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仙霞路,淒美江湖情MMORPG熱血傳世遊戲尋蹤覓跡,蓄勢待發!三國題材萌系畫風的卡牌遊戲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21. 2012-02-13 07:12:46
引言回覆 shuyung 的話:
引言回覆 jthotshot 的話:
  溫哥華號左舷前方突然冒出一道水柱,讓所有人都下意識的低下頭,接著兩架 YAK 攻擊機從旁邊飛過,機翼下的 30mm 機砲不停的掃射著,然後其中一架被右舷的方陣擊落,在空中就體起火。
閃魚雷這段好精彩,這戰術我平常就算想破頭也想不到,MP5大大好厲害

別那麼說...實在承擔不起,畢竟也只是我胡扯的,我只是想說著這樣也許有效吧...XD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22. 2012-02-25 17:55:53
  「全員登機!」 懷特上士對所有人吼道。
  撒姆爾已經不機的這是他第幾次聽到這個命令了,感覺他們好像才踏上這座基地沒有多久,現在又要再度出擊。他們之前在基地內看著空軍和蘇聯軍的米格機在空中激戰,海軍似乎也遭遇了頑強的抵抗,不得不暫時撤退,不過盟軍似乎終於暫時的取得了制空權,所以他們也要趁機出擊,在下一波敵機來襲前奪下河流中央的島嶼。根據盟軍的情報,這個島嶼沒有任何可以讓登陸艇靠岸的淺灘,所以攻擊任務也只能交給空中機動步兵來進行。
  「俄國佬不是在島上部署了大量的防禦武器嗎?難道要我們去直接和蘇聯的磁爆線圈硬碰硬嗎?」 艾爾卡諾一等兵擔心的問道。
  「空軍之前不是已經轟炸過了嗎?別擔心!」 史考特說道。
  「可是也不能確定所有的防禦設施都被消滅了吧?而且要是還有俄國佬留在島上…」
  「我們會有攻擊直升機護航,不用擔心。」 這次換比爾說道。
  艾爾卡諾似乎還是不太放心,但是他也沒有多說什麼,所有人接著再度登上已經啟動引擎的休伊直升機,撒姆爾也像以往一樣坐在門口,以便隨時用 MG3 機槍支援直升機的機槍手。
  「聽好了,一著陸就立刻散開,島上能夠讓直升機著陸的地點有限,所以那些共產黨徒很可能會緊盯著所有可能著陸的地點,別給他們輕易的幹掉了。」 懷特上士用他的大嗓門叮嚀道。
  其他突擊部隊的士兵也紛紛登上直升機,護航的阿帕契攻擊直升機和武裝休伊率先起飛,向目標飛了過去,接著他們的直升機也跟著起飛了。這次的攻擊總共有一個連的兵力,因此需要出動十幾架直升機,如果真的有蘇聯士兵潛伏在島上,他們的直升機可說是最佳的目標。撒姆爾吞了吞口水,再次檢查他的機槍,確定一切運作正常,而且有充足的備用彈藥。
  「坐穩了!這趟旅程恐怕不會太平穩嘍。」 飛行員回過頭,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說道。
  直升機接著立刻往前衝了出去,直升機才剛升高,寬闊的涅瓦河就映入眼簾,而雖然天空又下起雪來,他們的目標島嶼也若隱若現。
  「這邊的氣候很不穩定,等一下說不定可能又要開始刮風了,我可不想在空中逗留太長的時間。」 飛行員繼續說道。
  撒姆爾拿起望遠鏡觀察他們的目標,島嶼現在到處都冒出黑煙,看來是遭到盟軍攻擊的結果,但是島上的樹林仍然十分濃密,所以他們也很難判斷蘇聯軍的防禦設施究竟有多少還能運作,這恐怕得等到敵軍開火才能知道了。
  「攻擊機來了!」 飛行員喃喃說道。
  兩架 F-16 從前方飛過,接著對島嶼投下了燃燒彈,接著另外兩架 F-16 也飛了過來,用集束炸彈進行轟炸。撒姆爾再度舉起望遠鏡,從遭到燒毀的樹林中並沒有任何抵抗或是敵軍活動的跡象,也許敵軍真的已經被消滅了,但是經驗告訴他世界上可沒有這麼好的事。
  「…轟炸結束,所有單位攻擊!」
  「…這是 1-1,所有單位跟我來!」
  「…小心伊凡的 RPG…」
  直升機飛行員們激動的交談聲從無線電上傳了過來。護航的阿帕契攻擊直升機和武裝休伊像餓狼一樣向島嶼撲了過去,然後就開始用無導引火箭掃射,載運士兵的休伊直升機緊跟在後,一等武裝直升機掃射完後就立刻著陸卸下部隊。載運部隊的直升機一靠近,原本死氣沉沉的島嶼好像突然復活了過來,綠色的曳光彈從各處向他們射來,接著好幾枚火箭從樹林中射了出來。
  「RPG!」
  飛行員一邊喊道一邊向左閃避,一枚 RPG 火箭拖著煙霧就從旁邊飛過。
  「媽的,果然躲在裡面!」 機槍手一邊用 M60 機槍對著樹林掃射一邊咒罵道。
  樹林中這時突然閃過一道閃電,接著一架休伊就在空中爆炸了,撒姆爾震驚的看著成了一團火球的直升機殘骸墜落到樹林中。
  「那是什麼鬼玩意?」 珊德維克一等兵驚呼道。
  「看來是有磁爆線圈沒有被摧毀…」 比爾說道。
  兩架阿帕契攻擊直升機連忙趕了過來,用地獄火飛彈攻擊,磁爆線圈也立刻反擊,擊落了其中一架直升機,但是最後還是遭到摧毀。隨著最大的威脅被排除,盟軍直升機立刻開始在幾塊空地上著陸,其他的直升機則繼續在空中盤旋等候,武裝直升機則來回對蘇聯軍的火力點掃射。一架武裝休伊遭到重創,在空中不斷的打轉,最後墜入了河水中。
  「下一批就是我們了,準備好!」 懷特上士喊道。
  其中一架著陸的直升機在放下士兵準備起飛時遭到擊中,直升機才剛爬升沒多久就又重重的落了下來,飛行員和機槍手則是倉皇跳機逃生。直升機雖然沒有爆炸起火,但是這個著陸區顯然是不能用了。
  「可惡的傢伙!」
