垮的入口一邊射擊一邊衝了過去


更多的直升機飛了過來,在各個建築物的屋頂將囉
降落


建築物進駐建築物後就會自動變了鐵絲網什麼的嘛 不是很平常嗎 (被拖回RA2
記得RA2某種白色城牆是可以進駐, 玩某海島遭遇戰時一定都會把它們塞滿人
另一種必進駐的是廁所 (笑) 好像還有種是沙灘更衣室? 還是那也是廁所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78. 2014-04-13 15:19:35
引言回覆 tails2803 的話:
建築物進駐建築物後就會自動變了鐵絲網什麼的嘛 不是很平常嗎 (被拖回RA2
記得RA2某種白色城牆是可以進駐, 玩某海島遭遇戰時一定都會把它們塞滿人
另一種必進駐的是廁所 (笑) 好像還有種是沙灘更衣室? 還是那也是廁所
那個沒弄錯的話好像是救生員休息用的小屋。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79. 2014-04-27 19:30:16
  阿姆斯壯抓著 MP5 衝鋒槍,站在元老院的窗台上,緊張的看著眼前富麗堂皇的紅色房間,身體不自覺的開始顫抖起來。他只要往前再踏出一步就會進入蘇聯最高權力中樞的所在,一舉結束這場前所未見的戰爭浩劫,他一想到這點就感覺兩腿發軟, 沒辦法讓自己踏出下一步。其他班的士兵紛紛跳進室內,他的部下跟在他後面,好奇的看著他。
  「怎麼了,大衛?」 米契爾在他身後問道。
  「沒…沒什麼…只是心情有些複雜…」 阿姆斯壯慌張的回答道。
  他說完就連忙跳下窗台,沒想到他落下時重心不穩,整個人跌倒在地上,弄翻了旁邊的一張桌子,還將一個看起來十分昂貴的椅子撞散開來。在所有人還來不及發出驚呼前,他已經連忙又重新爬了起來。
  「你是在雜耍嗎?」 米契爾在一旁問道。
  「才不是!我剛剛只是腳踩空了一下而已…」 阿姆斯壯紅著臉說道。
  「你該不會是突然想打退堂鼓了吧?」 米契爾繼續說道。
  「才…才不是呢…快點走吧!其他單位都已經開始掃蕩了。」
  外面突然傳來一陣猛烈的槍聲,聽起來像是 AK 步槍射擊的聲音,接著房間的門就被猛然撞開來,兩名士兵接著就跌了進來。所有人立刻舉槍瞄準,但是馬上就發現這兩人是盟軍士兵,其中一人似乎已經陣亡,另外一人身中三槍,不過仍然有知覺。
  「米契爾!」 阿姆斯壯連忙喊道。
  「不用你說啦!」
  米契爾連忙取出急救包為中槍的士兵進行包紮,德拉蓋特則是到門口用MP5衝鋒槍對著走廊的另一側開火,走廊接著傳來激烈的槍聲。
  「媽的…那些傢伙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 那名受傷的士兵說道。
  「噓!不要說話!」 米契爾說道。
  「他的情況怎麼樣?」 阿姆斯壯問道。
  「他命大,沒有傷到要害,但是失血滿多的…」 米契爾回答道。
  「需要立刻進行後送嗎?」 阿姆斯壯問道。
  「這倒不需要,只要他不亂跑應該就沒有問題。」
  「幸好…現在外面的狀況要緊急後送應該十分困難吧…」 阿姆斯壯如釋重負的說道。
  「要不要把他抬出去和裝甲車在一起?」 休斯二等兵問道。
  阿姆斯壯往窗外看去,克里姆林宮的院子裡面似乎還在激戰,還不時有火箭從空中飛過,在外面恐怕是太危險了,但是也不能就把他一個人丟在這裡。阿姆斯壯想了想,然後跑到窗戶旁邊,對守在裝甲車殘骸旁邊的班尼和雪曼喊話。
  「嘿!你們要不要也進來這裡?這裡比外面安全多了,環境也比較舒適,可以讓卡爾森好好休息。」 阿姆斯壯說道。
