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一世塵緣,百世輪迴超簡單,卻忍不住一直玩! 殺人爆裝 真男人的遊戲不一樣的傳奇經典
holmeslee6841 ( 佛羅多‧柯達 )
手機認證徽章
Lv. 23 | 文章數:1424 | 推薦數:2326 | 被推數:3172 #1. 2018-02-07 13:17:21



國軍關於北伐戰史,總是津津樂道汀泗橋與賀勝橋兩戰,認為這是國民革命軍的經典之戰。這兩場戰鬥,由於打敗的對手是北洋名將吳佩孚,更使得國軍得以大吹特吹。然而這兩場戰爭有不少細節與敘事,卻是很有水份的。其中尤以吳佩孚親斬退卻的旅長為最。只是,這些傳說很可能只是政治宣傳,以當時吳佩孚的實力與其實際所在位置,是否真有機會親自處決這些軍官?這就引起了我的疑問。如果真有其事,那麼被處決的旅長是誰?以職級來說,旅長少說也是少將階;以所部人馬來說,吳佩孚當時手下的旅長有十分有限,若真的有旅長被他手刃,那麼怎麼會沒記載他的名字?
思考上面的問題,首先必須確定吳佩孚究竟在不在現場。在提及國民革命軍與吳佩孚軍交手的資料中,大多會將汀泗橋與賀勝橋兩戰的過程混淆,因此在敘史上常會發現兩場戰事的過程幾乎相同,這顯然在傳述上就有問題。而這個問題在討論旅長被殺的事上,就更為重要了。
仔細查考資料,可以確定的是,汀泗橋從開打到結束,吳佩孚應該是沒機會前進到戰場的。這是因為此戰開打之際,吳佩孚正在南口督師打國民軍,雖然國民革命軍的北進讓他漸次調兵南下,但可以確定的是,吳佩孚剛抵達武漢時,汀泗橋一戰已經告終。而主張「25日以後吳佩孚自南口南下,27日率同劉玉春等到汀泗橋」一說者,最早出自陶菊隱的報導(陶日後先後以其採訪經歷與搜羅之資料撰成《陶菊隱回憶錄》與《北洋軍閥時期史話》,其中後者為丁中江給"仁"了,丁僅更動少數字句,但卻給臺灣的後學帶來帶來頗深的影響)。
不過陶菊隱的說法並不可靠,這是因為陶菊隱雖然在當時曾親自報導過這幾場戰事,不過陶本人並沒前往戰場上,而是留在武漢採訪,因此其所得的資訊,顯非親臨現場領兵作戰的軍官可比的。與之相對的,時在吳佩孚部下擔任軍官團第一團團長劉維黃與第25師參謀長蔣雁南則都沒提到吳佩孚在27日抵達汀泗橋,反而是齊聲提到27日吳佩孚率劉玉春部第9師、陳嘉謨部第25師至賀勝橋布防(而他們正好在此時追隨吳於賀勝橋布防)。據此來看,劉、蔣二人的說法顯然比較可靠。此外,作為敵對方的陳銘樞雖也提及吳佩孚指揮汀泗橋戰事的情形,但在後段講到賀勝橋時,則點出兩役最大不同在於吳佩孚親上前線:「當晚遇敵,第十師前與鏖戰,幾經衝鋒,敵始潰退。其損失之巨,較汀泗橋一仗為尤甚。吳佩孚親上前線,在山凹中指揮作戰,以千里鏡望之,歷歷可見。」同時,張發奎也提到他認為汀泗橋比賀勝橋戰役更為重要,但賀勝橋一役「被說得如此重要,主要是因為吳佩孚親自指揮了這一場戰役」,言外之役便是吳並沒在汀泗橋前線指揮。因此,陶菊隱所言,吳佩孚在汀泗橋一戰中,「一日之間殺了退卻的團、營長九人」一語,顯非可靠。由於陶書後來被丁中江基本因襲,進而影響了章君穀所撰寫的《吳佩孚傳》,所以章書中便採用此說,而宣稱「吳佩孚當場(汀泗橋)處決畏縮不前的旅、團、營長,即達九名之多」。