  機槍手繼續用 M60 機槍對蘇聯軍還擊,撒姆爾也用MG3機槍加入,因為已經有友軍著陸了,所以他們只能對蘇聯軍的火力點開火壓制。
  「輪到我們啦!」 飛行員說道。
  另外一架休伊從前方的一塊空地起飛,飛行員立刻往那裡飛了過去,就在這個時候,直升機突然彷彿遭到了重擊,接著整架就開始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了?」 布洛克問道。
  「我們遭到擊中了,引擎失靈,旋翼也有受損,看來要來一次重落地了。你們在後面的傢伙抓緊了!」 飛行員喊道。
  撒姆爾僅僅抓著座艙的握把,看著地面越來越近。飛行員努力試圖讓直升機降落在空地上,但是直升機墜落的速度太快了,直升機重重的落在地上,撞毀了起落架,但是直升機仍然繼續往前衝了過去,然後撞進了樹林中。撒姆爾跟其他人摔得東倒西歪,等到直升機終於停下來後,從座艙地板上勉強爬了起來。
  「你們都還活著吧?」 飛行員轉過頭來問道。
  撒姆爾用手撐起身體,立刻就感覺到全身各處傳來的陣痛,好像骨頭快要散開似的。其他人也紛紛爬了起來,雖然大家都摔得鼻青臉腫,但是似乎並沒有大礙。
  「好了,我們還有任務要執行,沒時間在這裡休息了,我也不像在這裡等著俄國佬來迎接我們。快下機,鞏固四周!」 懷特上士說道。
  一發子彈這時射了過來,艾爾卡諾就倒了下去,接著更多子彈打在直升機的機身上。
  「有埋伏!」 史考特喊道。
  門旁的機槍手才剛開兩槍就中彈倒下,撒姆爾連忙翻身滾下直升機,讓他全身痛得死去活來。他忍住疼痛架起MG3機槍開火,對著敵軍的方向掃射。其他人也紛紛跳下直升機還擊,布洛克一跳下機就立刻對敵軍的位置用卡爾.古斯塔夫開火,就像以往一樣完全不在乎身後是否有人。火箭一炸開,蘇聯士兵就作鳥獸散了。
  「跟上去,小心別陷入埋伏。」 懷特上士說道。
  所有人小心翼翼的前進,跟在逃逸的蘇聯士兵後面。直升機的飛行員也換了防彈頭盔,拿著步槍跟在他們身後。這一小片樹林很快就到了盡頭,前面出現另外一塊空地,不過還是有些零星的樹木,讓直升機無法在這裡起降。空地中央就是一個大型的蘇聯陣地,陣地是由好幾條戰壕組成,上面原本應該蓋了偽裝網的,但是在盟軍轟炸之後已經面目全非,原本這個陣地還部署的幾座雙 23mm 機砲,不過也都已經全部遭到炸燬。
  「原來伊凡都躲在這裡啊!」 史考特說道。
  「這個掩體看起來滿堅固的,難怪那些伊凡還在這裡…」 比爾說道。
  蘇聯人看來花了不少時間和人力佈置這個陣地,撒姆爾發現其中一棵「樹木」其實是通訊天線偽裝而成的,看來應該還有地下的儲藏室或是通訊中心,也許甚至是島上蘇聯軍的指揮部也不一定。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掩體的槍眼對他們開火掃射,所有人連忙臥倒。撒姆爾連忙開火還擊,接著布魯托發射了一枚 LAW 火箭,將這個掩體完全摧毀。其他蘇聯士兵從戰壕中探出頭來對盟軍開火,一枚RPG火箭飛了過來,把附近的一棵樹木炸得粉碎。
  「無線電!」 懷特上士喊道。
  突爾克下士連忙跑到懷特上士身旁,將無線電的話筒遞給了他,懷特上士拿出地圖,按下通話鈕。
  「火神,這是 Echo 1 2,發現敵軍陣地,急需火力支援。OVER。」
  「知道了,1 2,用煙霧標示位置。」
  正在上士呼叫支援的時候,撒姆爾注意到附近的有些動靜,他轉過頭去,赫然看到右前方的一塊大石頭突然動了起來。他心中暗叫不妙,然後連忙呼叫附近的其他人。
  「注意!三點鐘方向的大石塊!」
  他剛把機槍轉過來,那個「石塊」就突然無聲無息的移開了,接著一群蘇聯士兵就衝了出來,用手中的武器對掃射。
  「烏拉!」 蘇聯士兵們吼叫著。
  好幾個蘇聯士兵帶著火焰噴射器,並且開始瘋狂掃射。撒姆爾連忙用 MG3 機槍開火,把這幾個蘇聯士兵紛紛都擊倒在地上,引發了巨大的爆炸。其他的幾個蘇聯士兵也紛紛遭到擊斃。
  「媽的,沒看到我在講電話嗎?別讓那些瘋共產黨徒靠近!」 懷特上士一邊用MP5衝鋒槍還擊一邊吼道,接著他向蘇聯陣地拋出了煙霧彈。
  「2 1,我看見了紅色的煙霧,OVER。」
  「沒錯,伊凡就在煙霧和以南的空地上。放手攻擊吧!」
  「知道了,攻擊部隊已經上路了,OUT!」
  就在這個時候,又一枚火箭向他們射了過來,撒姆爾連忙臥倒,但是後來才發現那名蘇聯士兵拿的並不是RPG,而是RPO發射器。
  「火焰彈!」
  所有人連忙躲開,接著火箭彈頭就爆炸了,讓附近的一切全都陷入火海之中,撒姆爾背後的衣服和裝備也全都燒了起來,讓他連忙臥倒開始打滾,他還聽到某人淒厲的慘叫聲,不過他已經認不出那是誰的聲音了。兩架武裝休伊直升機飛了過來,開始對蘇聯陣地密集的發射火箭,同時用迷你機砲掃射。
  「醫護兵!」 旁邊有人吼叫道。
  撒姆爾感覺有人把他翻身過來,然後扯掉他背後的衣物,他抬起頭來,隱約似乎看到懷特上士的身影。
  「別亂動,幸好你還算機警,燒傷並不嚴重,但是還是有可能會感染。」
  撒姆爾只是默默的趴在地上,奇怪的是上士平時吼叫時那獨特的德州腔調似乎不見了。他接著感覺到一陣強風,接著就看到一架契努克直升機正在蘇聯軍陣地上方降落。
  「上士,剛才那個蘇聯陣地似乎就是他們的指揮部,島嶼似乎已經全部鞏固了,他們現在正在運送增援部隊來!」 另外一人說道,不過撒姆爾也認不出這個聲音來。
  幾個人接著把他抬上擔架,不過他覺得她們似乎有些小題大作,在他被抬走時他看到其他人也有受不同程度的燒傷,另外還有人被布蓋上的屍體。撒姆爾看著周圍巡邏的盟軍士兵和幾個蘇聯俘虜,這個任務看來是成功了,不過接下來的戰鬥恐怕他可能暫時無緣參加了。