  「哪有那麼好的事,有什麼附帶條件啊?」 班尼問道。
  「我們這邊也有一名傷兵需要照顧,這裡也許會成為死傷者的臨時收容中心…」 阿姆斯壯回答道。
  雪曼和班尼互相看了看,一枚擊中元老院牆壁的RPG火箭似乎替他們下定了主意,他們立刻將仍然不醒人事的卡爾森搬進來,然後他們自己也爬進窗戶。班尼打量了一下房間,輕輕吹了聲口哨。
  「真是豪華啊!」 班尼驚呼道。
  「等你看到其他的房間後再說吧。」 雪曼回答道。
  「拜託你們了。」 阿姆斯壯說道。
  「放心吧!這裡就交給我們吧!」 班尼抓著 M16 步槍說道。
  外面走廊傳來一陣巨響,接著就是劇烈的爆炸聲,接著好幾個盟軍士兵就舉著武器從門前衝了過去,赫爾梅克少校也在其中。
  「大家上!」
  阿姆斯壯對所有人喊道,然後就衝出房間,其他人也緊跟在後。原本想必也是佈置十分華麗的走廊現在彈痕累累,不少桌椅和擺設都被炸成碎片,另外撲著地毯的走道則到處都是屍體,幾名士兵正忙著搜尋生還者。接下來就是一些蘇聯士兵的屍體,這些士兵的迷彩服和一般蘇聯陸軍的迷彩服明顯的不同,肩膀上還有獨特的臂章。
  「這些傢伙看起來不像是一般紅軍…」 德拉蓋特說道。
  「這是 KGB 特戰部隊的臂章…蜜…奧伯拉契士官長曾經給我看過…」 阿姆斯壯說道。
  大家都沒有說任何話,作戰計畫原本就估計克里姆林宮內的敵人會不容易對付,不過這似乎又是更高一等級,看來接下來他們會有一場硬戰要打。按照作戰計畫,它們的連將負責掃蕩建築物的二樓,其他樓層則由其他單位負責。前進的部隊在前方一個寬大的樓梯間停了下來,正在向上方開火射擊,而上方也不斷向樓下開火還擊,幾名受傷的士兵正被其他人拖離現場。兩名士兵將手榴彈往樓上扔去,不料卻被反扔了回來,沿著樓梯彈跳了下來。
  「手榴彈!」 某人驚呼道。
  「找掩護!」 赫爾梅克少校喊道。
  所有人連忙臥倒在地上,赫爾梅克少校連忙將一枚比較近的手榴彈往上踢,但是另外一枚手榴彈則是來不及了。他連忙把其他人推離,然後自己也連忙跑開臥倒在地。接著手榴彈就轟然炸開,同時更多手榴彈這時滾下樓梯,其中還夾雜著幾枚煙霧彈。
  「 退後!離開樓梯間!」 赫爾梅克少校喊道。
  所有人連忙倉皇逃開,接著收榴彈轟然爆炸,其中似乎還包括了燃燒手榴彈,在走廊引發了熊熊大火,弄得到處都是濃煙,不少士兵也因此受傷。
  「醫護兵!」 呼叫聲此起彼落的響起。
  在煙霧當中,阿姆斯壯看到好幾個人影從樓梯上衝了下來,看來是KGB部隊打算趁著盟軍部隊陷入混亂時發動反攻,而且人數還不少。
  「趴下!大家趴下!休斯!用 203!」 阿姆斯壯喊道。
  休斯二等兵帶著羅伯森二等兵的步槍,他連忙扣下 M203 榴彈發射器的扳機,他的第一擊失去了準頭,在樓梯前面爆炸,但是仍然炸傷了最前面的幾個 KGB 士兵。阿姆斯壯連忙舉起 MP5 衝鋒槍對著樓梯間掃射,但是敵人的數量實在太多了。休斯在慌忙之中裝了一枚新的 40mm 榴彈,再發射了一次,在樓梯上爆炸,正好在 KGB 士兵身後爆炸。其他的盟軍士兵這時也舉起武器開火反擊,在一陣槍林彈雨之下,終於擊退了 KGB 部隊的反擊。
  「將傷者後送,別讓那些狗娘養的再偷襲我們!」 赫爾梅克少校命令道。
  少校自己也受了輕傷,但是幸好沒有大礙。他一邊指揮傷患的後送,一手仍然抓著 MP5 衝鋒槍對著樓梯間。阿姆斯壯也連忙帶人幫忙將傷患轉移。
  「謝了,大衛。你救了我們。」 赫爾梅克少校說道。
  「不,長官。是我們遲到了。」 阿姆斯壯連忙說道。