至於中國學者方面,受此影響的也不少。比如呂偉俊、王德剛的《馮國璋和直系軍閥》(鄭州:河南人民;1993)、鄭志廷、張秋山的《直系軍閥史略》(北京:人民;2007),就因為不明究理,於是讓吳佩孚先後在汀泗橋與賀勝橋各殺了一位倒楣但應該不存在的旅長(從《直系軍閥史略》的內容來看,其描寫與《馮國璋和直系軍閥》一字不差,因此可以確定鄭志廷、張秋山是完全因襲了呂偉俊、王德剛的),不過這樣的混淆仍是受到陶書的影響。相對來說,在北洋軍閥史研究比較著力的來新夏就對吳佩孚的行蹤有比較清楚的認知,因此他沒有將殺旅長事繫於汀泗橋之戰,而是明確地提到是在賀勝橋時,「吳佩孚一連手刃了九名臨陣退縮的軍官(包括一名旅長)」。
那麼,當時的人又究竟怎麼理解這件事的?我在此要先引用李宗仁的說法。李宗仁說在賀勝橋一戰,「吳並手刃退卻旅、團長十數人」,從這描述,毫無疑問地,李宗仁的說法是水份最多的。另外,我必須提醒大家,雖然李宗仁參與了賀勝橋一戰,但第七軍根本沒有在賀勝橋與吳軍交手,所以其實他的回憶可以說是根據他聽來的消息所寫的,因此可靠性就大大打折了。除了李宗仁外,作為第八軍參謀長的龔浩也有類似的回憶,他提到「我到賀勝橋,見橋下死屍滿河,樹上掛有北軍一團長腦袋,據說是吳佩孚押陣時砍下的。」從這段回憶我們也能確知,龔浩確實有到戰場上見到被斬下的首級,但這顯然是名團長,而非傳說中的旅長。在此之外,在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工作的陳公博也曾在戰後抵達戰場,並宣稱「(賀勝)橋頭大葉柳底還懸著三顆頭顱,用鐵線穿著下頷在柳底下搖蕩,據說這些都是旅長,因作戰不力被吳佩孚陣前斬首的」,不過單看首級是否能確認他的階級,我個人是懷有疑問的。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張發奎為我們提及他為何知道被斬首級的旅長身分,是因為「我看到一名旅長被砍下的頭顱懸掛在樹上,附有他的職銜標誌」,若此,或可說真的有旅長被斬殺,然最另人質疑的是,北洋軍的服制,並沒有將職銜標出的習慣,有的也只有軍銜,那麼有沒有可能張發奎所見只是軍銜章?總之,從國民革命軍方面的相關人士回憶中,他們大多都只是「據說」而已,唯一明確點出可辨別對方身分的張發奎,他的說法仍是存有疑點。因此在僅有此一不可靠的孤證,遽然斷言確實有名旅長被斬似嫌武斷。
既然國民革命軍一側的說法多不可靠,因此我不禁要問,除了國民革命軍方面的說詞,難道就沒有討賊聯軍方面的說法嗎?這點其實也有解答,在汗牛充棟的文史資料中,就至少收了兩條與此有關的回憶。而這兩則回憶資料,分別出自吳部少將劉維黃與蔣雁南。在劉維黃的回憶中,有提到汀泗橋與賀勝橋的戰況,但他並未提及吳佩孚親自督戰之事。至於蔣雁南則是提到戰況緊急時,有督戰隊殺潰兵以圖穩固陣線一事,但也沒有提到軍官被殺,更不用提說吳佩孚親自殺害軍官之事了。
簡單整理一下,我們可以知道,所有親歷者都只是「聽聞」此事,並沒有人真的看見有旅長被殺,唯一宣稱可辨別身分者,又與當時北洋軍服制不合。同時,考慮到當時吳佩孚軍的戰鬥序列,似乎也沒有那麼多旅長供他斬殺,特別是(有名可考的)吳部旅長在這兩場戰事之後都還健在。故而綜合以上諸點,我大膽推測所謂吳佩孚手刃旅長,應只是當時國民革命軍的一種宣傳而已。

原文發表於:https://gmhjohnny.wordpress.com/2017/09/23/%e6%97%85%e9%95%b7%e4%b9%8b%e6%ad%bb%e2%94%80%e2%94%80%e7%a5%9e%e8%a9%b1%e8%88%87%e5%8f%b2%e5%af%a6%e7%9a%84%e6%8e%a2%e7%b4%a2/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