<待續>
tails2803 ( "Tails"The-Fang )
板主
Lv. 38 | 文章數:2758 | 推薦數:473 | 被推數:2607 #23. 2012-02-25 22:31:03
>撒姆爾也像以往一樣坐在門口,以便隨時用 MG3 機槍支援直升機的機槍手。

原來看到這句時還以為要領便當了
不過看來有主角威能加護好像只是從前線退場
tay2510 ( -殿下- )
Lv. 16 | 文章數:732 | 推薦數:93 | 被推數:222 #24. 2012-02-26 13:19:25
引言回覆 tails2803 的話:
>撒姆爾也像以往一樣坐在門口,以便隨時用 MG3 機槍支援直升機的機槍手。

原來看到這句時還以為要領便當了
不過看來有主角威能加護好像只是從前線退場
"他看著手中未婚妻的照片,今年秋天退伍後他們就要結婚了"

加上這句有200%的機會領便當XD
john801121 ( 囧801121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15 | 文章數:687 | 推薦數:1264 | 被推數:316 #26. 2012-02-27 17:06:32
引言回覆 jthotshot 的話:

  「俄國佬不是在島上部署了大量的防禦武器嗎?難道要我們去直接和蘇聯的磁爆線圈硬碰硬嗎?」 艾爾卡諾一等兵擔心的問道。
  「空軍之前不是已經轟炸過了嗎?別擔心!」 史考特說道。
  「可是也不能確定所有的防禦設施都被消滅了吧?而且要是還有俄國佬留在島上…」
  「我們會有攻擊直升機護航,不用擔心。」 這次換比爾說道。

"這樣衝上去沒問題嗎?"
"大丈夫だ、問題ない!"
引言回覆 jthotshot 的話:
  一發子彈這時射了過來,艾爾卡諾就倒了下去,接著更多子彈打在直升機的機身上。

好吧這次是提問的人倒楣:P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27. 2012-03-03 02:42:35
引言回覆 john801121 的話:
引言回覆 jthotshot 的話:

  「俄國佬不是在島上部署了大量的防禦武器嗎?難道要我們去直接和蘇聯的磁爆線圈硬碰硬嗎?」 艾爾卡諾一等兵擔心的問道。
  「空軍之前不是已經轟炸過了嗎?別擔心!」 史考特說道。
  「可是也不能確定所有的防禦設施都被消滅了吧?而且要是還有俄國佬留在島上…」
  「我們會有攻擊直升機護航,不用擔心。」 這次換比爾說道。

"這樣衝上去沒問題嗎?"
"大丈夫だ、問題ない!"

後半段聽起來好像是某個偽裝成高中生來把妹保護重要人物的某秘密組織傭兵最常用的台詞嘛...XD

(另外一句大概就是 "肯定だ")  QQ

在沒電腦可用的悲慘生活下我準備把 FMP 學園篇拿出來轉換一下心情...XD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28. 2012-04-15 02:15:16
*蘇聯海軍 S-434 號潛艦*