  「沒關係,來了就好了。要你的手下守住樓梯間,我們這次一定要幹掉這些傢伙。」
  「知道了。」
  阿姆斯壯帶著其他士兵小心翼翼的靠近樓梯間,不知道為什麼,他一靠近樓梯間就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好像有人在對他不斷的耳語似的,他也開始感覺輕微的頭痛。 他小心翼翼的走上樓梯往上觀察,馬上招來一陣掃射,他連忙低下頭,同時開槍還擊。
  「現在要怎麼辦?」 麥斯威爾二等兵問道。
  「準備手榴彈。」 赫爾梅克少校說道。
  「他們不會像剛才一樣再踢回來嗎?」 米契爾問道。
  「每個人各拿一枚,這次就多到讓他們沒有辦法踢回來!」 赫爾梅克少校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好幾枚手榴彈滾了下來。
  「手榴彈!」
  「找掩護!」
  阿姆斯壯連忙揀起一枚往上扔了回去,然後拔腿就跑,其他人也倉皇的離開樓梯間。手榴彈在他們身後轟然爆炸,接著阿姆斯壯往上扔回去的手榴彈也炸了開來。
  「媽的…那些傢伙好像知道我們想要幹什麼似的…」 德拉蓋特一邊咳著嗽一邊說道。
  「別讓他們有機會反應過來,攻擊!」 赫爾梅克少校喊道。
  阿姆斯壯衝回到樓梯間旁邊,一次扔了兩枚手榴彈,這次沒有手榴彈扔回來,不過他剛才才稍微好轉的頭痛又回來了。其他士兵也紛紛衝上樓梯投擲手榴彈,手榴彈紛紛在樓上炸了開來,幾名士兵接著舉著步槍衝上樓,阿姆斯壯和其他人也緊跟在後。一陣槍聲響起,頭兩名士兵中彈倒下,但是其他人仍然繼續向上衝去,並且開火還擊。阿姆斯壯看了看四周,好幾名 KGB 士兵的屍體倒在樓梯旁邊,但是仍然有幾個人在旁邊的兩個房間裡面頑抗。一名士兵準備朝一個房間裡面扔手榴彈,他才向前踏出一步就遭到室內的敵軍擊斃,其他人立刻開火還擊,但是對方早已退回到房間內了。
  「媽的,簡直就像他們知道我們每個人的位置似的…」 德拉蓋特咒罵道。
  「繼續攻擊,用火力和數量優勢壓制敵人!」 赫爾梅克少校喊道。
  幾乎所有人都朝兩個房間開火,接著被赫爾梅克少校點名的士兵們則朝房間扔手榴彈,同時,另外幾名士兵則用炸藥將房間的牆壁炸開一個洞,然後朝炸開的室內投擲手榴彈。在手榴彈全部爆炸過後,士兵們才衝入室內。整個房間內已經面目全非,原本在室內頑抗的 KGB 士兵也渾身是洞的倒在地上。
  「狗娘養的…這些傢伙還真難纏…」 一名下士咒罵道。
  「小心點,這只是開始而已,我們恐怕還沒有完全見識到他們的真本事。這裡簡直像是迷宮,還是按照原來的攻擊計畫,接下來繼續以班為單位搜索樓層,不要分散了。如果碰上麻煩,不要強攻,立刻呼叫支援!」 赫爾梅克少校命令道。
  「知道了!」
  「有人跑了!站住!」 在外面警戒的士兵喊道。
  喊叫完後並沒有聽到槍聲,也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音,只能隱約聽到腳步聲。阿姆斯壯連忙舉起 MP5 衝鋒槍衝出去,看到原本在外面警戒的士兵都倒在地上,抱著頭打滾,看起來十分痛苦。他連忙往走廊另外一側看去,看到一個穿著制服的光頭男子正在看著他們的方向,慢慢向後退去。
  「站…」