  艦長坐在艦橋的海圖桌前面,煩惱的抓了抓頭髮。情況現在對他們十分不利,根據他們所截收到的蘇聯軍通訊,河道中央的島嶼似乎已經被敵軍攻陷了,所以他們的潛艦部隊就是防衛俄羅斯祖國的最後一道防線了。俄羅斯祖國,這個字眼已經越來越具諷刺意味了,他們現在幾乎只是在為史達林和他的親信賣命,而那傢伙根本就是喬治亞人,而艦長自己則是在烏克蘭的基輔土生土長的,嚴格來說也不算俄羅斯人。他搖了搖頭,現在想這些都無益,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護艦上的戰友,而唯一做到這點的方法就是擊退敵人,否則就算他們全身而退,黨是絕對不會饒恕他們的。不過,他已經動手攻擊政委了,所以就算立下再大的戰功恐怕也無法全身而退。
  「艦長同志?」 副艦長的聲音將他拉回了現實。
  艦長抬起頭來,看到艦橋內的官兵都在看著他,等待他下達指示。副艦長悄悄招來了一名水兵,命令他去端一壺熱茶到艦橋上來,大概是以為他累了。艦長重新看了看海圖和上面的標示,情況非常不妙,在他們倉卒撤退之後顯然有其他的潛艦遭到沉沒,現在聚集在基地前方的河域的潛艦只剩下七艘,有兩艘有明顯的受損,其中一艘遭到墜落的米格機撞上,現在正發出驚人的噪音,讓他們參與行動只是白白送死,還會讓其他的艦艇也陷入危險之中,還不如讓他們先返回基地進行緊急修理較為妥當。
  「艦長同志?」 一名年輕士官在他身旁說道。
  「嗯?」
  艦長打量了一下這名士官,他記得這個年輕人是隸屬電子作戰室的新人,雖然經驗尚不足,但是卻相當有能力。
  「怎麼了?」 艦長問道。
  「這…我不知道該不該拿這個問題打擾您,但…但是列辛洛夫上尉…他完全拒絕聽取我的報告,所以我…只好直接來找您了…我實在非常抱歉…」 士官支支吾吾的說道。
  艦長仔細的看了看這名士官,像他這樣跳過上級越級報告可是不被允許的,甚至是會遭到嚴重的懲處的。這個年輕人會這樣冒險來報告,想必是有他認為十分重要的事。列辛洛夫上尉雖然不算無能,但是卻是個相當死腦筋的人,常會出現固執己見的情形,因此十分讓人討厭,而且艦長和其他的軍官都懷疑列辛洛夫是政委的人馬,對他多少有些提防。想到這裡,艦長連忙往電子作戰室看過去,列辛洛夫人現在當然不在,否則這個年輕人也不會敢跑來向他報告了。
  「說吧,是怎麼回事?」
  「是…呃…我和其他電戰室的同志們正在探測帝國主義者的雷達和無線電通訊時,我們發現了從本艦上也有發射強大的電波…」
  「什麼?」 艦長驚訝的問道。
  「是,艦長同志。我…」
  之前按照副艦長指示去端茶的水兵端著托盤回到艦橋來,士官連忙閉上了嘴,水兵恭恭敬敬的將茶倒入茶杯,連同砂糖和牛奶一起放在艦長旁邊的小桌子上,然後便踢著鞋跟立正,好奇的看了看兩人。
  「謝謝你,同志。你可以退下了。」 艦長說道。
  在那名水兵走遠後,艦長連忙把士官拉到一旁。
  「你剛才說的都確認過了嗎?」
  「是…艦長同志。我查過了,信號確實是艦上的某處發出來。我本來以為是艦上的設備系統,但是電波和艦上的系統都不相同,而且似乎是功率十分強大的加密信息。我們立刻向列辛洛夫上尉報告,但是上尉一直只有斥責我們不要去管和作戰無關的事,並指責我們擅離職守,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但是如果這個強烈信號一直發送下去,這很可能會讓帝國主義者察覺到我們的位置!所以我只好私下來找您了!」 士官急急忙忙的說道。
  艦長這時才注意到他抓著這名年輕人的衣領,大概把他給嚇壞了。他連忙鬆手,然後思考了起來。
  「你們有辦法找出是從艦上的哪個區域發出的電波嗎?」 艦長接著問道,繼續思考著。
  「很抱歉,艦長同志。我們的設備不夠精密,只能查出電波是從艦上發出的,但是無法弄清楚是從哪裡來的。」
  「快帶我去看看!」 艦長喊道。
  正當他們前往電戰室的時候,一名通訊士突然叫住他。
  「艦長同志,我們收到來自 S-452 號潛艦的水中電話通訊!」
  艦長皺了皺眉頭,水下電話因為會發送聲波,通常是在安全區域才使用,讓潛艦之間能夠較為便捷的聯絡。S-452號是這次行動的副指揮艦,他們應該不會愚蠢到犯下這種錯誤。副艦長聽了也是眉頭深鎖,他和其他幾個軍官互相看了看。
  「叫他們等一下,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處理!」 艦長說道。
  通訊士拿起話筒將他的話傳達給對方,艦長注意到通訊官人也不在通訊室內。
  「維亞涅夫斯基上尉在哪裡?」 艦長問道。
  「我不清楚,艦長同志。上尉同志剛才身體好像有點不舒服,之後就沒有看到他人了。」 另外一名通訊士說道。
艦上心中湧起了一股不安感,就在這個時候,拿著話筒的通訊士轉過頭來看著他。
  「艦…艦長同志…」
  「現在又怎麼了?我說過現在沒空。而且戰時使用水中電話是違反規定的…」
  「可…可是…對方要求要…要和您說話…」 通訊士緊張的說道,他渾身發抖,好像遇到了什麼比深水炸彈在頭上爆炸更恐怖的事。
  艦長嘆了口氣,接過話筒,準備向對方的艦長破口大罵。
  「彼得洛夫中校!這是怎麼回事?你應該很清楚使用水中電話的危險性,更何況現在還在作戰中,究竟有什麼事這麼…」
  「普丁少校在哪裡?我要和他說話。」 一個極為傲慢的聲音說道。
  艦長想了半天才認出這個名字,就是那個之前被他揍昏的政委,平常大家幾乎都不用他的名字稱呼他,也難怪他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你是誰?這個電話是只有艦長才能使用的,可不是讓你們聊天用的。」
  「我是亞歷斯.謝爾蓋維奇.卡莫夫少校,艦長同志。我是這次行動的副政治軍官。」 對方繼續用傲慢的口吻說道。
  艦長心中咒罵了一聲,這個該死的契卡絕不會平白無故的打來,一定是他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發現了艦上的事,現在正打電話來興師問罪,這些狗娘養的還真會選時間。
  「現在正在作戰中,政委同志,你的這些行為不但可能暴露我們的位置,甚至還有可能危害整個作戰行動,嚴重影響祖國的安全!」
  他一邊爭取時間一邊揮了揮手,要副艦長過來。
  「我明白,不過現在我們面臨了更嚴重的問題,事關重大,不得不採取較為冒險的措施,我想艦長同志也能理解吧。現在…」 卡莫夫開始滔滔不絕起來。
  「那傢伙在被關進自己的房間前有被搜身過吧?」 艦長按住話筒悄悄的說道。
  「是,我們連他的房間也搜查過了,絕對沒有任何的武器或是通訊器材。」 副艦長小聲回答道。
  「有人看守他嗎?」
  「兩名水兵,不過沒有配備武器。」
  「…攸關了整個作戰的安全性,身為政治軍官,我們有對祖國極其重大的責任確保每一名官兵都是忠於祖國…」 卡莫夫繼續滔滔不絕的為他這項違反規定的行為辯護,不過艦長根本沒有仔細在聽,不過這傢伙在黨內的發展大概很有希望吧。
  「派幾個值的信賴的人去看看我們親愛的政委同志在幹什麼,另外派幾個人去找通訊官和電戰官…」
  艦長想了想,然後從口袋裡面抽出了一副鑰匙,副艦長看著鑰匙倒吸了一大口氣。
  「…艦長同志…難道…」
  「是,這是輕武器庫的鑰匙,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准許你們攜帶武器!」
  「這…」
  「沒時間了,快去吧!」
  副艦長點了點頭,然後揮手要其他幾個軍官跟他一起來,接著就迅速的離開艦橋了。
  「…所以,這是非常重要的,我需要立刻和普丁少校談話。」 卡莫夫終於說完了他的冗長演說,可惜艦長根本沒有在聽。
  「普丁少校在之前的戰鬥後身體感到有些不適,現在正在自己的房間休息。他的情況似乎不好,恐怕無法和你說話了。有什麼可讓我代為轉達的嗎?」 艦長回答道。
  「哼。身體不適嗎?我看不見得吧,艦長同志。」 對方冷笑道。
  「注意你的口氣,『少校』!我不知道你們在政治軍官學校學了些什麼東西,但是最起碼的軍人禮節總該還有吧?返航之後我倒要向艦隊政治部好好請教一下!」 艦長故作鎮定的說道。
  他的回答似乎暫時鎮住了對方,但是這個時候,一陣刺耳的金屬撞擊聲響了起來,接著撞擊聲就繼續持續不斷的傳了過來。
  「搞什麼鬼!」
  在必須要嚴格噪音管制的潛艦上發出這種聲音,那就等於是告訴附近所有人他們就在這裡,現在敵人已經迫在眉梢,這就和自殺沒兩樣。
  「聲納,那是什麼聲音,從哪裡發出來的?」 艦長連忙問道。
  「不清楚,艦長同志。似乎不是艦體本身發出的聲音,似乎是從艦內某處傳來的。」 聲納士回答道。
  就在這個時候,航海官急急忙忙的跑了回來。
  「怎麼樣?」 艦長悄悄問道。
  「不妙。看守的水兵都不見了,而那個契卡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裡面,當我們試圖進入室內的時候,他就突然開始發出這些聲音,可能是某種求救訊號吧。」
  艦長這時才注意到這聲音有固定的節奏,簡直就像是電報發報機的密碼似的,這肯定是某種政委之間使用的秘密暗號。不過他想要玩這些把戲,偏偏要選在敵人就在眼前的時候,簡直是不可理諭。
  「混帳,我們得阻止他才行。」
  「還不只這樣,更遭的是我們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列辛洛夫和維亞涅夫斯基,而且輕武器庫已經被人光顧,槍全被拿走了。」
  「可惡…」
  看來這兩個愚蠢的傢伙打算趁這個機會向黨展示忠誠,現在似乎是打算組織其他的水兵奪下潛艦的控制權,會幹出這種蠢事,也真讓他佩服的五體投地了。但是他們得想辦法不讓這些傢伙得逞才行。
  「他們現在應該在後段,把所有的艙門全部鎖死,然後到軍官餐廳的保險櫃把裡面的武器取出來!」
  軍官餐廳的武器庫裡面只有幾把手槍,不過總比什麼都沒有的強,重要的是要阻止那些武裝蠢貨靠近艦橋才行,然後讓關在自己房間裡面的那個自閉混帳停止發送訊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聲納波擊中他們潛艦的外殼,但是這聽起來不像是盟軍艦艇或是直升機的聲納聲,這聽起來像是蘇聯潛艦的主動聲納。
  「怎麼回事?」 艦長連忙問道。
  「是 S-452 號潛艦!他們對我們發出了主動聲納!」 聲納士急忙報告道。
  「艦長同志,S-452 號潛艦透過低頻無線電發出訊息。『你們因為叛國被逮捕了!立刻投降!』」 通訊士慌張的報告道。
  「S-452 號潛艦傳來魚雷管注水聲!魚雷管外門也開啟了!」 聲納士繼續報告道。
  「可惡的傢伙!」 艦長咒罵道。
  看來現在對方已經攤牌了,現在可真是內憂外患,而且兩者都是自己的同胞。現在可真的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敵人了。

<待續>
tails2803 ( "Tails"The-Fang )
板主
Lv. 38 | 文章數:2758 | 推薦數:473 | 被推數:2607 #29. 2012-04-15 03:46:54
爆肝的鳥兒有文看 (拖

有時覺得如其也是反政委了, 不如直接殺掉就好嘛, 反正是在船上又是在作戰時期...
而且就算有命回國, 因為反政委不是送勞走就是死罰了, 政委是不是活命分別也不大
加上就算不殺政委只是軟禁起來, 那些親政委派的也會跑出來亂的啦...


基地又改版, 新版的顏色真的很爛, 還好現在還可以用回原來的...
shuyung ( 呆呆雍 )
副板主社群連線VIP站長2007改版紀念徽章資深板主
Lv. 36 | 文章數:1471 | 推薦數:1869 | 被推數:411 #30. 2012-04-15 05:53:55
爆肝的鳥兒有文看+1
政委怎麼好像一直都是拿來礙事的真是糟糕呀...
拼命思想檢查卻都沒有維護紀律還造成嚴重的作戰失誤...好的政委該怎麼做呢?

====
話說去年暑假的時候好像有說要考戰略研究所,前天放榜剛好錄取中正大學國際事務暨戰略研究所,這當中除了現實生活中的朋友跟父母之外,我真的很感謝這幾年來努力寫小說的MP5大大以及陪伴在這邊作戰的各位,沒有你們我應該也不會有這麼強烈的動機去報考,但有了各位在這邊默默的協助,看著C&C跟RA的世界不斷戰鬥,激起了我的鬥志,達成了夢想,在這邊感謝各位,也再次感謝MP5大!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31. 2012-04-16 05:47:21
在這裡恭喜版大錄取了...實在沒想到本人的文章能夠影響人,以後如果發現文章裡面有謬誤的地方還請版大不吝惜指教呢...


個人也比較喜歡舊發文系統...因為新發文系統一用原來辛苦弄好的頭像就通通變形了...><

還是舊的系統方便啊...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34. 2012-05-05 09:00:17
*蘇聯基地內*
*盟軍裝甲部隊*