  他的話還沒說完,一陣劇烈的頭痛就席捲了他,讓他痛得死去活來,接著他就倒在地板上。他隱約可以看到其他衝出房間的士兵也同樣抱著頭倒了下來,不過隨著衝出來的人越多,他的頭痛就多多少少的有些減輕。他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感覺這名詭異的男子似乎跟他自從攻進這棟建築物後不斷感到的頭痛有關係。他強忍著頭痛,朝著光頭男子的方向扣下扳機。一連串的子彈射了出去,但是他的頭痛就突然得到了舒緩,雖然還是感覺得到痛苦,但是已經舒緩了許多。他看到那名光頭男子大腿中彈倒在地上,接著又向他們看來,他的頭痛接著又開始了。不過阿姆斯壯這次可不讓對方有機會,他再度扣下扳機,將彈匣內剩下的子彈全部打進那名男子的軀體,接著他抽出槍套內的 P226 手槍再對倒下的屍體又再開了好幾槍,他的頭痛雖然沒有完全好轉,但是現在起碼不像剛才那樣彷彿整個腦袋要裂開來似的。
  「媽的…剛才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米契爾按著頭問道。
  「我也不知道…」
  「剛才那要命的頭痛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著,所有人的臉上帶著疑惑和恐懼。
  「夠了…繼續說下也沒用…繼續…繼續執行任務…」 赫爾梅克少校說道,不過他似乎也對剛才的狀況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阿姆斯壯連忙進行點數,確定所有班裡的人都沒事。他們到現在也只探索了這棟建築物非常小的一部分,接下來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搜索。他還不清楚剛才那陣頭痛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不過似乎是蘇聯的某種秘密武器,接下來恐怕會有更多的險惡的障礙。如果他們不謹慎的進行,恐怕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從這棟該死的建築當中活著回家了。

<待續>
shuyung ( 呆呆雍 )
副板主社群連線VIP站長2007改版紀念徽章資深板主
Lv. 36 | 文章數:1471 | 推薦數:1869 | 被推數:411 #80. 2014-05-07 16:53:06
糟糕三月中就突然從這裡消失
因為台灣這邊三月中旬佔領立法院的學運之後被一些朋友找去、組成了團體來進行掃街活動之類的,現在是媒體聯絡人、跟某區域的召集人這樣,講起來還滿怪,兩個月不到就突然變了個樣子,從寫論文的研究生變成要跟之前在街上抗議的勞工、環保、學生運動團體天天接觸,不時還要協助舉辦一些活動或是記者會之類的,然後也有在街上被鎮暴打過之類的經驗,等級一下子拉這麼高,從原本自己是偏右派的整個被拉到要跟很多左派領袖見面的的感覺超怪的,就變成那種好像在抗議GDI的盲目群眾、利用議題來媒體的NOD的混和感,感覺有點角色混亂,但現實生活好像又反過來,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好像是對的才敢這麼大聲去做去弄,反而是人民反抗軍的那種感覺耶

不過在街頭抗議、面對鎮暴驅離上面也是學到平常打生存遊戲學不到的經驗就對了,像是在如何破壞跟建立防禦工事有了滿多的心得,土木水電也趁這機會學了不少哈哈阿
我想對於國內政治立場或議題的選擇大家可以再討論,不過那種將平常對於軍事戰術的理解應用在自己生活當中的機會實在不多,但經驗真的是滿實在的,還要感謝這邊的豐富討論啟發了許多想法呀 哈哈哈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