  「砲手,高爆穿甲彈,前方火焰塔!」 卡維喊道。
  「裝填完畢!」 奧康納報告道。
  「目標辨識!」 衛斯勒接著回答。
  「射擊!」
  「射擊完畢!」
  砲彈轟得一聲發射了出去,空的彈殼立刻退了出來,前方的火焰塔接著遭到砲彈擊中,接著馬上引發大爆炸,讓附近陷入一片火海。
  「媽的…真是一團亂,到處都是濃煙和殘骸我什麼都看不到了。」 凡德赫斯特在駕駛座咒罵道。
  卡維也同意凡德赫斯特的看法,盟軍地面部隊終於突破了蘇聯軍的防線,攻入蘇聯基地內,基地內到處都是遭到擊毀的車輛殘骸。原本在空中掩護的攻擊直升機也全飛走了,不知道是彈藥用盡還是發生了什麼問題。不少倖存的蘇聯戰車用蘇聯基地的建築物當掩護,和其他的蘇聯士兵繼續頑抗,讓盟軍的傷亡持續的增加。
  「RPG!」 衛斯勒喊道。
  一名蘇聯士兵舉起發射器對他們開火,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火箭向他們飛來。火箭碰的一聲擊中他們戰車的正面裝甲,不過爆炸聲和平常 RPG 的穿甲榴彈不太一樣,卡維從觀測鏡看出去,赫然發現整輛戰車已經陷入火海之中。
  「媽的,是 RPO 火焰彈。駕駛,前進!」
  他們的 M1 在凡德赫斯特的操縱下立刻向前駛去,卡維從車掌瞄準鏡看出去,剛才那名蘇聯士兵已經不見蹤影。
  「砲手,自由接戰!」
  「知道了,裝填高爆反戰車彈!」 衛斯勒喊道。
  「裝填完畢!」
  卡維趁著這個機會向四周張望,想要看看其他A連戰車的情況,在突破蘇聯基地的防線後所有人就分散了,大家各自為戰。他花了點時間才找到其他的戰車,55 號戰車目前還下落不明,第一排的四輛豹式只剩下三輛,第二和第三排的 M1 也各有損失,不過所有人都還在繼續戰鬥。一輛 T-88 突然從一座建築物後衝了出來,而且馬上就對盟軍部隊開火,一輛 M2 首當其衝遭到擊中,當場遭到擊毀,第一排的豹 2 立刻還擊,用 120mm 的砲彈摧毀了那輛戰車。衛斯勒這時對著某個目標開火,讓戰車震動了一下,不過卡維不知道他的目標是什麼,奧康納連忙將另外一枚砲彈裝進主砲。
  「RPG!」 某人在無線電上吼道。
  警告剛結束,一枚火箭就從他們戰車前方飛過,卡維立刻找到攻擊的蘇聯士兵,他還來不及下令,別的戰車就先發動砲轟,讓那幾名蘇聯士兵消失在一陣煙霧當中。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龐然大物突然衝破蘇聯車輛倉庫的大門,撞翻了一輛 M2 步兵戰鬥車,讓車上的成組員倉皇逃命。
  「是…是長毛象!」 某人在無線電上驚呼道。
  「媽的,砲手,脫殼翼穩穿甲彈,目標長毛象!」 卡維喊道。
  「裝填完畢!」
  「目標辨識!」
  「開火!」
  主砲轟的一聲射出了砲彈,但是長毛象的裝甲輕而易舉的將砲彈彈開,這時更多原本藏匿起來的 T-88 戰車也衝了出來,試圖要趁勢一舉擊退盟軍。一輛 M1 遭到長毛象的主砲擊中,當場遭到摧毀,卡維只能暗中慶幸那不是他的部下。
  「重新裝填脫殼翼穩穿甲彈!」
  「裝填完畢!」
  「開火!」
  另外一枚砲彈射了出去,但是只在長毛象的裝甲打出一個輕微的凹陷,其他戰車也加入猛轟,雖然有造成損壞,炸毀了履帶和路輪,讓長毛象動彈不得,但是仍然無法擊毀這個怪物。而其他的 T-88 和蘇聯步兵則趁虛而入,造成了不少的傷亡。盟軍現在離敵軍的距離太近了,無法呼叫砲兵支援,但是現在貿然拉開距離只會降低自己主砲對敵軍的威脅,而且成為蘇聯軍的活靶。
  「Alpha 6 呼叫所有 Alpha 單位,散開,Alpha 1 對付長毛象,其他 Alpha 單位負責清除小嘍囉!」 卡維連忙下令道。
  「知道了!」 各排排長回答道。
  卡維希望藉此讓第一排的豹 2 戰車能集中火力用他們的 120mm 巨砲攻擊長毛象,而其他單位的 M1 則負責掩護,對付那幾輛倖存的 T-88 和到處亂跑的蘇聯士兵。第一排的豹 2 戰車立刻圍了上去,其他的豹 2 也衝了上去對長毛象進行猛烈的砲轟。
  「好,砲手,脫殼翼穩穿甲彈,目標兩點鐘方向戰車!」
  「裝填完畢!」
  「目標辨識!」
  「開火!」
  砲彈射了出了出去,命中 T-88 的砲塔,整輛戰車炸成一團火球,砲塔飛上了天。
  「就是要這樣才對啦!」 衛斯勒喊道。
  「下一個目標,一點鐘方向。砲手,脫殼翼穩穿甲彈,目標戰車!」
  「脫殼翼穩穿甲彈用盡了!」 奧康納喊道。
  卡維呆了呆,從他們開始進攻後就一路不停的開火射擊,已經不知道發射多少發砲彈了,雖然之前就擔心可能出現這種情況,但是沒想到還是發生了。
  「報告剩餘彈數。」
  「高爆反戰車彈還剩下八枚,機槍彈藥充足。」
  「可惡…」
  高爆反戰車彈對付蘇聯的重戰車毫無用處,不過用來對付步兵陣地和輕裝甲車倒是十分有效,戰車就只好暫時讓給別人對付了。不過八枚砲彈實在太少,必須要省著用一點,他仔細的觀察了一翻,試圖要找出最適合的目標,他看到幾個蘇聯士兵躲在一棟建築物的二樓窗口,大多數背著 RPG 火箭,第一批目標就選他們了。
  「砲手,高爆反戰車彈,目標右前方建築物內的步兵陣地。」
  「裝填完畢!」
  「目標辨識!」
  「開火!」
  砲彈射了出去後奧康納立刻重新裝填了另外一枚砲彈,反正也沒有別的彈藥可供選擇了,他們發射的砲彈擊中了窗口,但是還是有蘇聯士兵繼續在開火頑抗。
  「繼續射擊!」
  衛斯勒再開了一砲,然後又再繼續砲擊,砲彈將整層樓都炸垮了,將藏匿在其中的蘇聯士兵完全的消滅。就在這個時候,附近傳來了劇烈的爆炸聲,他轉過頭,看到那輛一直在肆虐的長毛象重於遭到擊毀,巨大的砲塔已經被炸飛,將長毛象原本藏匿的倉庫給撞爛,不過附近也留下了幾輛豹2的殘骸。剩下的三輛T-88戰車看到最後的王牌遭到摧毀,紛紛開始後退,但是仍然不敵而遭到消滅。在所有蘇聯裝甲部隊都遭到消滅後,盟軍戰車開始用機槍掃射剩下的敵軍步兵,載運盟軍步兵的裝甲運兵車也開了進來,協助裝甲部隊掃蕩蘇聯基地。
  「空襲!」 無線電上突然傳來警告。
  四架米格 27 不知道從哪裡低空飛來,卡維連忙啟動戰車上的煙霧彈發射器,試圖隱藏戰車的行蹤。雖然擔任掩護的獵豹式用 35mm 機砲猛烈的掃射,但是米格機仍然對著基地內的盟軍發射飛彈,卡維的戰車雖然沒有遭殃,但是有不少其他車輛遭到擊中,尤其是剛抵達的裝甲運兵車,米格飛行員似乎特別喜歡挑選這些輕裝甲目標下手。車上搭載的盟軍步兵連忙棄車逃逸,有些士兵還拿起刺針飛彈反擊,但是還是有兩輛 APC 上的士兵來不及逃生,連同裝甲運兵車一起遭到飛彈擊中,整輛裝甲車被炸得粉碎,全身著火的士兵從猛烈燃燒的殘骸上面跌了出來。蘇聯軍馬上遭到反擊,兩架米格機在爬升時遭到擊落,另外一架遭到了擊傷。遭到擊落的米格飛行員雖然彈射出來並且跳傘逃生,但是還在空中就遭到包括 LAW 火箭和 50 口徑機槍在內的各式武器開火射擊。
  「雌鹿!」 某人叫道。
  「混帳東西…」
  十幾架雌鹿式攻擊直升機低空飛了過來,這些傢伙也飛過來的話的話可不妙了,接著雌鹿突然作鳥獸散,向四面八方逃竄,接著盟軍的 F-16 戰機終於回來了,並且用機砲和飛彈輕而易舉的驅趕了蘇聯直升機群。接著剛才失蹤的攻擊直升機群又回來了,並且對蘇聯建築物發射飛彈和火箭。
  「這些傢伙還真會撿便宜…」
  「最後功勞都給飛行小子給佔去啦!」
  其他的戰車組員討論道,不過卡維可以聽出其他人和他一樣都感到如釋重負。在直升機和戰車砲的猛轟之下,剩下的蘇聯士兵似乎終於按耐不住,舉起了少見的白旗。
  「所有單位停火!保持戒備,那些傢伙可能想要玩花樣!」 無線電上傳來上級的命令。
  盟軍士兵在裝甲車輛的掩護之下小心翼翼的前進,舉高雙手的蘇聯士兵垂頭喪氣的從建築物中走了出來,兩架阿帕契攻擊直升機在空中盤旋,不停的用俄語廣播著,不過有些蘇聯士兵則是好奇的東張西望,好像在觀光似的。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槍聲突然響起,所有的步兵和蘇聯俘虜連忙臥倒在地,他們的戰車也遭到一陣重擊,不過系統並未受損,聽起來似乎是重機槍或是小口徑的機砲。
  「媽的,是從哪裡來的?」 奧康納咒罵道。
  卡維連忙觀察四方,最後終於發現了,四艘蘇聯快艇正在基地碼頭旁邊的河上開來開去,並且用艇上的武器對岸上的盟軍開火。
  「所有單位,敵軍在河面上。砲手,高爆反戰車彈,目標水面艦艇!」
  「最後一發了,裝填完畢!」
  「目標辨識!」
  「開火!」
  衛斯勒發射的砲彈準確的命中了目標,將整艘快艇炸得粉碎,其他戰車也紛紛掉轉砲口,但是他們還來不及開火,空中的阿帕契攻擊直升機就率先攻擊,用地獄火飛彈輕鬆的解決掉其他的快艇。卡維命令凡德赫斯特將戰車開到基地的碼頭旁邊,這裡有完整的軍港設施,甚至能進行潛艦的維修和補給,不過現在早已人去樓空,連防禦陣地都空無一人,卡維可以看到好幾個用沙包堆成的 DShK 重機槍陣地,不過現在一個人也沒有。
  「這裡的俄國佬大概早就逃跑了…看來他們還有點腦子!」 凡德赫斯特說道。
  連裡其他的戰車也開到岸旁,其中一輛M1用同軸機槍對著潛艦設施隨便開了幾槍,然後就停了下來,接著戰車就分散開來部署防禦陣地。現在看來路上的情勢已經大致在掌握之中了,卡維打開了戰車的艙蓋,讓新鮮空氣能夠進來,奧康納則是趁機將堆滿戰車內的空彈殼給扔出去。卡維探出頭,看著他們千辛萬苦躲下的蘇聯基地。接下來就要看海軍的弟兄了,據他所知寬闊的河流裡面可是暗藏著致命的蘇聯潛艦,而戰車對水中的潛艦根本無能為力,還是得讓海軍開著他們漂亮的軍艦來將蘇聯潛艦一艘艘炸沉才行。他才想到這裡,一個巨大的黑色物體突然竄出水面,將仍然尚未沉沒的蘇聯快艇殘骸撞得四分五裂,接著重重的落在水面上,他這時才清楚的看出這是一艘蘇聯潛艦。卡維看得張大了嘴巴,他這一生還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景象。雖然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看來海軍的行動似乎也開始了,這些俄國佬很快就會發現他們沒有任何藏身之地。

<待續>
tails2803 ( "Tails"The-Fang )
板主
Lv. 38 | 文章數:2758 | 推薦數:473 | 被推數:2607 #35. 2012-05-05 18:46:43
>衛斯勒時對著某個目標開火,讓戰車震動了一下,不過卡維不知道他的目標是什麼,奧康納連忙將另外一枚砲彈裝進主砲。

此時?


>但是還在空中就遭到包括 LAW 火箭和 50 口徑機槍在內的各式武器開火射擊

用火箭射人類目標的不是太緊張就是一心想看肉碎雨


那潛艇不知有多大機會是反政委那艘的呢...
shuyung ( 呆呆雍 )
副板主社群連線VIP站長2007改版紀念徽章資深板主
Lv. 36 | 文章數:1471 | 推薦數:1869 | 被推數:411 #36. 2012-05-07 07:55:17
引言回覆 jthotshot 的話:
  「這裡的俄國佬大概早就逃跑了…看來他們還有點腦子!」 凡德赫斯特說道。
  連裡其他的戰車也開到岸旁,其中一輛M1用同軸機槍對著潛艦設施隨便開了幾槍,然後就停了下來,接著戰車就分散開來部署防禦陣地。現在看來路上的情勢已經大致在掌握之中了,卡維打開了戰車的艙蓋,讓新鮮空氣能夠進來,奧康納則是趁機將堆滿戰車內的空彈殼給扔出去。卡維探出頭,看著他們千辛萬苦下的蘇聯基地。接下來就要看海軍的弟兄了,據他所知寬闊的河流裡面可是暗藏著致命的蘇聯潛艦,而戰車對水中的潛艦根本無能為力,還是得讓海軍開著他們漂亮的軍艦來將蘇聯潛艦一艘艘炸沉才行。他才想到這裡,一個巨大的黑色物體突然竄出水面,將仍然尚未沉沒的蘇聯快艇殘骸撞得四分五裂,接著重重的落在水面上,他這時才清楚的看出這是一艘蘇聯潛艦。卡維看得張大了嘴巴,他這一生還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景象。雖然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看來海軍的行動似乎也開始了,這些俄國佬很快就會發現他們沒有任何藏身之地。

<待續>
看來要殺到潛艇裡面了






▼ 顯示全部圖片
jthotshot ( MP5forever )
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38 | 文章數:4060 | 推薦數:14463 | 被推數:5302 #40. 2012-06-02 11:42:06
*蘇聯海軍 S-434 號潛艦*
*數分鐘前*

  一連串的子彈打在牆上,濺出無數的火花,讓艦橋內的組員連忙臥倒在地上。剛從軍官餐廳回來的航海官連忙將手提袋內的幾把馬卡洛夫手槍和蠍式衝鋒槍分給在場的其他幾名軍官,然後對著外面的走到開槍還擊。
  「混帳,這些傢伙的動作還真快!」 副艦長咒罵道。
  「可惡,封鎖被這些傢伙給突破了嗎?」 艦長連忙問道。
  「對不起,艦長同志。我取得武器後就連忙命令幾名水兵去關閉隔艙,可能他們來不及鞏固艙門就被叛徒們給突破了吧。」
  航海官報告完後立刻又開了幾槍,走道上一名手持 AKS-74 突擊步槍的士官連忙躲到走道旁邊。
  「前進!前進!逮捕帝國主義者的叛徒走狗和失敗主義者!」 某人大聲喊道,艦長聽得出那是通訊官的聲音。
  航海官再開了兩槍,對方立刻安靜了下來。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陣主動聲納擊中了船殼,這應該是卡莫夫的最後通牒了。政委派的官兵雖然愚蠢至極,但是也還算有點腦子,他們也十分清楚這個主動聲納的意義,馬上不顧一切的衝了過來,但是副艦長很有技巧的用蠍式衝鋒槍短促的射擊,馬上就將他們給逼退了。
  「情況看來十分不妙啊…」 作戰官喃喃說道。
  接著,整艘潛艦突然劇烈的搖晃了起來,接著就開始減速。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慢下來了?」 副艦長連忙質問道。
  操作士滿頭大汗的不停撥動眼前的操控裝置,但是仍然無法阻止潛艦的減速。
  「艦長同志!引擎被停機了,而且完全不受操控系統的控制…」 操縱士官氣急敗壞的報告道。
  「糟了!」 艦長咒罵道。
  引擎室位在前艦的尾端,但卻是潛艦極為重要的部位。一旦喪失動力,這艘潛艦就只能在水中漂浮任人宰割了。這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一大打擊,現在就算想要抵抗也沒有辦法了。潛艦的速度緩緩的下降,最後終於停了下來。
  「這艘艦艇已經被忠於黨和祖國的忠貞官兵給控制了。繼續抵抗是毫無意義的,立刻停止你們的反革命叛亂,放下武器投降!」 通訊官用傲慢的口吻在全艦廣播系統喊道。
  對方的這番宣言除了說給艦橋上的官兵聽,同時也是要說給在一旁虎視眈眈的卡莫夫聽的,目的是要讓他們停止攻擊,不過艦長不確定那傢伙會不會聽就是了。
  「該死的白痴…」 航海官咒罵道。
  他話才剛說完,另外一名技術士官又報告了新的壞消息。
  「反應爐被強制停機了,現在已經停止運轉了。」
  「什麼?」
  好像要回應艦長的話似的,艦上的燈光同時熄滅,大多數的作戰系統也都關閉了,緊急照明接著亮了起來,微弱的白光在艦橋內閃爍著,少數的關鍵系統也暫時的恢復運作,看來應該是緊急的備用電池啟動了,不過這是用不了多久的。
  「你們應該明白現在已經無計可施了!我已經通知卡莫夫同志了,快點像個男人一樣勇敢面對自己被判的下場,乖乖束手就擒吧!」 政委那目中無人的聲音這時從擴音器裡面傳了出來。
  「媽的,他們把那傢伙也放出來啦…」 聲納官說道。
  「那傢伙知道什麼才是像男人嗎?」
  航海官說完後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其他緊張兮兮的官兵看起來則是完全笑不出來。就在這個時候,聲納士大吼了起來!
  「魚雷!魚雷!魚雷!S-452 號潛艦對本艦發射魚雷了,總共四枚!」
  魚雷螺旋槳的高速轉動聲尖銳的傳了過來,全艦應該都可以聽的清清楚楚,本來正在高談論調的政委馬上閉上了嘴,震驚的看著天花板。
  「卡莫夫那個笨蛋在幹什麼?我們都已經停船了還發動攻擊,是存心想要害死我嗎?等我回到司令部我一定要告他一筆,讓這蠢貨到西伯利亞勞改去!」 政委大聲咒罵道。
  艦長和其他軍官互相看了看,對方雖然死腦筋,但是也不完全是笨蛋,尤其是政治鬥爭的技倆更是個中高手,卡莫夫那傢伙再怎麼愚蠢也不會認為停滯不動的潛艦會有任何的威脅性,那麼對方會發動攻擊就只有一個理由了。
  「我看你恐怕是回不到司令部去了,政委同志,看來你的副手很渴望得到你的工作呢!他將來在黨內看來前途無量呢。」 航海官諷刺的喊道。
  「你說什麼?」 政委怒吼道。
  情況十分危急,艦長連忙抓起全艦廣播系統,對所有官兵發出警告。
  「魚雷來襲!全員準備承受衝擊!」
  當然就算只被一枚魚雷擊中就足以讓整艘潛艦和艦上的官兵葬身河底,而且他們現在完全動彈不得,除非某種奇蹟發生,否則他們只有死路一條,但是他總覺得自己有義務需要發出警告。
  「快點恢復潛艦的動力,否則我們就只有被擊沉得份了!」
  艦長直接站在走道上對外吼道,冒著被對方狙擊的風險,也是要讓對方明白情況的嚴重性。帶頭造反的軍官們面面相覷,反而是幾個士兵先反應了過來,連忙放下槍向潛艦後方跑去。
  「慢著,你們怎麼能在叛徒前面逃跑呢?不對反革命主義者進行嚴厲制裁的人也形同反革命主義者…喂!給我回來!」 電戰官慌張的對離去士兵的背影喊道。
  就算現在要重新發動引擎或是反應爐也來不及了,所有人現在也只能用各自的方法等待致命的魚雷命中,有的年輕水兵縮在座位上不停的發抖,有的人不停的低聲禱告,還有些其他人只是默默的看著天花板。接下來,奇蹟似乎真的發生了,四枚魚雷紛紛無害的從潛艦旁邊呼嘯而過,沒有爆炸,其中還有一枚魚雷甚至就從離 S-434 號幾呎的地方通過,也沒有轉彎,繼續筆直的前進,接著撞上河岸,魚雷也沒有爆炸。
  「訓練用魚雷嗎?」 副艦長喃喃說道。
  「艦長同志,我們收到來自 S-452 號潛艦的水中電話通訊!是 S-452 號的艦長,對方要求直接和你說話!」 通訊士急急忙忙的報告道。
  「知道了。」
  艦長急急忙忙的拿起話筒,他馬上就聽到對方艦長著急的聲音。
  「剛才那只是警告攻擊,你們趕快立刻宣佈投降,不然我們就得被迫發動攻擊了!」 對方艦長急促的說道。
  「誰要你他媽的警告?他們都是叛徒和無能的廢物,我要他們全部下地獄。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違抗我的命令!你以為自己是誰?我告訴你…」 卡莫夫那歇斯底里的聲音也從話筒上傳了過來,看來他對結果十分不滿意。
  「我們已經停止動力了,毫無任何抵抗的能力或意思,貴艦想必應該知道的非常清楚吧!」 艦長連忙說道。
  對方嘆了口氣,他們兩人是從弗郎茲海軍學院起就認識的好朋友,對彼此都非常了解,他知道多虧了他的好友動的手腳才救了他一命,不過這位好友很有可能也在劫難逃了。
  「我明白!你們快點上浮投降吧,我不知道還…」
  電話另外一端這時傳來激烈的爭執和拉扯的聲音,看來對方的艦艇上也發生了什麼事了。
  「給我放開,你這傢伙…」
  「對叛徒不必留情,沒有辦法善盡職責的廢物祖國也不需要,就讓他們沉在海底吧…」
  「你在胡說什麼!」
  「你這傢伙的罪孽還不夠重嗎?光是認識叛徒就足以讓你到西伯利亞住好幾輩子了,你現在還想反抗黨嗎?」
  「誰反抗黨了?我只是要阻止你那瘋狂的行動!」
  「我就是黨的代表,反抗我就是反抗黨!」
  「喔,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偉大,看來你不只想要取代普丁少校,你還想要超越史達林同志呢!身為政治軍官居然說出這種大不敬的話,不太妥當吧!」
  「住口!艦長被解除職務了,立刻重新裝填魚雷!」
  「慢著!我才是艦長,政委因為戰場壓力太大而崩潰了,現在起解除職務隔離,任何人都不得執行他的命令!」
  「你這…」
  兩人就這樣一邊搶奪話筒一邊喘著氣針鋒相對,但是接著傳來一陣槍響,然後電話就被切斷了。
  「可惡…」 艦長咒罵道。
  艦上的動力這時恢復了,反應爐已經重新啟動,引擎看來也發動了,看來那些水兵也明白這是他們為一活命的機會。政委和幾個投靠他的低能軍官衝進艦橋,連武器也沒有拿,個個張著嘴巴像個傻瓜似的看著艦長,其他的軍官連忙繳收他們的武器,持槍戒備著。
  「艦長同志,S-452 號潛艦重新關上魚雷管,並且進行排水,可能是要重新裝填魚雷。」
  「準備脫離,其他潛艦的動向呢?」
  「其他潛艦也正轉向我們,S-452 號正在對魚雷管注水…」
  「對所有潛艦發出訊號,表示我方無意反抗,1/3 速向前!」
  「知道了,艦長同志。」
  「艦長同志,各艦都紛紛打開魚雷管外門,他們隨時都能發射魚雷!」 聲納士緊張的報告道。
  「確定所有的誘餌都準備就緒,準備隨時發射。全速向前,航向1 8 0!」
  「等等,艦長!那是敵人的方向。你難道要帶著全艦的官兵投靠敵人嗎?」 政委緊張的叫道。
  艦長二話不說就再給政委迎面一拳,讓他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雖然想就把這傢伙扔在這裡,但是太礙事了,找人把他送回房間去。」
  在拿著 AKS-74 突擊步槍的航海官催促下,通訊官和電戰官不情願的抬起政委走了出去。
  「S-452 號發射魚雷了,這次一共八枚!其他潛艦也同時發射魚雷了!」
  「發射誘餌,新航向 2 9 5!」
  「知道了,艦長同志!」
  操縱士使盡力氣轉動操縱盤,潛艦立刻迅速的轉動,部分的魚雷追著誘餌向南方前進,但是其他的魚雷持續追了上來。
  「六枚魚雷,正迅速逼近!」 聲納士報告道
  「我們正迅速接近河岸,艦長同志!」 航海官報告道。
  「再釋放誘餌,緊急排水!全員,準備成受衝擊!」
  幾名水兵連忙搬動緊急氣閥的把手,將高壓空氣送進主進水槽,接著整艘潛艦便迅速的向水面衝了上去,像條鯨魚一樣衝出水面,接著又重重的落下。雖然有心理準備,但是這還幾乎讓所有人跌得東倒西歪。突然失去目標的魚雷繼續衝了過去,紛紛撞上河岸爆炸,濺起了巨大的水柱。
  「敵艦又發射更多魚雷了!」 聲納士喊道,似乎沒有發覺他下意識的稱呼部隊的其他潛艦為敵艦,不過這個稱呼也不能說是不正確了。
  「全速前進,儘速靠岸,就算擱淺也無所謂,不,就直接衝上岸吧!」
  「艦長同志…這…這會讓艦體嚴重受創的…」 操作士驚呼道。
  「我知道,但是只有這個方法可以救所有人了,直接衝上去!」 艦長喊道。
  「知道了!」
  「後方的組員全部脫離,儘量往前方避難,全員準備承受衝擊準備棄船!」 艦長接著用全艦廣播系統宣佈道。
  所有官兵緊張的互相看著,幾乎所有人都下意識抓著任何可以抓住的東西。接著一陣猛烈的撞擊傳遍了整艘潛艦,讓艦長差點就摔得四腳朝天,不過潛艦似乎是仍然在繼續掙扎著前進,過了好一陣子才終於在另外一陣劇烈震動後停了下來。
  「這是艦長,所有官兵立刻棄船,設法迴避敵人和友軍會合!重複,立刻棄船!」 艦長抓著擴音器喊道。
  尖銳的棄船警報響了起來,魚雷大概不久之後就會擊中了,他幹艦長大概也只到今天為止了,他只希望他最後的決定能夠多拯救幾名官兵的性命。

<待續>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